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自由黨為什麼自大

2017-03-26 20:48:35

加拿大的自由黨一向以傲慢自大著稱,這一次,再由總理杜魯多身上表現出來。

過去自由黨一直以為自己是「當然的執政黨」,一落選就惶惶不可終日。一當選就決心永遠執政下去。

上一次,杜魯多堅持修改加拿大選舉法,讓選民在選舉時可以有第二選擇,因為自由黨自認是中間立場,這樣在三個黨的競爭中,就有最多機會當選。如果真的實施,今後加拿大就等著看自由黨一黨專政下去了。但是這樣明顯的偏私想法,很容易就被反對黨看穿,最後失敗告終。

現在自由黨又提出一個方案,要修改國會議事程序,就是將每周四天半的議會期改為四日,說是要將議會現代化,讓議員有多些時間回到選區與自己的選民見面。另一個原因是女議員增加,需要多些家庭時間。

這項修改無可厚非,但都應當三黨取得共識,而非由執政黨一個人說了算。而另一項修改就讓人難免質疑,就是總理本人今後不再每天都出席議會回答反對黨的質詢,改為一星期只出席一日的議會質詢。這一點難免又惹眾怒了。不僅反對黨認為難以接受,一些媒體也都側目。

我每天聽國會的質詢,事實是近幾個月來自由黨的「醜聞」特別多,先是自由黨官員搬家費,十幾人就用了一百多萬元,連賣房子的土地轉讓稅都申報讓納稅人付;之後發生私人籌款中談國家政策;後來是全家用公款到私人島嶼渡假,又乘坐對方私人飛機而沒有報備。每一次,杜魯多都以千篇一律的答案回答:「我們自由黨是以中產階級利益為優先,不像前政府的無視民間疾苦。」即使真的回答問題,也是:「我們有最嚴格的行為守則,完全依法辦事。」但是當事件驚動到政府的誠信專員要加以調查時,就這樣回答:「我們會完全配合調查,」言下之意,你們別在這裡騷擾我們。

我每次看杜魯多都感到他很不耐煩回答這些問題。雖然他千篇一律的回答像是背書一樣,經常令到反對黨大聲嘲笑。難怪他要修改議事程序,以後每星期只出席一日的答辯。難怪反對黨及部份傳媒認為他這一次是太過份了。

但是杜魯多為什麼敢這樣傲慢?而且越來越傲慢?都因為各大主流媒體的縱容。由他當選到現在,幾份左媒,以CBC及多倫多星報為頭的主媒,對他是只捧不罵,即使是上述幾次醜聞,都輕輕帶過。大部份選民可能根本不知道有這些事情發生。記得保守黨在位時期,國會每天的質詢都是當天晚上CBC的頭條。不論芝麻綠豆屁大的事,只要反對黨(當時是新民主黨)在國會一吵,當晚CBC就以「醜聞」做為標題,大肆渲染,還請所謂的評論員評述一番。每一件小事都可以吵個一兩個月。不僅如此,媒體還提供彈藥給反對黨,因為媒體都有所謂的research小組,專門挖保守黨的大小事,提供給反對黨在國會質詢,雙方配合無間。

現在呢?我已經不記得什麼時候國會質詢曾經上過CBC的新聞,不要說頭條了。不管大小醜聞,都是反對黨吵了算。即使天天吵,沒有媒體配合,很快就煙消雲散。難怪杜魯多覺得沒勁,覺得這國會質詢沒什麼意思,覺得自己被欺負。

前幾天跟兩個年輕人聊天,完全expectable,他們說每個黨都一樣貪污腐敗,我要他們舉例子,舉的就是Mike Duffy,完全不知道Duffy案是媒體一手炒作出來的。

最近常聽到一句話:「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現代人在媒體的蒙蔽下,絕大部份的事實都不知道,即使知道那麼一點點,都是被過濾過、歪曲了的。

Click: 91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