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露的一生

1, 諾瑪珍--出生寒微滿懷夢想
2, 一心一意踏上星途
3, 1952是夢露的
4, 夢露與狄馬喬
5 坐正福斯當家花旦
6 事業巔峰性格暗藏危機
7 七年之癢奠定明星地位
8 紐約投閒置散蓄勢再發
9 下嫁密勒提升形像
10 兩度流產加重心情鬱悶
11 伊蒙坦甩了她 蓋博被她害死
12 紐約黑暗時期 入住精神病院
13 與甘迺迪總統搭上線
14 最後一部電影
15 一代豔星香消玉殞
16 死因撲朔迷離

1, 諾瑪珍--出生寒微滿懷夢想

瑪麗蓮夢露是在1926年六月一日,在加州洛杉磯中央醫院出世。當時出生紙上寫的名字是: 諾瑪珍·馬丁生Norma Jeane Mortensen。

瑪麗蓮夢露這名字是她從影之後取的藝名。Monroe是她母親娘家的姓氏。夢露的母親葛萊迪絲Gladys 是一個樣貌不差的女子,但夢露曾說,她外祖母Della Hogan 才真的美麗。Hogan 一家來自愛爾蘭,外祖父則有蘇格蘭及挪威血統。Gladys 的父親早逝(夢露的外祖父),母親Della 改嫁多次,家境不好,因此Gladys 在1917年十七歲時就嫁給一個年紀大她很多的男人貝克Jasper Baker,婚後七個月就生下一個男孩Jack,一年後又生了一個女兒Bernice 柏尼絲。

但年輕的Gladys 對於在家做主婦沒有興趣,兒子一生下就托人照顧,女兒也多數是寄養在鄰居處。她自己則和其他年輕人一樣喜歡逛街、跳舞、看電影尋樂。貝克工作時間很長,常不在家。而且Gladys 在婚後四年發現丈夫與另一個女人在床上,因此就以精神虐待為理由提出離婚。但貝克也以她不守婦道提出反控,他們在1922年離婚,Gladys 得到兩個子女的監護權。

 

 

 

 

 

 

 

 

 

 

但是一天貝克來領孩子渡週末時,卻將兩個孩子帶回他的肯達基州的老家定居。Gladys 僱了私家偵探追到肯達基,但貝克和他的母親將兒女藏起。Gladys 在當地找到一個做家務的工作。這段期間貝克再婚,娶了一個比他大十幾歲的女人Maggie。他說,過去娶的妻子太年輕,不做家務,因此這次要娶一個年紀大的女人。後來証明這是一次成功的婚姻。Maggie 不但會做家務,並且對丈夫的一對兒女很好。貝克再婚後,Gladys 就失意的獨自回加州。

這時Gladys 的母親Della 也已第三次離婚,因此母女兩人在洛杉磯聖塔蒙妮卡海灘Santa Monica 一帶自租公寓合住。不過因為兩人都無生計,付不出房租,加上時常爭吵,因此母女分手。1923年,Gladys 乃一人前往好萊塢找工作。Gladys 姿色雖然不差,但在眾多嚮往銀色事業的女子中並不特別突出,只不過在一間電影公司中找到剪接影片的工作。

在這裡她認識了同做剪接工作的女子葛麗絲瑪琪Grace McKee,兩人成為好友,並合租一間公寓。葛麗絲和她一樣也離了婚,而且年輕好玩,結交不少男友。其中一名麵包師馬丁生Martin Edward Mortensen 對Gladys 積極展開追求,他比她大五歲,不久前才隨家人由挪威移民來加州。兩人在1924年十月結婚。

但在婚後幾個月,Gladys 就說悶,搬回去和葛麗絲住,不久馬丁生就正式訴請離婚。

在馬丁生離去後十個月,Gladys 發現自己有身孕。很顯然的,她懷的不是馬丁生的孩子。由於當時她男友眾多,至於誰是孩子的父親,無人肯定。後來由於她家中掛著一張前度男友吉福Charles Stanley Gifford 的相片,因此後來Norma Jeane 諾瑪珍一直深信英俊的吉福是她的父親。

Gladys 曾去找母親幫忙,但Della 和她一樣是一個不負責任的母親。不但不顧她,而且和新任丈夫一起去東南亞出公差、渡假去了。因此她獨自應付即將出世的嬰兒。

諾瑪珍生下時,她母親宣稱過去生的兒女均已去世,至於嬰兒父親欄中就填了馬丁生的名字,但地址欄中則寫著:不詳。

 

 

 

 

 

 

 

 

因為Gladys 要工作,因此在諾瑪珍生下兩週後就交由附近鄰居的一個家庭扶養。在當時蕭條期後的不景氣時代,這種寄養家庭頗流行。原因是這些家庭可以得到政府津貼,或是由兒童父母處得到每個月幾十元的酬勞。據說當時Gladys 每個月就付二十元給一對姓波蘭德Bolender 的夫婦照顧女兒。

波蘭德是一名郵差,他和妻子愛達Ida 自己有一個兒子,此外還收養了幾名兒童。這些兒童多數住幾年就由父母接回去,或由政府安排到其他寄養家庭或孤兒院。諾瑪珍則一直在這裡住到七歲。

波蘭德家庭中等,對諾瑪珍也不錯。她在這裡衣食不缺。不過波蘭德是虔誠基督徒,信仰簡單生活。平日生活中不但煙酒不沾,連看電影、聽音樂都是罪惡。每個星期日,諾瑪珍除了和波蘭德家其他孩子一起上教堂之外,還要上主日學。(下:夢露三歲時。)

 

 

 

 

 

 

 

 

 

但在精神上諾瑪珍確實感到欠缺。Gladys 雖然一直都付錢給波蘭德一家做為她的生活費,但看女兒的次數就越來越少。因此在諾瑪珍心中愛達就是她母親,有一次她叫愛達媽媽,卻為愛達糾正說:「不要叫我媽,我不是妳母親。叫我阿姨.」愛達不是冷酷,她認為Norma Jeane 叫她「媽媽」會使Gladys 不快。但是諾瑪珍就很困惑。後來她說:「當時我一直不懂什麼是媽媽。我不能叫我認為是母親的人做母親,卻要叫一個陌生女人做媽.」後來夢露多次說:「我媽媽不要我,我一定是妨害了她的生活。可能她根本不喜歡我.」

在波蘭德家時,她養過一條狗。這條狗是她在街上見到的,養父母允許她收養這條狗,條件是她得自己照顧它。她和這條狗十分親,連她上學時它都跟著,在學校外等她放學一起回家。到諾瑪珍七歲時,一名鄰居嫌這條狗太吵,將它射殺。她傷心得不得了,因此愛達召她的母親來,Gladys 才和好友葛麗絲瑪琪來將女兒接回去。

 

夢露成年後常常說,她童年時出入十幾個寄養家庭、及無數孤兒院。事實上,七歲之前她只住過一個寄養家庭,而且波蘭德家對她不壞。她欠缺的是家庭的愛和溫暖,但她的童年絕對不如她後來說的那樣淒涼。她所以要誇大其詞,原因是後來好萊塢的電影公司宣傳部門喜歡這個淒涼的故事,而且她也看出,這樣的故事引人同情,對於宣傳也有幫助,因此逐漸渲染誇大。

那時Gladys 已經轉到哥倫比亞電影公司工作,薪資不壞。因此在將女兒接回家後的1933 年秋天,她以多年來工作的少少積蓄買了一間房子。以她當時收入是很難買得起這間屋子的,但是因為是蕭條期後,羅斯福總統的「新政」中包括新的貸款計劃,允許低收入者以很少的現金買房子。

這間房子有三間睡房,為了貼補開支,Gladys 將其中兩間睡房租給一對英籍夫婦艾金森,他們夫婦都在電影中打雜﹑或是當臨記,連他們的小女兒都在電影中當臨時演員。

葛麗絲認為她的收入根本不足以買房子,加上當時工會正醞釀要罷工,因此力勸她不要買。但Gladys 固執的要買。不僅如此,她還在拍賣會中買了一架巨大的鋼琴,據說這鋼琴原來是屬於影星佛德列馬殊Fredric March 的。而在Gladys 心目中,一架鋼琴就代表上流社會的好生活。她還要諾瑪珍學鋼琴,不過她只學了幾首簡單樂曲就未再學。

過去在波蘭德家中,音樂及電影都是禁忌,但是熱愛電影的母親和葛麗絲卻是每部新片都要看的影迷。加上同屋住的也都是演員,因此全家人整天談的都是明星和電影。此外,禁酒令也在此時逐漸開禁,Gladys 和葛麗絲經常手持酒杯,一邊抽煙談電影,使小小的諾瑪珍十分困惑。她說:「我當時一直以為母親和葛麗絲都必將下地獄。天天為她們祈禱.」

也許這時Gladys 有心將前夫貝克的一對兒女都接回來住,一家團圓。因此她恢復了用貝克的姓氏,諾瑪珍也開始姓Baker。她說,這樣三個兒女都是同一個姓。

但Gladys 要上班,不能全天照顧她。暑假時,有時會將她帶去上班。一些同事說,記得她坐在一邊,很安靜。但有時就讓只有八歲的她坐到有冷氣的電影院避暑,有時一坐就是一天。

在她們遷入新居後不久,工會真的罷工。Gladys 為了繼續有收入,爬過圍牆及工會糾察線去工作。但是情況越來越糟,罷工後公司開始裁員,Gladys 被解僱了,加上和房客艾金森夫婦失合,她的精神狀況開始出現問題。開始是情緒不穩定,時常發狂大笑、或是高聲叫罵,後來甚至開始有幻覺,一次躺在樓梯口說有人要下來殺她。對諾瑪珍也不聞不問。因此葛麗絲搬來和她們同住,幫她照顧女兒。但她卻指控葛麗絲要毒死女兒,還到廚房拿刀要殺她。警察來到後將她送入醫院。住了不久好像有好轉,出院一陣舊病復發,1934年初就被送到聖塔蒙妮卡一間療養院,數月後再送去洛杉磯中央醫院治療,只在週末回家。

有一段時間,諾瑪珍仍然住在她們買的房子中,由那對英籍演員夫婦照顧,而葛麗絲就成為她的監護人及最親近的長輩。但在Gladys 被証實精神狀況已不再能工作及照顧女兒之後,房子就被銀行收回拍賣。

Gladys 自認她的精神問題有可能是遺傳。因為她母親Della 在諾瑪珍生下後一年就病逝了,死時五十一歲。Della 是在由印尼回來之後就得了瘧疾,而且有一年時間曾有失常現象,並幻想一些未曾發生過的事。醫院的死亡証明中雖然說死因是心臟病,但也說明她有嚴重精神失常現象。

Gladys 記得小時候,她父親Otis Monroe (夢露外祖父)去世前也有一年多時間是精神失常,發病時對她及母親十分粗暴。後來發現是腦疾,吃藥後情況更糟,拖到1909年時以四十三歲壯年去世。

加上此時(1933年)她老家密蘇里傳來她的外祖父Tilford Hogan 上吊自殺的消息。Hogan 可能是因為大蕭條時期經濟不景,農莊被銀行沒收,加上又身染重病,因此才尋短見。但是Gladys 接到消息時,連想到父母都死於精神失常,此時外祖父又自殺,更相信自己是有精神病的遺傳,更加消極。因此最後還是再住入病院。

諾瑪珍小時樣子很甜。她有一頭帶金的褐色頭髮,一對帶綠的藍眼睛。葛麗絲對諾瑪珍非常好,同時她將自己的明星夢都寄託在這個八歲的女孩身上。她將她打扮得像公主一樣,而且為她付學費學唱歌跳舞。同時一再對她說:「將來妳一定可以成為明星。」

當時葛麗絲的偶像﹐是有`白金肉彈'之稱的米高梅紅星珍哈露Jean Harlow,珍哈露除身材姣好,又會賣弄。她平時不穿內衣,又愛穿緊身毛衣及貼身禮服,將全副身材暴露無遺。後來並將頭髮染成幾乎是白色的淡金色,因此有Platinum Bombshell的外號。不過她雖然愛賣弄性感,卻又有一股似童真一樣的性格,因此在影城中人緣極佳,大家都叫她的小名Babe`寶貝'。葛麗絲每次帶諾瑪珍看過她的電影後都說:「這才是真正的大明星。將來妳也可以和她一樣,只要將頭髮顏色染成一樣、鼻端再弄尖些。」後來夢露也常說:「珍哈露是我的偶像.」而且她逐漸將自己的名字寫成Norma Jean Baker。

葛麗絲目前在影片公司已升至主管,因此經濟上較富裕。她也是真的喜歡諾瑪珍,除了為她買美麗的衣服外,還花時間將她的頭髮捲成小捲綁上粉紅色絲帶,帶著她向同事炫耀。

其間葛麗絲也曾到醫院中領Gladys 出來,和諾瑪珍三人星期天在酒店中享受一餐brunch。但是Gladys 仍然無法恢復正常﹐對著女兒像是陌生人。後來夢露說:「我母親從來沒有當我是她女兒。對於她,我是根本不存在.」

在她們的房子拍賣後,葛麗絲必須負起全面照顧她的責任,並開始進行正式領養手續。但此時,葛麗絲認識了一個英俊男子高達Ervin Silliman Goddard,幾個月後就結婚了。高達自己已有三個孩子,反對再收養一個。因此在同年九月,諾瑪珍被送到好萊塢的洛杉磯孤兒院,每個月由葛麗絲付十五元給孤兒院。

在葛麗絲最初表示要領養她時,她十分興奮,認為自己終將要有一個家庭。但是不到一年時間葛麗絲就變卦,對她小小心靈造成極大傷害。她在四個孩子中分出親疏:她是外人,高達的三個孩子就不必住孤兒院。她對葛麗絲的好感幾乎都消失了,對任何人也都不再信任。

在這孤兒院中,她十分沉默不合群。學校每年給她的評語是:她很安靜、她成績過得去、她睡得好吃得好、她很聽話。她成名後常說在孤兒院受虐待、每天被迫洗碗碟、刷廁所,同時吃的也不好。事實上經查證這個孤兒院的伙食不壞。至於洗廁所則是從來沒有的事。只不過偶爾叫她們幫忙擦碗碟,給他們少許零用錢,以增加他們的自尊心。夢露後來做影星時,還向一名同室室友說,她在孤兒院時因為幫忙鋪餐桌布,得了幾毛錢收入,這是她一生中第一次自己賺到錢,當時還十分開心。

此外葛麗絲也經常在星期六來接她出去,帶她吃中飯及看電影。她在孤兒院住了兩年,葛麗絲履行承諾將她接出來,但她自己與丈夫的房子太小,不能再容納她,因此安排她去住到葛麗絲的姑媽安娜Ana Lower 家中。

安娜是一個胖胖的中年婦人,也是虔誠的`基督科學教'信徒,諾瑪珍叫她Aunt Ana。她對諾瑪珍非常好,她甚至出錢以分期付款方式買回那架被拍賣的鋼琴,作為送給她的禮物。夢露後來說:「她是第一個真正愛我、瞭解我的人,我也真愛她。....她從來沒有傷害過我,一次都沒有.」

這時諾瑪珍的母親Gladys 因為企圖逃出醫院,又被安排住到舊金山附近一間比較嚴密的州立療養院。從此在諾瑪珍的腦海中,母親這人是不存在了。

 

在安娜家住時,她開始到附近的Van Nuys 中學就讀,在這裡除了英文之外,其他成績都很差。她唯一喜歡的是看小說及寫詩、作文。第二年她轉到好萊塢西區就讀Emerson 中學。在這裡她的成績還是差強人意,同學及老師都說她十分內向、羞怯。由於家世不好,因此很自卑,朋友也不多。加上沒有安全感、欠缺自信,她甚至有口吃的毛病,不少男孩子還學她、嘲笑她。

但是到1938 年她十三歲時,她突然成熟了。初次經期之後她就開始發育,這時除了身高就達到五尺五寸外,胸部也開始豐滿。突然間,她成為一個身材標青的少女。過去不為人注意的她,也忽然間成為男學生爭相討好的對象。每天早上及放學時,都有幾個男孩子自動陪她,搶著為她提書包、拿書本。她也開始結交男友。她說,對於她喜歡的男孩,她只允許他們在腰部擁抱一下、或在頰上輕啄一下。因為在那時期,一般年輕人也只能這樣。

同學說,當時的諾瑪珍不是特別美麗的女子,但是樣子甜美,很惹人注意。由於她衣服不多,僅有的幾件毛衣都小了幾號,更顯示出她的豐滿。她發覺到男人不但向她行注目禮,還吹口哨。她肯定了自己的天賦本錢。

 

 

 

 

 

 

 

 

 

 

 

和安娜阿姨住了不到兩年,安娜就病了,不能再照顧她。而葛麗絲和丈夫也搬到一間比較大的房子,因此將她接去一起住。但是1941年,葛麗絲的丈夫被調到西維吉尼亞州工作,全家要遷去東部,自然無法帶她同去。當葛麗絲對她宣佈這項消息時,對她是第二次打擊。她對葛麗絲也更為失望,她感覺到自己還是外人,再度被拋給別人。

這次如果找不到人照顧她,她很可能又要住進孤兒院。於是葛麗絲為她想出一條路。因為諾瑪珍馬上就要滿十六歲,是加州的合法結婚年齡。她決定讓她嫁人,這樣誰照顧她的問題就解決了。

這時她結識的男友之一是一個鄰居的大孩子,二十一歲的杜兒堤James Dougherty。他在洛歇飛機工廠工作。葛麗絲和他的母親相熟,過去因為她們住的地方離Emerson 中學不近,他經常被母親要求開車送諾瑪珍及高達的一個女兒去上學,那時諾瑪珍就對他印象不壞。當葛麗絲對他母親提出這門婚事時,他母親也不反對。於是由她向兒子去說項。

杜兒堤後來說,當時他雖然對諾瑪珍印象不壞,但無意這樣早結婚。但是他母親說,如果諾瑪珍不結婚就要住到孤兒院。他純粹是為了這個原因答應婚事。而諾瑪珍也為了不必住到孤兒院,無可如何的接受了。

夢露後來說:「Grace McKee 為我安排婚事,我能怎麼樣呢。他們無法照顧我,總要想個辦法。....後來婚姻失敗,我們太年輕了.」

結婚之前,葛麗絲奉她母親命對她說出她是私生子這事實。在當時私生子還是極其羞恥的身份,這對她打擊極大。她傷心的哭了好幾天。

1942年六月一日﹐諾瑪珍滿十六歲,婚禮就在六月十九日於葛麗絲的一個朋友家中舉行。婚後兩人住在洛杉磯附近Van Nuys 一間只有一睡房的小木屋中。

 

 

 

 

 

 

 

 

 

 

James Dougherty 杜兒堤說,他確信夢露嫁他時是處女。這一點葛麗絲也可以証實。她說,婚前諾瑪珍還很天真的問她,她是否可以在結婚後仍然保持與丈夫的朋友關係。她還問葛麗絲如果丈夫要進一步,她怎麼應付之類的問題。証明她確是沒有這方面的經驗。

這是諾瑪珍第一次有一個自己的家,雖然她連煮蛋都不會,但是她努力做一個好妻子。每天她為丈夫準備一份午餐,永遠是冷的雞蛋三明治。杜兒堤的一個同事是後來成名的影星羅拔米契Robert Mitchum,他見到杜兒堤每天帶同樣的午餐,不禁調侃他說:「你家黃臉婆每天就為你做這個呀!」杜兒堤很得意的說:「你應當見見我家的黃臉婆.」

諾瑪珍不會做飯,也沒有烹調常識。杜兒堤說,一次她煮的咖啡十分難喝,他問為什麼。她說她看報說,在咖啡中放些鹽會帶出咖啡的香味,因此她放了一整匙的鹽。

雖然她不會做好吃的,但她對丈夫極為甜蜜。每天在丈夫的午餐中,她都會夾帶一張紙條,上面寫:「最最親愛的爹地-- 當你見到這張紙條時,我已經又睡了,並且在夢中見你。愛你、吻你。你的寶貝.」

諾瑪珍稱呼丈夫為Daddy,因為她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照顧她、疼她的男人。過去在電影中,她就幻想克拉克蓋博(Clark Gable /奇勒基寶) 是自己的父親。此外她一直記得,母親衣櫃上擺的相片中的男人也有一撇小鬍子。在第一次見到杜兒堤時,因為他也留有兩撇小鬍子,她當時就說:「好一個爹地.」從此她就叫他是爹地。

但是她仍然欠缺安全感,恐懼有一天丈夫也會離開她,拋棄她。因此她很黏他、也極力討好他。

 

他們婚後確是過了一段十分甜美的日子。閒時兩人經常享受划船、釣魚、打獵之類的戶外生活。諾瑪珍曾隨安娜信仰基督科學教,星期天一定和丈夫上教堂。她對丈夫的家人很好,杜兒堤的幾個姪兒姪女也都喜歡她。

他們婚姻的問題開始於諾瑪珍是一個性感美麗的女人,而她又一些不含蓄,使丈夫開始嫉妒。例如她會穿著緊身襯衫和短褲在街上牽著小狗散步,令男人個個回頭注視。而且他的同事也會多看她幾眼,這些都令他不快。他還認為諾瑪珍花太多時間打扮。

由於太平洋戰事爆發,年輕人都有機會獲徵召從軍。本來杜兒堤在飛機工廠的工作已經和國防有關,可以不用受徵召。但在當時,從軍是一種榮譽,年輕人不但不躲避,還積極爭取。杜兒堤更希望能和一班伙伴一起從軍。諾瑪珍怕失去他,不希望丈夫從軍。於是他申請到海軍陸戰隊的商船上受訓,可以不離開加州。

他受訓的地方居然是洛杉磯海外不遠的卡塔蓮那島。當時這個小島剛開發成旅遊區,島上有賭場、深水釣魚設備,及潛水的水底公園等。但在戰時這個小島就不對公眾開放,只有軍人及眷屬可以住在島上。在1943到1944年的一年多時間,杜兒堤在島上接受野地訓練之後,又在商船上訓練新兵。而諾瑪珍就住入鎮上一間公寓中。

據杜兒堤說,當時諾瑪珍每天穿著泳衣在海灘散步,引得男人行注目禮。他承認十七歲的妻子沒有勾引任何男人的企圖,她只是天真的想一顯美麗身材。但是他就心中不是滋味。特別是因為島上女人很少,那些大兵就更是輕狂。

1944年春,杜兒堤終於被調到太平洋戰區。諾瑪珍苦苦要求他不要去,但他心意已堅。走之前,她對丈夫說要為他生一個孩子,「這樣一旦有什麼事,我還能保有一部份你.」但丈夫對她說:「妳自己都是個孩子,妳那裡能帶孩子?」

送走丈夫後,她搬去住在好萊塢北區的婆婆家。杜兒堤的母親艾索Ethel 在一間飛機公司Radioplane中做護士。不久她為媳婦在同一間公司找到工作。最初她的工作是為機身噴亮光漆,後來則是檢查及折疊降落傘。當時她每週工作六十小時,拿的是最低工資每週二十元。

諾瑪珍的一個好習慣是勤於寫信。她幾乎每天給丈夫寫信。在杜兒堤赴戰地的一年中,她寄出了二百多封信,封封信都是思念他的話。此外她也和其他人通信,包括住在西維吉尼亞州的葛麗絲。由這些信中也可以看出她和丈夫間當時確是濃情蜜意。

例如這封在1944年六月十五日她寫給葛麗絲的一封信中,除了多謝她送她的生日禮物-- 一件衣服外,也道盡了她對丈夫的思念:

 

.....我從來沒有跟妳說過我們的婚後生活。當然,我知道如果不是您的安排,我們絕不會結婚。為了這個我就應該多謝您。....我愛Jimmy 和其他任何人都不同,我相信我這一生跟任何人都不可能這樣快樂,而且我相信他對我也一樣。所以妳知道,我們真的很快樂。不過我們經常分開,我想他想得不得了....

同時諾瑪珍也在和她失散多時的姐姐柏尼絲Bernice 通信。在她十二歲時,Gladys 就要好友葛麗絲向她透露有關兩個兄姐的事,顯然希望將來能夠團聚。但是當時Gladys 不知道她的大兒子Jack 已因病去世,只有女兒柏尼絲還和父親貝克Jasper Baker 及繼母住在肯達基州。

柏尼絲比諾瑪珍大七歲。她從小就希望與母親連絡,但不敢問父親有關母親的事,她父親雖然經營保險業很成功,但也有酗酒毛病,父女很少長談過去的事。但在1938年十月她十九歲時,突然收到母親一封信。信是由加州聖荷西Agnews 州立精神病院寄出的,除了告訴她她有一個十二歲的(同母異父)妹妹之外,還說自己已被關入精神病院多年,她要求柏尼絲救她出院。信中還附了葛麗絲Grace (她現在已嫁了高達Goddord)、她自己的一個姑媽Aunt Dora 及諾瑪珍等人的地址,希望她們能連絡。

柏尼絲立即和上述等人連絡,並且和諾瑪珍通信,兩人還互相交換相片。她說諾瑪珍的信十分親蜜,什麼都寫,好像要將失去的時間彌補回來。她們談自己最喜歡的電影、歌曲、嗜好。後來她和杜兒堤結婚及婚後的事,也都一一向姐姐報告。

柏尼絲婚後與丈夫遷居到底特律找工作。1944年秋,在丈夫遠赴戰地時,諾瑪珍在葛麗絲鼓勵下,決定用軍人眷屬的津貼到底特律探望從未謀面的姐姐。

柏尼絲說,初見諾瑪珍她為她身材之高及美麗而訝異。因為在她們家,五尺五寸的高度是相當高的。她敘述她們姐妹見面時的情況:「....互相擁抱,並流下淚來。她過去寄來的相片不足以捕捉她的神采。她的美麗是自然的,同時非常清新。大波浪的頭髮下是一張瓷器一樣的面孔。面頰露出淡淡紅暈。她的笑容是毫無保留的,那麼友善親切。.....」

諾瑪珍在姐姐家住了一個多月,聽說丈夫將提前回國休假。於是在十月尾趕回加州。

小別勝新婚,杜兒堤說他們此時生活仍然十分甜蜜。諾瑪珍還是像過去一樣黏他。

這次旅行她還在搬去芝加哥的葛麗絲處獲知自己父親的身份,因為Gladys 要葛麗絲告訴她,Charles Stanley Gifford (吉福)是她的父親,並且說吉福這時已是一間電影公司製片兼導演。

回來後她就決定打電話給「父親」。當著丈夫的面她打了這個電話,據杜兒堤說,她報上姓名之後說,她是Gladys 的女兒。但很快她就掛上電話。她難過的說,對方說「我不認識妳是誰,有話跟我的律師說.」她十分激動,要丈夫抱住她好久一段時間。

 

同年夏天,當她仍在飛機公司檢查降落傘時,軍方派攝影師到工廠中為一些在生產線工作的婦女拍照。目的是為軍方雜誌及宣傳片使用,以鼓舞士氣。

諾瑪珍在給葛麗絲的信中說:「他們為我拍了不少影片,其中幾人還要約會我,(我當然拒絕了)。其中一名攝影師David Conover 說我十分上鏡,希望將來找我拍些彩色相片....。現在我隨時可能開始工作.」

在杜兒堤再度到遠東出任務的1945年春天,她就突然忙起來。因為她上鏡,又合作,因此攝影師們都爭著找她拍照。平時欠缺自信的她,對住開麥拉不但活了起來,而且充滿自信。此外她也充份利用自己天賦本錢,將突出的身材暴露無遺。這時她已有36-24-34 的三圍。但她仍嫌不足,在胸圍中填上棉花。並穿上小一、兩號的緊身毛衣,吸引到攝影師們像狂風浪蝶般撲來。

 

 

 

 

 

 

 

 

 

 

那年夏天,Conover 就帶著她在加州附近一帶風景好的地方拍照。這些相片有許多在軍方刊物刊出。而她也辭去工廠工作,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四處拍照,有時一去幾天。這時她是住在婆婆家的,婆婆Ethel 當然看不慣,有時會說些她不愛聽的話,因此她就搬去西好萊塢安娜阿姨的一間屋子住下。安娜離婚時得到丈夫手下三棟舊房子,靠收租過日子。這時她就在其中一間屋的樓下租了一間睡房。

Ethel 的疑心不是沒有基礎。據後來David Conover 自己說,夢露此時就曾自己獻身,而他雖然已有家室,卻沒有拒絕。

在拍了許多令她自己及攝影師都滿意的相片之後﹐一些相片為當時好萊塢的經紀公司見到,就召她加入,於是她在1945年八月加入模特兒公司Blue Book Agency。當時資料上她用的名字是Norma Jean Dougherty,身高五尺五寸﹑體重一百十八磅﹑衣服尺碼是十二號﹑三圍36-24-35。髮色淡褐色﹑眼睛:藍色﹑牙齒:完美。(當時服裝尺碼偏大,當時的12號相當於現在的6-8號。)

她第一個工作是在一項工業展覽中當招待。總共十天,一天報酬十元。剛好夠她繳第一期學費。

Blue Book模特兒公司女老板Emmeline Snively 說,當時的諾瑪珍很鄉土。到了大旅館四處張望,而且舉止及言談都很大動作,身材也太胖。但她看出來她很有潛質,又比任何人都願意及用心學習,因此知道她是可造之材。

Snively 第一件要她做的,就是將頭髮顏色染淡些,因為拍照時髮色會加深,而她的淡褐色就成為深褐。而顏色淡些的頭髮經過打燈,也可以拍成深褐色。她最初不肯,但是很快就發覺金髮拍照的好處。而且在西方,金髮女子一直是被視做高貴象徵,有句俗話說:gentlemen prefer blondes,還有blondes have more fun,金髮女子到那裡都吃香,因此很多褐髮女子都將頭髮染成金色。

過去在工廠中,她一週才賺二十元,為Conover 拍照時,一小時就可以賺五元。而且現在她出一次任務就有上百元的收入。

杜兒堤在海外時,就由母親處聽說了妻子的改變,他還寫信給妻子,反對她拋頭露面。他在信上說:「妳去做模特兒我不反對,但我回來後,我們要有小孩,妳就得安定下來。女人的職責就是做主婦.」

1945年十二月,杜兒堤回國渡聖誕,但是船到岸時妻子並不在碼頭。他後來說:「她遲了一個多鐘頭才來。見了面擁抱我及吻我,但我感到沒有過去熱情。我有兩個禮拜假,然後就要到加州海岸執行船上任務。但在兩星期時間中,我們只有兩晚是在一起。她整天忙著模特兒的事,賺了不少錢。這時我第一次感覺到她對前途的野心.」

 

一名三十歲的攝影師Andr'e de Dienes 到她工作的Blue Book聲稱要找一個模特兒,最好是願意拍裸照的。公司說有一個新人可能適合,一小時後她敲他家的門說:「我叫Norma Jean Baker.」

那時候,成名的攝影師都在旅館中租大房間拍照,但Andr'e 沒有錢。他付諾瑪珍兩百元,帶她各處拍照。杜兒堤後來說,諾瑪珍對他說,她本來不想去,但是這兩百元剛好夠修理他們那輛1935年的福特,才答應了。杜兒堤顯然相信她。

Andr'e 開著他的別克,無目的的見到有好的景色就停下來。他們去過加州海岸、莫哈比沙漠、還穿越其熱無比的死亡谷、到過拉斯維加斯、優勝美地公園、後來還往北開到奧勒岡州的波特蘭。諾瑪珍帶了兩截式的泳衣,Andr'e 為她拍了無數的相片。他說諾瑪珍什麼情況下都全力以赴,從不抱怨。而且對他完全信任及服從,雖然他說他一早就企圖將她得到手。

但是他沒有為她拍裸照,因為在旅程的後半部-- 由優勝美地開始,就下雪,他倒是為她拍了很多雪景。後來離開波特蘭後,諾瑪珍忘了鎖車門,使到車中許多攝影器材、及一部份拍好的底片都丟了。雖然Andr'e 沒有怪她,但是她十分內咎,回程就沒有來時的愉快。

在波特蘭時,他們順便到一間破舊旅館中探視她的母親。原來此時柏尼絲已經寫信給Gladys 的姑媽Dora Graham,由她幫忙將Gladys 自精神病院中接出來。

諾瑪珍那天買了禮物去看母親:圍巾、香水和巧克力。但據在場的Andr'e 說,他看不出這兩個多年沒見面的母女有任何感情。他說她的母親十分冷漠,對諾瑪珍做些什麼毫不關心。諾瑪珍拿了Andr'e 為她拍的相片給她看,她毫無反應。一段沉默之後,她居然伏在桌上,不理他們。於是Andr'e 藉口有其他事,他們才離去了。

後來諾瑪珍對姐姐說:「我九歲之後就沒見過她,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等待、在幻想。....但是見了她,她那麼冷淡,我好失望.」

也許因為心情激動,當晚她接受了Andr'e 的要求,與他上床。後來Andr’e 記述這次經歷:「在夢中我多次夢想觸摸她的胴體,但真正發生的情況卻遠超過我的想像甚多.」

他說,當晚諾瑪珍曾在他手臂中哭泣。他說不僅是為了見過母親的失望,還因為她與丈夫的婚姻正頻臨破裂。

至於Gladys,事實上是在精神病院住了這麼多年,她已經完全失去與人相處的基本能力。但因為她又不是完全失去理智,因此人們又對她有常人般的要求。

Gladys 出院後與姑媽Dora 住在一起。她還接了些輕鬆家務來做。Dora 本來要她接受訓練做護士,照顧殘障人士,因為有事做她可以減少胡思亂想的機會。但她沒有耐心學。

幾個月後Gladys 要求諾瑪珍給她旅費,說她要到好萊塢與女兒一起住。好心的安娜還讓出一間屋來給她。不久(1946年夏天)長女柏尼絲也帶著自己的女兒Mona Rae 來看她。加上和丈夫回到加州定居的的葛麗絲,幾個女人好不熱鬧。

親友一致公認的是,Gladys 這個人自私、喜歡發牢騷,不關心其他人,包括自己的女兒。而且使與她在一起的人不愉快。不過因為兩個女兒都難得見到她,儘量順著她。而葛麗絲是她的最好朋友、安娜又是大好人,因此大家對她都十分包容。

柏尼絲說,此時的諾瑪珍花很多時間打扮自己,花很多錢買衣服。雖然她衣服不多,但是她需要很多行頭,而且都要買好的。她也花很多時間打扮。好像梳頭,她要每天將頭髮梳成大捲。她用細齒梳子沾水之後梳頭,將每一根頭髮都打溼後,再用手指將頭髮捲起,一次要幾個鐘頭。

那時期諾瑪珍給柏尼絲的信中,也都是教她怎樣化粧、買甚麼樣的口紅、指甲油,或是寄化粧品給她。柏尼絲承認,要有諾瑪珍那時的樣貌確是要花很多時間和功夫。但是做丈夫的James 就很看不慣,他說諾瑪珍花太多時間打扮,同時抱怨模特兒工作花太多錢。因為那時她為模特兒工作不但買了很多化粧品、衣服,還自己花錢拍了很多相片做為個人履歷。

 

 

 

 

 

 

 

 

 

 

1946年一月,杜兒堤又被調到太平洋區進行戰後的運輸任務,四月時他有幾天假回加州,但諾瑪珍經常與攝影師四處拍照,幾乎見不到他。而且他說,安娜家一屋子女人對他並不友善,因此他回到母親處。這時他們間的關係已經很差,杜兒堤說他極為失望的回到遠東。

事實上諾瑪珍也無意挽回這項婚姻,Blue Book的Emmeline Snively 就對她說過,電影及模特兒行業都不願意僱用已婚女人,怕她們會懷孕,甚至會退出。

因為當時在內華達州離婚手續最快捷,很多影星都到賭城離婚。因此葛麗絲安排她到拉斯維加斯一個親戚處設立戶籍。

杜兒堤說,當他的船停在上海時,接到一個律師由拉斯維加斯寄出的信,說諾瑪珍要求離婚,他說他沒有簽字,但立即中止了每月的匯款。六月份當他回到加州時,諾瑪珍卻打電話問他為什麼停止寄錢給她。她還說,他們可以繼續保持朋友關係。當然杜兒堤認為很無稽。同年九月諾瑪珍以`極端殘酷'為理由,正式提出離婚,杜兒堤雖未出庭,但也沒有提出異議。九月十三日法官批准離婚,諾瑪珍獲得了那輛1935年的福特汽車。

離婚後她更是結据,經常向人借錢。攝影師Andr'e de Dienes 就不時寄錢給她幫助她。所以Andr'e 以為她離了婚後會與他結婚。但當他與她約會時,她卻故意失約。他趕去她的公寓,卻發現另一個男人由她房中離去。他敲門時,她穿著內衣開門。於是他知道他們間的一段情是結束了。

有了經紀人後,她的工作機會頻繁多了。她幾乎每天都有機會出去面試、或是工作的機會。模特兒經紀公司經紀Snively 說,她不適合做時裝模特兒,因為她太胖。而且人們多數注意她的身材、而不看服裝。不過她適合穿泳裝,而且因為面部甜美,適合拍面部特寫。結果在幾個月之內她就上了三十多份雜誌的封面,有時一個月就有五份雜誌以她做封面。上的封面多,自然引起注意。她還第一次上了八卦雜誌花邊新聞﹐說富翁霍華曉士(Howard Hughes) 見到她的相片,表示很感興趣,要找她簽約云云。

由於這條新聞,Blue Book的Snively 肯定了她的潛力,因此介紹她到二十世紀福斯公司(Twentieth Century-Fox /霍士)去見經理之一Ben Lyon,她對Lyon 說,如果福斯不給她試鏡,她就帶她去霍華曉士那裡試鏡。於是Ben Lyon 安排諾瑪珍兩天後試鏡。

那是一個彩色的、無聲試鏡。她穿著公司服裝部找來的長禮服,先是前後走幾步,然後坐上高凳子點起一根煙,然後再起身走向一個窗口。據在場的一些工作人員說,她在台下似乎很緊張,而且她從來沒有表演經驗,但是一對住開麥拉就活了起來,而且充份顯示出性感的光茫。

因為彩色試鏡一次就要用三千元,因此都要經由二十世紀福斯公司的大老板塞納克Darryl Zanuck 批准。但因為當時塞納克不在,Ben Lyon 就私自決定先斬後奏。

不過塞納克看了試鏡並不特別好感,但是他同意給她一份合同,因為當時像福斯這樣的大公司,需要很多條件不差的新人,在影片中演小角色,並且給她們機會培養成能獨當一面的明星。

因此諾瑪珍在七月二十三日就與二十世紀福斯公司簽了一份合約。這是當時電影公司典型的基本演員合約: 她每週有七十五元薪資,不論有沒有工作。公司負責她的訓練和宣傳,她要接受公司給她的劇本及其他任務。六個月後公司有權與她解約,但是如果與她續約,工資會提高一倍。由於她此時仍未滿二十一歲,因此做為監護人的葛麗絲為她簽了字。

簽約後一個月,Ben Lyon 召她去辦公室,原因是公司對她的名字不滿意。他說,Norma Jean Dougherty 這名字太長,而且雙名在當時不夠明星味。此外Dougherty 這個姓很多美國人不會唸,不知是唸成杜荷堤﹑杜克堤、還是杜兒堤,因此建議她改姓。

當時Ben Lyon 問她心目中可有理想的姓。她想起母親娘家的姓Monroe,Lyon 聽了表示滿意,因為簡短有力易唸。但是Norma Jean與Monroe 合起來就不好聽,Norma Monroe 更是詏口。因此要她另選一個名字。

Norma Jeane 這名字當初她母親是取自默片時最紅的女星Norma Talmadge,而Jeane  純粹是因為與Norma 連起來好聽而取的。後來有人說Jeane 是來自珍哈露Jean Harlow,這是不確的,因為在她出生時,珍哈露還未成名。

後來Ben Lyon 建議她用Marilyn,因為他很喜歡的一個女星叫Marilyn Miller。而且名與姓兩個字母都是M,夠噱頭,而且他喜歡這名字發出的聲音。

於是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 就誕生了。(第一章完)

 

本書登記版權,禁止轉載及摘錄。如要引用,請徵得作者同意及註明出處。

本書內相片,除非另外註明,均為紐約The Museum of Modern Art/Film Stills Archives所提供,版權所有請勿翻印。



 Andre de Dienes 在1985年(他七十多歲時),將他為夢露拍的相片及他們結識過程出版成畫冊:Marilyn,Mon Amour

Click: 240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