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38

2020-07-01 11:38:52

07/31/2020

今天的美國是一言堂,百分之百正確。連社交網路都只允許存在一種聲音。

一周前,有十多位醫生在華盛頓最高法院前舉行一項記者會,他們以自己的經驗宣稱用一種治療瘧疾的藥hydroxychloroquine,治好了病人。他們都是執業醫生,有黑人,有白人,有男醫生也有女醫生。結果這個記者會的video 在網上吸引了一千八百萬的點擊。川普的兒子Donald Trump Jr. 在自己的推特上放了鏈接,結果被推特以「釋放新冠肺炎不實訊息」為理由,將他這條推特刪除了。

我以前報導過,多項正式的測試都已證明hydroxychloroquine對於治療新冠肺炎有效,包括美國亨利福特醫療中心Henry Ford Health System,及西奈山醫院等作的實驗。前者證明可以降低死亡率一半。但是就因為一開始川普總統聲稱這個藥好,對新冠肺炎病人有用,結果所有媒體就全力打擊這個藥,以打擊川普,非要說他散布不實的訊息。

上述的醫生中,一名黑人女醫生說她用這藥治好了350名病人,他們中有些病人有糖尿病,有些有血壓高,但是沒有一個人因為吃這個藥死了。

據說這些醫生都是華盛頓的醫生,他們在Tea Party Patriots這個保守派團體組織下,在最高法院面前拍攝這記者會。

今天在眾議院民主黨主持的聽證會,他們又請了那位民主黨的朋友Anthony Fauci作證,目的又是給媒體彈藥。他今天居然說,連Henry Ford Health System的試驗都不可信。足以證明他們已經到了不分青紅皂白,不顧病人死活的地步了。

這也證明今天的網頁大亨,他們是如何審核網上訊息的。居然連十幾位執業醫生的話都可以刪除,只因為內容對川普有利。

上述醫生中有一位白人女醫生,她事後說因為她也參加了那個記者會,她已經被醫院開除。

另一位耶魯公共醫療中心Yale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醫生Harvey Risch在Fox News上說,如果一開始就允許使用hydroxychloroquine醫治新冠肺炎,他相信可以減少死亡人數幾萬人,但是因為主流的宣傳戰,失去了一個機會。他說印度就用這個藥給前線人員做預防,降低了死亡率。

四月時我也報導過,加州兩名醫生宣稱他們被迫將其他病人的死亡,都歸類到新冠肺炎的死者數據內,以坐大新冠的死者數字。他們的網頁也得到幾百萬的點擊。後來YouTube也很快就刪除了他們的video。

川普的兒子說,中國政府利用推特宣傳很多對美國不利的訊息,推特一次也沒有刪除或是警告。伊朗政府的教主更是經常在推特發言,包括對以色列的暴力行為,更沒有被刪除一次。

而被推特警告,刪除最多次的是川普總統。一個月前,川普再有一條推特被放了警告文字,說是違反推特的「反暴虐行為政策」(abusive behavior)。原來川普說的是有關他自己的一項行政命令,他說:「那些企圖在華盛頓特區建立一個自治區的人,將會面對嚴重的警力serious force。」推特居然說,川普此言違反了他們的規定,因為該文包含「用武力傷害特定的團體的威脅」。

你相信嗎?

當時是一群人企圖拉倒白宮前的Andrew Jackson雕像,並在那裏成立自治區,好像西雅圖一樣阻止警察進入。所以川普發出警告。推特居然警告總統,而不是警告那些暴徒。

說美國已經進入黑白顛倒,無法無天的時代,決不是誇張。

 

07/30/2020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今日接受國會財政委員會的調查聆訊,解釋他在WE Charity事件上的利益衝突。杜魯多出席了九十分鐘,之後他的幕僚長Katie Telford又接受聆訊將近兩小時。

杜魯多在九十分鐘的問話中,沒有做出任何新的答覆,他根據背好的稿子,完全不脫稿。:他說的重點是:他不知道自己一家人,包括母親,弟弟,妻子一共拿了WE多少的報酬;當初將九億元學生志願服務計畫,交給WE的建議,與他無關,完全是政府內公務員的建議;不僅如此,當他知道公務員建議將這計畫交給WE時,他還曾經表示,為了避嫌,最好暫為擱置。他唯一道歉的是,在做最後決策時,應當必錫。

 

 

 

 

 

 

 

這事件好像前一次的SNC Lavalin事件一樣,杜魯多當老百姓都是傻瓜。這樣一項九億元的計畫,同時給予WE四千三百多萬元傭金的計畫,全部是由「底下人」提出來的?

其實據最新消息,杜魯多家裡的三個人,前後拿了WE不只是以前報導的三十多萬元,那只是正式酬勞。如果連旅行及申報開支計算進去,總數可能超過50萬元。

杜魯多的堅持「背稿」,讓反對黨很生氣。保守黨的委員Pierre Pollievre 坡里埃一再質問他;你們全家人究竟一共拿了WE多少錢?杜魯多就是不回答,他先是說不清楚,之後說「這已經是公共資料,媒體都報導了,你可以去查。」

這是甚麼樣的答案?其實不是錢多少的問題,WE是慈善機構,而且據說非常小氣,從來不付報酬給其他的表演者,甚至不給他們申報車馬費,卻大方至極的給杜魯多的家人幾十萬元的報酬。

這方面杜魯多倒是回答了,其實是強辯。他說,自己的母親及弟弟本來都是獨立的專業人士,言外之意,人家請他們不是看他的面子。(你信嗎?)其次他更拿出政府的利益衝突法的條文,說「牽涉利益衝突法中的家屬family的定義,只包括配偶跟未獨立的子女。」這表示,連他母親跟弟弟都不算他的家屬了。

這讓我想起美國克林頓總統當年在辯護與白宮實習生性醜聞事件時的強詞奪理,當時他就說:這要看Is這個字的定義是甚麼了……

這件醜聞越來越臭,無論從哪一個角度看來都達到醜聞的定義,光看今日杜魯多的表現,他這「擦屁股」做得不夠徹底。看來還應當有下文。

 

07/30/2020

美國黑人眾議員John Lewis的葬禮今日舉行,三位前任總統,以及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致詞,整個過程像是一個「潛意識的」大規模的反川普集會。

這讓我想起2018年八月的共和黨參議員麥坎John McCain的葬禮。他也是因為反川普而受到華盛頓媒體,及整個deep state的吹捧。他的「不及時的」去世,也被所有當權派利用,作為反川普的集會。也是所有前總統都致詞。也是所有媒體都轉播(甚至包括加拿大幾大電視網),而且強調他們不會邀請川普出席。

這是終極的bully欺凌動作。這是為什麼西方媒體整天都在宣揚「反欺凌,反暴力」,但是bully現象繼續存在的緣故。大家都知道,在學校裡最大的冷落,侮辱,就是「不參你玩」。這是最孩子氣的欺凌,而華盛頓的一班當權派,就在玩這最孩子氣的遊戲。

我以前說過,這個被吹捧到天上的民權鬥士John Lewis,卻在川普當選後拒絕接受他是總統的事實,拒絕出席川普的就職典禮,拒絕出席川普在國會發表的國情咨文儀式。但他死後,川普卻下令白宮降半旗,所有政府大樓降半旗。

我注意到,今天當主持人提到佩洛西的名字時,在座人士都鼓掌歡呼。這是政治集會還是一個莊嚴的葬禮?明顯的,在座人士都當作是民主黨的集會,當作是反川普的集會。

最後壓軸的是奧巴馬,他完全利用這場合作拜登競選的造勢大會,在簡短的民權講話之後,他開始了對「潛在敵人」的攻擊。先是指責警察壓制黑人,然後不點名的攻擊川普說:當我們在這裡集會時,「他們」正在壓制選民投票,…推動用選民ID,精準的阻止某些選民投票機會…他們還阻止人們郵寄投票以免不生病,為了這目的,還攻擊,破壞我們郵局的名譽,…。然後底下的群眾(忘記了這是一場葬禮),大力鼓掌,甚至起立歡呼。

還有九十幾天就大選了,美國媒體及民主黨藉著新冠的疫症,阻止川普做任何政治集會,阻止他當選,但是他們卻可以利用一次葬禮,舉行最多媒體轉播的造勢大會。

 

07/29/2020

在美國威斯康辛州密爾瓦基,一個市民都熟悉的黑人男子被人射殺了。這名60歲的Bernell Tremmell每天都在街上展示巨大的招牌,上面寫Vote Donald Trump 2020「2020年大選投票給川普」,市民當他是街頭一景。

但是上週四中午,光天化日之下,他被一個騎單車經過的男子射殺,目擊者說那是「行刑式」的謀殺。

 

 

 

 

 

 

 

Tremmell不是一個精神有問題的人,剛剛見到一個他前幾天被人拍到的視頻,他說的頭頭是道:「奧巴馬甚麼也沒有幫我們做,他的全民健保我們根本負擔不起。但是川普,他相信上帝,為我們做了很多事。…」在那個視頻中,他已經說有人騷擾他,企圖要攻擊他,甚至殺死他。

也許因為他是一個黑人,又公開的是為川普在喊話,對民主黨構成殺傷力。很明顯他是因為這原因被殺。難道他沒有像其他「和平示威者」一樣的表達自由嗎?他才是真正的和平示威。

如果一個支持拜登的市民,在光天化日下被槍擊斃命,你想會引發甚麼樣的後果:仇恨犯罪的呼聲一定震天價響。指責川普煽動仇恨的指責聲一定鋪天蓋地。記者一定追問川普:你每天罵拜登,現在你的支持者有動作了,你怎麼說?…

警方發布的行凶者相片,很大可能是一個戴口罩的白人男子。我也沒有聽見BLM出來示威,為他喊冤。

對於Tremmell的死,媒體好像沒聽見,沒看見,也沒反應。

 

07/29/2020

川普與拜登的對比再強烈不過。川普一天舉行多至一兩次記者會,今早他站在白宮停機坪又跟記者聊了十幾分鐘。回答了十幾個問題。

川普的講話也再「真性情」不過,這樣的性格經常為他帶來麻煩,但是如果你不想一再選出會講話但不做事的政客,他這性格卻是一個長處。

昨天在記者會中,媒體又質問他為什麼打壓那位Fauci醫生。川普的回答是這樣的:「其實我們相處很好,其實他最初也犯過很多錯,最初他還不同意我關閉來自中國的航班,歐洲的航班,後來他承認我這樣做挽救了成千上萬美國人的生命。他很多初期的建議後來都證明不對。而我執行的政策都是他建議的,但是他的受歡迎程度卻高入雲霄,我的卻低至谷底,我想這跟我的personality有關吧。」(大意如此)

他這段話後來又成為媒體嘲諷的對象,但這表示他經常將心底話說出來,你見過其他這樣的政客嗎?

拜登就不同了,他在昨天也舉行了一次記者會,(幾個月來的第二次),而且又是只在他的家鄉德拉瓦,邀請的也是當地的記者,(沒有華盛頓的媒體),不僅如此,所有發問的記者都要事先登記,然後他按著名單上的名字,一個個叫喚記者問問題,所有的問題也都是友善的,溫和的。完完全全的經過事先策畫。他的回答也是四平八穩,像是事先被送過的規格是答案。(與加拿大的杜魯多一個模式。)

川普自從當選以來,九成以上的麻煩都是從他說的話,或是發出的推特引發出來的。其實這就是他的性格,與他的政績無關。如果你了解他的性格,你會更欣賞他這樣的人,完全將真性情表現出來。他身邊有人說他think out loud,就是說出心裡正在想,正在過濾的話。但是媒體就有意地將這些話當作他的官方發言,予以誇大,攻擊。就像有一次,他因為剛剛跟醫生討論過清潔劑可以消除病毒,大家就開玩笑說,可以研究出一種方法將適用於人體的清潔濟注射入人體,達到殺菌的目的。他在記者會中就笑著對其中一位醫生說:「也許我們可以研究這樣做,將清潔劑注入人體。」結果到現在我還聽到有媒體人用這句話攻擊他,說他鼓勵老百姓將清潔劑注射到體內。

我寧願要一位說真話,做實事的總統,也不要一位說話四平八穩,但是無能到極的政客。

拜登在華盛頓做官48年,請問他除了為自己的兒女,及他的弟弟找到幾十億元的合約之外,還做過甚麼?

 

07/29/2020

奧勒岡州波特蘭市的暴動已經進入的62天,每一天晚上都見到暴徒向當地的聯邦法院拋擲燃燒彈,他們還衝入聯邦警察設置的圍欄,進去破壞。聯邦警察搜出的暴徒身上的破壞物件包括棍棒,汽油彈(莫洛托夫雞尾酒),雷射槍,還有十幾罐農人用來灑肥料的大罐子,裡面有漂白水,還有人尿。

這棟法院大樓已經被破壞得不像話,建築被暴徒用鐵鎚日夜敲打,每天都有燃燒彈被丟進去。但是昨天波特蘭市議會卻通過,說聯邦警察在外面設立圍欄是非法行為,因為占用了原先單車寄存的位置,同時危害經過市民的安全,所以每一小時罰款五百元,到現在已經累積了19萬元以上。

這是公然的支持暴徒的破壞行為。這是民主黨基層政府公然和暴徒站在一起的行為。不過有見昨天國會眾議院的聽證,已經太明顯,全國的民主黨都與暴徒站在一起。他們首先不承認波特蘭以及全國各大城市都存在這暴民破壞的亂象,說那是共和黨及川普政府製造出來的myth,只是為了為他十一月大選製造有利背景。他們堅持,這些不是暴民,而是和平的異見分子。他們在進行憲法授予的和平抗議。

因為媒體日日夜夜的掩飾真相,現在民主黨的拜登民調支持率高過川普一成以上。所以民主黨可以繼續使用他們的掩耳盜鈴的做法。

但是真相總有水落石出的一日,民主黨下個月中即將在密爾瓦基召開黨代表大會,正式提名拜登做總統候選人,這個大會為了應付新冠肺炎,所以預計只會有三百人出席,但是大會的治安就有問題了,因為到目前多數的警察機構不願意參與。據報導已經有超過一百個警察單位拒絕簽約維持到時候的治安,因為合約中寫明了禁止警察使用催淚彈,胡椒噴霧一類的執法工具。

其實這就是今天美國各大城市限制地方警察的各種箝制條例,警察被禁止使用任何工具維持秩序,但是暴徒的手法卻越來越暴力,你們還要警察做甚麼?

媒體幫民主黨掩飾,說拜登不主張削減警察經費,事實是這個民主黨「反警察」的真相總是要被揭開的。老百姓能夠被矇騙到幾時?

 

07/28/2020

美國眾議院民主黨又在國會上演一齣政治鬧劇。他們在休會期間在司法委員會召開聽證,叫回各委員公審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

這聽證原訂於三月舉行,後來因為新冠肺炎一再延期。這期間發生了很多事,但是民主黨就集中於巴爾的「罪狀」,目的是在電視上,將他們準備好的talking points大聲講出來,讓各電視台及報館的「同仁」使用,再做連續多天的新聞標題。過程中,他們阻止巴爾回答問題,他們的目的不是要聽回答,而是要發表一連串沒有證據的謊言。

 

 

 

 

 

 

每一次巴爾要回答,他們就說:我還沒有問你問題;或是:你在佔據(浪費)我的時間。把他打斷。他們每一個人都用自己的五分鐘,喋喋不休地說他們的謊言,禁止他插嘴或是回復,即使要他回答,也是:你回答yes or no,像是法庭的檢控官。

那位民主黨的主席奈德勒Jerry Nadler的開場白,可以用來作為整個民主黨的narrative,他們的宣戰書:你幫助總統打壓正在進行自己公民權利的和平示威的國民;美國因為疫情死了15萬人,整個責任都是總統的,你們卻轉移目標,製造暴亂的謠言。那些是母親,退伍軍人參與的和平示威;你們不顧各地方政府的反對,派軍隊到各地去鎮壓異見者;你宣誓成為司法部長後,協助川普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壞的總統;你們對於外國政府干預本國選舉,一點行動都沒有,沒有一個人被起訴;你又幫助總統壓制專業的執法人員,破壞他們的名譽;最後最重要一點,你為了總統的私人政治利益,不顧政府自己的命令,散布新冠病毒。他甚至說了兩次shame on you,shame on you,等於是說「你不要臉」。這是講理講不過了,就潑婦罵街。

共和黨在司法委員會的頭頭Jim Jordan利用機會,讓巴爾提出司法部最近調查奧巴馬政府餘臣一再違法調查川普政府的官員,做假證據,瞞騙法官,引誘川普官員犯法,洩露機密給媒體串謀,但是這些民主黨都沒興趣。這些調查報告一連串出爐,搜出各項證據,但是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卻一個證人也不傳訊,證明他們不想知道真相,更害怕知道真相。

Jim Jordan最聰明是,開場白之後就發表了一份長達九分鐘的錄影帶,全部都是美國各大城市近來幾個月的暴動場面的綜合畫面,顯示暴民拋擲燃燒彈,燒毀了商店及警察局,法院等建築,還有銅像被破壞,警察被攻擊,這錄影帶就駁斥了民主黨說的「暴動不存在,都是川普政府為了選舉製造出來的」謊言。這錄影帶還引述了CNN,MSNBC,NBC等多位主持,以及拜登,奧巴馬等人說的:這些示威都是和平的,參雜在一起有很好的效果,證明他們都在說謊。

這錄影帶的作用很大,CNN之後也承認,所以在中間短時間休會後,民主黨也推出一個短片,證明示威都是和平的。但這個急就章剪接得非常差,部分有聲音,部分沒有,中間還斷片多次,亂七八糟。

民主黨等了這樣久舉行這聽證,是有準備的,特別是他們每一個人的謊言。他們利用機會說了下面這些:你六月一日在白宮前拉法葉廣場,下令軍隊清場,只是要給川普機會給媒體拍照photo-op;你在全國製造暴亂的恐懼,盡管州長市長都反對,還堅持派軍隊到各地區,無非是要讓選民害怕,支持川普當選:你附合川普的謊言,反對郵寄選票,無非是要壓制黑人選舉,因為黑人死於新冠肺炎的比例高於白人,阻止郵寄投票就是壓制黑人投票;你是川普的應聲蟲,先後為幾個川普支持者減刑;川普拒絕表明他是否接受2020選舉結果,你到時是否會配合川普提出法律複核…

Jim Jordan最後說得很對:「你們準備了這樣久,等到司法部長在這裡,卻不准他說話?」但是主席連他這句話都打斷。很對,他們根本不是要巴爾說話,目的只是散布他們的謊言

 

07/27/2020

華盛頓又盛大紀念一位國會眾議員之逝去。這樣的規格當然又是一位「他們」的人,一位符合他們道德尺度的人。

死者是喬治亞州眾議員路易斯John Lewis,他因為二十多歲時就參與了馬丁路德金的民權運動,成為美國民權領袖之一,飽受推崇。他死於88歲之年可以說是壽終正寢,福壽雙全。他的紀念儀式及葬禮是國葬規格,遺體得以在國會大堂展示,受民眾瞻仰。

 

 

 

 

 

媒體對他的吹捧是無限的,但是他真有那麼偉大嗎?真正的民權鬥士是寬容的,但是他從第一天就不接受川普當選總統這事實,拒絕參加川普的就職儀式,也拒絕出席川普第一次在國會發表的國情咨文。

但是他死了,川普發表推特推崇,讓白宮降半旗,也宣布所有政府機構下半旗。

但是所有媒體及民主黨卻持續指責川普「讓種族摩擦更厲害」,壓制黑人民權運動。

XXX

任何人跟川普作對,都會被捧到天上。那位傳染病專家Anthony Fauci更是近來的鋒頭人物。美國本季棒球賽開賽儀式,邀約他在華盛頓的球場拋出第一球,可以說鋒頭之健無人能比。但是他拋出的這個球卻是我從未見過的差。我都不是體育好手,但是我肯定都不會像他那樣將球拋到本壘以外那麼遠的地方。

但是不要以為他會被嘲笑。網上的評語居然是:他是為了保持社交距離,將球拋遠了。他拋得再壞,都比川普的總統政績好……

本來我們也不應該嘲笑一個拋球拋得不好的人,(不要說他以前是棒球員。)但是如果那個球是川普拋的,你想後果會怎樣?

 

07/24/2020

芝加哥市長今日凌晨下令,將市內兩座哥倫布的巨大銅像移走了,說是為了安全的理由。過去幾日,數以百計的示威者(暴民)包圍這兩座銅像,(一座位於該市的小義大利區,一座位於該市的Grant  Park公園內),他們用巨大的繩索,要拉倒這兩座銅像。當警察在保護這兩座銅像時,他們用石塊,竹竿等攻擊警察。我見到拳頭大的鵝卵石不停地像下雨一樣,落在警察的頭上,身上。

這些畫面我是在Fox News上見到的,沒有一家其他的電視台播放。我在電視上見到那些警察身上連頭盔都沒有,據說數十名警察受傷了。但是事後這些示威者卻向當局提出至少20件有關police brutality申訴,說警察對他們粗魯對待。這些不是示威者,這些是要打倒美國的馬克思主義者。

這也證明,少數暴力分子可以左右政府決策。大多數安分守己的市民,一點影響力都沒有。

除了示威暴亂,芝加哥的槍擊案及命案仍在持續上升,除了每一個周末都有七八十人受到槍傷,至少十人死亡,過去兩天再有每天二至三人被黑幫擊斃,其中不少是無辜的被波及者。單單在星期二,就有十五人在參加葬禮時被槍傷,其中包括一個三歲孩子頭部中彈。但是芝加哥的女市長Lori Lightfoot卻拒絕川普的建議,讓聯邦警察前去幫助平亂。CNN等不報導芝加哥的亂象,卻只報導了Lightfoot指責川普的話語:我們不需要聯邦政府來添亂,我們不需要獨裁政府將這裡軍事化,我們不需要川普利用這事件玩選舉政治…

事實是,芝加哥警察工會一個星期前致函川普,要求川普幫助芝加哥對抗嚴重的罪案,Lightfoot知道後,發布推特攻擊警察工會,說他們是一班小丑,更指責川普挑撥離間。

目前指責川普「獨裁」,要用「祕密警察」鎮壓和平示威,已經成為民主黨的talking points,我一天要聽到他們這樣說幾十次。

奧勒岡州波特蘭市的暴亂也已經進入第58天,那裏每一天都是火光熊熊,棍棒石塊滿天飛,任何穿制服的警察都受攻擊騷擾,一些暴民用糞便攻擊他們,甚至當面粗言穢語的指罵。目前整個城市已經面目全非,到處都是污濁的塗鴉,…不相信那裏的市民對於他們的(民主黨)市長,市政府沒有怨言,但是一來媒體掩飾真相,不予報導,二來民眾真的已經喪失自己思考的能力。這樣的騷動,你見不到新聞報導。每一天都是鋪天蓋地的新冠肺炎已經要讓美國人死光光了,川普卻毫無對策…

原來遇到這樣的亂象,所有民主黨多年來執政的地區都是腥風血雨,對於共和黨是最有利的,但是在媒體瞞天過海的報導方式下,又是川普的一個負面新聞。(下面是波特蘭市目前的真面貌。) 

 

 

 

 

 

 

 

 

 

 

07/23/2020

川普今天召開了第二次的新冠肺炎記者會,他的表現證明了他的能伸能縮。他近來每一次的記者會發言簡短,不脫稿,事後的問答環節,也越來越短,他今天只接受了五位記者的問話就收場,你不能責怪他拖拖拉拉。而且也避免了記者找機會表現自己。這都證明他「聽勸」。

他還宣布了,原訂於下個月在佛羅里達州舉行的共和黨提名大會取消了。這是美國總統選舉最重要的一項活動,也是總統候選人最佳的曝光機會,藉此邁向選戰的最後衝刺。但是由於新冠肺炎被民主黨及他們的媒體盟友炒作到這樣大,川普只有放棄。

現在距離大選只剩下一百天,民主黨以及媒體盡全力要阻止川普競選。反正在他們合作下,拜登不露面,不競選,連記者會都不開,都可以領先十幾個百分點,他們就盡全力阻止川普競選,以保持這優勢。未來我預測,他們會有更大的動作,挫川普的鋒頭。

他們為了阻止川普競選,阻止經濟復甦,製造川普抗毒無能的講法,甚至堅持阻止學校復課。寧願讓全美國幾千萬學童停止上學一年。他們成天將教育掛在嘴上,卻為了政治上的利益,犧牲中小學生一年課業。他們明知越是低收入的家庭,越無法監督子女在家裡的教育,專家也說兒童傳播病毒及生病的機會極微,現在為了政治上的利益,將這個也放棄了。

2016年大選前,民主黨的希拉里領先川普15個百分點以上,每個人都以為希拉里篤定當選。但是川普像是一個永不休息的兔子,在最後幾個月專攻搖擺州。他僕僕風塵於那七八個州,由每天一個大會rally ,到最後甚至一天兩三次。我記得大選投票日前一天晚上,我在電腦上看他在中部地區的造勢大會,因為時差關係,我看到半夜一點多,當時見到十幾萬人也在網上看,第二天一早,幾個人問我情況怎樣,大家都很灰心,但是我說:「看樣子他有機會。」結果他贏了。

所以這一次,美國媒體跟民主黨要盡全力阻止川普舉行任何一次的群眾大會。即使新冠病毒及時消失,他們都會繼續製造假新聞。事實是,今天所有的有關新冠肺炎的新聞,百分之九十是假的。他們只報導新的病例在增加,但是瞞騙醫院住院率降低一半以上,重病病房的病人大幅減少,死亡率更是以前的三分之一以下。

事實是,新冠肺炎剛開始,媒體已經公開表示,要將這次的病毒製造成為「川普的katrina」,紐約時報更開始稱呼這病毒室「川普病毒」。這兩天,民主黨的佩洛西再度叫這病毒是川普病毒。川普推出任何政策,都說他是因為「抗毒不力,要轉移視線」。

奧勒岡州波特蘭市的暴亂已經持續了56天,每一天街頭都上演燃燒彈對抗催淚彈,雷聲隆隆,有如戰場,但是所有左傾政客都指責川普,說他要派聯邦警察的作法是將美國城市「軍事化」。昨天有三名當地警察被暴民的雷射光照射後有瞎眼可能。那個民主黨左傾市長Ted Wheeler在斥責川普之後,跑到群眾中間,以為自己與群眾站在一起,沒有想到群眾不買帳,高聲叫嚷要他下台Quit your job,(網上有畫面),他灰頭土臉的落荒而逃,(逃走時更被警察催淚彈擊中)。這與兩個多月前,明尼亞波里斯的左傾市長Jacob Frey一樣,當時他也是痛罵川普,取得媒體的吹捧,但是他在跟示威群眾講話時,也被示威者大聲叫嚷要他持職下台Go home! Resign!。這些左傾政客以及美國的左傾媒體,到現在都沒搞清楚,美國街頭的暴民不是跟他們一夥的。你們今天養大他們,明天你們自己有苦頭吃。

 

07/22/2020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政府的WE 慈善醜聞似乎越捅越大,這兩天除了爆出財政部長墨諾Bill Morneau家人連續兩次前往非洲肯亞,及南美洲厄瓜多爾的旅遊,都由WE Charity慈善機構支付費用,費用高達四萬餘元,更被揭露當他的女兒受雇於WE的工作之同時,他宣布給WE三百萬元的撥款。

今天更揭發,原來聯邦政府將這九億元的學生援助計畫,不是撥給We Charity,而是撥給了一個去年才獲得慈善身分的We Charity Foundation,這組織的宗旨是為處理(購買)物業,這就有極大問題。雖然兩個組織是同一班人,但宗旨性質都不同,這是純粹的慈善組織嗎?

過去一星期,杜魯多及墨諾都先後就此事道歉,但是他們僅僅道歉「在政府做決策時,我們沒有因為利益衝突而避席」,這算甚麼,難道你們做錯的唯一事件是沒有避席?

如果是這樣,這表示他們仍然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甚麼。但是我見到一些媒體,(特別是CBC)似乎已經覺得「他們已經道歉了」,就已經足夠,反而責怪是保守黨窮追住不放。他們對於美國川普總統的負面新聞更有興趣。

他們做錯得太多了,他們是一再的私相授受。杜魯多自從2015年上台後,已經撥款(納稅人的錢) 550萬元給WE,然後他們全家人都接受WE的好處。與此同時,其他人參加WE的活動,連車馬費都拒絕支付。這一次將九億元的龐大撥款計畫交給WE處理,沒有經過正常的審核程序,沒有公開招標,沒有考慮到這個組織是否有能力處裡這樣一項計畫,今天更揭發,沒有審查該機構的財務,他們唯一知道的是,支付該組織1950萬元的巨大傭金。而我認為最大的過失是,以納稅人的九億元,沒有必要的送給年輕學生,讓他們以後都對自由黨效忠。這才是杜魯多不可原諒的,黨國不分的,私相授受。

這個We Charity也是一個問題組織,開頭時說是為了落後國家的兒童謀取福利,但是近來的發展似乎與權貴「搞」在一起交換利益才是要務。

目前國會的財務委員會仍然繼續在調查整件事,自由黨的議員每一次開會都在拉布,浪費時間,目的就是拒絕投票。但是目前自由黨是少數執政,即使拉布都無法完全瞞混。繼今日財政部長出席應訊之後,杜魯多本人也接了「邀請」,將親自回答問話。但記得上一次SNC事件,即使那樣多證據,證明杜魯多的干預司法目的是為了魁北克的選票,他還不是安然度過,甚至因此鞏固了魁北克的議席,獲得連任。

這是杜魯多第三次遭受操守專員的調查,他犯的錯一次比一次嚴重,事不過三,換了一個總理早就有人叫喊要他下台了。看他這一次的下場如何。

 

07/21/2020

川普今天終於又舉行了一次有關新冠肺炎的記者會,這是兩個多月來的首次。媒體說他終於又重視新冠肺炎了,又說他見到自己民調支持率下降,亟欲補救,…事實是,他們不說當時川普為什麼停止了這個簡報,是因為他們全部反對,說他利用這白宮簡報吹噓自己的成就,甚至不予轉播。現在反而說成是川普「走回頭路」,出爾反爾等等。

盡管這是川普近三個月來第一次召開新冠肺炎簡報會,CNN還是選擇不轉播他的報告部分,只有當記者開始發問時才開始轉播。企圖很明顯,因為他們不想聽川普的任何報告,給他機會「自我宣傳」。而記者的問話,他們可以確定全部是「敵意」的,讓川普難以招架的,所以才轉播。但是過去兩三天,民主黨的拜登連著舉行了多次記者會,全部是囉囉嗦嗦的將近一小時,而且都不准記者問話,CNN全部從頭到尾轉播了。

CNN 不轉播川普的講話,是不想知道真相,例如川普說:美國因為測試多了,病例增加了,但是死亡率卻大幅下降,與四月時比較,死亡率低了75%,因為病人年輕化,以及有更好的醫療方式。此外醫院的住院率也減輕了五成。這些都是好消息,但是你在各大電視網及媒體上都見不到。他們只報導死亡人數,用來嚇人的。

川普今天一個人見記者,幾位醫生顧問都在後面沒出現。川普沒有戴口罩,但是他說他口袋裡有一個,如果身邊有人他會立即戴上。他又說,他身邊的人每天都測試,他自己也每天測試,所以非常安全。(我支持他不戴口罩,因為他是總統,全國只有一人,他應當維持一個有尊嚴的形象。)

川普今日的表現頗好,媒體說他沒有「脫稿」,也就是很有總統風度。但是之後我有立即轉去CNN看他們說甚麼。他們說:川普改變了語氣tone,他們說,川普承認這次肺炎會先轉壞,之後才會好轉。又說他承認戴口罩有作用。不過主持人和那位白宮記者Jim Acosta還是要挑出很多問題:他釋放mixed矛盾訊息,他叫人戴口罩,自己還是沒有戴。又說他基本上還是downplay壓低病毒的嚴重性,美化rosy美國的局面。又說川普說美國情況比起其他國家不是太差,(測試人數及比例都最高),立即找出幾個測試更頻繁的國家,事實是以比例或是人數都比不上美國。…。

記者的問題還是全部敵意的:為什麼見不到Dr. Fauci出現?你以前說這肺炎會消失,現在死了14萬人,你不覺得應當負責?目前仍然這樣多人失業,你卻不支持民主黨延長薪金補助方案,卻主張削減入息稅……

這個民主黨要延續目前每個失業工人每星期六百元的補助到年底,結果那些領取最低工資的工人全部都拒絕回去工作,因為他們做足每天八小時都沒有這個收入,無數的小生意(包括餐館及酒吧),都請不到人。(加拿大有統計,四成的商家說,原來的工人都不回來了。)民主黨就利用這機會一來爭取低收入選民的選票,二來推動他們早就有的「全國最低收入保證計畫」。)

另外補充今天白宮發言人的記者會,一共20個問題全是敵意的:總統派國土安全部的警察到波特蘭,憲法上有這個授權嗎?芝加哥沒有聯邦財物受損,為什麼川普也要派警察去維持治安?奧勒岡州長說了不需要聯邦警察,川普為什麼還是要堅持派祕密警察?川普在推特叫人戴口罩,但昨晚他在籌款晚會就沒有戴,這不是欺騙?為什麼不警告克里姆寧宮不要干預2020年的大選?研究說郵寄選票的舞弊情況很小,為什麼要反對?

沒有一個記者問到波特蘭的暴動,有多少商家財物受損;沒有一個人問到,芝加哥周末再有11人被槍殺,七月以來已有82人遇害。芝加哥今年以來已經有370人被槍殺,(幾乎全是黑人)。為什麼所有嚴重罪案的城市,都是幾十年來一直都由民主黨執政的城市?黑人不是命貴嗎?

 

07/21/2020

美國奧勒岡州波特蘭市Portland City的示威者暴動已經進入第54天,到目前幾十條街的商店都被搶劫一空,商店都換了堅實的木板,釘死在門窗上。珠寶店,蘋果手機店,服裝店全都被搶掠一空。街上的公物被縱火,或是拋擲燃燒彈焚毀。警察局被攻破,內部的辦公室被縱火,聯邦法院也被放火。聯邦政府加了木板防護牆,見到暴徒用重力鐵鎚,將這層防護牆一槌一槌的砸爛。圍觀的人叫好。

但是有如兩個月前的西雅圖被佔領事件,你在CNN及美國三大電視網的新聞上見不到這些畫面,我在旅行中見到三大電視網ABC,NBC及CBS,(還有加拿大的CBC),他們只報導了一次,說是聯邦政府(川普)派的聯邦部隊 (DHS國土安全部門的特種部隊),混人人群中煽動群動,導致和平示威變成動亂。他們又說,這些聯邦警察都不穿制服,形同特務。加上他們的警車沒有記號,因此被逮捕的示威民眾是被「綁架」。

事實是,事先如果沒有暴力行為,聯邦(川普)會派警察去嗎?事實是,聯邦警察是在暴動第45天之後才到達的;事實是,聯邦警察確實是慣例的有一小部分不穿制服,才好進行調查。聯邦警察會去煽動群眾嗎?

根據波特蘭市當地電視台KGW8的報導,示威群眾在五月29日和平示威的第一天開始,就有人突破示威線,開始搶掠。沿著馬丁路德金大道,有二十條街的商店被搶掠,塗鴉,破壞。而且當晚就有一名坐在汽車的市民,遭到流彈射傷。接著的周末,破壞加劇,示威者向警察拋擲燃燒彈,石塊,球棒,(都有圖為證),波特蘭市長Ted Wheeler一度宣布戒嚴,但是因為他一直將這場暴動定位為和平示威,警察仍然被綁手綁腳,毫無對策。這是破壞行動一直擴大的原因。

川普總統曾多次呼籲奧勒岡州及波特蘭市,稱他願意以聯邦警力前往協助,但是民主黨的州長及市長都拒絕,後來是因為暴徒包圍法院,這是聯邦政府機構,川普才在一星期前派了聯邦警察及軍隊前去保護法院。結果這時候CNN,紐約時報等才開始報導,說川普派祕密警察前去刺激示威群眾,導致了暴動行為升級。說這些警察沒有制服,混在人群中,煽動暴亂。又綁架示威者上車等等,這是明目張膽的說謊行為。

Ted Wheeler昨天在CNN上說的話,被各電台廣泛的報導:數十上百的聯邦軍隊,他們的出現,導致更多的壞行動。我們不需要他們在這裡,我們沒有要求他們來,我要他們立即離去。

奧勒岡州長Kate Brown也說:川普派遣軍隊的行為是「純粹的玩政治」,他們讓暴力升級,挑戰現有局面。連民主黨眾議員都宣稱要調查川普是否有權力派遣軍隊到波特蘭。

為什麼沒有媒體去問問那二十條街的商家,去問他們的感受?也沒有一間媒體去問拜登,如果是他執政,他會怎麼會應付這些打雜搶燒的「和平示威者」。

(事實是,波特蘭市的暴動又是左派暴力組織,包括AntiFa在內的有組織的反美國破壞行動一部分,下面是一小部分的圖片,其中有一個叫做Wall of Moms 「母親組織的牆」,更可以見出是虛偽的組織。那些手牽手力大無窮,凶神惡煞一樣的女人,她們像是溫柔的母親嗎?另外,一些大字招牌上都將聯邦警察當作是惡棍 goons,要驅趕他們。)

 

 

 

 

 

 

 

 

 

 

 

度假中,暫停發稿

07/13/2020

美式足球聯盟東區的球隊華盛頓紅人隊Washington Redskins,終於在各界壓力下,決定改名。這球隊在1937年由麻省遷移到華盛頓,同時間使用這個名字,而且用一個印第安人的頭像做標誌。你可以想像,當年這樣做是以印地安人代表勇猛,不可能有貶意,誰會選擇一個自己輕視的人或是圖像做代表?

就像亞特蘭大的勇士隊Atlanta Braves (棒球隊),他們在1912年就使用這個名稱,標誌是一個印地安人的斧頭,這勇士指的就是印地安人的戰士Native American Warriors,要的也是那勇猛。其實多年來,多次民調都顯示印地安人不僅不在乎球隊用他們的名字,甚至引以為榮。但是就有一班別有用心者整天煽動,說成是對他們的侮辱。

 

 

 

 

 

 

 

其他的球隊還有Kansa City Chiefs (酋長隊),Florida State Seminoles,Cleveland Indians,現在都面臨壓力,要他們改名。這就是Cancel Culture,將美國歷史(西方歷史)打散,重新來過。

華盛頓紅人隊的東主曾經斬釘截鐵的說過,他們不會改名,但是在廣告大客戶的壓力下低頭。首先是Nike 宣布退出與該球隊的合作,之後Walmart,Target,Amazon等都將該球隊的商品下架,之後連FedEx也威脅,如果不改名就不再做廣告。這些商號多數都是在一批極端分子的社交網路的轟炸下做出的反應,就知道現在這批暴力分子的勢力有多大。只因為「沉默的大多數」太沉默了。

這股驚滔駭浪也牽涉到曾經是銀幕上「美國的代表」約翰韋恩John Wayne,他的母校USC (南加大)一直都有一個約翰韋恩展館,現在也要關閉了。只因為他在1971年在花花公子上的一篇訪問,當時他說「在黑人沒有被教育到能夠負責任前,我不認為應當將權威及責任交給他們。在這方面你可以說我支持白人優越主義。」結果學生及校友就以他支持白人至上為由,要將他cancel掉。

 

 

 

 

 

 

那是五十年前,你知道還有誰說過類似的話嗎?上世紀偉大的人道主義者史懷哲醫生,一生奉獻給非洲人的Dr. Albert Schweitzer,還有印度的聖雄甘地,他們都說過類似的話。他們最近也都免不了遭到類似的鞭笞。

這就是為什麼那些暴力分子要大家忘記歷史的原因。他們不要你知道四百年前被賣到美國的黑奴是什麼樣子的,是什麼程度的。他們要你以為,黑奴當年是跟今日美國黑人一樣的有文化,有程度,是白人壓制他們不給他們平等機會。真相是,美國的黑奴一直都在成長,進步,但是中間的過程是辛苦的,白人做出了相當的寬容,否則他們不會有今天的機會。

即使是過去五十年,那變化都是驚人的。五十年前的黑人幾乎沒有中產階級,他們說話都沒有文法,記得當奧巴馬剛出來競選總統時(2007),拜登都說他:「(他)是第一個美國黑人說話通暢articulate,聰明,長得好看的,他是故事書中的人物。」表示極端不尋常。

第一個在電視上飾演中產階級父親的Bill Cosby在2004年也發表一次很著名的演說,就是說黑人青年為什麼容易進監獄,就因為一來不能說正統英文,沒有教育,其次父母親沒有盡到責任,是parenting的問題。他說:當你沒有東西吃,你應當去找工作,而不是偷竊,打劫。這還是已經到了2004年。這已經是經過四百年的演變。

我在七十年代到北美,那時多數的黑人還是從事酒店的門房,擦鞋童,清潔工人的工作。連商店職員,貨車司機都還沒有。美國是在六十年代才迫使黑白混和教育,但是現實是當時的黑人程度上跟不上其他人,所以美國從七十年代開始降低公立教育水準,取消考試,取消留級制度,以適應他們,後來還取消帶回家的課業,因為知道黑人家長無法督促。後來更取消職業學校,以免黑人都進了職業學校。這些都是倒行逆施,但也證明了美國政府削足適履的在幫助黑人。

但是過去凡是說實話的都遭到批鬥,盡管人數是這樣少。這是為什麼黑人問題到今天都無法解決的原因。因為沒有人願意承認真相。目前的Cancel culture就是要進一步改寫歷史,掩飾歷史真相。還要將說真話的都打倒。

一個正面發展是,黑人中產階級確實在增加,他們慢慢認清楚真相,我在Fox News上見到越來越多的黑人保守派評論員,多到讓我眼花撩亂,這絕對是好事。在二十年前,你還很難找到一個黑人保守派的發言人。

 

07/13/2020

川普在星期五,寬免了他以前的顧問史東Roger Stone的四年刑期。他沒有特赦他,只是讓他無須坐牢。

我以前講過這個人,他是一個立場非常保守派的人,一直單槍匹馬作戰,因為他說的話都是其他人不敢說的,例如他就認為尼克森總統是被迫害的,(這一點我非常同意。)當2016年維基解密宣布有民主黨及希拉里的秘密時,他發了很多電郵出去,說他也想知道這些秘密,有興趣去查問,等等,結果他被FBI調查,說他有通俄嫌疑,(因為當時盛傳維基解密的資料來源來自於俄羅斯,後來證實並非如此。)取得了他所有的(上千的)電郵及短訊,之後叫他去問話,當他的回答與原來電郵內容不符,他就被控「作偽證」,予以起訴。

史東是一個喜歡公開說話的人,他不會找律師再說話。他說聯邦調查局的人做圈套,套他說話以控告他說謊。他還說,FBI的目的是要用他來起訴川普,他不會這樣做,而且他也沒有東西可以用來陷害川普。(其他有同樣際遇的人,例如Paul Manafort,Michael Flynn等都說FBI希望他們說出川普的不軌行為,他們都沒有,所以都被提控,只有川普的私人律師Michael Cohen對FBI說了川普的壞話,包括付遮口費給一個拍色情片的小明星,其他他說的都被證明不實。而即使付費給色情明星,也都不是非法行為。結果Michael Cohen被減刑。)

於是這兩天民主黨以及傳媒就紛紛用這句話來攻擊川普:川普赦免了他的朋友史東,只因為史東「保護」他,所以他要寬免他。這表示美國有兩個司法,一個是總統的,一個是其他人的。

這是非常不誠實的,史東受到調查是因為他是川普的朋友,否則他根本不會受到調查。就像弗林,Manafort,Cohen,整個通俄調查都是為了讓川普下台。後來調查兩年,找不出任何證據,但是調查其間牽涉到的人全部無辜受牽連。

記得嗎?史東犯了甚麼樣的大罪,FBI要派數十名持槍探員,十多輛警車,一架直升機在清晨四點半到史東家捉人?這是逮捕黑社會大頭目的陣仗。而且事先通知了CNN讓他們可以派出現場直播車獨家報導,這完全是整肅川普的架式。

這兩天,民主黨的說謊大王謝夫Adam Schiff又被請到各大電視台侃侃而談:這個總統以為他可以無法無天,將保護他的人都寬免掉;今天你只要是總統的朋友,你就可以違法;他自己公開要求俄羅斯幫他當選,現在證據確鑿,他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違法行為…尼克森都沒有赦免自己的共犯…那些記者、主持人的問話更是離譜:這個達到彈劾的標準嗎?拜登上台後可以以這罪名再度起訴(川普)嗎?

川普沒有赦免他的罪,只是讓這個67歲的老人不必坐牢,媒體就氣成這樣。過去克林頓赦免過他的弟弟,赦免過白水案的主要證人Susan Mcdougal,赦免逃稅五千萬元,但是捐款給他競選陣營一百萬元的Marc Rich,赦免過用炸藥炸毀FBI辦公室的恐怖份子Susan Rosenberg,奧巴馬更厲害,他任內赦免一千七百多人,破了美國總統赦免的紀錄,他赦免無數的毒販,以及那個將軍事機密洩露給危機解密的士兵Chelsea Manning,媒體說過話嗎?

史東已經花了數百萬元的律師費,現在他在上訴,預計還要花數百萬元,這都是作為川普朋友的代價。就像弗林,他也花了六百多萬元律師費,還有Manafort,以已經快八十歲,還在坐牢。他們犯的罪都跟通俄無關,都是在整肅川普的過程中受到牽連的「朋友」。

 

07/12/2020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的慈善機構醜聞越鬧越大,到了動搖他總理地位的地步。他不僅利用職權,將一項九億元的撥款計畫交給一個慈善組織WE Charity負責,給了該機構1,950萬元的傭金,更被揭發他全家人過去都從這個慈善組織收取報酬,而且雙方都隱瞞。現在更發現,連財政部長Bill Morneau兩個女兒都跟這組織有關係,一個更是該組織的受雇員工。但是總理及財長兩人,都不顧忌的參與了將這計畫交給WE的投票程序。

現在更多人出面,說他們過去為WE演出,都沒有拿到一文錢報酬,因為WE告訴他們,這是一個慈善組織,沒有人拿酬勞的。一個表演藝人說,她連申請為了表演而打的長途電話報銷都被拒絕。

目前加拿大聯邦操守委員Mario Dion已經接手調查這件事。過去這個辦公室兩度調查杜魯多的操守,兩次都裁決杜魯多違反利益衝突法。第一次是他接受一個回教慈善組織的頭子Agah Khan的招待,全家人到他在巴哈馬的私人島嶼去度假。與此同時,聯邦政府撥款數以億元計給他的組織。第二次是對SNC-Lavalin公司涉嫌在國外承包工程時,使用賄賂,同時收受私人好處達一億元,事後杜魯多政府運用壓力,要司法部通融,阻止SNC-Lavalin公司受懲處。過程中還踢出兩名內閣部長。

當這一次的事件剛被揭發時,WE發表聲明,說總理家人全部都沒有得到他們的酬勞,之後才被揭發,杜魯多的母親馬嘉麗特一個人就為WE做了28場演說,得到超過31萬元的報酬。杜魯多的弟弟亞歷山大,也先後得到四萬元元的演說報酬。最近又揭發,總理夫人蘇菲也曾經演說一次,拿到一千四百元。

這九億元的計畫是政府為因應新冠肺炎提出的,讓在疫情期間進行義工的學生申請每人一千到五千元的報酬。我以前就說過,根本就是一項用納稅人的錢,為自由黨收買年輕人選票的浪費。既然是義務工作,為甚麼要給錢?疫情期間,杜魯多每天都見記者,幾乎每天都做散財童子,能給就給,毫不體恤納稅人的錢得來不易。果然,這星期聯邦財政部發表新的財政數字,今年的預算赤字就高達三千四百多億元,這是在疫情沒有發生前估計的560億的六倍。其中有些錢確實是應該花的,就像疫情期間失業的人每月兩千元的工資補助,以及那些商業租金及私人租金的補助,但是杜魯多花錢上癮,每天變出花樣的散錢,幾乎人人有分,即使沒有需要,沒有伸手要錢的,他也給一份。這一個學生義工補助計畫就是其一。

杜魯多與自由黨慣常的黨國不分,他過去幾年培植這個WE Charity已經成為自由黨的年輕人基地,滲入校園之中。財長的兩個女兒參與其中不是偶然行動,他們每次的群眾大會都以慈善為名,以為他自己造勢為目的。就好像WE製作的一個廣告,內容全是吹捧杜魯多以及自由黨政府的成就,現在這個廣告也在被調查中。

杜魯多上台之前說過一句話:「預算會自己平衡。」當時保守黨笑他,還有人以為他是大意的,順口說的一句話,現在證實,他是真的這樣想。這三千多億元的赤字,加到原來已經是天文數字的國債裡頭,即時就會將國債提升到一萬億以上($1.06 Trillion)。但是一些偏袒自由黨的媒體還在為他辯護說,比起其他工業國家,我們的赤字與GDP相比,比例還是偏低(百分之五十以下)。這意思是說,你借的錢比賺得少一半,都不算多。如果以老百姓做例子,你一個月賺兩千元,你可以借一千元,讓你每個月都有三千元花。

杜魯多是加拿大第一個被操守委員裁決違反利益衝突法的總理,而且兩次違法,但是他仗著媒體對他的偏幫,仗著加拿大人越來越受媒體操控,傾向自由主義,仗著幾個反對黨(除了保守黨之外)都是左派,就越來越無視法律規章。我在 杜魯多第二次違反國家利益衝突法 中就說了:媒體這樣縱容他,即使今天可以瞞混過去,將來總有一天要嘗後果。現在就是這一天。

 

07/11/2020

川普在星期四邀請一群成功的拉丁族裔商人及領袖,到白宮見證他簽屬一項行政命令,加強對拉丁族裔商業促進,以及推動社區家長更方便選擇就讀註冊學校及私立學校。在這儀式中,他邀請他們每個人說幾句話,很多人都多謝川普在過去三年多對他們社區的幫助,特別是川普讓西語族裔的就業率升到歷史新高。其中著名的GOYA食品公司的CEO Robert Unanue更說的坦白,他說:我們有川普這樣一位總統值得感恩,他是一個創造者builder,了不起的創造者。我們為他的領導祈禱。

GOYA是一間有八十多年歷史的食品公司,總部在新澤西州,但在波多黎各,多明尼加都有分公司。該公司信譽卓著,新冠肺炎期間捐贈兩百萬磅食品給低收入家庭。

但在他發表這簡短講話之後美國的左派就開始發功了,民主黨曾經選總統提名的Julian Castro首先發難,他在推特中說:…他讚揚一個曾經惡劣攻擊拉丁族裔以獲取政治利益的人,這是極大的背叛,建議大家抵制他的商品,「美國人要買(GOYA)產品之前必須三思。」之後另一個民主黨紐約州的眾議員AOC也聲援,要大家抵制GOYA。

這抵制運動由星期四晚上就開始,蔓延至文化界,藝術界,Hamilton舞台劇的導演Lin-Manuel Miranda建議大家自己做豆醬,不要再買GOYA的豆醬。

這不是第一次,自從川普當選總統,任何人敢說他一句好話,就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記得他的團隊籌備就職典禮時,所有藝人都參加抵制,少數幾個藝人表示願意參加的,都因為受到抵制,退出了。記得高爾夫球手Tiger Woods在一次成功的比賽後,就因為承認跟川普是朋友,在記者會中受到記者圍攻,他要花很多時間解釋他只是尊重總統這職位。甚至連一些接受川普邀情到白宮的運動員,都受到媒體的嚴密審訊。你說,還有人敢公開說一句川普的好話嗎?難怪出書痛罵川普的人就絡繹不絕。

幸好這位GOYA的CEO沒有退卻。他說在奧巴馬時期,他也接受了第一夫人米雪兒的「協助拉丁族裔教育運動」,現在他也不會因為政治壓力而退縮。他說這些抵制他的人是壓制言論自由。

這就是今天存在美國的Cancel Culture文化,任何人不如他們的意,就在網絡上發起砍殺運動,全面封鎖。這已經超越白色恐怖。前幾天,全球150名著名作家及文化人集體發表公開信,就是譴責這一股Cancel Culture,但是因為媒體的集體壓制,反應不大。這一次主媒報導GOYA新聞時,就加了很多不必要的段落,說所以有這些反應,都因為川普過去說了很多侮辱拉丁族裔的話(斷章取義),說他將拉丁族裔都形容是毒販,殺人犯(移花接木),所以才有這樣的反應等等,這就是為什麼多數美國人現在對於該當憤怒的事情都沒有反應的原因。

 

07/08/2020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Tom Freidman今天撰文,建議民主黨的當然總統候選人拜登,不要參加跟川普的辯論。他提了兩大不合理的條件,作為拜登參加辯論的先決條件。一個是要川普先提供他在過去三年(2016-2018) 的報稅資料。一是要在現場有一個查證小組,檢查川普說的每一句話是否屬實,理由是「因為他會整個辯論都說謊及誤導」。

我沒有想到他們左派可以這樣明目張膽的包庇他們的候選人。

他提這兩個條件其實就是要拜登不要跟川普辯論,因為他們都知道,拜登一露面,一說話就會露餡,就完蛋。

我不是說拜登一定會出洋相,這一方面我反而不認為川普陣營應當過分自信,因為你把對方壓得太低,大家對他期望低了,他反而容易得分。目前Friedman他們擔心的是,民主黨的陣營面臨空前的分裂,過去幾個月,拜登受到媒體的保護,從來不問他關鍵問題,他們擔心的是,川普不會客氣,他會問拜登:你會支持defund警察經費嗎?你同意解散警察局嗎?你支持打倒華盛頓,傑佛遜的銅像嗎?還有葛蘭特將軍,林肯?你對民主黨治理的城市罪案如此高升,一個多月就有十幾個黑人兒童遇害,有甚麼解決辦法?BLM的口號:殺死更多警察,你支持嗎?民主黨眾議員提出消滅美國歷史文化的議案你支持嗎?

過去三個多月來,拜登躲在他家裡的地下室,只舉行過一次記者會,後來發現當天所有記者及問題都是事先安排好的,讓他輕易過關。(只有最後一個Fox的地方台記者硬是搶著問了兩個問題,問他是否接受過認知測試,他居然回答:我經常接受認知測試。這表示他有認知問題所以要經常測試?你說他怎會再公開見人?)

Friedman這篇文章就是在幫拜登打仗,一方面阻止他參加辯論,一方面加強製造川普說謊的事實。事實是,我在這裡每天都舉例子他們媒體及民主黨每一天都在撒謊,每一天都在顛倒是非,卻反過來說川普說謊,這就是他們製造的另一個最大的謊言。

由於媒體的包庇,拜登躲在地下室居然支持率節節高升,所以民主黨內有很高的呼聲要拜登「不要出來」,繼續躲在家裡。民主黨前任全國主席Terry McAuliffe一個月前就已經有這建議,今天Friedman在專欄中的最後一句話也是:Joe,待在地下室,別出來。

 

07/08/2020

我在前天報導,美國一間極有名聲的醫學研究機構Henry Ford Health System (亨利福特醫療系統) 發表了一篇關於治療瘧疾極紅斑狼瘡的藥劑hydroxychloroquine,對於預防及治療新冠肺炎確實有功效,如果發病初期服用,更可以將死亡率降低一半,由26.4 %減至13 %。

但是等了幾天,都沒有見到主流媒體報導。相對的,一個多月前,芝加哥一間研究公司Surgisphere Corporation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說這藥物會導致病人心跳加快,死亡率更高,這報告立即被一份有將近兩百年歷史的醫學周刊The Lancet發表,之後全世界的媒體都當作大新聞,(CNN一天報導幾十次),於是WHO世界衛生組織立即宣布終止繼續研究這藥物,美國的FDA食品及藥物監管局也立即發出聲明,建議各醫院及醫生停止使用這藥物。

但之後很快就有醫院發現這報告有問題,因為報告中引用的數據之一來自澳洲一間醫院,說該醫院的病人服用hydroxychloroquine之後,死亡人數增至七十餘人,而該醫院宣稱自從疫情開始之後,總共只有六十餘人死亡,於是請求查證。

後來知道,該公司僅有的四名職員,只有一個是醫生,其他三人中一個是科幻小說作家,一個是拍成人色情相片的模特兒。而當Lancet找這名醫生查證時,該公司卻不見人影,沒有一個人出面,更找不到這份研究的原始數據,結果The Lancet立即發出更正聲明,說該報告是錯誤的。

這份研究報告宣稱他們在四個月期間,在全球六百多間醫院,對九萬多病人進行研究得出的結果。報告在五月底發表之後,立即受到全球關注。所有媒體日夜報導,加拿大媒體都當作頭條新聞。

事後沒有見到媒體引用The Lancet的更正發表新聞,作出更正。因為他們已經達到了打擊川普的目的。但是封殺Henry Ford Health的研究報告就肯定是不顧病人死活的作法。

媒體這樣針對hydroxychloroquine,只因為川普曾經誇讚這藥物的療效,自從第一天他這樣推薦之後,媒體及所有左派機構就全力打擊這藥物。事實是,這藥物存在六十年,所有效果都已經證實,也沒有嚴重副作用,不會吃死人,(否則不可能這樣受歡迎),而且不再有專利,便宜得不得了。很多醫院及醫生都在使用,只是不敢讓媒體知道。

(WHO倒是第一時間宣布,恢復對hydroxychloroquine繼續研究。我只是奇怪,研究了這樣久,沒有結果嗎?世界衛生組織第一任務就是幫助控制新冠肺炎,居然大半年了還沒有結果?是要等到十一月美國大選後再公布嗎?)

醫生私下都知道hydroxychloroquine的療效,因為該藥物治療的很多症狀是跟新冠肺炎是一樣的,用常理都知道有沒有用。

現在這世界面對的問題是,極大多數的媒體,國際組織(例如WHO),大學,甚至醫療刊物都左轉了,左派的一個通病是:政治理念高於一切,甚至科學實驗都要靠邊站。我剛剛去了The Lancet的網站,這個有將近兩百年的醫學周刊,他們的首頁居然有這樣的口號:打擊種族主義是我們的目標。

一個醫學刊物為什麼將政治口號放在首頁?這就是他們當初不分青紅皂白,將這樣一份沒有任何人查證的報告刊登出來的理由,他們共同的敵人不是新冠病毒,是川普。

 

07/08/2020

美國(及西方) 的左傾運動越走越偏激,現在連傳統的左派都受不了了。全世界150名著名的左傾文化人,他們包括Harry Potter的作者J. K. Rowling,被多個伊斯蘭國家通緝的作家Salman Rushdie,傳統左派的頭頭 Noam Chomsky,加拿大的小說家Margaret Atwood,女權分子Gloria Steinem等等,昨天聯名在Harper’s 雜誌發表了一封公開信,表示目前在全球因為種族不公引起的風起雲湧的運動,值得嘉獎,但對於這運動「限制辯論」,感到憂慮。

這句話用白話講就是:種族不公確實值得大家奮起對抗,但是禁止稍有不同意見的人發聲,就是不對,過火。

這封信寫:自由社會賴以生存的自由交換訊息及想法,近來每一天都面臨限制。…我們堅持每一個社區都有機會發表觀點。但是最近經常發生對自己不苟同的意見、想法予以譴責,懲罰,甚至公開聲討。

這封信並警告,這作法將造成文化,藝術,及媒體的恐懼心態。

信中說:目前很多作家,藝術家,新聞界開始擔心,如果他們不同意目前的「共同」意見,甚至不是積極擁護,他們的生計將受到影響。…我們必須維護彼此有善意的不同立場,而無須恐懼後果。

哈!他們形容的情況不是白色恐怖嗎?這不是說他們左派已經承認,目前在西方世界普遍存在白色恐怖?

這封信又指出一些實例,包括:報社編輯因為刊登一篇引爭論的文章被開除了;一本書因為內容被認為少許不真實,就被收回;新聞從業員被禁止寫某一類內容;教授在課堂引用一些資料就受到調查;一名研究員因為在同僚間傳閱研究報告,也被開除;有組織負責人只因為犯了不小心的錯誤,被驅逐。

但這些是傳統的左派,所以他們還是擁護目前在全世界,特別是美國的街頭暴力行為,只是對於這些「街頭暴力組織」居然連他們都要反對,有些不了解。

不過我對他們舉出的例子有些意外,其中第一個例子就是紐約時報上個月發生的,該報編輯James Bennet在社論及意見版,刊出了共和黨參議員Tom Cotton支持川普的立場,用國民警衛軍,到暴亂地區維持治安。這文章一出,受到民主黨及左派的強烈反應,結果該報一度抽回該文,後來加了註解再刊出,但那位負責的編輯就被迫辭職。

這封信雖然沒有提出人名,但明顯是指這回事。這讓我意外,因為在當時,只有保守派才報導(及氣憤) 這件事。

不過我們都知道,引起這封信最著名的事例就是,羅琳J. K. Rowling 她自己跟極左派之間的筆戰。羅琳已經是一個前進文人,她早在2007年就在她的小說中加了同性戀的角色,並且鼓勵同志出櫃,但最近居然也跟LGBTQ…社區打起筆戰。首先,她在去年支持一篇「男人無法變做女人」的文章及其作者,被認為是逆反潮流,受到誇性別組織的聲討,最近,她又因為懷疑男人可以有月經,再度被同性戀團體,及其他左派的圍剿。其實她都只是發表短短的一個推特,居然就引起這些瘋狂左派的攻擊,才讓羅琳等人認為不可以忍受。

這封信引用的其他例子,包括美國一個教授,他去年在一間大學中引用了一名作者在書中的一句話,因為牽涉黑人的辱罵字眼,就被指控種族歧視,(後來被裁決無罪)。另外今年一月,一位作者的小說出版後,被認為書中對墨西哥人有籠統侮辱的嫌疑,出版商就終止了他的巡迴發布會。

我今天看紐約時報,CNN等都淡視這篇公開信,這封公開信能起多大作用尚未可知,一些簽名者甚至已經表示反悔。但是物極必反。等著看這股極左潮流會達到甚麼程度才被扭轉。

 

07/06/2020

川普說的一句話,又成為全世界的頭條新聞。值得嗎?他說,99%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都是無害的harmless。於是所有媒體又找了專家來駁斥,甚至在前面加一句:他毫無證據的說…

事實是,川普是依照目前的新冠肺炎死亡率這樣說的。因為現在最新確診的病例,極大多數都是年輕人,而事實上,七十歲以下的病人,死亡率是0.04%,還不到千分之一。

五天前,美國媒體大肆報導,說美國一日新增五萬病例,但是當時他們不說,死亡率下跌17%。後來他們說,因為病人不會即刻死,所以未來死亡率必會提高,但是今天最新數據是,死亡率下跌了39%。

你聽得出來嗎?他們好希望死亡率再度提高,越高越好。

而且一項最新的,沒有人報導的研究出爐,川普曾經推薦的治療瘧疾的hydroxychloroquine被發現對於治療新冠肺炎果然有效。Henry Ford Health System 對美國2,500名病人,及三千名前線工作人員調查的結果,證實如果在患病初期就使用,可以減少死亡率一半。而一些病患更因此治癒。據說全國都有詢問電話,為什麼不及早給病人使用,更有越來越多的壓力,要美國的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改變稍早的立場,讓醫院開放使用。

目前醫生承認,唯一的阻力就是政治因素,只因為川普推薦過,大家就拒絕使用。不過相信最終這事件會得到平反。

另外今天最大新聞應當是,過去國慶周末,美國的犯罪率大大提升,全國更有五名兒童(全是黑人)被黑幫的流彈殺死,這些兒童的家長問:黑人命貴,為什麼這些兒童的命就不值錢。

芝加哥一個周末有87件槍擊案,17人死亡,(上一個周末也有18人死亡),其中更有兩人是兒童,一個女童在參加國慶聚餐時,在院子裡中槍。紐約也有六十多人受傷,12人死亡,犯罪率比去年同期提升了142%。正好是在紐約市政府消除了便衣警探之後。另外亞特蘭大也有一個八歲女童坐在母親的汽車上時被流彈射殺。

 

 

 

 

 

今天白宮記者會所有媒體圍攻白宮發言人Kayleigh McEnany都是詢問川普為什麼說,新冠肺炎不危險,又說川普今天的一個推特似乎是鼓動聯盟旗幟,但是沒有一個問題是有關這些槍擊案的。McEnany在記者會結束時說:你們12個人問了20個問題,居然沒有一個是有關這些命案的。這些都是民主黨執政的地區,那些BLM組織的人為什麼也沒有一個出來說話?

但是我注意到,除了Fox News,沒有一間電視台轉播這記者會,這樣老百姓就不會知道這個大新聞,他們只會看到,聽到媒體整理過後的新聞:川普又在不負責的信口開河了;川普又在推動種族主義,分化國民了……

 

07/05/2020

上週美聯社發了一條新聞,被親民主黨的網站大標題放著:CNN的收視率,因為明尼蘇達黑人George Floyd之死,達到40年開播以來最高。

不看內容,還以為CNN收視率獨占鰲頭。看內容才發現,CNN的兩個對頭Fox News,MSNBC的收視率也是大增,結果是,CNN還是第三位。

在六月底截止的三個月,Fox News (week day黃金時間) 收視率上升了43%,達到407萬人。MSNBC上升13%,達到247萬人。CNN (也是計算week day黃金時間) 上升最多,達120%,但是觀眾人數僅有195萬人。還不到福斯新聞台一半。

但是AP的新聞居然有臉說:川普攻擊CNN四年,都說CNN是失敗的電台,現在證明並非如此。AP還引用CNN 新聞台主席Jeff Zucker的話說:「我們所有的調查都說,CNN是最值信賴的新聞台。別人也許不相信,但是真的。」

你自己的調查愛怎麼說就怎麼說,但收視率最低卻是事實。

XXX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又鬧了醜聞,而且又受到聯邦操守委員的調查。他已經兩次被操守委員裁決利益衝突,第一次已經是史上第一次,何況他是兩次。現在是第三次被調查。

他在上星期宣布,將為數九億元的「學生志願工作計畫」外判給一個WE Charity慈善機構負責處理(酬金1,900萬元)。其實這計畫已經是一個莫名其妙的浪費(買選票)計畫。他利用新冠肺炎大撒金錢已經是讓人痛心得不得了,為了收買年輕學生,居然讓學生在疫情期間有參加義工的,申請最高五千元的報酬。義工本來是沒有報酬的,(否則怎麼叫做義工?) 但他卻慷納粹人之慨,一給就是九億元。而且讓自己人處理。

這個慈善機構被發現,與他家族關係密切,他自己不僅每年為該機構籌款兩三次,他及家人參加該組織演講都有酬勞,他母親前後拿了25萬元,弟弟拿了32萬元。他的夫人蘇菲還是這機構的慈善大使。最奇特是,這組織(加拿大分支) 過去三年,唯一的資金來源及工作訂單,就是聯邦政府的撥款。而自杜魯多上台,政府撥款增加了四倍之多。

最初杜魯多堅持一切都是合法,合程序,但是星期五,政府終於宣布終止了跟WE 的協議。

這個政府的腐敗罄竹難書。但是就在星期五跟昨天,打開我們的國家電視台CBC,頭條新聞卻是:川普利用國慶的機會,發表分化國民的演說;川普毫無證據的說,新冠肺炎會自行消失…然後找來專家分析川普連任機會逐漸消失…。

 

07/04/2020

連著兩天川普總統的國慶慶祝活動,美國媒體都沒有轉播,只除了Fox News,還有成立不久的保守派電視台One News。但是那些媒體沒有少罵。他們攻擊最厲害的是,川普選擇了Mount Rushmore這個壯觀的地方前面演講,放煙花,讓他們生氣。本來那是多麼好的畫面。山上的四個巨大人頭都是美國歷史上最受歡迎的總統,但也是他們極端左派現在都要打倒的。所以他們恨得不得了。

今天看新聞,他們統一口徑說:川普發表了一篇分裂國民的演講divisive speech,說他痛罵左派法西斯,(錯了嗎?),川普利用國慶,在推動文化戰爭cultural war。他們不說街頭暴動分子每天都在推倒美國歷史上的偉大人物,只輕描淡寫說:川普將那些推倒南方聯盟雕像的人,推倒奴隸主人的人,都形容是「左派法西斯」。怪不得過去幾星期,他們絕口不報導華盛頓,傑佛遜,老羅斯福,哥倫布,葛蘭特Ulysses Grant,甚至林肯雕像都被推倒,或是要被推倒的新聞,這樣他們就可以混淆視聽。

 

 

 

 

 

 

然後引用一個印第安人的口說:「後面那四個人都是白人男人,那些人是對我們進行種族絕滅的人。那塊土地也是從我們那裏偷走的。」紐約時報是最先指出,Mount Rushmore土地是從印地安人那裏偷來的,以破壞川普的計畫。但是紐時是否知道,紐約曼哈頓(紐時辦公大樓所在)當年不也說是從印地安人那裏騙來的?紐時是否應當將大樓也讓出來呢?

CNN,NBC,CBS,加拿大的CBC好像都是分享同一篇稿子,說川普是在進行競選策略,討好他的基礎選民,攻擊左派選民,…又說他「自己對付新冠肺炎疫情不利,就轉移視線,發動文化戰爭。…他不盡一國總統之職,團結國民,卻相反針對部分國民。」他如何團結國民?這些媒體沒有一分鐘不罵他,他說甚麼都倒過來解釋。事實是他在昨晚及今晚的演說,都提到要每一個人有公平的機會,每一個孩子都被愛所包圍。他還說要以總統命令,建立一個新的歷史人物紀念公園,聽到名單上有不少的黑人,包括馬丁路德金,拳擊手穆罕默德阿里,棒球手Jackie Robinson,教育家 Booker T. Robinson,音樂家路易阿姆斯壯等等,還硬是要說他只會吹捧白人。

一個國家的國慶,本來應當是舉國同歡的日子,但是這些媒體藉口流行性感冒,不僅阻止國民慶祝,還禁止總統慶祝。現在更要全面消滅歷史,消滅歷史人物。

 

07/03/2020

美國的性罪犯吉蓮馬克斯維爾Ghislaine Maxwell終於被捕。她是另一個性罪犯伊普斯坦Jeffrey Epstein的前女友,也是他的所謂鴇母,專門為他招募、培植未成年女子做性工具的女人。

58歲的吉蓮過去大半年都在躲藏,她有法國國籍,但卻(意外的)回到美國被捕。預料她如果罪成,會被判刑35年。據好多名原告女子說,她們在14-5歲時就被吉連拉攏,幫她們買衣服,吃好穿好,之後介紹給伊普斯坦做性玩具。其中一人懷孕之後被安排打胎。之後伊普斯坦還幫她們付學費,讓她們覺得自己欠他的。(下圖:伊普斯坦和吉蓮)

 

 

 

 

 

 

 

有人說,吉蓮可能會為了減刑,供出其他人的人名。目前最為人知的是英國的安德魯王子,他自己在BBC的一次訪問中,承認與伊普斯坦,和吉蓮都有來往,甚至在伊普斯坦第一次被判刑(2010) 之後還跟他見面。

其實另一個知名人物是前總統克林頓,應該擔心的也是克林頓,以及民主黨。因為克林頓被發現前後乘坐伊普斯坦的私人飛機26次。其中可以查到的紀錄中,至少有五次是沒有任何保安人員隨行的。這些飛行包括他在總統任期內,及下台之後。他們去的地方包括亞洲一些地方(香港,新加坡),也包括伊普斯坦在美屬處女島的一個別號Orgy Island的私人小島。即使他沒有參與任何非法性行為,是否都應當出面解說呢?但是到現在美國的媒體都沒有這個興趣,甚至根本不提。

這樣大的一條新聞,CNN在昨天幾乎沒有報導。最好笑是,美國其他媒體除了輕描淡寫,在提起伊普斯坦的過去友人時,全部都將川普跟克林頓放在一起報導,說伊普斯坦的有名朋友包括川普總統,跟克林頓。事實是,他們只找到一次川普跟伊普斯坦參加一個派對時的相片及錄影帶,那是一個公共場合,不表示他們是朋友。媒體最愛引用的是,川普在2002年的一次訪問中說,他認識伊普斯坦15年,他是一個有趣的人。就這一句話並不能代表他們來往密切。不僅如此,川普更在伊普斯坦的醜聞還未發生時,就下了禁令,禁止伊普斯坦進入他在邁亞米的Mar-a-Lago,因為他曾在哪裡侵犯一個未成年少女。但這事件就不被媒體引用。

此外,伊普斯坦「自殺」死於紐約的監獄中就是一件懸案。他在試圖自殺未遂之後,監獄方面已經下了命令要嚴密監察,加上正常程序也應當每半小時檢查一次的,但他居然在被發現「自殺」時連續八個多小時都沒有人察看?當時值班的兩個獄警都說他們曾經打瞌睡三個小時,之後還竄改紀錄。還有伊普斯坦囚房前面的兩個閉路攝影機,當晚居然同時失靈?另外一個則發現錄到的影像是壞的,看不清的。

這些都極端可疑。我很少相信陰謀論,但是這一次絕對不可能是那樣多巧合。如果不是現在的司法部長是巴爾William Barr,我相信吉連永遠都不會被捕。不過以克林頓在政壇及社交圈的影響力,她未必會將他招出來,最多招出一些知名的富商。

 

07/03/2020

目前的美國一團亂,各大城市都有反警察的示威行動及標語:殺死警察;唯一的好警察是死的警察;ACAB (所有警察都是bastards );那些示威者面對面的辱罵警察是豬,是人渣,吐口水,叫他們全都去死。紐約市剛剛刪減了警察預算十億元(約六分之一),洛杉磯也刪減了8%警察經費。明尼亞波里斯市議會更通過了撤銷警察局。

西雅圖市區被佔領了一個多月,在發生兩起命案之後,市長才下令解封,驅逐占領者,現在占領者又去了紐約市。紐約,華盛頓都縱容示威者、占領者,市長還領頭在街道上畫上巨大無比的字樣Black Lives Matter,占據地盤。

各地都有歷史人物雕像被打倒,被推翻,被淋油漆,被放火燒掉,圍觀群眾大聲歡呼。最初他們破壞的不過是內戰南方將領的雕像,現在擴及開國元勳:華盛頓,傑佛遜,甚至蔓延到林肯,老羅斯福,哥倫布等,幾乎所有的美國歷史人物都不能免。

現在這還不夠,下一步是取消七月四日的國慶日,以六月19日的Juneteenth取代,解放奴隸的日子。他們說「整個美國歷史就是一部種族主義的歷史」,不值得慶祝。

本來像這樣的亂,對於保守派是好事,因為畢竟大多數人是不願意亂。你問民眾對削減警力的意見,隨時都有七成以上反對;你問民眾對打到歷史雕像的意見,也有64%反對。但是這些民調不見諸於媒體。反而是主張法律與秩序的川普,民望沒起色。反而是那個跟示威者同一陣線的民主黨的拜登支持率居高不下。

只因為目前的媒體都沒有好像前面講的報導新聞。他們掩飾街頭針對警察的示威標語,你見不到那些攻擊警察的行動。你也見不到每天都有巨大雕像被暴徒推倒,燃燒的畫面。西雅圖被佔領將近一個月,裡面的髒亂及商店的破壞,都不見諸於主媒的畫面。他們用:街頭慶祝,和平示威,summer of love來形容。這就是為什麼見不到廣大市民普遍反感的原因。

反而只見到媒體問:你覺得川普或是拜登,誰更能解決種族問題?你覺得誰更能融合國家?你覺得…今天Newsweek的一個民調更是為他們立場量身訂做的:美國有75%的認為,在川普治理下美國已經out of control。這就是媒體利用民調,配合他們的新聞,製造他們希望的結果。他們將這些他們支持的動亂,一個等號就都算在川普頭上。

另一個被媒體大操縱的議題就是新冠肺炎,一開頭,媒體就將這個感冒跟川普掛上鉤,紐約時報甚至叫新冠肺炎為「川普病毒」。將整個流感都算在他頭上。(全世界都有新冠肺炎,那一個國家是全部怪罪在總統身上的?)然後刻意誇大新冠肺炎的可怕,一方面怪罪川普,一方面折煞美國經濟,一石兩鳥。我跟你打保單,一但拜登當選,這個肺炎會既時消失。

 

07/02/2020

今天川普有兩個好消息,但別指望媒體報導。我打開電腦的網頁,(我的是MSN -Microsoft News) 全部都是新冠肺炎又創下新的病例數字,要不就是川普又說謊了。

美國勞工部今天一早發布的消息是,美國在六月份增加了480萬個工作機會,失業率降低兩個多百分點,到11.1%,此外黑人增加44萬工作,西語居民增加150萬工作,等等。這都出乎經濟師的預計。而且是歷史新高。上個月的數字也是出乎各界預料,新增了250萬工作(後來調整到270萬),是二十年來最高。顯示美國經濟復甦的能力非常高。

但是民主黨立即出來說風涼話,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說:「他說了那麼多數字,就是沒有提最重要的數字:五萬。」這就是媒體今天集中報導的數字:過去24小時美國新增的病例達五萬人。事實是,美國現在一天測試五十到一百萬人,多了五萬很自然,只要死亡人數沒有提高,就像感冒,每天都有幾十萬人感冒,需要大呼小叫嗎?沒有醫院說多了緊急病患,呼吸機的需求也沒有增加,這樣的數字只是給媒體大作文章的。

其實經濟上的好消息不只是勞工市場的復甦,過去幾周股市的大幅回升也是異象。川普上台時,道瓊斯指數不到一萬九千,今年一月上升到兩萬九千多點,直逼三萬點的高峰,但是新冠肺炎讓這指數直線下挫,到一萬八千多點,比他上台時還低,但是今天又已經回升到兩萬六千點以上。這是驚人的成長,顯示的是投資者的信心。這些都不是民主黨願意見到的,所以他們繼續誇大新冠肺炎的恐怖,並且每天呼籲繼續封城。

另一個川普的好消息是,最高法院以5-4推翻下級法院的裁決,阻止民主黨取得穆勒調查組有關通俄調查時,大陪審團取得的資料。同時裁決將聽取川普政府提出的上訴。

民主黨真的很無聊,他們就是不相信穆勒調查團的結論:「沒有證據證明川普競選團隊通俄」,他們還要索取調查期間大陪審團得到的資料,希望從中再找出他們可以做文章的東西。以他們過去所做所為,任何一句不相關的話,他們都可以牽扯成為川普的罪行。

較早時,華府的上訴法庭及巡迴法庭,都裁決支持民主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要求,讓他們取得這些資料。

過去一兩個星期,最高法院做了多項裁決,但是凡是對川普有利的,對保守派有利的,媒體幾乎不報導,但是對保守派不利的,就不停地報導。比如說:同性戀者不應當因為性取向,被雇主開除;還推翻了路易斯安那州的墮胎法,說限制婦女的墮胎權利。這兩項裁決,三大電視網總共報導了25分鐘,但是對於上述穆勒大陪審團的裁決,加上前天法院以5-4裁決的,取消教會學校不可以接受政府經費的禁令。這些裁決,得到的報導是零。

教會學校的裁決相當重要,因為將使家長有更多選擇的權利,打破了教師工會的壟斷。這裁決對低收入家庭及黑人家庭更有利,否則只有中產以上的家庭才能選擇教會學校。而且除了政府機費,還包括獎學金,這樣成績好的學生也增加了選擇學校的自由。

上面所有的裁決都是5-4,那搖擺的一票都是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所以以後案例是否通過都看他那一票。因為其他八名大法官都是左右立場,旗幟分明。

 

07/01/2020

紐約市議會昨晚通過了新的預算案,包括削減警察經費十億元,這是黑人命貴BLM運動的主要訴求,終於給紐約市做到了。

這兩天,數以千計的BLM支持者聚集在紐約市政府前,成立了另外一個CHEZ自治區。昨晚在議案討論時,及通過時,歡呼聲不絕於耳。你會認為主媒必然很興奮,畢竟這是他們大力支持的一個運動。但是奇怪的是,除了Fox News居然無人轉播,那個號稱最被人信任新聞台的CNN也沒有轉播。今晚三大電視網的新聞也隻字不提。因為他們知道,這不是受多數國民支持的方向。

CNN今天低調處裡這新聞,並且找了紐約市長白斯豪Bill de Blasio去訪問,給他機會解釋這議案的理由。顯示了完全的支持。

這兩天,紐約市政府前也被示威者佔領,成為髒亂的帳篷城市。昨晚見到這些示威者用巨大的刷子,將所有市府前的攝像機頭都用油漆給塗抹遮蓋,這些都是破壞公物的違法行為,但是他們公然進行,因為在目前的環境下,所有反政府行為都是沒人可以管的合法行為。如果再被總統川普罵過一次,那就更是英雄行為了。

今天各電視台的川普負面大新聞是,川普攻擊紐約市長,說他要在第五街上畫上巨大的Black Lives Matter的字樣,說這是仇恨象徵。於是所有媒體都說川普將BLM定位為仇恨組織,他又向黑人發難了。事實是,紐約的BLM支部的負責人公開在電視上說:目前美國的制度是不好的,我們要全部打倒,甚至銷毀,重新建立。這句話等於是要打倒美國。BLM的一個主要示威口號是:pigs in blanket, fried like bacon,意思是要將警察都當豬肉一樣燒烤。如果你到BLM的網頁,他們很多理論都是國際共黨主義的口號,包括徹底銷毀西方的基本家庭制度。這些都已經達到仇恨言論的定義了。那些媒體不是有意的不去了解,就是私底下支持這樣的理論。

說到紐約的治安,過去一個月紐約的暴力罪行比去年同期增加了四成以上。在這情況下紐約還要削減警察經費,加上目前警隊中風起雲湧的退休潮,紐約治安勢必要更糟糕。很多人可能不記得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紐約治安的惡名昭彰。那時候我們要去紐約時都被警告:手上不能戴金戒指,否則手指都有被斬去的可能。如果脖子上戴了值錢項鍊,或是女人手臂上掛了手提袋,都有在街上被砸頸打劫的可能,還警告我們那些地區不能進去。那時的紐約是一個危險可怕的地方。到了1994年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上台,他一手將紐約全面改觀,從此成為最安全的大都會。他就是從小罪案開始動手,後來彭博市長Michael Bloomberg基本上就是繼承朱利安尼的方向,才能維持紐約的安全與秩序。現在白斯豪要倒行逆施,相信很快就會見到後果,又會像芝加哥一樣出現民主黨治理城市的混亂現象。

媒體不提這新聞,因為這是讓民主黨分裂的議題。今天紐約市眾議員AOC,民主黨新生左傾勢力的頭頭,發表推特就說,這十億元經費削減根本不夠,因為最終市政府還是東挪西用,他主張真正的削減。這就是媒體不願意提的原因。昨天他們甚至沒有問拜登這問題。

 

07/01/2020

美國媒體全面對付川普的努力,他們似乎覺得還不夠,現在加大力度鼓動所有社交媒體圍剿川普,以及其支持者的發言地盤。Facebook因為沒有封殺川普的支持者,現在遭到其他媒體攻擊,以及幾十間超大型公司的抵制。

由華盛頓郵報領頭華郵訪問了幾十位Facebook的內部員工,蒐集證據,發表「調查報告」,指控Facebook自從川普上台就逐步放寬對「仇恨言論」的管制,讓川普及其支持者散發仇恨言論。

其實在他們(主媒)的標準下,所有川普的言論都是仇恨言論。從川普早期出來競選時說的:墨西哥將他們的罪犯,毒販,強姦者(藉非法移民管道) 送進美國,在他們來說都是仇恨言論。事實是,今天墨西哥左傾政府不僅沒有反感,甚至跟川普密切合作,派了兩萬七千軍隊在邊界,幫美國阻截非法入境者。只要你說的是事實,就不是仇恨言論。

華郵等列舉的最新例子更是可笑。他們將BLM一個月前開始的打砸搶燒的行動,居然怪罪在川普在Facebook轉載的一條推文上。川普這條推文是說:他將引用國家防衛隊維持治安,而且「當搶掠開始,射擊就開始」。意思是,你們搶掠,警察就會開槍。華郵等媒體現在全部都說,本來BLM是和平的,都因為川普這一個推文才開始打砸搶燒。所以這個推文是仇恨文字。又說,川普用了thugs (歹徒) 這個字形容「和平」示威者,這就是仇恨言論。

事實是,當川普講那番話時,各大城市的搶掠放火行動已經十分嚴重,他才會那樣說的。這是新聞上都有的證據,但是他們將日期挪動了好幾天。典型的移花接木。

現在各大媒體指責Facebook放任川普的言論遍地開花,發動各界抵制Facebook的廣告,由可口可樂,星巴克,Verizon等幾十間大公司領頭抵制,導致Facebook四天前一日之內股值下跌70億元,(相當於8.3%)。

現在Facebook宣布要嚴格管制審核臉書上的發文,所有跟族裔有關的言論,性別,性向,移民等方面有關的言論,都要嚴格審批。換言之,川普及其支持者的言論又多了一個藉口被封殺。

我說是藉口,決不是誇大。本周,川普的2020競選團隊在提到恐怖組織Antifa,引用了「一個極左組織Antifa」時,將Antifa的商標放進去,結果就被指出這個商標跟納粹當年用的一個商標很像,就把這段文字全部刪除了。首先,川普的組織是介紹這個組織的商標,並非川普自己的商標。其次你說相像,那麼今天好多街頭標語都用這標誌,因為是一個太普通的圖標,(一個倒立的紅色三角形),那有多少標誌要被消除。更不要說在Facebook自己的網頁上就將這個圖標當作是他們的emoji之一,那不是笑話嗎?

 

 

 

 

 

而且華郵等還幫Antifa解說,說他們在美國的組織沒有用這商標,是他們的國際組織才這樣用的。So?

媒體這個技倆不是第一次用,我在2016年七月就在特朗普成了美國媒體的箭靶中指出,川普陣營用了一個六角的紅色圖標,居然就被指出跟猶太教的六角藍色星星是一樣的。你跟他們真是有理說不清。

Facebook不是唯一的受到壓力的網媒,推特早已經被迫要審查川普的每一個推文,稍微被他們民主黨及左派看不順眼的,都被加上警告標籤。還有Google,我早已經說過,你到Google去搜尋新聞,首先跳出來的幾十頁都是他們左媒的條目,你永遠找不到保守派媒體的條目。但即使如此,他們還受到壓力要封殺某幾間保守派媒體的廣告。那就是說,不僅新聞受到打壓,連廣告都不許你們登。

Click: 272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