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Zorba the Greek希臘人佐巴

2020-10-11 22:43:21

這是一部1964年由希臘製作及推出的黑白片,導演是塞浦路斯出生的希臘人Michael Cacoyannis,故事是基於希臘作家Nikos Kazantzakis在1946年出版的小說:The Life and Times of Alexis Zorba。佐巴Zorba這角色據說來自作者旅行時遇見的一個真實人物George Zorbas,他是一個礦工,計畫退休做一名修士,但他無法戒慾,後來又回去做礦工。

飾演佐巴的是墨西哥出生的好萊塢演員安東尼昆Anthony Quinn。這電影讓他一舉成名,也首次獲得金像獎最佳男主角提名。過去他曾兩度被提名最佳男配角:Lust for Life梵谷傳 (1956),Lawrence of Arabia阿拉伯的勞倫斯 (1962)。

電影有多位當時不知名的演員,後來都因這電影分別在自己的國家(英國及希臘)成名,包括英國籍的亞倫貝茨Alan Bates,希臘籍的女星Irene Pappas,法國籍的Lila Kedrova,以及塞浦路斯的Sotiris Moustakas。

這電影獲得七項金像獎提名,獲獎三項,提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安東尼昆),最佳改編劇本,前面三項提名都輸給了當年的大熱 My Fair Lady窈窕淑女。而獲獎的三項包括:最佳女配角(Lila Kedrova),最佳藝術指導/黑白片,最佳黑白影片攝影。

這電影有很濃的自由主義色彩,電影中的人物性格,是非黑白的標準非常怪異。對於不懂得分清是非的年輕人,有極大的誤導作用。(後面會解釋。)

劇情:

電影開始時,一位英國不出名的作家貝索Basil正要搭船到希臘的克里特島。他父親是英國人,母親是希臘人,但他一直在英國長大,不會說希臘語。他這次前往克里特島,是因為他父親在當地遺留了一片土地給他。

因為風浪太大,他們的船被迫延遲。等船時,一個希臘男人前來搭訕,他說自己叫佐巴Alexis Zorba,他願意幫他做事,甚至會做飯,當貝索聽他說自已做過礦工時,就決定用他。因為他知道父親留給他的土地上有褐煤礦,他希望能開發。(下:佐巴大力促銷自己,迫使貝索雇用自己。)

 

 

 

 

 

 

 

 

 

 

貝索父親的土地在克里特的農村,下船後他跟佐巴坐車到農村時,大群當地的孩子蜂擁來到,口中還叫著:「美國人來了,美國人來了。」(他們以為外國人都是美國人),這裡房屋破爛,看得出人們貧窮。

他們被安排到村子裡唯一的旅社,這小旅社主人是一個法國女人荷坦絲Madame Hortense,她年老色衰,但是仍然濃妝豔抹,並念念不忘年輕時的風光。第一晚招待他們兩人,就述說自己當年跟四個國家的和平軍海軍艦長同時歡樂的局面。說:「他們把我放在浴缸,將浴缸灌滿香檳,喝光那香檳…」還說,幸好四個艦長身上的香水味不同,所以「我可以在黑暗中分辨出誰是誰」。她還說當年是她求情,那些海軍才沒有對村民進行轟炸。

佐巴聽得十分入神,立即對她動手動腳,貝索見狀自己先回房去睡了。

隔了一天下雨,他們在一間咖啡館避雨。見到一個穿黑衣的女人出來找她的羊,原來一群村人故意藏起了她的羊。她生氣的面對那些多數是男人的村民,但沒有人交出她的羊,只有佐巴看不慣,搶回她的羊交給她,還將貝索手中的傘交給她。事後佐巴跟貝索解釋,這年輕女人剛剛新寡,村子裡的男人各個都想沾上他,她都不理。其中一個年輕人帕夫洛Pavlo,真心喜歡她,經常找她聊天,但都沒有做到入幕之賓。帕夫洛的父親馬蘭多尼Mavrandoni其實心中也想得手,所以阻止兒子接近她。但是佐巴說他看出那女人喜歡貝索,因為那天她很友善地望著他。(下:黑衣女人到小店找自己的羊。)

 

 

 

 

 

 

 

佐巴開始幫貝索建立礦場開礦。不過一開始就遭遇礦變,礦坑的支架及頂層經常塌陷。貝索見到不安全,就要礦工收工。佐巴見到山上有很多樹,就認為唯一解決辦法是,利用山上的樹幹做支架,重新建造礦坑。但是山上這一片地都屬於當地的教會,跟一個修道院。佐巴就藉機跟那些修士交往,騙他們喝酒。

這晚佐巴回來後,說他有計畫了。他很高興的在沙灘跳舞。他對貝索說,跳舞不一定表示歡樂,他三歲的長子去世時,他就跳舞,解除不少悲痛。之後他說出他的計畫,是建立一條吊索,將山上的木材吊下來,這樣他們就可以將山上的木材輸運下來。他問貝索是否相信他,貝索點頭,給他到聖誕節之前實施這計畫。於是佐巴開始策畫。

這期間,佐巴跟荷坦絲交往更密切,經常在她那裏留宿。他還勸貝索去跟那年輕寡婦交往。他還說「一個年輕女人夜夜獨眠,是所有男人的恥辱。」他還勸貝索不要只用腦子思想,那只是男人身上一小部分。

聖誕夜,他們兩人到荷坦絲那裏慶祝。吃飯到一半,樓上有貓叫,佐巴上去趕貓,但是荷坦絲感到不舒服,他們服侍她上床之後離去,佐巴叫這個女人是:Silly old bitch,Dirty old cow…

第二天聖誕日,貝索要上教堂,他說從來沒有在聖誕日去希臘正教的教堂,佐巴阻止他,說上教堂沒用,他應當去看那寡婦。他說:「你還年輕,我只是想你活得更好…要知道她在等你。」貝索沒理他,還是去了教堂。路上見到那個寡婦,兩人四目對望,擦肩而過。

過了聖誕,貝索給了佐巴身上最後的積蓄,送他到附近最大的城市Chania,去購買需要的材料及器材。佐巴騎了驢子去了,估計他會去五天。但是到了城裏,佐巴就到了當地的脫衣舞廳,為了讓那些舞女看得起他,他叫了香檳,一瓶又一瓶,還買了一籃子的鮮花送給舞女,叫了樂手演奏音樂,舞女都對他大灌迷湯,之後還強拉著他到自己家裡過夜。之後他去找代書,幫他寫了一封英文信給貝索,描述他的美妙的經歷。貝索看了信十分生氣。這時荷坦絲趕來,她聽說貝索收到信,問他是否佐巴來信,她要貝索讀給她聽,問他佐巴是否想念她,是否幫她買了結婚的禮物。貝索不忍心把信的內容告訴她,就一邊念,一邊編織了一封假信,說他很想她,回來就跟她結婚。荷坦絲聽了高興地回去準備。

之後貝索感到煩躁,穿衣出去,信步走到那寡婦的家去。前兩天,這寡婦叫村子裡一個傻子送回了他的傘,裡面還附了一些她自己做的餅乾,似乎是要釋放一些善意。當晚帕夫洛先來了,寡婦沒讓他進去。現在寡婦見到是貝索,就開門讓他進去了。這時已經有人見到這一幕,就去傳告村子裡的人。

佐巴回來了,聽貝索說起幫他說了謊話非常生氣,但是見到荷坦絲又不忍心拆穿,就假裝說願意跟她結婚。

貝索在寡婦家過夜的事傳出後,村子的人群情洶湧,說要處置寡婦,因為一個寡婦與人發生關係是通姦。其中最崩潰的是帕夫洛,他一直單戀寡婦,以為她最終必然是自己的。這時他受不了這刺激,天沒亮就跳海自殺了。村民發現他的屍體,他的父親馬蘭多尼抱著兒子的屍體跟大批村民到寡婦家尋仇。

他們在寡婦前往教堂途中攔住她,阻止她進教堂。開頭大家向她拋石塊,之後人越聚越多,一些人拿出小刀,貝索也在人群中,他要擠上前見人太多,叫那傻子快去將佐巴找來。這時更多人向她丟石頭,還有人將她衣服扯開,露出胸部。她嚇得哭泣,這寡婦被推到群眾中央,她躲在一個樹幹下,但躲不過人群,這時一個年輕男人拿著小刀逼近那女人正要刺向她,佐巴捉住他的手,兩人打了起來,最後佐巴制伏了那年輕人,並叫那女人趕快離去。但是當那女人離去時,帕夫洛的父親馬蘭多尼突然用刀刺向她的胸膛,她就當場死去。

貝索見到寡婦的屍體非常傷心,更難過自己沒有幫上忙。這時其他人都紛紛散去,只剩下他跟佐巴,還有那傻子在場傷心不已。

過了幾天,荷坦絲在家裡生氣,因為佐巴對於婚事一點都不著急,佐巴就騙她,自己已經從雅典訂了婚禮的布料跟蕾絲,荷坦絲說現在全村人都在笑她,她說她有兩隻金戒指,要佐巴跟她先訂婚,佐巴勉強同意,於是他們在海灘上訂婚,只有貝索一個人在場做證人。

其實這時荷坦絲身體很不好,常生病,這一天佐巴還幫她拔罐,說這樣她很快就會退燒。

過兩天是復活節,大家在沙灘烤肉,跳舞,這時有人來說:「那外國人快死了」,原來荷坦絲進入彌留狀態,因為她沒有家人,所以她死後她的財物都屬於公家,於是大批村民,包括數十個穿黑衣的婦女跑進荷坦絲的家哩,將她的衣服,首飾都抱走,一些婦人還穿著她的衣服走出門。那些男人就將旅館的家具,陳設,甚至窗簾也都拿走,等她的東西都被搶劫一空時,佐巴才將滯留不走的人群驅散。

貝索說,他要等葬禮舉行,但是佐巴說:「她是天主教,這裡的教會不會跟她舉行葬禮,算了。」

這時佐巴終於架設好了他的吊索,他從山上開始,一路架設堅固的支架,然後中間用鋼索將粗壯的圓木滑下山坡。(就像滑雪山區的纜車)。第一次試驗這天,貝索及礦場員工,還有修道院的修士,都在場觀看。貝索還穿著白色西裝,慎重其事。第一根圓木滑下來時,在半途滑出軌道以外,群眾紛紛躲避。其中幾根支架也有搖擺傾向。但是佐巴說失誤難免,他下令第二根圓木滑落。這一次木頭滑到快到終點時才滑出軌道。等第三根圓木再滑下來時,所有支架都像骨牌一樣紛紛斷裂,一些修士甚至跳入海裡躲避。他的全盤計畫全毀了。

現在所有人都逃走,只剩下他們兩人。佐巴問他是否生他的氣,貝索說他不生氣。佐巴問他幾時離開(回英國),他說再過幾天。他們一起吃烤羊肉,喝酒。這時佐巴對他說,他甚麼都有,就是欠缺一點「瘋狂」,說他沒有膽子自由。這時貝索說他想學像佐巴一樣跳舞,佐巴聽了立刻精神起來,於是兩人在沙灘上跳舞。而貝索則開始開懷地笑起來。(下:兩人在沙灘跳舞。)

 

 

 

 

 

 

 

 

 

 

製作與卡司:

前面說過,這電影有很濃的自由主義色彩。人物方面,這電影將佐巴描述得很正面,雖然他有極大的缺點。其實他根本是個老粗,一開始他就強迫性要貝索接納他,而貝索也是一個沒有主見的人,之後就聽他的指揮,後果是用光所有積蓄,一事無成。

我見到很多影評都是這樣說:這個英國作家最後接納了佐巴的影響,開始追求開放,歡愉的生活。將那一場舞蹈描述成至高歡愉的標準。好像這是正當的人生目標。這非常奇怪。他們要一個作家放棄原來的生活目標,追求礦工那種嬉皮式的生活方式,這才是更高一層的人生哲學?

佐巴用貝索的錢,到城裡花天酒地玩女人,那叫做更高尚的人生哲學?當「別人的」錢花光了時,又怎樣?

這電影(原著)將村子裡的男人都描述成面對寡婦想入非非的人,然後見到貝索(一個外地人)得手,就要對付他,你只能說這樣的男人無知,但是影片中將這些人跟他們的宗教連起來,見到好幾個男人拿出小刀要對付那寡婦時,還先畫個十字,這就是有心要將基督教描述成虛偽,假道學,就完全是有意的抹黑宗教。而且這邊一邊包圍那女人,另一邊就出現教堂裡面的禮拜畫面,都是有心的掛勾。

我很少寫六十年代以後的電影,就是因為這原因。在這以前的好萊塢,他們有一定的道德標準,不會鼓勵觀眾誤入歧途。六十年代以後的書籍及電影,好像在比賽,誰能夠corrupt越多人就越光榮。

藝術家或許可以說,他們有權利鼓吹任何一種生活方式,沒錯,但是用隱晦的方式,用一種低下的生活方式,打壓原來存在的合理的規範,制度,就是邪惡。

這電影的外景多數是在克里特島實地拍攝,其中佐巴去的Chania,也是實地拍攝。電影中兩場跳舞場面,則是在島上的Stavros的沙灘。

電影中出現佐巴為荷坦絲拔罐,讓我很意外。他手法純熟,用火在每一個玻璃罐裡面繞一繞,然後蓋在她的背上。只是拔除時見不到有瘀血痕跡。之後我才查到,原來拔罐這東西起源自希臘,比中國早了一千年。

這電影推出時非常賣座,因為成本低(演員都不是大明星),只用了78萬元,結果單在北美市場賣座收入就超過九百萬元,此外歐洲市場,租影帶的收入,製片人肯定是賺了大錢。

主要演員表:

安東尼坤Anthony Quinn 飾佐巴Alexis Zorba

亞倫貝茨Alan Bates 飾貝索Basil

艾琳帕帕斯Irene Papas 飾寡婦(沒有名字)

Lila Kedrova 飾荷坦絲Madame Hortense

Sotiris Moustakas 飾傻子Mimithos

Anna Kyriakou 飾Soul

Eleni Anousaki 飾舞女Lola

George Voyadjis 飾帕夫洛Pavlo

Takis Emmanuel 飾Manolakas

George Foundas飾馬蘭多尼Mavrandoni

Click: 5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