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Ryan’s Daughter 碧海情天/雷恩的女兒

2021-04-27 01:15:12

這是英國公司跟米高梅合作的,在1970年推出的彩色巨製,電影由大衛連David Lean導演,片長超過三小時,講的是愛爾蘭一個海邊小鎮,一個女孩子的愛情故事,以及牽涉到的當地民眾對抗英國駐軍的一次英勇事蹟。

據說大衛連最初從編劇Robert Bolt手中拿到劇本,要拍一部Madame Bovary,但他認為故事趣味性不夠分量,他建議編劇將背景搬到愛爾蘭,加插了愛爾蘭人與英軍對抗的元素,以及當地絕美的風景,但是女主角的性格跟經歷仍然跟包法利夫人相似。(參見:Madame Bovary 包法利夫人 /1949)

對於電影女主角,大衛連一直都屬意於英國的莎拉邁爾斯Sarah Miles。男主角之一的羅伯米契Robert Mitchum的角色,大衛連最初是要找亞歷堅尼斯 Alec Guinness,但他拒絕了,一來他這時是天主教徒,不喜歡片中對於神父那角色的定位。其次他因為在拍 Dr. Zhivago 齊瓦哥醫生  (1965)時,跟大衛連有過節,當時說過不再跟他合作。之後找了Paul Scofield (A Man for All Seasons 良相佐國 /1966) 的主角),但他因為有舞台劇的合約,無法分身,於是找了羅伯米契。不過聽說這時葛雷葛萊畢克曾積極爭取,只是時間遲了一步。

另一個男主角(一個英國軍官),原來是希望找到馬龍白蘭度飾演,但是他有片約,這時導演見到Christopher Jones克里夫斯多夫鍾斯在The Looking Glass War ( 1969)中的演出,不用試鏡就決定用他了。其他還有幾位名氣演員:約漢密爾斯John Mills,崔佛霍華Trevor Howard等。

結果這部大片沒有大衛連過去幾部片子的成功: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 桂河大橋 (1957),Lawrence of Arabia 阿拉伯的勞倫斯 (1962),及齊瓦哥醫生等,特別是影評人集體給予不公平的惡評,但是觀眾歡迎,是美國當年賣座第八位,英國賣座第一位,此外被提名四項金像獎,獲獎兩項 (最佳男配角約漢密爾斯,最佳攝影Freddie Young。)這些惡評對大衛連打擊很大,他在隔了14年之後才再推出下一部片子 A Passage to India 印度之旅 (1984),那一部片子就叫好又叫座。不過經過多年之後,這部片子被重新評估,認為畢竟還是一部佳作。

這電影推出時的中文片名包括:瑞安的女兒,雷恩的女兒,以及碧海情天(香港)。

劇情:

電影開始時是1917年八月,愛爾蘭Dingle半島海邊的一個小鎮Kirrary,鎮上有一間酒吧的東主Tom Ryan湯姆雷恩,他有一個獨生女羅西Rosy。她跟這鎮上的其他年輕人不同,總是穿得很高雅的,戴著帽子,打著傘,拿著本書在沙灘散步。鎮上其他女子都長得粗俗,說話也粗俗。

這天一輛巴士來到小鎮,下來一個中年教師查爾斯香納西Charles Shaughnessy,他剛剛去都柏林兩個星期回來。沒想到羅西在路邊接他,他們沿著沙灘走回去。他們都喜歡古典音樂,香納西帶了都柏林一場演奏會的節目表給她。香納西個性沉穩,他的太太死了兩年多,這時羅西主動對他表示好感,第二天甚至到鎮上唯一的一間學校課室等他,說愛上了他。香納西警告她,自己不是有情趣的人,年齡也差了一截,也擔心她的一時迷戀很快過去,但是羅西說這些她都考慮過,不是問題。(下:他們兩人一起在沙灘步行回去,可以見到後面海浪一層層很美。)

 

 

 

 

 

 

 

 

他們結婚了,婚後兩人住在教室旁邊的房間。不久羅西果然發現香納西是一個過分老實的教師。比如說,除了古典音樂,他最喜歡做鮮花的保存(壓存乾花),羅西說,她寧願種花,而不是做乾花,香納西聽說,立即為她在屋外開墾了一片花圃,種了一片百合花。香納西也很寵她,讓她睡到很晚,幫她做早餐。(下:新婚之夜。)

 

 

 

 

 

 

 

 

但是丈夫的欠缺情趣很快就讓她感到無法滿足,一天她失望地在沙灘哭泣,遇到了村子裡的神父休斯Father Hugh,休斯平時跟她無話不說,也經常訓悔她,這時問她有甚麼不如意,她說她感到不愉快,婚姻不應該是這樣的。休斯聽了教訓她,說「你丈夫不夠好嗎?」她承認香納西是「最好的男人」,神父說,婚前已經警告過她,婚姻是永恆的承諾,並說:千萬不要繼續往那方面去想。

雷恩的酒吧是村民的聚集地點,他也是政府的收稅員。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他也是英軍的線民。這個小村子的居民幾乎全部是支持愛爾蘭獨立的,所以對於港灣駐守的英國士兵非常反感,他們每次經過村子都會被市民辱罵,吐口水。其實愛爾蘭一年前的復活節才發生一次大規模的武力暴動,抗議英國統治,主事的是愛爾蘭共和軍兄弟會,之後有十多名主事者被處死,他們的餘黨有兩人目前就在這裡埋伏,希望再來一次暴動。

這時,英軍派來一位新的司令,多李安少校Major Randolph Doryan,他一出現村民就在後面嘲笑他,其實他年輕英俊,但是因為他剛剛從一戰戰場回來,一隻腿受了子彈碎片傷害,走路一跛一跛。此外他也有戰後創傷症,經常會因為一點刺激回憶到戰火的傷痛。這天他到雷恩的酒吧喝酒,當時雷恩不在,由羅西看著,唯一的閒人是鎮上的一個傻瓜麥可Michael,他弱智得厲害,而且嚴重跛足,平時只會傻笑,不會說話。這時他用腳踢牆壁,發出有節拍的聲響,多李安一邊喝酒,一邊就聽到這聲響,逐漸就回到戰場,開始頭痛,之後就倒地呻吟,麥可見到嚇壞了,羅西就趕他出去,並鎖上門,因為擔心村民進來見到,傷害多李安,當她去攙扶多李安時,多李安突然抱住她,不給她走,之後兩人只是輕吻,之後多李安緊緊擁抱她,開始熱吻,她也回應了。她多次企圖掙脫,不僅對方不准,她也止不住自己。直到真的有顧客來,她才趕快站起來,叫多李安坐好,再開門營業。那些人一進來就對他說:這裡不歡迎你。於是多李安走了。

晚上多李安騎馬到學校旁邊等她,她見到了出去,多李安說要見她,她同意明天下午三點鐘在一個廢棄的舊塔邊見面。當晚她對丈夫說,明天要騎馬出去,那匹馬是父親雷安新買的,香納西說雷安應該很開心,這匹馬有人騎。

第二天,他們在舊塔附近的一片樹林幽會。為了躲避人,他們進到樹林裡的水邊,多李安明顯是比香納西更熱情的男人,之後他們不只一次見面。其實香納西很快發現妻子行蹤可疑,她第一次幽會回家,香納西就問她:你沒有對我不忠,是吧?她否認了。

這天,香納西帶了全班同學到沙灘,要大家揀拾貝殼及小生物,做紀錄。這時他發現沙灘上有兩行並排的足印,一行明顯是跛足的人留下的,因為有鞋跟拖行的痕跡,另一行就是較小的女人足印。他立即想到是妻子跟那英國士兵留下的,他循著足跡一路跟隨,直到一個小水池跟一個山洞,他就不敢進去了,但是一直幻想妻子跟士兵的行蹤,直到學生追問他問題。其實這時羅西跟多李安是去過那山洞,之後他們到了沙灘上的懸崖邊,羅西還見到了他。(下:羅西跟多李安在懸崖上幽會。她在這裡見到下面沙灘上的丈夫跟學生們。)

 

 

 

 

 

 

 

 

當晚羅西又比丈夫晚回家,他問妻子是否去過沙灘,羅西說沒有,她是去了另一邊,還說自己剪了一把石南花。香納西見到花束心安了。但是馬上他就在羅溪的帽子上發現很多海沙,又見到她在抽屜中藏了一個剛揀回來的貝殼知道羅西在說謊。

其實這天麥可也好奇的到了那個山洞,並且揀到多李安制服上掉下的一粒金色鈕釦及緞帶,他很驕傲地將緞帶插到自己的外衣上,驕傲地假裝士兵在街上走過,村民又再度嘲笑他,還要摘去他的緞帶,他堅持不肯。這時羅西騎馬經過,麥克很異樣的走向她,對她態度溫柔,而羅西就態度尷尬,這讓村民奇怪。他們全部聯想到,羅西是跟多李安在一起,給麥克見到了,所以他假裝自己是多李安。

於是這是非就在村裡傳開了,當羅西在村子裡走過時,女人都朝她吐口水,關上門。她去雜貨店買食物,她要買甚麼店主太太都說沒有,當她走出去時,顧客跟店主太太還大聲說:世上有浪蕩的女人,也有娼妓,還有就是跟英國士兵在一起的娼妓。

過了幾天,1918年一月的一個晚上,天上烏雲密布,預期今晚會有暴風雨,雷恩將顧客都趕回家,但當晚湧進七八個共和軍兄弟會的人,由領袖Tim O’Leary提姆奧拉里帶頭,他對雷恩說,有一艘沉沒的,載滿槍枝武器的德國船隻,已順著水流朝向這裡的海邊移動,今晚會到達沙灘,他們要去打撈。他要雷恩聚集12 名壯男,今晚一起動手。雷恩同意了,他還要雷安剪斷電話線。雷恩很為難,他通知了村民,但在切斷電話前,也通知了英軍。

兩小時後他們到了海邊,任務明顯非常危險,因為強風有如颶風,沙灘上已經全部被水淹了,到海邊的岩石上站都站不穩,何況岩石非常濕滑。但是他們到了不久就見到全村子人都來了,男男女女由神父帶頭,全部差不多一百多人。他們集體幫忙用巨大的鐵鉤,用繩索,將海底的一箱箱槍枝,手榴彈,炸藥都拉上來了。這時班上的一個女學生凱西Cathy還特地去通知香納西,於是他跟羅西也來了,在人群中觀看。

任務成功了,大家都很高興。他們將所有武器都裝到一輛大卡車上,準備開出去,但是剛剛開到馬路上,走了不久就見到大隊英軍在路上攔截,路兩旁都是持槍士兵,緊緊包圍。坐在駕駛旁邊的奧拉里說他不會被活捉,他趁多李安不注意就逃走了,但是多李安站到車頂用長槍瞄準,群眾高聲喊叫阻止,但是多李安還是射中奧拉里,當多李安要射第二槍時,群眾憤怒地要去攻擊多李安,羅西見到心中不忍,要走向前被士兵阻止,是香納西將她拉回來。於是奧拉里被活捉,他被英軍用擔架帶到車上,群眾高喊英軍是雜種,渾蛋,滾回英國。因為他們知道奧拉里等人會都被處死。

當天回到家裡,香納西煮了早餐給兩人,羅西問他是甚麼時候知道的,香納西說他一開始就知道,但是沒說話,可能希望她會回心轉意,就不想說了。當晚,羅西在窗口見到多李安站在山坡上,她就偷偷跑出去,兩人見面緊緊擁抱,香納西見妻子出去,就由窗口望出去,見到這情況,知道已經無法挽回。

第二天一早羅西醒來,見到香納西不在,她四處找都找不到,於是她到教室去幫丈夫上課,但是學生都不理她,當她問學生問題時,學生說家長都不允許他們跟她說話,之後幾個大的學生都走了。之後神父來了,她告訴神父丈夫不見了,神父說他去找他,她把香納西的衣服,鞋子交給神父,說丈夫是半夜出去的,沒穿外衣。神父在沙灘去找香納西,還被清理沙灘的英國士兵盤問,他憤怒地罵了士兵之後在山洞前找到香納西。香納西說他想了一晚,有了決定。

回去後,香納西對羅西說,他已經準備離開這裡,他也相信羅西也很難再留在這裡,他說他有兩百英鎊的存款,會分給她一半。羅西說,她跟多李安的情分已經結束了。但是香納西說,你將不會忘記他。他們正在談話時,外面聚集了群眾,有人向他們的窗戶丟石頭,說要處罰向英軍告密的奸細。之後群眾衝破他們的門,要捉拿羅西,香納西圍堵住門口阻止他們,但是他一個人力量不夠,那些人強拉羅西出去,包圍她叫罵,之後開始脫她衣服,香納西說他知道羅西不可能告密,因為他們兩人同時知道這事情,之後他們都在一起。但群眾不信,連他也被群眾打倒在地,他們兩人對望無法幫忙。

之後群眾面目更猙獰,他們開始用大剪刀剪去羅西的頭髮,一直剪到頭皮,雷恩趕到現場時女兒已經被脫衣服,他雖然心疼,但沒有勇氣說是自己告密。他逃掉了。幸好此時神父趕到,他大聲呼喝趕去群眾,有些群眾見到神父自動散去。

羅西回到房間,香納西生火給她取暖,神父給她酒喝。她裹住毛毯不住發抖。她問香納西為什麼村民這樣無情,香納西說,因為他們忌妒你,一開始就不喜歡你。

在沙灘,麥可撿到兩箱炸藥,跟許多武器,藏在一個洞裡。多李安一個人坐在沙灘抽菸,他見到麥克就給他一根菸,還給了他銀製的香菸盒。麥可很感動,就帶領多李安去看他藏起來的炸藥。還打開給他看裡面的東西,多李安說危險,叫他躲開,他也不聽,多李安就丟一個炸藥到旁邊結果爆炸,麥可嚇壞了就跑了。這給多李安一個啟發,他坐了一會,羅西在家裡就聽到爆炸聲,她跟香納西說,她有預感多李安自殺了,因為那是一個每天折磨自己的靈魂。香納西對她說:其實你沒錯,錯的是我們當初不該結婚。

香納西跟羅西決定一起坐下一班巴士到都柏林,他們用馬匹拖著行李經過村子裡的街道,只有神父跟麥可送行,所有人都關上門窗,凱西拿了一把花要給他們,也被父母叫回去,她就把花留在馬路上。走到街道最後一間房子是酒吧,羅西進去見到父親在裡面,她跟父親道別,父親對她的寬容態度感動,兩人互道珍重,承諾勤於寫信,最後擁抱分手。雷恩也特別感激女婿對女兒的照顧。

當巴士到達時,神父對香納西說:「我知道你在心裏認為你們應當分手,我也這樣想,但我對此有疑慮,我要送你的就是這個(疑慮)想法。」

製作與卡司:

電影最後一句話,似乎顯示神父認為這兩人還是應當在一起。一方面天主教基本上反對離婚,一方面神父應當也見到,這兩人有可以融合的地方,因為到了最緊急的關頭,兩個人還是互相關愛。

這電影的劇本其實很成功,對於感情的刻劃一點都不勉強。每一個人的行為都合理,都說得過去,一些較差的劇本,經常需要很多巧合,很多牽強,這劇本沒有。

當初影評人給予很差的評語,後來大家檢討是因為當時大家期望過高,因為大衛連連續拍了幾部轟動的大片,就預期太高了,我認為這是影評人不負責任。何況為什麼所有影評人看法都一致?證明這世間每一個行業都存在羊群心態,好像一定要說一樣的話,彼此呼應,或是彼此作應聲蟲,結果幾個人就控制了輿論。後來所有影評人全部都對 A Passage to India 印度之旅 讚不絕口,我認為又是因為在這部片子批評錯了,要在那部片子補償回來。其實這部片子要比「印度之旅」好很多。那一部片子很多地方不合理,主要因為劇本改過,幾個關鍵地方一經改動,很多地方就不合理。

大衛連為了這電影不計工本,那整座村子的房屋都是專為這電影建造的,因為在那個風景絕美,距離所有地方都遠的地方,是沒有村落的,拍完電影也都拆了。另外片中有一場暴風雨,那不是製片人可以製造出來的,所以為了等那場暴風雨,他們等了大約一年時間。(下:整個村子的房屋和街道都是為電影建造的,看起來還要有些陳舊感。)

 

 

 

 

 

 

 

 

這電影的演員都非常稱職,羅伯米契飾演這角色真是天衣無縫,如果他演得過分一點點,都不會這樣完美。他既不讓人覺得委屈,也不讓人覺得他本人有任何過失。他讓人覺得,香納西就應當是這樣子的。他是老一派的演員,覺得演戲就是自然,而不是去「演」,他在一次訪問中說,「演戲很簡單,到時現身,記熟台詞,不要做錯,回家」。這跟另一個老牌演員Spencer Tracy說的一樣「記熟台詞,別碰到家具,就這樣」。羅伯米契有個習慣,就是在劇本上作記號,其中最多的記號是n.a.r.,表示無須動作no action required,就是提醒自己這裡無須「表演」,對於一些新進演員需要去學習理論,之後努力表演,他們都認為是多餘的。

不過羅伯米契在拍片時跟大衛連有衝突,他說大衛連的手法像是「用牙籤建造泰姬陵」,女主角莎拉邁爾斯Sarah Miles也有類似的不滿,說她們經常在化好妝後坐在懸崖上,草地上等,等待就用了無數的時間。原因是當地經常下雨,有時連著下雨一兩個星期,他們最壞的紀錄是,十天時間只拍了一分鐘的片子。不過羅伯米契後來也說,這角色是他演過的最好角色之一,大衛連也是他合作過的最佳導演之一。

另一個飾演多李安的男主角Christopher Jones克里斯多夫鍾斯拍這片的際遇就比較差,他跟大衛連也有衝突,主要因為他說不來英國口音,此外大衛連認為他的聲音太「平」,就用了另一個演員幫他全部重新配音,這是很沒面子的事,加上影評不好,鍾斯演完這部戲就退休了,我覺得非常可惜,其實他他演這角色沒甚麼不好,換了馬龍白蘭度肯定會太誇張,而且到時候銀幕上見到的是馬龍白蘭度,而不是我們心目中的多李安。

此外鍾斯跟女主角莎拉邁爾斯非常不投緣,而他們有很多熱情戲,據說當時鍾斯已跟女星Olivia Hussey訂婚,加上不喜歡邁爾斯,就拒絕跟她拍樹林裡的那一場「床戲」,邁爾斯去找羅伯米契商量,羅伯米契建議用一點迷藥,結果他們在他的早餐麥片中放了一點迷藥,因此在拍那場戲時他是半昏迷狀態。(這點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因為他們這樣做有可能引起官司。)

最令人佩服是英國影星John Mills約翰密爾斯,他也是大明星,演過很多大片,但這時62歲的他在這片中演一個髒兮兮的弱智者,還跛腳,卻十分神似。(見下圖對比,他女兒海莉密爾斯Hayley Mills也曾經紅過一陣。)

 

 

 

 

 

 

 

這電影的一個重要元素是有關愛爾蘭跟英國之間的衝突,以我們局外人而言,看不出這劇本偏幫任何一方,這是電影成功的地方。也許英國人及愛爾蘭人有不同看法。不過從亞歷堅尼斯的反應,(他不喜歡將神父定位於支持愛爾蘭獨立),可能有些英國人是不滿意的。因為片中形容所有愛爾蘭當地人都反對英國統治,而一位為英國人做線民的雷恩,就是「漢奸」。不過這電影在英國當年是賣座第一,加上英國電影協會提名十項金像獎提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及男女配角等,顯示英國人還是滿意的。

這電影也遭到檢察制度的重重障礙,最初美國的電影協會給這電影限制級R (Restricted)級別,因為裡面有半裸的床戲,加上已婚婦女與人通姦,都屬於這範圍。而當時米高梅正遭遇財政危機,擔心給予限制級,減少了觀眾會影響收入,極力爭取,基於這理由,電影協會居然將級數改為GP (所有年齡均可),後來又改為PG (父母指導下允許),結果這事件成為電影協會一大污點,因為純粹是因為賣座理由而更改。後來米高梅在1996年重新發行時,又被規定為限制級。

這電影獲得四項金像獎提名:最佳女配角(莎拉麥爾斯),最佳男配角(約翰密爾斯/得獎),最佳攝影(Freddie Young/得獎),最佳音響。電影也很賣座,全球收益3,100萬元,預算只是1,330萬元。

主要演員表:

Robert Mitchum 飾香納西Charles Shaughnessy

Trevor Howard 飾神父Father Hugh Collins

John Mills 飾傻子Michael

Christopher Jones 飾多李安Major Randolph Doryan

Leo McKern飾酒吧老闆雷恩Tom Ryan

Sarah Miles 飾羅西Rosy Ryan

Barry Foster 飾共和軍革命領袖Tim O’Leary

Gerald Sim 飾英軍Captain Smith

Evin Crowley 飾村民Moureen Cassidy

Marie Kean 飾村民Mrs. McCardle

Arthur O’Sullivan 飾演村民Joe MCardle

 

Click: 40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