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31

2019-11-06 14:12:30

11/17/2019

民主黨的「彈劾運動」越來越可笑了。他們的「通俄」調查全盤失敗之後,鍥而不捨地搬出烏克蘭通話事件,說川普用美國的軍事援助,強迫烏克蘭新統Zelenski跟他交換條件,以軍事援助做交換條件,強迫對方調查他的政敵,前任副總統拜登父子的貪腐事件。先後舉行了閉門聽證,之後上週再舉行公開聽證,傳了三位外交官的「明星證人」。

結果兩天內傳了三位職業外交官,得到的證據是:川普跟他的手下,冷酷的開除了一個大使;川普使用自己身邊人,進行「地下」外交,視他們這些「正統」的外交人員於無物;他們聽見其他外交人員說,川普有意圖要烏克蘭調查他的對手,得到政治利益;…

我見到在聽證中,那些民主黨人以非常同情的語氣,對那位被迫辭職的女外交官Marie Yovanovitch伊凡諾維奇說:妳遭到這位全世界最高權位的人的壓迫,妳感覺怎樣?妳的家人感覺怎樣?妳覺得受威脅嗎?她就幾乎哽咽的回答,說她感到很害怕。

我前面說過,所有大使都是總統可以任意任命的。奧巴馬上台時就下令撤換所有前任總統的大使,川普讓這位女大使多做了兩年多,她居然為了被撤換而要訴諸全世界求取同情?

還有那位抱怨川普有自己的管道的新任代理大使泰勒William Taylor,他不滿意川普用自己的心腹從事外交政策。他們不知道川普的管道才是正統的,你們的才是地下的。

所以怎麼說,過去兩天的聽證對民主黨來說都是失敗的,他們沒有找到新的證據,證明川普總統做錯任何事。但是美國的媒體一絲都不氣餒,他們自有辦法兜轉。他們將所有注意力放在聽證時川普發的一個推特,說他攻擊女大使是「攻擊證人」,所以是妨礙司法。今天ABC的星期日新聞雜誌This Week,以及NBC的Meet the Press,都將所有時間放在1,)川普恐嚇證人;2,)川普的麻煩不只這一樁,他身邊幾個人還在接受相關審訊,他自己的稅表還可能被公開;他的問題遠遠未結束;3,)參議院也不是很保險,除了羅姆尼Mitt Romney,Susan Collins還有好幾位共和黨參議員對總統有怨言;4,)事件還有好幾個月拖下去,前任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還有可能作證,說出對川普不利的證詞,還有朱利安尼也有案子要面對,…

這就是媒體「引導言論」的威力,他們絲毫沒有提到這三位「明星證人」的證詞,因為他們沒有一句證詞是對川普不利的。他們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對川普不利的問題上,這就將民主黨的失敗完全掩飾了。

所以不論彈劾聽證多麼失敗,川普有多麼有利的證據證明他沒有做錯任何一件事,都可以在媒體的全力配合(民主黨)下,製造對川普不利的「新聞」。

民主黨一再說,彈劾是政治行為,不是法律行為。所以他們無須法律證據,他們只要製造噪音,改變民意。而這工作就在傳媒的身上。

 

11/17/2019

川普在2016年大選的顧問之一Roger Stone史東於星期五被陪審團發現全部七項罪名都成立。他的罪名是沒有對國會(調查時)說實話,以及企圖影響證人。他的罪名最高刑期是五十年。

 

 

 

 

 

 

 

 

史東是在穆勒調查團調查川普「通俄」時牽連到的,穆勒發現他曾經與維基解密wikileaks有聯繫,但他在問話時沒有向國會說實話。而他們的證據是一位證人說的;史東曾經「吹噓」他與維基解密的創始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之間有「管道」,可以影響他們發表(那些偷竊來的)電郵的時間。

就這樣,史東要被判最高五十年的刑期?所以川普在推特中說:「我們有這樣多證據證明希拉里對國會說謊,(前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對國會說謊,還有麥凱Andrew McCabe,Strzok, Page, McCabe, Brennan, Clapper, Shifty Schiff, Ohr & Nellie, Steele & all of the others,甚至穆勒本人都說了不實的話,這是史無前例的雙重標準。」(大家記得嗎?當國會要傳訊希拉里時,她不僅說謊,還將自己手中六個電腦都用硫酸及槌子損毀,那是不是湮滅證據?)還有Andrew McCabe,他因為向國會說謊(兩次),被FBI開除,但是CNN立即高薪聘請他做評論員,每天抨擊川普。那個康米James Comey也被McCabe證實說謊,但是他還能出版新書罵川普而賺大錢。然而只有川普這一邊的人必須為「說假話」而坐牢?

史東確實曾經試圖與維基解密聯絡,希望知道維基解密有些甚麼秘密資料。他說過,當時所有人都希望知道阿桑奇手上有些甚麼資料,但是穆勒說他在調查時說他與維基解密沒有「關係」,將他入罪。

其實史東最大的罪過是,他堅決支持川普,願意為他坐牢。我以前說過,史東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堅決支持尼克森總統,他身上還有一個尼克森的紋身。這是我欣賞他的地方,他不會因為全世界都說一樣的話就被影響。

大家見到今天美國的媒體如何處心積慮地要將川普打倒,應當了解到當年尼克森受到的待遇吧?這就是史東的堅持。尼克森當年是被極端不公平的、媒體發動的「政變」拉下台的,我希望這段歷史還給尼克森一個公道,雖然我知道那是非常困難的。

 

11/15/2019

今天民主黨再傳調了他們的一位明星證人,美國駐烏克蘭的前大使Marie Yovanovitch,她非常悲哀的表述,自己的大使任期被川普政府提前結束,不僅如此,川普政府(特別是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進行汙衊行動,對她做私人攻擊。她為這些攻擊感到受威脅,

事實是,她出任烏克蘭大使三年,是多數大使的平均任期,而且歷經白宮換主人,大使被新總統撤換是美國傳統也是慣例。遠的不說,奧巴馬上台時下令每一個前政府的大使必須在他就職之前全部自動辭職。我不相信這位大使及她的媒體同黨都不知道?

但是她聲稱川普政府是以烏克蘭政策作為藉口,將她趕走,有莫大的委屈。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麼川普政府取代她的人選William Taylor為什麼也是一個民主黨視為明星級的證人?並且剛剛在兩天前才在國會大肆攻擊川普?

 

 

 

 

 

 

 

 

 

如果你只看她今天的開場白,以及民主黨各方的打邊鼓,你得到的印象會是:川普政府用自己的「私人管道」攻擊一個忠於國家的職業外交官,只因為川普政府希望用外交政策進行私利;

但是如果你看了後半部共和黨的交叉盤問,你會知道更多相關的真相:

比如說,Yovanovitch多次說,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非常迫切與重要,但是她承認川普對烏克蘭提供了軍事援助,更批准烏克蘭購買美國Javelins 戰機。但是在奧巴馬執政時,俄羅斯攻佔克里米亞,之後的兩年多時間奧巴馬拒絕提供任何軍援,也拒絕烏克蘭購買軍事設備。Yovanovitch當場承認這事實,但她拒絕批評奧巴馬的烏克蘭政策。

民主黨指控川普拖延對烏克蘭的數億元軍事援助達55天,事實是,這樣一筆鉅額援助需要各機構審核程序及發出。就像川普批准烏克蘭購買Javelin戰機,烏克蘭非常興奮,但到現在烏克蘭還沒有完成購買手續,證明所有大筆援助都需要時間,(這個她也承認。)

還有比如說,在2016年大選期間,烏克蘭大使Valerie Chaly在美國報紙上發文指,烏克蘭(親俄羅斯政府)多數官員支持希拉里當選,並且抨擊川普;他們並與穆勒調查團合作,提供資料讓川普的競選經理曼納福Paul Manafort辭職。所以共和黨問她:如果是你難道你不會為烏克蘭政府的立場感到疑慮?這一點她沒有回答。

原來民主黨一直都知道拜登兒子亨特與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的關係會被認為是利益衝突,在Marie Yovanovitch於2016年的任命在參議院聽證時,奧巴馬政府就先指導她如何回答。當時的指導問題之一是:如果問到拜登兒子在Burisa公司董事職務時,「妳叫他們去問refer to副總統(拜登)辦公室。」這樣說民主黨是已經心虛。共和黨問她,為什麼當選後沒有跟進,她說當時奧巴馬給她準備的問題上有幾百個(涉嫌貪汙的)烏克蘭公司,但是當共和黨問她任何一個其他公司的名稱時,她卻說不記得了。共和黨的眾議員Jim Jordan繼續問:「幾百個公司你一個都不記得?只記得Burisma?」所以你說他們有多不誠實。

據說她不僅沒有跟進,還給了當時的檢察官一份名單,叫他不可以調查名單上的(美國)人。這是為什麼後來拜登到烏克蘭(以十億元經濟援助)去威脅當時的(親俄羅斯)總理,將這位檢察官開除。

Marie Yovanovitch和前天作證的兩位職業外交官,助理副部長肯特George Kent,和代理烏克蘭大使泰勒William Taylor一樣,他們忘了自己是國務院官員,是為總統執行外交政策,而不是要自己說一套。但是他們都表達了對川普的烏克蘭政策有疑慮,要具體反抗。

比如說泰勒說的,川普上台之後,外交事務有兩個管道,一個是原有的國務院的正規管道regular channel ,一個是由川普親信組成的非正規管道irregular channel ,他們對此很不滿。

表面上聽來很有道理。但是只要用腦子分析一下就覺得他們有問題。一個國家的外交政策是由總統制定,國務院是執行總統的外交政策。為什麼你們「原來這班人」是正規的,而總統信得過的人卻是不正規的?你們這不是要另立中央嗎?

而且這非正規的管道幾個負責人,除了總統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之外,其他都是經過參議院任命通過的人選,包括:駐歐盟大使及駐烏克蘭特使沃克Kurt Volker,美國駐歐盟大使桑藍Gordon Sondland,川普政府能源部長佩里Rick Perry等,能源部長的加入,是因為烏克蘭必須自己發展能源,不再倚賴俄羅斯的緣故。那天聽證中也詢問過他們兩人,這些人是否合資格,他們也承認他們合資格。所以你們反對的原因純粹因為反對川普總統?

其中泰勒甚至批評川普的烏克蘭政策,說擔心他會因為爭取與俄羅斯的關係,犧牲烏克蘭。這是非常的越權。也證明他們是因為政策不合而要背棄川普(總統)。而且事實上,他們沒有絲毫的證據,川普會因為俄羅斯而犧牲烏克蘭。事實是在今年四月,反貪腐的Zelenski一上台,他就向烏克蘭伸出援手,給於軍事援助,甚至批准出售軍機(和防衛飛彈)給烏克蘭。相對在奧巴馬時期,俄羅斯在2014年侵占克里米亞時,奧巴馬不僅說過「克里米亞可以屬於俄羅斯」,而且沒有給過任何軍事援助,只批准了人道援助。這些都沒有受到國務院職業外交官的絲毫意見?

這事件再次證實了,在華盛頓即使川普已經上台三年,聯邦政府中的政務官員仍然存在大批的奧巴馬政府殘餘分子,他們就是不肯讓川普執行他的政策,還是當川普非法總統。當川普要撤換他們,他們就在媒體面前,民主黨的國會前面哭訴。

最終結論,這些人的證詞是否會導致川普的被拉下嗎?答案還是不會。因為這些證詞中都沒牽涉到罪行。再提供一個相關新聞,民主黨為什麼放棄使用quid pro quo(交換利益)這個法語名詞?原來他們做過小組民調(focus group),發現很多民主黨的基礎選民,特別是黑人團體對這個字眼覺得陌生,難以認同,所以建議他們使用賄賂bribe這字眼。所以他們現在要讓川普以收受賄賂入罪。只是他們必須先找出川普賄賂的事實。

 

11/13/2019

共和黨迫使民主黨進行公開的彈劾聽證是正確的,今天第一天的聽證,民主黨沒有得到他們需要的彈藥,雖然他們還是嘴硬,透過媒體說:他們有了爆炸性的證詞。但是看他們的新聞報導,已經看出來,他們的彈劾努力又是白費功夫。

今天媒體的新聞繼續有這樣的句子:川普經歷了一個bad day。首次讓大家親口聽到職業外交官說他關注自己的政治利益,多過於關注國家利益。又說:今天的證詞對於川普是devastating新聞…

但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結論:民主黨(眾議院)還是會就彈劾總統投票,因為他們有足夠票數。但是到了參議院就會被擊敗。

這就是認輸了。因為一直到昨天,他們還在叫嚷,只要有足夠有力的證詞,他們就可以影響到足夠的中間派選民,甚至影響共和黨議員,支持他們的彈劾議案。就可以達到彈劾川普的目的,甚至將他remove。這還是昨晚的預言,但是經過半天的聽證,他們的語氣完全改變。

今天我聽到很多評論員說,沒有一個共和黨議員會因為今天的證詞改變立場。一些民主黨議員私下甚至說,他們後悔進行彈劾聽證。

民主黨眾議院是否有足夠票數還很難說,因為有31位民主黨眾議員來自支持川普的選區,如果最有利的證詞也不過如此,他們是否還要投支持票?

下星期有幾位共和黨提名的證人要作證,民主沒有機會再堆砌他們的案子了。

 

11/13/2019

民主黨及美國媒體大力宣傳的彈劾川普的公開聽證終於展開,今天的兩位「證人」,都是民主黨挑選的,對他們最有利的證人:國務院助理副部長George Kent 喬治肯特及駐烏克蘭代理大使William Taylor威廉泰勒,他們其實是將前兩個禮拜閉門作證時所說的,對川普總統最不利的一些句子公開重複一次。不僅如此,之後民主黨情報委員會的律師David Goldman負起問話的責任,將其中一些具有殺傷力的句子,要他們重複敘述。

這些句子包括泰勒所說的:川普以及他身邊人,特別是他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負起了美國外交任務中最重要的一環,將美國對一個弱小的盟邦(烏克蘭)的國防安全任務,與他自己在國內的(選舉的)私人政治利益掛勾。而且引用他與幾個人的對話作為證據。(所以這些證據來源是他與一些官員的對話得來的印象,不是第一手資料,而且都經過他們的詮釋。)

 

 

 

 

 

 

 

 

如果只聽泰勒的證詞,你會認為川普的確是將私人政治利益高架於國家利益之上。但是我就聽出他完全是基於自己在華盛頓的政治立場說話。他一開始時說:「我們在華盛頓有一個獲得兩黨支持的正常管道regular channel,進行外交事務,但是很快我們發現有另外一個非正式的管道,這管道不經過國會,進行外交事務,他們是由駐歐盟大使及駐烏克蘭特使沃克Kurt Volker,美國駐歐盟大使桑藍Gordon Sondland,川普政府能源部長佩里Rick Perry,白宮代理幕僚長Mick Mulvaney,以及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他說這是非常不尋常,然後他開始指責這雙管道的作法,包括一些電話,見面,他們都被蒙在鼓裡。批評最厲的是,奧巴馬任命的駐烏克蘭大使Marie Yovanovitch被他們汙衊,最後趕走。(每一任總統上任後都會撤換大使,這職務本來就是酬庸性質,這也是傳統及慣例,只有愚昧的百姓才會被蒙蔽。)

其實到這裡已經很明白,國務院裡的一些奧巴馬政府的剩餘分子,見到川普分薄了自己的權力感到不滿。事實是,川普一到華盛頓面對的就是銅牆鐵壁一樣的對抗勢力,由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到每一個政府部門,他們未必都是民主黨,但都是代表既得勢力的deep state。所以川普使用自己信得過的官員完全可以理解。而且泰勒的話後來在共和黨員及他們的律師Steve Castor的交叉盤問下,顯露出完全站不住腳,首先他們都承認,沃克大使,桑蘭大使,佩里部長都是人格高尚的官員,不值疑慮。然後共和黨舉出多份報導說,2016年大選時,烏克蘭官員及外交人員支持民主黨及希拉里,你認為川普要求調查是否合適?他被迫回答「合適」;Castor問他,是否知道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正在調查烏克蘭干預美國大選,已經轉為刑事調查,川普要Zelenski配合美國調查,是否合適?他也回答合適。共和黨問他,在那次電話之後,他見過烏克蘭總統Zelenski三次,他承認對方都沒有提到要調查拜登,或是軍事援助被壓住的事實,所以證明所謂的交換條件根本不存在。

而且共和黨議員今天首次有機會交叉盤問,而在被共和黨盤問之後,這兩人在後半部的聽證,已經沒有一開始時候的自信及理直氣壯。

今天的證詞也證明,川普政府最終給了烏克蘭這一筆龐大的軍事援助,甚至批准讓烏克蘭購買一批新戰機。但是在奧巴馬任內,即使發生俄羅斯攻佔克里米亞事件,奧巴馬都只給予人道援助,沒有給過軍事援助。

最關鍵的,共和黨的Jim Jordan問泰勒:他剛才的證詞全都是由其他(大使,官員)哪裡聽來的,這樣說你可能聽錯,或是詮釋錯誤,對不對?那些事根本沒發生,對不對?他回答:的確是我聽來的。

泰勒承認他的話多數是由桑蘭大使那裏聽來的。而下周,沃克大使及桑蘭大使就會親自作證,到時候希望有另一個角度的證詞。

下面是今天聽證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及CNN等打出的標題:

證詞將總統與向烏克蘭施壓舉動連了起來;

(CNN法律顧問) Toobin形容今天的聽證是爆炸性揭發;

外交人員證詞證明川普對調查拜登,比對烏克蘭更關切

共和黨人對今日的聽證聳肩,表示boring;

 

11/12/2019

瑞典女孩桑柏格好像還沒有回到家。她在北美洲出了好一陣鋒頭,由紐約到渥太華,到溫哥華,又到洛杉磯,所到之處都受當地自由派政客吹捧,並舉行大規模遊行集會。但是由於她堅稱不坐飛機,所以一路上都是火車,電動汽車。她原來計畫由加州坐船或是火車到智利,到智利出席下個月初的另一項環保大會COP25,那個距離還不算遠,沒想到智利發生政治動亂,當地政府臨時取消主辦國的決定,臨時由西班牙的左翼政府接棒。

現在桑柏格在一個距離西班牙半個地球的地方,她如何能夠不坐飛機在短時間抵達西班牙?或者是回到瑞典?

當初她坐了14天的帆船由英國到紐約,現在她距離西班牙的距離,相信不要一兩個月時間是到達不了。

最初她在推特說要搭順風船度過大西洋,「我發現我環遊了半個地球,卻是反方向。有沒有人可以讓我找到交通工具,感激不盡」。

事實上她除了大西洋的問題,還要橫渡整個南北美洲。我相信各地左翼政客及團體都會願意伸出援手。但是那經歷足夠拍攝一部比「環遊世界八十天」更有趣的紀錄片。問題是,如果這地球的幾十億人口每一次出門都要像她一樣大陣仗,人類還要辦正經事嗎?

西班牙政府最先伸出援手要幫助她前往馬德里,此外一對著名的帆船家夫婦Riley Whitelum 和Elayna Carausu已經同意用他們自己的雙體帆船帶領她度過大西洋。但是這是冬天,他們的旅程可能要三個星期以上。

現在除了她還有兩萬五千人要到西班牙出席這次大會。(我不相信他們都像桑柏格一樣有人資助帆船,也沒有很多人有她那樣的時間慢慢等船。)馬德里機場勢必又要面臨一次瘋狂擁擠。桑柏格對於這樣的集體廢棄大排放,不知道有甚麼看法。她會對哪兩萬五千名出席者說:How dare you嗎。

 

11/12/2019

又有一本匿名者寫的新書即將出版,書中指出川普的白宮許多骯髒內幕。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等每天都有大字標題,說白宮裡如何混亂,每一個人如何互相傾軋暗算,又借白宮人的口說,川普是如何的無能inept,如何的失序dysfunctional,如何的惡俗crude。盡管是一個匿名者,各大傳媒都當他說的話是聖經,照單全收。

自從川普上台,類似的書籍有多少?每一個「作家」都引用川普身邊的人的口(都是匿名者)痛罵川普。每一句都是媒體誇大渲染一再轉載的。任何人願意痛罵川普,都會找到出版商,都會找到媒體幫他們打書。

這個自稱是白宮高層官員的人,一年前已經在紐約時報發表過投書,說白宮是如何的混亂,好多人人人自危,又說川普是如何的失控,手下人不是想離去,就是怨聲載道。當時他就大受吹捧,所以食髓知味,要出書了。

這人就像那個烏克蘭電話告密者一樣,到現在也不肯露面。躲在布幕後面破口大罵,這多方便呀。你可以說任何話,都不用負責,還有全國媒體幫你宣傳。你說,這樣的人怎會不越來越多呢。

到目前為止,我見不到這本書”A Warning” 有任何新的內容,以證明川普做了甚麼不可告人的事。書中被引用的內容,全部都是空泛的,以前的人說過的,而且是不負責任的謾罵:他將整個國家變成他自己的公司,由一個變態的人格的人sociopath,處裡得一團糟的企業,而公司裡充滿了傾軋內鬥,不停地訴訟,內外都是黑暗交易,沒有人有遠見,唯一目標是用公眾利益以圖私利。

我猜想,這樣的句子是那些反川普的人樂意聽的,所以盡管沒有一句是實話,就有那麼多人要吹捧,要重複。

這人並且說:川普會為了留在白宮,盡一切能力破壞彈劾程序。他會「拖著拉著都不離開白宮」。

我在很多文章中分析過,所謂的烏克蘭電話事件,完全是無中生有,但是這個作者就說:烏克蘭電話是產生於他完全為了自己一個人的政治私利,並且說「拜登及兒子亨特,在烏克蘭事件中,完全沒有做錯」。

其實不要說甚麼「白宮的匿名人士」,根本是一個反川普人士。

書中更人身攻擊說川普「無法容忍像他一個有娛樂界背景的人,居然不為好萊塢及加州所容」,所以他要公報私仇,所以去年加州山火之後,他故意切斷給加州的緊急撥款。(事實是這筆撥款一點也沒少給,只是川普在事後指責加州防火政策失誤。)作者就說是旁邊的人極力勸阻,他才撥款。

今天的美國很糟糕,有一半的人完全相信媒體灌輸給他們的「八股」言論。

我只要說,自從川普上台第一日起,反對派就不停地製造這一類的謾罵,洩露,彈劾,無窮無盡的騷擾,小動作大動作不斷,川普能做這樣多事情已經非常不簡單,而他只要稍有反應,就說他:狠毒,小氣,無作為…

 

11/10/2019

民主黨推動彈劾川普佔據了美國新聞的八成篇幅(時間),幾乎半數的美國人已經被洗腦,認為川普應當被彈劾,應當被拉出白宮。但是民主黨仍然不滿意,因為還沒有一個共和黨參眾議員挺身而出,站在他們那一邊,這表示他們的彈劾議案無法在國會(特別是參議院)通過。

於是他們又要改變策略,今天聽見美國新聞台的曲調是:那個Quid Pro Quo (利益交換)是拉丁文,美國民眾難以接受,以後不要再用了,所以民主黨以及傳媒現在要用的是:川普Distortion,Extortion, 以及Bribing的行為(誤導,恐嚇,賄賂)。華盛頓郵報最新一篇文章就建議以後大家要用extortion恐嚇,賄賂這樣的字眼,而不再用那個拉丁文。

事實是,他們無法找到川普在電話中有交換利益的說法,所以要用其他字眼將他入罪。

這是再一次證明了,民主黨(以及傳媒)他們不是在找證據,他們是要用盡方式,讓他們的無中生有的彈劾議案,有效的灌輸到老百姓的腦子裡。

事實是,真正在distortion (歪曲)的是民主黨(及傳媒),他們放著川普與烏克蘭總統Zelenski的電話通話內容不理,從頭到尾都是在用自己的話來曲解這個通話內容。記得嗎?眾議院展開彈劾的第一天,那個大話精謝夫Adam Scvhiff就自己編了一套說法,說「川普恐嚇Zeleski,說你不調查我的政敵拜登,我就不給你軍事援助」,事實是這篇通話中根本沒有這一句,也沒有相似的內容。但是今天,西方媒體每一次提到這個通話,都是這樣開頭:川普在電話中要求Zelenski幫助他調查政敵拜登父子,否則就不給予軍事援助」。觀眾和讀者一天聽到幾十遍,已經將這個「句子」當作事實了。這是最明顯的distortion。

但是在報導共和黨那一邊的說詞時,他們用的句子就是:共和黨的策略是用誤導的方式;共和黨重複使用沒有QPQ,就像以前重複使用no collusion (沒有通俄) 一樣,要誤導視聽,所以…

過去兩個多星期,民主黨傳了十幾個證人到國會聽證,這些證人都不是在現場聽到川普與Zelenski通話的人,但是他們都以I presume,I think,I believe一類的字眼,說他們相信川普有QPQ的意圖。現在經過投票,共和黨獲得權力傳調他們自己認為有關係的證人,但是民主黨已經放話,這名單上的人他們一個都不會批准。這些包括謝夫本人,拜登的兒子,以及那個告密者。這叫做共和黨有權傳調證人嗎?

說起那個告密者,他是最應當出現的,因為到現在共和黨有理由相信,這個告密者有可能根本不存在,根本是民主黨人塑造出來的,與民主黨串通的假證人。其次,即使他存在,也有可能是民主黨自己人,因為他的幾位代表律師都是檯面上的民主黨打手。這算是有信譽的告密者嗎?但是民主黨以及傳媒就以告密者受到法律保護為理由,拒絕公開他的身分。

今天聽到一個民主黨人這樣說:那個告密者就像是一個拉火警鈴的人,現在大家知道有火警了,應該調查火警,而不是那個拉警鈴的人。這句話漏洞太多:如果那個拉警鈴的人是惡作劇呢?是無中生有?其次,誰說現在起火了?如果根本沒有火呢?

總之只要傳媒力挺他們,每天將他們的說法當作是「事實」,他們就說了算。

 

11/09/2019

剛剛看完一部電影The Adventure of Robin Hood羅賓漢,電影中說這是一部半史實電影,也就是說,具體的時間,地點及事件有可能是真實的,但是故事內容就大部分是虛構。電影中說的是英國國王理查一世(獅心理查Richard the Lionheart)的事情,但其實只有年代,以及他十字軍東征幾樣事是真的,其他九成有關羅賓漢的事都是虛構的。但是我想極大多數看電影的人,今天對於羅賓漢知道的,要比對於獅心理查的事蹟更多。那算不算是歷史的誤導呢。

但至少這類誤導是為了搏觀眾一粲,而非汙衊某一個人。

這讓我想起我在度假時看到的一篇報導,除了幾個人名是真的,其他大部分都是捏造的。這篇報導是美聯社發出的,我見到加拿大很多報紙都有轉載,文章標題是:川普(特朗普)是一個可怕的人terrible person,但他很有可能在明年當選連任。

文章中有這樣的句子:(我濃縮了,但沒有改動)

「政治的一個奇怪現象是,選民無須喜歡一個候選人,甚至分享同一價值觀,但會投票給他們。

就像一個政客,他整天攻擊市民,說他們精神錯亂,說他們是失敗者,和其他更輕視的字眼。這個政客違反傳統的罪狀多不勝數,就是說,即使好像川普這樣的一個可怕的人,他卻已經注定要贏得2020年的大選。而我剛剛說的那個(密西根)小鎮的居民,可能還是會選他。

剛過去的周末,紐約時報在幾個關鍵州分:密西根,賓夕凡尼亞,及威斯康辛州做了民調發現,川普在那幾個州都可能贏。

如果將那些州,加上佛羅里達,亞利桑那,及北卡羅萊納州,他就極可能連任。即使他失去選民票。

這是很令人困惑,失望的,川普根本不是一個讓人喜歡的人,甚至很多他的支持者都不相信他是一個誠實的人,也不為他入主白宮而感到驕傲。

但是在目前選舉制度下,只要有足夠的白人勞工階級覺得他夠好,並準備迎接他回白宮,一年後他就會連任。

現實是他目前正面對國會眾議院的彈劾,而且共和黨在去年的中期選舉失去好多紫色選區的席位,但如果他度過彈劾危機,他的惡俗的政治手腕,及黑幫式的行為,都不可能讓他的選民卻步。

他的(支持者)不在乎他分化國民的種族主義的言論。原因是,那些言論不是針對他們的。他們要他出面打這一場骯髒的仗,因為他們認為這(種族主義)是讓他們失去美國夢的原因。

如果川普連任,這將被國際視為美國的一個大倒退,這也是應當的。川普對多個盟邦的背叛出賣行為,他對傳統外交禮節儀式的輕視,讓那些依靠美國的盟友人民生活陷入困境,這些都是事實。

當全世界的人都以困惑的眼光看我們時,不要以為讓川普的對手(民主黨挑戰者)比他更素質高就足夠擊敗他,事實是(他的對手)本來已經比他要好。

真正的關鍵在於,那幾個關鍵州的白人勞工階級選民相信,恢復美國政治到成熟階段,會讓他們回復到對於經濟現狀的不滿。

不幸的是,我見不到這願景。」

這就是一篇充滿錯誤事實的報導。比如說:沒有人相信川普是誠實的,支持他的人都希望他用種族主義打這場仗,支持他的都是白人勞工,他背棄每一個友邦,民主黨人的素質都比他高等等。

這就像我上面提到的電影,看這篇文章的人不知不覺已經吞下太多的誤導的內容。

剛剛看CNN幾分鐘,就聽見他們在灌輸這些錯誤的事實,一個評論員說:「支持川普的都是愚蠢的,無知的,種族主義者,(stupidity,ignorance,racists),他們所有的資訊來源都來自於一些共和黨極端分子;根據華盛頓郵報,川普自從上台已經說了一萬三千個謊話…這個家庭是專門make up things製造謊言的家庭…」然後主持人說「我相信總有一天,真相會出現的。」

今天又見到華盛頓郵報的大字標題:匿名官員說,川普是一個殘忍的,無能的人。(Trump is cruel and inept, says book by anonymous official.)說是一本新書的內容,而且又是一個匿名者的話被當作大標題,放在我的電腦的首頁。

我只想問一句,你們每一天用假話來攻擊他,算不算說謊?你們用兩年半時間每天用「爆炸性新聞」說他通俄,讓自己當選,後來一個證據也沒有,算不算說謊?你們用假的情報申請竊聽他的辦公室,還說他造謠,是誰說謊?你們說他神智不清,不適合做總統,要用第25修正案將他拉下台,算不算惡俗的政治?

將來這些文章,書籍都會流傳,這些錯誤,有意的誤導都會流傳。可悲。

 

11/07/2019

紐約市前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 終於決定要參與角逐民主黨的總統提名了。他的參與只證明一件事,前任副總統拜登的競選有難,騰出了一個空隙,讓同樣屬於溫和派的彭博有機可乘。

雖然各項民調都認為,拜登仍然是民主黨內支持率最高的總統候選人,但事實是暗潮洶湧。他在最早舉行初選的愛荷華州,排名居然第四位,所以他的團隊已經決定不參加愛荷華州的初選。這像是一個「聲望高」的候選人的做法嗎?

所以彭博自然有機會躍躍欲試。

拜登一直被看好,是除了他過去副總統的資歷之外,也因為他在諸多候選人中立場沒有那麼偏激,不像山德斯Bernie Sanders,或是華倫Elizabeth Warren一樣的社會主義,主張給每一個美國人,包括非法入境者全套的醫療保健。目前民主黨其實處於恐慌階段,如果拜登無法出線,而讓山德斯,或是華倫出線,那麼川普連任就如囊中取物。所以近來傳出要前任第一夫人米雪而奧巴馬出馬的呼聲,而彭博也是部分圈內人的選擇。甚至有傳言,已經競選兩次的希拉里也在試探是否可以再來一次。(但是反應多數是負面的,

不過彭博在民主黨內的支持不是那麼穩固。他過去是共和黨,後來作為獨立人士,最近才轉投民主黨。但是他的「成功商人」背景就被認為可以與川普抗衡。

盡管左傾媒體一再發表民調數字,說民主黨幾位熱門候選人都有機會在2020年擊敗川普,但明白人都知道那些民調是騙人的。紐約時報最近一篇相關報導已經明白指出,如果是以選舉人票做民調,川普不僅會贏得連任,他的選舉人票甚至會多過上一次。這是民主黨為什麼陷入恐慌的境界。同時為什麼必須加快彈劾程序,讓川普先行下台。

這一次的烏克蘭通話彈劾事件,完全是無中生有,只有極端不用腦的民眾才會跟著媒體起鬨。最近媒體揭發,這一次民主黨吹捧為聖徒的告密者的代表律師Mark Zaid,原來他早在川普就任總統之後十天,就發表了一個推特說:「政變已經開始,一個倒下,一個再起來…之後彈劾程序就會開始」。隔了幾個月(七月),他又有一個推特說:「我預測CNN將會扮演關鍵角色,讓川普無法完成他的總統任期」,以及「推翻川普」。

這個推特你見過主流媒體報導嗎?不僅沒有,當我在網頁搜索時,首先跳出來的都是:川普繼續攻擊告密者的律師,川普試圖抹黑Mark Zaid,將他與陰謀論連接在一起…

Mark Zaid一直是民主黨的打手,這一次他代表告密者,但是真正的告密者卻一直沒有露面,還被民主黨包紮得死死的,所以共和黨完全有理由相信,這個告密者根本不存在,是幾位民主黨的律師塑造的人物。

由Mark Zaid的推特可以看出來,美國(華盛頓)存在一批勢必要將川普拉下台的有勢力的人物。

這兩天還聽到MSNBC,CNN等大力牽扯副總統彭斯與烏克蘭電話事件的關係,他們質問:彭斯是甚麼時候知道這電話內容?他有沒有責任?這是民主黨以及傳媒的「夢想」,因為一旦彈劾川普成功,繼任的就是彭斯,這是他們不願意見到的。所以最好先將彭斯也拉下台,這樣繼任的就是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了。那就十全十美。當初尼克森下台時,副總統安格紐已經被拉下馬,所以由眾議院議長福特繼任。不過「可惜」的是,福特也是共和黨。民主黨白忙一場。

這星期川普在白宮舉行慶祝儀式,慶祝他上任之後一共任命(並經過參議院同意)了158名聯邦法庭法官,包括上訴法院。這是極大的成就。因為奧巴馬在同一期間內才任命了115位聯邦法官。這證明了去年川普僕僕風塵為參議員站台拉票,絕對值得,這就是他努力的成果。更重要的,彈劾的最後門檻也在參議院,川普讓自己取得參議院多數席位,都在他當時的算盤之內。

 

11/06/2019

加拿大媒體近來天天討論保守黨競選「失利」的新聞,一方面說黨魁希爾Andrew Scheer失去機會,擊落杜魯多的自由黨政府。一方面探討他「失敗」的原因,然後就針對他的各項立場一一分析。說他的那些立場與選民不一致。

首先,保守黨選舉失敗是你們媒體的願望,何必貓哭老鼠,也無須你們從你們的立場來分析。其次,保守黨的選民票還是高於自由黨24萬之多,所以保守黨沒有輸,自由黨沒有贏。而且保守黨多了26個席位,自由黨減少了20席位,如果情況倒過來,媒體肯定會報導保守黨贏了,自由黨輸了。

再說,媒體分析原因都說:保守黨沒有提出適當的環境保護政策,所以爭取不到年輕選民,及進步選民的票源。事實是,環境保護是你們媒體過去幾年來大力炒作的議題,將環保議題的地位提高到經濟及就業之上,現在你們就覺得,保守黨必須跟著你們的曲子跳舞?放棄老百姓最關心的就業問題?現在全民有一半以上已經被你們洗腦成為半白癡了,只剩下三分之一還有獨立思考能力,你們要這三分之一也變成白癡,好讓你們擺布?

你們還說,希爾在墮胎問題及同性戀問題上立場跟不上時代,這又是你們的標準。這麼多年來,你們強迫每一個國民接受你們在這方面的立場,希爾只是說,他個人(因為是天主教徒)有一定立場,但願意接受目前的法律,同時不會做任何努力去修改法律,難道這樣也不能接受,他必須放棄自己的宗教,連思想都跟著你們走?杜魯多也是天主教徒,但他就兩面逢源,說出違背良心的話,整天背台詞作秀,這樣的「騙子」反而是應當鼓勵的?我反而佩服希爾的勇氣及原則。只不過今天的媒體就鼓勵每一個政客講假話。難怪政壇充滿說假話不眨眼的騙子。

即使在今天的記者會上,還有一位記者質問他在LGBTQ的立場「有沒有改變」,這些記者有甚麼權力質詢政客的立場,他們的工作不是報導嗎?甚麼時候變做是質詢的?

而且我們回顧這次大選期間,你們整天追問希爾在墮胎上面的立場,同性婚姻的立場,你們何曾以同樣的力度追問杜魯多的黑臉事件,SNC醜聞(及說謊),兩次被操守專員裁決利益衝突的歷史紀錄,以及外交方面的多次失敗?

目前加拿大五個聯邦政黨,已經有三個半左傾,保守黨已經是最後一個保守派陣營,但是你看今天媒體的永無休止的分析,他們的目的似乎要將這最後一個陣營都轉變成為「進步」政黨。這就是他們不停分析的目的。如果要讓他們達到目的,保守黨將失去存在的價值。

 

11/06/2019

這一次到美國南方旅行,見到一些美國居民,大家都避免談政治,以免傷感情。但是如果談起來,就確實令人驚訝。一對紐約州的夫婦說,他們都是共和黨,但是卻非常不滿意川普,說巴不得他能立即下台,甚至說他是一個「無可救藥的」變態的撒謊者。我非常意外,只問他們家裡有沒有Fox News,他們說沒有,原來他們每天看的是CNN。

這就證明了,主流媒體每天為什麼可以厚著臉皮的說謊,就因為有實際效果。

幸好美國還有Fox News,以及Rush Limbaugh這樣的電台主持,但是我在南方幾個最Deep South 的幾個州,是美國最紅色的幾個州,無論是旅館的大堂,還是機場的酒吧,電視台上都是CNN,連飛機上,即使甚麼電台都有,但仍然以CNN做招徠。事實是,我舉過很多次例子,目前以收視率而言,Fox首屈一指,收視率是CNN的三倍。但是CNN的宣傳攻勢仍然是第一位。我聽說過,CNN以前是以每個機場一百萬元價格,幫他們架設有線接收器。而且我知道,很多Fox的觀眾都不敢公開他們是看這個台的。

今天要做為保守派是需要勇氣的,還要不怕承受後果。就像美國職棒大聯盟世界大賽冠軍的華盛頓國民隊,上週受邀訪問白宮,他們的日本籍捕手鈴木Kurt Suzuki就臨時拿出一頂他準備好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帽子戴上,此舉大出川普的意外,就從後面摟住他。事後他在推特上受到好多攻擊,鈴木說,他只是要開一個玩笑,以證明現在太多事情都被政治化。我完全了解他。他是想表明太多人在玩政治,但是也不敢,只能這樣解釋。

 

 

 

 

 

 

 

 

我相信他的亞裔背景,讓他比較看得清美國媒體的真面目,也敢公開表達。但也是半遮面的表達。

國民隊的內野手老將Ryan Zimmerman其實也在白宮致詞時說了很多難得的話,他說:「這是難得的榮譽,我們多謝你讓我們在這裡生活安全,同時繼續讓美國偉大,成為世界上最好生活的國家。」他還將特製的自己的45號球衣送給川普(川普也是第45屆總統)。結果他也在網路上被修理了。一些反川普人士痛罵整個國民隊,說他們從National變成Nationalist。

當天在本年度MVP球員史特拉斯堡Stephen Strasburg致詞時,台下有其他球員高喊:Four more years,Four more years,明顯是支持川普者說的「再連任四年」,但是媒體就解讀為是史特拉斯堡的信心喊話。多麼牽強。事實是,這些都讓媒體氣壞了。

事實是,過去每一支球隊贏得冠軍都會被邀請去白宮,從來都是一項榮譽,都沒有爭議。但是自從川普入主白宮,一些球隊主動抵制,一些想參加的球隊都不敢去了,否則就被媒體認為是支持川普,甚至在記者會中質問他們何以要參加。就連這一次,媒體的新聞也是針對有多少國民隊的球員沒有出席(明指他們是在抵制川普)。還引用一些球員的話說:寧願和其他人慶祝,都不要去白宮。一個隊員說:「(他)有很多行為和政策是我不認同的,是分裂性言論、擴大這個國家內的鴻溝。」(這些話都像是出自於CNN和紐約時報的標題。)

今天任何人支持川普,都會受到輿論的修理,即使原來是他們自己人。看看饒舌歌手Kanye West就知道。

 

11/06/2019

美國國會眾議院終於(在萬聖節那天)以232對196票通過了「確定彈劾總統聽證法則」的議案,這是民主黨在共和黨的壓力下進行的投票,原來民主黨的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堅持不肯投票,就是擔心自己的黨員跑票,也擔心得不到共和黨的支持,變成一個政黨的政治行為。結果這投票結果,民主黨跑了兩票,共和黨則一致反對。所以還是民主黨一個政黨的政治作為。

但是我見所有新聞報導都是說:彈劾川普總統的議案,在眾議院中以多數通過。很少的新聞說明這是一個政黨通過的議案,完全得不到共和黨的支持。也沒有說明民主黨有兩名議員反對。你想想看,如果共和黨有一個議員支持這議案,他會成為多少媒體訪問的對象?

由一個政黨在國會發動彈劾總統的事件,在美國歷史上還未發生過。不論是早期的Andrew Jackson,還是近期的尼克森總統,克林頓總統,都必須有兩黨內的人士支持,才算是合理的彈劾行為。這樣一面倒的投票結果,只證明了是一項黨爭。但是比民主黨還熱衷於推翻川普的美國媒體極少由這一點著墨。

投票之後,佩洛西,以及主持這一次彈劾的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夫Adam Schiff,同時都以非常悲戚的表請召開記者會,宣稱這是:非常悲哀的一日,非常痛心的決定。又說:我們這樣做,一點開心的意思no joy都沒有。幹嘛這樣做戲呢?這是你們一手推動的,現在知道欲罷不能了,就故意演這一齣戲,告訴大家你們是被動的,有非如此做不可的理由。

如果投票結果,他們得到相當多共和黨員的支持,民主黨也沒有人跑票,他們必然不會裝出一副悲戚的模樣,在記者及國民面前演出這一幕假悲情戲。

這項議案的通過,共和黨或多或少爭取到一定的權益。至少他們可以傳訊他們認為適當的證人,(但是民主黨堅持他們有否決權),而且共和黨籍的委員,可以向證人提問,(但是問話的時間及內容都受到限制,因為民主黨人可以阻止問話內容)。而且聽證內容必須全部公開,而不是像現在,全部由民主黨人每天洩露一兩句話。但是媒體很少解釋這一方面的重要性。

不過媒體的全力配合努力不懈的報導下,(將民主黨發出的,每名證人十個小時的證詞中挑出一兩句對川普不利的證詞,然後做成大標題報導),作用還是有的,至少有將近一半的美國民眾支持彈劾川普,甚至將他拉下台。他們全然不了解,還有不到一年美國就要舉行大選,如果川普這樣糟糕,你們很快就有機會用最民主的方式將他拉下馬,用不著用這種極端的黨爭的方式,進行一次等於是政變的行為。

就是因為民主黨到現在都沒有把握贏得明年的總統選舉,他們的候選人一個比一個糟糕,所以非用這樣的方式打倒川普不可。由主流媒體的報紙,到夜間清談節目的主持人,一個個都明的暗的承認,他們無法在選票上擊敗川普。

現在大家也都承認了,川普是一個極端聰明著戰略家。上次大選,他以15%以上的民調差異,卻能夠專攻五六個搖擺州,獲得最後勝利。現在民主黨不思改變策略,反而要以彈劾政變的策略打這一場仗。他們其他的策略還包括:大量收容非法入境者,讓他們投票;(給所有非法移民全數的醫療保險就為的是這個。)降低投票年齡到15歲;以及廢除選舉人制度。如果這些都不成,還有彈劾一條路,這就是他們的策略。

Click: 49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