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39

2020-08-02 01:07:35

08/31/2020

拜登今天終於又露臉了,不過發表一篇演講稿後,再度拒絕記者問話。他已經有四個多月沒有接受記者會記者的問話了,(除了老家德拉瓦記者之外,而且還要事先登記才能問話。)他準備「半休眠」到幾時?

拜登本來說要一直休眠到「專家」開放市面之後才出現競選,但現在選情告急,逼得他提走出現。據說他的未來幾日的行程包括:威斯康辛,明尼蘇達,賓夕凡尼亞,亞利桑那等幾個州。這些都是搖擺州,但是其中像明尼蘇達也在行程中就讓人意外,因為明州過去都是民主黨的鐵票,可見民主黨見到局勢有變。上星期五,該州有六個民主黨籍的市長聯名發表公開信,表示要支持川普。他們說,當地的市長過去幾十年都慣性支持民主黨,但是現在要改變了。

明尼蘇達就是黑人George Floyd 被警方過分武力殺死的地方,他們有見民主黨束手無策,又見到川普在經濟及就業上的表現,決定改變政治立場。

這只是其中一個警號,另一個嚴重警號是,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後,黑人支持川普的比例躍升到24%。這是一個月內9%的增長。民主黨知道,黑人選票只要改變幾個百分比,都會動搖他們的勝選機會。此外西班牙語選民對川普的支持率,也上升了2%到32%,相對的,拜登在民主黨全國大會後的支持率不僅沒有上升,反而下跌。

在2016年大選,川普只得到8%的黑人選票,29%的西語選民票。如果照這趨勢,民主黨無法不感覺到憂心忡忡。

雖然民主黨一心一義將種族主義的大帽子扣到川普頭上,但是不是所有黑人都如此盲目地相信這些謊言。過去幾年川普在黑人社區的努力讓他嘗到果實。他除了提高黑人就業率到歷史上最高,同時他先後進行了「監獄制度改革」,「刑事司法改革」兩項改革,讓黑人囚犯獲得最多得益。促進這些改革的黑人組織說,他們在奧巴馬時期就提出呼籲,但是奧巴馬及拜登政府置諸不理。反而是川普做到了,其中Alice Johnson的例子我曾經提過,這改革讓洗心革面的犯人可以獲得法外開恩,重新做人,據說到現在,九成的獲釋犯人是黑人。

川普標榜法律與秩序,法律必須嚴。但是將那些重刑犯施以重刑後,也可以給他們新生的機會,這才是法與理兼顧。

川普另一個很少人提的是,他一上台就對傳統的黑人大學Historically Black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HBCU) 提供援助,還簽屬議案永久恢復對這些黑人大學的支援。一年高達兩億五千萬元。這都是過去的總統沒做到,或是忽略的。我在電視上見過很多次這些大學校長表示對川普的感激,每一次川普有活動,這些大學還派了學生樂隊前往參加,其他團體都害怕媒體攻擊,不敢參加,反而是黑人學校派了代表支持川普。

由於媒體的偏袒,對川普日夜攻擊,川普做的事很少人知道,但是身受其利的人總是心裡有數。

另一方面,由於BLM在全國各地發動的暴亂,已經讓美國中產階級,小商業,及郊區居民開始憂慮,不滿,也改變了他們在選舉中的投票立場,這些都已經在民主黨內引起騷動,他們已經加大聲浪攻擊川普,未來的謊言將會更激烈。

 

08/31/2020

美國奧勒岡州波特蘭市的暴動已經95日,現在終於鬧出命案。死者是一個Patriot Prayers右翼組織成員,他們是見到川普受到左翼組織的圍剿而在兩年前成立的。他們發動了幾次「對抗示威」,去對抗波特蘭的BLM活動,沒想到星期六他們的一個成員Jay Danielson被一些BLM及Antifa的成員追趕毆打,之後一個48歲的BLM成員Michael Forest Reinoehl開槍將他打死。據現場目擊者說:「我們捉到一個,不要讓他逃走。」當他被打死後,對方歡呼說:我們打死了一個法西斯,一個納粹。

那個兇手現在被「調查」,很奇怪,為什麼不是被捕?他過去幾個月都是因為攜帶武器被捕兩次,都是立即釋放。這個人頸部刻了BLM字樣,他在自己的推特中承認自己是百分百的Antifa,要將所以法西斯繩之以法。

另一方面,在威斯康辛州Kenosha,一個十七歲伊利諾州少年Kyle Rittenhouse因為殺死兩名示威者被捕,所有新聞都說他是到示威群眾中去「謀殺」BLM的示威者,事實是,他是一名義務救生員及救傷隊員,受到Kenosha數間被焚毀商店商家的號召,前往幫忙保護。雖然我不贊同當街持槍作這種事,但是據他的辯護律師說,當時他是被多名示威者追趕,將他壓倒在地,其中之一還持槍向他開槍。他才還擊開了幾槍,兩死一傷。這情況有錄影證明,我都見到。至於他的槍並非由伊利諾州非法帶到隔壁州,而是合法的威斯康辛的槍枝。所以我相信,如果經過司法審訊,他或者會被判無罪。

兩件命案發生在一左一右者身上,到目前媒體的報導角度完全不同。我剛剛在加拿大左傾電台CBC聽見他們的報導,完全與事實不符。他們說Kyle Rittenhouse是在殺人後才被追趕,就是造謠。又說Patriot Prayers到每一個BLM原本是和平示威的地點去挑釁,才造成各地的暴亂。完全是倒過來說。

這些命案的死者及肇事者全是白人,所以沒有引發更多暴動,因為現在白人死者的命都不值錢。

 

08/29/2020

民主黨似乎是抓狂了。他們先是建議拜登不要跟川普辯論,又建議民主黨一旦(選票露後)絕對不要讓步,現在說川普是全國的公敵,因為他不支持全民郵寄投票。

要改變一種選舉方式,需要長久時間的準備,要經過議會的討論,投票,不是你們民主黨決定了,幾個月內就要實施。

事實是,郵局已經在八月初向美國46個州,以及華盛頓特區發出通知,說郵局無法及時寄出選票,讓選民有時間完成選舉及在截止日期前寄達選舉辦公室。要知道,這是至少八千萬張選票,不是這個效率慣性惡劣的機構能夠應付的。

目前有關郵寄選舉的問題包括:任何時間郵寄選票的reject rate都是一成以上。到時所有reject ballots要重新點過,可能費時幾個月。(想想二千年布希與高爾的情況,當時只是佛羅里達一個州必須重新點票,都鬧了一個多月,到時候就是五十個州都要重新點票。)

目前的郵局,延遲送出的郵件,每個月數以萬計,如果是選票延遲送到,事後如何處理?

目前的郵局沒有蓋(日期)郵戳的習慣,到時如何做準?

民主黨已經準備好了,只要川普當選,他們絕對不承認。希拉里已經說過了,(如果川普當選)叫拜登一步都不要讓。而且民主黨已經聘請了六百位選舉法相關的律師,準備大選之後到每一個州每一張選票都仔細盤查。

憲法專家已經說了,如果大選後一個月(到年底)還沒有點算出選舉結果,就應該由眾議院領袖(目前是佩洛西)出任總統,所以民主黨準備了長期抗爭,因為怎麼算,他們都是贏家。

看看紐約州的民主黨初選吧,六個星期才有結果,而且還有一成以上的選票被作廢,因為是黨內初選,沒有坐大,沒有繼續挑戰。到時候五十個州,幾千萬張選票出問題,民主黨絕對會無休無止的鬧下去。大家準備看吧。

這是民主黨現在就郵寄選票吵鬧的原因,他們好處無盡:首先用這話題說川普壓制選民投票;川普拒絕給錢郵局改革,是要壓制郵寄投票,同時鼓動郵局工會集體反對川普;只要川普當選,就用來製造糾紛,挑戰到最後;如果選舉沒結果,佩洛西就做總統……

佩洛西甚至說,川普是國內的敵人,因為他反對郵寄投票。這已經變成他們用來攻擊川普的武器。她在MSNBC的訪問中這樣說:「他反對讓選民更方便投票,是要嚇壞潛在的選民,以便讓俄羅斯可以干預我們的選舉。」

我沒有誇張,這是她的邏輯,民主黨的邏輯。

她說,「俄羅斯(上一次)就在那裏,現在更是24/7不停的干預我們的選舉,但他們不是唯一的,我們發過誓要保衛我們的憲法,反對所有的(憲法)敵人,國外的,國內的,可悲的是,目前國內的敵人就住在賓夕凡尼亞大道1600號(白宮)裡,還有他們在國會的同黨。」

一個國會議長說這樣的,將通敵,將全民公敵,都毫無證據的安置在現任總統的頭上,這是甚麼樣的心態?這種仇恨足夠全國再打一次內戰。這肯定是為了大選敗選作抗戰的打算。

她呼籲民主黨全面整合mobilize,全面組織organize起來,阻止川普「阻止任何人投票」。

你見到川普在阻止國民投票嗎?我只見到民主黨在混淆局勢,他們不是民意領先嗎?為什麼這麼怕。你只能解釋他們現在一些信心都沒有,他們的黨內民調一定告訴了他們甚麼。

所以佩洛西在發狂,民主黨在發狂。

 

08/28/2020

共和黨的總統提名大會做得真是輝煌,白宮前面燈火輝煌,然後在川普演說之後,華盛頓紀念碑四周開始的煙花表演真是很少在美國見過的,甚至比一個月前川普在南達科他州總統山演說後的煙火表演更是輝煌。民主黨的提名大會後的煙花,居然在一個商場的停車場舉行,只有十幾輛汽車的人,零零星星的(他們說要保持安全距離),揮舞小國旗,對比真是寒酸。所以媒體氣得要命,今天罵了一天,說川普這樣做不合法,民主黨要調查云云。

 

 

 

 

 

 

 

 

煙花之後還有義大利歌劇家Christopher Macchio的兩首歌劇演出,不僅增添節慶氣氛,也提高現場演出素質,川普確實是搞節目的高手。

共和黨連續四天的演說者更是陣容堅強,雖然他們沒有大明星及的名流(好像米雪兒,奧巴馬,以及幾個共和黨的倒戈者),但是一個接一個都是真實人物,而且都有感人的故事。例如一個黑人婦女Alice Johnson,她因為一度失足加入販毒,被判終身監禁,但在監獄中信仰宗教,成為模範犯人,坐了二十多年監之後,經過民權組織及Kim Kardashian的請求,川普不僅赦免了她,還順便對刑事法做了修改,很多類似的案例獲得赦免,事後統計,獲釋的91%是黑人,只要願意重新做人的,都獲得赦免。Johnson在演說中對川普感激涕零。

還有因為明尼蘇達黑人George Floyd 被警察處死事件引發暴動中,被暴徒殺死的黑人退休警察David Dorn,他的遺孀也發表演說,支持川普的Law and Order立場。還有一對年老(白人)夫婦,他們的女兒Kayla Mueller在2013年被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綁架虐待了18個月之後予以殺害,當時他們請求奧巴馬總統幫助,奧巴馬完全不理,軍方安排了拯救行動,但是奧巴馬沒理由的拖延。他們後來知道女兒在2015年遇害,但屍體從未被發現。他們將女兒之死歸咎於奧巴馬,同時稱讚川普一上台就極力拯救所有美國人質,以及他殲滅恐怖份子頭目巴格達迪al-Baghdadi。他們的演說都非常動人,不像民主黨的名流的演說,華而不實。

我隨便數了一下,這幾天在共和黨大會中發表演說的黑人將近20位(或者更多),來自各行各業,每一位的演說都非常感人。例如前美式足球明星Herschel Walker,他說他認識川普37年,川普將每一個朋友都當作是VIP,甚至教他做人,跟他家人做朋友。他說如果川普是種族主義者,等於是對他的侮辱,因為他不會跟種族主義者做朋友。他還說每天祈禱,希望多給川普四年,讓他完成更多任務。

其他數之不盡,都是這類故事:喬治亞州的民主黨議員Vernon Jones,說他為什麼會改投川普的票;美國職業足球員Jack Brewer,也是一生都是支持民主黨,但是這一次支持川普,因為民主黨支持的理念是破壞家庭結構,…其他還有足球員Burgess Owens,他已經參與選舉,代表共和黨出戰猶他州眾議員。還有參加民權運動六十年的Clarence Henderson,站在民權立場支持川普…,這些都是黑人,站在黑人的立場支持川普,他們都指責民主黨的民權立場是虛偽的,(這些演說在網上都有,大家可以找來看)。

據說共和黨的這一次大會至少在這一方面非常成功,大會之後的民調,川普在黑人中的支持率躍升至24%,這是驚人成就。過去共和黨的黑人支持率從未超過10%。他只要增加一成,就可以重挫拜登的黑人選票基地。所以民主黨非常緊張。

 

08/28/2020

你每天看新聞,不會知道民主黨目前是亂了陣腳。眾議院領袖佩洛西昨天再度建議拜登,不要參加跟川普的辯論,她的理由是:「你跟他辯論,等於提高他身分。」

這是潑婦罵街式的理據。她說:「我根本不覺得需要總統(候選人)辯論…跟他辯論等於承認他的合法身分,…,他每天都摧毀總統那個職位,你去跟他正式辯論,不是認可他的身分?」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位民主黨人建議拜登不要跟川普辯論。現在兩黨都已經完成提名程序,但是拜登還是沒有公開競選。民主黨說,拜登在勞工節之後就會開始「競選」,這是怎麼回事?他真的不需要競選就可以贏嗎?

目前川普與拜登的第一次辯論已經訂於九月29日舉行,事實是,美國有29 個州已經展開預先投票的程序。所以川普跟共和黨都建議提前舉行辯論,甚至提前加多一場。但是民主黨一些頭頭們似乎在醞釀取消辯論。這也是聞所未聞。如果是共和黨提出的,可以預料到有如何強烈的反應。

據統計,上星期民主黨提名大會之後,拜登沒有像以往政黨提名人一樣的「人氣急升」,反而有下降的趨勢,所以民主黨緊張了。還有他們在整整四天的大會中,沒有一個演講的人提到目前各大城市的暴動及破壞行動,或是BLM要求削減警察經費的呼聲,據說民意反映對此不滿,於是拜登在本周二補發了一個聲明,說他反對「暴力示威」。原來這是CNN的建議,CNN黑人主持Don Lemon在節目中說,城市中的暴動在各地郊區家庭引起回響,一些Focus Group的民調也顯示人們對這些暴動不滿,所以拜登才趕忙做了一個聲明。

這又顯示民主黨所有政策都是由民調指引。不像川普,他一肚子的計畫,一樣樣去做。他知道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

民主黨到目前沒有政綱,唯一的政綱就是宣傳「川普有多壞」。昨天聽民主黨的副總統候選人Kamala Harris又在罵川普:「川普將所有事都當做跟他有關,整個共和黨的提名大會,都是為了滿足他的ego。」是誰將所有事跟川普扯上關係的?是你們民主黨,是媒體。每一天都是川普說了甚麼,或是做錯了甚麼,

她每一句的第一個字都是川普:他如何的自我中心,他如何的不負責任,他處理每一件事都是錯誤方向,他如何的歧視這種人那種人,…然後指責川普每天以自己為中心?今天的民主黨沒有明確政綱,他們的最主要政綱就是打倒川普,就是仇恨川普。但是他們指責川普自我中心。

今天傳媒說,川普在昨晚的(接受提名)演講中,提了拜登的名字42次,說他針對拜登,然後說,「拜登在他的(接受提名)演說中,一次都沒有提到川普的名字」,這是他的策略,雖然他沒提川普的名字,但是他每一句都是針對川普的,每一句都是攻擊川普做總統不到位,沒有應付新冠病毒的計畫,說他是種族主義者…只是不提名字就算是沒有針對他?

他們罵不過,就用打的。昨晚共和黨提名大會最後一晚在白宮散會後,大批左棍在外面等候這些嘉賓,對那些演講稱讚川普的人,更大聲叫罵,其中一名參議員Rand Paul跟他太太更被這些所謂的示威者包圍,毆打,人數最多時達到一百人。幸好有警察前往解救才沒有打傷。還有好幾個黑人嘉賓,包括Vernon Jones,更被示威者辱罵,包圍。其實如果你仔細聽,在川普演說時,及第一夫人梅蘭妮亞前一晚演說時,都可以聽到附近有人大聲叫囂的聲音。民主黨舉行他們的大會時,沒有一個共和黨人去搗蛋。

 

08/26/2020

那些痛恨川普的美國人到了病態的地步,下面是幾個例子。

昨晚川普夫人梅蘭妮亞在共和黨提名大會上演講,她來自東歐,是施洛伐克人,會說六國語言,但是說英文就是有口音,那些一向自誇最寬容的自由派就開罵了,美國女影星Bette Midler在推特上說:「我的媽,她還是不會說英語。」

她繼續說:「(她)又出現了,超級悶人,她只不過每國語言會說幾個字吧了,把這個非法外國人趕下台去。」

 

 

 

 

 

 

 

她還意猶未盡,繼續說:「妳只不過是幸運的施洛文尼亞人,做了那麼多手術之後,讓妳中了一個可怕的彩,(讓妳) 跟一個巨無霸的白痴終身綁在一起。」

這樣狠毒的字句罵任何一個人都讓人側目,但是用來罵總統夫人?

另一個女的諧星Kathy Griffin 在推特中居然用粗口:Seriously,f… this b….。

CNN一個政論評論員Brian Karem 回她一個貼子說:(她)令我想吐。一個前NBA球員Rex Chapman就痛批梅蘭妮亞昨晚穿的綠色套裝,就像希特勒。

梅蘭妮亞最近重整白宮玫瑰園,還增加了傷殘人士的通道,結果紐約時報一個前記者Kurt Eichenwald在推特中說,「我非常憤怒,這個第一夫人她是外國人,她沒有資格毀壞我們國家的歷史。…以前的第一夫人都沒有種做這種事。」

 

08/26/2020

美國再有一個城市發生種族暴動,兩個人死了,一個重傷。其實嚴格說起來不是種族暴動,而是藉種族衝突進行的暴徒破壞行動。威斯康辛的Kenosha連續兩晚都有商店被打砸搶燒,見到暴徒打爛商店玻璃進行搶劫,然後丟燃燒彈進去燒毀,街上的汽車被放火,之後見到商店牆壁上都被貼上Vote Blue (投票給民主黨) 的印製好的招貼。

威斯康辛州的州長是極左民主黨,他就是不發表調查報告,究竟那些警察為什麼開槍?為什麼不快速處理?該處罰的就處罰,盡早提出報告以免暴徒藉口進行破壞,但是到目前只有媒體在猜測,在煽動。一些媒體(特別是CNN) 整晚都在說:「是白宮的煽風點火的種族主義言論,造成和平示威者憤怒。」其實川普跟州長打過電話,問他是否需要國民警衛隊維持治安?他回答不需要,其他的幫忙都不需要。於是CNN又說「川普的言論就是要鎮壓,甚至用狗去阻止示威者…」,這就是當所有輿論narratives都操控在他們手裡時,將暴動責任又放到川普及共和黨身上了。

(最新消息,兇嫌之一被捕,他是在伊利諾州被捕,可見這些暴動者多數來自外地,是職業暴徒。同時川普在推特中說,州長已經同意接受他建議,今晚就派國民防衛隊到當地維持秩序。不像奧勒剛岡州波特蘭市的暴動已經持續到第九十日,當地民主黨政府仍然拒絕川普的「干預」。)

另一件事,前國務卿希拉里昨天在訪問中說:十一月大選之後,(萬一拜登輸了)在任何情況下,他絕對不要認輸。「因為我相信,(這次選舉會拖很久),我們一寸都不可以讓,我們必須像對方一樣堅持不讓步。」

她這意思是,如果大選結果拜登不是明顯勝利,他們會耍賴到最後,而且他們有輿論(媒體)在手上,他們可以一直耍賴下去直到他們宣布勝利。

他們製造川普會耍賴的言論,但事實上是他們才會耍賴到底。

現在似乎可以確定,因為有郵寄選票這件事,美國十一月的選舉會非常混亂。屆時每一張選票都會被挑戰,川普已經說了他不相信郵寄選票不會被集體作弊,但是川普沒有媒體幫忙,他的每一句話後面都被媒體加了一句「他沒有證據」,現在民主黨不僅要製造郵寄選票的作弊機會,還要製造大選後的繼續操控選票的環境。

希拉里的另一句話是:共和黨企圖messing up 缺席投票結果。事實是,共和黨最關切選舉的合理合法,否則不會堅持「投票時攜帶有相片的身分證」,是民主黨每一步都在阻止合法投票。每一步都在為他們的選民製造混亂投票的機會。

 

08/25/2020

昨天提過的基督教重量級人物Jerry Falwell Jr. 的事情,越想越有問題,他的太太跟人有染七年了,為什麼這個時候鬧出來?每一間媒體都在第一句就說:他是川普的重要支持者,好像說是他將美國的基督徒「雙手奉上」給川普的重要功臣。現在他垮了,川普的基督徒地盤也要淪陷了。

這件「醜聞」到目前唯一的「消息來源」是他妻子Becki的情人Giancarlo Granda說的話。他說他跟Becki有關係七年之久,然後說Falwell喜歡旁觀他們的性行為。就這一句話,所有媒體都當作事實報導。事實是,雖然Becki承認自己確實是跟他有婚外情,但是她否認有關丈夫「旁觀」的事。過去像這樣的事,媒體不會將單方面的說詞當事實報導,至少會說清楚,說這是一面之詞。但是這一次沒有,全部當作是事實,全部強調他是「川普的基督教的有力支持者。」(下:Falwell夫婦,中間是Granda。)

 

 

 

 

 

 

據Falwell說,這個人最近恐嚇他,要他給一大筆錢否則會公開他們的婚外情,傷害他名譽,傷害他家人名譽。這句話就沒有媒體去追蹤,這個Granda到底甚麼樣的人,幕後有陰謀嗎?搞不好,根本是他們媒體鼓動的。

這個Granda原來是酒店的一個泳池管理員(救生員),他認識Falwell太太時才20歲,Becki 44歲。

的確,Jerry Felwell Jr. 承繼他父親的基督教集團及事業,在美國教會中勢力很大,他在2016年就大力支持川普,而川普目前在基督徒中的支持率高達七成以上,這是民主黨及媒體處心積慮要瓦解的。

他們又挖出Falwell過去參加化裝舞會的一張相片,露出肚皮,手挽一個他太太的懷孕的女秘書,說他行為不檢,這張相終於迫使他辭去了他父親一手創立的Liberty大學校長的職務。

但Falwell不是唯一支持川普的基督教會領袖,另一個繼承父親葛培里Billy Graham基督教勢力的Franklin Graham也很支持川普。還有很多黑人牧師也都公開支持川普。無疑Falwell是其中一個相當的勢力,所以能打倒一個算一個。

由這件事看出,美國的傳統惡勢力為了打倒川普不遺餘力,任何人支持他,都將會自身難保。這一招非常狠,他們要做到沒有人敢出來支持川普,幫助川普,否則下場會很難看。其次,任何人願意出來攻擊川普,都會當作是最高等級的貴賓:川普的姪女兒,背叛川普的共和黨人,一個個被吹捧,出書賺大錢,天天有人訪問。

今天是共和黨全國大會第二天,媒體很開心地報導說,收視率甚至低於上周的民主黨提名大會。事實是,上星期的民主黨大會收視率大幅下跌,所以媒體就用來做比較。事實是,共和黨大會在主媒的收視率低了,但是在Fox News卻成倍提高了,這只表示支持川普的觀眾沒減少,他們只是不會去看其他媒體。而民主黨的支持者他們看主媒的數字在減少。這也證明,美國的分裂更嚴重,兩派觀眾根本不去看對方的媒體。

 

08/24/2020

美國共和黨提名總統候選人的全國大會今日召開,川普接受了黨的提名,他在今天第一天就發表演說,對支持者致謝。他還說在連續四天的會議中,將每天都出現,講話。不像上星期的民主黨大會,被提名的拜登等到第四天才出現,而且是以錄像及讀稿方式,發表了一篇史上最短的「接受提名」演說。

川普這樣做不只是為了對比,也因為現在媒體及民主黨發動輿論,以新冠肺炎為藉口,阻止川普再舉行群眾大會,所以川普要用任何方式出現、講話。但即使這樣,也沒有一間媒體全部轉播他的講話。總之是全面封殺。

川普贏得2016年大選,群眾大會相信是主要因素。他因為媒體的封殺,唯有自己親自接見選民,向選民講話。最後一個星期他幾乎一天趕兩場,最後一晚甚至講到午夜之後(因為時差關係),所以這一次民主黨及媒體要連他這個武器都奪走。

上週奧巴馬在民主黨大會中攻擊川普「他將總統工作當作是電視真人秀」,其實就指這個,他見到川普在群眾大會的演說又生動,又有內容,又啟發群眾的激情,他們沒有一個人做得到,居然忌妒到說他是在做真人秀。

剛剛在網上看了川普今天的演說,將近一個小時沒有稿子,下面的人之熱情,歡呼鼓掌聲不絕,而且充分顯示了對他的愛載,久不久就聽到在座者高喊:「我愛你」,這不是政客演說的局面,充分顯示了他在黨內獲得的支持。所以媒體製造的「那些共和黨人不支持川普」的說法,是以偏概全。我也看了網上的帖子,只不過幾個小時,已經有六十多萬點擊,而帖子更是熱情,那樣多人用「愛」來表示自己的感情,也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川普肯定有機會的。

媒體沒有轉播川普的演說,但卻送了川普幾個「負面的」大禮。特別挑這兩天公布川普侄女兒Mary Trump兩年前偷偷錄下的,川普姐姐Maryanne Trump Barry在一次私人談話中批評川普的話。她說川普冷酷,沒有原則,說他所做的都是要「討好自己的基礎選民」,各電視台熱烈的播這一段錄音,川普很可憐,因為是自己的親姊姊,他沒有反駁一句話,事實呢?他這個姊姊早就因為政見不同跟他有過爭論,上面批評他的話很明顯是因為政治立場不同才會說的。2016年大選時川普唯一說過他姐姐的一句話就是:「她是一個受人尊敬的法官,雖然我們在很多公共政策上意見不同。」這就是關鍵,他們立場不同,所以他的侄女兒就利用這關係,引誘姑姑批評川普,然後錄了音送給拜登及他的媒體盟友做禮物。現在Mary Trump已經公開幫拜登競選。

今天還有一件大新聞,美國基督教自由大學Liberty University校長佛維爾Jerry Falwell Jr. 被揭發他與妻子間及第三者的性醜聞,但是幾大媒體的第一句話都是:川普的支持者佛維爾今天傳出性醜聞,…還特地放了他們合影的相片。川普的支持者千千萬萬,每一個出了醜聞都關他的事?他是他的第一號支持者嗎?你們中有多少可以將他們連在一起?不過也因為他確實是支持川普的,媒體就將他的醜聞坐大,特別關注。但是記得當MeToo鬧得最厲害時,好萊塢最有權勢的製片人Harvey Weinstein傳出更大的性醜聞時(他那是長期脅迫女明星跟他上床),有媒體說他是希拉里的好朋友,奧巴馬夫婦的好朋友嗎?他不僅多次捐款給他們競選,還為他們主持籌款晚會,但是沒有一個媒體去質問希拉里,奧巴馬,問他們是否會跟他切斷關係,甚至沒有要他們退回捐款。

總之你打開電視,所有有關川普的新聞都是負面的,有多少是真的?

 

08/22/2020

美國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終於通過了給予郵政局250億元補助的議案,以便讓郵局可以有效準備十一月的大選,全民都可以郵寄投票。議案以257-150的比數通過,共和黨都有26人投支持票。不過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已經表明,不會理會這議案,川普也說會否決,所以預料會胎死腹中。不過民主黨就可以用來作大選議題,說川普要打壓選民投票權。

川普總統說這根本是民主黨無中生有的、泡製的議題,因為郵局局長DeJoy說,他們根本不需要這筆援助,一來上一次批准的一百億元補助還沒有到位,而且目前郵局因為業務增加,仍有兩億五千萬元的盈餘。但是民主黨近日來一再製造輿論,說:川普企圖阻止郵局的正常作業,以便阻止全民郵寄投票,一方面是打壓選民投票權利,一方面是為他自己十一月大選之後拒絕接受選舉結果舖路。所以用這個理由「川普拒絕給郵局補助」打擊川普。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說的好像是真的:「他這是suppress voters,剝奪選民的投票權,是對美國民主制度的終極破壞。」另一個民主黨眾議員Rashida Tlaib說:這不是陰謀論,這是法西斯作法。這種論調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已經成為真理。今天聽到一個教授在加拿大的新聞節目中說:「川普這是叫選民冒生命危險去投票。你要排隊六小時,隨時有傳染上新冠肺炎的危險。所以是叫選民在生與死之間做選擇。」

現在美個國民都可以上超市,上商場,上班,都不怕感染,唯有去投票就是生與死的選擇?

民主黨的這個議題是一石數鳥。我以前說過,美國有二十多個州允許ballot harvesting,就是讓政黨工作人員收集郵寄出去但沒有人收的選票,集中投寄。這樣對民主黨最有利,因為他們長久以來都做這工作,拉選民投票,非常有經驗。第二,投票率越高,對民主黨越有利,共和黨的人一向堅決投票,風雨無阻。但是民主黨的人懶懶散散,颳風下雨都是藉口,需要人來抬轎子去投票。所以佩洛西等人就要想盡辦法幫他們的選民抬轎子。

民主黨還製造另一個說法更可笑。因為川普說過,民主黨會「蒐集選票,集體投票」,所以他要派聯邦方面的人到投票所去監票。這說法應當很合理。但是就有好幾個民主黨人在電視上煞有介事地說:川普好可怕,他要派五萬聯邦警察到投票所去恐嚇選民,阻止選民投票。連佩洛西今天都這樣說。

除了「蒐集選票」之外,郵寄選票最大的問題是無法確認選票是否合法。剛剛在六月進行的初選投票,就因為很多選票寄出時間太遲,加上郵局沒有在郵件上蓋郵戳日期的習慣,導致無數選票作廢。正確的統計數字已經出爐,紐約州六萬五千郵遞選票中,一萬兩千多作廢,比例高達兩成。此外賓夕凡尼亞州有三萬七千張作廢,俄亥俄州有兩萬一千作廢,威斯康辛有兩萬三千作廢。

這還是一個個州的(一個黨)的初選,聯邦大選時的票數是這個的幾百倍。川普說,到時候有可能大選後幾個星期都無法知道結果,這將是美國的憲法危機。更將使美國陷入長期的混亂局面。而且據憲法專家說,在這情況下(如果到年底選舉還沒有結果),將由眾議院議長出任總統,難怪無論怎樣民主黨都是贏家。這不是笑話,是非常有可能出現的局面。紐約初選就等了六個星期才有結果,還不算數以萬計的廢票。總統選舉時如果出現幾十萬張廢票,那輸的一方會不提出司法挑戰嗎?

但是今天所有輿論都說是川普一個人在製造謠言,在打擊郵局信用。

 

08/22/2020

這次旅行訂了Sirius XM,可以在路途中收聽包括Fox News等等的新聞台,上午聽到川普在一個保守派National Policy大會的演說,一個小時的演說內容豐富,兼且幽默,所以Fox完全沒有打斷。

他必須自己陳述自己的政蹟因為媒體不會報導,比如過去我說過他取消了超過一千項箝制商業的規定,這比大幅度減稅的效果還要顯著。昨天他就舉例說,過去各地政府要申請建築一條公路,平均要十七八年時間才能穫批,最長的超過二十年,結果預算水漲船高,有時提高三五倍之多。但是現在他將那些規定大幅削減,申請建築公路的時間可以縮減到一年以內。過去我說,川普的競選承諾只剩下基建沒有兌現,原來就是等這些多如牛毛的規定一一消除,如果他當選連任,就可以著手了。

不過如果是民主黨拜登上台,可以預見的是,新的規定會重新一一登場,因為沒有能力做事的人,最擅長就是制訂規條。

又聽到美國郵政部長Louis DeJoy在參議院作證,他說了幾件事,原來他上台時,引進了新的自動分信機器,但是在工會及媒體攻擊下,被迫全部都收回,他還保證不會再提出。這證實郵局的大前提是保障郵局工人工作機會,而不是提高效率。難怪郵局雖然幫網構公司送郵件忙得不亦樂乎,卻甘願陪錢,民主黨的眾議院也願意一再撥款給郵局,這都是他們的算盤。

DeJoy是川普任命上台,以改善郵局作業的,看來他也受到箝制,無計可施。現在民主黨藉口他是川普的任命,是共和黨的捐款人,就打壓他,說他上台就是為了阻止實施全國郵遞投票。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全國郵遞投票的聲勢越來越大,但是共和黨提出的投票時帶有相片的身忿證的規定就一再遭到封殺。民主黨說那是「壓制少數族裔投票」的計謀。

拜登星期四的接受提名演說,被媒體吹捧為他的登峰造極的傑作。CNN及MSNBC等興奮得手舞足蹈,連Fox News裡面的搖擺派都說是game changer,這就奇怪了,拜登在你們口中已經領先多時,何以說是game changer?

事實是,這篇演說是事先錄製的,而且他是讀稿的,即使讀的好,也算是如此大的成就?原因在於,共和黨事先將拜登形容得太糟了,說他接近老人痴呆,說他連日期地點都攪錯,所以當他能夠四平八穩讀完一篇稿子時,大家都嘆為觀止。連CNN一名主持都說:他一邊聽一邊捏一把汗,擔心他會出錯。共和黨人就說,別把他踩得太低了,到辯論時他只要能說幾句完整的話,就算贏了。

 

08/20/2020

川普總統的前任顧問史蒂夫班農 Steve Bannon 今天被紐約警方逮捕,罪名是利用捐款來建造邊界圍牆的。錢,中飽私囊。為數達到百萬元。

據說與他一同犯法的還有共同為建造圍牆募款的三個人,他們到目前籌款已經超過2,500萬元,其中部分捐款被他們用來申報旅行,住宿,甚至購物,信用卡付款等開支。而他們在當初募款時,說得很清楚:國民的捐款全部會用來建造圍牆,一分一毛都不會用來作其他用途。

 

 

 

 

 

我在過去介紹過這個募款活動大家捐款建圍牆,當初是由一個伊拉克傷殘士兵Brian Kolfage發起,他在伊拉克遭到火箭攻擊,失去三個肢體。他見到川普為了建造圍牆,遭到眾議院及法院的阻止,非常氣憤,所以發起這項募款活動。但是不到一年就傳出有人質疑這筆錢的去處。我因為捐過錢,所以經常接到Brian Kolfage的電郵,提供他們建造圍牆的最新消息,他們確實也曾經開始建造了一段圍牆(兩千三百多英尺)。但是沒有想到他會跟班農搞在一起,弄出這樣的後果。

雖然目前不知道真相,而且被告都有提出自辯的機會,但是出這樣的事對他,對這件事都不是好事。

不過我見到今天媒體的報導,又是針對川普,說川普「再有一名」前顧問犯了法,雖然班農已經在三年多前就被川普革職,而且他做這件事也是在離開白宮很多年之後,與川普一些關係都沒有。事實是,川普自從看清楚這個人,根本拒絕與他來往。

事實是,過去川普公開說過,他反對私人捐款建造圍牆。我覺得川普在很多地方真是做得滴水不漏。他甚至跟這計畫一直保持距離,他是怎麼知道這計畫會出問題的呢?否則他真是水洗都不清。

今天白宮的聲明就鏗鏘有聲:「川普總統自從一開始就跟這計畫無關,他也不認識展開這(籌款)計畫的人。」當初連我都感動了,他卻懂得保持距離,一次都沒有接見過他們。

過去川普那麼多顧問被提控,或是犯法,都與川普沒有實際關係。他們中不是因為其他工作職業,就是因為與川普的關係,被無中生有調查時嫁禍。今天我見到,連加拿大新聞台,包括CBC跟CTV都將這新聞當作頭條處理。他們想盡方法將川普跟這計畫連在一起,還盡量在每一個句子裡加一句:「川普盡量跟他們劃清界線」,好像他本來有關係,事後要撇清。

一個多星期前,美國司法部才起訴聯邦調查局一名前律師,指他竄改證據,以便讓FBI可以竊聽川普當選總統後的移交小組,這是更驚人的犯法行為,因為幕後黑手極可能是FBI局長康米,極可能牽涉到前中情局長John Brennan,前國家安全顧問James Clapper,甚至拜登,奧巴馬,但是媒體全部沒有興趣報導。據統計當天CNN,MSNBC,NBC都沒有報導,CBS報了22秒鐘,ABC報導了26秒鐘。加拿大幾間新聞台全部當作沒有發生。

 

08/20/2020

看到民主黨總統提名大會不斷的演講畫面,越來越感到這是一個誰臉皮厚,誰就占上風。我們這一類人就是學也學不會。即使學會了都做不到,因為那不在我們的基因裡。

前總統奧巴馬放下做過總統的尊嚴,居然這樣指罵現任總統:「我一直在希望這總統表露一絲絲盡職(做總統)的意念,他從來沒有,四年來他沒有一點點意思要放在工作上,他唯一關心的是他個人的利益,他的朋友的利益。…他將這工作當作是一場電視真人秀,以爭取他極需要的各方面的注意。」

這不是謾罵嗎?沒有一句實質的內容,全部是針對政敵的形容詞。他將經濟改善到最好,失業率是五十多年來最低,美國公司紛紛遷回美國,外國多付了幾千億的關稅,這叫做「沒有一天在做事?」

川普當選總統之後,他家族產業一年內少了13億元,少了三分之一。相對的,奧巴馬由一個只當了兩年的參議員的薪水成為千萬富翁,拜登為自己的弟弟獲得伊拉克重建十多億美元工程。為吸毒而無法工作的兒子獲得烏克蘭三百萬元董事諮詢收入,及中國十多億的股票發售合約,是誰在為自己的利益?

但是媒體對這些指罵都認同,甚至覺得不夠。今天一天都聽到他們說:奧巴馬真的是做到一篇好演說He really delivered,這是一篇好得不得了的演說Extraordinary speech,他簡直像是一個詩人,這篇演說可以傳世,他真的愛這個國家,他是一個巨人,真正的政治家…towering, large statesman.。

他們沒有說的是,奧巴馬所以這樣盡全力謾罵,因為如果川普連任,他在位最後幾個月利用自己的官員阻止川普當選,川普當選後又在幕後策劃竊聽川普政府,彈劾川普的所有不合法行為,都會繼續被調查,找出更多證據。如果拜登當選,這些調都會中止。這就是奧巴馬必須使出全力破壞川普當選機會,即使放棄總統尊嚴都在所不惜。

上次輸了總統選舉的希拉里說:他是一個危險的人,他會用盡一切偷取、搶奪選舉結果。這次選舉民主黨必須多贏超過三百萬張選票,否則他會(像上次一樣)說他贏了。

昨天,那個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卡美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說:這個總統出現以來,我們國家就是不斷的混亂局面,他沒有能力管理,我們上去會做得更好。

我想知道,這混亂在哪裡?是怎麼來的?川普沒上台你們就對他每天謾罵,甚至連續三年的調查,彈劾,這不叫做製造混亂嗎?相對的,你們民主黨治理的城市,全部是煙火瀰漫,一片廢墟,都是你們的基礎選民在進行破壞,這些你們都看不見嗎?

卡美拉還說:他盡量阻止我們投票,壓制我們投票,為什麼?因為我們贏了,就會改變,就會更好。

怎麼更好?在美國所有民主黨主政的城市都是罪案中心,都是最腐敗的城市,欠債,赤字都是最高紀錄。芝加哥,波特蘭,西雅圖,洛杉磯,Baltimore,這些城市多數是民主黨執政超過半個世紀,她有甚麼理由說民主黨上台會更好?

那個跨黨的彭博Michael Bloomberg今天這樣說:「我們不能再選川普,他讓我們國家的失業率達到雙位數的歷史新高。」這種謊話他也說得出。他將新冠肺炎以來全城關閉造成的失業率也算在川普身上,卻不提過去川普在三年多將失業率降低到歷史最低。

我不明白這些人臉皮怎麼這麼厚;我不明白,媒體的心腸怎麼這樣惡毒;我更不明白,美國的老百姓怎麼會這樣的白癡,讓他們這樣說謊。

 

08/19/2020

荒謬的事不斷的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十年前當G20峰會在多倫多舉行時,來自各地的大批無政府主義者在多倫多市區先是舉行示威,之後進行破壞。當時的新聞見到大批蒙面者打破商店的玻璃,向警察的汽車放火,跳上警車破壞,向警察丟石頭,雞蛋。多倫多及安省政府出動大批武裝警察,但暴徒跟他們對恃,毫不退讓。

當時的民意,有八成以上認為這些暴徒的行為不可忍耐。警察開始逮捕暴徒,因為參與的人太多,最初將他們集中逮捕,最後逮捕了一千一百人,再進行審問及處理。

但是在媒體一面倒的報導下,輿論一致指責警察,說這些人是被不人道逮捕,說他們全部在下雨後寒冷的天氣,沒有食物及水。甚至(在民權律師支持下) 集體控訴多倫多警隊。現在經過十年的法律程序,多倫多警方與對方達成庭外和解,賠償他們1,650萬元的損失。也就是每一個人依照當時情況,可以得到五千到兩萬五千元的賠償。同時警方要公開承認,他們做錯了,而且以後要避免再這樣做。

這就是今天我們生存的世界,在媒體助紂下,打砸搶燒不僅是造反有理,而且要受到保護。任何人要管制治安,都是人民公敵。那些窗戶被砸的商家,他們到哪裡去投訴?

今天在網上見到一些人說,這不是納稅人的損失,因為警察局有投保,事實是,這投保的經費也是來自於納稅人,只有腦子灌水的人才想不通。

那些領頭的分子發表感言說:司法獲得公正,市民的言論自由獲得保障。但是言論自由包括打破商店玻璃,放火燒警車的嗎?

要知道這些都是職業示威破壞者,他們爭取的不是言論自由,而是用武力強迫異己者服從他們。現在他們用這手法成功了。(他們當時的口號是:反對全球化,爭取環境保護,消除貧窮。)

最後,當時的政府都是自由黨,省府是自由黨的Dalton McGuinty做省長,市政府的警察局長是Bill Blair,他現在躲在杜魯多身後做公安部長。如果換到今日,這些官員可能會全面容忍這些破壞行為。這就是十年間的變化。

 

08/19/2020

美國民主黨的總統大會開了兩天,因為是採取錄像方式,沒有現場觀眾,場面自然冷清。

綜合一句話,所有發言的人只有一個針對的目標,就是川普。他們重複過去四年攻擊川普的句子,一再重複,沒有一句話有依據,但是所有媒體就這樣讓他們重複又重複。過去四年,川普的每一句話都被他們高姿態的fact check,但是他們就可以用通篇謊話組織一個代表大會。

我聽見那個曾經是共和黨受尊敬的鮑威爾將軍Colin Powell說:「我們現在有一個獨裁者dictator,他讓國家分裂,並且仍然在用全力繼續讓國家分裂。」說這些話不需要證據嗎?而且說這些話全屬於不同意見的看法,(共和黨完全可以說,民主黨是在利用黑人運動BLM在分化國家,而且有充足證據。)那個Bernie Sanders更重複他說了無數次的:「我們的總統是變態說謊者pathological liar,他是一個獨裁者,一個種族主義者,歧視女性者,他的存在是美國民主制度的威脅,我們必須盡全力讓他下台…」還有被美國媒體吹捧上天的前第一夫人米雪兒奧巴馬,她說:「現在的總統是一個錯誤的總統,他讓美國經濟崩潰,數以百萬計的人失業…我們現在有的是全面的混亂,分裂,沒有人性empathy…他有四年時間讓他證明他不是,但他沒有做到。」

說到全面混亂,分裂,整整兩天我沒有聽到一個民主黨人在演說中提到過去三個多月全國各大城市的暴動情況,沒有提到因為BLM (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引起的打砸搶燒,沒有提到幾個城市已經被暴民佔領,沒有人提起民主黨基礎民眾的最新訴求:解散警察局。但是就因為川普提出「法律與秩序」,他就是歷史上最惡劣的分化者?

但是我見到報紙上及電視上的標題是:川普無情的攻擊前第一夫人。言語中暗示他又在攻擊一個受人尊敬的黑人女性,犯了天條大罪。

所以所有人都可謾罵川普,但是他回嘴一句,就是「無情的攻擊」,

見到現在全美國的知名人士,媒體,及民主黨人一個個無休無盡的攻擊川普一個人,像我以前說過的,這是終極的bully,欺負,以及分化,因為他們攻擊的不是川普一個人,也是他代表的一個族群,一種與他們不一樣的思潮。

 

08/17/2020

加拿大自由黨政府的操守醜聞終於出現第一個「犧牲者」,財政部長墨諾Bill Morneau今日宣布辭職,除了辭去財政部長之職,連國會議員之議席也一併辭去。

他這是因為牽涉到WE Charity醜聞。一方面他的兩個女兒不僅為WE工作,或參與其工作,而且全家人還接受WE的招待,到非洲旅行(考察),之後沒有顧忌地參與了給予WE一項四千多萬元的合約的決策。

如果說墨諾在WE事件中有過失,那杜魯多的過失更大,他全家人都接受WE的優厚的金錢待遇,總數超過50 萬元,他也沒有退避,大筆一揮就給了大學生九億多元的補助金,讓WE全權負責,讓WE可以賺最多四千多萬元的傭金。

 

 

 

 

 

圈內人說,墨諾沒有得到杜魯多的支持,所以必須辭職。上周Bloomberg 新聞社揭發,杜魯多接觸前中央銀行行長卡尼Mark Carney,尋求意見,甚至尋求他出馬接任財長之職,對於墨諾等於是一個暗示:我想你該走了。

其次他與杜魯多之間,對於新冠肺炎期間如何花錢,預算赤字應當有多大,出現不同立場。據說他反對肺炎期間杜魯多(以及總理辦公室PMO)一項又一項補助措施,無止境的花錢計畫。這些補助計畫都是違反他的立場。我早就說過,自從二三月開始,杜魯多每天站在攝影機前面宣布各項散財計畫,遲早要出事,果然,幾個月下來,他讓今年的財政預算出現三千多億元的赤字,也許領錢的人高興,但是懂得算數的人都不免擔心這個赤字大漏洞,如何補回。記得杜魯多在沒有當總理時說過的一句話:「預算會自己平衡。」加拿大人怎麼會選出這樣的人做總理的?

雖然受到經濟打擊的人確實應當受到幫助,但是杜魯多根本是經濟外行,他根本是用國家的錢收買自由黨的支持及選票,那項九億元的學生補助,就完全是沒有必要的,大學生受到新冠肺炎的經濟損失本來就不大,需要給他們九億元嗎?事後看來不僅是給自由黨收買年輕人選票,更是幫助自己的朋友(何況還是慈善機構)賺大錢,最後還讓自己家人得到好處。納稅人醒醒吧。

到現在杜魯多政府已經第三次犯了操守大忌,兩次已經被定罪。這還不算最新的一單:在他的一項商業房租補助計畫中,居然將8.400萬元的合約,給了他的首席幕僚長Katie Telford的丈夫負責的貸款公司MCAP。她丈夫Robert Silver在這間公司是首席副總裁,還是政策及執行的CEO。

對這事件,PMO的解釋是,他們都合法的避忌了,Telford本人沒有參與這項決策。這是騙誰呢?錢是公家的,受益的是你們自己人,這跟直接不直接做決定有關係嗎?

最讓人起疑的是,聯邦政府有一個CMHC,就是專做房屋補助計畫的,為什麼要將幾千萬元讓給外包公司?CMHC不可以做嗎?據說就是因為Silver成立了這間公司,聯邦政府(自由黨政府)才修改了CMHC的章程,讓類似的工作可以外包。這事件查起來要比WE事件更臭好幾倍。

據說Robert Silver原來也在政府工作,(他幫政府開了一間公關公司Crestview,在裡面任高職),因為太太升了總理的幕僚長,為了避免利益衝突就離開了。這又是騙人,現在不拿政府高薪了,就拿數字更大的回傭,倒楣的照樣是納稅人。

這些人最厲害是,只顧得在法律上做到滴水不漏,但是納稅人的錢都往他們自己荷包裏面裝。這個Katie Telford我記得,當杜魯多剛剛當選總理時,她和杜魯多另一個幕僚Gerald Butts兩個人為了由多倫多搬到渥太華,一共申報了30萬元的搬家費。她個人就報了十七萬元。連她賣房子給房屋經濟的傭金,都開在納稅人身上。(那個Butts已經因為SNC醜聞下台。)

自由黨家天下的想法作法已經進入他們的基因裡面,貪污於他們不是罪過,是正常。任何人了解加拿大政治都看得清這一點。這一回墨諾辭去財政部長的同時,居然同時公開表示,他將正式向聯合國經合組織OECD申請秘書長之職。這表示甚麼?他做不好加拿大財政部長之職,但有信心再往上升一級去聯合國去混?

我以前說過,杜魯多上台後為什麼一再將加拿大納稅人的錢往聯合國的機構送,又積極申請加入聯合國非常任理事國的席位,都因為他一早就垂涎聯合國秘書長之職,這些人本市不大,但是野心比天高,自信比天高。

 

08/15/2020

美國這一次的大選非常離奇,還有八十多天就大選,但是兩黨的總統候選人全無競選活動。

民主黨的拜登利用新冠病毒做藉口,從三月起就蟄伏在德拉瓦家中的地下室,最久的一次長達三個月。民主黨見他足不出戶,民調都領先川普,就採取讓他隱藏的策略,一方面也因為77歲的拜登被認為神智已經有問題,而且每次說話都是漏洞一大堆,所以民主黨對這個策略堅定不移。

而且為了阻止川普進行競選工作,民主黨及他們的媒體盟友大力炒作新冠病毒的可怕,以免川普再度利用他的競選武器「造勢大會」,估計他們可以阻止他直到大選之後。

新冠病毒可能是民主黨這次大選的最有利武器,一方面可以利用來製造輿論,攻擊川普對付病毒不力,所有新冠死者都是他一個人的責任。其次鼓吹關閉商業行動,製造更多失業,以打擊川普過往三年在經濟上的成效。最後阻止川普進行與選民的直接溝通,等於是將川普折翼。

美國媒體對於所有對川普有利的新聞都全力封殺,要不就是提出反面論證加以質疑。新冠肺炎的疫苗研究進度驚人,呼吸機及保護衣物PPE的產量不僅足夠國內使用,還可以外銷及外援。美國經濟恢復得很快,每月新增工作都是振奮人心的數據,道瓊斯指數也是三級跳,幾乎回到原位。川普繼續在外交上建立歷史成就,第一個海灣回教國家阿聯酋決定跟以色列建交,但是這些都不在新聞中出現。他們也封殺所有有關暴民在各大城市佔領,破壞,搶掠的新聞。暴民推倒,燒毀歷史人物銅像;各地市議會通過削減警察預算,甚至解散警察局;各大城市謀殺,搶劫,以三位數字百分比上升的新聞全都被封殺,或是被顛倒解說。因為這些議題都是讓共和黨得分的議題。大選期間任何對民主黨不利的新聞,都不會見報。

目前美國媒體集中製造的Narrative是:川普阻止美國人用郵寄選票投票,他要阻止國民在病毒期間順利投票,這是壓制投票的作為;他在製造藉口,讓他在大選後可以挑戰選舉結果,即使選舉落敗他都不會自動下台:川普為阻止由選票,全力打擊郵局,這個歷史悠久超過美國歷史的機構……

但是對於我在民主黨為什麼大力推動郵寄選舉中寫的郵寄選票的弊病,這些媒體全都不提。加上紐約州此次兩黨黨內初選使用郵寄選票的經驗,在投票後六個星期才得出結果,就因為郵局無法處理這些選票,而且有20%選票不知下落。這還是黨內初選,而十一月是全國大選,選票多出幾百倍,到時候一兩個月得不出結果,美國肯定陷入憲法危機,能說是川普危言聳聽?

民主黨為了製造對他們有利的話題,還在最新一次的國會救援方案中,居然要求給郵局250億元,一方面進行這次郵寄選舉,一方面補貼過去郵局的虧損,川普當然是不給。首先這是新冠病毒的補助方案,不是用來做藉口幫助每一個虧損的機構。其次,過去幾年川普一再提醒大家,美國郵局忙得要死,幫各個郵購公司送貨,但是那些郵購公司都發大財,(你看亞馬遜發成甚麼樣子),但郵局卻年年虧損,這算盤是怎麼打的?這不是讓美國納稅人貼補亞馬遜一類的公司?但是川普每次這樣說,媒體就說「他忌妒亞馬遜老板比他有錢」,這樣的話不知是甚麼邏輯。總之只要能打擊川普,任何人揩美國納稅人的油水都可以忍受。

(要知道,郵局所以肯這樣做是因為郵局工人工會的目的是保障他們的工作,只要他們工作持續有保障,郵局賺不賺錢不是他們的考量。所以郵局工會非常歡迎亞馬遜等公司給他們的虧本生意。而現在郵局是由工會控制,媒體也跟他們站在一起。)

果然,昨天美國郵局工人工會公開宣布支持拜登競選總統,所有新聞台都當作是大新聞,沾沾自喜的報導。但是好幾個警察工會(包括紐約市警察工會)也是在昨天宣布支持川普,就只有Fox News 及OAN等報導。

到目前,拜登的公開露面都不接受記者問話,包括他與最新的副總統候選人Kamala Harris一起見記者三次,都是說完話就走。這不是很奇怪?因為所有記者都是站在他們那邊的,這樣他們還害怕?而川普幾乎每一天都見記者一次,每一次都接受問話,但是CNN等居然不轉播他的記者會,只在問話之後才轉播。所以很明顯:民主黨人可以在電視機前侃侃而談,不受干預。川普就只能在被質詢時才能見諸他們的報導。(今天禮拜六,CNN連川普的記者會問答部分都不轉播。這是新聞台嗎?你只能說他們是民主黨一個政黨的發聲器。比共黨國家還要獨裁。)

 

08/14/2020

美國司法部調查聯邦調查局調查川普通俄的一連串非法行為,終於有了第一個被起訴的「罪犯」。聯邦調查局的一個「前」律師Kevin Clinesmith今天向法庭認罪,承認竄改文書(其實是竄改證據)。

這個律師就是我以前提起過的,當聯調局FBI的一夥人準備竊聽川普過度小組的一名顧問Carter Page卡特佩吉時,為了找藉口,就說他跟俄羅斯人有密切聯繫。但其實佩吉是中央情報局CIA的一個線人,他與俄羅斯特務聯繫是工作需要。當時FBI的探員就去電郵詢問CIA是否有此事,CIA的回郵說:「是的,佩吉是我們的線人。」但是這位律師Clinesmith卻將電郵裡面的「是」改成「否」,然後用這個電郵作證物,向情報法院申請竊聽卡特佩吉。

如果說這不是「竊聽川普」的最明顯證據smoking gun,我不知道還要等甚麼。

他的律師在聲明中說「他深深遺憾竄改電郵,但那不是他的原意(去誤導法院及同僚),他認為那訊息是正確的。他了解他做的是錯的,及接受責任。」由這聲明可以看出,他承認法律上責任重大,必須這樣才能減刑。

這也是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任命的檢察官John Durham杜倫進行調查一年以來,第一次見到實質結果。將來會不會有更多人被起訴?巴爾昨天說,他們會循序漸進,不會因為大選在即而有大動作。有鑑於去年十二月,司法部總調查員Michael Horowitz提出的報告IG Report中,列舉了FBI對川普團隊的調查中出現17項重大違規行為,杜倫可以起訴的人應當是更多。(詳情見:美國司法部調查報告IG Report說明甚麼 )

我們都知道,Kevin Clinesmith不是整肅川普的主要策畫者,整件事有更多的黑手,只是到現在對方大規模的掩滅證據,所以直到現在才捉到這樣一條小魚。隨便舉個例子,司法部每次要調閱一個文件,FBI都不交出來,到現在,他們派人去白宮「調查」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的問答紀錄,都拒絕交出來。不僅如此,由主持調查的一名探員史托克Peter Strzok一封電郵顯示,他已經把這報告內容都改了,所以如果得到這份紀錄,他也是要坐牢的。要知道,這紀錄不僅是證物,而且是國家公物。

到目前,司法部蒐集到的都是一些支離破碎的證物,主要證物都被隱藏,掩埋。例如另一個證物是,一名FBI探員開會時紀錄的小紙條,他在上面寫:「(我們去調查弗林)目的是要他說謊,還是要他丟官?」這些小紙條都是司法部上天下地找出來的,但最主要的證物都被有計劃地隱藏了。

你可以想像,如果這樣的事是川普團隊做出來的,他們會有甚麼樣的下場?但是今天,這樣一件大新聞被主媒故意忽視。一直到最近,我還聽見ABC,CNN等主持人說「川普又(沒有證據的)重複說,他的辦公室被竊聽」,還要甚麼樣的證據呢?

如果你有跟蹤這事件,奧巴馬,拜登,以及前任中情局長John Brannan,國家情報局長James Clapper,聯邦調查局長James Comey他們都有分策畫、參與「非法」調查川普。但因為他們是民主黨,都可以繼續躲在媒體身後,沾沾自喜。

 

08/13/2020

川普總統今天在白宮宣布了一項外交上的重大成就,他促成了阿拉伯聯合酋長國與以色列之間的和平協議,兩國已經決定短期內正式簽訂全面的商貿旅遊各方面的合作及建交協議。

這是一項歷史成就,因為自1994年以來,這是第一個願意承認以色列,及跟以色列合作、建交的中東回教國家。(過去只有埃及在1979年,約旦在1994年承認以色列。)而阿聯酋是中東一個人口百分之百都是回教徒的國家。

這肯定是一項傑出成就,因為如果回教國家願意跟以色列建交,中東和平就又向前邁進一步。而且可以進一步孤立好戰的,在中東推動恐怖主義的幾個政權,(伊朗,敘利亞等)。而且據說沙地阿拉伯是下一個,目前沙地阿拉伯也在跟以色列在幕後進行談判。(據說即將有一連串的宣布,因為更多的談判在同時進行,包括:卡達爾,巴林,摩洛哥全部在進行中。因為目前回教國家普遍有此共識,談起來容易得多。這就是中東時局的驚人進展。)

川普的努力,加上他女婿(猶太人)庫什納的斡旋,做出如此驚人的成就,但是在這項重大宣布時,我見到只有Fox News,現場轉播,(還有一間只有美國才看得到的OAN電視台轉播),CNN等完全不理。這些新聞台已經不再是新聞台,而是民主黨的宣傳機器。

但是民主黨知道這協議是重要的。今天拜登說:「這協議只不過是多年來各個政府努力的成果。」真是噁心。他和奧巴馬八年任期,除了用幾十億元現金收買伊朗簽了一項核子協議,還做了甚麼?伊朗不是繼續在威脅鄰國及中東和平?奧巴馬的國家安全顧問Ben Rhodes更發表推特說:「這協議與現狀沒甚麼不同,只是給(川普)做一場秀用來競選。」典型的酸葡萄。

CNN等不理這條大新聞,但是大呼小叫的每天轉播拜登的記者會,一分一秒都不錯過。盡管拜登連著兩天都沒有給記者問話。當川普宣布這樣重大的外交協議時,拜登卻在哪裡極小家氣的宣布,他如果當選第一個政令就是要全國人民在戶外都戴口罩,至少三個月。

首先,總統無權下令要國民戴口罩,這是州政府的轄權。(為什麼沒聽到媒體質疑呢?)其次目前全國大小事這樣多,戴口罩是最重要的嗎?只因為他可以用這一條來打擊川普而已。

拜登昨天跟副總統人選哈里斯Kamala Harris首次聯合見記者,記者會遲了三個小時,但是他們的盟友沒有怨言。加拿大的幾間新聞台更是莫名其妙地一早就當作頭條新聞預報,硬是將這一條新聞讓加拿大人吞下去。記者會其實是演講,一人講將近一小時,完全不給記者問話。記者也都照收。講話內容我聽了小部分,通篇都是謊言,(如果要批駁他們,可以寫好幾篇文章。)目前川普每一句話都被fact-check,他們就可以隨便說話。

 

08/13/2020

美國的媒體繼續「看不見」所有大城市的暴動。奧勒岡波特蘭市的暴動進入第77天,昨晚當地警方再度宣布「示威者」的行為是Riot,原來因為暴民繼續攻擊聯邦法院,聯邦ICE (移民及海關執法機構) 逮捕了兩人,結果暴民包圍ICE的巴士,強迫當局放人。畫面見到數以百計的暴民包圍巴士,並向警察丟石頭,油漆罐。他們並將一個「豬頭」放火焚燒。(左派示威者一直將警察當作是豬。)

暴動並延伸至距離波特蘭三小時以外的小鎮Bend,國土安全部門DHS的聲明說,ICE是在當地輔助該部門,維持治安,並稱兩名被捕份子都有長期的暴力罪行紀錄。

由於波特蘭市庇護城市,也就是包庇非法移民的城市,因此禁止ICE的官員進去,民主黨的政綱也包括「廢除ICE」在內。

另外在芝加哥,警方也因為星期日的暴動,(五六十間商店被砸爛,包括珠寶,電器,服裝等被搶掠一空),逮捕了一百人,但是也有暴民包圍法院,要求放人。芝加哥的民主黨黑人女市長Lori Lightfoot這一次站在「法律與秩序」這一邊,指責暴徒的行為不是合法抗議,而是違法及擾亂治安。她還說,暴徒的行為是一次有組織的攻擊行為,甚至無異於犯罪組織。這是民主黨的市長首次與「示威者」(暴徒)對抗。

同一地區的商家是兩個月來第二次受到破壞及搶掠,很多都表示芝加哥不再平安,決心遷出芝加哥。

另外在西雅圖,由於市政府及市議會通過削減一百名警察,削減警局經費,甚至削減警察局長及多名高層的薪水,西雅圖警察局長卡門貝斯特Carmen Best (下圖) 已在前天宣布辭職。她說她不是因為自己薪水被削減而辭職,而是因為同僚的不被尊重。她語重心長的說:「他們日日夜夜為市民服務,…」她沒有說的是:「他們日日夜夜遭受攻擊。」

 

 

 

 

 

Carmen Best是美國第一位黑人女性警察局長,她都已經受不了了。難道這是BLM運動的最終目標?

西雅圖就是市區十幾條街被暴徒佔領兩個月的城市,那時期暴民宣稱區內市自治區,警察被阻止進入該區,市區商店及街道都被破壞得面目全非,經過這樣的破壞,市議會的對策就是削減警察局?

另外Fox News派了記者去明尼亞波里斯,就是當初黑人男子George Floyd 被警察執法時不幸遇害的黑人的地點,那裏好幾條街都是殘桓敗瓦,一片廢墟,情況有如伊拉克,阿富汗,但是至今我沒在其他媒體上見到。每當媒體提到這些地區的暴動,都說「示威大致上是和平的」。因為在大選期間,這樣的新聞對民主黨極端不利,所以媒體全面封殺相關報導。

 

08/11/2020

拜登今天公開了他的副總統人選,是美國參議院目前唯一的黑人女參議員哈里斯Kamala Harris,這選擇一些都不讓人意外,她有參議員的資歷,以前做過加州的司法部長(檢查部長),她形象不錯。她在民主黨總統提名初選時的表現,證明她相當具有攻擊能力,(曾經將拜登攻擊得無話可說。)

她這種攻擊性,也在2018年九月,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的任命聽證會中展示無遺,那次聽證會也是首次讓她成為全國觀眾熟識的面孔。她的這些表現,難免讓川普今天用nasty這字眼形容她。

 

 

 

 

 

哈里斯的獲得副總統人選,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她是黑人女性,因為在目前的政治氣候下,在BLM (Black Lives Matter) 運動壓力下,幾個月之前開始,拜登就在這股政治壓力下,被各界鼓吹要他選一個黑人女性做副總統候選人

昨天,一百位黑人領袖更發表公開信,威脅拜登必須選一個黑人女性做副總統,否則他將大大失去黑人選民的選票。這又是一個以族裔作為標準,提出的公開恐嚇。

而因為78歲的拜登神智有問題(已經是確認的事實),他的副總統篤定會在他任內就接任總統之職,所以如果拜登當選,美國就極有可能出現第一個黑人女總統。而民主黨就為這個因素內心竊喜,因為他們又將在歷史上寫下一個「第一」。

這就是民主黨一向以來都是玩「身分政治」的典型。在民主黨,資歷,能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種族,膚色,性別,性向等等。

不過我認為用「非洲裔美國人」形容她未必準確,因為她母親來自印度,她父親來自牙買加,他們都是上世紀六十年代移民美國,之後在美國受高等教育的學者。她與美國的黑奴歷史毫無關係。這跟奧巴馬情況有些像,奧巴馬的母親是美國白人,父親是非洲到美國的留學生,他雖然可以用非洲裔美國人的招牌,但也不是美國黑奴後代。

而且哈里斯的丈夫Douglas Emhoff是白人律師,哈里斯在多少程度上跟美國黑奴認同?事實是,她在出任加州檢查部長時,就被批評很多政策都是針對黑人,因為她廣泛逮捕大麻吸食者,一萬多黑人被捕,被認為是捕蒼蠅而放過老虎。此外她對對於牽涉到槍枝的罪犯也非常嚴厲,她甚至反對給警察身上裝「攝錄機」,這些都跟黑人民權團體的要求背道而馳。她還支持「三振出局」的政策,也就是犯罪三次以上,不論大小罪,就要長期監禁(把鑰匙丟掉的意思)。在她任內,黑人被逮捕坐監的數字是白人的12 倍。過去在美國黑人民權社區,甚至將她標貼為neo-colonialist新殖民主義者。她的這些政績過去在民主黨初選時,被她的政敵多次提出,但是我奇怪,自從她退出初選,這些言論再也聽不見了,大家(媒體)都為她可能被選為副總統人選而開始打邊鼓。

事實是,哈里斯在參選參議員,及參加初選之後,她在司法的立場上已經大幅改變,她知道要得到黑人選票她必須改變自己對司法的看法,此外她支持加州的庇護(非法難民)的立場,支持 AOC 的全套綠色能源法,支持全民免費健保等等,做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但是她基本上,不是黑奴後代,美國黑人也未必將她當作自己人。

 

08/11/2020

美國最新的倪爾遜Nielsen Ratings出爐,再度證實了福斯新聞網Fox News在過去的六,七兩個月,穩居所有有線頻道的冠軍地位。過去我提過多次,Fox News在有線新聞網中,長期高居收視率冠軍,遠遠拋後MSNBC,及CNN的收視率,但是這一次的報告更證實,Fox News的收視率更超過所有有線頻道:包括體育頻道,園藝家居生活頻道,電影頻道,高居第一位。

這證實甚麼?證實了美國人是在做出選擇,他們不斷地湧向這個美國唯一的,支持川普的新聞台。

這項調查證實了,即使在黃金時段,Fox News甚至超越了幾大無線電視網的新聞:CBS,NBC及ABC,這些電視網的新聞節目內容目前跟CNN,MSNBC一樣,百分百的以打倒川普為目標。我每天下午六點半撥到這些台,看他們的新聞說甚麼,但是只要看了前面十幾秒的綜合內容,就已經不想再看下去。因為幾乎所有的項目都只有一個目標:打擊川普。即使新聞內容跟川普沒有關係,但是明眼人也看得出,這些內容是宣揚與川普價值觀相反方向的。(有關美國各大城市暴亂的內容完全付缺,但是整天誇大新冠病毒的虛假數字。)而且三間電視台的內容也完全一樣。在美國,媒體新聞早已經不再彼此競爭,而是彼此互相呼應。

過去我還不時看一眼CNN,看他們胡說八道些甚麼,但現在再也不能忍受,因為他們已經到了潑婦罵街的地步,而且是全天候24/7不停地在製造錯誤的川普印象。我只需要看Fox News就夠了,因為Fox News不時會將CNN這些可笑的言論綜合報導一次,這就足夠,好過我自己轉過去看,完全是浪費時間。現在證明不只我是這樣,CNN已經到了只剩下白癡在看的地步,數字低到在所有有線頻道中墊底,低過家居生活頻道。

但是可笑的是,昨天我聽Rush Limbaugh (的電台節目),他舉出例子說CNN在嘲笑他,說他整天罵拜登,完全不報導有關新冠肺炎的新聞。這就可笑了,你們整天不停地罵川普,Rush Limbaugh這節目當初竄紅,就是用來抗衡你們主媒的。你要他也跟你們一樣,做全美國的一言堂?

而無巧不巧,昨晚Fox News最紅的八點檔新聞主持Tucker Carlson 也播出CNN的一段言論,也是在攻擊他,說他整天都在幫川普,攻擊拜登,罵他是完全不公正的主持。這些事實就顯示出,CNN及所有美國主媒那批人,(包括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完全生活在他們自己的極小的思維框架內,與真實世界的想法脫節。

Fox News的收視趨勢是好的,只是目前另一邊的集體數量仍然遠超Fox News。他們單獨都不受歡迎,但是他們集合起來,力大無窮。不要忘記他們身後還有全美國的教師工會,大學校園,好萊塢,作家,流行歌曲,…。

 

08/10/2020

美國國會(參院與眾院)至今無法就第四階段的撥款措施達協議,而第三階段的對失業者每星期600元補住期限,到七月31日就已經到期,所以川普在星期五宣布以行政命令,立即延期這項補助,只是將補助金額由每周六百元減低到400元,以免很多行業的工人拒絕回去工作,因為每周600元已經超出最低工資,導致一些人寧願在家裡也不肯回去工作。

民主黨跟媒體大聲鼓譟,說川普沒有權力推出這項行政命令。他們振振有詞的說,撥款的權力在於國會,總統無權這樣做。確實,撥款的權力在國會,但是川普集團也不是白癡,他們查過憲法,原來總統可以在「自然災害」情況下,臨時作出撥款行動。

民主黨原來的算盤是,他們希望將談不攏的責任嫁禍給川普,這樣美國人在七月31號之後拿不到支票,就會怪川普跟共和黨。周末幾間大媒體都在嘲笑川普,說「他不是自稱談判專家嗎?現在怎麼搞砸了?」NBC的主持說「他打破的談判,多過談妥的」。但是現在川普用行政命令解決問題,反而倒過來問民主黨:「你們如果要談判就來見我,我的電話你們知道。」把球拋給了民主黨。

這一次談不攏是民主黨在玩政治,這已經是第四梯次的撥款了,他們繼續在獅子大開口,硬是要在全套撥款中加上一個兆trillion的撥款給予「受到新冠病毒損害最嚴重的州」,換言之就是民主黨的幾大州。因為他們是受害最重的,但是第三梯次的撥款中,已經給了這些州一千五百億元。共和黨說得不錯,這些民主黨的州根本是要利用機會,彌補他們多年來的債務跟預算缺口。民主黨的州一向都是散財童子,不懂理財,這樣做等於又是要讓共和黨的州貼補他們。

川普的行政命令不僅以每周四百元暫時彌補了失業工人的收入問題,也包括:新冠肺炎期間保障房客不被驅逐,給於年收入十萬元以下的人,暫時的免Payroll Tax所得稅,(等於對病毒期間繼續工作者的獎勵),及允許暫緩償還學生貸款等。

民主黨說要控告川普用行政命令撥款,但是他們只是口頭說說,因為他們不敢。一來川普有理據,其次以前奧巴馬多次用行政命令達到撥款目的,(例如用全民健保的經費付給保險公司,迫使他們繼續投保。)所以民主黨絕對不會付諸法律,何況那樣做,他們要負擔失業工人收不到錢的責任。

所以說川普又打贏一仗。而且川普的民意支持率回升,與民主黨的拜登差距縮小到不到5%,甚至低於3%。要知道這是媒體每天對川普大聲叫罵後的結果。

說到民主黨的州跟城市,愈來越不像話。奧勒岡波特蘭市的暴動已經進入第73天,州長逼使國土安全部的軍隊撤退,但是暴民繼續用燃燒彈攻擊警察總部,甚至在警察都在裡面的時候放火,民主黨的市長Ted Wheeler非常傷心,他語重心長的對暴民說:「你們這樣做是在幫助川普競選,你們知道嗎?」而且他說:你們不是在訴求,你們是在企圖謀殺。但是有甚麼用,他用這種語氣說話,暴民會怕他嗎?

芝加哥除了慣常的又發生幾十宗槍擊案,昨天(星期日)更因為網上誤傳,有警察射傷黑人,於是暴徒又上街搶東西,數十間商店被暴徒砸爛窗戶,他們用超市的推車進去搶掠,數十間高級商店被搶掠一空,暴動中有十多名警察受傷。民主黨的黑人女市長Lori Lightfoot也忍不住罵他們不是行使憲法權力而是暴徒,「我們一定將你們繩之以法。」(Let’s be clear: We are coming to get you.) 但是當川普說要懲治暴徒時,為什麼就被攻擊是打壓黑人,說他是用法律與秩序討好白人選民?想想看,這句話如果是川普說的,會有甚麼下場?

明尼亞波利斯,西雅圖,波特蘭等地市區,目前的情況跟伊拉克戰場的廢墟差不多,現在又增加了芝加哥。但是這些驚心動魄的畫面,卻沒有一間主媒播出來。

 

08/09/2020

川普說「兒童對新冠肺炎有免疫力,死亡率低」,所以他主張開放小學,這段話受到各界集體攻擊,幾個網絡媒體甚至刪除了他這些文字,但是之後沒幾天(星期五),紐約州長康莫就宣布紐約州的小學應當正常開放。我見到媒體當作大新聞報導,但是沒有一句批評的聲音。這就是完全的雙重標準。

為什麼紐約州(民主黨)州長可以做出同樣的決定,絲毫不受批評,而川普只是建議就受到不停地責備攻擊?

後來聽見更多地區政府都在宣布要開放小學。原來幕後的新聞是,民主黨自己的民調顯示,極大多數的家長表示要學校開放,他們等不及了,而且不認為有危險,民主黨為了怕觸怒家長,觸怒選民,讓步了。但是媒體絲毫沒有解釋,繼續攻擊川普釋放不確實的訊息。

昨天還聽到有媒體說,兒童也會因為新冠肺炎死去,他們不知道哪裡引用的資訊,說過去幾個月有四十多兒童死於新冠肺炎,事實是,這不是正統的資訊,其次這些兒童是否有其他疾病,然後被醫院歸納到新冠肺炎?事實是,同一期間正統的統計指出,美國有超過150名兒童死於正常感冒,這樣說,學校應當永久關閉?

同樣的,美國媒體繼續將所有美國的新冠肺炎死者都算在川普頭上,與此同時,又指責他干預州政府及地方政府的職權。比如說,川普認為學校應當開放,媒體指責他,這應當是州政府及市政府的權責,他無權干預。當初他要各地商業開放,媒體也說是「地方政府的」職責,他無憲法權力插嘴。但是現在每一件相關新冠肺炎的負面消息,都是川普的責任。

同樣的,民主黨攻擊川普的理據是「新冠肺炎沒有統一的全國策略」,事實是,CDC (全國疾病控制中心) 一直都有指引,這個指引從來都沒有受到批評,(也沒有批評的理由),但是媒體將CDC跟川普分隔,每天捉住川普的一句話,指責他。例如川普說過「這新冠肺炎會過去,像其他病毒一樣」,這樣一句普通常識的話攻擊他。事實是,每一種新的感冒病毒都會過去,只是這一次的病毒比較長,這是誰都沒有預料到的事。但是這句話並沒有影響到CDC制定政策,至少他一早關閉了來自中國及歐洲的航線,至少他做到了每一個州政府的需求,提供了多過需要的臨時醫院及病床,提供了足夠的呼吸機,及醫療防護裝備,這些才是最重要的。

到現在,川普被攻擊的幾乎全部是因為他說的話,而非他做的事。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08/07/2020

民主黨真是團結,他們為了搶奪白宮,甚麼花樣都想得出來。

紐約州民主黨的檢察官Letitia James昨天宣布起訴美國槍會NRA及其領導人,目的是要讓NRA 解散。她指控這組織很多高層,包括執行副主席Wayne LaPierre,有嚴重貪汙行為。

這事件奇怪之處在於,如果是有人貪汙,你可以起訴他,打倒他,為什麼要明言解散這個組織?

因為槍會是共和黨一個堅決支持者,現在距離大選只有九十日,現在將這組織解散掉,可以阻止他們在大選前發動效率,幫助川普。

就在同一天,首都華盛頓的檢查官辦公室也發表同樣的起訴書,指出NRA存在嚴重內部不軌行為,但又加了一段:「慈善組織具有公共信用功能,法律禁止其支持任何政治運動,遊說工作,或私人利益。」

這就是目的了,現在頻臨大選,而NRA一慣的支持共和黨,所以現在廢除其武功,切合時宜。

 

 James在起訴書中說,LaPierre過去曾會同多名高層使用槍會的經費,帶著家人到處旅行,吃吃喝喝,完全不顧NRA的章程。

此外還將數以百萬元計的合約,給予與自已有密切關係的(科技公司),以及雇用沒有經驗的私人朋友負責責任重大的工作云云。

如果以這樣的標準,那麼克林頓基金會早就應該解散。(我以前說過,克林頓基金會被查出有一年百分之七十的開支用在旅行及住宿,行政費用也佔了兩成以上,只有百分之五用在慈善。)那麼拜登跟他的兒子早就應當坐牢。

這裡不是在幫LaPierre說話,任何人貪汙(如果有證據)都應當被起訴,但是幾個民主黨的檢察官聯合作出行動,針對一個共和黨的友好組織,本身就是臭味薰天。

James在起訴書中說,NRA的影響力目前相當大,但是卻在過去幾十年都沒有被好好的審查過,後果是讓幾個高層搜刮了數以百萬元入私囊。所以現在是時候解散這個組織。

NRA現任主席Carolyn Meadows發表聲明,說這些指控完全沒有根據,是處心積慮地攻擊一個合法註冊的組織,該會會全力應付。她並說,可以打保單,一旦選舉結束,這個訴訟也會無疾而終。LaPierre個人也已經發出反控,她紐約州檢察官誹謗。

不過一般認為民主黨的這些舉動不僅不會打壓NRA會員支持川普的熱誠,反而會激發他們更團結。因為這讓他們認清到,一旦民主黨上台,他們被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的權利就會被剝奪。過去因為同一原因,希拉里就不敢支持禁槍。

 

08/07/2020

美國網路媒體加入主媒,對川普(以及他的2020選戰)進行全面的封殺。首先Facebook跟推特Twitter 刪除了川普總統的一段文字及轉發的影片,川普在那篇文字中說:我認為學校應當開放,因為如果你看過去的數字,兒童幾乎,甚至肯定可以說兒童對這次的(新冠肺炎)免疫。」他又說:兒童有更強的免疫系統,對(此病)沒有問題。

Facebook跟推特說,那影片包含有關新冠肺炎的不確實資訊misinformation,「他說某一個族群可以免疫,違反了我們對新冠肺炎錯誤資訊的政策。」所以完全刪了。

其實川普說的並沒有錯,到目前還沒有兒童死於新冠肺炎的病例,(除非那個兒童事先已經犯了醫治不好的末期絕症)。而且兒童將病毒傳染給成人的病例也未聽聞,據一些醫生解釋,是因為兒童即使得了新冠病毒都沒有症狀,不會打噴嚏流鼻水,因此不會散播。

但是現在這些網媒似乎是說,有關新冠肺炎只能有一個立場,所有不同的都是「錯誤資訊」,即使是專家的意見。

這些人為了幫助拜登當選,甚至不惜犧牲幾千萬兒童的福祉,都要強迫學校關閉。

昨天Facebook進一步宣布,禁止一個支持川普的政治團體The Committee Defend the President在Facebook上買廣告九十天,也就是直到十一月大選。理由是,這團體的廣告針對拜登。Facebook說他們不允許任何政治團體在廣告中「說謊」。

該團體說,他們得到消息後,將廣告內容中有關拜登的文字刪除,但是對方完全不理他們的新版本,還是下達封殺令。

你聽說過,政治廣告不允許提到政敵的名字的嗎?你聽說過,只因為一個廣告不符合他們的「標準」,就禁止這團體今後所有的廣告嗎?

Facebook老闆Mark Zuckerberg曾經說,Facebook不應當負起責任查證事實,但是現在他在國會民主黨壓力下,就聽信「第三方」的查證結果,認為這些川普的支持者都是在說謊。其實引起Facebook採取行動的都不過是因為有民主黨人投訴。現在事實擺在眼前,只要有民主黨人投訴,這些網媒就採取行動。

共和黨也有投訴,但是無人理會。共和黨稱,到目前所有網媒採取的行動都是針對川普及共和黨的,沒有一個民主黨的廣告或是文字被刪除。所以你每天都在網上見到:川普是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他說新冠肺炎是假新聞,川普叫人注射清潔劑到體內……這一類的謊言。

事實是,目前網路媒體跟民主黨根本是一家人。其中擔任推特檢查工作Head of Site Integrity的頭頭Yoel Roth曾經是民主黨內火紅人士,他是拜登副總統熱門人選Kamala Harris過去的新聞秘書,他曾經發表過川普是納粹,說共和黨都是「屁」的言論。(他說過:當我見到一個年輕漂亮小夥子,說他是共和黨人時,我就從內心開始痛。)你說這樣的人負責審查推特內容,川普還有生存餘地嗎?但是當我上google去搜索他的背景資料時,跳出來的都是:為什麼右派都在攻擊Yoel Roth,你就知道目前的網路媒體是如何的百分百反川普了。

這些社交媒體本來是就開放的平台,全球幾十億人每天都在發表言論,但是現在很明顯,只有川普及他的支持者受到頻繁的檢查,刪除,封殺。

 

08/06/2020

紐約州長康莫Andrew Cuomo星期一召開記者會時哀求紐約的有錢人「回家」,他說:你們回來吧,我請你們吃飯,喝酒,我甚至可以自己下廚。

康莫這樣說,是因為過去幾個星期成千上萬的紐約有錢人(及中產階級)逃離紐約,他們的離去將嚴重影響紐約州的稅收,紐約的經濟。

康莫承認,紐約人逃離不只是因為新冠肺炎在該州造成三萬多人死去,而是因為紐約州及市的高稅率。他說:他們不回來,是因為他們想:我留在這邊可以付更低的所得稅,因為他們不用付紐約市的附加稅。

康莫這等於是在指責紐約市長白斯豪Bill de Blasio不斷的提高富人稅。原來紐約市居民不僅有聯邦所得稅,州政府的所得稅,還有市政府的所得稅,紐約市的所得稅年年上漲,最高的已經高達8.82%,這種種的稅已經讓最高收入的1%人口,承擔了紐約50%的稅務負擔。你說他們為什麼不「逃跑」?

此外紐約市為了阻止人們開車,還有通往市區的交通舒緩稅,對市區內的商家徵收附加稅29.4%,這不是殺雞取卵是甚麼?等於驅趕商人(中產階級) 都離開。

「駱駝背上最後的一根稻草」是,紐約市長一連串的助長犯罪的措施。如今年初推出的「廢除現金保釋」條例,禁止法官對罪犯做出現金保釋的規定,(只有重大罪犯例外),理由是,窮人付不出保釋金,等於是司法上的雙重標準。後果是,那些宵小分子犯了罪,(包括搶劫),都被法官即時釋放,等待審訊。結果他們一出法院就即刻犯罪,因為這些是慣犯,犯罪是他們的職業。這樣的例子多如牛毛,但是主媒都不報導。近幾個月,當街持械勒頸的搶劫案比比皆是,都有街頭攝相機錄下來。

加上近期的反警察運動,白斯豪刪減了紐約市警察局十億元預算,(六分之一),警察士氣大降,後果是紐約市的罪案火速上升。單單暴力搶劫罪案,七月份就比去年同期上升了286%,入屋搶劫上升21%,謀殺案提升兩成。這就是反警察的後果。

紐約市有可能恢復九十年代,朱利安尼Rudi Giuliani沒有當選市長之前的面貌,一個罪案頻生的,恐怖的,沒有人願意去,敢去的城市。

所以州長再呼籲都沒有用。人們或許投票時被媒體矇了眼,不知所謂的選出錯誤的人,但是當他們考慮到眼前自己的利益(金錢)時,會用腳來選擇。

 

08/05/2020

紐約時報昨天再有一篇社論,大標題是「讓我們取消總統大選的辯論」,這已經是過去幾個越來,紐約時報不知第幾次呼籲取消總統大選的辯論。記得上一次的理由是:川普一上台就是說謊,總統辯論已沒有意義。華盛頓郵報也曾經建議,在總統辯論時,一邊坐著一個「查證小組」,將川普的每一個「謊言」當場拆穿。

這些媒體其實都是在為民主黨的拜登Joe Biden努力製造有利環境,因為他們實在擔心,拜登不是川普的對手,所以在幫他找台階下。

另外拜登競選小組今天宣布,拜登連這個月在密爾瓦基舉行的民主黨總統提名大會都不會出席,改為在他自己於德拉瓦的家中發表「接受提名」的演說。這表示,他會繼續待在他家,不會出來競選。

這是民主黨的策略。因為他的支持率一直高過川普,倒不如讓他留在自己家裡的地下室,只是不知道,現在距離大選日期只有九十日,他能拖到幾時。

對於拜登的智力,越來越多跡象顯示他在退化。兩個星期前的記者會有人問他是否接受cognitive的測試,他說他接受了,而且每天一次。當時大家就認為他是將這項考驗智力的測試,跟新冠肺炎covid 19的測試搞混了。昨天他在 CNN 被問到是否接受過cognitive test時,他的回答是::「我為什麼要接受這測試?這是不相關的,就像你在訪問之前,要你測試是否吸毒,這是莫名其妙的問題,難到你是癮君子?」

其實一點都不莫名其妙,他就是因為被懷疑智力有問題才會問他這問題。而且他兩周前才說自己每天都測試,為什麼現在說不需要測試?這證明他總有一次是說謊。而且他問CNN那個黑人主持:你是否每次工作前要測試,你是否癮君子?就是一種侮辱,但是CNN每次都將那最後一句刪了,表示他們也知道有問題。

川普已經主動接受這測試,而且通過。川普提起過那些問題,原來不容易。其中一個環節是,測試者先提過十幾個名詞,事後不經意的要他重複那些字眼。但是一些媒體卻說:那不過是小孩子的智力測驗,有什麼了不起。如果是這樣,就叫拜登測試一次呀!

黨提名大會,以及候選人辯論,是總統競選最重要的兩個聚會,媒體有見拜登支持率占優勢,又擔心拜登目前的智力,靈敏,都比不上川普,而且目前的議題對民主黨都不利,(例如各城市的暴動,治安惡化,民主黨基礎選民要求削檢警察經費,甚至取消警察局,)所以戰略就是讓他躲著不要出來。以免相形見拙。

共和黨原來計畫在北卡羅萊納州舉行提名大會,但是當地民主黨政府諸多刁難,改在佛羅里達,但是媒體一再警告會製造病毒擴散,所以川普說他可能在白宮發表接受提名的演說。但是民主黨又有意見,那個佩洛西說,白宮是人民的殿堂,不可以給他做為競選之用。難道叫他去川普大樓演說?到時候又說他在為自己的大樓做宣傳了。

川普不僅希望維持原來計畫的三場總統辯論,還希望提早再加一場,因為目前的病毒影響,很多地方的缺席投票就要開始,選民到現在沒聽過拜登解釋他的政策,就先投票嗎?

 

08/03/2020

紐約州的初選已經過了六個星期,還沒有得到結果,原因在於這一次因為新冠肺炎,主要是經由郵寄投票,以及數量龐大的缺席投票absentee ballots,到目前還在點票。

據說造成混亂的原因很多,首先大量需要的選票,就沒有來得及印製。其次郵局的效率,沒有及時送到選民手上,最後,收到的選票要確認是適當的選民,要核對身分,後果就是一再延誤。因為這原因,兩個民主黨候選人已經提出訴訟,互相指責對方舞弊。

川普過去幾個月一直在提醒大家,說郵寄選票會發生很多問題,包括舞弊,但是所有媒體跟民主黨都說「他沒有證據」,一句話就將他打斷。這一次紐約經驗就是證據。這還只是黨內初選,選民人數非常少,每個選區只是幾萬人,都搞成這樣。而十一月的大選將是全國性的,數以千萬張選票,到時候的混亂可以想見。選舉結果可能要拖幾個月才分曉,那才是憲法危機。

紐約州州政府是民主黨,地方選舉辦事處的也幾乎都是民主黨人,這一次的爭論都是黨內的,如果是聯邦選舉,到時候的爭論就更嚴重了。據說這次初選,「廢票」非常多,這也是引起爭論的原因。因為部分地區的郵局不蓋帶日期的郵戳,結果很多沒有即時收到的選票都被作廢。共和黨擔心,到時候他們的選票有較大機會會被故意作廢。

我在民主黨為什麼大力推動郵寄選舉中說過,郵寄選票最大的弊病就是ballot harvesting,讓政黨的黨工收集「沒人收取的」選票,代為投票。而且這在二十多個州是合法的,你說會沒有弊病嗎?

目前媒體慣於在川普說的任何話之前,加一句「他沒有證據」,然後就等於是將他的說理都消滅掉了。好像現在民主黨在跟共和黨爭論,是否將每星期六百元的肺炎補助延期,民主黨堅持延期半年。共和黨說這個補助讓很多人寧願在家都不去工作,媒體也是一句話「他沒有證據」就不理了。事實是有證據他們也不去找。好多餐館,農場都說找不到工人,因為每周六百元多過最低工資了。(加拿大只有一間媒體做過調查,說有40%的小企業抱怨,原來的工人不肯回去工作,說他們的工資低於每月2,400元的補助。)

記得川普在剛當選時說,他的辦公大樓被竊聽,所有媒體都說他沒有證據。現在不僅有證據,而且證明奧巴馬的餘臣犯了17個錯誤,(及違法行為),才取得法院許可進行竊聽。(這包含在去年12月司法部獨立檢察官Michael Horowitz的調查結果IG Report中。)

所以以後再聽到媒體說「他沒有證據」時,要知道這是他們「沒有證據的」胡說。

 

08/01/2020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美國媒體就製造「川普不會接受選舉結果、」的說法。在最後一次選舉辯論,主持人就問川普及希拉里:如果敗選,你會接受選舉結果嗎?希拉里立即明確的回答,她會接受。川普當時就說,要看情況。於是所有媒體都說:川普打定輸數,但他不會接受選舉結果

事實是,民主黨及美國媒體到現在都不接受那次的選舉結果。大選後第二天就有全國婦女上街抗議,奧巴馬的餘臣則一直都用竊聽,陷阱方式調查川普及身邊的人,企圖將他拉下台。

現在,美國媒體再度製造:川普不會接受2020年選舉結果,我們可能要動用軍隊將他抬出去的說法。

他們這樣說,不知道有甚麼目的。我唯一想得出的理由是要讓他們心胸窄小的人自己開心。

CNN不知道有多少次,邀請憲法專家詢問他們:如果川普落選,他拒絕離去,有甚麼辦法可以讓他離開?真的要動用軍隊,將他由白宮抬出去嗎?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一個月前在接受The Daily Show的Trevor Noah訪問時說:「如果真出現這局面,我們可能要召喚軍隊驅逐川普(出白宮)。我相信那是需要很大陣仗的軍隊。」

這是媒體人同民主黨人一而再合作演出的自我滿足的雙簧。

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Wajahat Ali甚至發了推特:如果川普敗選後自動離去,我願意吞下一隻烏鴉。

川普在最近(兩周前) 接受Fox News的Chris Wallace的訪問中,被問到同一問題時,他做了同樣的回答:我要看情形。這又給媒體一個很好的藉口,紛紛談論是不是要用軍隊抬他出去。

最近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刊出專文,說美國的民主精神是世界標竿,這個精神就奠基於權力的和平移轉。但如果川普不和平下台,將嚴厲挑戰美國這優良傳統。這篇文章甚至發表於Chris Wallace那個訪問之前。

這些媒體人將沒有發生的事情當作新聞報導、分析,有甚麼作用呢?只是再度給川普加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他們無聊到甚至出版整本書討論川普會不會自動下台。一位教授(麻省Amherst College ) 的Lawrence Douglas 最近就出版了Will He Go?這本書,將川普敗選後可能發生的種種因為他不肯離去的惡夢,一一列舉分析。他在訪問中解釋,因為這是嚴重的憲法危機,而川普又是「那種人」,所以美國必須做好各種準備。

美國Georgetown 大學的法律學教授,也曾任奧巴馬政府顧問的Rosa Brooks,最近召集成立了一個六十多名的專家及前政府人員的小組,目的是協助大選後順利移交的工作,就是阻止川普可能不接受選舉結果的局面發生。他們將:川普大輸,川普小輸,川普小贏,川普大贏等局面都做了假設,然後預設各種局面及應付辦法。

民主黨及媒體最近加大力度打擊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就是預設局面,擔心川普到時候會讓司法部長出面,挑戰選舉結果,所以現在要打擊他說他是川普的走狗。先將他打倒了,到時候就不能幫助川普。

大西洋月刊的專文還預測,即使川普贏了2020年大選,還要預防他到2025年都不肯下台,因為他有一次開玩笑說過,他會持續做總統到下一個decade。

這些人腦子有病嗎?他們都知道那是一個玩笑話。(提醒他們,美國唯一賴著不走的是他們民主黨的小羅斯福總統,利用世界大戰做藉口,多選了兩屆。)

我唯一的預測是,如果川普這一次又贏了,媒體跟民主黨會再度對他展開各種調查,讓他沒有一天好日子過。

 

Click: 394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