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杜魯多會為最新的失誤付出代價嗎?

2019-09-19 18:05:23

杜魯多被揭發,他曾經不只一次扮演黑人,娛樂自己也娛樂別人。到目前,他被發現曾經三次扮演黑人。一次是在29歲時(2001年) 在一間私立學校當老師的時候,參加一次「阿拉丁之夜」。另外兩次是在讀中學的時候,其中兩次被人發現有相片,一次甚至有錄影帶為證,所以他無法抵賴。

但是從2008年開始競選國會議員,到2015年出任總理,這樣長的時間,他為什麼從來都沒有披露這樣嚴重的行為。特別是過去一兩年間,美國那麼多政客因為曾經扮演黑人而被迫下台,或是取消競選資格,他如果一早出聲,就不會有今天臨到大選前的尷尬局面。

在今天的記者會中,杜魯多以「感到尷尬」為理由,解釋為什麼過去沒有透露他曾經多次扮演黑人的事蹟。說他因此沒有同黨內同仁交代這些事。任何人相信他這話就是太幼稚。

 

 

 

 

 

 

 

 

 

 

 

但是記者問他:你是甚麼時候開始感到這是錯的?你在2001年化裝成黑人時,不知道是錯的,從哪個時候開始知道是錯的?他沒有回答。只是說:這是非常的挑戰,我一直都在為反歧視而努力,對抗每一個不容忍行為,…

據跟隨杜魯多採訪的記者說,自由黨是在「時代」雜誌向他們索取杜魯多扮演黑人的相片時,他們才發現事件公開了,才開始準備面對。

這也表示,加拿大的反對黨「辦事不力」,連這些都放過。相對比較,自由黨將保守黨一些候選人過去在私人網頁的發言,都逐一找出來,發給傳媒,要傳媒向他們發難。他們也找出來保守黨黨領希爾14年前的一次發言,說他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要他交代。如果自己的櫃子裡藏有這樣多屍體,為什麼還要這樣做?真是難以理解。

杜魯多在今天的記者會說了很多話,明顯都是背誦政治正確的稿子。比如說,記者問他:你隱瞞了十多年都不講(這件事),不怕這件事影響加拿大在國際間的聲譽嗎?他的回答是:「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因為仍然有很多人每天都面對歧視,黑人,穆斯林,…他們都面對每一天的制度上的歧視,在學校,在社區,這是我要做的,我們已經做了很多,還必須繼續努力…好像原住民受到的歧視,這些都是不可接受的,我們所有人都要努力。

正如保守黨所說,他沒有真心的道歉,他是被人捉到了才出來補禍。他要選民原諒他,因為只有他能做這些事。這是傲慢。

他重複這樣說,是要保護他的杜魯多的品牌,因為自從2015年大選,他就以對抗歧視,保障弱勢群體作為自己的大旗。他是第一個跑到同性現大巡遊的隊伍裡的總理,而且每一個地區的遊行都參加,同時還要攻擊前後任的保守黨領袖因為他們沒有參加。他向原住民一次又一次的道歉,一次又一次的賠錢。他在內閣裡安插多名錫克教徒做部長,這些都是他的驕傲,他的履歷表。

所以直到今天我還聽到電視台有評論員這樣說:今天可能有很多人要放棄杜魯多了,但是他們想到「希爾可能會當選」,於是又要重新考慮了。

這就是他們自由派的算盤,不論我們的人多麼的糟糕,我們都要選一個進步的品牌。

今天CBC訪問了好幾位內閣中的黑人部長,或是議員,他們全部為杜魯多開脫:我不相信任何人一生中沒有犯錯;我覺得他的道歉是誠心的;…後來才知道,杜魯多昨天晚上向每一個少數族裔的閣員及議員打電話,先向他們解釋(道歉)過,所以今天大家都挺他。這就是杜魯多PMO的足智多謀。他的團隊最厲害就是競選。

我不相信當年杜魯多扮演黑人時有侮辱黑人的意思,但是這理論是自由派發明的:白人扮演黑人就是取笑mock黑人,就是極端歧視的行為,就必須下台。

今天有記者問他:或者總理的工作不是你可以勝任,你們黨內有很多能幹的人,你有考慮下台嗎?

這問題其實牽動到問題的核心:杜魯多做總理四年來一再犯錯:沒有必要的得罪中國,沒有必要的得罪美國川普總統,跑到印度去出洋相,又得罪了印度;兩次觸犯利益衝突法;為了討好魁北克選民,寧願犯下妨礙司法的大錯;為了不得罪原住民,又寧願花45億元買一個沒有前途的油管計劃…當年哈珀總理就說他「還沒準備好做總理」,我也說過過去四年他是一邊學一邊做,但是問題是,他似乎沒有學到任何東西,而加拿大國民就為他一再的繳學費。

 

09/20/2019

杜魯多的黑面孔醜聞事件,只鬧了兩天,國營CBC已經有意草草收場,今天已經採取自由黨的宣傳稿talking point,轉移話題,用自由黨今天的競選政綱:禁槍作為頭條新聞。因為自由黨和傳媒認為,禁槍問題可以有效打擊保守黨,今天CBC就引用自由黨的話說:保守黨是在gun lobby的口袋中。

其實過去兩天,CBC已經對保守黨發出警告:你們應當小心,如果利用這機會窮追猛打,有可能引火自焚。他們的有關保守黨領袖希爾Andrew Scheer的報導中,有這樣的內容:希爾黨內有三個人被揭發(不說是被自由黨揭發),曾經發表過同性戀恐懼,穆斯林恐懼等等的言論,他還沒有處裡好。還有他自己14年前發表的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言論,也沒有交代清楚。

這是一間國營電視台的新聞呢?還是自由黨的喉舌?(CBC一年拿納稅人超過11億元補助,只幫一個政黨做喉舌。)

杜魯多目前被發現三次塗黑面孔扮演黑人,其中兩次有相片為證,第三次是被發現了一個錄影帶。據說這個錄影帶是有人拿去交給保守黨的,保守黨就交給一間電視台Global TV。記者立即去問希爾,這錄影帶甚麼時候到手的?為什麼等到這星期的關鍵時刻交出來。希爾回答得很有道理:我們一拿到送去給電視台「辨證」,結果證實真的是杜魯多。(如果是保守黨自己辨證,罪過就更大了。)

CBC在報導這新聞時充滿了質詢意味:希爾是怎麼得到這錄影帶的?為什麼放在手裡等到這時候才拿出來…事實是,因為這段時期事情鬧開了,於是有人認為有新聞價值了,而這人可能不喜歡杜魯多,所以交給保守黨,再自然不過。至少保守黨沒有上天下地的去找。如果是保守黨自己找到的,應當一早就拿出來了。難道說,自由黨可以上天下地的去找保守黨的黑材料,保守黨就不可以?

一件事可以肯定,如果今天曾經塗黑面孔的是希爾,或是任何一個保守黨候選人,可能都要被大聲疾呼趕下台了。但是因為是杜魯多,傳媒就一再幫他粉飾。CBC訪問了很多自由黨的支持者,說應當以他今日的行為做判斷,而非十幾二十年前的作為。但是為什麼前幾天才用希爾十幾年前的一段話批判他?(而且是在自由黨的指示下這樣做。)

我在今年二月(一日到六日)的時事看板24集中,才說過美國有多位政客因為幾十年前塗黑面孔,遭到整肅。而且這些都是自由派的整肅手法,但是這手法在遇到他們自由派的政客時,就可以輕輕放過,但是遇到保守派時,就要被嚴格整肅,就要下台。

今天所有輿論都把持在自由派手裡,所以原則是:自由派可以犯錯,多大的錯都可以度過。保守派一句話都不能說錯,否則就會粉身碎骨。

還有自由派做了甚麼事,都沒有惡意的。保守派甚麼事都沒做,也是邪惡的。美國的川普(特朗普)競選總統時,華盛頓郵報調派了22個記者搜刮他過去的行為有沒有種族歧視的例子,結果一個證據也沒找到,(所有他接觸過的黑人員工都讚美他,從來沒有歧視過任何人。)但是在2017年八月的一次黑白衝突中,川普說了一句│兩邊都有好人」,他立即被定性為「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事實是川普說的是,這次示威行動中最先出面的是一群支持Robert E. Lee(南北戰爭南方將領)的人,他們反對拆除Lee將軍的雕像,結果引來大批暴力左派,後來連三K黨都出現。結果媒體及民主黨就大聲疾呼:川普說三K黨是好人,這不是白人種族主義是甚麼。

這就是自由派的邏輯。大家一定要睜眼看清楚。

Click: 27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