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加拿大選民再度獎勵一個史上最腐敗政府

2019-10-22 00:11:09

過去四年,杜魯多政府做了些麼?競選承諾除了壞事,沒有一件好事做了。做到的都是象徵性的:一半閣員硬塞了女性去做,(最後還把最能幹的兩個給踢出去了)。三個多月吸納了三萬敘利亞難民;大麻合法了。沒做到的是:沒有選舉制度的改革,沒有平衡預算,甚至提高了赤字,基礎建設的項目四年只批准三樣,那八千億元預算不知到了哪裡。而且為批准這三項工程,事先成立了一間基建銀行,行政費用每年超過一千萬元。

但是選民還是把政權交給他們。

過去四年,杜魯多創下歷史的,兩度被操守專員裁決違反利益衝突法。換了是保守黨總理這樣,絕對是媒體天天疲勞轟炸的特大醜聞。但是在媒體護航下,只不過兩天新聞。

過去四年,杜魯多本人在國際上一再出洋相。先是得罪了北京政府,訪華之行灰頭土臉的回來。以他父親與北京政府的交情,他能做到這樣都算了不起。從此中國官員還私底下叫他小土豆;之後得罪美國的川普總統,被對方隔空叫陣。整個北美自由貿易談判,被美墨兩國擱在一邊涼快,最後人家談成了,才被叫回去談。之後全家華服訪問印度,成為世界笑柄,印度總理也等到最後一天才冷淡接見。

但是在媒體的好朋友保護下,這些都是小事一樁。

經濟上也是一事無成,他以環保團體盟友、原住民盟友自豪的身分上台,也先後給於原住民多次的撥款加道歉,但是西部油管工程還是在這兩個團體反對下泡了湯,最後慷納稅人之慨,用45億元買一個紙上計劃。到現在沒有人知道,這油管計畫走到哪裡。

說到醜聞,這是加拿大歷史上醜聞最多的一個政府,僅僅四年有這樣多「成就」是一個紀錄。SNC-Lavalin明擺著是政治干預司法,而且總理明白說了是為了魁北克的選票。但是可以睜眼說假話說是為了國民的工作。但是除了SNC醜聞,其他的醜聞國民知道多少?為了收買東岸原住民,讓他們設立公司捕干貝,但卻把專利權給了漁業部長Dominic LeBlanc家裡的表兄弟成立的公司,一年利潤就是2,500萬元。有多少媒體當大事報導了?還有保守黨任內批出去的造船合約,自由黨一上台,就由東岸地區的部長Scott Brison出面,運用內閣壓力修改合約給自己選區的工廠,當海軍准將Mark Norman知道消息,不滿意工程會拖延,將事件告訴原有合約的公司時,自由黨政府卻將這位准將告到法院。說他的罪名是洩露內閣會議機密。結果不僅告不成,還要私下賠錢給他,(又是納稅人的錢),賠了多少也不告訴納稅人。

納稅人做冤大頭的事不只一樁。恐怖份子Omar Khadr 因為殺死美國軍醫,在關塔那摩監獄住過,回來後就大方地給了一千零五十萬元給他作為賠償,還免稅。

而且這是一次史上最骯髒的競選。自由黨將每一位保守黨候選人都起底,將他們過去十年內發表過的社交網頁上的言論都起底。包括保守黨黨領希爾十五年前發表的對同性婚姻的看法。但是他沒想到自己過去十幾二十年,扮演黑人的紀錄卻比誰都多。

總歸一句話,若是沒有加拿大幾大媒體的包庇護航,這樣一個政府沒有任何理由可以連任,也不應當連任。

最後,保守黨在這次大選得到的選民票比自由黨還要多,但是自由黨卻比保守黨多出35個席位。自由黨上次大選時不是斬釘截鐵說要改變選舉制度嗎?為什麼不改了呢?

 

時事看板 10/22/2019

加拿大大選後第二天,注意了媒體的報導,幾乎沒有提到保守黨這一次獲得的選民票比自由黨多出25萬,差距是1.4%,(但是自由黨卻以157席位對121席位取勝保守黨。)所以絕對不能說自由黨的當選是實至名歸的。如果今天情況倒過來,所有媒體都會圍繞這個話題,甚至會鼓吹修改選舉法。

但是今天媒體針對的是保守黨黨領希爾的前途問題,事實是,保守黨今次不但比上次大選增加了20個席位,而且在全國各地都有席位,非常平均,不像自由黨在中部兩個省全軍覆沒,一個席位都沒有。他的當選只會促進西部地區的離心,甚至燃燒分離主義。事實是,杜魯多一早就培育他在魁北克的基地,(SNC醜聞就是這種心理狀態下發生的),他哪裡有顧及西部選民的心聲?每一次自由黨上台,不是造成魁北克分離主義倉狂,就是促使西部分離主義的孳生。

媒體更在製造一個陰謀,就是塑造保守黨前任國防部長麥凱Peter Mackay是未來接班人的聲勢,說他可能蠢蠢欲動出馬角逐,取代希爾。任何人都知道,自由黨最怕的對手是現任亞省省長康尼Jason Kenny,麥凱絕對不是一個有實力的黨領,但是媒體就要先扯出麥凱,將麥凱聲勢坐大,以阻止康尼出馬(當選)。如果情況反過來,(康尼是自由黨的人馬),你絕對可以預料到媒體會大張旗鼓幫康尼造勢。

昨晚大選結束後,幾大黨領先後出來講話,慣例是得票最少的黨領最先出現,所以當新民主黨黨領Jagmeet Singh講話之後就是保守黨的希爾,最後是自由黨。但是當希爾剛剛開始講話沒幾分鐘,杜魯多就開始講話了,幾大電視台不知怎麼辦,當然是以轉播當選人為主,所以都切斷了希爾的講話。CTV的幾位主持一直說:「這是怎麼回事?自由黨的策士在做甚麼,他們不懂禮節protocol嗎?」我就覺得是自由黨太自大,甚至有意地打斷希爾。我一直覺得,你再讓杜魯多勝一次,他肯定會越來越自大,因為他一直顯示出來的都是entitlement心態,好像「這一切都應該屬於他的」的心態。

但是今天CBC不僅不報導這件事,反而在提起時說:希爾在Jagmeet Singh還未講完就出現,然後杜魯多在希爾沒講完就出現,說得好像是希爾先違規,同時杜魯多也不過是跟希爾一樣。事實是,希爾出現時Singh已經快要講完,而杜魯多出現時,希爾才剛剛開始講話,這兩件事怎可以相提並論?

Click: 32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