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39

2020-08-02 01:07:35

08/09/2020

川普說「兒童對新冠肺炎有免疫力,死亡率低」,所以他主張開放小學,這段話受到各界集體攻擊,幾個網絡媒體甚至刪除了他這些文字,但是之後沒幾天(星期五),紐約州長康莫就宣布紐約州的小學應當正常開放。我見到媒體當作大新聞報導,但是沒有一句批評的聲音。這就是完全的雙重標準。

為什麼紐約州(民主黨)州長可以做出同樣的決定,絲毫不受批評,而川普只是建議就受到不停地責備攻擊?

後來聽見更多地區政府都在宣布要開放小學。原來幕後的新聞是,民主黨自己的民調顯示,極大多數的家長表示要學校開放,他們等不及了,而且不認為有危險,民主黨為了怕觸怒家長,觸怒選民,讓步了。但是媒體絲毫沒有解釋,繼續攻擊川普釋放不確實的訊息。

昨天還聽到有媒體說,兒童也會因為新冠肺炎死去,他們不知道哪裡引用的資訊,說過去幾個月有四十多兒童死於新冠肺炎,事實是,這不是正統的資訊,其次這些兒童是否有其他疾病,然後被醫院歸納到新冠肺炎?事實是,同一期間正統的統計指出,美國有超過150名兒童死於正常感冒,這樣說,學校應當永久關閉?

同樣的,美國媒體繼續將所有美國的新冠肺炎死者都算在川普頭上,與此同時,又指責他干預州政府及地方政府的職權。比如說,川普認為學校應當開放,媒體指責他,這應當是州政府及市政府的權責,他無權干預。當初他要各地商業開放,媒體也說是「地方政府的」職責,他無憲法權力插嘴。但是現在每一件相關新冠肺炎的負面消息,都是川普的責任。

同樣的,民主黨攻擊川普的理據是「新冠肺炎沒有統一的全國策略」,事實是,CDC (全國疾病控制中心) 一直都有指引,這個指引從來都沒有受到批評,(也沒有批評的理由),但是媒體將CDC跟川普分隔,每天捉住川普的一句話,指責他。例如川普說過「這新冠肺炎會過去,像其他病毒一樣」,這樣一句普通常識的話攻擊他。事實是,每一種新的感冒病毒都會過去,只是這一次的病毒比較長,這是誰都沒有預料到的事。但是這句話並沒有影響到CDC制定政策,至少他一早關閉了來自中國及歐洲的航線,至少他做到了每一個州政府的需求,提供了多過需要的臨時醫院及病床,提供了足夠的呼吸機,及醫療防護裝備,這些才是最重要的。

到現在,川普被攻擊的幾乎全部是因為他說的話,而非他做的事。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08/07/2020

民主黨真是團結,他們為了搶奪白宮,甚麼花樣都想得出來。

紐約州民主黨的檢察官Letitia James昨天宣布起訴美國槍會NRA及其領導人,目的是要讓NRA 解散。她指控這組織很多高層,包括執行副主席Wayne LaPierre,有嚴重貪汙行為。

這事件奇怪之處在於,如果是有人貪汙,你可以起訴他,打倒他,為什麼要明言解散這個組織?

因為槍會是共和黨一個堅決支持者,現在距離大選只有九十日,現在將這組織解散掉,可以阻止他們在大選前發動效率,幫助川普。

就在同一天,首都華盛頓的檢查官辦公室也發表同樣的起訴書,指出NRA存在嚴重內部不軌行為,但又加了一段:「慈善組織具有公共信用功能,法律禁止其支持任何政治運動,遊說工作,或私人利益。」

這就是目的了,現在頻臨大選,而NRA一慣的支持共和黨,所以現在廢除其武功,切合時宜。

 

 James在起訴書中說,LaPierre過去曾會同多名高層使用槍會的經費,帶著家人到處旅行,吃吃喝喝,完全不顧NRA的章程。

此外還將數以百萬元計的合約,給予與自已有密切關係的(科技公司),以及雇用沒有經驗的私人朋友負責責任重大的工作云云。

如果以這樣的標準,那麼克林頓基金會早就應該解散。(我以前說過,克林頓基金會被查出有一年百分之七十的開支用在旅行及住宿,行政費用也佔了兩成以上,只有百分之五用在慈善。)那麼拜登跟他的兒子早就應當坐牢。

這裡不是在幫LaPierre說話,任何人貪汙(如果有證據)都應當被起訴,但是幾個民主黨的檢察官聯合作出行動,針對一個共和黨的友好組織,本身就是臭味薰天。

James在起訴書中說,NRA的影響力目前相當大,但是卻在過去幾十年都沒有被好好的審查過,後果是讓幾個高層搜刮了數以百萬元入私囊。所以現在是時候解散這個組織。

NRA現任主席Carolyn Meadows發表聲明,說這些指控完全沒有根據,是處心積慮地攻擊一個合法註冊的組織,該會會全力應付。她並說,可以打保單,一旦選舉結束,這個訴訟也會無疾而終。LaPierre個人也已經發出反控,她紐約州檢察官誹謗。

不過一般認為民主黨的這些舉動不僅不會打壓NRA會員支持川普的熱誠,反而會激發他們更團結。因為這讓他們認清到,一旦民主黨上台,他們被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的權利就會被剝奪。過去因為同一原因,希拉里就不敢支持禁槍。

 

08/07/2020

美國網路媒體加入主媒,對川普(以及他的2020選戰)進行全面的封殺。首先Facebook跟推特Twitter 刪除了川普總統的一段文字及轉發的影片,川普在那篇文字中說:我認為學校應當開放,因為如果你看過去的數字,兒童幾乎,甚至肯定可以說兒童對這次的(新冠肺炎)免疫。」他又說:兒童有更強的免疫系統,對(此病)沒有問題。

Facebook跟推特說,那影片包含有關新冠肺炎的不確實資訊misinformation,「他說某一個族群可以免疫,違反了我們對新冠肺炎錯誤資訊的政策。」所以完全刪了。

其實川普說的並沒有錯,到目前還沒有兒童死於新冠肺炎的病例,(除非那個兒童事先已經犯了醫治不好的末期絕症)。而且兒童將病毒傳染給成人的病例也未聽聞,據一些醫生解釋,是因為兒童即使得了新冠病毒都沒有症狀,不會打噴嚏流鼻水,因此不會散播。

但是現在這些網媒似乎是說,有關新冠肺炎只能有一個立場,所有不同的都是「錯誤資訊」,即使是專家的意見。

這些人為了幫助拜登當選,甚至不惜犧牲幾千萬兒童的福祉,都要強迫學校關閉。

昨天Facebook進一步宣布,禁止一個支持川普的政治團體The Committee Defend the President在Facebook上買廣告九十天,也就是直到十一月大選。理由是,這團體的廣告針對拜登。Facebook說他們不允許任何政治團體在廣告中「說謊」。

該團體說,他們得到消息後,將廣告內容中有關拜登的文字刪除,但是對方完全不理他們的新版本,還是下達封殺令。

你聽說過,政治廣告不允許提到政敵的名字的嗎?你聽說過,只因為一個廣告不符合他們的「標準」,就禁止這團體今後所有的廣告嗎?

Facebook老闆Mark Zuckerberg曾經說,Facebook不應當負起責任查證事實,但是現在他在國會民主黨壓力下,就聽信「第三方」的查證結果,認為這些川普的支持者都是在說謊。其實引起Facebook採取行動的都不過是因為有民主黨人投訴。現在事實擺在眼前,只要有民主黨人投訴,這些網媒就採取行動。

共和黨也有投訴,但是無人理會。共和黨稱,到目前所有網媒採取的行動都是針對川普及共和黨的,沒有一個民主黨的廣告或是文字被刪除。所以你每天都在網上見到:川普是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他說新冠肺炎是假新聞,川普叫人注射清潔劑到體內……這一類的謊言。

事實是,目前網路媒體跟民主黨根本是一家人。其中擔任推特檢查工作Head of Site Integrity的頭頭Yoel Roth曾經是民主黨內火紅人士,他是拜登副總統熱門人選Kamala Harris過去的新聞秘書,他曾經發表過川普是納粹,說共和黨都是「屁」的言論。(他說過:當我見到一個年輕漂亮小夥子,說他是共和黨人時,我就從內心開始痛。)你說這樣的人負責審查推特內容,川普還有生存餘地嗎?但是當我上google去搜索他的背景資料時,跳出來的都是:為什麼右派都在攻擊Yoel Roth,你就知道目前的網路媒體是如何的百分百反川普了。

這些社交媒體本來是就開放的平台,全球幾十億人每天都在發表言論,但是現在很明顯,只有川普及他的支持者受到頻繁的檢查,刪除,封殺。

 

08/06/2020

紐約州長康莫Andrew Cuomo星期一召開記者會時哀求紐約的有錢人「回家」,他說:你們回來吧,我請你們吃飯,喝酒,我甚至可以自己下廚。

康莫這樣說,是因為過去幾個星期成千上萬的紐約有錢人(及中產階級)逃離紐約,他們的離去將嚴重影響紐約州的稅收,紐約的經濟。

康莫承認,紐約人逃離不只是因為新冠肺炎在該州造成三萬多人死去,而是因為紐約州及市的高稅率。他說:他們不回來,是因為他們想:我留在這邊可以付更低的所得稅,因為他們不用付紐約市的附加稅。

康莫這等於是在指責紐約市長白斯豪Bill de Blasio不斷的提高富人稅。原來紐約市居民不僅有聯邦所得稅,州政府的所得稅,還有市政府的所得稅,紐約市的所得稅年年上漲,最高的已經高達8.82%,這種種的稅已經讓最高收入的1%人口,承擔了紐約50%的稅務負擔。你說他們為什麼不「逃跑」?

此外紐約市為了阻止人們開車,還有通往市區的交通舒緩稅,對市區內的商家徵收附加稅29.4%,這不是殺雞取卵是甚麼?等於驅趕商人(中產階級) 都離開。

「駱駝背上最後的一根稻草」是,紐約市長一連串的助長犯罪的措施。如今年初推出的「廢除現金保釋」條例,禁止法官對罪犯做出現金保釋的規定,(只有重大罪犯例外),理由是,窮人付不出保釋金,等於是司法上的雙重標準。後果是,那些宵小分子犯了罪,(包括搶劫),都被法官即時釋放,等待審訊。結果他們一出法院就即刻犯罪,因為這些是慣犯,犯罪是他們的職業。這樣的例子多如牛毛,但是主媒都不報導。近幾個月,當街持械勒頸的搶劫案比比皆是,都有街頭攝相機錄下來。

加上近期的反警察運動,白斯豪刪減了紐約市警察局十億元預算,(六分之一),警察士氣大降,後果是紐約市的罪案火速上升。單單暴力搶劫罪案,七月份就比去年同期上升了286%,入屋搶劫上升21%,謀殺案提升兩成。這就是反警察的後果。

紐約市有可能恢復九十年代,朱利安尼Rudi Giuliani沒有當選市長之前的面貌,一個罪案頻生的,恐怖的,沒有人願意去,敢去的城市。

所以州長再呼籲都沒有用。人們或許投票時被媒體矇了眼,不知所謂的選出錯誤的人,但是當他們考慮到眼前自己的利益(金錢)時,會用腳來選擇。

 

08/05/2020

紐約時報昨天再有一篇社論,大標題是「讓我們取消總統大選的辯論」,這已經是過去幾個越來,紐約時報不知第幾次呼籲取消總統大選的辯論。記得上一次的理由是:川普一上台就是說謊,總統辯論已沒有意義。華盛頓郵報也曾經建議,在總統辯論時,一邊坐著一個「查證小組」,將川普的每一個「謊言」當場拆穿。

這些媒體其實都是在為民主黨的拜登Joe Biden努力製造有利環境,因為他們實在擔心,拜登不是川普的對手,所以在幫他找台階下。

另外拜登競選小組今天宣布,拜登連這個月在密爾瓦基舉行的民主黨總統提名大會都不會出席,改為在他自己於德拉瓦的家中發表「接受提名」的演說。這表示,他會繼續待在他家,不會出來競選。

這是民主黨的策略。因為他的支持率一直高過川普,倒不如讓他留在自己家裡的地下室,只是不知道,現在距離大選日期只有九十日,他能拖到幾時。

對於拜登的智力,越來越多跡象顯示他在退化。兩個星期前的記者會有人問他是否接受cognitive的測試,他說他接受了,而且每天一次。當時大家就認為他是將這項考驗智力的測試,跟新冠肺炎covid 19的測試搞混了。昨天他在 CNN 被問到是否接受過cognitive test時,他的回答是::「我為什麼要接受這測試?這是不相關的,就像你在訪問之前,要你測試是否吸毒,這是莫名其妙的問題,難到你是癮君子?」

其實一點都不莫名其妙,他就是因為被懷疑智力有問題才會問他這問題。而且他兩周前才說自己每天都測試,為什麼現在說不需要測試?這證明他總有一次是說謊。而且他問CNN那個黑人主持:你是否每次工作前要測試,你是否癮君子?就是一種侮辱,但是CNN每次都將那最後一句刪了,表示他們也知道有問題。

川普已經主動接受這測試,而且通過。川普提起過那些問題,原來不容易。其中一個環節是,測試者先提過十幾個名詞,事後不經意的要他重複那些字眼。但是一些媒體卻說:那不過是小孩子的智力測驗,有什麼了不起。如果是這樣,就叫拜登測試一次呀!

黨提名大會,以及候選人辯論,是總統競選最重要的兩個聚會,媒體有見拜登支持率占優勢,又擔心拜登目前的智力,靈敏,都比不上川普,而且目前的議題對民主黨都不利,(例如各城市的暴動,治安惡化,民主黨基礎選民要求削檢警察經費,甚至取消警察局,)所以戰略就是讓他躲著不要出來。以免相形見拙。

共和黨原來計畫在北卡羅萊納州舉行提名大會,但是當地民主黨政府諸多刁難,改在佛羅里達,但是媒體一再警告會製造病毒擴散,所以川普說他可能在白宮發表接受提名的演說。但是民主黨又有意見,那個佩洛西說,白宮是人民的殿堂,不可以給他做為競選之用。難道叫他去川普大樓演說?到時候又說他在為自己的大樓做宣傳了。

川普不僅希望維持原來計畫的三場總統辯論,還希望提早再加一場,因為目前的病毒影響,很多地方的缺席投票就要開始,選民到現在沒聽過拜登解釋他的政策,就先投票嗎?

 

08/03/2020

紐約州的初選已經過了六個星期,還沒有得到結果,原因在於這一次因為新冠肺炎,主要是經由郵寄投票,以及數量龐大的缺席投票absentee ballots,到目前還在點票。

據說造成混亂的原因很多,首先大量需要的選票,就沒有來得及印製。其次郵局的效率,沒有及時送到選民手上,最後,收到的選票要確認是適當的選民,要核對身分,後果就是一再延誤。因為這原因,兩個民主黨候選人已經提出訴訟,互相指責對方舞弊。

川普過去幾個月一直在提醒大家,說郵寄選票會發生很多問題,包括舞弊,但是所有媒體跟民主黨都說「他沒有證據」,一句話就將他打斷。這一次紐約經驗就是證據。這還只是黨內初選,選民人數非常少,每個選區只是幾萬人,都搞成這樣。而十一月的大選將是全國性的,數以千萬張選票,到時候的混亂可以想見。選舉結果可能要拖幾個月才分曉,那才是憲法危機。

紐約州州政府是民主黨,地方選舉辦事處的也幾乎都是民主黨人,這一次的爭論都是黨內的,如果是聯邦選舉,到時候的爭論就更嚴重了。據說這次初選,「廢票」非常多,這也是引起爭論的原因。因為部分地區的郵局不蓋帶日期的郵戳,結果很多沒有即時收到的選票都被作廢。共和黨擔心,到時候他們的選票有較大機會會被故意作廢。

我在民主黨為什麼大力推動郵寄選舉中說過,郵寄選票最大的弊病就是ballot harvesting,讓政黨的黨工收集「沒人收取的」選票,代為投票。而且這在二十多個州是合法的,你說會沒有弊病嗎?

目前媒體慣於在川普說的任何話之前,加一句「他沒有證據」,然後就等於是將他的說理都消滅掉了。好像現在民主黨在跟共和黨爭論,是否將每星期六百元的肺炎補助延期,民主黨堅持延期半年。共和黨說這個補助讓很多人寧願在家都不去工作,媒體也是一句話「他沒有證據」就不理了。事實是有證據他們也不去找。好多餐館,農場都說找不到工人,因為每周六百元多過最低工資了。(加拿大只有一間媒體做過調查,說有40%的小企業抱怨,原來的工人不肯回去工作,說他們的工資低於每月2,400元的補助。)

記得川普在剛當選時說,他的辦公大樓被竊聽,所有媒體都說他沒有證據。現在不僅有證據,而且證明奧巴馬的餘臣犯了17個錯誤,(及違法行為),才取得法院許可進行竊聽。(這包含在去年12月司法部獨立檢察官Michael Horowitz的調查結果IG Report中。)

所以以後再聽到媒體說「他沒有證據」時,要知道這是他們「沒有證據的」胡說。

 

08/01/2020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美國媒體就製造「川普不會接受選舉結果、」的說法。在最後一次選舉辯論,主持人就問川普及希拉里:如果敗選,你會接受選舉結果嗎?希拉里立即明確的回答,她會接受。川普當時就說,要看情況。於是所有媒體都說:川普打定輸數,但他不會接受選舉結果

事實是,民主黨及美國媒體到現在都不接受那次的選舉結果。大選後第二天就有全國婦女上街抗議,奧巴馬的餘臣則一直都用竊聽,陷阱方式調查川普及身邊的人,企圖將他拉下台。

現在,美國媒體再度製造:川普不會接受2020年選舉結果,我們可能要動用軍隊將他抬出去的說法。

他們這樣說,不知道有甚麼目的。我唯一想得出的理由是要讓他們心胸窄小的人自己開心。

CNN不知道有多少次,邀請憲法專家詢問他們:如果川普落選,他拒絕離去,有甚麼辦法可以讓他離開?真的要動用軍隊,將他由白宮抬出去嗎?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一個月前在接受The Daily Show的Trevor Noah訪問時說:「如果真出現這局面,我們可能要召喚軍隊驅逐川普(出白宮)。我相信那是需要很大陣仗的軍隊。」

這是媒體人同民主黨人一而再合作演出的自我滿足的雙簧。

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Wajahat Ali甚至發了推特:如果川普敗選後自動離去,我願意吞下一隻烏鴉。

川普在最近(兩周前) 接受Fox News的Chris Wallace的訪問中,被問到同一問題時,他做了同樣的回答:我要看情形。這又給媒體一個很好的藉口,紛紛談論是不是要用軍隊抬他出去。

最近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刊出專文,說美國的民主精神是世界標竿,這個精神就奠基於權力的和平移轉。但如果川普不和平下台,將嚴厲挑戰美國這優良傳統。這篇文章甚至發表於Chris Wallace那個訪問之前。

這些媒體人將沒有發生的事情當作新聞報導、分析,有甚麼作用呢?只是再度給川普加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他們無聊到甚至出版整本書討論川普會不會自動下台。一位教授(麻省Amherst College ) 的Lawrence Douglas 最近就出版了Will He Go?這本書,將川普敗選後可能發生的種種因為他不肯離去的惡夢,一一列舉分析。他在訪問中解釋,因為這是嚴重的憲法危機,而川普又是「那種人」,所以美國必須做好各種準備。

美國Georgetown 大學的法律學教授,也曾任奧巴馬政府顧問的Rosa Brooks,最近召集成立了一個六十多名的專家及前政府人員的小組,目的是協助大選後順利移交的工作,就是阻止川普可能不接受選舉結果的局面發生。他們將:川普大輸,川普小輸,川普小贏,川普大贏等局面都做了假設,然後預設各種局面及應付辦法。

民主黨及媒體最近加大力度打擊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就是預設局面,擔心川普到時候會讓司法部長出面,挑戰選舉結果,所以現在要打擊他說他是川普的走狗。先將他打倒了,到時候就不能幫助川普。

大西洋月刊的專文還預測,即使川普贏了2020年大選,還要預防他到2025年都不肯下台,因為他有一次開玩笑說過,他會持續做總統到下一個decade。

這些人腦子有病嗎?他們都知道那是一個玩笑話。(提醒他們,美國唯一賴著不走的是他們民主黨的小羅斯福總統,利用世界大戰做藉口,多選了兩屆。)

我唯一的預測是,如果川普這一次又贏了,媒體跟民主黨會再度對他展開各種調查,讓他沒有一天好日子過。

 

Click: 71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