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Angel Wore Red 亂世峨嵋

2019-10-08 22:41:08

這部1960年推出的電影說的是有關西班牙內戰的情節,雖然片名是穿紅衣服的天使,卻是黑白片。電影是米高梅與義大利電影公司合作出品,我個人覺得要比1943年那一部改編自海明威小說的For Whom the Bell Tolls 戰地鐘聲要好看得多,但是在影評及賣座方面都不及前面一部。更讓我了解浪得虛名這句話。

這電影來自於1953年英國作家Bruce Marshall 的一部小說The Fair Bride,由導演Nunnally Johnson改編劇本及導演。演員有英國籍的狄克保加Dirk Bogarde,美國的豔星艾娃嘉娜Ava Gardner,約瑟夫考登Joseph Cotten。艾娃嘉娜公認是是好萊塢最漂亮的女人,但我覺得她在銀幕上只是普通的漂亮,電影觀眾看不出她比別的女星更漂亮。所以說攝影機是很偏心的。

 

 

 

 

 

 

 

 

 

這電影對於西班牙內戰的角度,我認為要比「戰地鐘聲」有意義得多了,那一部像是幫共產黨支持的共和軍宣傳,這一部代表西班牙廣大民眾。兩部電影都帶了一段愛情故事,但是這一部讓人感動,不像前一部是硬生生夾進去的。

電影是以英語及義大利語同時拍攝,影評人批評的角度我相信與電影主題有關,因為影評人多數是自由派(左派),他們不喜歡這電影是站在天主教徒那一邊,而且有很深遠的宗教含意。但是我們看一百年後的今天,西班牙仍然是一個堅強的天主教國家,共黨思想已經偃鼓息兵。

這電影在台灣被譯作「亂世峨眉」,好像有點文藝氣息。網上還有一個翻譯是:紅衣天使。就覺得沒有那麼有味道。目前在網上有完整的版本,素質很好。不過我見到的是法文字幕版本,沒有見到有英語字幕的。

劇情:

這電影是藉一個美國記者霍桑Hawthorne的口敘述。他的電台希望他報導西班牙內戰中的人情趣味故事,他認為這要求無理,但是他同意盡力去做。

西班牙內戰開始後,左派革命軍針對天主教會大力抨擊,教會內部因此發生分裂。一些年輕神父開始懷疑教會一貫立場,說教會不應該牽扯到政黨之爭,又說教會對窮人做得不夠。一個年輕神父阿托羅卡瑞拉Arturo Carrera在和上級(主教)爭論一番之後,決定脫離教會。

就在他離開後,街上開始出現轟炸,途人四處奔逃。阿托羅逃到一棟舊屋內,另一個女子也跑到同一個廢屋內。轟炸停止後,女人臨走時叫他一起走,他拒絕了,女人說:後會有期。

之後共和國的宣傳車說:同志們,剛剛的炸彈是教會放的,教會是我們的敵人。共和萬歲。一名群眾領袖並說:社會主義與宗教的目標都是一致,都是拯救靈魂,只是途徑不一樣。

當晚,阿托羅到一間夜總會,夜總會有很多陪酒女郎。其中一個穿紅衣服的Soledad索尼黛就是他白天見到的那個女子。一個女子建議他到小房間,他就叫那位穿紅衣服的女子來。索尼黛見到他很高興,他們只聊了幾句,這時索尼黛不知道他原來是神父,但是她說:我不希望這麼亂,我也不希望他們搞教會。這時房間突然黑暗,原來有士兵來查身分證,說是有兩名神父失蹤。阿托羅明顯不能拿出身分證,索尼黛見到他的神色,就知道他身分可疑。於是說,你跟我走。她帶他由後面的巷子離開,見到各處都有哨兵檢查路人身分證,而且機關槍聲不斷。當他們見到一群士兵經過,索尼黛立即將阿托羅摟在懷裡親吻,士兵見到大聲嘻笑而過。索尼黛說,她認得那些士兵。

他們回到索尼黛的小公寓裡,阿托羅說他不想害索尼黛,要求離去,但是索尼黛說他出去只是死路一條。阿托羅問她為什麼要救自己,索尼黛說:我一見到你就覺得你是一個特別的人。但是阿托羅說,他已經不是神父了,他出去可以安全。索尼黛問他:你可以真心說自己已經不是神父?他並且生氣,阿托羅一定是因為自己的職業,看不起她。這時有人敲門,索尼黛只有讓阿托羅從一個後門逃走。但是臨走,她要阿托羅保證,他會回來找她。

這天晚上,共和軍放火燒了當地最大的教堂,並逮捕了五名神父及他們的五位支持者,宣布會在天亮時槍決。暴徒及共和軍要知道,這座教堂持有的一個聖物,(聖徒聖若望的血跡),流落到何處。他們傳說是這教堂一個高級神父拿去給佛朗哥元帥的軍隊,所以更要追查。

索尼黛在酒吧認識一個美國記者霍桑,霍桑同意幫助她拯救阿托羅。他到監獄去發現阿托羅已經被捕,但是阿托羅不願意接受他的幫助。他向那些共和軍說,雖然他原來是神父,但是現在已經拋棄神職,他可以在他們的社會主義群眾中,幫助那些原來信教的人做心理輔導。於是他被接受了。但是他知道,他仍然被嚴密的監視中。

霍桑回去對索尼黛說,他見到阿托羅,他似乎很好,在為社會主義服務。當晚索尼黛回家時,阿托羅在巷子裡等她。他說我答應過你會回來找你。

第二天街上又有群眾大會,牆壁上,地上到處都寫的是:聖物在哪裡?血債血償。原因是群眾相信,哪一派軍隊持有聖物就會取得最後勝利,這導致軍隊中很多人做逃兵。這時鎮上尋找教堂聖物的努力越發積極,而阿托羅繼續在群眾中幫助群眾解答疑難。這時教會一個舊同事神父Father Rota走來接近他,請求他幫忙,說自己知道聖物所在,說自己拖不了幾天了,但是阿托羅一口拒絕,他說自己已經不是神父。

第二天,阿托羅跟索尼黛在河邊散步。他解釋自己沒有答應,是因為知道自己日夜被監視。

索尼黛就說自己從來沒這樣平靜過。(雖然背後不時傳來機關槍聲)。索尼黛說,她已經退出夜總會生涯。她說這是自己一生第一次遇到一個自己喜歡的男人,她說她覺得自己的心情像一個女學生。記得以前見到自己的妹妹和她的男朋友,兩人坐在一起甚麼話也不說,卻能夠不時同時咯咯的笑起來。她一直嚮往那種關係,現在她終於有了。她說,如果阿托囉的愛以後證實是假的,她寧願死。阿托羅也對她山盟海誓,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時共和軍派的將軍克里夫Clave到達鎮上,他對於自己的士兵每天處死敵人感到痛心,他說:我們同樣語言,同樣種族卻彼此殘殺。他要下屬減少類似的處決行動。

索尼黛從阿托羅那裏聽到Father Rota四處躲避,多日沒有東西吃。她在半夜拿著食物到教堂去給Rota。她高聲說,我是阿托羅的朋友,拿食物給你。Rota終於露面,但是此時跟蹤索尼黛的多名士兵也出現了,他們將索尼黛跟Rota都逮捕了。

Rota被捕後也不肯說出聖物所在,於是受到酷刑,十個手指甲都被剝落。獄警宣布Rota將在日出時處決,但允許阿托羅幫Rota進行最後的祝福,阿托羅趁機說,他改變主意了,他心中仍然相信上主。於是Rota告訴他聖物隱藏的地點。夜晚阿托羅一個人到焚毀的教堂,在Rota指示的地點找到聖物,藏在身邊。

索尼黛本人也被酷刑虐待,她被用繩子吊起,但是始終不肯說阿托羅跟Rota 的關係。獄警將阿托羅帶來,他見到索尼黛被吊起,心痛不已,後來克里夫將軍出現,才下令將她鬆綁,甚至約她一起喝酒。

共和軍因為打敗仗必須向南面逃,將軍下令將兩百多犯人押著一起逃。該處決的都在凌晨處決,包括Rota神父。阿托羅也因為不肯說出聖物所在,和索尼黛等一起押著逃難。他們一路艱辛,不時有飛機轟炸,途中有人被炸死,有人體力不支落在後面。他們到達一個地方,可以見到山上的村莊,就是索尼黛的家鄉。但是不能停下。

途中一個女信徒要阿托羅為她告解。但阿托羅拒絕,說自己已經不是神父。但是索尼黛對阿托羅的信仰開始有疑慮,途中一個隊長叫索尼黛去問話,勸她和阿托羅分開,那個隊長說:「神父與小孩一樣,到了夜晚都要回家。」當索尼黛回去,見到阿托羅果然在為那個女人祈禱。她似乎心中有了決定。

她對阿托羅說,她願意將那個聖物帶出去,交還給他村子裡的教會,說那裏最安全。阿托羅不忍心她去冒險,但是她說有成功機會。阿托羅將聖物交給她,問她是否害怕。她說有點怕,但不是很害怕。她相信任務成功,兩人可以再見。

於是索尼黛去找隊長,她說她想和阿托羅分手,希望隊長允許她脫隊,回到山上自己的家。隊長答應了,於是她一個人向反方向走。但是這時,法朗哥那一邊的國民軍開到,共和軍的士兵都逃離,留下這些犯人自己對付。索尼黛是逃走時是第一個中槍的,她忍著痛繼續逃跑。

阿托羅對國民軍說他們手無寸鐵,但是國民軍的指揮說他們無法負擔兩百多人的伙食,而且不相信他們的忠心,要將他們都處死,但是一名軍官說,佛朗哥元帥說過,每一個人的宗教需要都必須遵守,於是指揮官在處決少數幾個人之後,允許神父為他們告解。結果兩百多人每一個人都要求告解。指揮官給他們一個晚上的時間。

另一邊,索尼黛傷勢不輕,她根本沒有離開這地方,一個士兵見到她及她手中脫落的聖物,他剛剛聽阿托羅說到這聖物,於是叫來阿托羅。阿托羅見到她,她問阿托羅:我們失敗了嗎?阿托羅說:沒有,現在剛剛開始。她要求阿托羅為她祝福。最後阿托羅對她保證自己的愛,看到她瞑目。

最後霍桑報導了這一宗內戰發生的人情新聞。阿托羅就將那個聖物放在索尼黛家鄉一個小教堂的聖甕內。

製作與卡司:

這本小說的原名The Fair Bride,是因為在他們逃難時,一個女信徒要阿托羅為她告解。當時索尼黛見到,就認為阿托羅將永遠都是一個神父,她要幫助阿托羅做這一個困難的決定。她當時對阿托羅說:那個(女人)就是你的fair bride,意思是說他的妻子將永遠是教會。

看這電影時難免會與「戰地鐘聲」做比較,索尼黛與阿托羅的感情,要比羅伯喬登,以及瑪麗亞感人多了。後者只是一個中年男子對於一個少女的慾念。而索尼黛最後用生命換取了摯愛男人的事奉之心,可能是至高的愛。而且戰地鐘聲的內容沉悶,拖拉,作為電影娛樂性一點都不高。但是電影觀眾都是跟從的多,那部電影宣傳聲勢大,就賣座。(所以今天很多電影的宣傳費用大過製作費用,觀眾知道嗎?)

一般影評人不喜歡這電影,可能因為劇本支持的一方是他們反對的,他們更不願意為天主教會講話。

而且這電影也有一個通俗小說的通病,就是讓一個天主教神父愛上一個酒吧女,(有很多地方解說她是一個妓女。)這是現代小說最喜歡的題材,就是要打破天主教的神聖。如果電影是要用這一條主線宣傳,有可能是失敗的主因。但是電影沖淡了這個主線,我認為是明智的。

這電影因為是義大利有分製作,因此幫義大利明星Vittorio De Sica維多利奧迪西嘉在片中安排了一個角色,就是那個善良的共和軍指揮克里夫。但他在上演半個多小時才出現,而且對白很少,(而且他的英語對白是配音的)。可以說多此一舉。至於約瑟夫考登Joseph Cotton的角色(霍桑)也非常輕。

這電影開拍時,已經距離西班牙內戰結束多年,但是西班牙禁止這電影在當地拍攝,也是因為影片中涉及天主教神父與妓女之間的愛情。所以後來在羅馬以及西西里拍攝。這是導演Nunnally Johnson導演的最後一部電影。據說他就是因為在西西里導演時,受到當地人以及黑手黨的干擾,最後生氣了不再做導演,只做編劇的工作。(據說臨時演員都是黑手黨供應,他們每做一件事都要另外收費,比如說要他們叫喊,或是流淚,都要加價。)而且義大利的腐敗也讓人難以忍受,好像那位維多利奧迪西嘉,他雖然戲不多,但是每天拍片前都伸手要一千元美金現金片酬,因為當地的演員都習慣了,不是先拿錢,有可能領不到薪水。

據說神父的角色最初計畫由蒙哥馬力克里夫Montgomery Clift飾演,但是開拍後他辭演。但我覺得狄克保加也非常稱職,而且少了克里夫的熟悉性。

男女主角都是當紅影星,但是電影不賺錢是事實,虧損了150萬元,是米高梅當年最虧損的一部電影。

主要演員表:

艾娃嘉娜Eva Gardner 飾索尼黛Soledad

狄克保加Dirk Bogarde 飾神父阿托羅Arturo Carrera

約瑟夫考登Joseph Cotten 飾霍桑Hawthorne

維多利奧迪西嘉Vottorio De Sica 飾克里夫Clave

Aldo Fabrizi 飾神父Canon Rota

Finlay Currie 飾主教Bishop

Click: 4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