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Dawn Patrol

2020-12-08 21:44:45

這是華納公司在1938年推出的黑白戰爭片,故事取材自美國作家John Monk Saunders所寫的一篇短篇小說The Flight Commander所改編。這故事在1930年由導演Howard Hawks拍過一次,這一次是重拍。

故事是說在一戰時,一群英國空軍在法國戰區執行任務的事蹟,主要演員是埃洛弗林Errol Flynn,貝索萊斯彭Basil Rathbone,和大衛倪文David Niven等,Basil Rathbone通常都是演反派角色,和埃洛弗林也合作多次,但是這一次他難得的飾演正派角色。

這電影中沒有一個女演員,但是因為有很感人的故事,所以很受觀眾歡迎。不過電影也凸顯了戰爭的殘酷一面,讓人對戰爭及軍人的勇氣有更深刻的認識。

片名的意思是,這一組空軍每一次出任務都是在黎明出發,到敵境去偵查,一方面探測軍情,一方面去進行攻擊。這樣的任務非常危險,犧牲的機會非常大。

劇情:

1915年的法國戰區,英國第59飛行支隊的空軍在這裡負責巡邏任務,他們的領頭是布蘭德少校Major Brand,他每天都接到上面的命令,派戰機到距離不遠的德國佔領區去巡邏,他知道這些任務危險性極大,幾乎是自殺任務,但是又不能違抗上級命令。他跟助手菲普斯Phipps說,過去兩個星期他已經損失16名飛行員,而上面派來的新手越來越年輕,他幾乎不敢派他們再出去飛這種「有去無回」的任務。他感覺這裡是屠宰場,自己是屠夫。

這天他又跟菲普斯小心聆聽有多少戰機回來,他們聽到五架飛機回來,表示又有兩個人殉職了。帶領這個飛行隊A Flight的是考特尼上尉Captain Courtney,這一次沒回來的兩人是Blane 和Machan,Machen的好朋友Hollister受不了,他說他親眼見到Machen的飛機下墬著火。考特尼勸他節哀,說他至少沒有痛苦。Hollister反而指責他冷酷。之後考特尼跟一班同事,特別是好友史考特少尉Scott等人就一起喝酒。這時布蘭德過來問他,那兩架飛機是如何出事的,考特尼解釋了,布蘭德叫他以後小心,考特尼趁機發牢騷,他說飛機老舊,新到的機師越來越年輕,沒經驗,他建議減少這種黎明任務,多給時間訓練這些新人,但是布蘭德也沒辦法。

布蘭德走後,他們繼續喝酒談笑,之後有士兵開始唱歌Hurrah for the next man that dies,這是一首歌詞悲戚的歌曲,歌詞包括:那些好的都先我們而去,為下一個要赴死的歡呼。但是他們唱成輕快的曲子,樓上的Hollister聽不下去,下來再跟考特尼吵,幾個人還打了起來。(下:飛行員任務回來喝酒唱歌。)

 

 

 

 

 

 

 

 

在布蘭德的辦公室,菲普斯就負責給死者家屬寫信,他心裡難過,說怎麼寫對方都一樣的會傷心斷腸。但是新兵每天陸續來報到,他們心知他們生還的機會都不大。

布蘭德又接到電話,明天早上又要出任務,要飛到敵境內四公里處,他下去通知考特尼,考特尼說他哪裡有人,今天又少了兩人。布蘭德說明早就會有新兵到來遞補。

這一晚考特尼跟史考特喝酒到很晚才睡,史考特喜歡喝酒,喝了上床就睡,第二天要考特尼催幾次才起身。之後四個新兵到了,他們唱著歌坐吉普車來到,考特尼叫他們報了名字,以及受了多少小時的飛行訓練,他們都只有十多小時的訓練,考特尼就挑了兩個飛行時數最高的新兵,一起出發,那剩餘的還抱怨,自己只差幾個小時就沒得出發。

這一次只有四個人回來,兩個新兵跟史考特都沒有回來,考特尼很難過的跟布蘭德報告,史考特是為了救Hollister自己墬機了。大家都來安慰考特尼。之後有人帶了一個德國俘虜,他是將史考特擊落的德國飛行師穆勒Von Mueller。考特尼想揍他,但止住了。

其他士兵又開始喝酒,唱歌,考特尼也去參加一份,這時Hollister又下來,他罵考特尼怎麼可以飲酒作樂,考特尼沒有理他。大家喝了一陣突然聽到外面歡呼,原來史考特回來了。他說他的飛機墬落在法國境內,被當地人救了,大家都開始開心起來,之後考特尼還跟她一起坐那法國人的機車到城裡去玩樂。(下:史考特居然生還歸來,考特尼喜不自勝歡迎他。)

 

 

 

 

 

 

 

 

 

過了兩天,他們再出去任務,這一次Hollister也死了,回來的人說,對方的人數是四比一,他們有如自殺任務。這時一架敵機低飛近來,丟下一對靴子,上面附了一張紙條,勸告他們「最安全是留在地面」,布蘭德對考特尼說,這是敵人的挑釁行為,特別是年輕飛行員,叫他們不要上當。同時沒有上級指示,不能起飛。但是考特尼跟史考特偷偷的在黎明前私自起飛,還帶了那對靴子。他們駕駛有炸彈配備的戰機,直入敵境,將那個von Richter's空軍基地的多架飛機炸毀了,還將那雙靴子丟到地面。當多架敵機來追擊時,還擊落他們兩架飛機。但回程時,考特尼的飛機被擊落,他緊急墬毀降落,這時史考特飛過來救他,他上了飛機後兩人回到基地,其實史考特的飛機也被擊中,所以又是緊急墬機降落。

這時布蘭德已經知道他們私自起飛,見他們回來又損失兩架飛機,大聲責備他們,還說要軍法處置。但此時上面電話來,說他們做得好,讓敵人的損失慘重,要他嘉獎大家。還將布蘭德調職升遷。布蘭德並且半冷笑的通知考特尼,他將繼承自己的工作,說「你將知道我以前的工作有多難做。」考特尼很不情願地接了這工作。(下:他們兩人偷襲回來被布蘭德責備,但是布蘭德接到上級電話,獎勵他們。)

 

 

 

 

 

 

 

 

過兩天,考特尼接到命令又要黎明出發,他本來想拒絕,因為人手不夠,但是上面說會有新兵到。第二天出發前,又開來一車新兵,年紀比以前更輕。史考特意外發現自己的弟弟唐尼Donnie也在其中,他非常緊張,覺得弟弟根本不夠資格出任務。他請求考特尼不要選派唐尼,說只要多給他三天時間訓練,教給他一點基本的技巧,但是考特尼說他沒有選擇,這是上面的命令。史考特傷心得不再理他。

其實考特尼回房間去跟上級打電話,請求多給幾天時間訓練這些新人,但是上級一口拒絕,考特尼就只有照原計畫進行。

這一次只有兩架飛機回來,史考特跟Billings,其他都殉職了。史考特一路都注意弟弟的飛機,他見到唐尼的飛機被擊中,墬落,起火,他當場哭了。回來後他對考特尼說:你心滿意足了,我親眼見到他死了,是你殺了他,你這屠夫。

兩星期後,布蘭德親自到他們這裡對考特尼說,他有一個機密任務必須親自對他說,就是派一架飛機深入敵境60公里,必須低飛,轟炸一個軍火庫,跟一座鐵路橋梁。這人必須有經驗,但是他禁止考特尼出此任務。考特尼說這任務完成機會只有十分之一,太危險,他哪裡可能找到志願者,想推掉,但是布蘭德說不可能。(下:布蘭德親自來跟他交代一項危險任務)

 

 

 

 

 

 

 

 

 

 

考特尼只有硬著頭皮去跟那些機師說,史考特見到所有機師中只有他最資深,就表示願意出勤。考特尼多謝他,兩人第一次開始說話。

考特尼將他叫到房間,跟他解說這任務,請他喝酒。史考特最初說他不能喝酒,因為一早就要出發,但是考特尼灌他酒,他很快就醉了。第二天一早,考特尼自己開了飛機出發,他成功轟炸了目標,好幾座軍火庫,還有一座有鐵軌的橋樑,及一列火車。德軍發出警報,多架高射炮對著他發射,他也炸毀了多架高射砲,最後三架德國軍機追逐他,他擊落兩架,但是他的飛機被第三架德國戰機擊中。

史考特睡醒後才知道考特尼幫自己完成任務,但是他沒有回來。不久一架敵機飛來,拋下一包東西,是考特尼的頭盔跟護目鏡,他們知道考特尼殉職了。

電影最後輪到史考特繼承了考特尼的工作,他必須分配黎明巡邏的任務,並且接待新到的比以前更年輕的新手飛行員,送他們去執行巡邏任務。

製作與卡司:

這是一部早期的描述英國空軍在一戰時期的電影,對當時空軍的心裡有比較細膩的描述。他們因為面臨每天都要面對的死亡,所以將其他時間都用來飲酒,麻醉自己。有機會就對敵人進行報復。一戰及二戰的歐洲(特別是英國)遭受極為嚴厲的打擊,不論是人員傷亡,或是物質的缺乏,很多家庭都損失一個以上的男性。看這電影可以稍微體會一二。

這電影有很多很感人的場面:那些稚氣未除的年輕士兵的天真,不知道空戰不是好玩的,是要送命的;那些資深的機師,他們太清楚每一次出任務都可能是自己在世界上的最後一天,但是仍然是笑容滿面,用酒跟歌聲掩飾心裡的恐懼跟悲哀;那首歌Hurrah for the next man that dies就是用歌聲向死亡挑戰。開始時,考特尼跟史考特說,夢想回到英國的家裡,每天都知道醒來又是新的一天。作為領導,從布蘭德,考特尼,到史考特,他們都寧願自己飛而不是分派那些年輕人去送死,這都不是口頭說說,最後考特尼更將朋友灌醉,自己幫他去進行那只有十分之一生還的任務,這不只是友情,也是另一種最高尚的情操。而這些士兵盡管對上級不近人情的要求有所埋怨,卻沒有真正的不滿,反而爭先恐後的執行任務,而且提起英國都有一種驕傲。這也是難得的愛國情操。

作為空軍可能是另一種基因,據說這本書的原作者John Mock Saunders,他就是因為無法加入美國空軍的作戰部隊,而寫這本書過癮。

據說華納拍這電影是因為有閒二戰即將爆發,以這電影提醒國民對戰爭的心理準備。導演派給了剛剛因為性醜聞被米高梅開除的Edmund Goulding,華納當時給他一年一部片的合約。他本來反對重拍舊電影,結果這部電影被認為是翻拍中成績最好的一部。

這電影有很多空戰的場面,及轟炸的場面,其實都是用的舊片,不少是1930年拍的那一部的片子,只有演員的近距離,面部特寫才是新拍的。這些面部特寫是用了三架複製的Nieuport 28飛機,及一位特技演員拍的。看這電影更體會到影片剪接師的技巧不可忽視,完全感覺不到是東拼西湊的影片。當然那些對戰機比較熟悉的人可能另有看法。一般觀眾只會覺得很真實,很緊張。

埃洛弗林這時29歲,正是事業高峰,同一年剛剛推出了 The Adventure of Robin Hood羅賓漢歷險記,早三年的 Captain Blood 喋血船長,都奠定他的影壇地位。(而且這兩部片子都有Basil Rathbone演出反派敵對角色。)而28歲的大衛尼文更證明他演甚麼角色都非常討人喜歡。雖然他很少演主角,(他在這片中排名第三位),但是他的角色永遠讓人感到重要。

這電影的外景多數是在加州Calabasas附近的華納牧場中建造的一個空軍基地拍攝,電影雖然沒有女明星卻很賣座,是華納在1939年最賣座的電影之一,北美收入131萬美元,海外收87萬元。

主要演員表:

埃洛弗林Errol Flynn 飾考特尼Captain Courtney

貝索拉斯彭Basil Rathbone飾布蘭德Major Brand

大衛尼文David Niven 飾史考特Scott

唐納克里斯普Donald Crisp 飾菲普斯Phipps

Melville Cooper 飾Watkins

巴瑞費茲傑羅Barry Fitzgerald飾酒吧侍應Bott

Carl Esmond飾德國俘虜Von Mueller

Peter Willes飾飛行員Hollister

Morton Lowry飾唐尼Donnie

Michael Brooke飾Squires

James Burke 飾Flaherty

John Rodion 飾新兵Russell

 

Click: 45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