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29

2019-09-01 13:31:11

09/22/2019

今天美國的媒體繼續製造假新聞,說川普總統向烏克蘭總統爭取,要該國「挖出」民主黨前任副總統拜登黑材料dig up dirt,幫助他在2020年的連任競選工作。

事實是,即使媒體說的「川普真的爭取烏克蘭的合作」,他也不是要求烏克蘭去挖掘拜登的黑材料。前天的新聞還說,川普要烏克蘭「調查」拜登以及他兒子的貪汙醜聞,今天就變成要烏克蘭去挖掘拜登的醜聞了。這表示拜登父子原來沒有醜聞,是川普要去製造。

這些都是要欺騙那些不是每天看新聞的人。

我聽到新聞中還有一句話:川普用美國國民的錢,當作誘餌,吊在烏克蘭總統面前…

這些新聞一點證據都沒有,就說得天花亂墜。為了找證據,他們高喊要白宮公開川普的電話文字稿。他們知道這個做不到,如果動不動就公開總統與外國元首的電話通訊,還有外國元首敢跟美國總統通話嗎?

其實今天有兩條新發展,我都沒有在主媒的新聞中見到,一個是烏克蘭外交部長Vadym Prystaiko昨天否認川普曾經在電話中對烏克蘭施壓。一個是,那個告密者承認,他自己沒有第一手資料,證明川普在電話中說話的內容。但是所有新聞都是:川普承認了;有證據證實…之類的字眼。

這些報導完全不提拜登兒子在他出任副總統期間,負責烏克蘭外交事務的期間,在烏克蘭的一間煤氣公司擔任董事,每個月薪資五萬美元的事情。事實是,俄羅斯在2014年三月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奧巴馬總統及時任命拜登副總統負責對策,四月份,拜登的兒子亨特Hunter就被烏克蘭最大天然氣公司Burisma任命為董事,任期五年,直到今年四月,五年期間淨賺三百萬元。而且他從來沒有這一行業的經驗。你能說這純屬巧合?但是今天的新聞都說「川普的指控毫無證據」。

事實是,你在網上可以找出來,拜登在2016年三月的一段談話錄音,他說:「我親自向烏克蘭總統波辛科Petro Poroshenko說,如果你不開除那個檢察官,我就不給你那十億元的貸款保證。對方說,是總統(奧巴馬)說了算。我就說:那你去打給總統,最後我就拖住那筆貸款沒放。」(lin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XA--dj2-CY)

他說的檢察官,就是調查與他兒子生意有關的檢察官。據說這段錄音還是希拉里克林頓陣營放出來的,當時目的是為了阻止拜登出來跟她爭取總統提名。

今天美國電台繼續播放拜登的話,說「沒有一間有信用的美國媒體」,刊登過他兒子在烏克蘭賺大錢的新聞。但是沒有一間媒體承認,這件涉嫌利益衝突,(其實是貪汙醜聞)的事件,今年五月才在紐約時報及bloomberg新聞社發表。但是紐約時報今天居然在新聞中說「沒有證據證明,拜登要開除檢察官的行為,是為了幫助他的兒子」,如果要這樣說,必須相信拜登說的,他從來不知道己的兒子在烏克蘭有生意。

今天華盛頓郵報,CNN等又找出水門案的專家學者,借用他們的口說: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他(川普)似乎是向我們挑戰,要我們展開彈劾程序。然後又用了bombshell這樣的字眼。大家記得,這是自通俄調查以來,他們第幾百次使用這樣的字眼?

你們毫無證據指控川普通俄兩年半,並以此為藉口展開彈劾程序。現在對於一件紐約時報都刊登的醜聞,就一筆帶過?

CNN,NBC等用了很多民主黨的話說「如果我們不採取行動,我們就是幫凶」。

目前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仍然在彈劾程序中,調查川普的通俄嫌疑。同時還在傳調川普家族所有公司的報稅資料。現在又在三個委員會展開調查與烏克蘭事件有關的彈劾程序。那些投票給民主黨的選民選他們出來就是做這些事的嗎?美國國會沒有其他的事可以做嗎?

過去三年多,這一類假新聞我都在這裡一一記述,就是怕自己都忘了。這一類假新聞有多少,真是數都數不清。

 

09/20/2019

這兩天美國主媒鋪天蓋地的大新聞,是一個情報單位的人洩密,說川普總統在今年七月與烏克蘭總統Volodymyr Zelensky的一項電話談話中,多次要求對方調查,前副總統拜登Joseph Biden的兒子Hunter Biden牽涉到一宗可能貪汙,至少是利益衝突的事件。

這消息是由華盛頓郵報首次刊出,說這名屬於情報單位的人員稱,他對這電話談話感到困擾,因為川普多次要對方與他的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合作,調查這件事。由於拜登是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之一,極有可能出線,這樣說他將是川普在2020年總統大選的對手。所以川普這樣做牽涉到「邀請外國政府干預美國大選」。

民主黨的眾議院已經有三個委員會展開調查,多名民主黨議員(及報紙標題)再度出現彈劾的字樣。

這些媒體強烈暗示,川普這個電話之後,暫緩hold住對方兩億多元的軍事補助,這表示是川普要脅對方的後果。後來川普在九月批准了這項軍事援助,就說是川普是因為國會反對才批准的。

今天川普在接見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 時說,他不會這樣愚蠢,向烏克蘭總統做這樣的要求。他還說,希望媒體將這件事做大,將來就會跌更大的交,就像一個星期前,紐約時報在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提名事件一樣,摔得很難看。

川普又說,拜登及其兒子的事件,你們為什麼不理會?只因為他們是民主黨?的確。事實是,這件新聞過去在紐約時報,及Bloomberg新聞社都有登過,但都是一兩次,之後就沒有人跟進了。如果拜登父子做的事是川普父子做的,早就已經被彈劾了。

拜登的兒子亨特Hunter Biden在2014年初被烏克蘭一間煤氣公司Burisma Holdings聘請做董事,一個月薪水五萬美金,職責是幫助該公司提高民主、作業透明。事實是,亨特本人沒有煤氣工業的背景,這工作似乎是為他專門設計的。而他當時任副總統的父親剛剛被任命美國的烏克蘭政策規劃。就這樣巧合?後來亨特在合約的五年期間收入高達三百萬元。

這事蹊蹺處還有,這一年亨特加入了一個由美國前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的兒子,以及克里家庭一個朋友的兒子,三人合組顧問公司,在全世界的跨國公司謀取職位,這些職位都與他們父親在政府的工作扯上關係。(上面這些資料都刊登於今年五月,紐約時報的兩篇報導中。)

上面說的Burisma公司是由一名親俄羅斯的富商開設的,他在烏克蘭人民革命後被驅逐。後來烏克蘭新政府上台後,聲言要調查這些人,結果受到拜登副總統威脅,聲言如果烏克蘭不開除這位新上任的檢察官Viktor Shokin,他就停止美國曾經答應的十億元經濟援助。後來他果然成功阻止這十億元的援助到位。(奧巴馬政府應當是支持烏克蘭政府反俄羅斯的,為什麼要該國開除調查親俄羅斯官員的檢察官?)

但是在這篇文章刊出後,拜登解釋他從來都不知道兒子與Burisma 的關係,他是看到報紙才知道的。當時奧巴馬白宮發言人Jay Carney則說:「拜登兒子等人是private citizens,他們在那裡工作與我們政府無關。」

想想看,如果這些事都是川普一家人做的,會有甚麼下場。

這還不要說,Hunter Biden從中國那裏得到的好處。2013年亨特和他的父親坐副總統專機空軍二號到北京,兩個星期後他就與中國銀行簽屬一項價值十億美元的私募股權投資協議,後來並擴充到15 億元。而這一單生意也是和前國務卿克里的兒子Chris Heinz等人合作的,這些都是民主黨的富二代。

我只知道,川普當上總統後,他們就停止與任何國家做生意,川普家族的資產一年內減少了14億元,將近三分之一。但是傳媒每一天還是要調查他家族生意有沒有利益衝突。我記得川普女兒Ivanka在一次訪問中,手上戴了一條自己公司出的手鍊,也被傳媒攻擊是「藉媒體訪問,推銷自己公司的品牌」,攻擊了好多個星期。現在,明明是拜登家族的醜聞,被調查的又是川普。

 

09/20/2019

杜魯多的黑面孔醜聞事件,只鬧了兩天,國營CBC已經有意草草收場,今天已經採取自由黨的宣傳稿talking point,轉移話題,用自由黨今天的競選政綱:禁槍作為頭條新聞。因為自由黨和傳媒認為,禁槍問題可以有效打擊保守黨,今天CBC就引用自由黨的話說:保守黨是在gun lobby的口袋中。

其實過去兩天,CBC已經對保守黨發出警告:你們應當小心,如果利用這機會窮追猛打,有可能引火自焚。他們的有關保守黨領袖希爾Andrew Scheer的報導中,有這樣的內容:希爾黨內有三個人被揭發(不說是被自由黨揭發),曾經發表過同性戀恐懼,穆斯林恐懼等等的言論,他還沒有處裡好。還有他自己14年前發表的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言論,也沒有交代清楚。

這是一間國營電視台的新聞呢?還是自由黨的喉舌?(CBC一年拿納稅人超過11億元補助,只幫一個政黨做喉舌。)

杜魯多目前被發現三次塗黑面孔扮演黑人,其中兩次有相片為證,第三次是被發現了一個錄影帶。據說這個錄影帶是有人拿去交給保守黨的,保守黨就交給一間電視台Global TV。記者立即去問希爾,這錄影帶甚麼時候到手的?為什麼等到這星期的關鍵時刻交出來。希爾回答得很有道理:我們一拿到送去給電視台「辨證」,結果證實真的是杜魯多。(如果是保守黨自己辨證,罪過就更大了。)

CBC在報導這新聞時充滿了質詢意味:希爾是怎麼得到這錄影帶的?為什麼放在手裡等到這時候才拿出來…事實是,因為這段時期事情鬧開了,於是有人認為有新聞價值了,而這人可能不喜歡杜魯多,所以交給保守黨,再自然不過。至少保守黨沒有上天下地的去找。如果是保守黨自己找到的,應當一早就拿出來了。難道說,自由黨可以上天下地的去找保守黨的黑材料,保守黨就不可以?

一件事可以肯定,如果今天曾經塗黑面孔的是希爾,或是任何一個保守黨候選人,可能都要被大聲疾呼趕下台了。但是因為是杜魯多,傳媒就一再幫他粉飾。CBC訪問了很多自由黨的支持者,說應當以他今日的行為做判斷,而非十幾二十年前的作為。但是為什麼前幾天才用希爾十幾年前的一段話批判他?(而且是在自由黨的指示下這樣做。)

我在今年二月(一日到六日)的時事看板24集中,才說過美國有多位政客因為幾十年前塗黑面孔,遭到整肅。而且這些都是自由派的整肅手法,但是這手法在遇到他們自由派的政客時,就可以輕輕放過,但是遇到保守派時,就要被嚴格整肅,就要下台。

今天所有輿論都把持在自由派手裡,所以原則是:自由派可以犯錯,多大的錯都可以度過。保守派一句話都不能說錯,否則就會粉身碎骨。

還有自由派做了甚麼事,都沒有惡意的。保守派甚麼事都沒做,也是邪惡的。美國的川普(特朗普)競選總統時,華盛頓郵報調派了22個記者搜刮他過去的行為有沒有種族歧視的例子,結果一個證據也沒找到,(所有他接觸過的黑人員工都讚美他,從來沒有歧視過任何人。)但是在2017年八月的一次黑白衝突中,川普說了一句│兩邊都有好人」,他立即被定性為「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事實是川普說的是,這次示威行動中最先出面的是一群支持Robert E. Lee(南北戰爭南方將領)的人,他們反對拆除Lee將軍的雕像,結果引來大批暴力左派,後來連三K黨都出現。結果媒體及民主黨就大聲疾呼:川普說三K黨是好人,這不是白人種族主義是甚麼。

這就是自由派的邏輯。大家一定要睜眼看清楚。

 

09/18/2019

杜魯多總理被發現過去「兩次」將面孔塗黑扮演黑人,其中一張照片是他在2001年當老師的時候(29歲時),參加一次以阿拉丁為主題的晚會時,面孔塗嘿。被時代雜誌公開,他立即受到傳媒包圍,並且嚴厲的道歉,指自己的行為不可以原諒。甚至說為自己的行為pissed off。

 

 

 

 

 

 

 

同時他又承認,在高中時參加一項才藝表演的時候,也扮演黑人。

這是作繭自縛。因為他們自由派近年來大張旗鼓的攻擊這種「表演藝術」,將曾經這樣表演的人都打成種族主義者。我曾經多次寫過,這是過去非常流行的表演藝術,在當時並非有意的歧視行為,自由派擅長於用現代嚴格標準,審視過去的行為,現在輪到他們自己受到攻擊。

前一陣,自由黨上天下地的搜查保守黨所有的候選人過去的言論,個人網頁,找出他們是否曾經說過「不合時宜」的話,分發給傳媒,逼迫保守黨領袖希爾將他們都剔除。他們又找出希爾在14年前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發言,用來攻擊希爾,他難道不知道自己有更嚴重的行為嗎?

所以我說這是作法自斃。

不過看CBC的特別報導,已經看出CBC主持人的同情及緊張,一位主持說:如果幾個brown face的自由黨MP跟他站在一起聽他道歉,會不會有幫助?還有一個說:魁北克看法如何?(他們最怕自由黨失去魁北克的支持,而且魁北克對這種事未必介意。)已經見到主流媒體在緊張為他策畫了。

我只想知道,如果是希爾曾經這樣做,他們(杜魯多等)會怎麼說。

 

09/18/2019

杜魯多的自由黨政府自從八月初就開始競選工作,動員了所有內閣部長,及總理本人向國民開出超過一百億元的競選支票。有報紙(National Post)統計,單單在八月一個月之內,就發出四千多撥款承諾,總數128億元。進入九月,這支票更是頻密。昨天是增加一歲以下兒童牛奶金15%,而且產假及育兒假的福利都將免稅,這是一年12億元支出。今天是提高75歲以上老人的老年保障收入金10%,這又是一年25億元的開支。

這些支票有極大的可能是「空頭」支票,每天這樣亂開支票,我看他們根本不記得自己開出什麼樣的承諾。要怪只是怪選民自己不用腦子,不記得這個政黨以前開的支票有多少兌現了?

前不久,CBC還幫自由黨做了一個漂亮的包裝紙,說杜魯多兌現了54%的競選承諾。我當時就奇怪,自由黨怎麼可能兌現那麼多承諾?仔細看內容才發現,原來杜魯多兌現的承諾都是這些:

一上台就任命內閣中一半閣員為女性;

收容了三萬五千敘利亞難民,(比承諾的還多出一萬);

大麻合法化;

原來是這些,那些關乎民生的,政府透明化的,一樣也沒有實現。其中最重要的「在四年內(2019)平衡預算、每一年將赤字遞減到最後有十億元盈餘」,不僅沒有兌現,甚至提高了赤字,甚至再連任都不會有平衡預算時間表。第二項目是,曾經斬釘截鐵地說,下一次大選一定要採取新的選舉制度,原來的簡單多數制不再使用。結果現在已經將選舉改革束之高閣。(原因是他們心儀的「第二選擇制」受到強烈反對,那個制度只對自由黨有利。而最多人支持的比例代表制,對自由黨又一些好處都沒有。)第三項目是基礎建設,杜魯多在2015年競選時,聲言要在基建項目上的花費比哈珀承諾的八百億元高出一倍,結果最初三年只批出一個項目,後來受到批評,多批了兩項,而且為了這三個微不足道的項目,杜魯多政府成立了一個基建銀行,全部安插自己人在裡面,一年的預算(行政開支)居然高達兩千萬元。批幾項基建工程,需要一年花兩千萬元?

另外當時自由黨宣稱自己的陽光政策,公開透明,卻已經在SNC-Livalin 醜聞事件上充分顯示不僅沒有做到,甚至背道而馳。

今天更有最新消息,原來自由黨上台後自己立了一項法律,就是國會預算辦公室PBO有權將競選時各政黨的競選承諾的開支進行獨立審核,並予以公開,目的就是要各政黨不要亂開支票。但是自由黨卻不遵守這一項他們自己的法律,到今天都沒有將自己的競選承諾呈報。反倒是保守黨及新民主黨都照做了。自由黨自己解釋他們是「延遲」呈報,但是為什麼你們開支票時那麼痛快,輪到呈報時就拖拖拉拉?何況你們是最早支票滿天飛的政黨。

目前選民最該做的事,詢問你們選區的自由黨議員,他們2015年的競選承諾做了多少?哪些是與選民荷包有關的項目。選民要的不是大麻合法,是要政府善用納稅人的血汗錢。

 

09/17/2019

果然如我所料,美國(加拿大)主媒完全忽視紐約時報的更正道歉,我沒有在主媒上見到這件讓紐約時報出醜的新聞。不僅如此,他們繼續使用紐時錯誤的資料做文章。

例如CNN今天繼續用民主黨的口說,他們不滿意聯邦調查局在審核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 的資歷時,沒有充分盡到責任。你怎麼能夠利用一個錯誤的,已經道歉及更正的資訊,去責怪當局沒有調查?

現在紐約時報還是要繼續出那本書。他們的兩位記者之一在電視中毫不理虧的說:我們把「沒有訪問到當事人」的事實都放到書中了,以表示他們公開透明。但是你們有說明,目前唯一的消息來源,是克林頓總統身邊的一個律師嗎?其他相關人士不是拒絕跟你們談話,就是否認有這回事,這樣的資訊也足以當作一本書的主要內容嗎?

這與去年九月的情況一模一樣,當時也是在沒有一個證人的情況下,製造了一大堆謊言,將三十多年前的事情胡說一通,但是所有主媒都幫著宣揚這些謊言。為什麼呢?就是為了他們心愛的墮胎問題,擔心這項權利受到影響。但是為了不同政治理念可以製造謊言嗎?還是自稱美國第一大報。

今天連最高法院中最左傾,堅持到川普退休她才會辭職的大法官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都出來幫卡瓦諾說話了,(說他是第一個辦公室全部用女律師,維護女權的法官)。他會剝奪婦女墮胎權力嗎?

我不知道今天還有多少人不知道,今天美國(及西方)的新聞媒體黑白顛倒,指鹿為馬的作為,這些媒體還有讀者,真是人類的羞恥。(相關文章:大法官卡瓦諾任命風波)

 

09/16/2019

就在我發出昨日的時事看板之後,就發現紐約時報不僅更正了,而且道歉了。

為什麼要在這樣大張旗鼓的宣揚之後再道歉呢?為什麼事先不弄清楚就大肆宣揚,還說要出書?

紐約時報是在傍晚先發出一個推特,說收回那個新聞,但是之後又撤回那個收回的推特,但是最後在午夜前又發出道歉。

紐約時報在那個報導中,說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在耶魯大學時期(35年前),在宿舍中酒醉,脫下褲子將自己的生殖器放到一個女同學手中,還說那個女同學Deborah Ramirez對此感到被傷害。

但是被人發現那個女學生從未接受訪問,甚至不願意說話。而整件事是由一個克林頓總統過去的辯護團隊律師講出來的。

紐約時報的道歉很簡短,似乎是對這位女「受害人」發出。聲明說「我們撤銷了以前的推特,這是offensive的,我們道歉。」

紐約時報並且在最新的報導中承認,多位「受害人」的朋友都說,她根本不記得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但是紐約時報卻用了她的一句引言quotation (說她認為卡瓦納不適宜當大法官),那個引言是哪裡來的?

今天我聽到加拿大一些電視台已經報了這新聞,當時完全沒有提這是一件沒有人證物證的指控,說得好像是非常可靠的指控。而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中,有四位大聲疾呼要彈劾卡瓦諾的大法官職位。這就是美國第一大報紐約時報做的好事?

但是你別期望各大主媒今天會報導這件讓紐約時報蒙羞的事。大家可以留心看著。

 

09/15/2019

今天美國政治這樣黑暗,選民自己要負上一大半責任。這樣多不合理,耍無賴的行為,選民不是不在乎,就是被動的附合。

美國民主黨主控的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投票通過要展開彈劾(總統)的聽證會impeachment inquiry,說要ferret out(仔細找出)真相。

大家不覺奇怪嗎?自從川普上任第一日,他們就在調查川普有沒有做錯事:有沒有通俄?有沒有妨礙司法?甚至有沒有精神病,他們可以引用憲法第25修正案,將他解除職務。

他們任命了獨立調查員,花了四五千萬元,傳訊了五百多證人,最後甚麼也沒有發現。倒是把川普身邊人的一些不相干行為,拉去坐監。現在又要展開調查,挖出「真相」。這不是要發掘真相,說明白了,這是要嫁禍。這是企圖用政治手腕搞政變。但是你聽不到老百姓揭竿而起。

川普是經由選民選出來的,但是他們沒有一天給他安穩日子過。現在還有一年就要改選,他們也等不及。原因是他們現在越看民主黨越沒有機會在2020年打贏川普,所以要利用最後機會讓他下台。即使不下台,也要用這持續的負面新聞讓他難看。

今天CNN的報導,一個支持彈劾的民主黨眾議員(Harley Rouda)這樣形容:如果你煮一鍋開水,丟(川普)進去,他一定會跳出來。但是如果你將他放進鍋裡,慢慢將水煮熱,就能將他煮熟。

這就是民主黨的策略,難得他們好意思說出來。

民主黨及他們的同黨新聞媒體造謠,捏造的本事大家耳熟能詳。他們任何謊言都能編造。去年最高大法院大法官卡瓦諾 Brett Kavanaugh任命時,他們可以憑空跳出來三四位「當年同學」汙衊他35年前曾經企圖性侵犯,甚至安排集體強姦。後來全部沒有證據,一個證人也沒有,還有多人來否認。但是傳媒也不追究這些人的背景,以及幕後企圖,不僅如此還幫助他們散布這些謊言。今天,紐約時報鍥而不捨,再度「揭發」說卡瓦諾在耶魯大學時在一次於宿舍舉行的飲酒派對中,脫下褲子,將他的生殖器放到一個女同學的手中。這件事是當年一個同學Max Stier講出來的,而他說是從另外兩個同學那裏聽來的。

但是紐約時報沒有說的是,這個Max Stier是當年克林頓總統的法律顧問,而當時所謂的受害人那個女子本人從頭到尾都拒絕接受該報採訪。而她的多個朋友都說,她完全不記得有這件事,也就是說,這件事完全沒有人證物證。

紐約時報不僅不承認他們去年對卡瓦納的迫害是不人道的,還從那個時候起花了十個月時間繼續調查,卡瓦諾有沒有不軌行為,才挖掘出今天這篇報導。

紐約時報已經預備將他們的過去十個月的調查出書,內容包括前面說的幾位人士的指控。看來他們要將這個人整垮才甘心。他們有政治動機,因為過去幾天,最高法院先後做了幾項(有關邊界控制難民的)裁決,讓他們不滿意。

美國應當是一個法治國家,每一件行動應當都有一定的合法的程序,但是民主黨以及傳媒使用的是下三濫的手法。今天的美國比香蕉共和國還不如。

 

09/15/2019

上星期我說到在加拿大有四個屬於不同政黨的候選人,因為過去說過政治不正確的話,而被除去候選資格,這四個人分屬三個不同政黨:自由黨,新民主黨,綠黨。當時我輕描淡寫的只提了一句(09/12/2019),因為當時的新聞報導也只是在新聞中帶上幾句話,沒有多說。我當時就感到有問題,因為這三個政黨都是左傾政黨,我在想如果是保守黨,他們會如此輕易放過?

果然只不過過了兩天,今天早上起來,CBC的頭條新聞就是保守黨有一位候選人被揭發過去曾經發表「同性戀恐懼」的貼文,但是保守黨領袖希爾Andrew Scheer卻表示,這人已經道歉,他也接受了。於是報導中就說,其他各黨領袖都不同意這做法,認為這個人應當被取消候選資格。CBC不僅報導好幾分鐘的新聞,還請了各黨代表討論了半天,做了15分鐘的報導。

(各黨領袖都既時有反應,是因為記者們一大早趕忙著去追問他們的反應。)

後來聽希爾的訪問才知道,自由黨現在甚麼都不做,就是將所有保守黨候選人過去幾年的貼文都拿出來研究,每天逐一發表。過去幾天已經挖掘出保守黨有候選人以前發表過反對墮胎的言論,還有一個曾經對記者說過「杜魯多對於魁北克的法裔居民過分的preoccupation (關切)」,這些都被當作是罪大惡極。

自由黨將這些東西找出來後,就廣泛的發給傳媒。我已經說過,(CTV有一位地方記者說出來的),自由黨不僅將這些資訊散播,還每天追問媒體為什麼不逼希爾表態。

CBC在報導這新聞時說,希爾希望迫使自由黨談SNC醜聞的事件,但是本人就被自由黨的行動自己給knocked off了他要說的話。(好像自己是隔岸觀火)

這就是加拿大的大選,幾大傳媒密切的和自由黨合作,每天泡製對保守黨不利的大新聞。

你們明知這是自由黨的技倆,為什麼跟著配合呢?

今天我聽到CTV 全國台的評論節目Question Period,幾位操控輿論的所謂評論員這樣說:SNC(醜聞)事件不是街上的人關心的,更不是魁北克選民關心的;我個人不認為,SNC事件關乎到杜魯多個人誠信問題;自由黨有SNC問題,希爾也有墮胎問題,(大家扯平);最重要是現在加拿大經濟強勁;希爾完全無法對付(自由黨的)War room(競選組織);這次選舉議題最終是要回到氣候變化,保守黨這方面沒有creditable的政綱;…

目前保守黨與自由黨的民調還是十分接近,所以自由黨以全力對保守黨一個黨發功,我說過這種技倆會陸續有來。

很多人問我作為一個有激情的選民,除了選舉日投票,有甚麼可以做。目前最該做的就是到各選區辦事處去做義工。每一個選區辦公室都需要大量義工。你可以(被分配)打電話,英文及中文都需要,因為目前華人選民增加了。你還可以幫忙去分發傳單。一戶戶敲門是最好的健身運動。此外有車的還可以幫助去插牌。最後有汽車的到選舉那天可以幫忙車載選民去投票。你只要找到選舉辦公室,就可以有這樣多事情可以做。年輕人可以周末幫忙,對自己是很好的學習經驗。退休的可以當作義工,都是很又意義的。

 

09/12/2019

美國華盛頓特區的檢察官Jessie K. Liu提出報告,建議起訴聯邦調查局前任副局長麥凱Andrew McCabe。這是相當大的新聞,但是主媒到現在都於以封殺。

過去兩年多,美國媒體幾乎天天都有爆炸性新聞bombshell,explosive news,到後來全部證實是假新聞。現在到了真正有新聞了,卻不聞不問。

這個麥凱的事蹟我在這裡一直有跟蹤。他就是川普總統當選總統前後,領導司法部及聯調局中反川普人士全力阻止川普執政,聲言要有保險政策讓他下台的領頭人。後來他因為將政府機密洩漏給媒體,又在接受調查時多次說謊,此外在希拉裡使用私人電郵事件調查時妨礙司法,等等罪名使他在去年三月被開除。(我在川普絕地反攻初嘗果實中有詳細記載)

經過司法部總檢察官(IG) Mike Horowitz一年多的調查,逐漸發表了報告,我在兩周前08/29/2019的時事看板中已經報導過,IG對聯調局前任局長康米James Comey已提出兩次報告,都證實了他犯過多項錯誤(罪行),只是不建議起訴他。(理由很多,不想顯得小家氣。起訴容易,定罪難,因為華府的法官很多都是民主黨同路人),所以今天Jessie Liu的建議,足以顯示當局有足夠的嚴重證據起訴麥凱。

其實大家應當記得,當麥凱那一幫人當初藉口川普通俄時,是怎麼對付川普身邊人的?他們只要一句話被認為不確實,即使沒有做錯事都被起訴,拘押,好幾個已經破產。好像前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他完全沒有做錯事,卻在沒有律師在身邊的情況下被問話,雖然沒有說謊,卻被查出他的兒子可能生意上有違法行為,因此被迫認罪,後來發現無罪可認時已經認了罪。他現在除了丟了官,還失去所有軍方的退休金,還欠了幾十萬元的律師費。

其他還有川普以前的競選經理Paul Manafort,他被捉起來,現在隔離監禁。Roger Stone被幾十名FBI探員到家裡捉起來拘禁,其他被迫破產的有好幾位。

弗林等人的新聞都是喧鬧一時的爆炸性新聞,但是麥凱今天的新聞,還有上次IG提出康米的罪行報告,媒體都故意忽視。不僅如此,康米,麥凱等人目前都是媒體的寵兒。CNN已經在幾個月前聘請麥凱做特別顧問,繼續追查川普是否通俄的證據。他還將出席民主黨籌款晚會做主題演講。這些人根本視美國法律如無物。美國目前的法律是他們說了算。

 

09/12/2019

今天(加拿大)競選第一天,自由黨已經開始發功了。放著昨天兩個對自由黨不利的爆炸性新聞,自由黨卻挖出了保守黨有一名候選人發表過反墮胎的言論,在希爾記者會前半小時,公開了這名保守黨候選人以前發表的反墮胎意見錄像帶,立刻得到CBC等媒體的迴響,連著幾個小時都是頭條新聞,不僅如此,還破壞了希爾的記者會,記者追問的都是他對墮胎的立場。

希爾已經澄清多次,即使他當選都不會重啟墮胎問題的討論。但是自由黨就緊追不放,媒體也相對的配合。

到稍後杜魯多記者會時,果然第二個問題就是墮胎問題。記者問這個問題明顯是給杜魯多機會占上風。杜魯多當然知道,將準備好的答案背誦如流:我堅決擁護每一個女性都有絕對權利維護身體主權,我保證自由黨每一個候選人都支持婦女這權利。

於是這一天保守黨的聲勢就給壓下去了。CBC今天一天的大新聞都是這個,還派了兩個記者追蹤分析。

而在今天杜魯多的記者會,十多個問題中,只有一個記者詢問SNC的問題,(昨天兩個爆炸性新聞,只得到一個問題?)杜魯多也是以背誦好的答案應付「如流」。記得2015年大選時,每一次記者會所有記者只問一個問題,就是有關Mike Duffy的所謂醜聞,所以哈珀限制一次記者會只讓問五個問題,還被媒體及杜魯多攻擊。後來大選之後,法院才裁決所有的Mike Duffy「違法行為」全屬無稽,全部撤銷,所謂醜聞根本不存在。

這一次,所有評論員都明白,杜魯多(以及他的幕後軍師Gerry Butts)用social issues攻擊保守黨,以「調開」他的SNC醜聞。問題是,這一次有媒體合作,所以行得通。

(到了晚上CBC報導這條新聞是是這樣說的:保守黨領袖希爾原本今天要攻擊杜魯多總理,說他逃避參加今天的電視辯論,但是沒想到被自由黨策略性的攻擊strategic attack,而必須自我辯護了。自由黨的墮胎策略…)

在CBC口中,整件事顯得希爾打人不成反被打,而自由黨手法就變成是策略性,非常聰明的做法。

XXX

今天有四個分屬三個政黨的候選人,因為多年前的言論,或是行為不當被迫退出競選。難得的是沒有保守派候選人。

這四個人中,一個是綠黨在安省北面的候選人,他在2007年於Facebook上說要寄一個豬骨給穆斯林,被認為含有侮辱成分。

一個是新民主黨卑詩的候選人,他發表過恐嚇支持油管的人的言論;另一個也是NDP 在魁北克的候選人,他牽涉到家暴,宣布不想成為爭論而退出。

自由黨也有一個,一個魁北克的候選人發表過反猶太言論被迫退出。

 

09/11/2019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終於在今日宣布大選競選活動開始。事實這只是一個法律儀式,因為大選日期已經定了在十月21日,各大政黨早已經展開競選活動。

不過就在今天,杜魯多收到一個他不想收到的禮物。一份全國報紙環球郵報收到皇家騎警RCMP方面的消息,說他們在調查SNC-Lavalin的過程中,遭到阻擾,據說有九名內閣(政府)官員說他們有資料希望向RCMP說,但是因為受到政府的「內閣保密」禁令,不能對調查人員講話,使到調查無法進行,此外據說RCMP正在以「妨礙司法」的方向調查。

當一名記者問杜魯多為什麼不解除這禁令時,他回答說這保密決定不是政府決定,而是樞密院的決定。這當然是推託,如果他一聲令下,樞密院會反抗他的意向嗎?何況整件事就是總理辦公室PMO的主導。但是CBC等媒體就照收。不僅如此,今日當保守黨黨領希爾Andrew Scheer就開展競選活動時舉行記者會,當然談及這件新聞,指出杜魯多政府有妨礙司法嫌疑,已經不足以領導加拿大人。但是在CBC的網頁,大字標題卻是這樣寫的:希爾展開競選活動時以指控杜魯多向加拿大國民撒謊為主導,他的攻擊attack表示,杜魯多必須為他在這件事情上提出辯護。

明明是皇家騎警的話,怎麼就變成希爾對杜魯多的指控、攻擊了呢?足以見到CBC對於保守黨的反感。

作為媒體,CBC為什麼不去質問杜魯多,為什麼阻止騎警的調查?你有甚麼要隱瞞的?

下午更多不利消息,前司法部長王洲迪Judy Wilson-Raybould 透露,原來RCMP昨天才跟她再度談話,詢問有關SNC事件,據說皇家騎警希望知道的是,PMO有沒有威脅她,如果她不就範(不給予SNC公司延遲控罪協議)就會撤銷她的司法部長職位?如果有,就是嚴重妨礙司法。

大家應當記得,美國傳媒天天大聲喊叫川普總統(特朗普)妨礙司法,但是由始至終沒有一絲證據。現在在加拿大,杜魯多政府不僅已經被操守委員證實(兩度)違反利益法,而且阻止調查,現在更明顯阻止內閣相關人員回答騎警的問話。但是加國仍然有媒體說這是保守黨在攻擊,迫使杜魯多要回答。

今天競選第一天,CBC的民調是自由黨與保守黨各有33.8%的支持度,我不太相信他們的民調,不僅選樣造假,問題也有引導性。不過可以注意的是,媒體在未來幾周會大作手腳,將這距離拉開。他們最擅長用假民調影響真民調。其他的花招也會逐一出籠。

 

09/10/2019

世界上最知名的左派億萬富翁索羅斯George Soros發表文章難得的讚揚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的對華政策。

索羅斯多年來倡導的政策都是與川普的政治、經濟政策唱反調的。例如他主張西方國家開放邊界,讓難民無限制地湧入。他又主張全面開放社會open society,消弭貧富差距。

但他在星期一在華爾街日報撰文,指出川普目前將中國作為敵對國家的政策,將會是他的政府的唯一成就。

索羅斯所以針對中國,他說是因為北京政府大力推動的「社會信用體系」將使得中國成為一個全面控制的警察國家,沒有一個國民擁有真正的自由。

這項社會信用體系目前已經在大陸幾十個城市實施,明年就會全面在全國實施。這是一項國民的信用評分制度,每一個人的信用都被評分。目前已經有數以萬計的信用評分過低的人被禁止購買機票,高鐵車票,將來還會依照評分等級被禁止或是限制買房屋,買保險,投資股票,念甚麼大學,做哪些行業,或申請信用卡。

中國可以實施這計畫,是因為中國的科技巨頭全部與政府合作,提供國民的訊息給政府。所以索羅斯在文章中說,川普政府必須維持對華為的經濟制裁。甚至威脅美國國會,不可以允許川普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將華為作為籌碼,放寬對華為的制裁,以作為川普2020年競選連任的籌碼。

索羅斯擔心,如果川普取消對華為的制裁,華為很快就會發展出完整5G市場,屆時就不需要美國公司的幫助。

目前很多人都擔心中國會擴展成為世界最大操控國。索羅斯明顯看到這一點。中國不是靠經濟的發展,不會因為將會有最大中產階級勢力,而成為世界最強大國家。中國將靠著他能充分掌控國民,將這個十四億人口國家凝聚成為一個勢力。這一點沒有其他國家可以對抗。與中國相比,每一個國家都將是一團散沙。

西方國家沒有看到的另一點是,目前西方國家在開放邊界的觀念下,逐漸成為多種族混雜的社會,而且強迫國民以此為榮。但是長遠的後果將是國內歧見越益明顯,各族裔團體的鬥爭分裂,將會成為每一個國家的新的麻煩。相對的,中國將持續是一個單一種族國家。在經濟大國中,中國是少有的單一族裔、而人口眾多的國家,這在經濟發展及政策推行上都佔有相當的優勢。

西方國家將來將會在種族複雜化上面吃大虧。索羅斯(因為他的左傾立場)見到的只是問題的一個層面。

 

09/09/2019

加拿大必須在十月21日舉行大選,各個政黨都早已經開始密鑼緊鼓的展開競選,但是名義上因為杜魯多總理還沒有宣布大選,所以「名義上」還沒有進入競選期。

這就是有固定選舉日期的問題。在美國因為選舉日期都訂好了,所以永遠都是競選期。這一次選舉剛完,第二天就是下一次大選的準備期。而在加拿大的議會制,又給於總理一個宣布選舉開始的權力。其實連這個權力都該取消。因為現在杜魯多拖著不肯宣布,就是要給他的自由黨最多的好處。因為作為執政黨,他不宣布大選開展,但是卻可以利用自己是執政黨,每天進行變相的選舉工程,最明顯就是剛過去的一個月,杜魯多與他的部長已經僕僕風塵(用政府的交通工具和經費),在全國各地宣布撥款項目,這就是變相的購買選票。

據統計,單單在八月一個月,杜魯多與他的部長們就做出了2,970項的撥款項目,以及承諾。總共款項高達128億元。而且據分析,這些項目不是為了國民的需要,而是自由黨的需要,因為極大多數都是撥給自由黨大選時可能有麻煩的選區。換言之,那些自由黨一定會贏的選區,或是自由黨一定不會贏的選區,都較少有機會得到撥款。

而自由黨最需要保得住的選區,差不多都在魁北克,安省,及卑詩省,所以這些撥款幾乎都給了這幾省。魁北克27億,安省19億,卑詩省八億三千萬元。

但是我聽不到各大媒體就自由黨的這樣的行為作出批評。一些媒體的報導居然是:保守黨對於杜魯多政府連日的競選承諾感到憤怒,因此提出申訴。好像說這樣的作法只應當有保守黨反對。其他人都應當是感到正常的?

我記得當保守黨的哈珀當選多數執政時,傳媒非常擔心哈珀會在對保守黨最有利的時間宣布大選,整天攻擊哈珀,迫使他通過了目前我們實施的「固定日期選舉法案」,但是今天即使選舉日期固定了,自由黨還是可以玩花樣。如果今天是保守黨玩這樣的花樣,肯定會被傳媒天天拿出來痛批。

因為選舉法官定,競選日期最多不超過50天,最少不可低於36 天,所以估計杜魯多會拖到這個星期六之前宣布競選開始。目前的法律已經被這個自由黨利用到盡,法律的濫用莫過於此。

除了自由黨擅長利用各種的法律漏洞,媒體的配合也讓他們予取予求。最新民調顯示,國民在傳媒天天洗腦下,居然說他們最關心的選舉議題是環保與地球暖化,其次才是經濟問題(就業),及政府的操守。你相信嗎?SNC醜聞已經被選民忘得一乾二淨,而關心能源及輸油管工程的更低至百分之二以下。現代人的腦子真的很容易被清洗。

 

09/08/2019

美國有四個州的共和黨已經決定,或是考慮不舉行明年的總統提名初選,一些媒體說,他們這樣的做法就是表態支持現任總統川普(特朗普),以免有人出來跟他爭。

這兩天,CNN,MSNBC等媒體就在大聲吵鬧:共和黨這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居然取消一個重要的民主進程。這不是公然打倒民主?川普的政黨是在和民主體制對抗了。

這樣的做法過去不是沒有存在,當一個現任總統將競選連任,在某些州份這個總統所屬的政黨會決定不舉行初選,因為除非有強有力的人出來競選,這樣的初選沒有意義,而且勞民傷財。2004年,喬治布希George W. Bush競選連任時,就有十個州的共和黨沒有舉行初選。亞利桑那州的民主黨在1996克林頓時期,及2012年奧巴馬連任時期,也沒有舉行初選。因為每一次每一個州都可以節省25萬元經費。當時也沒有聽說CNN等吵得這樣兇。

事實是,媒體每天都在呼籲共和黨裡有人出來跟川普挑戰。而每一個意圖出面的,都會受到媒體吹捧。例如其中一位是麻省前任州長Bill Weld,他每天都在CNN等媒體上謾罵川普,說他是一個「憤怒的種族主義者」,「他是一個完全的,徹底的種族主義者,他在很久以前跟他父親在紐約搞建築發展時,就是種族主義者。」他罵了一大串,但是沒有舉出實例。他還說:共和黨選擇跟川普站在一起,將來將會被看作是一個種族主義的政黨。

這人很奇怪,你這樣痛恨共和黨,你為什麼不去加入民主黨?當然如果他加入民主黨,他就不能罵自己的黨了,CNN等也不會這樣吹捧他了。

另外一個宣稱要出來挑戰川普的是伊利諾州前任共和黨眾議員(又是前任,都是沒得混的人)Joe Walsh,他也是一經宣布,就被每一間電視台請去發言。他的痛罵也是非常的人身攻擊:川普是個神經病nuts,他完全不適合做總統,心理上及行為上。

他還說:川普是一個種族挑釁者,他挑動種族衝突,製造外國人恐懼症,以討好他的基礎選民。這位原來屬於茶會運動Tea Party的會員,居然為以前支持保守運動,幫助了川普的當選而在CNN公開道歉。

今天第三個挑戰者已經出現,也是前任南卡州眾議員,及前州長Mark Sanford,這三個人都沒有任何機會挑戰成功,但他們已經開始吵鬧,說共和黨沒有給他們公平機會。

現在有任何共和黨人表示願意出來挑戰川普,媒體都會給他們最多的發言機會。這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那天如果一個有份量的人出面,川普就真正有麻煩了。這就是媒體的希望。

 

09/07/2019

加拿大杜魯多政府再一次證明,他的能源/經濟政策是在為自由黨服務,而非加拿大國民服務。

聯邦上訴法院星期四做出裁決,允許數個原住民團體對Trans Mountain輸油管抗議的訴訟進行,他們提出的理由是:聯邦政府沒有做足諮詢他們的工作。這表示這條被政府批准兩次的油管,又有可能要長期擱置。

這件事最蹊蹺的地方,就是當這個案件進行期間,從頭到尾聯邦政府都沒有提出自辯。這樣說,政府是放著讓自己敗訴?

每一個法律專家都說,沒有見過這樣的案子:政府被告,政府堅持自己支持建油管,但政府沒有出現法庭提出自辯。

連法官都在裁決書中表示,這很不尋常。所以他唯有作出對原告有利的裁決。

這已經是法庭第二次作出對聯邦政府及油管不利的裁決,也是自由黨政府第二次批准這件油管工程。但是亞伯他省多次表示,聯邦自由黨政府所謂的支持起建油管,根本是嘴上功夫,實際上口是心非。這次的行為似乎是明證。

杜魯多政府為什麼這樣做?如果政府自己認為有理,而對方只不過幾個原住民團體,佔全部原住民體中的極小部分,都不願意出面提出自己的理由,而讓一個關乎全國經濟發展的計畫再度受到阻擾?

你拿這件事情跟SNC-Lavalin醜聞相比,杜魯多政府為了他們自己說的,魁北克一兩千個工作機會,就動用PMO多名官員,包括總理他自己,還有樞密院的官員,集體出動向相關部長官關說,甚至不惜踢出自己內閣中兩名最有能力的女部長出黨團。但是對於亞省成千上萬個工作機會,一年幾十億的經濟收益,卻這樣輕易放棄?

原因很簡單,亞省只有33個國會議席,而且極大多數都是保守黨佔據了,自由黨目前只有三席。不管他們如何爭取,增加議席的機會都不大。而魁北克有77 個議席,自由黨占多數,而且很容易就可以爭取到大多數。自由黨深知,他們要連任,一定要得到魁北克的支持。這是為什麼一次又一次,自由黨一上台就對魁北克予取予求。與此同時對亞省就陽奉陰違。

對於政府的「不出現」,自由黨政府拿不出說詞,考慮了一天之後,居然這樣解釋:「我們不同意(對方)提出的一些理據,但是我們有責任確保我們不會不公平的阻擾、那些在能源計畫中有合理訴求的(人)。」然後尾巴上還要加上一句:「我們不像(前)哈珀政府,他們在十年間錯誤的做法,導致一件計畫也沒做,反而在主要計畫上分裂國家。」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杜魯多自己做錯事,不僅不認錯,還要在嘴巴上痛罵保守黨。

油管拖下去,加拿大石油工業繼續受到重創,亞省的經濟繼續籠罩在陰影中。而自由黨除了嘴上功夫,就是用納稅人的錢「解決」(拖延)問題。去年這項工程第一次受到法院的阻擾時,原有的主權公司就收手了,杜魯多政府為了維持這工程不會胎死腹中,用了納稅人45億元收購這工程計畫。現在在他們的手裡,工程一再拖延,這45億元還不知道是否又泡湯了。

除了亞省不受重視,這還關乎自由黨的連任競選工作更重視原住民,及環保分子的選票,所以油管可以犧牲。因為原住民以及環保問題都是自由黨的重點項目,也是爭取年輕、前進選民的不可忽視的政綱。這些都是為了十月的大選。

這件事(對於加拿大人來說),可悲之處在於,沒有幾間媒體向國民解釋這事情的來龍去脈,將自由黨的解釋當作是新聞內容,要不就輕描淡寫過去了。老百姓自己去倒楣吧。亞省居民更是活該,誰叫你們不多選出一些自由黨議員。

 

09/06/2019

美國民主黨和傳媒到現在都看不出2020年大選,民主黨有擊敗川普的可能,於是各種惡毒的花招層出不窮。

共和黨將於本月17日在好萊塢舉行一次籌款晚宴,這還是川普當選總統以來的首次,因為好萊塢已經被公認是民主黨的大本營,支持共和黨的影藝圈中人一向不敢公開身分,他們甚至說要在好萊塢「出櫃」,比當年同性戀者出櫃還要困難。現在居然要公開舉辦籌款晚會了,表示「驕傲的」保守派終於要現身了,對於那些左派、自由派、民主黨支持者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第一個同性戀為主的電視劇Will & Grace中分飾男女主角的兩位明星Debra Messing,Eric McCormack,首先在推特中公開要求,公開出席晚宴者的名單,目的是羞辱他們,不僅如此,還要讓大家知道「以後這些人都不可以在好萊塢有工作」。

這等於是呼籲要製造一份好萊塢的黑名單。

如果這是第一次,大家可能只是懷疑,像Debra Messing這類人只是少數。但是這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了。美國德州一名民主黨眾議員Jaoquin Castro就在一個月前公布了川普在德州的主要捐款人的名單,要公眾羞辱他們,抵制他們的公司,說是因為他們的支持,川普才做得穩,才導致發生那麼多槍擊案。

而最近更有人在Facebook上面發文,威脅要公布100位川普在賓州匹茲堡的主要捐款商人名單,要大家予以抵制,達到讓他們關閉的命運。一名支持者說:要這些商店都關閉,停止他們繼續支持川普的「仇恨」行為。

幸好Facebook以在今日撤下這些文字,但是證明了反川普勢力的不擇手段。

而距離2020年大選腳步越來越近,美國民主黨控的眾議院還是不肯放棄要在大選前將川普踢出白宮。眾院司法委員會的民主黨人繼續在傳訊調查穆勒調查小組報告中以外的內容。(大家可記得這份報告已經變成泡沫?不僅證實了找不到川普通俄的證據,穆勒本人還在國會出醜,證明他的調查是無中生有?)

現在民主黨面對國會下個星期要重開,他們也加緊尋找「川普可能妨礙司法」的證據。(如果沒有通俄的行為,何來妨礙司法的可能?)但是他們不管,以民主黨過去的「政績」,即使沒有做過,他們都可以製造出事實。就像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的任命一樣。他們都可以泡製出卡瓦諾三十年前讀高中時,企圖強姦女同學的事件。

而且民主黨有一個優勢,即使甚麼都沒有發現,但是在傳媒的配合下,每一天都可以是頭條新聞,讓老百姓如雷貫耳,到最後大家都相信川普的確是無惡不作,讓他這總統甚麼事也做不成

 

09/05/2019

難得有一次,我同意美國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山德斯Bernie Sanders的意見。他在昨晚的一次Town Hall中被問到,現在世界人口太多,過去五十年增長了一倍,你是否認為給于婦女權力是節制人口,對付氣候暖化的方式?而你會用做大選時的主要議題?

這個「權力」很明顯是講的婦女墮胎權利,因為在場的都是左派人士。山德斯的回答是:他同意,並且說,美國婦女有權力控制自己的身體(指墮胎),而「墨西哥協議」阻止美國在第三世界資助女性權力(墮胎),及提倡生育計畫,是荒謬的。所以我認為,特別是在貧窮國家,那些女人未必希望有很多嬰兒,她們也應當有機會進行生育計畫。我非常支持。

(注意,他們從來不用墮胎這個字眼,這是左派的用字技巧。)

山德斯這一番話立即引起美國左派及右派的嘩然。保守派尤其反應強烈,說山德斯主張在第三世界推動大批的墮胎。左派則積極為他辯護,說他只是支持女性對身體的主權,與第三世界墮胎無關。至於真相,你們可以自己判斷。我覺得他說的再明顯不過。

今天全世界的所謂環保專家,全部都避諱談到人口問題。他們口口聲聲說環保是人類做下的禍害,卻只針對石油與工業的壞處,卻不想到石油與工業都是為人類所用,而且用量與人口成正比。即使是剛剛在巴西發生的森林大火,也是因為人口增加,要向熱帶雨林擴展,但是環保理論家就有本事將責任歸咎於巴西的保守派政府身上。

今天山德斯承認,人口問題是製造地球暖化的因素,但他的重點還是放在「第三世界婦女沒有墮胎權利」上面,因此責任又放在川普政府身上,說他不幫助(阻止)第三世界推動計畫生育。這一點我也同意,今天西方世界的生育率已經低於死亡率,因此人口增長都是在第三世界。我完全支持在第三世界推動計畫生育及墮胎。但是西方保守派因為反對墮胎,連這計畫都不支持,這是錯誤的。

但是左派也不是真正的有心在第三世界推動計畫生育及墮胎,否則第三世界人口不會像今天這樣不斷增加。此外左派政黨積極推動西方國家大開邊界,收難民,收非法移民,就是在幫助第三世界吸收人口。如果山德斯說到做到,積極在第三世界推動計畫生育,這才是顯示他們有對付地球暖化的真正決心。

 

09/04/2019

美國近來幾項民調都顯示,年輕人有一半以上支持社會主義,甚至多過對資本主義的好感。其實不用民調,關心時事的人都應當看得出來這趨勢。

越是年輕人,這趨勢越明顯。其中一項針對18-24歲年輕人的民調,61%對社會主義有好感。而他們中有七成認為政府應當採取更多主動,改善社會福利政策,拉平貧富差距。

為什麼會這樣?這些年輕人對於二十世紀所有社會主義的實驗,所有社會主義國家都失敗的慘痛經驗,似乎一無所知。遠的不說,就拿最近的委內瑞拉經驗,一個全世界石油蘊藏最豐富的國家,曾經賺錢都花不完的國家,現在民不聊生,經濟崩潰,五分之一國民已經逃離國外,還要甚麼例子才夠讓他們清醒?

年輕人不清醒,只有一個原因,過去大半個世紀媒體,文學,藝術的聯合洗腦的後果。所有社會主義政權的失敗,左傾政策的失敗,都被媒體淡化了,甚至美化了。而資本主義稍有不妥,就被擴大一百倍的報導。好像2008年經濟蕭條的原因,沒有一間媒體從實報導,反而都歪曲事實的將罪過歸咎於西方自由市場制度。但是今天委內瑞拉,古巴的經濟崩潰,有多少媒體詳細告訴你因由?

相反的,美國的媒體為了幫助民主黨人當選,每天宣傳他們的政綱。比如說,主張全民一致都有免費健康保險,不僅如此,連非法居民,第一天進入美國的非法闖關者,全部都要有醫療保險。又比如說,赦免所有學生貸款,全部都不用還款。又如:發給國民基本的統一薪金,讓每一個人不用工作都可以有一筆基本收入。沒有一間主流媒體,檢討這些錢從哪裡來,或是這樣的政策會有甚麼樣的後遺症

就像那些左派政客提出的綠色環保政策,預算數字越來越龐大,紐約州那個調酒師出身的眾議員AOC每天侃侃而談,要全面消除我們現在使用的生化石油,費用則已經高達四百萬億。她從來說不清楚這筆錢怎麼來。只說要加富人的稅,到最後中產階級將會是受害最重的。大家相比美國五六十年代,今天美國的中產階級嚴重縮水,只剩下貧富兩個階級,這就是不斷加稅的後果。因為富有階級永遠有方法逃稅、避稅。

美國及西方媒體(流行文化)的從未終止的洗腦,已經讓年輕人沒有回頭路。我記得克林頓總統在年輕時的一次訪問中說的,他在大學時,教授就將柏拉圖的「共和國」撕開,丟到窗戶外。他這樣說是要表示,柏拉圖的理論是毒害青年的。就像中國共產黨過去打倒孔家店一樣。但是中國已經發現自己走錯路,急忙回頭,但是西方大學殿堂,不僅沒有回頭,今天還越演越烈。

我聽太多家長說到,他們不會與兒女談政治,因為兒女的立場都與他們不同,無謂爭辯。不僅如此,他們多多少少都認為兒女比自己先進,不敢與他們討論(不要說爭辯了)。這就是為什麼,連保守派的家庭,(共和黨的家庭),都有四分之一的年輕人支持社會主義。對資本主義有負面印象。

 

09/02/2019

加拿大前總理金寶Kim Campbell上星期三在推特上說,希望颶風多利安會直吹佛羅里達州的川普總統的莊園。(I’m hoping for a direct hit on Mar a Lago!)

這樣的推文顯示了一個人的不成熟,惡毒,但是她沒有道歉,第二天還說「我熟悉Palm Beach的地形,雖然遺憾會有受害的人,但我相信那會讓川普改變他否認地球暖化的立場。」

直到第三天,她才感受到壓力,覺得要道歉,說她已刪除那個推文,還說她的原意是sarcasm,沒想到惹來這樣大風波。她要向受觸犯的人道歉。

 

 

 

 

 

 

這個道歉一些誠意都沒有。而且這不是她第一次痛罵川普。她在今年一月用最髒的粗口罵川普。當時美國密西根民主黨眾議員,巴勒斯坦裔的Rashida Tlaib宣誓就職之後,在慶功時宣布:我們要進去(國會)彈劾那個motherf--ker。當時引起保守派的攻擊,但是金寶立即跟進一個帖子,支持Talib,說:他確實是一個matherf—ker。

我舉過很多例子,今天在西方社會,你可以用任何字眼攻擊川普,但是只要他回話,他就立即被攻擊是種族主義者,白人至上者,侮辱女性者…

金寶的兩次失言,在加拿大很少被報導,因為她現在跟自由黨走在一起,要看美國新聞才知道,甚至在美國也只有保守派傳媒報導,因為這是他們自由派沒面子的事。

金寶其實只在1993年當了五個月的總理就下台了。她是讓當時的進步保守黨下台得很慘的禍首之一。她的無能在那一次大選中盡露無遺。那一次大選她領導無方,自亂陣腳。支持率一直往下滑。當左派傳媒製造謊言,說保守黨的一個競選廣告是恥笑自由黨領袖克里田Jean Chretian的面部歪斜時,她不查清楚就撤下廣告,等於承認有那個意圖。結果到今天保守黨還被攻擊製作了一個恥笑對手面部缺陷的廣告。

事實上那個廣告非常正常,只是攻擊克里田的多項政綱,最後一句話是:這樣的人你願意讓他當總理嗎?並出了他的相片。但是傳媒就將最後五秒鐘切割出來,說保守黨的廣告只有這樣一個主題:「一個歪嘴的人怎麼可以做總理」。

其實克里田每一張相片都是那個樣子,保守黨(的廣告公司)一點都沒有動手腳。他們找出當時一本政論雜誌的封面,用的都是同一張相片。所以當時廣告公司都很生氣,一個黨領怎麼可以不問青紅皂白就承認自己有不良企圖?

其實看過那廣告的人絕對不會認為那廣告是取笑克里田的面孔的。但是傳媒在廣告還未播出,就先入為主的製造印象,使到沒有人看到那廣告,因此可以有一個公正的判斷。

這就是金寶這一類人的嚴重問題,他們太害怕主流傳媒。所以她下台後才會遠離保守黨,今天跟杜魯多走在一起,三年前並且接受杜魯多的任命,出任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選拔顧問委員會主席。之後她的言論就更出位,完全是自由派的應聲蟲。

金寶一再做出這種羞恥的言論及舉動,但是因為她現在成為自由黨一份子,傳媒對她極盡包容,不僅如此CBC今天還對她專訪,完全不問她這丟臉的推文,只給她機會表白為什麼不再是保守黨,「哦那個黨早已經不是我的政黨」,又給她機會痛罵保守黨的環保立場,女性政策立場。像金寶這一類人,就是傳媒可以牽著鼻子走的那一類。

上星期聽到美國一個基督教領袖人物解釋,他們為什麼支持川普時,他這樣說:川普是少有的,被媒體罵得這樣厲害,他還堅持自己的立場是對的。現在很少領袖是這樣的。

 

09/01/2019

今天CBC很高興,在星期日的新聞雜誌中,宣布保守黨希爾14年前的一段錄音帶被公開後,支持率已經下跌14%,所以今日繼續討論這個議題。

這段2005年的錄影帶,是Andrew Scheer以新進國會議員身分,在國會中表達他對正在討論的同性婚姻的看法。他當時說,因為同性婚姻不能延續後代,所以他反對。

他沒想到14年後他會成為保守黨領袖,這段錄影帶就被自由黨搜查出來,廣為散布。每一間傳媒都被傳送,而且不只一次。希爾被傳媒逼迫發表他「現在的」立場,甚至他個人在這件事上面的思想有沒有「進步」。

CBC沒有研究討論,自由黨這樣做的手段是否合適,(這不是杜魯多多次聲明的,他不會使用的骯髒手段?)。反而繼續譴責,諷刺,暗示希爾的立場不夠進步,足以影響十月的大選。

希爾在四天前召開記者會,說他支持現有的加拿大法律,也就是同性戀者有合法婚姻權利。但是媒體同自由黨都不滿意。今天CBC再度播放杜魯多當天的回應:國民有權利知道,(一個黨領)是否真正地與他們站在一起。只是說你支持現有的法律條文是不夠的。…我們不能私下有不同的想法,那不足夠,女人選擇的權利不應當只存在於個人的腦子裡。

CBC主持說:幾個大政黨的領袖都公開支持同性戀權利,墮胎權利,只有希爾還沒有。他在這方面陷於逆境。

據CBC的主持分析,自由黨在2015年的當選,靠的是年輕人選票,這一次(由於多了好幾件醜聞),自由黨必須穩住這票源,而同性戀問題,婦女墮胎問題都是爭取年輕票源的議題,(CBC沒有提的還有環保),所以自由黨才會將這問題坐大。

而很明顯,CBC也要全力配合。今天CBC主持人的問話就一路引導幾個評論員往這個方向走。她問評論嘉賓:希爾今天說任何話,可以將這一題引開?一個評論員暗中高興的說:我看他必須發現(自由黨)另一個醜聞才有機會。

這就是操控加拿大輿論的一小撮人的心態。

一個立場稍微偏右的評論員說得很好,自由黨已經將大麻合法化了,他們不能再合法一次。所以選擇LGBTQ和墮胎權利作為議題。

現在自由黨選情還未全面告急,等他們真的有危機感了,還不知有甚麼花招。

 

09/01/2019

美國傳媒再一次證實,他們可以放著天大新聞不理,一個字都不報導,當作不存在。

上周美國司法部總調查員IG發表了對前聯邦調查局長康米James Comey的調查報告,這報告只涵蓋康米對七份備忘錄的處裡,70頁的報告中用了幾十次的「違法」violate聯調局的章程的字樣。對於這樣一份爆炸性的報告,所有美國主流傳媒全部予以封殺。今天我看幾大電視台的星期日旗艦新聞節目,一個字都沒有提。

這份報告說,康米的行為是35,000 FBI探員的危險榜樣,報告中還指出康米在被相關問話時沒有說實話(說謊)。說康米故意洩漏他的備忘錄(FBI公物)給傳媒,給他的律師,其中一份屬於國家機密,這些都是一個全國最高情報、警察機構頭頭的作為?

但是美國主媒全部封殺。國民是否記得,當康米及他的同夥(包括那個調查川普是否通俄的Robert Mueller穆勒)在調查過程,每一步都洩漏新聞給傳媒時,其中九成九都是虛假新聞,而當時媒體是如何轟轟烈烈的報導嗎?就是這樣的轟炸才製造了川普與俄羅斯勾結,結果才能當選總統的錯誤印象。現在整個調查證實是一場鬧劇,但是媒體卻故意一再的放過了。

今天美國兩大電視台NBC及ABC的新聞雜誌中,頭條居然是昨日在德州有汽車駕駛人不滿警察向無辜者開槍七人死亡的新聞,我不是說這新聞不重要,但是這兩個節目是全國政論性節目,過去一向都以川普的通俄「醜聞」做議題,今日卻跳過不提?

原因是美國媒體已經決定,槍枝管制問題是他們認為對民主黨最有利的議題。他們又可以用這議題騷擾共和黨及川普總統。事實是,每一次的射擊事件發生後,檢討兇手如何獲得槍枝,都與槍枝管制法無關。這些人都不應當得到槍。但是在執法的細節上,有人失責,或是兇手用不法手段獲得槍枝,要不就是偷了家人的槍行兇。比如說,美國槍枝管制最嚴格的州分:紐約,伊利諾州(芝加哥),加州等,槍擊案絕對不少於一些槍枝管制較為寬鬆的州分。而且對於不該擁有槍枝的人的管制,法律是完全束手無策,因為對於精神病患的定義,心理學家(自由派)非常堅持,認為他們也有基本人權,不容侵犯,你如何制定法律?另外對於持槍者的司法管制,各地法院一向是捉了就放,有法律也等於沒有。但是民主黨與傳媒的存心再明顯不過,他們在節目中說:這需要大批國民行動上街,就像2018年中期選舉前,佛羅里達發生的校園槍擊案,大批學生上街形成影響。這證明了傳媒所以渲染槍擊新聞,就是要促成大批人上街,給他們造勢。

說到報導不公,今天美國傳媒的作法已經不只是偏頗而已,完全是失實歪曲。上星期,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在新漢普什爾州的一次演說,他繪聲繪影的說,他在阿富汗Kanor的一次頒獎禮中,以副總統身分給一名士兵掛上銀心勳章,他說,那名海軍士兵在槍林彈雨中爬下60尺的壕溝拯救一名被擊中的同僚,背著他上來。那名士兵說,他不需要這個damn勳章,因為那個同僚已經死去。不要給我這勳章,No Sir!

後來華盛頓郵報有記者發現,這一段話中有三個錯處,首先那個海軍士兵是在白宮由奧巴馬頒發銀心勳章。至於拜登他確實頒發一個勳章給另一個士兵,但是在阿富汗的Warkak,而非Kanor。而那名士兵是在一個燃燒的軍車中拯救同僚,也沒有爬下壕溝。他明顯將三件事情混合成為一個故事。但是當時他這樣說:這是上帝的實話,也是拜登的實話。當時在場的人都十分動容,露出感動的沉默。

我在08/11/2019的時事看板中已經列舉出拜登近日來所做的一連串失實,或是弄錯的講話,越來越顯示76歲的拜登極有可能有腦退化的現象。但是今天仍然聽到傳媒以及民主黨人用各種理由幫他開脫。這幾天民主黨人在電視上集體這樣說:拜登是一個story teller講故事者,他是要表達一個士兵的英勇事蹟。拜登關心的是士兵的英雄行為,他不像川普說的是謊言。川普每一天開口都是謊言,他的謊言全部是要誇大自己,放出錯誤訊息。最後說,華盛頓郵報的統計,川普就任總統以來已經說了一萬兩千個謊言。怎麼可以與拜登無心的slip gaffe一時口誤相比?

對於民主黨以及傳媒最大的謊言:川普私通俄羅斯當選總統一事,傳媒及民主黨到現在也不承認是謊言。

Click: 109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