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烏克蘭與2016年美國大選的關係

2019-11-21 17:33:15

民主黨一開始就說拜登父子沒有做錯事,不肯調查,但是他們不承認烏克蘭參與2016年大選,同時拒絕調查,他們不是很關心2016年大選被外國干預的事嗎?

現在經過兩年半的調查,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調查沒有找到川普陣營與美國勾結的證據,但是烏克蘭與民主黨勾結的證據就比比皆是。但到目前都只是零星報導,因為民主黨的同路媒體不肯跟進,甚至汙衊任何跟進的記者。

民主黨宣稱,共和黨否認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反而要調查烏克蘭,是掩飾俄羅斯干預大選的煙幕彈。事實是,共和黨從未否認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只是否認川普與俄羅斯勾結,以獲得勝利。反而是民主黨用這個煙幕彈,掩飾自己與烏克蘭勾結。

烏克蘭在今年四月大選之前,被公認是全球最腐敗的國家,排名在前三位。因為過去都是由親俄羅斯派系當權,這些人多數有「漢奸」本質,他們只要討好莫斯科,其他都虛應故事,所以任意魚肉本國公民。過去他們與美國民主黨政府密切,長期互通好處。這一點由奧巴馬時期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的兒子,從烏克蘭最大能源公司之一的Burisma獲得月薪五萬美元的事件,可以看得出。

2016年的大選,烏克蘭駐華府的大使館,就和民主黨有密切關係。由於烏克蘭當時與俄羅斯的關係,他們在獲悉一個美國說客曼納福Paul Manafort剛剛加入川普競選團隊之後,就提供了曼納福在烏克蘭的工作資料,查出他的真實收入,他們將這些資料提供給新聞界,導致他辭職。後來調查川普通俄的穆勒調查員,用這資料查出與他申請貸款填報的資料間有出入,導致他被判刑,現在還在坐牢。

據美國及烏克蘭媒體報導,川普在競選時談到克里米亞問題時,曾經說「這件事要小心處裡,我聽說有很多克里米亞居民寧願由俄羅斯統治…」他又說,難道要展開第三次世界大戰收回克里米亞?

這番話與川普在很多國際事務的看法一致,他無意捲入其他國家政治,甚至要美國動干戈。其實他這句話與奧巴馬當時的政策沒甚麼不一樣。奧巴馬當時也說過類似「克里米亞為俄羅斯佔領沒甚麼大不了」的話,而且他拒絕了烏克蘭迫切要求的軍事援助,特別是防禦坦克的Javelin 飛彈,這些奧巴馬都拒絕了。當時的理由是「不想挑釁provoke俄羅斯」,這不是和川普的一致?(反而是川普批准了出售 Javelin給烏克蘭。)

但是川普的立場就引起烏克蘭很多當權派緊張,此外也因為川普表達過對烏克蘭當時總統波羅辛科Petro Poroshenko的負面看法。親俄羅斯的波羅辛科政府因為嚴重貪腐,民望跌至谷底,在今年四月大選落選,讓電視影星澤蘭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以高達七成三的票數當選。

而此時民主黨內有人發現曼納福曾經為烏克蘭前總統ViktorYanukovych做說客,民主黨的一個外判研究員嘉魯珀Alexandra Chalupa利用她是烏克蘭人的背景,以及在基輔的人際關係,就開始進行「政敵研究」,之後擴大為川普與俄羅斯的關係。由於Yanukovych的立場親俄羅斯,所以嘉魯珀就要找出川普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

嘉魯珀說她在2016年初(三月)到當時的烏克蘭駐美國大使館與大使查理Valeriy Chaly談過,當時查理認為這資料不足重視,因為川普當選的機會不大。不過沒幾天,消息傳來,川普聘請了曼納福為競選經理,第二天民主黨就向她索取這些資料,民主黨也開始「研究」川普與俄羅斯的關係。嘉魯珀還向查理要求,她要與波羅辛科見面,談曼納福的事。但是大使館認為不方便,沒有答應。

嘉魯珀指出,烏克蘭大使館雖然沒有安排她與總統見面,但是卻「和美國的記者合作,指導他們方向研究川普、曼納福,以及俄羅斯之間的關係。」她這句話說明了:美國媒體一早就與民主黨,以及烏克蘭大使館「合作」尋找有關川普的負面材料。

雖然查理的助理Oskana Shulyar否認參與民主黨的政敵研究,但是她的助理Andrii Telizhenko (他現在在基輔做政治顧問)就說,得到她的指示幫助嘉魯珀尋找川普、曼納福,以及普京間的關係,幫他們安排相關訪問等等。他還說「大使館跟民主黨合作密切」。他說,當時Shulyar對他說:只要找到足夠證據,(希拉里他們說)可以安排九月時在國會舉行聽證。

希拉里陣營自然坐大這些新聞,希拉里的競選經理Robby Mook開記者會要求川普公開他以及所有隨員的「俄羅斯關係」。在烏克蘭,一個曾經從事新聞工作的國會議員Serhiy Leshchenko深入研究之後,發表了曼納福如何收取烏克蘭前總理的大筆酬金。之後有關曼納福的新聞就大篇幅出現在美國媒體。紐約時報在2016年八月15日在頭版刊出文章:烏克蘭的祕密檔案列出川普競選經理獲取(不易)之財。這篇文章導致曼納福辭去川普競選經理之職。

Serhiy Leshchenko並且在訪問中公開表示,多數烏克蘭官員都支持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而這時,烏克蘭駐美國大使查理Chaly也指示所有館員不可以和川普陣營的人聯絡。他說「希拉里會贏。」有兩位大使館職員證實了這件事。查理本人並且在美國刊物The Hill刊登一篇文章,批評川普的外交政策立場。這些都是「大使館參與美國選舉」的不智之舉。

不僅如此,後來造成川普被調查通俄的主要原因,民主黨給錢泡製川普黑材料Dossier的一間公司Fusion GPS,他們的主要消息來源就是那位烏克蘭記者議員Serhiy Leshchenko。這就更證明了民主黨與烏克蘭政府官員密切合作打擊政敵。

這間公司一名資深研究員Nellie Ohr,她的丈夫是司法部次長階級的Bruce Ohr。她去年十月在共和黨主持的眾議院中作證時說,她的工作是專注於調查川普的兒子Donald Trump Jr.,以及女兒伊凡卡,「看他們是否與任何背景可疑的人做過交易」。當被問到他們公司的主要消息來源時,她兩度說了(烏克蘭人)Serhiy Leshchenko的名字。

這證明了民主黨不僅直接接觸「外國政府」要求提供政敵的dirt黑材料;也證實了烏克蘭政府官員參與了打擊美國總統候選人的行動。

對比曼納福的行為,與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及其兒子的貪腐行為。曼納福為烏克蘭總統做說客,是在他是平民百姓時期,他並非政府官員。他是在他幫忙的政客下台後,才出任川普競選經理。但是他卻因此被調查,並且因為逃稅罪名被判坐牢。但是拜登卻是在自己出任副總統,而且是在被奧巴馬任命處理烏克蘭的能源改革計畫之後,立即幫他兒子安排了一個月五萬美元,連續五年的董事合約。一個因為吸毒被趕出海軍的青年,完全沒有能源背景,不會說烏克蘭語,也沒有遷居烏克蘭計畫,就這樣收取三百萬元。不僅如此,在紐約時報刊出,烏克蘭政府將調查這間公司Burisma的貪腐行為時,拜登拿著美國十億元的人道援助支票到烏克蘭,強迫他們開除這位檢察官,「我還有六小時上飛機,你們不開除他,我就不簽字。結果這些龜兒子son of bitch將他開除了。」

但是當川普建議烏克蘭調查Burisma時,他被彈劾。

我不是說曼納福不該受處罰,烏克蘭人民平均年收入僅一千六百美元,他們給於外國貪官的錢動輒百萬元計。所以曼納福該受處罰,拜登父子更是罪惡深重。

這些事實先後由幾間網路刊物揭露。所以川普才會對烏克蘭政府有疑慮,對於無條件地給於烏克蘭大筆金援有疑慮。加上川普一向對外援有保留,他要烏克打擊貪污,拿出實效再給錢,卻成為他受到彈劾調查的理由。

Click: 15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