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民主黨怎麼「偷」了這次的選舉

2020-11-16 12:24:00

大選之夜,川普在多數還未宣布輸贏的州份都領先,但是過了一個晚上,逐漸的這些領先都被蠶食,點票情況在混亂,及不明朗情況下進行,直到每一個州都變成拜登領先。

這是一場有計畫的,大規模的舞弊行為。

民主黨的這項行動在大選前好幾個月就開始進行。而新冠肺炎是他們最好的藉口。

五六月時,民主黨以及媒體就藉口新冠肺炎,選民不適合出外排隊投票,大肆宣傳要用郵寄選票取代親自投票,大家應當記得那一場辯論。川普一開始就知道郵寄選票是民主黨作弊的溫床,非常反對。他主張只允許缺席投票Absentee ballots,就是不願意(或是不能)投票的人申請郵寄選票,這是傳統的做法,以免無主的選票滿天飛,但是民主黨推動「向所有人都郵寄選票」。那幾個月媒體攻擊川普打擊郵局,打擊郵寄選票,並說川普攻擊郵寄選票引來作弊是「毫無基礎的造謠」。

九月開始,民主黨主政的州就開始大規模向每一個選民郵寄選票。這些選票都是根據有三五年歷史的人口登記census名單,其中不乏遷居的,死亡的。寄出的選票甚至多過選民人數。

加上今天在美國,有27個州允許的Ballot harvesting (蒐集選票) 的做法,就是每一個州政府在選舉前寄給每一個選民一張選票,選民接到政府寄來的選票之後,填寫再寄回去,就完成投票程序。但是如果接到選票的人搬家,或是已經死去,過去這些選票都是報廢的,而且只有接到選票者的親屬可以依法處理。但在Ballot harvesting規定下,允許第三者,任何一個人,收集市政府寄出的選票拿到投票所代為投票。這個第三者甚至可以是政黨工作者。

據說在很多大城市,目前常見的情況是,這些政黨的operatives (工作人員),他們不必提供任何證據,也無須當事人的簽名,證明他們得到授權,就可以交回選票,而且不限張數。任何一個有公平意識的人都可以看出來,這存在多少弊病。2018年中期選舉,就出現幾十張,甚至幾百張選票一綑綑被交到選舉辦事處的情況。

其次,幾個民主黨的州份在選舉前兩三個月,頻頻修改選舉法,讓他們作弊更容易。以賓夕凡尼亞州為例,該州在大選前三個月決定,要點票到大選日之後三天,只要郵戳日期是大選日之前就好。但之後又修改規定,不必嚴格規定郵戳日期必須在大選日之前。共和黨為此告到法院,但賓州高等法院裁決民主黨政府勝訴。共和黨再告到聯邦最高法院,當時只有八名大法官,而首席大法官(原來應該是保守派的) John Roberts跟三名自由派法官站在一起,結果是4-4的票數,這表示不干預地方法院的裁決,維持原判。

這件事有很多不合法處。第一,選舉法規定,有關選舉事務(其他很多行政事務都如此),以州議會為主要決策機構,賓州政府雖然由民主黨主政,但共和黨的州議會不僅沒有通過這些改變,而且反對,但是州政府一意孤行,結果再由法院肯定。而法院對一個州的裁決變成案例,影響到其他的州都可以這樣做。

當時川普政府就強烈反應,認為這是打開舞弊的大門,後來證明他是對的,幾乎所有的票數接近的州,都一直點票,將選舉夜的結果都反轉過來。以賓州為例,川普在大選之夜以80萬張選票,15%的幅度領先拜登,當時已經點算64%的選票,毫無理由不宣布川普當選。但是他們一直點算到大選之後四天,將差距拉到拜登領先0.6%時,宣布拜登獲勝。喬治亞州也一樣,川普由領先5%左右,他們一直點票到拜登領先0.2%,就宣布拜登領先,相反的,很多拜登領先的州在只點出四分之一選票,甚至一成選票時就宣布拜登獲勝。

川普的律師團隊現在發現,賓夕凡尼亞州有63萬張郵寄選票,一到達選舉辦事處就被立即將選票與信封分開,並將信封拋棄,這樣就永遠無法查出這些選票是否合法(這樣做也是違法行為)。為了阻止這些違法行為被發現,幾個有問題的州的大都市的點票所:密西根的底特律,賓州的費城,威斯康辛州的密爾瓦基,內華達的拉斯維加斯全部都禁止共和黨的監票人員去監票,他們先是阻止他們入內,之後限制只能隔開20-30尺觀望,底特律的點票所更用白紙將玻璃窗封住,這些全部是明顯的違法行為,而且有人證物證,但是我聽見很多媒體引用民主黨官員的話說「我們沒有阻止他們」,這是完全的說謊。

(賓夕凡尼亞州主管選舉的內政廳長Kathy Boockvar在上次大選之後發推特說:將川普叫做總統是侮辱總統這個職位;亞利桑那州的內政廳長Katie Hobbs也在2017年發過推特說:川普為了迎合他的親納粹基礎選民,不肯譴責納粹。這些人你相信他們會主持一個公正的選舉嗎?他們說的話可信嗎?)

此外選舉夜的凌晨三點鐘,費城出現兩萬三千多張百分之百拜登的選票,共和黨想檢查這些選票但是被拒絕。在底特律,大選夜晚的凌晨四點半,也有人帶來十萬張票,全部都只有拜登那一欄填了,其他參眾議員,州議員等的欄目全部是空白。很明顯是因為工作人員沒時間填寫其他欄目,所以全部只在總統那一欄勾畫了拜登一個人的名字。這件事已經有四個證人宣誓作證。

我聽到有人解釋,因為很多人不喜歡川普,他們唯一目的是打倒川普,所以只在總統一個項目下填寫。我不否認有人會這樣做,但是一個時間送到的十萬張選票全部都是這樣?

電三點,事後被查出,密西根有一個郡使用的電腦計票軟件Dominion software將六千張川普的選票,全部自動轉到拜登的名字。被人發現後他們改回去了,但是這次出問題的六個州:亞利桑那,喬治亞州,密西根州,內華達州,賓夕凡尼亞州,威斯康辛州,全部使用這軟件,(全美28個州加上波多黎各都使用這軟件),那些沒查到的呢?

後來發現這個電腦軟件Dominion software的設計就是為了讓人作弊。原來這軟件是委內瑞拉前社會主義獨裁總統Hugo Chavez查維茲政府為2004年委內瑞拉大選設計的。這個軟件可以在計票中途停止下來,計算他們需要多少選票才會贏,之後就會將對方的票轉移到自己身上。據說這軟件最初叫做Smartmatic,在國際上聲名浪藉,被各國所禁用,但是他們後來改了名字,再向各地推銷。所以一些「規矩的」政府都不會使用,德克薩斯州就說,有關官員向他們推薦三次,他們都拒絕了。

現在知道,這個Smartmatic 公司原來的主席Mark Malloch-Brown是左傾財閥索羅斯George Soros推動的Open Society Foundation (國家不設邊界組織)的董事之一。這證明這種全球性選舉舞弊的事又是他在後面推動。而Dominion Software在美國公司的CEO是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的前任幕僚長,董事之一是加州民主黨參議員范士丹Diane Feinstein的丈夫。這些都不是巧合。

此外在內華達州,亞利桑那州都被發現,點票時電腦核對簽名的機制被關閉,也就是不再核對選票上的簽名。牽涉到的選票數以十萬計。

第四點,媒體使用民調幫助民主黨當選。媒體偏幫拜登是勿庸置疑的事實,除了川普的負面新聞不斷,大選前媒體更不斷製造拜登大幅領先的民調,用來誤導選民。那些民調指出拜登在佛羅里達領先5-8%之多,但結果川普領先5%,(佛羅里達的共和黨政府改組了原來民主黨領導的選舉行政部門,可以見到更有效率,也沒有舞弊的空間。)俄亥俄州的民調,也說拜登領先將近一成,結果川普領先九個百分點。其他搖擺州,民調都顯示拜登領先3-5%,華盛頓郵報更在選舉前兩天宣稱拜登在威斯康辛州領先17%,結果經過他們作弊,雙方相差仍然不到1%。川普在一次造勢大會中說:他們拉大差距,就是要你們都不去投票。如果他們說相差2-3%,你們都會去投票,所以他們將差距拉得這樣大。還有參議員的民調,緬因州的Susan Collins,南卡州的Lindsey Graham都被認為有落選可能,結果民主黨的挑戰者聲勢大增,最後他們兩人都以10%左右的差距當選連任,民調有差這麼遠的嗎?

除了民調,媒體用盡所有方法打壓川普,這個已經無須再提,他們從來沒有提過川普在經濟,外交,移民,黑人方面等等的政績,(他們說川普的經濟成就不過是延續奧巴馬及拜登的基礎),他們又全力打壓拜登的負面新聞,即使人證物證都齊全,甚至可以完全封鎖亨特拜登前合夥人Tony Buboulinski舉證的記者會,當川普集團報導這些消息時,切斷他們的推特項目,甚至可以整個切斷一間全美第四大報紙New York Post的推特帳戶。

自從大選日,主流媒體沒有一間轉播,報導川普團隊的記者會,所以多數選民根本無從知道點票場所拒絕監察員的事實,更少人知道上述已經查出來的舞弊事實。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選舉勝敗是由媒體宣布。選舉夜大家都見到,幾個票數接近的州都是川普領先,十點半時我親眼見到CNN (以及加拿大的CBC) 等顯示大勢已去,他們面色凝重的說:民主黨陣營現在應當感到憂慮。但是十幾分鐘之後他們似乎得到指示,改變戰略,開始將一些票數接近的州給了拜登,甚至預言德州,亞利桑那都變成藍色的。這就給機會拜登搶先站在電視機前宣布自己領先。

現在只是大選後兩星期,川普團隊已經蒐集了這樣多的證據,而且都有宣誓證詞或是證據,大家都知道法律證據的蒐集非常耗時,但是媒體跟民主黨每天都迫不及待的要川普認輸。他們提不出任何反證,他們手上的王牌就是利用媒體製造輿論。他們目前要推動的就是敦促共和黨人反叛,要他們出來勸降。只要多幾個共和黨人出來反川普,他們就有戲唱。那天奧巴馬說「最難以理解就是還有一些共和黨人…」這就是他們的策略。奇怪的是,媒體難道對Dominion軟件一點好奇都沒有嗎?

過去,媒體整天都用chaos形容川普的白宮,即使川普做了那樣多事。但是這一次,有人見到媒體用這個字形容這一次的選舉嗎?

這次大選,川普獲得的選票比上一次多出八百萬張,他的努力有目共睹,沒有人質疑他得到的選票有任何一張是偷來的。但是拜登獲得的選票比奧巴馬在2012年的多出一千萬張,就讓人懷疑。大選前誰都看出,拜登引起的選民熱情非常低,他會憑空多出一千萬張選票?

2016年大選對於媒體及民主黨都是一個極大的意外,他們毫無準備,但是這一次他們完全有了心理準備,所以他們可以運用所有的能力用上面這些方法扭轉局勢,達到目標。

 

Click: 32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