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杜魯多第二次違反國家利益衝突法

2019-08-14 16:40:09

加拿大操守專員迪安Mario Dion對於杜魯多政府在SNC-Lavalin司法干預的報告,終於出爐,這份報告黑白分明的說得很清楚,杜魯多干預了檢察官及司法部長王洲迪Jody Wilson-Raybould的司法決定,違反了國家利益衝突法。

這報告進一步指明,他有許多證據證明,杜魯多總理直接或是間接指示下屬,影響司法部長做決定。這些官員的行為都違反利益衝突法。他說,這些官員是受到總理的指示採取行動,這些政府官採取行動之前不可能不知道總理個人的想法。

迪安在報告指責杜魯多政府,到現在仍然以內閣機密為理由,拒絕提供相關的資料,或是讓相關人物接受問話,或是提出報告。使他無法做出完整的調查。

報告中說,杜魯多個人及政府的行為,大大破壞了司法部長及檢察官部門的職權獨立。

過去為自由黨辯護的人經常說,這個問題的出現是因為加拿大的司法部長,與檢查部長AG是同一個人,職責產生混亂。但是迪安指出,這個制度沒有問題,只要大家知道職權範圍。因此他不主張將這兩個職位分開。

對於杜魯多政府辯稱,他們是為了SNC維持在加拿大的工作機會而採取行動,迪安就指出,政府永遠都不應該為了一間公司提供的就業,不論是公眾或是私人利益,干預司法當局的決定。

SNC-Lavalin公司是因為在2001到2011年間向利比亞政府付出四千多萬元的賄賂,取得合約,之後又貪汙該國一億元,結果被皇家騎警控告刑事貪汙罪名,如果罪名成立,該公司將在十年內失去在本國的任何合約資格。杜魯多政府多次向當時的司法部長王洲迪施壓,要他採取行動,給於該公司DPA,(延後起訴協議) 就是豁免起訴,以罰款取代。(詳情請看杜魯多的SNC Lavalin事件。)

反對黨就指責自由黨這是為了政黨利益,因為SNC在過去數年以不法手段,(強迫高層捐款給自由黨,然後公司再退款給捐款人),向自由黨捐款超過十萬元。

此外王洲迪在國會的證詞中,說得很清楚,杜魯多當時對她說:「我的選區在魁北克,我們要顧及這個問題。」這就完全是出自於政治考量。

對於這件事,杜魯多一直不認錯,甚至將王洲迪貶職為退伍軍人部長,之後更把王洲迪,以及衛生部長費普珍Jean Philpott都踢出黨團。她們兩人現在都以獨立候選人身分角逐國會議席。

今日在這份報告出爐後,杜魯多繼續維持過去的立論,說自己沒有做錯。今天他在安省的記者會中,他說感謝操守專員的報告,但是對於迪安報告的結論不予同意,「我為這件事負全責,不過作為總理我有義務維持國內工作機會,我要在公眾利益,及司法獨立之間做出平衡。」

杜魯多今天重複的說,他是為了國民的工作職位,做了不應當做的事,他現在的目標是要確保這類事情將來不再發生,他說好多次要大家move forward往前看。

所以他雖然口頭說要負責,但是卻一點責任都不願意負,甚至拒絕道歉。

他說要改革現有制度,但是迪安說,現有制度很好,(只是有人不願意遵守),沒有改革的必要。

不僅如此,杜魯多甚至到現在都沒有開除牽連到事件的主要負責人,包括總理辦公室PMO的政策顧問Mathieu Bouchard,而當時自動辭職的另一個主要幕僚Gerry Butts,現在又已經重新被杜魯多聘請,作為十月大選的競選經理。明顯,沒有一個人受到懲罰。(除了兩位堅守職責的內閣部長)。

其實今天的報告沒有新意,由王洲迪開始做證開始,這裁決是必然的結果。但是自由黨支持者,以及加拿大自由派的傳媒,一直存有僥倖心理,認為可以有另一個結果,甚至認為是王洲迪沒有盡到責任。

這已經是杜魯多就職以來,第二次被操守專員裁決違反國家利益法。上一次是他(爭取)接受一個回教組織領袖Aga Khan的邀請,攜家帶眷到他在巴哈馬的私人島嶼去度假。Aga Khan的組織過去幾十年一共從加拿大得到十億元以上的撥款,那時操守專員Mary Dawson就裁決杜魯多是違反利益法。

換了另一個總理,或是政黨,可以想像會是甚麼後果。但是今天聽到CBC等傳媒還是這樣說:距離大選還有兩個多月,不知道選民是否會轉看其他議題,看淡這件事。現在是八月,有多少人在看新聞。上一次SNC事件剛發生,自由黨聲望下跌,但現在又已經回升。…

 

08/21/2019

杜魯多總理為了政黨選舉利益而干預司法的醜聞,在自由黨於國會佔多數的情況下,再度被壓制下來。兩個反對黨要求國會操守委員會傳訊多名相關人士的動議,被自由黨議員立場一致的反對下否決了。

其中保守黨議員提出,要求聯邦政府操守委員Marion Dion出席聆訊的動議也被否決。Dion剛在一個星期前宣布他的裁決,證實杜魯多總理違反利益衝突法,Dion也在今天表示他願意出席國會的聆訊,但是遭到自由黨否決。這是明白地不肯「透明」。

此外Dion在他的報告中指出,有九名證人因為杜魯多不肯解除內閣發言禁令,而無法作證,說出實話。今天這個委員會仍然拒絕讓這些人作證。

自從Dion的報告出爐後,杜魯多仍然公開表示,他接受報告,但是不會道歉,換言之就是不願意承認做錯事。而且義正言詞的說:我不會為了保障國民工作機會而道歉,那是總理應當做的事。

我不知道杜魯多如何可以這樣做。沒有其他政黨領袖可以這樣做而沒有嚴重後果。他是置國家法律於不顧。但是他這樣做了。他公然承認妨礙司法,他是加拿大歷史上第一位被裁決違反利益衝突法的總理,而且是第二次。但是他仍然每天振振有詞。

杜魯多這樣做有幾個理由:第一,這篇他背熟了,重複無數次的稿子明顯是出自Gerry Butts之手,那個因為同一件SNC-Lavalin醜聞而辭職,但是又被杜魯多請回來的助理,只有這種自由黨的腦子可以寫出來的似是而非的言論,但是只要他背熟了,義正言詞的說出來,就可以唬弄那些不會自己分析的老百姓。

除了自由黨,其他政黨的人做不到。其他政黨至少有是非心,懂得分對錯。即使大家的是非標準不同。只有自由黨可以是非不分,左右逢源。

第二,他可以這樣做,因為媒體仍然站在他那一邊,今天我見到一些左媒的標題仍然是:反對黨就這問題捉住不放;保守黨繼續將SNC議題擺上台,希望成為大選議題…

大家應當記得,當保守黨發生任何「醜聞」,加拿大的媒體會主動去鬧大,不用反對黨操心。舉例說,哈珀政府執政十年期間,唯一的「醜聞」上議員Mike Duffy合法申報九萬元房屋津貼的「事件」就是媒體製造出來的,當時媒體沒有說過一次是自由黨(或新民主黨)窮追不放。2015年大選期間,媒體每一次記者會中的問題,都圍繞著Mike Duffy不放。到最後保守黨落選,幾次法庭裁決都說Duffy的行為完全合法。現在放著操守委員會的裁決,媒體每天說的卻是:反對黨要拿這問題作為大選議題。

基於同一理由,自由黨操守委員今天的說理就是:保守黨在玩政黨政治。這表示,他們有理,是反對黨不講理。

第三,杜魯多這樣做可以為他贏得魁北克選票,而只要有魁北克的支持,他就可以連任。事實是,整個SNC醜聞就是為了穩住魁北克選票而發生,這一點在前司法部長王洲迪的證詞中已經說得很清楚,這就是以政黨利益為出發點的干預司法。這是黑白分明的違反政治操守的行為。

今天綠黨領袖Elizabeth May說得最好,其實她一直是杜魯多的親密戰友,但是今天她說:非常遺憾(這樣的投票結果),我覺得總理做了很錯的是,他應當向國民道歉,向兩位前部長道歉。這次事件是制度上的極大錯誤,總理做的事是符合辭職的條件,不過這決定必須他自己下。

但是媒體沒有轉播她的這番話,你必須自己聽見。

在加拿大,像杜魯多這樣知法犯法,事後不肯認錯,反咬反對黨一口的行為,也是歷史首次。媒體這樣縱容他,即使今天他可以瞞混過去,將來總有一天要嘗後果。

 

Click: 39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