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44

2021-01-01 20:03:22

01/31/2021星期日

美國目前與一黨專政的距離越來越近,一個政黨控制了行政,立法,以及極大部分的司法,媒體更與這政黨同一步調,而且這媒體的凶惡比一黨專政的模式更有過之。此外教育,文化,藝術也都被箝制在一個觀念之內。如果選舉制度照目前的做法持續,這一黨專政就獲得鞏固下去的機會。

沒有人可以預料到,民主制度走到最後可以「自動」走到專制,讓半數國民甘之如飴,視另外半數國民如無物。

不過民主黨跟媒體毫不放鬆,他們繼續在打擊最後剩餘的敵人,一月六日的國會騷亂事件是他們最好的藉口,藉此在國會一帶全面武裝,布滿了他們過去視為敵人的國民警衛軍,處處可見持槍警衛跟巨型鐵馬跟鐵絲網,更給民主黨一個藉口起草議案,對付「國會中的共和黨敵人恐怖份子」,如果議案獲得通過,共和黨將成為叛黨,即使不成功,共和黨也將永久被削弱。

媒體已經被全面控制,川普被全面噤聲,保守派藉以傳播訊息的幾個網路都被封鎖,但是他們仍然認為不足夠,CNN,華盛頓郵報跟紐約時報發起,要美國的有線電視公司(如AT&T,Comcast 等) 取消Fox News的合約,就是不再供應Fox News頻道,理由是Fox News提供大選作弊的謊言,導致一月六日的國會騷亂事件。這是全面打壓全國一半人口的自由發言權。

CNN的傳訊主任Brian Stelter在新聞信中發出呼聲,說Fox News以及類似的新聞台Newsmax,One America News等都必須被de-platformed,他們利用一次騷動事件就要將所有保守派聲音一網打盡。但是全國各地無休無止的暴力事件,(你去看看全美幾十個大城市,市區十幾條街的商店都被封上木板門,到處是充滿恐嚇字眼的塗鴉,)都視若無睹,還要頒發那些暴力組織諾貝爾和平獎。

值得擔心的是,保守派的聲音走向地下。這一步又一步的箝制,勢必引起「物極必反」的自然反彈,但這也會是一個陷阱。過去我說過,民主黨及媒體每天逼迫保守派,就是希望他們做出極端反彈行為,就可以將他們治罪,一月六號是最好的例子,你們可以被壓迫,但是不可以反抗。你們以為BLM跟Antifa可以去街上打砸燒搶,你們也可以,那就上當了,美國現在有兩套法律:一套給左派,一套給右派;一套給民主黨,一套給共和黨。

保守派的地下聲音也值得憂慮,很多人傳給我的訊息(陰謀論)太過天花亂墬,異想天開,而且極大多數是倒果為因,我很擔心會害了共和黨,就像一月六日,一月二十日,現在又有三月底的傳言。

美國的前途令人憂慮,我說過這是過去六十多年自由派處心積慮做成的後果,種族主義是他們的尚方寶劍,結合了女權,性自由,現在又加上環保議題,將基督教的建國精神全面攻破。

那是不是甚麼都不做?都沒得做了?

最基本就是抵制主流派媒體,絕對不要訂,即使是基本頻道都可以退掉,支持像Fox News一類的保守派媒體,(自從川普在大選落敗後,Fox News的收視率首次下跌到CNN以下,所以保守派不可以先行繳械)。有子女的不要讓他們上公立學校,如果有Charter School,或是教育代用券School Vouchers,一定要利用,教師工會已經洗腦了30-40年的下一代,共和黨和川普全力推動另類教育,如果家長不支持,就是授權教師工會全面控制。保守派過去幾十年太鬆懈了,不像他們左派每一天都在做功夫,步步進逼,所以他們今天得天下。

當然更重要是參加選舉,一定要投票,地方選舉,中期選舉,聯邦大選都要投票,因為每一個席位,職位都很重要。如果能夠,更應該參與地方選區的事物(先入黨),目前每一個黨都會爭取少數族裔,由基層做起(插牌子,發傳單)。更鼓勵家人朋友一起參加。

美國共和黨現在可以說覺醒了,川普讓他們覺醒。當川普出來競選時,支持他的共和黨參眾兩院議員不到十人,現在國會中支持他的超過八成,甚至高達九成。他們知道,目前的龐大壓力不是針對川普一個人,如果大家不出手,早晚整個黨都會被消弭。這兩天見到共和黨頻頻出手,多名參議員剛剛提出議案,停止對於庇護非法移民的州政府,以及那些發出駕照時自動給於(包括非法移民)選舉權的州分撥款;還有例如這次大選傳出選舉異常現象的三個州:喬治亞,亞利桑那,賓州的共和黨的州議會都相繼提出議案,內容包括郵寄選票必須附上有相片的ID,取消選民自動登記,連續兩次選舉不投票就失去選舉權等等,只要保守派跟共和黨都警覺,就仍然有戰勝的希望。

 

01/31/2021星期日

自從川普上台,就有一批共和黨的既有勢力跟他劃清界線,他們成為Never Trumpers,以打倒川普為目的,最後他們甚至跟民主黨走在一起,這次大選甚至全部支持拜登去了。

這些人成立了一個叫做Lincoln Project「林肯計畫」的組織,自稱共和黨是林肯的政黨,川普不是。這些人的主力都是過去邦參議員麥坎John McCain競選(總統)的經理級人物,或是老布希總統時期的幕僚,又或是支持俄亥俄州前州長John Kasich的幕僚,甚至共和黨過去的全國黨主席都在內。

這些人過去幾年是主流媒體上常見的熱門人物,(我說過,任何人願意說川普的壞話都受主媒的歡迎,如果是共和黨人那就加倍歡迎。)其中發起人之一是參議員麥坎在生時的幕僚John Weaver,他在2000及2008年兩次麥坎競選總統時都是他的顧問,在John Kasich於2016年角逐共和黨總統提名時,也是他的顧問,所以是共和黨內反川普的重要勢力。現在他因為性醜聞,被林肯計畫除名了,我相信這計畫也將無疾而終。

這位Weaver先生被揭發,也承認了,他在2015年向一位14歲的男孩發出挑逗性的電郵,那男孩是希望在保守黨效力,特別是支持John Kasich,他就在電郵中建議帶他去拉斯維加斯去,說「我要寵壞你」,甚至詢問對方的尺碼,還說「是不是要我猜測更有趣」。

而目前出面指控他的已經多達20人以上,這些青年說:不論我在電郵裡面說甚麼,他都可以扯回到性方面。(下圖為Weaver在為麥坎助選時,跟麥坎在飛機上。)

 

 

 

 

 

 

 

Weaver發表聲明承認自己是同性戀,已婚有兩個兒女,他辯解說當時以為是和對方有共識,不知道自己傷害了對方。

這新聞最初是紐約時報揭發,但事後主媒跟進的很少,如果這人是川普那邊的核心,肯定每天都是極大新聞。相對川普身邊那麼多幕僚被起訴,被判刑,他們不是被冤枉,被設圈套,就是在為川普效力前犯法(逃稅),但都將帳算在川普身上,沒完沒了。

(加註:原來 Weaver 的同性戀僻好以及勾引青少年,在華府是公開秘密,很多圈內人都知道,但是媒體包庇他。一個月前Fox News首先公開過,紐約時報知道紙包不住火,才做了報導。現在出面指證他的少年多於50,但是主媒還是沒有跟蹤報導。這件事如果早些公開,對於麥坎,John Kasich名譽都壞影響,但是因為他們都是反川普的重要勢力,所以主媒就是不肯做適當的報導。)

 

01/30/2021星期六

挪威一名國會議員Petter  Eide提名美國的BLM黑人命貴運動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他說理由是這團體強迫美國政府正視種族平等問題,同時在全球推動系統性的改革。

每年都有幾十位個人或是團體獲得提名,未必會獲獎,但是以他的提名受到的關注及報導,則似乎聲勢浩大。英國衛報的新聞中不僅沒有將標籤加到他身上,反而說批評他的都是右派的聲音,這跟前一年提名川普得和平獎的三位分別來自挪威,瑞典,澳洲的教授,都被冠上極右立場的帽子的情況大不相同。

這位教授說,「統計指出,BLM發動的示威多數都是和平的。」衛報又引述去年九月的一份研究調查,說BLM發動的示威行動中,93%都沒有嚴重損害。這樣說至少有7%是造成嚴重傷害啦?而BKM在全國兩百個以上的城市發動過超過一千次示威,那不是至少有七十次有暴力破壞行動?(何況實際的數字絕不止此,到今天西岸波特蘭的示威破壞還在持續。)

那麼川普舉行那麼多次群眾大會,只有一次出事就將所有川普支持者,跟川普個人都說成是暴動份子,甚至要彈劾他?

這位教授還說:「研究顯示,那些在BLM發動的示威中,發生的暴力事件多數是由警察,或是反示威的人做出的。」這真是天大的笑話,他的意思是說,BLM都是和平的,但是那些暴動都是警察,跟「反BLM」的人引發出來的,換言之就是警察跟右派團體搞出來的。(原文:Of course there have been incidents, but most of them have been caused by the activities of either the police or counter-protestors.)

我以前介紹過BLM這組織 (BLM 運動源起於馬克思主義),說發起的三人中,兩人承認自己是馬克思主義信徒,其中一人有恐怖組織的背景,而且三人都是女同性戀者,她們是極端的政治組織,目的不是為黑人爭取民權,而是要打倒美國。

如果諾貝爾真的做出決定將這獎頒給BLM,這個諾貝爾組織可以說已經不再有任何公信力。事實是今天極大多數的國際組織都已經失去公信力。第一個淪陷的是聯合國,上世紀七十年代起就已經成為是一個要打倒英美,平分全球財富的前線組織。其他如普里茲文學及新聞獎,奧斯卡,甚至電視Emmy艾美獎,每一個大學發出的各種獎,幾乎全部都已經被沾汙,只有左傾思想才有獲獎機會。

我從尼克森時代就聽說有「沉默的大多數」,川普時代這個多數不再沉默,但是因為左派勢力實在太過強大,這大多數一再受到壓迫。以過去的經驗,唯有這左派(極端派)走到盡頭,才有機會壓倒他們。所以保守派必須堅持,同時希望更多的川普出現。

 

01/29/2021星期五

這裡說過無數次了,共和黨做錯一件事,沒完沒了,同樣的事民主黨做了不僅無人追問,還可能受到嘉獎。就像奧巴馬甚麼都沒做就得到諾貝爾和平獎,川普為中東和平鋪路,消弭了伊斯蘭國恐怖組織,兩大功德獲得三次提名,卻就是不給他。

新冠肺炎期間,每一個人死去都是川普的錯,紐約州長康莫Andrew Cuomo從頭到尾做錯多少事,卻被捧為抗疫英雄,連他自己都出書吹捧自己。川普每天開記者會發布資訊,受到所有媒體抵制,說他為自己宣傳。康莫也每天開記者會,CNN等全程轉播,結果電視圈的Emmy Awards頒發給他國際大獎,說他善於利用電視推廣資訊。昨天紐約州的調查報告出爐,證實了紐約州將護老院的死亡人數至少掩飾了一半,轉嫁到醫院死人數,證實康莫藉此掩飾他將新冠病人轉送護老院,造成更多病人死亡的事實。

這是紐約州自己的司法部的調查報告,之後連CNN都有人承認,他們過去可能過分吹捧康莫。但是今天康莫召開記者會,卻除了Fox沒有一間電視台轉播,晚間新聞也沒有。康莫在記者會中完全不承認自己有錯。他說:「人已經死了,在哪裡死有甚麼關係?這不是指認責任的時候,這都是政治遊戲。每一個人都盡了力,做到最好…」這跟他過去說的大不相同,他過去說過多少次:「無能incompetent 會殺死人,如果要找責任,去找聯邦政府。我完全是按照CDC的指引…」

CDC的指引很清楚:「如果護老院有足夠的設備,有足夠的PPE,醫護人員有足夠的訓練,可以將新冠病人轉送護老院。」他卻毫無考慮地將幾千病人送回去護老院,如果不是病人家屬吵,還不會調查。

今天在白宮記者會,有記者問到,現在紐約州的報告出爐了,聯邦司法部是否會跟進調查?但是發言人Jen Psaki說:這要問司法部。就這樣算了,媒體沒再跟進,聯邦也不會理。大約五千名病人就這樣無辜死了。

另外,有關通俄調查我報導過很多次,FBI內部集體整肅川普的行動,唯一有證據竄改電郵,以獲得情報法院FISA竊聽川普顧問(Carter Page)被起訴的FBI律師Kevin Clinesmith今天被判刑,結果法官大發憐憫之心,只判他守行為一年,及400小時社區服務(通常都是演講算數)。

這位由奧巴馬任命的聯邦法官James Boasberg解釋,他已經失去了工作(被開除),而且成為媒體焦點,意思是受夠委屈了,所以輕判。

但是他有沒有想到,那幾位因為通俄鬧劇失去工作,又長年打官司的共和黨受害者呢?那些人甚至沒有做錯事,好像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他失去工作及退休金,抵押房子打官司,更被媒體每天攻擊,相對這位Kevin Clinesmith被幾間媒體攻擊了?他竄改電郵,把Carter Page是CIA線民改成不是,以便竊聽他的電話,順便就竊聽川普的電話,這是法律上的大錯,而且危及國家安全,(公開了川普跟澳洲及日本總理的電話內容)。結果不用服刑。另外川普身邊人因為「通俄」嫌疑,只是調查期間掉入陷阱,結果有的判刑,有的大張旗鼓地被捕,而那些人根本沒有做錯事。

今天共和黨人都很傷心,如果Kevin Clinesmith都這樣算了,那其他人更別想受到懲戒了。司法院獨立調查員John Durham杜倫的調查到最後有可能還是雷聲大雨點小。共和黨眾議員Devin Nunes很無奈的說,華盛頓95%的人投票給民主黨,很難得到公正司法。

 

01/29/2021星期五

自從一月六日國會的暴亂,國會調動了兩萬多國民警衛軍之後,現在仍有將近一萬人留守,據說他們將留守到三月底,但是國會跟政府從來沒有解釋,這一萬軍隊駐守首都的必要原因。民主黨明顯是要利用一月六日的事件,坐大「右派陰謀論」,鬧個無休無止。

過去每次有暴動,街頭放火,開槍,川普建議派幾百國民警衛軍去協助,他都被攻擊是煽動暴亂,分化國民,鎮壓和平示威,全部拒絕了。現在卻在沒有合理解釋下,長期將首都街頭布滿軍隊,處處圍牆鐵絲網,及荷槍軍警。又是一場大秀。(事實是,波特蘭,西雅圖等地的無政府主義及Antifa發動的暴亂仍然持續,警方的催淚彈,示威者的燃燒彈交織,但是媒體卻是一個字都沒有。)

最近一陣子,國會中的民主黨人繼續鼓吹國內恐怖份子危險論,那位極左的紐約眾議員AOC宣稱,因為川普的影響,共和黨眾議員中充滿了白人種族主義同情者,甚至說,共和黨在眾院的領袖Kevin McCarthy自己都支持QAnon的陰謀論。她甚至說,她沒有參加拜登的就職禮是因為擔心在國會不安全。

眾議院有32個民主黨議員昨天發公開信,聲言眾議員面臨嚴重威脅,甚至有死亡危險,要求眾議院領袖佩洛西採取行動。

佩洛西立即宣稱,國會要動用預算中更多資源補充安全,因為「我們面臨敵人就在我們內部的危機」、當被問及「內部敵人」的定義時,她明指就是共和黨人:「我們見到共和黨議員帶槍到國會,並威脅其他(同僚)」,佩洛西並成立小組,全面研究首都安全。另外批准所有國會議員動用辦公費用,購買有如防彈衣一類的設備,並多聘用安全警衛。

民主黨現在將所有不與他們同路的共和黨同僚都當作危險敵人,甚至恐怖份子。CNN並且幫助民主黨,他們找出了一位喬治亞州新當選的共和黨女議員葛林Marjorie Greene在兩年多前發的推特,說她支持多次校園槍擊案的陰謀論,甚至支持QAnon的理論(處決多名民主黨人)。葛林說他們斷章取義,有意忽略她其他的有關包容的言論。

昨天共和黨的眾議院領袖麥卡錫到佛羅里達去見了川普 (下圖),事後他還發表聲明,說川普現在的主要目標是要幫助共和黨在2022年奪回參眾兩院的議席,這又顯示了共和黨的團結。但是我看三大電視台的晚間新聞,這件事只佔據了十秒鐘時間,甚至沒有相片,但是講得全部是葛林事件。共和黨團結是他們不願意見到的,他們繼續製造(幻想)川普會成立第三黨的傳言。

 

 

 

 

 

 

 

 

01/28/2021星期四

大選期間,拜登說新冠肺炎死了三十萬人,全部都是川普的過失,他要為每一條人命負責,CNN以及MSNBC一些評論員更明指川普是集體謀殺者mass murderer。現在拜登上台了,還有了川普任內製作的防疫疫苗,拜登卻改口說,「我們沒有辦法改變(新冠肺炎)的走向,」他還說,未來兩三個月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數會達到六十萬人。

那麼這後來死的三十萬人應當是誰負責?

過去媒體跟民主黨責備川普政府沒有鼓勵國民戴口罩,是造成新冠肺炎迅速蔓延的原因,但是現在已經雷厲風行推動戴口罩,病例還是持續增加,專家更建議我們要戴雙層口罩。證明專家還是沒有頭緒。更不要說在Covid 19剛開始時(去年三月底),那位Dr. Fauci明確的指示大家不要戴口罩,說口罩給人虛假的信心。後來他承認,他是因為當時口罩不夠,為了留給醫護人員用,所以他才那樣說,這不是欺騙嗎?(相對的,川普在去年二月時跟記者Bob Woodward說的一番話,說他為了鼓勵國民叫大家不要擔心,就成為大選時攻擊目標,說他有心欺騙國民。)

川普任內最後幾星期,每天供應一百萬劑新冠肺炎防疫疫苗,各州執行注射,紐約及加州明顯的慌亂不已,紐約州長跟紐約市長還彼此互罵,州長更說唯一問題是疫苗不夠,但分到手的疫苗卻只注射了不到五成。而共和黨的佛羅里達跟德州,卻井然有序,將到手的疫苗都用到盡。當時的媒體也是整天報導疫苗不夠。卻沒有一間媒體報導過這些疫苗是以歷史上史無前例的快速方式製作出來的。現在拜登唯一跟川普不同的策略是說要將每天一百萬劑,提高到150萬劑,事實是經過一個多月時間將供應量提高,能說是他最大成就嗎?

這一次疫情見到了紐約州的混亂,政府提供的海軍醫院八成病床空置,跟聯邦政府要求過分的呼吸機而沒有用到,將已經生病的老人再送回到護老院,造成空前多的老人死亡,但是州長康莫Andrew Cuomo卻迫不及待地出了一本書,讚美自己在這次疫情的導能力,美國電視大獎Emmy還給他一座國際大獎,說他對抗疫情領導有方。他還一再公開指責聯邦政府,說紐約州護老院的超高死亡事件與他無關,因為他都是遵守聯邦CDC的指引,有錯也是川普政府。

但是在病人家屬申訴下,紐約州司法部調查護老院死亡事件今天發表報告,說紐約州將已患病的病人再送回護老院是造成更多人死亡的原因,同時指出,紐約州至少少算了護老院死亡人數50%,這份報告無異是正面打了康莫一巴掌。

這份報告明白指出,康莫將病患送回到護老院是增加病人死亡的因素,同時混淆了病人死亡原因及數字。在調查了62間護老院之後,發現每一間護老院的死亡人數,跟實際死亡(包括在醫院宣告死亡的)數字相差一半以上。

紐約州這次新冠肺炎死亡人數達到三萬五千人,其中七成以上屬於70歲以上老人。現在報告指出可能有將近九千名死者沒有計算進去。最重要是將病患送回護老院可能增加了數以千計的死者。這些都是媒體沒有報導的新聞。

 

01/27/2021星期三

連著兩天,拜登陣容浩大的提出了他的種族政策,及環保政策,明顯拜登在就職後兩周內一一向極左派作了交代。

有關種族議題,他提出的口號是「平等」,這包括種族,性別,及性向,都必須平等,我還注意到幾個重點,他說「住屋是基本人權」,所以每一個人都不應當露宿,都必須有權利擁有房屋。其中一個重點是,黑人擁有房屋的比例過低,所以要改進,方式就是要銀行及貸款公司放寬買屋貸款要求,讓黑人更能購買房子。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記得,2008年的經濟崩潰是怎麼來的,當時就是因為克林頓時代強迫銀行降低貸款要求:無須工作,無須儲蓄,就可以買屋,過了幾年經濟放緩,這些人付不出房貸,造成樓市崩潰。民主黨真是學不會教訓。

其次,現在一些民主黨執政的城市露宿情況嚴重,舊金山,洛杉磯,西雅圖等等,十幾條街都是帳篷城市,舊金山現在每個月用至少1,500萬元安置兩千多無家可歸者住在旅館,現在拜登又下令他的都市住宅部長,幫這些人都提供廉價房屋,意思是讓他們都能免費居住,他提出的數字又是以兆為單位,納稅人等著被宰。露宿者的因素不外是酗酒,毒品及精神病,對於這些民主黨都視而不見,以為蓋房子就能決。

此外為了針對川普,又或是討好北京當局,強調不可以歧視亞裔,因此禁止使用「中國病毒」等字眼。事實是,到今天中國也沒有幫助世界了解這病毒的來源,而且過去使用德國麻疹,西班牙感冒等名詞也沒有人感覺到是被歧視。這只不過是要證明新的政府必須和川普政府有180度的差別。不論是好是壞。

能源方面,他大筆一揮終止了Keystone XL油管計畫,讓一萬多油管及石油工人失業,被問及此事時,他說這些人將來可以在綠色能源方面找到工作,這是空中畫餅。共和黨說,拜登過去兩周的政策最讓中國及俄羅斯最高興,因為目前美國綠色能源的材料及成品有七成以上來自中國(太陽板等),而且川普讓美國能源自足,策略上傷害的是中東及俄羅斯等國,現在拜登逆向而行,怎不讓這些國家暗自開心。

拜登政府的王牌就是「聽科學家的話」,現代的科學家都是掉書包的蛋頭,就像地球在沒有人類之前,也一直都有洪水,颶風,森林大火,甚至有過多次造成動物界災難的冰河時期,今天他居然將過去幾年的颶風災害都歸咎於氣候變化。重返巴黎協議,也不過是每天大家坐噴射機開會,決議限制工業國家發展,打擊石油工業,對於地球好處極有限。

 

01/27/2021星期三

參議院昨天晚上就共和黨議員Rand Paul提出的議案投票,說國會彈劾前總統川普的議案於憲法不合,要求撤銷,結果45名共和黨支持,議案雖未通過但就顯示這項彈劾案無法在參議院得到67票的絕對多數,肯定無法通過,也可以說,彈劾案胎死腹中,已成定論。

主流媒體只當普通新聞報導,甚至不予報導,是有意的希望將這新聞多報導幾天。不過媒體跟民主黨已經在想其他辦法繼續整治川普。今天在白宮發言人Jen Psaki的記者會中,媒體第一個問題居然是:昨天共和黨就彈劾案的投票,顯示彈劾川普未必成功,白宮是否準備有其他方式,讓前總統的行為得到問責accountable?由這問題就可以見到,美國的媒體比民主黨更積極要整治川普。你也可以從這個問題聽出,記者痛恨川普到牙癢癢的地步。

據說民主黨現在考慮另外提出新的議案,以譴責censor川普取代彈劾,這是一個正經事不幹,最擅長整肅政敵,奪權的小人政黨。

到目前共和黨仍然是團結的,那五位眾議員對共和黨的效忠值得討論,不過其中緬因州的 Susan Collins 有解釋,她說反正彈劾過不了關,她就在程序上唱反調,其實她剛剛連任成功,有六年時間緩衝,何必現在就跟民主黨低頭?

至於共和黨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Donnell,他成功的保障了少數黨在參議院的filibuster權力,也就是重大議案必須有60票的門檻,影響至大。首先,眾議院昨日提出了讓首都華盛頓成立為州的議案,就肯定過不了關。麥康奈爾可以說是參議院一棵老「薑」,值得記一大功。他利用參議院在Covid 19援助議案的僵持,達到了一個有遠見的協議,由此可見民主黨的修莫Chuck Schumer不是他的對手。

民主黨內的左派對此極端不滿,因為除了華盛頓立州的議題之外,民主黨將無法擴大最高法院編制,增加大法官名額;此外拜登的行政命令之一,規定將聯邦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15元,也將無法立法通過,因為共和黨幾乎是全體反對,因為目前各州最低工資多數在七塊多,這是一倍的增長,勢必讓許多中小企業無法生存。

不過極左派最關注的,他們全套的綠色能源計畫Green New Deal,雖然有可能遇到障礙,只是因為部分共和黨人支持部分內容,因此有可能分拆通過。同樣的是移民政策的改革,全套改革未必能輕易過關,(例如拜登提出給于一千一百萬非法移民合法身分的建議),但是局部的修改,或者是淡化的修改就有可能。此外昨天一名聯邦法官就暫時封堵了拜登「停止遣返非法移民一百天」的行政命令。所以民主黨想要無法無天還是做不到。

(當川普剛上台時,每一次有法官堵絕川普的有關移民的行政命令,都是連許幾天的特大新聞,這一次卻很少見到媒體報導。又是一個天壤之別的例證。)

 

01/26/2021星期二

美國民主黨再度於國會提出一項通盤修改的選舉法,議案名稱是For the People Act,其實就是要讓民主黨在今後幾十年的選舉全部獲勝,所以共和黨稱這套議案是power grab act奪權法案。

這項通盤修改的議案內容,具民主黨說是要人民投票更容易,厚達將近八百頁的議案包括:選民登記自動化,就是即使你沒登記都自動被登記了;選舉日當天也可以登記成為選民:允許選民在選舉當天更改原有登記內容;各州發出駕駛執照時,及大學註冊時,順便(自動)都登記成為選民;制定全國統一性郵寄選票制度及範圍,包括允許第三者蒐集選票;允許網上登記為選民;允許16歲開始事先登記為選民;各州政府不可以立法反對或限制,阻止郵寄選舉;提早投票日期最少要有15天;任何人阻止、干預、影響其他人投票都是刑事罪,(這一項是針對共和黨,因為如果你懷疑某人作弊要指證,就會被認為是干預,阻止他人投票);如果登記成為選民時犯了錯誤,例如資料登記錯誤,不可以起訴,(這明白是要鼓勵人民作假,即使被發現都不可以起訴);…

這些不是天方夜譚,都是白紙黑字。盡管憲法中規定選舉法的執行權限在各州政府及議會,但是這項法案明顯是要將選舉法權限集中在國會。如果有正常程序,必然過不了憲法挑戰,但是現在司法部門已經多數都「自由化」了,真是難說。

這份議案厚達790多頁,內容還包括:立即將首都華盛頓特區劃為州,如此民主黨就自動多出兩個參議員議席,及多名眾議院議席。此外規定,競選經費可以用來給候選人作私人用途。這一條我百思不得其解,經過專家解釋才知道,是要鼓勵一些貧苦社區的人出來競選,這樣他們可以用這些錢買衛生用品,食物,交通費用,或是治裝。

其他看似更公平透明的規定,其實都是別有用心,好像說,規定總統候選人必須公開過去十年的報稅表,只是針對川普。還有一項更可笑,限制外國干預美國選舉,以及限制黑錢Dark money,這完全是民主黨製造的議題,2016大選已經有證據是民主黨及希拉里利用外國關係(英國及俄羅斯情報人員的資料),用來抹黑川普。有關黑錢,今天Bloomberg新聞社才公布,這次大選拜登蒐集了一億四千多萬元的dark money (匿名捐款),相對川普只有2,800萬元,是他的六分之一。

其實這一套議案已在去年三月通過一次,但是當時共和黨的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就說是死路一條,參議院不會通過。這一次命運如何尚不得知。

 

01/26/2021星期二

目前美國參議院呈50-50的局面,由於民主黨可以運用副總統Kamala Harris的一票,所以在投票時占優勢,但是因為多數重要議案,包括影響撥款的議案,都需要60票的絕對多數,所以民主黨在大選時就宣稱,要取消這規定,讓幾乎所有議案都可以以簡單多數通過,(就是取消少數黨的filibuster拉布權力)。

現在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找到了兩名(溫和派)民主黨參議員的同意,他們保證不會支持取消filibuster的議案,麥康奈爾於是不堅持在議事程序中討論這問題,以達到兩黨協商的共同致力參議院的方案,打破了參議院的僵局。

這兩名參議員是一向都屬於溫和派的(維珍尼亞州)的Joe Manchin,以及(亞利桑那州)的Krysten Sinema。麥康奈爾此舉算是他在議事程序上的一大勝利。他解決了議會僵局,但同時取消了共和黨的疑慮,擔心民主黨運用簡單多數就取消少數黨的filibuster權力。這情況至少可以維持兩年。在此協議下,參議院的每一個委員會都將是兩黨同樣數目人數,但主席就極可能全部是由民主黨擔任。不過共和黨議員將可以有提出議案的權利。

民主黨急需這項協議,因為至少新冠肺炎的(第四次)援助方案(為數1.9兆)仍然困在參議院等待通過,沒有協議將更難通過。但是有了這項協議,共和黨將擁有討論及修改項目的權力,例如其中很多為數龐大的條款是要用在:氣候改變,外國援助,甚至一些州政府的長期援助方案,都為共和黨人反對。

這協議可以說是麥康奈爾的一次勝利,他在國會三十多年,擅長於談判及妥協,雖然民主黨的修莫Chuck Schumer堅持民主黨贏了,不過有見民主黨內的極左派對於取消filibuster非常堅持,民主黨絕對不可以說自己勝利。

民主黨每一次在國會佔多數,就會修改法例,讓他們得利,完全不想後果。這「絕對多數」當初存在的目的是要讓議案在兩黨都有人支持下才能通過,而不是一黨說了算。現在民主黨就是要一黨說了算。他們在2013年就在僅僅以51席占多數時,修改了任命需要的60票規定,只要51票就可以通過,這規定讓他們占了三年的便宜,之後川普的四年任期就因為這個「便宜」讓他的多數人事任命,法官任命都通行無阻。

所以美國選民必須注意,四年(兩年)一次的選舉不是只有選舉總統,國會選舉更為重要。一定要投票。

 

01/25/2021星期一

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今天陣容浩大的把彈劾川普的法律文件送交參議院,各媒體熱鬧烘烘的報導,好像煞有其事。其實已經可以看出這彈劾案法理上站不住腳,因為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Roberts拒絕為彈劾案坐堂,理由是川普已經不是總統,單單這一句話已經看出彈劾案不合程序,因為憲法說得很明白,彈劾的對象必須是在職者。(要知道,羅伯茨雖然是保守黨總統任命,但是他近年來的表現證明他已經走中間路線。)

結果到時候將由民主黨在參議院最資深的參議員Patrick Leahy主持,因為如此讓這彈劾案更具有黨爭性質,為此據說共和黨人中願意支持彈劾案的反而更為減少。讓彈劾案通過的機會更微。據說共和黨到目前一致的戰略是,以程序因素一開始就推翻這彈劾案。

民主黨(在媒體支持下)繼續演這一場戲,只是要持續打擊川普的名譽,而且希望能繼續給機會讓共和黨分裂。

只是到目前為止,這計畫不成功,好像眾議院,這次有十名共和黨議員投票支持(197票反對),其中只有懷俄明州的Liz Cheney稍有名氣,(是共和黨內排名第三位的眾議員),但是自從她投了支持票,共和黨內就醞釀罷免聲音,首先懷俄明州她選區的共和黨員全票通過了譴責她的議案,現在更多眾議院醞釀罷免她「會議主席」的職位。

雖然川普成立了辯護團隊,但很可能到時候用不著。

 

01/24/2021星期日

每天都聽到主媒繼續以川普的彈劾作大新聞,說佩洛西會在二月初(八號)向參議院提出彈劾議案,(從原定的星期一延後了)。事實是,今天這彈劾案根本進行不下去,好幾位共和黨參議員都半公開的說,他們在幕後的談判都認為,一來沒有足夠的票數,根本不可能有17位共和黨參議員支持,所以不會通過;二來,拜登有很多議程必須靠參議院通過,包括那1.9個兆的Covid方案,沒有共和黨的合作(需要60票的多數)無法推動,所以兩黨密切在幕後討論,已經獲得共識。加上第三,這彈劾議案在眾議院通過時,完全沒有給川普任何機會辯護,於法不合。再加上第四,憲法中對於彈劾議案有很明確的規定,就是只能移除在職的政府官員,從來沒有合法的論據去彈劾一位已經下台的老百姓,所以基於這樣多理據,大家公認的後果是:不了了之。

如果連我都知道這個必然發展,那些媒體為什麼還要每天報導「彈劾議程」,將之作為大新聞?其實再清楚不過,這就是他們已經玩了四年多的把戲,把任何一件對川普不利的「假」新聞不斷的報導,即使他們明明知道是假的。對於真正的新聞就不僅不提,還要全面掩飾。

川普在下台前公開的一批內部文件,得到更多證據證明對川普的「通俄調查」是奧巴馬政府及情報單位對一位合法選出總統的非法推翻行動,無異於政變,但是媒體為什麼一個字都不報導?這些新發現每一件都大過於當時連續兩年的的任何一件「爆炸性」假新聞。

本周被揭露的最新資料包括,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topher Steele史蒂爾向FBI承認,(他就是收了民主黨及希拉里競選委員會的錢,製造了一份假的川普黑材料dossier,)他說他杜撰那份假文件有兩個出發點,一個是他完全反對川普當選,所以全力支持希拉里當選。第二是他認為川普當選對英美兩國關係不利,所以反對他當選。

這是白紙黑字的自白書,這是希拉里利用「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的一個實例。要記得,史蒂爾這份黑材料唯一的消息來源,是俄羅斯的一位退休情報員,是他灌輸史帝爾對川普不利的假資料,(包括川普在莫斯科召妓,在最高級酒店總統套房跟兩個妓女在床上小便。)而且我們有書面證明,CIA局長John Brennan交給FBI局長及副局長備忘錄,說希拉里計畫製造川普通俄事件,以移轉各界對她使用私人電郵發收國家機密文件的注意力。這也是白紙黑字,但是FBI不僅沒有跟蹤,還繼續對川普展開調查。

本周另一份新的解密資料包括,FBI內部人士對FBI副局長Andrew McCabe麥凱的警告,康米James Comey被川普開除後,麥凱就是FBI的頭。但是麥凱的妻子在2015年競選維珍妮亞州的參議員時,接受了當時該州州長Terry McAuliffe  麥考樂為數六十多萬元的(捐款撥款),麥考樂是克林頓當總統時的民主黨全國主席,他與克林頓關係密切,當時司法部代理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以及通俄調查獨立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都認為為了避嫌,麥凱應當recuse退出對希拉里電郵事件的調查,以及川普的通俄調查,但是他拒絕退出。

這次公布的文件包括司法部的一位法律顧問Lisa Page寫給麥凱的電郵,她說:「羅森斯探跟穆勒都認為你100%應當退出(調查),我只是事先讓你知道。」他回答:知道了,多謝。

由於FBI隱藏所有文件,所以這電郵是唯一線索。首先我們要記得,通俄調查所以能展開,就是因為川普的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只不過自己跟俄羅斯大使在酒會中談過話,就為了避嫌而recuse自己在整件事中的話事權,結果大權旁落到了羅森斯坦身上。讓他們一夥人大肆調查(川普)。而麥凱的利益衝突更比塞申斯嚴重幾十倍,他都可以沒有動作。其次那一位Lisa Page就是身為司法部法律顧問,卻跟FBI的反間組頭子Peter Strzok通了上千封的電郵,要保證讓川普「即使當選都要讓他下台」的女人(情婦)。現在她因為事件被FBI開除,卻成為MSNBC的法律評論員,繼續每天侃侃而談。而麥凱也因為事件被司法部開除,他也被CNN聘請做評論員,不僅如此,他還出書,每天演講賺了大錢。相反的,所有在川普政府中做過事的,不僅沒有人聘用,哈佛大學還醞釀要除去他們的職位,連出版商都不肯幫他們出書。

這些都證明通俄調查是川普的政敵發動政變的證據,但是媒體卻一字不提,紐約時報跟華盛頓郵報還因為報導通俄調查在2018年獲得普里茲報導文學獎。真是天大小笑話。

 

01/24/2021星期日

美國媒體為拜登及他的政府塗脂抹粉的動作到了可笑的地步,紐約時報昨天刊出一篇文章居然說:拜登是半個世紀以來最「虔誠」的三軍總司令。這篇話立即受到有識之士的攻擊,因為不論大家的立場多麼不一致,都立即可以找出幾位真正的虔誠的總統,這包括小布希,他多次明言自己最崇拜的思想家是耶穌,並且說宗教信仰改變了他的一生,(戒酒)。此外前總統卡特更是眾所周知的虔誠基督徒,並且終身都是主日學的教師。拜登比得上嗎?

紐約時報這樣報導,明顯是要為拜登爭取天主教會(基督教會)的支持,因為近來拜登多個舉動受到天主教會的譴責,首先,在拜登宣誓就職那天(五天前),美國的主教協會(USCCB)發表了一份聲明,批評拜登的墮胎政策,說將會推動「邪惡道德』moral evil,除此之外,拜登的受孕,婚姻,性別等政策,都可能危害人類生命及尊嚴,是教會深切憂慮的重點。

拜登的一項政策,就是他改變了過去多年對Hyde Amendment的立場,那項修正案禁止用納稅人的錢資助墮胎,他並且表示會加強Roe v. Wade裁決,就是重申政府將全面擁護墮胎的立場。很多教會人士認為他會支持婦女到懷孕最後一刻鐘墮胎,也就是出生時殺死胎兒。目前很多民主黨的州都建議這樣立法。此外拜登在大遠後挑選的聯邦衛生部長,以前在奧巴馬任期內就曾經起訴天主教醫院及修女,因為他們不肯依照奧巴馬的健保條例幫人墮胎。

基於這些紀錄,拜登在大選前的八月,有一次在南卡羅來納州上教堂時,就被主持彌撒的神父拒絕給他領聖體。

拜登在2016年還以副總統身分為一對同性配偶主持婚禮,他就職後還發表了要恢復軍隊中,允許變性人公開服役,及必須在學校及政府機構,提供雙性及變性人的衛生及醫療服務。上述的主教協會就指責拜登使用虛假兩性科學理論,假借對某些族群的反歧視,欠缺對宗教自由的保障。

也許因為這些發展,紐約時報著急了,要幫他抹一層教徒的光輝,紐時的理論很滑稽,他們引用現任教宗的社會政策立場,將拜登歸類為「自由主義基督徒」liberal Christianity,原因是,拜登在環保及反貧窮問題上,都跟教宗立場一致,所以他還是一個很好的天主教徒。

這就是我多次說過的,自由派推動環保注意的立場,並非真正的拯救地球,而是繼種族主義之後另一個有用的武器,為敵人扣帽子,為自己提升地位。

記得當川普提名Amy Coney Barrett為最高法院大法官時,包括紐約時報的媒體如何攻擊她嗎?說她過份虔誠的天主教立場會損害她出任大法官,阻止她的提名。現在他們卻製造拜登是最虔誠總統的謊言,他們的無恥越來越無止境。

 

01/22/2021星期五

拜登自從當選後,每一次的演說都強調團結,都說自己是每一個人的總統,但是他做的事卻每一件都顯示,他要消除那另一半人的意願。

他在過去48小時簽署了四十多項行政命令,幾乎要消除川普所有的政績。其中有關邊界安全及移民方面,除了停止興建圍牆,取消所有經費,還要停止遣返已經入境的非法移民及犯罪移民一百天。這樣做是完全忽視美國人的安全,在這全球都限制邊界旅行的期間,他要讓任何人進入美國都不予管制,這不是比他自己的一百天內全民戴口罩更要嚴重的肺炎擴散威脅?現在你要坐飛機去看父母都不行,卻可以讓所有外國人無限制地進來?而且這命令可以想像會讓多少中南美洲人試圖闖關。

我實在想不出這樣的措施對美國有任何好處,唯一可能的想法就是,他要為民主黨增加更多選民。

他又一筆勾銷了川普批准的美加之間的輸油管工程Keystone XL,這是經過加拿大幾十次的環保審核,以及美國國務院至少五次的環保審核,全部都說符合環境保護的最新規定,但是奧巴馬時期禁不住環保組織威脅,現在又在民主黨內極左派的壓力下,再度流產。而且即時讓一萬一千美國工人失業。

左派環保勢力現在是任何開採石油的工程都要阻止,但是美國南面的煉油廠不用加拿大的原油,他們要從委內瑞拉,阿拉伯等國家進口,不僅更不利於環保,甚至要將美國的資源送到敵對國家。拜登是看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軟弱好欺負,就第一個拿他開刀。

環保議題是左派繼「種族主義」之後另外一個無往而不利的政治武器,目前年輕一代都被洗腦,將環保作為評論一個政府的標準量尺,只要祭出環保大旗,反對派就被逼得啞口無言。事實上,每一個人不論左派右派都必須開車,坐飛機,坐船,但是在他們眼哩,只有石油工業是惡棍。

拜登的行政命令還包括,各地學校,機構,體育場所都必須有同性,變性者可以安全使用的設施,醫療機構必須對同性,變性人士提供平等待遇,女子體育活動也必須接納變性者。此外川普開始實施的軍隊中不容許變性者公開服役,也被拜登取消。過去是因為變性手術費用龐大,不少變性人藉口加入軍隊獲得免費變性手術。

總之拜登上台兩天已經把川普很多受歡迎的政策一一清除,但是口頭上他說他是每一個美國人的總統。

 

01/22/2021星期五

民主黨利用一月六日的國會騷亂,調動了全國兩萬五千國民警衛軍到首都,使到首都處處皆兵,事實是這過分的「用武」就是要做給美國人看,右翼騷亂勢力有多可怕。現在拜登就職典禮順利完成,拜登一絲毫毛沒有受損,這些國民警衛都沒用了,這兩天,見到他們被趕到各大停車場,睡在水泥地上,沒有任何設施,(其中一個停車場住了五千士兵,只有一個有兩格的廁所),現在華盛頓氣溫在攝氏兩三度之間,所有餐館都關閉,沒有人管他們的生活所需。

國民警衛軍說是華盛頓警察單位下令要他們離開首都,而目前的航空班次不足以讓他們都能回到自己的州,就只有睡到停車場。

 

 

 

 

 

 

 

民主黨本來就不喜歡聯邦軍隊,過去川普每一次建議派國民警衛兵到各地維持秩序,他們全部否決,還說國民警衛隊一出現就會刺激更多動亂,更說此舉是「鎮壓」,這一次卻藉口川普支持者暴動,第一時間從全國調動史無前例的數目的軍隊,用過之後就棄之如敝履。

不要忘記,一名民主黨眾議員在CNN上說的一段話:這些國民警衛隊百分之九十是白人,而白人男性投票給拜登的只有兩成,所以不知道這些警衛會對拜登做出甚麼(傷害)。

(今天早上拜登政府見到Fox新聞不停報導此事,立即派了第一夫人拿了一籃不知道是糖果還是甚麼去慰問,還集體拍照。事實是,昨晚已經有一名共和黨國會議員Madison Cawthorn 主動送去了一百多盒的Pizza去慰問其中一個停車場的國民警衛隊。)

民主黨不僅利用軍隊作秀,還醞釀提出一份新的議案,針對川普支持者,他們說要制定一項新的對付國內恐怖主義的法案,成立新的國安機構,有了這法案,就可以事先以動亂嫌疑,將所有嫌疑犯事先捕捉,表面上說是對付白人種族主義者,事實是將川普支持者歸類。不僅如此,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更暗示,可以將嫌疑煽動一月六日的國會議員都驅逐,這表示支持川普當日演說的共和黨眾議員,以及在一月六日支持重新點算選舉人票的參議員(Josh Hawley,Ted Cruz),都在調查、懲罰驅逐之列。

我說過,你的對手越瘋狂越好,而且這樣的議案會讓共和黨更團結。

 

01/21/2021星期四

最新消息,共和黨在參議院的元老之一Lindsay Graham今晚在Fox News透露,眾議院彈劾川普的議案原定這星期五向參議院提出,但是目前參議院所有共和黨議員,加上少數民主黨議員,都認為這項議案不值得在參議院提出,只要有51名議員反對,議案就會流產。

Lindsay Graham說,所以會這樣是因為眾議院通過此一議案時,完全沒有給川普的律師辯護的機會,於法於理都不合。

所以我說過,只要共和黨團結,就沒有問題。千萬不要散。尼克森當年辭職,就是因為共和黨太多人倒戈,他不得不走。

聽Lindsay Graham是很樂觀,我也希望是真的。幾天內就有分曉。至少民主黨得不到他們需要的67票。

 

01/21/2021星期四

拜登就職後不到幾小時,Antifa就在西部幾個大城市發動攻擊暴亂,奧勒岡的波特蘭,華盛頓州的西雅圖,以及科羅拉多州的丹佛,都有多則百餘,少則五十多人的黑衣暴徒,他們攻擊當地的聯邦政府大樓:法院,移民辦事處(ICE),甚至攻擊民主黨的總部,並在牆壁上寫上:Fxxx Biden的塗鴉,還有ACAB (所有警察都是雜種)的字樣。

在波特蘭,暴動已經持續兩天,這些自稱是J20的示威者針對拜登及民主黨,他們向警察拋擲石塊,鞭炮跟雞蛋,甚至攜帶電殛槍等武器,並將湖濱多座民居及商業建築大肆破壞。在丹佛,屬於BLM的暴徒在街上焚燒美國國旗,高呼打倒川普,跟打倒拜登的口號。

這些自稱反法西斯的團體明顯對於拜登上台不抱希望,要求立即廢除ICE,也就是對所有入境者都不設限。他們攻破當地的奧勒岡民主黨總部,打破玻璃,用紅油漆寫下攻擊民主黨及拜登的塗鴉。附近的Starbucks星巴克以及亞馬遜大樓也都受到破壞。

這連日來的暴動,美國主媒又是全部掩飾,他們或許在網上發表一兩段,但是絕對不在新聞中播出。不像國會暴動事件每天重複最暴力的畫面。

過去大半年,民主黨以及拜登對於BLM及Antifa發動的暴亂都沒有提出過譴責,民主黨更否認Antifa的存在,說anti-fa只是一個概念,沒有組織。不僅如此,這些組織在全美200多城市造成嚴重破壞,打砸燒搶,以及至少47人死亡之後,民主黨以及拜登政府卻採取了這兩個組織的許多訴求,包括削減各地警察經費defund the police,以及昨天拜登對移民法政策上的許多「放鬆」。

相對一月六號發生的國會騷亂事件,拜登不僅連日來多次指責,更在昨日的就職演說中,明言指出目前美國唯一的威脅就是白人至上主義跟國內恐怖主義,目前民主黨內更醞釀,要就那次事件展開「911恐襲」式的調查,換言之要繼續做大事件。

據說國會暴動之後,一個女子偷了國會議長佩洛西的私人手提電腦,之後拿去跟俄羅斯兜售,這名22多歲的女子已經被捕。那位民主黨太后希拉里立即出來說話了,她說她懷疑一月六號的國會騷動事件根本是川普跟普京一起策畫的,甚至是普京主導,她在發給佩洛西的podcast中說:「我很想查看那天川普的通話紀錄,他是否當時跟普京通了電話。」之後建議佩洛西成立一個好像911恐襲事件的調查,佩洛西回應時表示同意這個主意,還說國會中很多人支持這主意。還說「川普的所有道路都通向普京」。

這些人真是小人之至,那個少女被指控拿了佩洛西的電腦要交給一個俄羅斯的朋友,那朋友計畫出售給俄羅斯的情報機構,目前不知道有多少屬實,但如果這女孩真的跟俄羅斯(甚至普京)有關係,她需要週週轉轉拿去兜售嗎?她不會直接交去給她的「聯絡人」?

總之,左派暴徒可以殺人放火,但是保守派一點都不能出軌,否則就是「比美911恐襲事件」,「比美納粹」。沒完沒了。

 

01/21/2021星期四

昨天說了拜登就職橫第一次的白宮記者會,那些媒體發問的問題可笑到讓人證實美國的新聞界已經死亡。現在再有一些例子,證明他們已經淪落到成為一班小丑。

CNN的一班所謂評論員,昨天在報導川普離任時,有如一批在街頭撒野的潑婦。那個曾經在民主黨做過國會議員新聞秘書,但是假裝自己是公正的新聞主持的Jake Tapper,在報導川普由白宮坐上直升機到安德魯空軍基地時,這樣說:「我們見到川普總統的直升機,很可笑,他真的是務必做到每一樣事情都錯,這是典型的教科書上講得錯誤的做法,哭訴埋怨,假裝你贏了,煽動你的群眾,發動一次叛變,臨出門時還特赦一班自己的魁儡。…你以為他不能做得更糟糕了,不過多給他幾個小時,等著瞧…」

CNN另一個女主持Dana Dash也不落人後,她看著銀幕說:「他看起來真是一個小人small man,這也是他一貫的,從他落選後第一天,他就越變越小,越來越顯得弱小懦弱。」她的這一句「小人」還被CNN其他主持及記者在網上廣為散播。

CNN的新聞主人在網路上宣布:川普到最後一分鐘都顯得他的無能incompetent及失落incoherent,之後說:這真是美好的一個早上。

川普隨即最後一次乘坐空軍一號返回佛羅里達的Mar-a-Lago,但是我在Drudge Repost上見到好幾份媒體做了這個標題:丟臉的唐納逃回了佛羅里達 Disgraced Donald flees to Florida。(但是對於聚集在Mar-a-Lago一帶路邊的高舉川普大旗的數以百計的市民,沒有一間主媒刊登新聞或是相片。他們真的是一手遮天。)

MSNBC當然不落人後,主持之一Joy Reid一直攻擊川普夫婦不遺餘力,昨天她宣布拜登夫婦之間有動人的「愛情故事」之餘,不忘再踢川普一腳;我們現在得到消息,原來川普夫婦是睡在不同的臥室,那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婚姻,白宮在沒有愛情四年之後,再度有了像奧巴馬夫婦一樣的愛情故事。

如果大家有看昨天的就職儀式,以及晚上的慶祝晚會,簡直可以聽見那些新聞主持及記者不停流口水的聲音。

美國這些媒體人一直都能超越他們自己,越來越低,問題是美國人已經麻木了,覺得這是常態。

 

01/20/2021星期三

拜登今天就職,之後他就在橢圓形辦公室簽署了十多項行政命令,把多數川普的施政一筆勾銷:重返巴黎協議,重新與WHO建立關係,終止美加間的Keystone XL輸油管建設,終止建築邊界圍牆,取消一些阿拉伯(有危險國家)的飛行限制,提高聯邦最低時薪到15元,比多數州政府規定的高出一倍…

其中一項是較少人注意到的,就是三個多月前川普推動的1776委員會,就美國歷史提出一個全盤報告,目的是對抗紐約時報在一年半前推出的1619計畫。該計畫以黑奴抵達美國的一年,作為美國歷史的開始,並且以奴隸制度作為美國歷史的主軸,自從該計畫提出後,美國全50個州的學校都已經用來作為學校教材。

川普的1776委員會由幾位黑人民權運動者主持,但是以愛國的角度就美國歷史提出報告,該報告於本月18日提出,但是由於拜登解散這委員會,該報告也將無法被採用。

紐約時報的1619計畫,是由該報專欄作家Nikole Hannah-Jones提出,雖然獲得普里茲報導獎,但就被批評為政治掛帥,忽略歷史事實。比如說,該計畫聲稱,美國的(1776年)獨立戰爭是為了保留奴隸制度而展開,此外這計畫的十篇論文中,幾乎都是否決美國歷史精神的,包括:美國沒有民主制度,直到美國黑人運動才出現;美國的資本主義制度是凶殘brutal的;美國的醫療制度是種族主義的…在受到批評後,紐約時報只就獨立戰爭一事刊出更正。

拜登新政府在今日發聲明,宣稱川普的1776計畫是要消除美國歷史上存在的種族不公正racial injustice現象,所以必須取消。

所以美國50個州的學校都將繼續使用紐約時報那個不確實的教材,向下一代洗腦,改寫美國歷史。

也可以見到,種族主義仍然會被新政府用來作為打擊異己的施政中心,拜登今日的就職演說中,就將國家分裂的主要原因歸咎於種族主義,及白人至上主義,國內恐怖組織,我們知道當然不是,即使是也是民主黨用來繼續打壓政敵的武器。因為過去幾星期我們見到,他們把所有川普的支持者都歸類為白人至上主義者。

白宮新發言人剛剛舉行了記者會,二十多個問題中沒有一個是惡意的,也沒有一個有關亨特拜登的電腦,或是拜登的對華政策,不僅如此甚至是安撫性的,一個記者問;你去了橢圓形辦公室,可以形容是甚麼顏色,一個問;拜登今天就職,有什麼特殊感覺reflection,一個問拜登政府會跟川普政府有甚麼不同?(我們會更透明,會說真話);一個記者問:拜登如何重建美國在國際舞台的角色?一個問:川普要不要為兩周前的國會暴力事件負責?現在聯邦調查局在調查該事件,你對FBI局長Christopher Wray有信心嗎?這些記者不是在報導新聞,他們是在推動政府加一把勁打倒川普,不把他關在監獄不甘心。其他問題都是正常的:拜登甚麼時候跟外國元首通話?甚麼時候外訪?唯一尖銳的問題是Fox News的記者Peter Doocy問的:拜登多次說要團結美國,那他會推動對川普的彈劾嗎?發言人Jen Psaki兜了一個圈子說,這是佩洛西跟修莫Chuck Schumer的範疇,換言之拜登是默許的。Peter Doocy沒有追問下去,不像以前CNN的Jim Acosta,如果回答不是他滿意的,他會繼續追問下去,還要發表一篇演講。

大家可以對比,過去四年的川普白宮記者會,沒有一次不是吵架對罵結束的。

 

01/20/2021星期三

又是幾則媒體不會報導的新聞。上星期三美國費城一個25歲的大學畢業生Milan Loncar在住家附近溜狗時,遭到兩人打劫,並當場被槍殺。之後兩名劫匪被捕,其中之一Davis L. Josephus不僅犯案累累,並且在兩個星期前才被以極低的假釋金釋放。法官是因為新冠肺炎的原因,將假釋金降低到不到原來的十分之一。

這名兇徒才20歲,他過去犯過的刑事罪多不勝數,在2019年一月前已經被逮捕五次,罪名包括綁架勒贖,持械搶劫,偷車,非法持有武器等,而他在這次作案前一天就打劫Uber司機,做案時開的汽車就是劫車所得。他的假釋金應當是20 萬元,兩周前被法官降低到一萬兩千元,但是他只交了兩千元就被釋放。被釋後兩星期就犯下打劫殺人罪。警方從閉路錄影帶中見到他們去搶Milan Loncar的口袋之後,朝他胸部射了一槍。(下圖左死者,右為兇嫌。)

 

 

 

 

 

 

當地警方認為司法制度是造成無辜市民被槍殺的原因,更認為當地檢察官Larry Krasner上台後放寬罪犯假釋條件Bail Reform的做法應當負責,因為這思想是認為所有現金保釋都是對窮人不公平的,所以各地民主黨政府(包括紐約市)及左傾檢察官紛紛改變現金假釋條例,甚至取消現金假釋。

自從Larry Krasner上任後,費城的搶劫及殺人案案都上升一成以上, Krasner是國際左傾大亨索羅斯George Soros 支持的另一個美國地方檢察官,他在2018年競選地方檢察官時,索羅斯提供了170萬元經費。近年來索羅斯在美國各地支持左傾律師競選檢察官,實施左傾司法政策。

我在上個月報導了洛杉磯地方檢察官George Gascon一個月前剛剛上台就將刑事罪犯普遍減刑,連射殺警察的犯人都獲減刑,受到警方及受害人家屬聲討。這個人在舊金山做地方檢察官多年,讓當地的罪案大幅提升,連當地民主黨市長都無法忍受,不再支持他,他就到洛杉磯競選,獲得索羅斯兩百萬元經費支援。

除了他們兩位之外,芝加哥,聖路易,巴德摩爾等地的現任地方檢察官,都是受到索羅斯的經費支援而當選,所以美國的治安只會越來越差。

另外,星期一是馬丁路德金日,原本是黑人慶祝民權運動的日子,但是在紐約的慶祝活動衍發成暴亂,數以百計的所謂遊行者入夜後向警察拋擲玻璃瓶,打破商店窗戶,阻隔街道,與警方對峙。新聞中見到街道中有人放火。

最後有十多名警察受傷,28人被捕。

但是這一天及第二天的新聞中,沒有一家媒體報導這次的動亂,一些報導馬丁路德金的紀念儀式時,都說所有遊行及示威都是和平的。

 

01/19/2021星期二

共和黨總是在關頭時分鬧分裂,要知道這是大環境的影響,如果大環境對共和黨有利,分裂的機會少很多。民主黨總是團結的原因之一,是媒體不會對他們用功夫,分化。共和黨沒有這個條件。

共和黨在參議院的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今天在參議院就一月六號的國會暴力事件演說時,明白地將暴動事件歸咎在總統身上,他說:「那些暴徒是被總統及其他有力的人士灌輸了謊言而受到provoke,以阻止國會認可拜登的當選。」他是要跟川普以及他在國會中的支持者都劃清界線嗎?

民主黨明天就要上台,參議院也會易主,麥康奈爾將不再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他的職位將矮了一級,他必須自己先蹲下嗎?

我聽說,他因為跟拜登同事幾十年,有很好的交情,希望將來可以「共事」,但是有必要先讓步嗎?

今晚聽到Fox News的主持人說,他們已經請不到共和黨參議員上節目,敢上節目的兩人都非常勇敢,其中一人語氣更變得十分溫和。這就是大氣候變了。

我聽說,川普即將特赦的人包括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但是據說麥康奈爾告訴川普,他不能特赦阿桑奇,如果他特赦阿桑奇,他就會在彈劾川普的議案中投支持票。

其實共和黨人並非支持阿桑奇,他其實是自由派的人,但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世界各國對待阿桑奇的態度如此冷酷,全是因為他當初公開了美國民主黨及希拉里的電郵內容,導致他們認為希拉里輸了大選,但是一來阿桑奇沒有駭客對方電腦,他只是得到消息後予以公開(據他自己說,交給他這些文件的是民主黨內的人),而且那些內容只是揭發了希拉里跟民主黨的腐敗,(利用國務卿身分在全世界搜刮捐款,克林頓基金會多數款項用私人用途,只有5%作為慈善,以及民主黨如何一手遮天,打壓希拉里的對手桑德斯 )。

過去民主黨以及自由派最喜歡公開國家機密,當初五角大廈文件被公開,洩露的人及刊登的報紙都被當作英雄。奧巴馬任內,一個變性士兵Chelsea Manning利用工作之便,將最敏感的國防機密洩露給維基解密公開,不僅危害國家安全,也影響在阿富汗美國士兵的人身安全,結果他被判刑35年,但是奧巴馬卸任時就赦免她,只坐了七年牢,也不留案底。但是現在對於阿桑奇,他們恨不得他死在牢裡。

我們見到,麥康奈爾過去四年一直都很支持川普,沒有他的大力協助,川普很多任命,很多政策都無法推行,川普的第一次彈劾也不會那麼順利過關。不過麥康奈爾這一次將喬治亞州兩個參議員議席的喪失,怪罪在川普身上,認為川普若不是那樣頑強抗爭選舉舞弊事件,共和黨不可能失去那兩個議席。

我們不知道麥康奈爾跟民主黨有甚麼交易,但是我們知道,他自己的妻子趙小蘭的父親跟中共有緊密的生意來往,如果這來往沒有不合法的事,他不應當害怕,不應當妥協。但我們也知道,民主黨在這一方面非常厲害,他們可以貪汙枉法,但是對方稍有一點不正當就會讓你死得難看,因為他們有媒體撐腰,事半功倍。

民主黨一上台,參議院就會開始彈劾川普,川普很需要每一個共和黨人支持。

我們聽說,川普已經決定不會特赦他自己跟家人,這是大器的做法。我覺得這樣做是讓對方去做壞人,看你們能壞到甚麼地步,就讓川普做烈士吧。那七千多萬人都會睜著眼睛看的。

 

01/19/2021星期二

美國首都正以史無前例的保安措施準備迎接明天的新總統就職,事實是首都範圍已經禁止任何閒人進去,所以觸目所見都是攜帶重型武器的武裝警察,是否有此必要?

過去大半年,美國有兩百個城市發生長期的暴亂,打砸搶燒佔領行動動輒蔓延十幾條街,但是每一次川普總統建議派出國民警衛軍去協助維持秩序,都受到當地政府阻止,媒體甚至指責川普是:引發動亂,刺激群眾,鎮壓和平示威者,但是現在卻動員史無前例的龐大數目的國民警衛軍,…兩者差距何其強烈。

 

 

 

 

 

 

 

一月六日硬闖國會事件,目前知道造成三人死亡,一個是被國會警察打死的女退伍軍人,一個是被群眾踩死的女示威者,一個是不幸在暴徒闖入時,被門窗擠壓成重傷後死亡的警察。但是過去大半年因為BLM示威,造成的死亡正式統計就有47人,受傷者更多達千人,包括警察及無辜市民多人,但是一直以來媒體都堅持那些都是和平示威,甚至說成是街頭慶典,夏日娛樂活動。

過去每一次發生回教恐怖份子襲擊事件,事後各國政客,媒體一致以第一時間出來呼籲,那些只是單一個別事件,絕大多數穆斯林都是愛好和平的人。如果有人說了一句有關穆斯林的負面的話,就會被攻擊得體無完膚,扣上各種帽子。但是經過這一次的國會攻擊事件,卻見到媒體跟民主黨將所有川普的支持者都與那少數暴徒畫上等號,不僅如此還要將他們全部消滅,cancel 掉。

幾大網路媒體已經將川普的帳號封鎖,還將所有保守派可以通訊的網路封殺,最近還提出要將所有支持川普的七千多萬人再教育,回收再造。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Eugene Robinson 前幾天在MSNBC上面說到為什麼還有這樣多人支持川普,他這樣說:(這裏)有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幾乎都是白人,幾乎都是共和黨,他們都需要被重新再塑造deprogrammed。因為他們已經成為川普這個邪教cult的成員。

一個過去只不過以樣子成名的媒體人Katie Couric,上星期五在Bill Maher的夜間清談節目中談到川普的支持者時,指責那些不肯彈劾川普的共和黨眾議員:這是非常奇怪的現象,我想是因為他們被灌輸了太多的垃圾,全天24小時不停,所以他們都相信了那些謊言,現在問題就是我們如何能將這些人都再重新塑造deprogram這些已經加入了川普邪教的人。

這些人似乎都事先商量好的,或是像鸚鵡學話,一再重複同樣的字句。一個民主黨眾議員Steve Cohen 更進一步說,「目前在首都的國民警衛軍有九成是男人,極大多數是白人,而白人男人中只有兩成投票給拜登,加上多數國民警衛軍都是保守派,他們中可能不到25%投票給拜登,另外75%你不知道他們會做出甚麼事。」

他這意思是,連國民警衛軍都會做出對拜登不利的行動,似乎軍事政變迫在眼睫。但是我就奇怪,如果連民主黨都相信,只有兩成白人男性投票給拜登,那他那八千多萬張選票哪裡來的?

 

01/18/2021星期一

中美洲宏都拉斯與北面瓜地馬拉的邊界,爆發了新的「難民闖關」的衝突,據報導有八千名左右的宏都拉斯人要闖過邊境,向北邊進發,幾百名當地警察明顯不足以抵擋人潮,已有一千多人闖關成功。

拜登多次說過,他會改弦易轍川普的移民政策,就職一百天內,提出議案給予一千一百萬「沒文件者」(就是非法居留者)合法身分,又說過「凡是入境者都會給予機會獲得合法居留權」,加上多名民主黨人競選總統時,集體同意「給每一個非法居留者完全的醫療保健」,這些話都相信會引發更多中南美洲的非法移民闖關。

2016年川普就職之前也有大批中美洲的難民潮Caravan,當時是中美洲人擔心川普上台,移民政策會更嚴厲,而紛紛趁機闖關。川普多次提到這「邊界危機」,但是媒體指責他濫用危機crisis這個字,還記得 CNN,NBC 等各媒體記者在白宮記者會,與發言人爭吵,說沒有危機,沒有Caravan。

相信這一次,媒體又會抹煞這難民潮,假裝甚麼也看不見。你要看幾千人跟幾百名警察打鬥的畫面,只有Fox News跟可能幾間保守派媒體有報導。

 

 

 

 

 

 

 

 

經過四年時間,川普成功堵住了邊界,現在看來這個邊界又要「漏洞百出」了。

 

01/17/2021星期日

川普還有三天就要卸任,預料他會特赦一些人,媒體已經大量推出假新聞,說他「從希望被特赦的人那裏」收集了成千上萬的現金,他們怎麼知道的?川普任內他們有多少這樣的假新聞?還說每一個特赦開價兩百萬元,他們完全可以空穴來風,川普任內他們有多少這樣的假新聞?事後他們完全無需證實,更別說更正。

川普到現在四年任期總共才特赦了35人,奧巴馬八年任內特赦了一千九百多人,最後幾天任期內就特赦了三百多人,難道都是收錢的?

眼看川普及他的政府如此受到逼害,他有更多理由赦免更多人,我都希望他多多赦免,甚至他自己及家人,因為明眼人都看得出,這些仇恨他的人,最終目的是要讓他跟他的家人都坐監,他的敵人從來都不掩飾他們的這個願望。我從來沒有見過一群人對一個人有這樣強烈的仇恨。用趕盡殺絕都不足以形容。

目前紐約州就有好幾件起訴案子,在調閱他的公司過去十多年的來往交易,跟報稅資料,還有他的移民政策,所有牽涉到的官員據說都會因為他們的「分隔家庭」的做法展開調查,還有所有有關反對庇護政策的做法,執行的官員都有可能被起訴。我希望川普將這些官員也都一併特赦。

說到移民政策,拜登還沒就職,中美宏都拉斯已經聚集了一千多人要向美國邊界進發,新的移民大隊就要出現了。他們還放話說,要拜登遵守諾言,「撤銷川普的移民政策」,開放邊境。美聯社消息說,難民組織發表聲明,說希望拜登新政府會對他們更為接受。

但是據NBC報導,拜登的過度小組在聲明中說,希望那些要申請庇護的人了解,在拜登任期最初幾個星期最好不要立刻來,聲明說:「會(對他們)展開幫助,不過現在不是展開旅程的時候。…邊界問題不是一日之間可以改變」

這些人真是天真,你叫他們不要來,他們就不來了嗎?何況現在是疫症時期,除了非法移民問題,還有肺炎的問題。

(最新消息,八千多宏都拉斯居民在北面的瓜地馬拉邊境企圖闖關,幾百名警察企圖阻止,但是已有上千人闖關成功,他們將繼續往北走,經過墨西哥前往美國邊境,墨西哥會繼續成功阻止他們嗎?這些新聞都有通訊社發出,但是媒體不會採用,這就是區別。)

拜登多次說過,他會改弦易轍川普的移民政策,就職一百天內,給予一千一百萬「沒文件者」(就是非法居留者)合法身分,這還不足以引發更多中南美洲的非法移民闖關嗎?當初奧巴馬也是只說了一句:不會遣返少年,就導致成千上萬的父母將子女丟在邊境。

我相信拜登一定很希望再有川普來幫他擋這個燙手山竽。

 

01/17/2021星期日

我在這裡經常說,美國的左右兩派實在分離得太遠了,與當年內戰爆發之前的情況不相上下,當然沒有人希望再來一次內戰,但是當其中一方沒有停止的逼使另一邊到牆角,不眠不休,最終的決戰能迴避嗎?

過去四年我們都見到,自由派迫害川普的能量大到無與倫比,一次又一次的抹黑,調查,羞辱,打壓,彈劾。永無止境,現在他要下台了,還要繼續調查,繼續彈劾。這還不算,現在民主黨以及媒體還要消滅掉那七千四百萬投票給川普的人,至少要將他們也都洗腦,讓他們都跟川普劃清界線。

今天聽到NBC的節目主持Chuck Todd非常意外地說:川普仍然有43%的支持率,這跟他剛上台時差不多,言下之意:這是怎麼回事?他還說:共和黨裡有74%相信這次選舉是舞弊的結果,這些人都是聽了川普的謊言才會這樣想。在他們自由派來說,這些人的想法都不正確,都必須改變。

我記得過去西方民主社會最得意的一句話就是: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是我誓死保衛你說這話的權利。

今天,你還聽見有人說這句話嗎?這一直是他們左派的立場:「言論自由是天賦人權,不容剝奪。」但是今天,他們「得天下」了,這個自由就不存在了。我們見到川普被逼到沒有一個地方可以發聲,推特的頭頭Jack Dorsey還不滿意,他被人聽到及錄音說:這只是開始,「目前我們只是集中在一個人(川普),不過未來會更長時間,會持續到(新總統)就職以後,…我們需要想到長期,看這件事以後發展,我相信短期內都不會結束。」

今天:推特,Facebook,蘋果,亞馬遜,Google,Youtube全面的封殺川普跟他的支持者,連保守派自己的網路Parler,Rumble等也遭到封鎖,這是甚麼意思?叫大家做啞吧?這和北韓,古巴,有甚麼分別?

過去一個多月,媒體瀰漫cancel文化,要讓川普的支持者都消失。CNN的Don Lemon說的一段話(不只是他,這類話以驚見諸媒體見慣不怪了):「不要再說我們必須尊重川普的支持者,他們相信(狗屎),因為確實是狗屎bull,是「你們」灌輸給他們的狗屎,總統跟妳們都在灌輸他們狗屎BS,現在他們都信了。…」這還是他們在國會闖關之前一月四號說的話。

十天前在華盛頓的闖國會事件,沒有人同意他們的做法,但是他們是否被逼的?你可以強迫他們相信,這次大選沒有作弊(雖然對方沒有提供過可信的解釋),但是你怎麼解釋大選前,所有媒體封殺亨特拜登的電腦事件?把一件明明存在的事件,說成是俄羅斯提供給朱利安尼的假新聞?你怎麼一方面為拜登塗脂抹粉,一方面指控川普腐敗?

大選前我們都見到,川普每一次的群眾大會人山人海,但是拜登的集會最多不到四百人。我們見到美國幾百個城市都有自發的車隊,人龍,船隊為川普呼喊口號,但是事後你們說拜登比川普多出一千萬張選票?

我曾經說,我希望對方越瘋狂越好,今天的媒體大亨就幾乎陷於瘋狂,不過他們心狠手辣,要逼所有川普支持者發瘋,然後就可以再進一步將對方都打死。我只希望將來世界真的亂了,大家能清楚明白,真正的罪魁禍首是誰。

 

01/16/2021星期六

拜登就職委員會宣布了就職那天晚會的表演嘉賓,除了Tom Hanks擔任主持,還有Lady Gaga唱國歌,其他參與演出的都是一時之選。

我記得四年前,當川普要就職時,找不到人為就職晚會表演,任何歌星或是影星一宣布要參與,就受到好萊塢同行的警告,網路上也出現圍剿及抵制的呼聲,結果紛紛退出。連傳統上參加演出的當地學校樂隊都紛紛退出,一個學校樂隊都找不到,後來是佛羅里達一個全黑人學校願意長途跋涉到華府參加。

四年前的這時候,美國各地都有反川普組織風起雲湧在籌備示威遊行,但是現在,華盛頓卻戒備森嚴,風聲鶴唳,要準備應付「川普支持者」大鬧華府。一個是光明的抗議,一個是地下活動。

我記得川普在一月中於紐約川普大樓,舉行當選後的第一個記者會,他的目的是宣布自己將退出家族事業,交給兩個兒子主持,如果有盈餘就會捐出來,以免被認為是藉政府關係圖利。但是當時記者就圍攻他,說他是跟俄羅斯政府串謀,讓自己當選,原來就是那個時候,一份由民主黨及希拉里出錢,請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topher Steele撰寫的川普黑材料dossier被人洩露給媒體,結果一個記者會都圍繞這份黑材料的內容,CNN的Jim Acosta更咄咄逼人,跟川普對陣,就從那時候他就成為左派媒體的寵兒,一夜成名。

後來我們知道,司法部跟FBI那些奧巴馬的餘臣利用這份報告,去向情報法院申請竊聽川普身邊的顧問Carter Page,順便竊聽川普,蒐集對川普不利的資料。之後就展開了川普團隊的通俄調查。

昨天,共和黨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公布了更多有關那一次「通俄調查」的文件,證實那份黑材料的唯一資料來源,是一個俄羅斯特務,他專門將不實訊息透露給美國願意上鉤的人,而當時的希拉里及民主黨就是願意上鉤的人。不僅如此,民主黨還將這份黑材料透露給媒體,讓他們先報導,做成「既成事實」。

昨天公布的被川普解密的文件,還包括一些司法部及FBI的內部文件,表示那些官員在當年(2016) 12月就已經知道,這份黑材料的內容是那個俄羅斯特務故意製作的,也是完全不確實的,但是他們不僅不理會,而且繼續進行竊聽川普,為通俄調查鋪路。

我也記得,川普在同一個月的記者會中說,他懷疑自己的電話被竊聽,因為前後兩次,他跟澳洲總理及日本首相的電話內容都被人知道了,當時所有媒體都大聲指責他,說他「又在說謊」,說他做出沒有證據的指控。後來我們知道,司法部及FBI官員利用一份明知是不確實的黑材料向情報法院申請竊聽川普,不僅如此,申請時還隱瞞這份文件是民主黨出錢做的,隱瞞Carter Page實際是CIA線人,完全沒有竊聽他的理由。

昨天我們更知道,司法部及FBI四次申請竊聽Carter Page的申請公文「不見了」,這最重要的,證明他們非法竊聽總統的文件,居然會不見了?這份文件由司法部及FBI四名頭頭簽名申請的文件,可以證明他們犯下叛國罪的非法竊聽總統的文件,被他們宣稱不見了。

這讓我想起,(我以前也多次寫過的),到現在有多少文件不見了:FBI特務去對川普的第一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問話的紀錄,(屬於國家公物)一早就神秘消失了,那次問話可以證明弗林完全沒有說謊,但仍然被他們嫁禍,強迫辭職。其次,所有為穆勒Robert Mueller工作的17名親民主黨調查員,他們在調查期間所有的手機通訊,也全部消失了。(有的說是用錯密碼,導致當機,有的根本就用槌子打爛手機),這也是當司法部的調查人員John Durham 要調查通俄調查是否違法時,遇到的障礙之一。

記得嗎?大選之前當拜登兒子亨特的電腦及電郵內容被紐約郵報揭發時,媒體跟民主黨都說是:俄羅斯的普京,灌輸給川普團隊(朱里安尼)的假新聞?甚至有50名前情報高官發表公開信,支持這理論。現在我們知道,原來民主黨自己使用俄羅斯特務灌輸給他們的資料,做成的川普黑材料。他們才是最明白怎麼得到俄羅斯提供的資訊。這叫做「賊喊捉賊」的最佳實例。

隨著川普下台,這些都將成為歷史懸案,四年間的對比也讓我們看出川普跟拜登受到的待遇多麼的不同。

 

01/14/2021星期四

這一次的總統就職典禮將與任何一年都不同,除了五千名軍隊及警察外,國家防衛隊會進駐兩萬一千人到首都,在國會,法院,白宮觸目可見都是軍隊。那一天國會前的國家公園The Mall也會封閉,過去總統就職時這裡都是人頭洶湧,這一次將空無一人。

今天聽見FBI頭子Christopher Wray說,有好幾個線頭都證明到時會有群眾鬧事。而且因為民主黨就職,鬧事的都將是右派團體。但是與此同時幾個保安機構透露,在上周三之前至少兩天,FBI已經得到消息那一天會有暴力事件發生,但是當局沒有動作,換了任何時候,媒體跟國會都會發出譴責聲,為什麼沒有行動?事後卻將所有責任都歸咎在川普一個人身上?另外首府警察局多次請求派出國民防衛隊,都遭到拒絕,但是沒有一間媒體就這事提出問責。(下:等候在國會大堂的軍隊。)

 

 

 

 

 

 

我完全反對暴力抗議,然而現在媒體及網路大亨對保守派選民的圍剿封殺行動,似乎是要逼使他們做出反抗,這樣下去將來「逼反」的行為肯定難免。這兩天,到處都聽到聲音,要把投票給川普的七千多萬選民都「消滅」掉,這樣的心態,是要那七千萬人都躺下來等死?

這兩天CNN的Don Lemon在節目裡重複說:「如果你投票給川普,你就是投票給三K 黨支持的人,納粹支持的人,極右派支持的人…你投票的人煽動群眾到國會去奪取國會議員的生命…」第二天他更加一步說:這些投票的人等於是分享同一立場(納粹,白人種族主義),他這樣說,就是不僅川普該打倒,所有投票給他的人都應當打倒。

MSNBC的一個女主持Joy Reid在國會討論彈劾川普時說:「民主黨需要跟共和黨人解釋彈劾川普的理由,我在想,共和黨裡面是否應當有人在黨裡面展開 De-Baathification的行動?」她用的這個字是當年伊拉克展開的一項運動,要把Baath黨清除掉,她的意思就是要共和黨清除掉所有支持川普的人。

她甚至將川普支持者與蓋達組織的成員相比,她說:川普做的,煽動群眾的行為,是賓拉登都沒有做的,他指示人去贏一場反美國的戰爭時甚至必須犧牲你的生命,所以這些人就說「我們願意為川普而死。」另一位曾經跟中國女情報人員芳芳睡過覺的民主黨參議員Eric Swalwell也在電視上侃侃而談,說川普跟賓拉登一樣,在美國策動恐怖襲擊。

美國教育電視台PBS的一位律師Michael Beller也被人聽見說:即使是拜登贏了,我們還是要(清除)那些共和黨的選民,國土安全局應當把他們的孩子都帶走,把他們送去再教育營。…他還說:川普當了四年總統,很多孩子過去四年甚麼都不知道只知道川普,我們已經培養了一代的可怕的孩子。…(據PBS今天的聲明說,這人已經被開除。)

這些媒體人已經把川普打倒在地上,他們下一步是將所有七千四百萬選民的Cancel掉。這些人難道期望以後世界太平?

福布斯雜誌Forbes昨天的一篇社論說,所有的企業都必須清楚,他們不可以聘請任何幫助川普政府工作的人,還列舉了很多名字,包括前後幾任發言人:Kayleigh McEnany,Sarah Huckabee Sanders ,及經理Kellyanne Conway,這位編輯Randall Lane在社論中說:如果你們任用任何一個(川普政府的)人,以後你們公司說的話就會被人認為都是謊話。

這就是他們左派今後的方向,他們要殺得一個不留,但是不准對方反抗。

川普還有五天時間,預料他會特赦一些關鍵人物,大家拭目以待,他如果不赦免自己,及一家人,及所有相關人物,未來不知道對方會想出甚麼樣的花樣來個大整肅。

川普已經決定在星期五公開更多有關通俄調查的解密文件,我相信會有很多奧巴馬及拜登政府的違法行為,FBI的違法行為,白紙黑字,但可以預期媒體會全部忽視。我希望大家至少花點時間去了解,否則就是志願被媒體蒙騙。過去兩年多這些方面的解密文件精彩過任何國際情報小說,但是因為媒體不理會,就好像沒有發生。

 

01/13/2021星期三

川普曾經說,在他準備出馬競選總統時,有人警告過他,未來的來自各方的攻擊會非常尖銳,他說他預料到了。但是都沒有想到會像後來那樣瘋狂。

最近見到一個舊的影評,說當Home Alone II在1992年上演時,每當川普出現,(他在片中有大約十秒鐘鏡頭),觀眾就爆出掌聲,甚至歡呼聲。那就是他在沒有以共和黨身分競選總統之前的受歡迎度。

但是在他當選總統之後,一些左傾電視台(例如CBC)在播放這電影時,卻將他那十秒鐘畫面刪除了,還厚顏解釋是因為「長度」關係。最近幾天,更有大批影迷叫囂要所有的錄影帶商人,都將那十秒鐘畫面刪除。

不久前在電視上看到一集舊的Seinfeld ( 1993年) 重播,裡面有一段是說有一種吃了不會肥的乳酪yogurt,牽涉到紐約正在選市長的選戰,當時這一集還請了當時正在競選的朱利安尼Rudy Guiliani出現畫面,我現在看到都覺得意外,因為這是一部非常自由派的劇集,其中一些演員更極端左傾,(其中女主角Julia Louis-Dreyfus就是極左的民主黨),但是那個劇集中就把朱利安尼演得非常正面,而且跟幾個演員彼此說笑。其實後來朱利安尼當選市長,在媒體報導中也一直是非常正面的人物,直到他幫川普效勞,事情就不一樣了,現在也是大反派。

我講這些事是希望大家清楚,美國輿論對於共和黨有一種先天的偏見,甚至是極端成見,任何人加入共和黨,都會受到極端不公平的對待。所以共和黨在徵召候選人時,與民主黨相比比例上很難徵召到那麼多好的候選人,誰願意一出馬就被人罵得體無完膚呢?(但是今天,共和黨的國會議員在素質上,不可否認還是優越過民主黨。)

我記得1995-96年時,老布希總統的三軍參謀長Colin Powell鮑威爾將軍被猜測有意出馬角逐總統,當時他上CNN的Larry King節目,Larry King第一句話就問他:為什麼是共和黨不是民主黨?你知道共和黨都不是跟黑人站在一起…(大意如此)。我記得Powell當時跟他解釋了很久,要知道鮑威爾是美國第一位黑人國家安全顧問,三軍參謀長,及第一位黑人國務卿,這些都是因為雷根總統及兩位布希總統的啟用。他本人也是共和黨,我記得他當時說,他的牙買加母親從小就教導他們學業及工作的重要,…這些都是共和黨的教條,靠自己,不要靠政府的接濟。但是就因為當時媒體這種態度,每一個記者都問他是否選錯政黨,讓鮑威爾卻步,他不敢出來選了。他知道,即使是黑人,他進了共和黨都沒有好日子過。

最近幾年,他更加與自由派站在一起,一方面是奧巴馬因素,一方面在川普上台之後,每一次有任何讓媒體可以借題發會的事件發生,他們都會去問鮑威爾的意見,他跟川普一點淵源也沒有,以多數人的性格,當然是跟著媒體的問題走,於是一次又一次的變成川普的critic。

說起來還是一句話:美國的媒體不改變,共和黨都將永遠處於劣勢。

 

01/13/2021星期三

拜登還有一個星期就要就職,美國國會的警衛明顯加強,除了地方警察,州警察,還有國民防衛軍,川普還下了緊急狀況令State of Emergency,給予最高規格的防衛措施。

為什麼會這樣?最初我以為是因為上星期三的國會闖關事件引起的過份反應,但是據說有很多「情報」顯示,有網上消息傳言,在拜登登基前會有民眾做出大規模舉動,甚至在全美50個州同時發動暴力事件。(下圖:國民警衛軍進駐國會,在走道休息。)

 

 

 

 

 

 

雖然我不相信,不過經過上周三的警力失敗,大家不敢掉以輕心。昨天朋友轉發給我一則小道新聞,我才發現網上確實有很多不實消息,居然仍然有很多人相信,川普可以在剩餘的七天,發動軍事力量,甚至軍事法庭,將他過去的政敵一舉逮捕,達到類似政變的目的,甚至讓他自己再做四年。

這是怎麼樣的天真幼稚的想法?我見到這一類新聞都有上千中英文回帖,全部是叫好的聲音,有些甚至感激涕零,希望成為事實。我了解這些人確實是非常希望川普能再做下去,我也了解,他們這樣想不是無理,不是霸道,因為他們確實相信,這次大選有大規模舞弊,(我也相信),而所有主流媒體都一手遮天,讓他們沒有正規管道的訊息,所以造成這些小道消息充斥,更讓大家無法不相信這些沒有規管的資訊。

我也相信,因為川普執政增加了很多「短期的」「臨時的」政治熱衷者,他們有龐大的激情,但是欠缺政治經驗,無法分辨資訊的真假,也非常容易被熱情引導,上星期三的硬闖國會群眾中,不知有多少是這一類。他們熱愛川普,同時也熱愛美國的民主精神,熱愛美國傳統,他們的想法都沒有錯,但是就幫了川普一個倒忙。

我擔心,這些短期熱心選民會因為這一次的失敗灰心,不再過問政治,這更是川普運動的一個極大損失。爭取民主運動走正確的方向,爭取保守主義的勝利,不是一天一夜可以完成,不要預想一蹴而成,我在這裡講了幾十年,也只有極輕微的蓮漪效果,也希望大家不要放棄。因為如果甚麼都不做,就是更大的錯誤。

(川普今天下午發表一段五分鐘的視頻,呼籲他所有支持者不要做出違法、破壞行為,以守法和平為原則,他說和安全機構談過,的確有騷亂威脅。他這樣做是正確的,這樣即使到時候有少數衝動者,不管發生甚麼,都與他無關。對方也不可以栽到他頭上。)

 

01/13/2021星期三

川普還有一個星期就要卸任,民主黨的眾議院卻大張旗鼓地在彈劾他,為了趕在拜登就職前在國會兩院通過程序,兩項議案都必須在一兩天內匆忙通過。他們左派,自由派最堅持的due process在這裡完全不存在。即使是最邪惡的殺人強姦犯,自由派都堅持要給他們充分時間辯護,完全公平的審訊,在這裡也不存在。甚至連一個小時的hearing時間也都不給。

聽了一天這些民主黨議員陳述他們必須在剩餘的七天必須將川普趕下台,為了製造合理理由,把最嚴重的罪名安置在他身上:為了自己奪權刺激民眾暴動,煽動白人種族至上主義者暴動,在國內煽動恐怖主義行動,濫用總統權力罔顧憲法,他是美國歷史上最具有即時危險clear and present danger的總統…所以他必須立即離開,一天都不能讓他(再做總統)。

這都因為一個星期前一小撮川普的支持者硬闖國會,造成破壞的後果。事實是,川普當時唯一可以說是「刺激」群眾的話,是他說的一句話,叫他們 to fight like hell,這一句話是否構成煽動,甚至在法律上是否合乎煽動的定義,都極成問題。(憲法專家說是零機會,所以這純粹是一次電視上的鬧劇。)

事實是,民主黨是只要捉住一件事就會全力反撲。不像共和黨,過去大半年,見到民主黨的支持者在全美國兩百多個城市全面破壞,甚至放火燒毀聯邦建築,警察局,教堂,破壞幾萬間無辜的商店,佔領十幾條街道長達數月之久,成排的暴徒面對成排的警察,向他們謾罵,吐口水…民主黨不僅不理會,甚至叫好。今天有無數的共和黨在發言時指責這種雙重標準。其實這雙重標準才是上周三引起川普支持者以為他們也可以照做的原因,以為只有這樣才能反擊對方的打壓。

上一次民主黨眾議院彈劾川普,沒有一名共和黨議員投票支持,那讓川普很驕傲。但是這一次,共和黨在眾議院的領袖允許議員「憑良心投票」,據說有五位議員會跑到民主黨那邊投票支持(更新:最後增加到十位)。這就是共和黨太有原則的做法,民主黨是永遠不會這樣做。共和黨在眾院的領袖Kevin McCarthy今天在國會的演說中,雖然反對彈劾川普,但也嚴詞譴責上星期三的川普支持者的暴徒行為,以及說了「川普也應當為此部分責任」,這就是我經常說的,共和黨太有原則。這是共和黨值得我們支持的部分原因,但是也是共和黨在黨爭上一直趨於劣勢的原因。

這次的彈劾,共和黨的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已經說國,不會在拜登就職前投票,更表示是一次無意義的彈劾行動,何況民主黨需要至少17名共和黨參議員的支持才能通過,目前看來這是很不可能的局面,除非未來幾天川普做出令人極端反感的動作。目前已知最多有四名共和黨參議員會變節,其中阿拉斯加的麥考斯基Lisa Murkowski,賓夕凡尼亞州的Pat Toomey已經公開表態,一般估計猶他州的羅姆尼,還有南達科他州的John Thune也會歸入那一個陣營。

我聽到一個民主黨議員說:全世界都在看(我們),所以我們要做正確的事。我則認為目前全世界都在看美國這一場鬧劇,在看美國走向敗亡。

(眾議院先在昨晚通過,要求副總統彭斯引用憲法第25修正案,強迫川普以健康理由立即下台,但已經為彭斯拒絕,彭斯一向做事都很穩重,很有原則。)

 

01/12/2021星期二

川普今天到德州著名歷史景點Alamo去,為邊界圍牆建成450英里致詞,明顯他是聽取建議,用剩餘一個多星期時間強調自己過去四年的成就,而不是繼續採取對抗方式浪費時間。

起建圍牆確實是一樁了不起的成就,特別是在國會一毛錢都不給的情況下完成,(而且是極高科技的圍牆,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被破壞)。他今天還特別多謝墨西哥總統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因為他繼續派遣2,700名士兵幫助美國防守邊界,達到圍堵非法移民的成效。

(在今天樹倒猢猻散的局面下,墨西哥這位總統不僅沒有落井下石,他更在昨天主動發言攻擊美國的各大網路巨子,說他們封鎖川普的網路是不可接受,但是對於上星期三的國會暴動,即使記者發問他也不做批評,說那是美國內政他不願意干涉,他也是拖到最後一分鐘才認可拜登當選的外國元首,川普可能沒有想到,他會是自己最忠實的盟友。據稱他自己過去兩次競選失敗,他都認為是對方選舉作弊,這可能是他同情川普的原因。最近他更主動提出,願意給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政治庇護,這位左派政客可能是最有原則的一個人。相對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卻是最先承認拜登當選的一個元首。)

但是不知道,川普今日的行動是否太遲。據說他昨天跟副總統彭斯會面了一個半小時,這是一個多星期來他們第一次見面。我不贊同川普在最後兩次演說(一次在喬治亞州,一次是星期三在華盛頓)中,公開點名要彭私幫助他翻盤。那是非常錯誤的算盤。一來彭斯沒有這個權力,二來即使有,在當時的大環境下也不應當出這一招。我不明白川普身邊的策士是怎麼想的,幸好彭斯沒有這樣做,(彭斯一直是川普政府一個最穩重的人。)

川普應當繼續跟彭斯站在一起,最好是聽取他的意見,現在最擔心是共和黨分裂,目前民主黨的眾議院正在進行第二次彈劾,這議案肯定會在眾院通過,但被認為不可能通過參議院,因為三分之二的門檻(67票)不容易達到,他們需要17名共和黨參議員倒戈支持。不過今天各大假新聞媒體又在炒作,說共和黨的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對於川普很不滿,甚至歡迎佩洛西的彈劾議案,雖然麥康奈爾辦公室已經否認,但是他們間的不合已經明朗化,麥康奈爾的妻子趙小蘭,就已經在第一時間辭去交通部長的職位,以示跟川普劃清界線,就做得很不漂亮,我早說過,共和黨員沒有團結的基因。

我也不支持川普在過去兩次演講的內容,但是用來作為彈劾理由就完全證明是另一次的政治打壓。如果以這個標準,拜登就根本沒有資格競選總統,(他用國家的經濟援助,及自己的政府官職,讓自己的家人在全世界搜刮財富,人證物證均在。)當年希拉里也應當被彈劾,更沒資格競選,(她出任國務卿時,利用職權為克林頓基金會籌款,同時將美國鈾礦儲存的五分之一出售給俄羅斯國家公司,換取巨大捐款,)而且他們這些非法行為都是在奧巴馬眼皮子底下做的。

我過去說過,民主黨跟媒體過去四年多不斷使用挑逗的手腕刺激川普,讓他發瘋,到最後他有一點反擊,就是罪大惡極,這就是今天的現象,所以雖然我不同意川普最後幾天的作法,但是我非常了解他為什麼這樣做。如果他今天需要被彈劾,更需要被懲罰的是美國的媒體跟民主黨那班惡棍。

 

01/11/2021星期一

有時候你希望你的敵人越瘋狂越好,目前美國網路媒體封殺所有不同言論的作法,就陷於瘋狂。

推特封鎖了川普的帳號,保守派就蜂擁到Parler,現在所有網路提供商號:蘋果,亞馬遜及Google全面封殺Parler,讓Parler在網路上消失,他們確實有這個能力,但是這也表示網路巨頭公然站出來壟斷一個企業,即使是最不懂法律的人都知道這是一種違法行為。

而且你關了一間,難保第二間不會出頭。周末有消息說,另一個保守派的社交網路Gab以每小時一萬個新用家的速度在增長。周末兩天就增長了五十萬用戶。

你可以將這所有的新網路都歸類為極右偏激,全部封殺,新的管道會陸續出現。難道你要彆死所有七千五百萬美國合法公民?

這可能也是網路巨頭的意圖,他們要將保守派逼迫到牆角,逼他們做出狗急跳牆的舉動,到時候更有藉口將他們趕盡殺絕。這也是媒體跟民主黨過去四年的做法,類似上星期三強闖國會的行動,就是他們夢寐以求。

這還不限於幾大網路巨頭,這努力還來自於紐時,華郵,CNN等所有美國特大媒體。這是史無前例的打壓異見,這現象比美蘇聯時期,中國毛澤東時期,現今的北韓,伊朗…

這只證明,一個無法在理論上戰勝對方,無法以理論取信於民眾的團體,他們唯一的對策就是用威力打倒你。

美國跟世界多數國家不同,就是言論集會自由,雖然我對這無限制的自由從來都不是全部支持,但是現在往另一個方向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就會讓美國變成不是美國。過去兩百多年這個外國人嚮往的移民天堂,就會消失。

佩洛西領導的眾議院彈劾川普行動,是另一個極端瘋狂行為,只因為你可以做到就做了,但是完全罔顧憲法初衷,罔顧政黨政治的未來,類似一個民主國家的長期的慢性自殺。

川普還有九天任期,佩洛西卻在積極進行彈劾行動,明知九天之內無法完成程序,另一邊還在寄望於副總統彭斯出手,用25修正案將川普拉下來。一方面我們了解,這是基於自由派對川普的仇恨,一方面要打壓川普讓他永無翻身餘地,一方面還要讓半個美國的人民都臣服。

歷史上這樣的鎮壓到最後都會失敗,何況是在今天。現代人享受自由已成習慣,任何方式的鎮壓都不可能全面奏效,只會暴露欺壓者的狼狽面目。我只希望對方越瘋狂越好。

 

01/09/2021星期六

美國越來越像進入內戰邊緣了。我指的不是星期三川普支持者硬闖國會的行動,我說的是民主黨以及媒體要將保守分族群趕盡殺絕的作風。

其實這運動已經開始很久,四年前當川普上台後,他以及他的支持者就被媒體跟民主黨抹黑成為白人種族主義者,納粹,反對女性,…這已經超越普通的黨爭,這是要消滅族群的做法。你只有將對方先扣帽子,造成天理不容的邪惡人物,你才能夠合理的將他打死到不能翻身。現在媒體跟民主黨就在這樣做。

川普支持者星期三的作為是違法行為,但是跟種族主義根本無關。事實上那天我見到參與示威的人中很多是黑人,及其他少數族裔,只是闖關的人中較少少數族裔。但是左派就將這件事跟種族主義掛勾。因為這樣他們可以繼續追打。

一般的黨爭,在大選後就結束一次選戰,然後準備下一次再戰。但是這一次他們贏了,還沒有休戰的意圖,他們要繼續打壓下去,讓對方全部死去。不是誇大,他們封鎖右派領袖的所有社交網路的管道,不僅封鎖,還要封死。出版商Simon and Schuster宣布取消參議員Josh Hawley新書的合約,(這本新書剛好是說言論自由,跟Big Tech的關係。)最新消息,CNN向六大有線電視提供商提出要求,要他們將Fox News從所有頻道上取消,就是要這電視台消失。他們怎麼可以做到?就是說Fox News是幫助川普鼓吹種族暴動的媒體。你要先扣帽子才能打壓這些敵人,所以他們過去幾年不斷的造謠,將種族主義的帽子扣到每一個敵人的身上。

過去十八年,Fox News都是有線頻道的收視冠軍,而且收視率一直都是CNN的兩三倍以上,CNN競爭不過,就來這一手,可以說卑鄙至極。每一個Fox News的主持都必須循規蹈矩,一步都不能有失,否則就會被千夫所指。就像川普一樣,我說過很多次,他們每天都用一塊大紅布在他面前刺激他,目的就是要逼他做出失常舉動,只要他有一點失常,就是天大罪過。這一次不過是被我料中。川普支持者也一樣,他們不能像民主黨支持者一樣上街去打砸搶燒,他們只要做一次,就是罪大滔天。

四年前,希拉里就說川普支持者是一籃子令人厭惡的人,之後FBI的特務彼得史托克Peter Strzok在電郵中說:川普支持者是身上有氣味的、遠遠就看得出的、WalMart的消費者。這星期三,CNN的Anderson Cooper更在節目中批評那些在國會集會的人(當時還未發生闖國會事件):你看他們,他們令人討厭的展示不愛國的,違法的行為之後,就會回到Olive Garden,或是回到Holiday Inn,Garden Marriott,喝點酒,討論今天的了不起行動…他們除了胡鬧毫無建樹。」這是極端的自大,誰都知道Cooper出身億萬富豪之家,就將那些住在普通旅館,到普通連鎖餐館吃飯的人都踩在腳底下。

我擔心,美國會更亂,因為他們不給保守派一點活動空間,他們要逼死每一個保守派,讓對方連一點點呼吸空間都沒有,等對方忍不住要反抗了,就是叛國罪名。

我不是認為保守派一點希望都沒有,我相信物極必反,過去這一類事件發生過很多次。尼克森被彈劾及下台事件之後,只不過經過一次大選,雷根總統就上台了。大家必須有耐心。

 

01/09/2021星期六

最近局勢的發展讓很多人灰心,不知何去何從。這讓我想起1992年當克林頓當選時,當時也是很多人灰心,意外。因為老布希在選戰開始時有92%的支持率,當選連任毫無懸念。但是一連串的媒體製造的負面新聞疲勞轟炸下,加上媒體鼓動原來屬於共和黨的德州億萬富豪Ross Perot出來競選(搶票),結果Perot搶去了共和黨18%的選票,於是不可能的結果發生了。不僅如此,民主黨繼續占有國會參眾兩院多數,參議院維持57-43的多數,眾議院259對176也是差距相當大的多數,在當時也是對共和黨的嚴重打擊。

幸好當時有兩大因素,在兩年後的中期選舉拯救了共和黨,一個是當時共和黨在眾議院的領袖金瑞契Newt Gingrich,他不僅是共和黨政客,還是歷史學者及保守派理論家,他在共和黨敗選後提出一個口號:Contract with America,還出了一本書,將共和黨的理念整理出來,以及一旦獲選多數,他們會在一百天內做的事,用一般人可以懂得,可以認同的文字寫出來。這個口號跟理論團結了所有保守派。(當然,各地區黨工積極工作,甄選最好的候選人也很重要。)

另一個因素是電台主持林寶Rush Limbaugh,當時美國還沒有Fox News,保守派最主要的聲音就是林寶。他從1988年開始主持節目,到這時在全美已經有兩千個地方電台聯播他的節目。因為當時主流媒體已經全面變色,清一色站在民主黨那一邊,保守派選民就逐漸湧向林寶的節目,讓他的節目成為全美最受歡迎電台節目,每星期有將近兩千萬人定時收聽。我記得1994年中期選舉前,他說很多人因為聽他的節目,到了目的地後(停車場,商場),都不肯下車。當時確實是這樣。因為他給保守派信心,凝聚力。

結果那一次中期選舉,共和黨大勝,一舉奪回參眾兩院多數,其中眾議院多得了54席,破了歷史紀錄,參議院也增加了九席。而且那是40年以來共和黨首次獲得參眾兩院的多數,金瑞契當選了眾議院議長,第二年他成為時代雜誌的風雲人物。

當時民主黨的失利,對克林頓總統是極大打擊,之後他提出「三角論」triangulation,就是要採取一些共和黨的政策,以爭取對方的支持者,目的是爭取1996連任成功。

這一次共和黨也不能灰心,必須將注意力集中在2022的中期選舉,昨天聽到共和黨全國主席Ronna McDaniel宣稱要將精力集中在2022,奪回兩院多數。絕對是正確的做法。加上很多共和黨人認清民主黨在選舉中作弊的花樣,知道再不團結就沒有去路,(這是到目前多數共和黨人仍然支持川普的原因,他們知道川普的指控不是空穴來風),目前共和黨需要一個有力的領袖,現在看來有好幾位都可以擔當重任。而且現在有Fox News,能夠讓這些共和黨人上去發聲,只要這些事情不變,只要共和黨不分裂,還是有希望。

 

01/08/2021星期五

只因為星期三一次事件,打擊保守派的動力全面展開,今天推特宣布永久關閉川普的帳戶,理由是川普的訊息的影響,有進一步煽動暴亂violence的危險,違反了推特的政策。

這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他們在大選前也是以難以解釋的理由封鎖、關閉紐約郵報及所有保守派的帳戶,以阻止亨特拜登貪腐新聞的流傳。

川普在推特有8,900萬追隨者,是推特最大帳戶,事實是,在川普使用推特發布訊息之前,推特沒沒無聞,但是川普把他們養肥了,就這樣趾高氣揚。

川普已經發表聲明,要另外籌組社交網路,讓保守派有地方發聲。請大家注意,到時捧場。

推特的舉動不是獨立事件,Facebook和Instagram也在昨晚宣布長期封鎖川普的帳號,理由相似:川普使用這管道的後果具有極大危險性,特別是在總統就職前的兩星期,所以會封鎖至少兩星期…Facebook的CEO 扎克柏格說,川普沒有利用網路譴責暴行,會在美國及全球繼續引發不安,甚而造成更多動亂。

這只證明一件事,川普「有效」利用網路發布訊息,讓他們害怕。

大家可以查一下,推特跟Facebook並沒有封鎖或是「警告」有關BLM的任何訊息,或是Antifa的任何訊息,而他們過去大半年,在全美國一千多城市破壞,打砸搶燒,造成幾十億元的損失。而川普支持者只是出軌了一次,所有相關的人都要終身被禁。此外,中國政府,伊朗政府,甚至普京的帳號都不受影響,唯一受影響的就是川普跟他的忠實支持者。

事實是,今天已經有很多保守派人士退出推特,轉投新的個人訊息網路Parler,讓這個網路成為最新熱門渠道,但是今天蘋果Apple宣布要將Parler踢出蘋果的App store,讓人接觸不到,這是從另一個方面全面打壓。這些人真的是要將川普跟他的支持者趕盡殺絕。不是我在這裡誇大其辭,美國三大電視網之一的ABC 政治新聞主任Rick Klein昨天發了這樣一個推特:「川普還有13天任期屆滿,事實是,除去川普不難,清除cleansing他領導的運動是另一回事。」

這是要將全美國七千四百萬選民都清除掉。要將保守派消除殆盡。

現在我又見到CNN等媒體全面打擊保守派媒體,第一目標是要打倒Fox News,因為沒有這些保守派媒體,川普的支持者就更孤單,更缺少凝聚力。還好,Fox News經過大選之後一陣內部爭論,原來的保守派占了上風,每一個節目都非常有力量,所以值得大家大力支持。還有紐約郵報,Washington Times,以及The Federalist,Washington Examiner ,National Review等雜誌,這些是正經刊物,不會有不實消息。如果你的當地的電視平台繼續提供CNN等頻道,最好退掉,他們已經不再有正式新聞,你不退掉就是幫了他們。

 

01/08/2021星期五

華盛頓特區市長Muriel Bower鮑爾星期四在記者會中借機國會動亂,說她做為市長沒有要求及調動國民警衛軍的權力,所以呼籲拜登在就職後一百天內,就將建議華盛頓特區為州政府的議案,送交國會。

但是今天有消息說,負責首都的警察單位在三天前曾經建議,在星期三的示威事件之前派遣國民警衛軍幫助維持治安,鮑爾拒絕了,現在她卻說要以同樣理由,給自己更大權力?事實是,過去大半年美國這樣多城市暴動期間,川普每一次提出要派國民警衛National Guard去幫忙,那些民主黨的州長及市長全部反對,還說派遣聯邦軍隊是「鎮壓」手段,是刺激更多暴力。指責川普要打壓正當的示威行為,是打擊黑人民權運動。

此外首都警察單位說,初步調查結果,沒有Antifa份子潛入星期三硬闖國會的行動中,但是Fox News卻發現一個極端反川普份子,BLM成員,也是一個暴力反川普組織Insurgence USA的共同創辦人John Sullivan在裡面,他說他只是去「紀錄」事件,雖然他否認有其他Antifa的人混在裡面,但是承認他沒有跟每一個人談過話,所以不清楚。所以我還是不相信,沒有對方的人混進去。(雖然不可否認多數闖入者是川普支持者。)

今天拜登再招開記者會,並接受四位記者的問話,(不過每一個記者都問了三個以上問題),這些記者的問題顯示,他們比民主黨更主張要彈劾川普。第一個女記者問他:你今天上來就談經濟,但是國會中醞釀彈劾川普,你支持嗎?你會給國會建議嗎?你跟佩洛西談過嗎?第二個男記者問:你覺得這次闖入國會的群眾應當被當作是恐怖份子嗎?華盛頓市長說她不能調配國民警衛軍,你會採取行動嗎?你說過(川普)鼓勵群眾,你覺得他應當繼續留在(白宮)嗎?第三個黑人男記者問:你以前說(川普)總統不適合留任總統,為什麼現在改變主意?邊界移民單位將大人與兒童分開,現在讓六百名兒童成為孤兒,你上任後會不會以刑事罪處置?會不會讓相關官員負責?第四個是黑人女記者問:你一直說要團結為先,經過星期三的事件,對你的團結更困難嗎?(更容易,很多共和黨人來找我…)你覺得那些參議員,好像Ted Cruz要挑戰選舉結果,他應當辭職嗎?…

這記者會又給拜登很多機會痛罵川普,說他一直都說川普無能incompetent,不適合留任總統,但現在只剩下12天,所以他要集中精神接班,要參議院在就職前就通過他所有任命。之後他指責那些闖入國會的人都是流氓thugs,都是暴徒,不配稱作是示威者,(這也是這幾天媒體的說法),之後說那些人都是白人種族主義者,是反猶太份子…然後又玩種族牌,他在星期四就說,首都警察這一次處理川普支持者的動亂,跟過去幾個月警察處理BLM都不同,說這星期警方沒有用催淚彈(事實是有),沒有大舉逮捕人,沒有過分用武…事實是已經證實一個手無寸鐵的女示威者被打死,你們還要怎樣?

現在民主黨在參議院佔多數,他的內閣任命將更容易過關,值得注意的是他任命曾經被奧巴馬提名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Merrick Garland出任司法部長,他是肯定不會調查拜登父子的貪腐事件。本來很多人還寄望川普離任前,他的司法部會任命獨立調查員,現在經過這件事,也不可能了。將來拜登政府是否會繼續調查川普?非常有可能,川普下台前是否應當特赦他自己?還有所有執行邊境政策的官員?這12天他有好多事要做。

 

01/08/2021星期五

媒體這兩天瘋狂的泡製彈劾川普運動,訪問所有的反川普政客跟所謂評論員,製造驅趕川普的聲勢。要在剩下的12天時間將他趕下台。這樣做不僅可以永遠抹黑川普紀錄,據說幕後作用是阻止他在2024年再度競選。

35憲法修正案也被重提,因為這需要現任內閣官員及副總統支持,於是整天向這些人提問,甚至騷擾,希望製造更多聲浪。不管對方反應如何,都要提問,然後將提問當作是特大新聞報導,一會說國務卿龐培奧表態支持了,一會說財政部長努欽Steven Munchin等人已經支持了,又或是製造他們也會辭職的假新聞,雖然這些人都否認了,他們的目的不過是要為他們的理論壯大聲勢,製造噪音。

川普支持者衝進國會的行為是非常離譜,川普最後幾天寄望於國會幫他翻盤也是不太合理,但是有人對比過過去四年民主黨做了更多不合理的行為嗎?他們暗中使用一份見不得光的川普黑材料Trump dossier聲勢浩大的調查川普兩年半;他們用陷阱讓川普身邊多名顧問幕僚被判刑;他們假借一名「匿名者」(其實是自己人)就川普一通電話彈劾他,當時也是明知過不了關也要做,目的無非是要讓他這總統難做;他們在大選前紛紛通過新的選舉法例,讓選舉法充滿漏洞,阻止川普當選,(至少有七成以上共和黨人如此相信),但是這些事都被當作是完全正當,極端正常,但是同樣的事川普做了,就是天理不容。

去年夏天,因為明尼蘇達警察使用過分武力導致一名黑人George Floyd死亡事件,引發了全美一千多個城市發生暴動事件,至少兩百個城市實施戒嚴,被捕人數超過一萬四千人,(已經是偏低數字,因為警方不太拘捕黑人及媒體口中的「和平示威者」,)更不要說被燒,被搶的商店的損失,據wikipedia的報導,單單計算有保險的損失,這筆損失就在10-20億美元之間,是美國歷史上平民破壞的最高紀錄。但是那一次,除了少數幾間保守派媒體(紐約郵報,Fox News)有報導之外,主流媒體有報導嗎?除了共和黨人(及川普)譴責之外,民主黨人有人出聲嗎?不僅沒有,他們全面袒護,甚至借題發揮,說是要更正美國歷史存在制度上的種族歧視,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Kamala Harris甚至公開募款,要將所有因為暴動而被捕人士保釋出獄。

相對這一次,共和黨幾乎一致譴責星期三的「硬闖國會」行為,更有許多官員跟川普劃清界線。你認為如果是民主黨的支持者這樣做,民主黨人會公開譴責嗎?我相信不僅不會,而且會見到幾十位民主黨參眾議員站在國會前,力挺他們的行為,佩洛西會召開記者會說這些人是為選舉不公做出合法抗爭,那位被警衛打死的死者,會被當作烈士,她的相片會被放大作為繼續抗爭的理據,射殺她的警衛會被揪出來,猜測他的動機。媒體會配合民主黨,一致聲討所有譴責暴力抗爭的人…這不是我的幻想,這是過去四年來一再出現的畫面。

川普過去四年的政績不容否認,他團結了國內(甚至國際)的保守勢力,更是一大成就,就因為這樣,他成為媒體跟民主黨的箭靶。過去四年,我不只一次對自己說:他還沒有被逼瘋,真是難得。換了任何一個人可以說,自己做得到像他那樣嗎?很遺憾,他臨卸任送給對方這樣一個大禮,但是我們不能因此洩氣,忘記了長遠目標,再一次被媒體的話語引導。川普一個人不代表整個保守主義,我們也不能把所有希望放在川普一個人身上,他已經做了很多,我們要繼續努力。

 

01/07/2021星期四

川普剛剛發表了一份視頻,一方面譴責昨天國會的武力衝擊事件,一方面表示選舉結束,現在是時候進行和平權力移交。這是一份很平和理性的講話,顯示他仍然是一個和平理性的領導。昨天的事件是一樁意外,沒有人可以想像得到。

昨天是有一群人非法用暴力衝進國會,但是之後的發展失控,不全是川普支持者的錯。當警衛開始開槍,媒體誤傳是川普支持者開槍,製造了更大的混亂,這些都是始料不及。民主黨說是川普「指使」支持者暴動,是趁機安置罪名給他。拜登昨天說,川普incite群眾做反也是誇大其辭。過去四年,川普支持者每一次的造勢大會都井然有序,只見到對方的人前來挑釁,用棍棒追打叫罵。不過我說過很多次:他們不斷刺激川普支持者,而且對對方的暴亂毫不處理,總有一天刺激川普支持者做出極端行為,到時候就一次清算。這是預期中的現象,我也一直擔心會發生的局面。

過去一年,左派團體的動亂規模不小於昨日,波特蘭,西雅圖,芝加哥,巴德摩爾,十幾條街被放火,十幾條街的櫥窗被打破,幾十條街被佔領,聯邦法院被衝破,警察局被放燃燒彈,幾百座歷史人物銅像被推倒焚燒,教堂被焚毀,但是媒體極端掩飾,即使報導也只是說那是進行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下的抗議行動,CNN主持人Chris Cuomo義正嚴辭地說:「誰說抗議必須平和?」現在川普支持者只要有一點暴力就是天理不容。今天國會參眾兩院的民主黨領袖一致提出彈劾川普,要將他提前驅逐出白宮。他們明知這在法理上做不到,但是仍然要叫囂,這只證明了民主黨對付政敵不留餘地,要追殺到渣都不留。

以前說過,川普是到目前最成功的保守派,而自由派打擊成功的保守派會不留餘地,所以他們不會放過他。左派的追殺是沒有底線的,以前說過,他們列出黑名單,所有曾經在川普政府工作過的人聯邦政府都永不錄用。一些大學甚至有簽名請願,禁止川普政府中的人去講學,講課。一些書籍出版商,拒絕出版任何跟川普政府有關的人的書籍,甚至拒絕出版川普的回憶錄。但是他們要求川普的七千四百萬支持者全部循規蹈矩,行為舉止一絲不苟。

這次硬闖國會的行動無可否認是錯誤,我也反對川普在最後幾天還堅持國會有權力,有能力扭轉局勢,但是聯邦大選大規模作弊,嚴重違規行為都是事實,而事後媒體跟民主黨的全面掩飾也是事實。相對的,他因為一通無關緊要的電話被彈劾,但是拜登家族的貪腐及掩飾,有人證(巴布林斯基),有物證(電腦及電郵),卻仍然被指責是川普跟俄羅斯串通的抹黑,這些極端不公平才是造成川普支持者忍無可忍的底線。這現象不解決,川普支持者的這股悶氣不能永遠叫他們憋在心裡。

一個值得擔心的現象是,保守派民眾被逼到全部倚靠自己的網路媒體,這些媒體沒有專業管制,屆時就容易有妖言惑眾。這一次這樣多有關一月六日的誤導,就是因為網路媒體小道消息遍地開花造成。

一月20號之後,美國不會平和。因為媒體這一次勝利,他們沒有了約束,會更變本加厲。今天見到更多的社交網路加入制裁川普陣容,他們會全面封鎖保守派言論。美國有今天,就是因為言論自由,但是現在自由派要連這個都連根拔起。

 

01/07/2021星期四

川普偉大的四年的成就,被畫上一個不光榮的結尾,是很多人始料不及的。這就如我以前預料到的,右派團體只要有一次強烈的反應,就會被攻擊至體無完膚,昨天就是這樣。少數的支持者衝進了國會,其中一人還被警衛打死,後果是所有的左右派都譴責這行為,指責暴力行為是不可以容忍,並且將責任怪罪在川普一個人身上。

我反對這樣的衝入國會的行為,過去左派這樣做我也認為不可以容忍。但是如果昨天是左派這樣做,是BLM這樣做,是Antifa這樣做,你以為譴責聲音會這樣一致?你以為那名開槍警衛會不被揪出來調查?對一個手無寸鐵的示威者開槍會不被集體譴責?死者是不是成為殉道的英雄?國會對這樣的大數量的群眾出現,事先一點準備都沒有?(首都警察局長Steven Sund已在今天下午宣布辭職,表示對事件負責。)

但是左右派的不同就在這裡,當右派團體只要出一點錯,右派也會站出來反對,不像左派,過去一年左派團體在全國打砸搶燒,衝入聯邦法院,在警察局內施放燃燒彈,只有共和黨在譴責,民主黨不僅沒有譴責,甚至一再袒護,媒體說他們是和平示威,民主黨說他們是在憲法第一修正案下盡國民權利,各地政府說那是街上慶典。現在一小撮川普支持者只不過做了像他們一樣的行為,就受到舉世譴責,而且死的人還是他們自己人,

據稱這些衝入國會者是屬於一個叫做QAnon的組織,這組織我以前很少提起,因為過去只屬於很小的組織,甚至很難叫做是組織,但就被左派媒體坐大來攻擊,說他們是恐怖組織,現在證明一小撮人確實是可以做成很大的禍害。就像那名女死者,她是真的有一股怒氣,她肯定不會想到這樣的抒發怒氣會造成這樣的後果,只能說右派中也有過分衝動的人。

川普肯定沒有預料到自己的支持者有這樣的暴力行為,過去川普集會的群眾只會叫口號。過去川普的支持者只會被人追趕叫罵,甚至毆打放火,從來不會去打砸搶燒。但是還是一句話,右派一步都不能錯。現在就這一次,已經被媒體叫作是川普支持的恐怖行動,川普身邊的人已經樹倒猢猻散,白宮官員,內閣,一個個趕著辭職。幾大社交網路都已經無限期的封鎖他的聲音,不僅如此民主黨更趁勢追擊,現在甚麼理論都出來了,甚至要在他任內僅剩的十餘天,將他趕下台,甚至以叛國罪名逮捕審訊。

我還是怪罪川普身邊少數幾個人給他錯誤的建議,認為國會可以讓他平反,甚至副總統可以為他平反。我支持川普的做法到最後十幾天,之後的做法就有些出乎理性。很多追蹤網頁新聞的人告訴我,他有機會在一月六日翻身,這就是網路新聞的負面,集中看網路小道新聞的人會陷入一種幻境,忘記了大環境。這個大環境不破解,這個大環境的存在,保守派永遠沒有翻身餘地,用武力是沒有辦法破解,只會讓對方更得利。華盛頓特區市長今天已經說了,國會出這樣大的事,我們DC的人卻在國會沒有一票的投票權利,也沒有號召國民警衛軍的權利,這表示已經開始為華盛頓成立州政府鋪路了。這次就是一小撮人送給拜登的一個大禮。

 

01/06/2021星期三

今天有幾萬人聚集在華盛頓,顯示對川普的支持,人數之多超過想像。川普對他們發表了長達一小時的講話,之後他們由the Mall廣場走向國會大廈,之後的發展讓我們見到,這次和平示威又被左派佔領了。

幾萬示威者中,有幾十人進入國會,讓警衛人員措手不及,少數進入國會,之後有人開槍,射傷一名女子,後來證實是一名有14年資歷的女空軍,原來她也是川普支持者,她在昨天已經發出推特要參加DC的示威。她被射擊重傷,之後證實已經死亡,不過開槍者也已經證實是一名國會警衛,與示威群眾無關。事件導致國會關閉及疏散,一片混亂,還見到警察使用催淚彈。(下:女死者證實是 Ashli Babbitt)

 

 

 

 

事件導致國會議員及媒體集體指責川普支持者,甚至認為示威者帶槍到國會,種種行為違反民主及法治精神。

我在電視上畫面見到的,是幾千民眾在國會大廈外面和平示威,最初據說闖進去的群眾是要阻止國會認可十一月大選的選舉結果,現在則有人認為那些帶頭衝入國會者有可能是混入群眾的鬧事者。據說一些鬧事者戴著黑色面罩,黑色背包,穿迷彩裝,這些都不是傳統的川普支持者。而過去Antifa在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聽證時,都多次扮演角色,強行闖入國會鬧事。今天一些示威者在佩洛西辦公室拍照,這些舉動也都不是川普支持者的作為。

一些示威者還故意去打媒體,將四個媒體的攝影機打爛,這些都不是川普支持者常見的作為。另外在國會中甚至發現一些土製炸彈。混亂中據說有四人死亡,據說多數是死於健康問題。

今日國會正在進行對十一月大選選舉人票的認可議程,國會有一百多位眾議員,及十多位參議員,支持由德州參議員Ted Cruz提出的調查選舉違規事件,當他發言時,聽到國會內掌聲雷動,之後兩院分別進行討論,本來到此都是合法程序。但是之後就見到有群眾進入國會大廈。

川普已發出推特,要群眾支持警察,說他是站在我們這一邊。但已聽到CNN評論員指責川普「沒有阻止暴力事件發生」。之後川普又發出多個推特,要支持者和平,立即放棄武力,並淺責暴力。最後一次是推特中喊話,叫大家回家,不要鬧事。(但是因為川普的講話中有提及自己是大選贏家,推特跟Facebook都將他的發言封鎖,這樣能讓那些人接到訊息嗎?)

一向反對使用聯邦國民警衛的民主黨人,佩洛西及華盛頓市長,居然聯合提出要求派出聯邦警衛維持秩序。過去那麼多次BLM暴動,暴民放火燒警察局,丟燃燒彈到商店及聯邦建築,甚至有多少警察被開槍打傷,打死,他們都拒絕川普的建議用國民警衛軍,現在卻第一時間提出這要求。如果今天是另一邊的人這樣做,肯定會被媒體說成是人民力量。

過去示威抗議,都是左派民眾的專利,無論他們多麼暴力,都受到媒體的吹捧。這一次見到媒體的反應就完全不一樣。他們甚至說:川普指使群眾到國會破壞,做反,川普是國民的公敵。

如果不是被Antifa混入搗亂,而是自己人鬧事,這樣的「武力」示威,對川普絕對不是好事。他應當見好就收,否則就會被媒體及民主黨說成是,他果然不願意下台,要用武力驅逐他。但如果是Antifa混入群眾鬧事,事件也應當公開譴責,而不能讓川普的支持者蒙冤

我也怪罪川普身邊的策士,他應當在十多天前就收手,全力為喬治亞州的兩名候選人助選,讓他們當選。這樣他下台也好看。不應當給民眾虛假希望,以為一月六號有希望反轉大選結果。(事實是,經過今日的動亂,一些原來計畫願意挑戰選舉結果的議員也改變立場,不再支持。讓川普的計畫更顯無力。)

過去我說過很多次,暴力行為一向是左派的專利,但是媒體包容他們,然而他們整天刺激右派團體,終有一天右派團體會爆發,到時候他們就會被攻擊得體無完膚,這就是現在的現象。記得大選前,美國幾十個大城市的商店都封了木板門嗎?那時候商家說他們都是擔心如果拜登落選,一定會有左派示威暴動,沒有一個人預期右派暴動。

最新消息證實,喬治亞州兩個參議院席位都為民主黨獲得,這表示民主黨未來兩年可以為所欲為,他們可以將華盛頓及波多黎各都變作正式的州,讓民主黨一下子增加四個民主黨參議院議席;他們會在最高法院增加大法官人數,使自由派人數佔多數;他們還宣稱會終止參議院反對黨的拉布權利,表示他們的議案不必經過討論就通過…

媒體跟民主黨,甚至共和黨都會將這次的失敗怪罪在川普身上,說他選舉不認輸導致共和黨選民不投票。這些都因為話筒不在他那一邊,加上今天的暴力示威,到目前這一步川普是全盤失敗。但也有人在網上說,這是革命的開始,內戰的開始,…我只希望有好的結果。

今天在香港新聞也不小,中共警方逮捕了五十位民主派人士,包括前港大法律系教授戴耀廷,立法院前議員楊岳橋,胡志偉,林卓廷,涂謹申,尹兆堅,朱凱迪,梁國雄等等,這等於全部香港的民主派代表人物,說他們是反中亂港分子,罪名是顛覆國家,其實他們部分只是參加去年夏天的初選,但是我們知道,他們不過是鼓吹民主,這大舉逮捕行動已經引起香港人心惶惶,說最大一批的移民潮流就要展開,但是逃去哪裡呢?今天的美國已經淪陷,其他西方國家不是已經淪陷,就是即將失守。中國人真是一個苦難的民族,永遠在逃難。

 

01/06/2021星期三

喬治亞州的參議員第二輪選舉,無疑是一項讓人失望的結果,民主黨已經肯定贏得一個席位,另一個也是他們領先,這是讓人意外的,因為民主黨的兩位候選人的資歷完全比不上共和黨的兩人,而共和黨的兩位候選人本身已經是參議員,而且有完美紀錄,依照統計,美國國會議員競選連任的成功機會是98%,這顯示這一次的選舉結果都落在哪2%裡面。這是非常不尋常。(最新證實,連那一個席位也是民主黨的了)

到目前唯一能夠解釋的是,民主黨有最好的競選「組織」,他們可以不論用甚麼手段,讓自己當選。(他們沒有好的治理理念,所有精力都用在競選與當選),就在幾個星期前,該州州務卿已經宣布,民主黨的三個競選組織被發現企圖使用不合法手段,讓選民非法投票,並進行調查。但他們總可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民主黨對他們在該州的競選統籌Stacey Abrams五體投地。認為她不僅在十一月三日的大選,讓喬治亞洲由紅轉藍,也是這一次參議員選舉成功的大功臣。Stacey Abrams就是兩年前中期選舉競選州長時,(盡管有奧巴馬全力為她助選),敗在現任州長Brian Kemp手下,但是至今不承認敗選,之後她就使用那次選舉的餘威(餘力),全力在喬治亞州鋪下天羅地網,為民主黨奠定以後的勝利基礎。雖然她的組織被查出多項違規做法,她的姊姊又以聯邦法官身分在旁邊推一把力,所有違法邊緣的舉動都做了,該州的共和黨官員除了勸阻似乎沒有其他行動。

昨晚的開票有些像十一月三日大選夜,最初兩位民主黨候選人大幅領先,因為最先開票都是郵寄(缺席)選票,雙方差距達到一成,之後開始點算現場投票,及郊區票數,共和黨兩位候選人急起直追,直到共和黨候選人領先二至三個百分點,但之後停止了,這時民主黨候選人逐漸拉回差距,直到他們贏了半個百分點。聽到一些評論員解釋,這是因為一些民主黨的選區還有選票未點出,而這些選區都是民主黨的票倉,所以他們的票會在最後出線。(這也是需要調查的,為什麼每一次都是這幾個大城市的選票要到最後才出現,又不是郊區,不能說輸送有困難。現在據說其中一個郡可能要到星期五才能點算完畢。)

另一個問題是,在這些大城市:亞特蘭大,Savannah莎瓦娜,一些投票所民主黨候選人票數佔80%以上,共和黨只有一成五,郊區則反之,顯示了美國城鄉之間投票意向的差別,政治意識的差別,這是美國一個嚴重隱憂。

原來以為共和黨贏得這兩席參議員席位,可以壯大川普今天的聲勢,這項失敗又是對川普的一項打擊。

 

01/05/2021星期二

決定美國參議院去向的喬治亞州兩位參議員的補選,今日投票,據說因為郵寄投票數量大,有可能今晚又無法得知結果。因為該州法律規定,「缺席選票」(也就是郵寄選票)必須等到投票所關閉後才能開始點算。加上估計這又是一次非常接近的選舉,有人估計又要多等幾天才會有結果。至於是否會出現民主黨的票越點越多的現象,就是天知道了。

這一次共和黨請了八千名義務監票員,希望完全監督點票,以免出現大選時的類似舞弊。在十一月三日的大選夜晚至凌晨,川普在該州領先拜登十萬票,但最後拜登卻以不到一萬兩千票的差距領先。參議員普度David Perdue當時也有51%的選票,無須再度競選,但是在多日點票之後,他的選票跌到49.7%,這都是川普提出的舞弊嫌疑。

雖然這個州是共和黨執政,但是基層的辦事員難免參差不齊。過去一個多月我們都見到這個州的州長及州務卿表現出來的都是一副「和事佬」態度,要他們好好做事真很困難,昨天該州的選舉官Gabriel Sterling居然站出來反駁川普陣營提出的各項指控,說對方所提的每一個問題他們都調查過,都不存在。這些人似乎覺得保護他們的名譽,勝過要選舉公平,勝過要為共和黨討回公道。這些人讓你覺得,很大一部分共和黨人完全沒有黨性,相對民主黨那邊,黨性大過天,即使自己的人殺人放火,都必須放過。兩黨的基因可以相差那樣遠。

Gabriel Sterling 昨天提出的理據其實都是和稀泥,甚麼也沒有解釋清楚,例如那件藉口水管漏水,趕出所有監票員的事,他解釋是每一個人都被趕走,不是針對監票員,而自桌子底下取出五六箱選票,也不是特別奇怪的事。

他說,他們核對了信封上的和選票上的簽名,但就沒解釋這些選票是否合法,(有多少是空白地址,商業地址,地址上的人是否住在外州等等),他又說死人投票查出確實只有兩宗。他還說,銷毀shredding選票的是從未發生過,不過他們仍在調查。

他還說,這些指控極有可能是虛假的,即使真有這些事,差距都不足以反轉選舉結果。他最後說,歷史上所有選舉都有舞弊,因為「有人就有舞弊」。那個所有有關選舉舞弊的記者會都不轉播的CNN及MSNBC,這一次卻全程轉播,還大肆重播,又放在網上。

Sterling說,他聽到華盛頓郵報公開的川普跟州務卿的電話錄音,幾度生氣得尖叫,所以決定站出來解釋。州務卿也再度被請到各大媒體一再解畫,說川普的指控都是虛假的。這就是媒體的又一次勝利,他們不停地在共和黨人中挑撥分化,終於達到目標。民主黨沒有分裂嗎?山德斯對於拜登到目前所有的任命都是奧巴馬時期的元老,已經十分憤怒,AOC等一幫極左份子也已發出憤怒呼聲,AOC一度在推特上威脅要退黨,最近更公開指名要佩洛西(眾議院議長),及修莫(民主黨參議院領袖)等一班老人下台,讓新人取代,這些都是白紙黑字,但是媒體有報導嗎?不僅不去分化,反而極盡掩飾。為民主黨粉飾太平。

 

01/04/2021星期一

美國眾議院今天展開新會期第一天,就通過了一份45頁的國會章程手冊,規定國會今後將屬於「性別中立」區,也就是在國會之內,包括文書,紀錄,全部都必須使用中立性別字眼。而且所有有性別區分的字眼今後都不能用了:父親,母親,兒子,女兒,叔叔嬸嬸,祖父母,…全部要換用:家長parent,孩子child,兄弟姊妹要換做,sibling,其他如主席chairman 要換用chair,海員seaman 要換做seafarer…

以後he,she,her,him,這些有性別區分的代名詞也都不能用了,都要取代以they,them。或是其他的新字。

這就是你讓他們坐穩多數黨之後帶來的禍害。他們可以為所欲為,到最後無法無天。

那個已經80歲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說,這樣做是要反映民主黨的多元成員的價值觀。她是真的這樣以為,還是為了做這個位置捏著鼻子這樣做?我不知道民主黨內有多少是「性別難以分辨」的人,這又是一個少數極端分子強奸大多數民意的例子。

三年前當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糾正台下一個觀眾,說她說的mankind不正確,要用peoplekind,當時被很多人嘲笑,他事後也要為自己解畫。事隔三年,美國國會居然要將這行為合理化,合法化。今天是國會,明天就是全國了。

不要以為這只是文字語言的改變,因為在法律上這將引起蓮漪效果,將來很多同性戀團體可以用這個理據,在教育,體育,童軍,領養,離婚,職業,工作環境等等所有的法律上做出要求。

民主黨可以改議會章程,他們甚至可以改教科書,但是古典文學呢?古典詩詞,聖經,大憲章,獨立宣言…這些都能改嗎?這就像用簡體字出版紅樓夢,古文觀止,像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翻天覆地。

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剛剛在一個月前才通過了大麻非刑事化,也就是合法化。這些他們都等到大選後才一步步推動,明顯知道這些都不是選民真正希望的。

 

01/03/2021星期日

華盛頓郵報又花了心血弄到川普總統跟喬治亞州州務卿的一通電話內容,還將全部錄音放到網上。立即所有媒體都又大聲疾呼,三大電視網都做了晚間新聞頭條,又是bombshell特大新聞,又用disgraceful,un-presidential,abuse of power等等所有想出來最嚴重的字眼形容這通電話,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聯想,為什麼從來沒有民主黨人在電話中就任何陰謀打商量?民主黨是從來都不商量做「利己」的嗎?他們那些壞事都是不用商量就做到的?當拜登發現自己的兒子受司法部及警方調查時,他都不用跟人商量對策的?大家應當知道,媒體從來都不會去挖這些民主黨的負面新聞,但是他們24小時守著川普身邊每一個人,盡所有能力挖出來讓他出醜,這一點任何人都無法對付,因為你沒有媒體的天羅地網。

其實兩個共和黨人通電話,難道一定要說「世界和平」,不會說「利己」的話嗎?其實川普說話一向不是律師的規格,他要對方找出一萬多張選票,根本不是要他「非法」去找,他說得很明白,他在喬治亞州輸了一萬一千多票,但是對方舞弊的票數多過這好多倍,他只是要對方找出舞弊的事實,就可以推翻了選舉結果。但是媒體就有意地當他是要喬治亞州的州務卿去做非法的事,找出一萬多張選票。何況這位州務卿Brad Raffensperger一早就不是川普的心腹,自從大選前後他就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川普會要他去幫自己做違法的事嗎?但是媒體就挑出那兩段話,說川普威脅他要她犯法。(這就像當年烏克蘭那一通電話,被他們故意曲解做犯法的電話。)

各大媒體又很興奮地去找川普黨內的政敵,包括羅姆尼Mitt Romney,以及所有找得到的民主黨,加強語氣,說總統在任上最後幾天還要濫權,還要做對不起白宮的事…說個沒完沒了。

各媒體更請來一些熟面孔,重彈老調:這是比水門案更嚴重的行為,(CNN: Carl Bernstein),恐嚇喬治亞的州務卿,是黑幫才會做的事,(MSNBC歷史學家Michael Beschloss),如果我們有的25修正案,此時不用更待何時?(NBC 全女性清談節目The View),他是整個精神錯亂無法了解他說的話是假的,(CNN白宮記者John Harwood)…

到現在媒體不僅不相信這一次大選存在舞弊,還用盡全力扭曲事實,每一次提起來都是「川普散布沒理據的指控,破壞美國的民主選舉制度,讓國民心存疑慮…」今天更聽到NBC的民主黨同志 Chuck Todd指責共和黨的參議員Ron Johnson,他說「你們共和黨就像那些放火的人arsonist,你們自己放了火,然後高喊有人縱火。」其實這正是媒體跟民主黨每天做的事,他們所有指責共和黨的話,其實用來形容他們自己最適當。

 

01/03/2021星期日

喬治亞州的參議員選舉有超級重要性,因為這兩席的去向將決定參議院的掌控權。目前眾議院已經確定民主黨多數,(雖然只有大約十席的多數),白宮也將是拜登的,參議院就有絕對重要性,如果民主黨再獲得參議院多數,民主黨就可以為所欲為。

民主黨現在是對這兩席勢在必得,因為現在參院是50-48,共和黨佔優勢,民主黨必須追上這兩席之後,才能以副總統(Kamala Harris) 的決定性一票佔優勢。據說民主黨在全國募款三億五千萬元在喬治亞州做宣傳。但是今天我聽到「一面倒親民主黨」的媒體人Chuck Todd在問他們在喬治亞州的頭號大紅人Stacey Abram時,卻這樣問:如果你們沒有贏,你認為是甚麼原因?如果你們輸了,你會不會後悔你自己不出來選?

這像是一個有信心的民主黨同黨的問題嗎?一個星期前,我也聽到共和黨人透露,民主黨在參議院的領袖修莫Chick Schumer已經打定輸數,停止再募款,以免得罪捐款人。希望這些都是好跡象。

目前四名候選人中,兩名民主黨候選人都是醜聞纏身,只是媒體不報導。其中黑人候選人Raphael Warnock 沃納克在做牧師期間講道時,宣稱「你不可以同時服侍上帝跟軍隊」,就是叫教徒都不要從軍。他指責美國的資本主義社會根本上就是種族主義制度,他過去還說警察都是流氓和幫派人物。最近他的前妻更出來指控他虐待,說他最會在公眾前作戲,說他禁止她帶孩子出席外婆的葬禮,甚至開車輾她的腳。這些如果是共和黨做的,肯定是媒體頭條新聞不停的報導。(下圖左起:共和黨候選人普度,洛芙樂,民主黨候選人奧索夫,沃納克。)

 

 

 

 

 

另一位民主黨候選人Jon Osoff奧索夫是新聞界出身的極端分子,最近有人找出他在2012年就發出推特,要大家關注新華社發出的有關中共十八大的新聞。這是很奇怪的舉動。最近又被揭發,他的媒體公司過去兩年接受了親共的,中國官方有股份的香港電訊盈科PCCW Media五千元報酬,如果這項「報酬」沒有問題,他為什麼隱藏這項收入,直到最近共和黨在參議院要求調查,他才公開。另外,他還在過去兩年內,接受了阿拉伯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的數千元報酬,證明他的媒體專門跟「仇視」美國的媒體來往。

喬治亞州一向是趨向保守的州,傳統上這兩人都不是正統,但是媒體極力幫他們包裝,讓他們顯得溫和,正統。事實是兩名共和黨候選人David Perdue大衛普度,以及Kelly Loeffler洛芙樂兩位都是現任參議員,幾乎沒有任何醜聞,這一次民主黨唯一製造的醜聞是,說有一位曾經屬於三K黨的人參加了洛芙樂的群眾大會,還公然召開記者會大肆宣布。他們的大標題是:洛芙樂跟三K 黨一起競選。原來洛芙樂和這位可疑份子照了一張Selfie就被他們拿去大作文章,洛芙樂說她根本不認識此人,任何人要跟他們拍照,就拍了。說起三K 黨,誰都知道是跟民主黨最有淵源,最初九成以上的三K 黨都是民主黨人,但是只要一個出現在共和黨群眾中就被拿來作文章。

十一月的選舉,普度以八萬多票領先對手奧索夫,其實他得票率一直都在50%以上,他也是在選舉日之後一直點票,才跌到50%以下必須重選。其實他篤定自己的贏面,一直都很低調競選,並拒絕跟對手辯論,只不過他在前天證實一個助理得了新冠肺炎後開始隔離,在這緊要關頭無法上街競選,但是在目前的競選模式下,影響應當不大。

川普將在投票前一日(星期一)到喬治亞州舉行群眾大會,為兩位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造勢,相信這是川普在這一任期最後一次的群眾大會。大家將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再見到他的群眾大會。他也應該好好休息了。

 

01/02/2021星期六

美國共和黨中越來越多參眾兩院的議員,宣布將在一月六日(星期三)於國會中挑戰選舉結果,除非進行為期十日的正式驗票。過去幾天,先後有十多位新當選的眾議員集體加入這項挑戰,估計總共支持者達到140名眾議員,今日再有11位參議員宣布加入。

今天加入的重量級的參議員包括德州的克魯茲Ted Cruz,威斯康辛州的江森Ron Johnson,奧克拉荷馬州的兩位James Lankford,Steve Daines,路易斯安那州的John Kennedy,田納西州的Martha Blackburn,印第安那州的Mike Braun,另外有剛剛當選的來自懷俄明州,肯薩斯,田納西跟阿拉巴馬州的四位參議員也宣布加入。他們都將在一月三日宣誓就職。

他們的理由是,十一月三日的選舉充滿了舞弊及不合法行為。

另一位最早宣布將挑戰這項選舉結果的密蘇里參議員Josh Hawley,則已經宣布不會認可這次選舉結果。特別是幾個州在大選前臨時修改選舉法,屬於違憲。

在眾議院方面,加入這項行動的逐漸在增加,除了早先透露支持的一百多位共和黨議員外,目前有十多位新當選的眾議員宣布會支持阿拉巴馬州議員Mo Brooks提出的,挑戰六個州選出的選舉人,這些州包括:賓夕凡尼亞,密西根,威斯康辛,亞利桑那,喬治亞及內華達州,因為這些州都存在舞弊嫌疑。

這項議案將促請國會成立委員會,就此次總統選舉進行為期十日的正式驗票。由於參眾兩院都有議員支持,這項議案將會被列入議程討論。不過由於民主黨在眾議院將仍然居多數,(雖然差距可能只有數席之多,最新的選舉結果是222對211。)加上參議院的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已經表示會支持拜登的當選事實,預料這議案要通過仍然有困難。除非在這周末有新的動力推動議案,或是一月五日喬治亞州參議員選舉,共和黨獲得全勝。

國會上一次做類似的投票是在2005年,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克里John Kerry的支持者在國會挑戰共和黨連任成功的小布希總統。2017年也有少數民主黨議員做象徵式的抗議。

另一方面,德州選出的眾議員高梅特Louie Gohmert上星期提出訴訟,要求授權副總統彭斯權力,讓他可以提名選舉人,這表示他可以運用權力推翻十一月三日的選舉結果。他借用的是1877年的一項法律做基礎,原因是此次選舉太多不合法行為。這項訴訟也得到多名共和黨眾議員支持,不過彭斯本人已經在星期四要求一名聯邦法官推翻了高梅特這項法律行動。說他不適合作為這項訴訟的辯護人(被告)。

 

01/01/2021星期五

今年的新年跟往年很不一樣,世界各地雖然有煙花放,但是街頭沒有人潮,紐約時代廣場只有警察,沒有群眾。電視台的除夕倒數,只見到主持人對著空氣說話。川普家人在佛羅里達的Mar-a-Lago參加戶外聚會,也受到媒體攻擊,說他們沒有保持距離。與此同時卻見到武漢街頭人頭湧湧,除了有煙花,還有音樂會。這世界似乎只剩下武漢是新冠肺炎安全區。

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這感冒病毒是怎麼開始的,因為北京當局禁止外國專家去考察,國內的專家、記者如果想知道,都給捉去關了起來,要不就是神秘失蹤,死亡。這是最違反科學作法的行為,但是每一句話都強調「我們只相信科學」的美國媒體跟民主黨人,在這方面卻一點都不想追究。那些說「我們只是不相信川普」的人,現在卻爭先恐後搶著注射川普政府Warp Speed 計畫在七個月內研發出來的疫苗。

四年前,當川普剛上台時,北韓當局每隔兩三天就發射一次遠程核彈,威力直逼美國本土。當時伊斯蘭國恐怖組織在全世界發動恐怖襲擊,沒有一個地方,沒有一個人感到安全。那時候全世界各地都有非法難民闖關,大批中東及非洲國家難民組織船隊直奔歐洲,更有成千上萬人組成的隊伍穿山越嶺,經由墨西哥往美國邊界闖關,…這些,都在川普一個人的努力下一個個擊破。金政恩變乖了,他知道川普說到做到。伊斯蘭國被美國跟盟軍的武力瓦解了,殘餘勢力不足以成事。歐洲各國也在川普的榜樣下,知道阻擋非法難民不再是骯髒字眼,敢予將邊界關閉。

只有美國自己在繼續爛下去,川普的功力無法在國內阻擋媒體跟民主黨的雙面夾攻,四年來每天都有新的話題:他的當選是俄羅斯的幫忙,他是普京的哈巴狗;他的部長跟俄羅斯大使談過話;他的兒子去見了俄羅斯特務;他的競選經理去過布達佩斯見一個俄羅斯特務;白宮有人說,白宮的會議每次都爭吵得很厲害;白宮一片混亂chaos,每天都有人說要辭職;川普又發脾氣了,川普的神智有問題,幾位閣員商量要用憲法25修正案將總統拉下台;有吹哨者說川普跟烏克蘭總統的電話是要對方幫他整肅政敵,調查拜登家人,甚至扣押國家的軍事援助不放;參議院彈劾他的投票延續到2020年二月…後來我們知道,FBI配合民主黨跟媒體,使用非法手段對川普展開三面夾攻。

這些都沒有打倒川普,直到武漢肺炎出現,再給他們一個武器。這武器不僅用來攻擊川普抗毒不力,不論他怎麼做都是不對。更給了民主黨一個藉口,推動郵寄選票,撒網式的將選票滿天飛寄給每一個名單上的人,加上讓黨工蒐集沒有人認領的選票,集體投票,加上不斷地點票,讓拜登由落後到領先,這些都是拜武漢肺炎之賜。

如果有陰謀論,這是最佳的陰謀論,這是習近平一手摧毀美國的神來之筆。北京政府多麼希望川普落台,他的貿易談判讓中國經濟遭受重創。北京政府多麼希望美國腐爛,中國就有機會取代美國壟斷世界的經濟,軍事,政治…無能又腐敗的拜登上台,絕對無助於美國強大。這麼多年來大家目睹拜登的無能,目睹他利用自己參議員身分,副總統身分,讓兒子,弟弟妹妹,在全世界撈油水,讓中國成為他的幕後金主。連奧巴馬都反對他競選總統,奧巴馬拖到最後一分鐘才無可奈何的出面挺他,他甚至在民主黨初選都無法勝出,要靠民主黨在幕後打壓社會主義的桑德斯。這樣的人帶領美國,只能讓美國迅速走向敗亡之路。

西方國家長久以來習慣於民主,習慣於自由思想,完全不了解東方(中國,俄羅斯,伊朗等等)的說一套做一套,到今天,英美等國的自由派還在作夢,只要我們合法,對手就會守法。只要我們人道,對手就會人道。但有見過去十年來北京政府的作法,他毫無意圖跟你講法律,講人道。這是自習近平上台後更明顯的趨向。胡錦濤任期最後幾年,中國還見到一絲政治改革的曙光,但是那一線曙光很快消失,習近平又帶領整個中國倒退到毛澤東時代的思潮。我不是中國問題專家,但是我懷疑這跟歷史交代有關,如果中國共產黨不堅持這共產主義(至少書面上),他們就不能為自己的「立國」自圓其說,為了堅持自己的流血革命是正確的,他們必須一錯到底。這樣才能掩飾他們錯誤的革命,以及執政初期讓幾千萬中國人慘死的歷史錯誤。

這一次美國選舉,好多中國人密切關注川普的去向,我見到多少中國人為川普祈禱,吶喊,甚至流淚,這是中國的悲劇,我們的命運無法操縱在自己國民的手中,多少人當他是救命稻草。

Click: 499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