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伊朗是時候換政權了

2020-01-13 14:11:15

美國的川普(特朗普)政府強調,他們對伊朗的一連串制裁行動,目的不是要換德黑蘭政府。因為一說起換政府regime change,國際組織就要搖頭。但是今天到了時候換掉伊朗的政府。

四十年前1979年,西方自由派協助推動換掉伊朗當時的巴勒維王室,換上回教執政,是開始接著四十年的錯誤方向,今天將這個四十年前的錯誤糾正,絕對是正確的。何況伊朗人民的怒吼證明了這動力不是來自外界,而是國內。

川普昨天在推特上用波斯文發表對伊朗人民運動的支持,一夜之間得到20萬個like,這是破紀錄的。證明這是人民的力量。

伊朗的宗教領袖過去四十年所做所為不是為了國內人民的福祉,而是要推廣回教勢力,而且只是什葉派Shiite的勢力。但是西方國家,西方領袖一再採取綏靖策略,一再容忍,不僅如此,到了奧巴馬時代更用金錢購買眼前的和平。如果再持續下去,中東將由什葉派控制,以色列將無法生存,中東的石油也將由什葉派一手掌控,國際經濟命脈也將由他們一手操控。

過去幾十年,他們最先經由資助真主黨Hezbollah在黎巴嫩站穩腳跟,目前已經是黎巴嫩的第一反對黨。最終目的是要消滅黎巴嫩的基督教勢力,奪取政權。這個組織遵循的是什葉派領袖霍梅尼的教義,奪取所有阿拉伯國家的政權。他們假政黨之名用伊朗的強大資源,在黎巴嫩建醫院,辦學校,開孤兒院,收買人心。號召在黎巴嫩建立伊斯蘭共和國形式的政府。但是另一方面,在全國各地發動恐怖行動,破壞黎巴嫩原有的和平,讓真主黨有縫可鑽。經過三十多年的「努力」這目標觸手可及。目前西方國家以及海灣阿拉伯國家聯盟都已經將真主黨列作是恐怖組織,但是行動上卻沒有真正的阻截策略。西方媒體完全忽視伊朗在黎巴嫩的成果,當這個危機不存在。

他們另一個戰果就是伊拉克,自從伊拉克的遜尼派Sunni (薩達姆)政府垮台,伊朗的足爪就深入全境。同樣是利用什葉派血濃於水的心態,徵召伊拉克人民的向心力,然後策動兩派內戰。伊朗就在背後支持什葉派武裝分子進行游擊戰。剛剛被美國殺死的蘇萊曼尼就是主要策畫者,他大量提供IED (一種簡易爆炸專制)給當地的什葉派,讓他們破壞,殺人。無數的美國士兵(以及伊拉克士兵)不是被炸死,就是炸傷,斷手斷腳。用這方式,他們阻擋了美國在當地的維護和平的行動。另外則透過選舉,目前已經掌控了伊拉克的國會。如果讓他們持續下去,伊拉克的政權遲早也是他們的。

另一個危險地帶是敘利亞,歷經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內戰蔓延全境,阿薩德政府亟力鎮壓,西方政府避免撤換政權的原則,讓伊朗,(以及其真主黨),土耳其,及俄羅斯,都有機會參與一份,加上北邊的庫爾德族,亂過春秋戰國時期。這是為甚麼川普要自敘利亞撤軍的原因,因為沒有一個人有一個全盤計畫解決這個亂局,除非regime change。但是西方人反對這理念。而目前最堅持的一個政權就是伊朗。

所以,如果川普能利用這一次的機會,讓伊朗屈服,至少切斷其羽翼,阻止其再擴展,將可以大大改變中東未來局勢繼續向危險方向發展。

另一個局面不可忽視,自從去年年底,伊朗境內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行動,擴及21個城市。主要原因是抗議油價不斷升高,其實遠因在於國內中產階級,以及非基礎回教徒的不滿已經積聚了數十年的積憤。去年十一月起展開的抗議行動,據報導有1,500國民被政府軍殺死。但是由於伊朗壓制消息,及西方媒體有意的忽視,這個比天安門事件還要血腥的新聞居然不受重視。

自從1979年回教革命這一股不滿情緒就已經存在。過去幾十年來移民加拿大的伊朗國民都有同一訴求,希望國內政權改變,讓他們能夠回家。而自從美國進一步制裁伊朗經濟,國內通脹率達到每年70%,目前的失業率也高達47%,這一股壓力隨時可以再爆發。

過去十多年美國對伊朗的政策證實完全失敗。奧巴馬用鉅額金錢,換來一紙限核協議,但是完全無阻於伊朗在中東勢力的擴展。他給於伊朗1,500億美元的凍結資產的賠償(那些資產都是以前巴勒維政府及伊朗人民積聚的財富),同時私下未經國會批准,再給伊朗17 億元的現鈔。這等於給伊朗政府這筆錢去繼續支持恐怖勢力,擴大影響力。而且伊朗在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的擴張都在奧巴馬的眼皮底下發生,他也沒有任何行動,還吹噓自己的協議達到目的。連一向屬於自由派的The Atlantic新聞報前天都刊登文章批評奧巴馬是讓伊朗坐大的罪魁禍首。

現在伊朗人民都希望撤換德黑蘭政府,只等西方國家夢醒。

Click: 25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