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杜魯多去華府

2017-02-15 23:04:50

加拿大總理小杜魯多Justin Trudeau上任後去過一次華府,那一次是應奧巴馬總統之邀,因為兩個人都屬於左派政黨,所以沒見面已經互相傾心。那一次奧巴馬國宴招待,小杜就攜家帶眷的,帶著母親,岳父,丈母娘一家,保姆等浩浩蕩蕩前往,後來花了納稅人二十幾萬,還惹出一次小規模的旅遊醜聞,自己還賠了若干花費。

這一次是應強勢總統川普之邀,而且非去不可。因為美加號稱最友好的鄰邦,過去美國選出總統,第一個外訪國家必定是加拿大,現在小杜當然不想落後。不過四十歲出頭的小杜,與七十歲的川普,不僅在政治立場上南轅北轍,作風與形像都大異其趣。說句俗話,如果沒有充份準備,到時別讓對方連牙帶骨吞掉都不出奇。

不是我看輕他,加拿大最左的報紙,也是小杜跟自由黨最堅決支持者,多倫多星報在他出發前就有這樣一幅漫畫,證實我說的不錯。連他們都怕小杜應付不來。(雖然漫畫也不忘詆毀川普。)

 

 

 

 

 

 

 

 

 

 

不知是否為了擔心川普給小杜眼色看,加拿大左派媒體在小杜訪美日期訂了之後的四五天,忽然間停止了對於川普的漫罵,新聞中居然放他一馬。可見左媒確實是有這個憂慮。

事實是,川普從來也沒有將加拿大或小杜當一回事。他上任後見的第一個外國領袖是英國首相Teresa May,第二個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而且安倍不僅獲邀到他的佛羅里達州別墅過周末,兩人還一起打了兩場高爾夫球。但是小杜只獲邀到白宮午餐。而且川普競選時就一再說要廢除現有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過去二十年,加拿大佔盡了這協議的好處,(雖然當初保守黨推動這協議時,被傳媒及自由黨罵得半死。)現在面對重開談判,先天就處於劣勢。最初加拿大憂心忡忡,擔心好處要被剝奪。後來左傾的加拿大人終於認清,川普不是不講理的人,他反對的是墨西哥佔盡美國便宜,對於雙方貿易差距不大的加拿大,從來無意來一個翻天覆地的改變。這才使加拿大定了心。

在白宮,加媒密切注視川普怎麼對小杜。我見到他們一起在橢圓形辦公室見記者,兩人坐得很開讓記者拍照,(很像以前奧巴馬見以色列總理Netanyahu,明顯感到一股冷風吹過兩人中間。)後來連川普都感到不對,說了一句:「我想他們(記者)想我們握手。」於是伸出手給小杜握,小杜也伸出手,兩人握了幾秒鐘,就分開了。

 

 

 

 

 

 

 

這使我想到川普與安倍的握手,真是對比。首先川普就一再向記者說,安倍是他的好朋友,兩人握手時,川普更將自己另一隻手疊上去,傳媒計算一共握了19秒之久。

但加拿大媒體解讀說,川普慣於伸出手掌,讓對方握,然後將對方拉向自己,這是一種權力遊戲。而杜魯多沒有讓他拉近,保持了自己的位置,因此說:「杜魯多與川普的握手,被歡呼為他做到了與川普平等對壘。」

我的天,川普一次冷淡的表現,被他們解讀為「小杜象徵性的贏了權力遊戲。」

 

小杜與川普的會談,包括午餐只有一兩個小時,所以有關NAFTA的談判,根本是事先已經由部長及幕僚談妥。而小杜訪白宮的重頭戲,其實是參加了由川普女兒Ivanka負責的女性圓桌會議。參加的幾位挑選出來的人物都是美加商界女強人。原因一是因為杜魯多一直強調自己是女性主義者feminist,為女性倡權。而Ivanka也一直幫父親推動這一方面工作,以爭取女性支持。做為美國第一女兒,推動這事再自然不過,但對於一國總理,被安排推動女權,我總覺得川普視小杜為輕量級人物。

我見到圓桌會議上,川普毫無表情(欠缺熱誠),加國媒體就認為是杜魯多一大成就,因為相片拍回來,可以為他爭取到女性選民,及自由派選民。後來媒體透露,原來這圓桌會議是渥太華推動的,並爭取到Ivanka參與。這計劃當然被川普欣然接受,因為Ivanka在美國受到左派顧客及商家抵制,有人願意吹捧,何樂而不為。但是小家氣的加國媒體,卻硬是要拍一張Ivanka面對杜魯多的微笑相片,甚至說Ivanka「像其他女孩子一樣,見到杜魯多就暈了」。真是自己往臉上貼金。

 

 

 

 

 

 

 

而川普的白宮發言人Sean Spicer一次在記者會中,將小杜叫做Joe Trudeau,如果換了是一個保守派的一國之首,被人叫錯名字,加國傳媒可會大做文章,嘲笑不已。但在加拿大,媒體提都不提。這就是選擇性報導。

不管加拿大人如何自吹自擂,小杜訪問白宮被此地傳媒做了五六天的頭條新聞,而在美國,就被隱藏在所有整肅川普新聞下面。

 

Click: 82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