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國國務院裡的反川普勢力

2019-11-15 23:10:01

天民主黨再傳調了他們的一位明星證人,美國駐烏克蘭的前大使Marie Yovanovitch,她非常悲哀的表述,自己的大使任期被川普政府提前結束,不僅如此,川普政府(特別是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進行汙衊行動,對她做私人攻擊。她為這些攻擊感到受威脅,

事實是,她出任烏克蘭大使三年,是多數大使的平均任期,而且歷經白宮換主人,大使被新總統撤換是美國傳統也是慣例。遠的不說,奧巴馬上台時下令每一個前政府的大使必須在他就職之前全部自動辭職。我不相信這位大使及她的媒體同黨都不知道?

但是她稱川普政府是以烏克蘭政策作為藉口,將她趕走,有莫大的委屈。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麼川普政府取代她的人選William Taylor為什麼也是一個民主黨視為明星級的證人?並且剛剛在兩天前才在國會大肆攻擊川普?

如果你只看她今天的開場白,以及民主黨各方的打邊鼓,你得到的印象會是:川普政府用自己的「私人管道」攻擊一個忠於國家的職業外交官,只因為川普政府希望用外交政策進行私利;

但是如果你看了後半部共和黨的交叉盤問,你會知道更多相關的真相:

比如說,Yovanovitch多次說,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非常迫切與重要,但是她承認川普對烏克蘭提供了軍事援助,更批准烏克蘭購買美國Javelins 戰機。但是在奧巴馬執政時,俄羅斯攻佔克里米亞,之後的兩年多時間奧巴馬拒絕提供任何軍援,也拒絕烏克蘭購買軍事設備。Yovanovitch當場承認這事實,但她拒絕批評奧巴馬的烏克蘭政策。

民主黨指控川普拖延對烏克蘭的數億元軍事援助達55天,事實是,這樣一筆鉅額援助需要各機構審核程序及發出。就像川普批准烏克蘭購買Javelin戰機,烏克蘭非常興奮,但到現在烏克蘭還沒有完成購買手續,證明所有大筆援助都需要時間,(這個她也承認。)

還有比如說,在2016年大選期間,烏克蘭大使Valerie Chaly在美國報紙上發文指,烏克蘭(親俄羅斯政府)多數官員支持希拉里當選,並且抨擊川普;他們並與穆勒調查團合作,提供資料讓川普的競選經理曼納福Paul Manafort辭職。所以共和黨問她:如果是你難道你不會為烏克蘭政府的立場感到疑慮?這一點她沒有回答。

原來民主黨一直都知道拜登兒子亨特與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的關係會被認為是利益衝突,在Marie Yovanovitch於2016年的任命在參議院聽證時,奧巴馬政府就先指導她如何回答。當時的指導問題之一是:如果問到拜登兒子在Burisa公司董事職務時,「妳叫他們去問refer to副總統(拜登)辦公室。」這樣說民主黨是已經心虛。共和黨問她,為什麼當選後沒有跟進,她說當時奧巴馬給她準備的問題上有幾百個(涉嫌貪汙的)烏克蘭公司,但是當共和黨問她任何一個其他公司的名稱時,她卻說不記得了。共和黨的眾議員Jim Jordan繼續問:「幾百個公司你一個都不記得?只記得Burisma?」所以你說他們有多不誠實。據說她不僅沒有跟進,還給了當時的檢察官一份名單,叫他不可以調查名單上的(美國)人。這是為什麼後來拜登到烏克蘭(以十億元經濟援助)去威脅當時的(親俄羅斯)總理,將這位檢察官開除。

Marie Yovanovitch和前天作證的兩位職業外交官,助理副部長肯特George Kent,和代理烏克蘭大使泰勒William Taylor一樣,他們忘了自己是國務院官員,是為總統執行外交政策,而不是要自己說一套。但是他們都表達了對川普的烏克蘭政策有疑慮,要具體反抗。

 

 

 

 

 

 

 

比如說泰勒說的,川普上台之後,外交事務有兩個管道,一個是原有的國務院的正規管道regular channel ,一個是由川普親信組成的非正規管道irregular channel ,他們對此很不滿。

表面上聽來很有道理。但是只要用腦子分析一下就覺得他們有問題。一個國家的外交政策是由總統制定,國務院是執行總統的外交政策。為什麼你們「原來這班人」是正規的,而總統信得過的人卻是不正規的?你們這不是要另立中央嗎?

而且這非正規的管道幾個負責人,除了總統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之外,其他都是經過參議院任命通過的人選,包括:駐歐盟大使及駐烏克蘭特使沃克Kurt Volker,美國駐歐盟大使桑藍Gordon Sondland,川普政府能源部長佩里Rick Perry等,能源部長的加入,是因為烏克蘭必須自己發展能源,不再倚賴俄羅斯的緣故。那天聽證中也詢問過他們兩人,這些人是否合資格,他們也承認他們合資格。所以你們反對的原因純粹因為反對川普總統?

其中泰勒甚至批評川普的烏克蘭政策,說擔心他會因為爭取與俄羅斯的關係,犧牲烏克蘭。這是非常的越權。也證明他們是因為政策不合而要背棄川普(總統)。而且事實上,他們沒有絲毫的證據,川普會因為俄羅斯而犧牲烏克蘭。事實是在今年四月,反貪腐的Zelenski一上台,他就向烏克蘭伸出援手,給於軍事援助,甚至批准出售軍機(和防衛飛彈)給烏克蘭。相對在奧巴馬時期,俄羅斯在2014年侵占克里米亞時,奧巴馬不僅說過「克里米亞可以屬於俄羅斯」,而且沒有給過任何軍事援助,只批准了人道援助。這些都沒有受到國務院職業外交官的絲毫意見?

這事件再次證實了,在華盛頓即使川普已經上台三年,聯邦政府中的政務官員仍然存在大批的奧巴馬政府殘餘分子,他們就是不肯讓川普執行他的政策,還是當川普非法總統。當川普要撤換他們,他們就在媒體面前,民主黨的國會前面哭訴。

最終結論,這些人的證詞是否會導致川普的被拉下嗎?答案還是不會。因為這些證詞中都沒牽涉到罪行。再提供一個相關新聞,民主黨為什麼放棄使用quid pro quo(交換利益)這個法語名詞?原來他們做過小組民調(focus group),發現很多民主黨的基礎選民,特別是黑人團體對這個字眼覺得陌生,難以認同,所以建議他們使用賄賂bribe這字眼。所以他們現在要讓川普以收受賄賂入罪。只是他們必須先找出川普賄賂的事實。

Click: 17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