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Journey

2020-07-13 00:10:42

這是米高梅在1959年推出的一部彩色片,說的是一群旅客在1956年底,企圖離開布達佩斯時,正值匈牙利十月革命剛剛發生,匈牙利人奮起對抗蘇聯共產黨統治,到處都是對抗行動,結果他們被困在匈牙利境內的一段事蹟。但是電影的主題,卻是飾演共產黨幹部的尤勃連納Yul Brynner,愛上了其中一名英國遊客,希望占有她卻得不到手,後來痛苦的讓她跟男伴安全離開的情節。

這部片子是尤伯連納跟女星黛博拉蔻兒Deborah Kerr的第二次合作,他們在1956年合作過國王與我The King and I,外傳他們之間有戀情,黛博拉蔻兒否認,並在拍完此片後跟劇作家Peter Viertel結婚,打破謠言。但這部電影很靠他們兩人間的吸引chemistry,特別是尤伯連納哪一方的「動情」在支撐。在這方面,尤勃連納演出非常傳神。

尤勃連納出生於俄羅斯,所以能說流利俄文,但他在這片中飾演一個也能說英語的紅軍少校,他的英語就太好了,簡直美國家常風味。

這電影另一個重要的角色是黛博拉蔻兒在片中的伴侶,是由37歲的Jason Robards飾演,他過去只在電台及舞台演出,這是他第一部電影,之後就開始紅了。片中還有一個法國女星艾諾愛美Anouk Aimee,她飾演一個匈牙利抗暴女子。(下:電影的日文海報。)

 

 

 

 

 

 

 

另外片中一個男童星是當時未滿五歲的Ron Howard,他在片中相當可愛。當然他後來大紅,成為著名導演及製片,推出的片子都叫好又叫座。到現在還持續有新片面世。

導演Anatole Litvak安納托里李瓦克是烏克蘭出生的猶太人,後來因為蘇共箝制電影及舞台藝術內容,他在1925年離開烏克蘭前往德國,後來希特勒上台,他再逃往美國。所以這電影的主題他是身有同感。

這電影片長122分鐘,雖然電影推出時,匈牙利人民革命剛剛發生,但是賣座並不成功,網上中文名字有:逃出布達佩斯,匈京逃命記。

劇情:

電影開始時是1956年十一月,一群西方旅客正要搭機離開布達佩斯,擴音機宣布,所有民航班機停飛。擴音機指示,前往西方的旅客可以搭乘巴士前往奧地利邊界,然後自己前往維也納。旅客中一位英國籍的黛安娜Diana Ashmore,她跟一名男子在一起,但企圖保密。當一個英國電視台記者戴維爾Hugh Deverill認出她時,她有些尷尬,只說那個男子是她剛剛前來機場時在巴士上認識的。(下:黛安娜跟弗萊明抵達機場。)

 

 

 

 

 

 

 

黛安娜的男伴保羅Paul Kedes好像有病,幾乎支撐不住,臉色蒼白,滿臉都是汗。黛安娜不時走到他身邊噓寒問暖。不過黛安娜對戴維爾說,這個男人是英國人弗萊明Henry Fleming。

他們上了巴士,弗萊明自己坐到最後一排,閉目休息。黛安娜跟戴維爾坐在前面。見到窗外都是戰爭餘跡,到處被破壞。走了不久,就有蘇共紅軍上來檢查護照,幸好大家都過關。走了不久,快到邊界時又有匈牙利的抗暴民兵Freedom Fighters阻截,上來檢查,並且告訴他們,說他們會戰到最後一人,即使只剩下石頭都要作戰到底。

這期間,弗萊明拿出胸口的一塊布,上面都是血跡,原來他胸口受了槍傷。他自己換了一塊布。當紅軍檢查後他暈倒在地,黛安娜過來照顧他,他說他怕忘了自己新的身分,所以暈了。黛安娜又跟他說了一遍,提醒他的名字跟出生日期。

之後他們又被坦克車截阻,見到幾十個匈牙利男子被裝上卡車帶走,但是街邊大批民眾唱著愛國歌曲,表示對紅軍的抗議,紅軍就用槍指著他們。他們在巴士上默默地看著,沒有人敢說話。

之後快到邊境時,他們的巴士又停了,紅軍叫他們都下車,這時戴維爾已經成為他們的發言人及領導。他要大家順從以減少無謂的麻煩。他們之中有一個美國家庭有兩個年幼兒童,而太太又在懷孕。另外有一個義大利女人帶著一個強媬中的嬰兒。其他還有一個有哮喘的大學教授,一對法國夫婦,一對敘利亞夫妻,一對芬蘭婦女,及一個像是日本人的東方人。總共14人。(下:他們全體被安排住旅館。)

 

 

 

 

 

 

 

 

 

到了這裡,他們被交給一個紅軍少校蘇洛夫Surov,他先沒收了他們所有人的護照,之後對他們說,原來的旅遊簽證都沒有用,他們必須有一個新的簽證才能離境。問他要多久,他說不知道,於是他們被安置到當地唯一一間旅店。在這裡,男性被安置住在一起,女性住在一起,有兒童的住在一起。所以黛安娜跟弗萊明就被分開了。幸而其他旅客都很通融,戴維爾更多次安排,讓她有機會照顧他。

這期間每天晚上,蘇洛夫都跟他們一起吃飯,他解釋自己的英語是以前在加拿大學的。他見到弗萊明都不下來吃飯,總是要問,黛安娜都解釋他不舒服,當蘇洛夫說幫他請醫生時,她又堅決反對,這讓蘇洛夫起了疑心。

他們吃飯時,外面響起陣陣機關槍聲,明顯是紅軍與地方反抗分子槍戰,不少人死了,紅軍也有損傷。一個自由戰士頭子Eva伊娃帶著槍,跟一群人直視蘇洛夫,蘇洛夫不敢怎樣。

他在餐桌上要大家說實話,大家不敢說,黛安娜說了:「他們恨你們。」蘇洛夫向她道謝,沒再說話。

這晚上,弗萊明在夢中說夢囈,說的還是匈牙利語,同房的三個男人聽見,其他兩人都說讓他留在團哩,其他十幾人生命都有危險,但是戴維爾叫他們稍安勿躁。當晚他問了黛安娜他們的關係,黛安娜告訴他,原來他們多年前認識,當時保羅(弗萊明)是化學生物學的專家,但中間她跟別人結婚,保羅就回到匈牙利。他因為寫過一封信到英國問她的下落,就被蘇共當作間諜,逮捕查問,他右手的手指都被剝除,到現在一直要戴手套,直到十天前才被釋放,之後又被槍傷,她認為都因自己而起,所以要補償給他。戴維爾聽了很同情。

第二天一早,已有幾個團員不滿意,加上紅軍又發了新的命令,要所有人交出武器,跟交出匈牙利人。幾位團員就說要將弗萊明交出去,特別是那有兩個孩子的母親。但她的丈夫就不允許,其他人中也有幾位挺身而出,於是大家決定維持現狀。這時蘇洛夫來了,他說要大家重新填表,才發給簽證。這時他又發現少了一人,黛安娜幫著解釋,蘇洛夫就問她是否與弗萊明有特殊關係。當他問不出結果,其他人也都不透露任何風聲,黛安娜就說他可以通融,讓他在房間填表。這時大家都看出來蘇洛夫對黛安娜有特殊好感。她先跟蘇洛夫在辦公室單獨填表,之後蘇洛夫叫她拿了表格去給弗萊明填。

當她跟弗萊明在房間時,蘇洛夫進來,叫黛安娜離去,他要親自對弗萊明問話,問了幾句話後,弗萊明傷痛難忍,要他幫忙拿水喝,當他扶起他喝水時,見到他枕頭下有一把槍,他沒收了但是沒說話。

等黛安娜回房,他們發現那把槍不見了,弗萊明意識到未來凶險多,弗萊明說唯一出路是找一個信得過的人,結果旅館的經理就是這樣的人,他一聽就叫黛安娜到市場去找一個賣魚的,他會安排,還教了她暗語。她到了魚市場跟那個賣魚的老人說了幾句話,安排好了今晚的船隻,就有兩個蘇聯士兵來將她帶走,原來是帶去給蘇洛夫。蘇洛夫開車帶她到一個很少人的小酒館,這時他才將那把槍拿出來,表示他沒有揭露他們。蘇洛夫解釋了他的困難,他說本來他很有自信,所有一切都黑白分明,但是自從她出現,他甚麼都看不清楚了,他明顯愛上了她,這讓他無法執行任務。

當晚晚餐時,蘇洛夫對大家說他們明早就可以離開,所以今晚歡樂些。他跟大家敬酒,還叫樂隊演奏,之後還跳舞。但是當他請黛安娜跳舞時,她首先拒絕,但之後被強迫。這時她知道,弗萊明已經溜出去被賣魚老人接去上船。之後她匆促逃過蘇洛夫的糾纏,酒店經理做手勢通知她她可以走了。她脫離蘇洛夫之後,即將離開旅館卻被蘇洛夫阻止,原來他是來向她道歉剛才的粗魯,還將弗萊明的手槍還給她,以示善意。

她終於拿了手提袋溜出旅館到了湖邊,但是他們上了船之後,卻不停地有紅軍巡邏,最後蘇洛夫自己騎馬來到,終於將他們兩人逮捕。他們被分開,黛安娜哀求蘇洛夫釋放弗萊明,說他這幾年受的苦已經夠多。蘇洛夫說現在案件交由上級處理,他做不了主。

事實是,蘇洛夫安排了一個醫生,到監獄幫弗萊明治療及取出子彈。但弗萊明不領情,他說你們現在取出來明天還是將我槍斃,多此一舉。但蘇洛夫此時卻在他身後幫他版住身體,幫他擦汗。他卻指責他「你們讓匈牙利人憎恨,…深切的,黑暗的仇恨,將我們從未體會過的仇恨都帶領出來。」他又對蘇洛夫念一首詩,是一個匈牙利烈士在監獄中用血寫的詩。

一個隊長來到旅館,重新審核每個人的護照,這時那個母親就說,誰都看得出蘇洛夫要得到她(黛安娜),只要她願意就可以救大家脫離險境。她說她不是為自己,只是為了自己的兩個孩子跟腹中的胎人,其他人都叫她不要鬧,但是黛安娜聽進去了。

這時蘇洛夫騎馬從監獄回到旅館,卻受到躲在暗巷的女烈士伊娃攻擊,不過子彈只射傷了他的馬匹,他跳下馬躲過了。但他自己不忍心下手,叫手下去將馬匹處死。

這時黛安娜被人帶來見他,他很高興,之後聽到槍聲,又為死去的馬匹難過。他支開所有人,但是聽到她說是應其他人的要求她才來見他時,他又不高興了。他指責黛安娜說謊,他要黛安娜承認她以前躲著他是一個謊言,因為她事實上是喜歡他的。黛安娜否認,但是他強吻她,黛安娜也有回應,但親吻之後,黛安娜立即要求離去,蘇洛夫讓她走了。(下:蘇洛夫希望黛安娜對自己也有感情。)

 

 

 

 

 

 

 

第二天一早,他們的巴士開到門前,讓他們一個個上車。黛安娜一個人上了車坐到最後。大家都不知道是要開到哪裡。開了短短一程就到了邊界,過一座橋就是奧地利。黛安娜跟其他人下了車,這時才見到弗萊明被蘇洛夫帶到橋邊。黛安娜與保羅重逢萬分高興,她走上前跟蘇洛夫道謝,弗萊明也跟他握了手。蘇洛夫說,他這樣做不是為他們,而是要讓自己以後睡好覺。

當黛安娜跟弗萊明過了橋,踏足自由的土地,這時聽到兩聲槍響,原來是伊娃跟賣魚老人,他們這一次成功射殺了蘇洛夫。

製作與卡司:

這一部電影有很多長處,也有很多缺點,如果你看到長處,會覺得是一部很好看的電影,娛樂性很高。如果你只注意缺點,這是一部很沒有邏輯的肥皂劇,

長處是,這電影的對白很用心,雖然有些拖拉,但是很能吸引人,例如他幾次向黛安娜盤問,兩人的對白很風趣。一些男女的情愛戲,也很有道理,特別是蘇洛夫對黛安娜的一見鍾情,非常取信人。因為37歲的黛博拉蔻兒在這電影中非常美麗,光艷照人不說,而且氣質高貴。看過她很多電影,在這裡最為出色,絕對讓人相信尤勃連納對她一見鍾情。其次,尤勃連納不知是否真的動情,他的眼光就完全讓人相信。他每次望著黛安娜的眼神,像是整個人要融化了。他不是演得真正好,就是真的愛上她。(說起黛博拉蔻兒的氣質,她在這電影中真的可以說追得上葛麗泰嘉寶Greta Garbo。)

再說缺點,這電影的情節太不合理,特別是蘇洛夫的角色。他太不像一個蘇聯紅軍的軍官,而像是一部肥皂劇的男主角。他每天帶著兩個軍官跟一班遊客一起吃飯,談天,喝酒,跳舞就很不合理,說話內容也好像崇拜西方文化。在當時肯定要被批判是親西方資本主義的重大罪惡。

不過對於當時匈牙利人的舉國抗暴,那描述就相當到位。讓人看了感動。這電影是在奧地利與匈牙利的邊境實地拍攝,相信演員及工作人員都能感受到當時的那種氣氛。據說片中飾演紅軍的很多都是真正的俄羅斯軍人,他們是後來投誠到維也納的。片中的匈牙利人也都是逃到奧地利的難民,所以都好像非常自然,因為都是演回他們自己。

前面說過,當時盛傳尤勃連納跟黛博拉蔻兒有戀情,不過黛博拉蔻兒堅持他們是兄妹那種愛,電影拍完後不久她就結婚,而尤勃連納是證人之一,謠言不攻自破。這也證明黛博拉蔻兒的潔身自愛。不過她說過,尤勃連娜的眼神讓她幾乎躲不過。如果你看過這電影,就知道她說的「眼神」。

這電影在北美賣座收入130萬,在海外收入215萬,結果虧損90萬元。

主要演員表:

黛博拉蔻兒 Deborah Kerr 飾黛安娜Diana Ashmore

尤伯連納 Yul Brynner 飾蘇洛夫Major Surov

傑生羅伯斯 Jason Robards 飾弗萊明Henry Flemyng/Paul Ledes

Robert Morley飾戴維爾Hugh Deverill

EG馬歇爾 E. G. Marshall 飾旅客(兩個孩子的父親)Harold Rhinelander

Anne Jackson 飾旅客(懷孕婦人)Margie Rhinelander

Ronny Howard 飾兒童Billy Rhinelander

Flip Mark 飾兒童Flip Rhinelander

Kurt Kasznar飾演旅社經理Csepege

David Kossoff 飾有哮喘病的旅客Simon Avron

Gerard Oury 飾單身旅客Teklel Hafouli

Marie Daems 飾Francoise Hafouli

愛諾愛美 Anouk Aimee 飾匈牙利烈士Eva

Charles Regnier 飾紅軍隊長Captain Ornikidze

Ivan Petrovich 飾賣魚老人Szabo Bacsi

Senta Berger 飾旅社女侍

Click: 14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