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無語

2021-01-07 12:25:03

川普偉大的四年的成就,被畫上一個不光榮的結尾,是很多人始料不及的。這就如我以前預料到的,右派團體只要有一次強烈的反應,就會被攻擊至體無完膚,昨天就是這樣。少數的支持者衝進了國會,其中一人還被警衛打死,後果是所有的左右派都譴責這行為,指責暴力行為是不可以容忍,並且將責任怪罪在川普一個人身上。

我反對這樣的衝入國會的行為,過去左派這樣做我也認為不可以容忍。但是如果昨天是左派這樣做,是BLM這樣做,是Antifa這樣做,你以為譴責聲音會這樣一致?你以為那名開槍警衛會不被揪出來調查?對一個手無寸鐵的示威者開槍會不被集體譴責?死者是不是成為殉道的英雄?國會對這樣的大數量的群眾出現,事先一點準備都沒有?

但是左右派的不同就在這裡,當右派團體只要出一點錯,右派也會站出來反對,不像左派,過去一年左派團體在全國打砸搶燒,波特蘭,西雅圖,芝加哥,巴德摩爾,十幾條街被放火,十幾條街的櫥窗被打破,幾十條街被佔領,暴徒衝入聯邦法院,在警察局內施放燃燒彈,只有共和黨在譴責,民主黨不僅沒有譴責,甚至一再袒護,媒體說他們是和平示威,民主黨說他們是在憲法第一修正案下盡國民權利,各地政府說那是街上慶典。現在一小撮川普支持者只不過做了像他們一樣的行為,就受到舉世譴責,而且死的人還是他們自己人,

據稱這些衝入國會者是屬於一個叫做QAnon的組織,這組織我以前很少提起,因為過去只屬於很小的組織,甚至很難叫做是組織,但就被左派媒體坐大來攻擊,說他們是恐怖組織,現在證明一小撮人確實是可以做成很大的禍害。就像那名女死者,她是真的有一股怒氣,她肯定不會想到這樣的抒發怒氣會造成這樣的後果,只能說右派中也有過分衝動的人。

川普肯定沒有預料到自己的支持者有這樣的暴力行為,過去川普集會的群眾只會叫口號。過去川普的支持者只會被人追趕叫罵,甚至毆打放火,從來不會去打砸搶燒。但是還是一句話,右派一步都不能錯。現在就這一次,已經被媒體叫作是川普支持的恐怖行動,川普身邊的人已經樹倒猢猻散,白宮官員,內閣,一個個趕著辭職。幾大社交網路都已經無限期的封鎖他的聲音,不僅如此民主黨更趁勢追擊,現在甚麼理論都出來了,彈劾,第 25修正案,甚至要在他任內僅剩的十餘天,將他趕下台,甚至以叛國罪名逮捕審訊。

我還是怪罪川普身邊少數幾個人給他錯誤的建議,認為國會可以讓他平反,甚至副總統可以為他平反。我支持川普的做法到最後十幾天,之後的做法就有些出乎理性。很多追蹤網頁新聞的人告訴我,他有機會在一月六日翻身,這就是網路新聞的負面,集中看網路小道新聞的人會陷入一種幻境,忘記了大環境。這個大環境不破解,這個大環境的存在,保守派永遠沒有翻身餘地,用武力是沒有辦法破解,只會讓對方更得利。華盛頓市長今天已經說了,國會出這樣大的事,我們DC的人卻在國會沒有一票的投票權利,也沒有號召國民警衛軍的權利,這表示已經開始為華盛頓成立州政府鋪路了。這次就是一小撮人送給拜登的一個大禮。

 

01/08/2021星期五

媒體這兩天瘋狂的泡製彈劾川普運動,訪問所有的反川普政客跟所謂評論員,製造驅趕川普的聲勢。要在剩下的12天時間將他趕下台。這樣做不僅可以永遠抹黑川普紀錄,據說幕後作用是阻止他在2024年再度競選。

35憲法修正案也被重提,因為這需要現任內閣官員及副總統支持,於是整天向這些人提問,甚至騷擾,希望製造更多聲浪。不管對方反應如何,都要提問,然後將提問當作是特大新聞報導,一會說國務卿龐培奧表態支持了,一會說財政部長努欽Steven Munchin等人已經支持了,又或是製造他們也會辭職的假新聞,雖然這些人都否認了,他們的目的不過是要為他們的理論壯大聲勢,製造噪音。

川普支持者衝進國會的行為是非常離譜,川普最後幾天寄望於國會幫他翻盤也是不太合理,但是有人對比過過去四年民主黨做了更多不合理的行為嗎?他們暗中使用一份見不得光的川普黑材料Trump dossier聲勢浩大的調查川普兩年半;他們用陷阱讓川普身邊多名顧問幕僚被判刑;他們假借一名「匿名者」(其實是自己人)就川普一通電話彈劾他,當時也是明知過不了關也要做,目的無非是要讓他這總統難做;他們在大選前紛紛通過新的選舉法例,讓選舉法充滿漏洞,阻止川普當選,(至少有七成以上共和黨人如此相信),但是這些事都被當作是完全正當,極端正常,但是同樣的事川普做了,就是天理不容。

去年夏天,因為明尼蘇達警察使用過分武力導致一名黑人George Floyd死亡事件,引發了全美一千多個城市發生暴動事件,至少兩百個城市實施戒嚴,被捕人數超過一萬四千人,(已經是偏低數字,因為警方不太拘捕黑人及媒體口中的「和平示威者」,)更不要說被燒,被搶的商店的損失,據wikipedia的報導,單單計算有保險的損失,這筆損失就在10-20億美元之間,是美國歷史上平民破壞的最高紀錄。但是那一次,除了少數幾間保守派媒體(紐約郵報,Fox News)有報導之外,主流媒體有報導嗎?除了共和黨人(及川普)譴責之外,民主黨人有人出聲嗎?不僅沒有,他們全面袒護,甚至借題發揮,說是要更正美國歷史存在制度上的種族歧視,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Kamala Harris甚至公開募款,要將所有因為暴動而被捕人士保釋出獄。

相對這一次,共和黨幾乎一致譴責星期三的「硬闖國會」行為,更有許多官員跟川普劃清界線。你認為如果是民主黨的支持者這樣做,民主黨人會公開譴責嗎?我相信不僅不會,而且會見到幾十位民主黨參眾議員站在國會前,力挺他們的行為,佩洛西會召開記者會說這些人是為選舉不公做出合法抗爭,那位被警衛打死的死者,會被當作烈士,她的相片會被放大作為繼續抗爭的理據,射殺她的警衛會被揪出來,猜測他的動機。媒體會配合民主黨,一致聲討所有譴責暴力抗爭的人…這不是我的幻想,這是過去四年來一再出現的畫面。

川普過去四年的政績不容否認,他團結了國內(甚至國際)的保守勢力,更是一大成就,就因為這樣,他成為媒體跟民主黨的箭靶。過去四年,我不只一次對自己說:他還沒有被逼瘋,真是難得。換了任何一個人可以說,自己做得到像他那樣嗎?很遺憾,他臨卸任送給對方這樣一個大禮,但是我們不能因此洩氣,忘記了長遠目標,再一次被媒體的話語引導。川普一個人不代表整個保守主義,我們也不能把所有希望放在川普一個人身上,他已經做了很多,我們要繼續努力。

Click: 136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