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BLM 運動源起於馬克思主義

2020-07-09 16:53:04

美國的黑人命貴BLM運動,越演越烈,早就跟明尼蘇達一個黑人罪犯之死脫離了關係,變成一項如假包換的政治運動。這運動明言要打倒美國,拆散美國歷史,將所有建國元勳都抹黑,重新以他們的理想原則再造一個。

今天,紐約左傾市長白斯豪Bill de Blasio會同BLM分子,在第五街道上(川普大樓門前)畫上了巨大無比的Black Lives Matter字樣。這是徹頭徹尾的挑釁行為,但是你聽不見一間媒體做這樣的解讀。另外,大紐約區的BLM主席Hawk Newsome上週在電視上公開表示:如果這個國家不給我們所爭取的,我們會焚毀burn down這制度予以取代。這就為他們打砸搶燒做了辯護,為他們推倒,毀壞,焚燒歷史人物雕像做了辯護。

另外,美國費城的BLM頭子YahNe Ndgo昨天提出了他們的五年改造計畫,就是在五年內全面廢除警察局廢除所有監獄。他們說,所有的犯罪都是因為貧窮及飢餓,所以警察跟監獄都解決不到問題。

BLM現在已經進入美國政治的主流,明尼亞波里斯市議會通過,廢除警察局,由社工取代警察工作。紐約跟洛杉磯都已經通過裁減警察預算一成,紐約市更廢除整個對付犯罪的便衣警隊。西雅圖市也允許BLM的暴徒佔領市區中心六條街的範圍。這些都是打倒美國舊秩序的做法。這與黑人與警察的衝突有關嗎?如果他們真的關心黑人生命,那麼每一天美國都有幾十個黑人死於黑人槍下,怎麼不見一個人示威,為他們打抱不平?上個周末,芝加哥有17個黑人死於黑人,紐約有11人,其他城市也都不少見。其中更有不少是兒童,但是 BLM 沒說一句話。(下:BLM在費城街頭喊口號)

 

 

 

 

 

 

 

這都因為,BLM不是為黑人爭取民權的,他們是藉這運動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甚至可以說騎劫了BLM成為他們的工具。如果還沒有看清楚,就是給沙蒙了眼。

為什麼過去兩個月時間,這個街頭運動這樣像是打倒美國的運動?將美國連根拔起的運動?

BLM在2013年成立時的三個成立者中,有兩個Patrisse Cullors,以及Alicia Garza承認她們是馬克思主義者。其中Patrisse Cullors 在2015年的一次訪問中表示:我們有固定的政治理念,我和Alicia都是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我們也是有經驗的馬克思主義執行者。

Patrisse Cullors很早就跟隨美國一個國內恐怖組織Weather Underground 的領導Eric Mann學習,吸收馬克思理念。而BLM一個主要的董事來自於另一個恐怖組織Thousand Currents,這組織一開始時就供應BLM經費,幫助BLM壯大。而這組織的副主席是一個有案底的恐怖份子蘇珊羅森保Susan Rosenberg,她是美國唯一的一個女性恐怖份子。她曾參加519共黨組織,參加搶劫銀行,她在1984年參與爆炸FBI在紐約的總部,在國會放炸藥,之後被發現藏有七百多磅炸藥被捕,後來被判刑58年,但在坐牢16年後,克林頓總統在下台前最後一分鐘特赦她出獄。(下:BLM三位創始人上了時代雜誌封面。)

 

 

 

 

 

這就不難想像,為麼過去兩個月發生在美國街頭的暴力破壞行為,這樣像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的紅衛兵,這樣像俄羅斯共產革命前的街頭煽動及暴力,還有古巴共黨革命的草根運動。

這組織成立之初就有另一個更重要的目標,就是打破傳統性別框架,打破傳統男女性別族群的特權。她們三個人都是女同性戀者不是巧合。她們除了支持同性戀者權益,更堅持變性人的人權,Alicia Garza的配偶就是變性的陽性人。這一次導致哈利波特作者羅琳J. K. Rowlings與BLM支持者發生的筆戰,就因為羅琳不認為變性人可以有月經,生孩子,引起他們強烈不滿。

黑人,加上同性戀者,加上馬克思主義者,加上女權主義者,這組織一開頭就是一個比傳統共產主義更偏激,更可怕的運動。

 

相關文章:

07/08/2020

美國(及西方) 的左傾運動越走越偏激,現在連傳統的左派都受不了了。全世界150名著名的左傾文化人,他們包括Harry Potter的作者J. K. Rowling羅琳,被多個伊斯蘭國家通緝的作家Salman Rushdie,傳統左派的頭頭Noam Chomsky,加拿大的小說家Margaret Atwood,女權分子Gloria Steinem等等,昨天聯名在Harper’s雜誌發表了一封公開信,表示目前在全球因為種族不公引起的風起雲湧的運動,值得嘉獎,但對於這運動「限制辯論」,感到憂慮。

這句話用白話講就是:種族不公確實值得大家奮起對抗,但是禁止稍有不同意見的人發聲,就是不對,過火。

這封信寫:自由社會賴以生存的自由交換訊息及想法,近來每一天都面臨限制。…我們堅持每一個社區都有機會發表觀點。但是最近經常發生對自己不苟同的意見、想法予以譴責,懲罰,甚至公開聲討。

這封信並警告,這作法將造成文化,藝術,及媒體的恐懼心態。

信中說:目前很多作家,藝術家,新聞界開始擔心,如果他們不同意目前的「共同」意見,甚至不是積極擁護,他們的生計將受到影響。…我們必須維護彼此有善意的不同立場,而無須恐懼後果。

哈!他們形容的情況不是白色恐怖嗎?這不是說他們左派已經承認,目前在西方世界普遍存在白色恐怖?

這封信又指出一些實例,包括:報社編輯因為刊登一篇引爭論的文章被開除了;一本書因為內容被認為少許不真實,就被收回;新聞從業員被禁止寫某一類內容;教授在課堂引用一些資料就受到調查;一名研究員因為在同僚間傳閱研究報告,也被開除;有組織負責人只因為犯了不小心的錯誤,被驅逐。

但這些是傳統的左派,所以他們還是擁護目前在全世界,特別是美國的街頭暴力行為,只是對於這些「街頭暴力組織」居然連他們都要反對,有些不了解。

不過我對他們舉出的例子有些意外,其中第一個例子就是紐約時報上個月發生的,該報編輯James Bennet在社論及意見版,刊出了共和黨參議員Tom Cotton支持川普的立場,用國民警衛軍,到暴亂地區維持治安。這文章一出,受到民主黨及左派的強烈反應,結果該報一度抽回該文,後來加了註解再刊出,但那位負責的編輯就被迫辭職。

這封信雖然沒有提出人名,但明顯是指這回事。這讓我意外,因為在當時,只有保守派才報導(及氣憤) 這件事。

不過我們都知道,引起這封信最著名的事例就是,羅琳J. K. Rowling她自己跟極左派之間的筆戰。羅琳已經是一個前進文人,她早在2007年就在她的小說中加了同性戀的角色,並且鼓勵同志出櫃,但最近居然也跟LGBTQ…社區打起筆戰。首先,她在去年支持一篇「男人無法變做女人」的文章及其作者,被認為是逆反潮流,受到誇性別組織的聲討,最近,她又因為懷疑男人可以有月經,再度被同性戀團體,及其他左派的圍剿。其實她都只是發表短短的一個推特,居然就引起這些瘋狂左派的攻擊,才讓羅琳等人認為不可以忍受。

這封信引用的其他例子,包括美國一個教授,他去年在一間大學中引用了一名作者在書中的一句話,因為牽涉黑人的辱罵字眼,就被指控種族歧視,(後來被裁決無罪)。另外今年一月,一位作者的小說出版後,被認為書中對墨西哥人有籠統侮辱的嫌疑,出版商就終止了他的巡迴發布會。

我今天看紐約時報,CNN等都淡視這篇公開信,這封公開信能起多大作用尚未可知,一些簽名者甚至已經表示反悔。但是物極必反。等著看這股極左潮流會達到甚麼程度才被扭轉。

Click: 56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