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28

2019-08-02 10:46:50

08/17/2019

美國億萬富豪Jeffrey Epstein在監獄中死亡,似乎已經被定案是自殺,主流傳媒對於獄方的說詞似乎全盤接受,這幾天非常安靜,不再有報導。雖然案中疑點這樣多:為什麼一個該受自殺監管的重犯,突然間沒有人看管?為什麼較早時有報導說,Epstein的頸部有骨折,這就與上吊自殺的說法衝突,為什麼傳媒沒有興趣追查?

如果今天傳言是川普總統跟Epstein有關連,你相信這樣容易就過去?

當Epstein案子剛受注意時,媒體轟炸式的把Epstein和川普連起來,他們找出川普與Epstein二十年前的一張照片,播完又播。他們找出十多年前,該案的檢察官批鬥,只因為這個人現在是川普的勞工部長,硬是將他趕下台。最後連三十多年前川普和Epstein出席同一個晚會的video都找出來了,以為可以將他們掛勾。

現在Epstein離奇死亡,媒體居然放過,不再提了。

都因為他們無法再掩飾,原來Epstein跟川普實際上沒有甚麼關係的,而民主黨的前總統克林頓卻被查出來,一共乘坐Epstein的私人飛機27次之多,其中有很多次極可能是去他的私人小島,那個被警方形容是嫖妓小島,專嫖雛妓的小島。

對,我們沒有人有真憑實據證明克林頓去了那個島嶼,但是那27次飛機行程確有實際紀錄,現在Epstein離奇死了,為什麼傳媒沒有像當初那有興趣了呢?

今天Fox News找出2015年川普被訪問時說的一句話:克林頓與Epstein的過密交往,總有一天會給他帶來麻煩。

這句話,除了Fox相信沒有一間媒體會播出的。

川普也說過,他有十幾年沒跟Epstein交往,就因為看不慣他的行徑。這些,傳媒都不報導。但是每當提起Epstein與政府官員的關係,仍然要播放他與川普的舊合照。

還有下面這幅畫,你也不會在主媒哪裡見到。這是紐約藝術學院一個碩士學生2012年的論文作品,後來在義賣中售出。畫中克林頓穿著藍色洋裝,坐在白宮辦公室。這件洋裝是當年與他在白宮發生關係的實習生陸文斯基Monica Lewinsky穿的,就是那件被化驗出有克林頓精液的洋裝。

 

 

 

 

 

 

 

據說Epstein買下這幅畫,掛在他在紐約曼哈頓的公寓最當眼處,據調查他家的警察說,你到他家沒有可能見不到那幅畫。對於這樣的花邊新聞,傳媒也沒有興趣。如果畫中人是川普,你絕對可以想像會播報了多少次。

 

08/14/2019

加拿大操守專員迪安Mario Dion對於杜魯多政府在SNC-Lavalin司法干預的報告,終於出爐,這份報告黑白分明的說得很清楚,杜魯多干預了檢察官及司法部長王洲迪Jody Wilson-Raybould的司法決定,違反了國家利益衝突法。

這報告進一步指明,他有許多證據證明,杜魯多總理直接或是間接指示下屬,影響司法部長做決定。這些官員的行為都違反利益衝突法。他說,這些官員是受到總理的指示採取行動,這些政府官採取行動之前不可能不知道總理個人的想法。

迪安在報告指責杜魯多政府,到現在仍然以內閣機密為理由,拒絕提供相關的資料,或是讓相關人物接受問話,或是提出報告。使他無法做出完整的調查。

報告中說,杜魯多個人及政府的行為,大大破壞了司法部長及檢察官部門的職權獨立。

過去為自由黨辯護的人經常說,這個問題的出現是因為加拿大的司法部長,與檢查部長AG是同一個人,職責產生混亂。但是迪安指出,這個制度沒有問題,只要大家知道職權範圍。因此他不主張將這兩個職位分開。

對於杜魯多政府辯稱,他們是為了SNC維持在加拿大的工作機會而採取行動,迪安就指出,政府永遠都不應該為了一間公司提供的就業,不論是公眾或是私人利益,干預司法當局的決定。

SNC-Lavalin公司是因為在2001到2011年間向利比亞政府付出四千多萬元的賄賂,取得合約,之後又貪汙該國一億元,結果被皇家騎警控告刑事貪汙罪名,如果罪名成立,該公司將在十年內失去在本國的任何合約資格。杜魯多政府多次向當時的司法部長王洲迪施壓,要他採取行動,給於該公司DPA,(延後起訴協議) 就是豁免起訴,以罰款取代。(詳情請看杜魯多的SNC Lavalin事件。)

反對黨就指責自由黨這是為了政黨利益,因為SNC在過去數年以不法手段,(強迫高層捐款給自由黨,然後公司再退款給捐款人),向自由黨捐款超過十萬元。

此外王洲迪在國會的證詞中,說得很清楚,杜魯多當時對她說:「我的選區在魁北克,我們要顧及這個問題。」這就完全是出自於政治考量。

對於這件事,杜魯多一直不認錯,甚至將王洲迪貶職為退伍軍人部長,之後更把王洲迪,以及衛生部長費普珍Jean Philpott都踢出黨團。她們兩人現在都以獨立候選人身分角逐國會議席。

今日在這份報告出爐後,杜魯多繼續維持過去的立論,說自己沒有做錯。今天他在安省的記者會中,他說感謝操守專員的報告,但是對於迪安報告的結論不予同意,「我為這件事負全責,不過作為總理我有義務維持國內工作機會,我要在公眾利益,及司法獨立之間做出平衡。」

杜魯多今天重複的說,他是為了國民的工作職位,做了不應當做的事,他現在的目標是要確保這類事情將來不再發生,他說好多次要大家move forward往前看。

所以他雖然口頭說要負責,但是卻一點責任都不願意負,甚至拒絕道歉。

他說要改革現有制度,但是迪安說,現有制度很好,(只是有人不願意遵守),沒有改革的必要。

不僅如此,杜魯多甚至到現在都沒有開除牽連到事件的主要負責人,包括總理辦公室PMO的政策顧問Mathieu Bouchard,而當時自動辭職的另一個主要幕僚Gerry Butts,現在又已經重新被杜魯多聘請,作為十月大選的競選經理。明顯,沒有一個人受到懲罰。(除了兩位堅守職責的內閣部長)。

這已經是杜魯多就職以來,第二次被操守專員裁決違反國家利益法。上一次是他(爭取)接受一個回教組織領袖Aga Khan的邀請,攜家帶眷到他在巴哈馬的私人島嶼去度假。Aga Khan的組織過去幾十年一共從加拿大得到十億元以上的撥款,那時操守專員Mary Dawson就裁決杜魯多是違反利益法。

換了另一個總理,或是政黨,可以想像會是甚麼後果。

 

08/14/2019

美國政府星期一宣布了「新的」綠卡(公民身分)規定,其中最引爭議的幾項,也就是左派團體大聲疾呼「不公平「,「不人道」,「種族歧視」的幾項就是,曾經領取政府補助的人,將會被拒絕批准綠卡(公民身分)。

民主黨以及傳媒已經全力攻擊這項「改變」,說只要是你貧窮,你就得不到綠卡。事實是,這不是一項新規定,這規定已存在一百多年,只是由1996年克林頓總統任內發出指引開始,沒有好好執行,(政府放棄執行)。

星期一政府新發出的指引,對於領取福利的規定是:過去6個月中,如果有12個月領取政府的福利,就會被拒發給綠卡。由於每個人一年可以申請一次,這表示,你只要過一陣沒有領取救濟金,你就可以重新申請獲發了。這不是表示你都永遠不可以獲准。

本來新移民就不應該是一國政府的長期負擔。那些左派團體每次說到移民問題時就說,移民對國家有好處,他們帶來經濟繁榮,他們工作繳稅。但是現在說到長期負擔,他們就否認有這回事,還阻止政府實施有效措施。

左派團體最喜歡說:北美洲本來就是移民國家,每一個人都是來自外地,只是來得早晚的問題。這些人的問題是不讀歷史。最初抵達美國的的歐洲移民,他們來的時候這裡是蠻荒之地,他們必須忍著蚊蠅,寒冷,一片片土地開墾耕耘,建立家園。那時候只有最肯冒險,或是最貧窮的人才會飄洋過海開創天地。他們沒有一下船就有免費的醫療保健,沒有一下船就有免費教育。然而經過幾百年時間,他們建立了地球上最「接近」完美的政治制度,奠下寬容慷慨的社會環境。現在的新移民願意拿自己來比較嗎?或是他們要一窩蜂來分享別人的成果,破壞這些成果?

 

08/13/2019

左派政黨一向是治國無方,但是競選(奪權)一流。美國民主黨2020總統候選人為了爭奪白宮掌權,紛紛做出無比寬大的承諾:邊界門大開,任何第三世界的人都可以進來(特別是第三世界);免費醫療保健給每一個人,包括剛剛進來的(非法)入境者;給每個人免費大學教育,所有大學畢業生積欠的貸款,一筆勾銷;…

這些慷慨承諾預期會為民主黨爭取到數以百萬計的選票,只要共和黨反對其中任何一項,就被媒體描繪是違反人道,歧視,甚至種族主義。

在加拿大,這個過去四年無所作為的自由黨,面對十月大選,每天出來派糖果。昨天一天就有二十多位部長,包括總理杜魯多在內,宣布了20項派糖措施。這些宣布一來增加了部長的出鏡機會,二來都是針對不同地區量身訂做的措施,為當地自由黨候選人爭取選票。

就像杜魯多他自己,他到多倫多分派2,600萬元給安省以及多倫多的難民及移民組織,讓他們可以有法律援助(錢)打官司。

這是目前安省保守黨政府剛剛取消的一項措施。因為省府說法律援助計畫項目下已經有類似的撥款,省府無須疊床架屋。此外省府為了應付(杜魯多政府上台後)急速增加的非法闖關者,已經入不敷出,多次請求杜魯多政府撥款,杜魯多都拒絕,或是只撥出一小部分。但是現在為了在宣傳上打擊安省保守黨政府,卻拿著支票高姿態的宣傳:保守黨不做的,我們做。

那個國營的自由黨宣傳機構CBC已經在新聞中打出大字標題:法律界,移民組織讚揚自由黨政府支持法律援助項目…這是正確方向的一大步…

所以杜魯多用納稅人的2,600萬元達到了給自由黨拉票的目的。

而這只是昨日20項撥款的其中一項。

 

08/11/2019

果然Jeffrey Epstein (昨日)的自殺,傳媒又是一致的變作是川普的負面新聞。只因為他轉發了一個推特,說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陰謀(暗示Epstein的死與克林頓總統有關)。

當Epstein的新聞剛剛爆發時,媒體就全力將Epstein和川普連在一起,說他們是「朋友」,盡管川普說他們已經15年沒連繫,因為看不慣Epstein的行徑。媒體還是找出他們三十年前一起參加派對的畫面,要證明他們有關係。但是對於前總統克林頓與Epstein間的密切關係,傳媒完全不理。一直有報導說,Epstein捐了幾十(幾百)萬元給克林頓基金會,克林頓坐了Epstein的私人飛機26次,甚至有可能去過Epstein的私人島嶼。但是媒體沒有興趣去追查。他們害怕查出對克林頓不利的結果嗎?你越是不說清楚,越是有人想知道。

川普轉發的推特就是這樣說:「有自殺傾向(被suicide watch的)犯人居然可以成功自殺?這怎麼可能?Epstein擁有克林頓的(內幕消息),現在他死了。」這強烈暗示克林頓一夥人與他的死有關。這錄像來自諧星Terrence K. Williams,他在video中還提到克林頓的罪案歷史,沒有說克林頓是有罪,只是認為這件事應當查清楚。而且Williams是黑人,這一點傳媒也不重視。黑人不是克林頓的朋友嗎?

今天聽到所有的主媒一再地重複這幾句話(民主黨的Talking point),說:總統居然轉發一段沒有根據baseless,false的指控;這個總統一再做出這種陰溝gutter作為,到了難以相信的地步;川普沒競選總統前,就是不負責任的陰謀論者,每一次都暴露出他自己的分化性…(然後重複川普以前的一些陰謀論,要提醒大家的記憶力。)

為什麼不研究,克林頓與Epstein的關係呢?一個字都沒有。

他們花了24小時痛罵川普轉發一個推特的行為,但是zero分鐘討論究竟克林頓與Epstein有甚麼關係。其實這就是川普為什麼轉發那個推特的原因,因為他知道沒有一間媒體會提,所以他要提。

傳媒和民主黨每天都說:川普不像總統,川普做總統不該做的事。但是他們可有一天當川普是總統?你拿川普當選當晚的訪問來看,他完全有心當一個文明有禮的總統,但是從第一天起,傳媒和民主黨就使勁全力要將他拉下馬,(你要證據嗎?我這裡每天都有),只要他反擊,就說他「不像總統」。

 

08/11/2019

穆勒七月24日在國會的聽證,結束了川普通俄的任何嫌疑,這本來應當是川普一大勝利,是他上任以後最好的新聞,但是美國傳媒立即以將川普與民主黨四位女議員的爭論坐大,放大一百倍,使之成為那個星期美國最大新聞,川普最大醜聞。然後當川普譴責馬里蘭州Baltimore的政客應當為當地的髒亂負責時,他又成為攻擊targeting黑人政客的種族主義者。

穆勒調查結束的新聞,在美國(及西方)媒體,大約只有十分鐘的壽命。

這就是我一直以來要證明的,美國媒體如何變魔術。如何每一天「上天下地尋找川普的任何一句話」予以歪曲解釋,以蓋過任何一樁對川普有利的新聞。你叫川普如何執政?你叫老百姓如何不被洗腦?

然後El Paso槍擊案發生,媒體用最大的想像力,將兇手與川普畫上等號。並且將所有川普是白人至上主義者的證據都找出來。

如果川普真的是白人至上主義者,他作了一輩子的生意,雇用幾十萬員工,為什麼沒有一個黑人下屬出面指證他?(媒體用了多年功夫,都沒有找到證據),他們所有的證據,都是將川普講的每一句話極盡曲解,斷章取義,得出的「結果」。但是他們每天24小時重複這些「證據」,現在多少美國人(西方人)深信不疑他是一個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者。

 

08/11/2019

民主黨2020年總統提名候選人中,奧巴馬的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仍然是最熱門人選,但是76歲的拜登近來演講時一再說錯(不合理的)話,證明了他這個「老人」已經不再是一個清醒人。

隨便舉幾個例子,他最近說的一句話:「窮人家的孩子和白人孩子,有錢人的孩子,亞裔孩子一樣聰明,有天份。」

他這句話等於是將所有窮人與黑人掛勾,成績不好的學生與黑人畫上等號。如果是川普說出這樣一句話,你看看會有甚麼後果?肯定又是連許一個星期的負面新聞,大作文章。

上星期四,拜登在一次演說中這樣說:「我們選擇科學而非杜撰,我們選擇真理而非事實。」

前一個星期六,拜登又在一次演說提起佛羅里達州Parkland一間中學去年二月發生的槍擊案,說成「我在副總統任內發生的」,而且說了兩次,還說:事後當那些學生到國會去陳情,我還見過他們…。後來民主黨人幫他解畫,說他只是將六年前的Sandy Hook學校槍擊案說成是Parkland槍擊案。但是Sandy Hook事件沒有大批學生去國會陳情的事,他明顯是搞錯了。

最近他又將一星期前德州El Paso 以及在俄亥俄州Dayton發生的兩件槍擊案,說成是在德州休斯頓,以及密西根州發生的。

這一連串的錯誤,已經不能說是偶然的失誤,但是只要拜登在說錯話之後,跟著指責川普一連串的說話,傳媒只會播那後面一連串的話語,完全不提他講錯的那幾句。民主黨的前任主席Terry McAuliffe就在電視上說:拜登偶爾的失誤,怎麼比得上川普說的一萬個謊言?

美國環球電影公司終於決定取消了已經拍好了的電影The Hunt的上畫。這電影就是我提過的有關一群有錢的菁英elites拿著衝鋒槍,去搜尋那些(支持川普的) deplorables 當作是狩獵活動。

這部由Betty Gilpin 和Hilary Swank主演的電影原訂於九月底上映,環球公司原來以為媒體都在他們那一邊,才肆無忌憚地推出宣傳片,還解釋是以satire手法諷刺時事,但是經過多日來保守派媒體的攻擊,加上圈內人都認為是對他們自己(自由派)都沒好處的電影,環球才忍痛取消上畫。川普川普也在一個推特中攻擊這影片,他說:好萊塢的自由派以極大的仇很與憤怒推動種族主義到了最高峰,他們喜歡稱自己是菁英,事實是那些他們一貫反對的人才是真正的菁英。這部電影是要以暴力點燃混亂局面,然後去責怪其他人,這才是真正的種族主義,對國家非常壞。

但是相信是El Paso 以及Dayton發生的兩件槍擊案,成為最後一根稻草,導致環球公司作出這決定。

 

08/08/2019

這幾天,大批左派份子利用德州El Paso槍擊事件,在美國共和黨參議院領袖麥當奈爾Mitch McConnell住宅前叫囂,他們不斷用最髒的字眼,罵他祖宗三代,還恐嚇要用刀刺他的心臟,要折斷他的脖子。理由是共和黨的參議院沒有通過民主黨在眾議院提出的一項管制槍枝議案。

麥當奈爾的團隊將這些人的叫囂錄影下來,放在他們的競選推特網頁上,讓人見到這些左派的醜惡面目,結果這個網頁居然整個被Twitter給關閉。藉口說是該網頁有杜絕Violent Threat的政策。

共和黨指責推特,說這是極端不公平。這錄影是民主黨及左派的粗口,他們針對的是麥當奈爾的家人(並非公眾),但是關閉的卻是受害者的網頁。

相對的,民主黨德州眾議院卡斯楚Joaquin Castro在El Paso槍擊案後,在自己的推特網頁公開了一些川普總統捐款人的名單,宣稱是「你們這些人的捐款,助長了(川普)政權歧視移民的言論,助長了針對西班牙語居民的屠殺」。卡斯楚的行為完全違反了美國憲法,(美國憲法保障個人對政治捐款的私隱姓,同時屬於第一修正案的言論自由,)但是已經三天了,推特公司對於卡斯楚的行為完全沒有反應。

卡斯楚身為眾議員,呼籲大家抵制這些捐款人,叫大家羞辱他們,同時也是一種阻嚇,阻止其他人向川普捐款,向共和黨捐款。這不僅欠缺道義,更是違法。

重申,川普從來沒有發表針對西班牙語移民的言論,他針對的是非法移民,是每個月數以十萬計的非法闖關者。從來沒有提過他們的種族。但是民主黨必須製造這謠言,以打擊川普。(因為他們製造的通俄的罪名沒有成功。)

據說好萊塢環球電影公司拍攝了一部電影The Hunt,九月就會推出。內容是一批有錢的度假者,他們的活動是去獵殺The deplorables,找到他們,殺死他們。

大家都知道,deplorables這個字眼是2016年大選時,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希拉裡用來形容「川普的支持者」,據說宣傳片段已經推出,內容十分血腥。用的武器是火力很大的機關槍,殺人無數。

川普總統正常執行他管制邊界的政策,居然被指責是激發血腥槍擊案,但是他們可以拍這樣一部血腥的電影,鼓勵人們拿起機關槍,掃射對方的支持者?

電影公司辯稱這是一種satire藝術,不代表真的。

道理都在他們那一邊。

 

08/07/2019

加拿大兩個年輕人在西海岸卑詩省隨機殺死三人之後,逃亡了兩個星期,警方終於在今天找到他們的屍體,證實已經死亡多日。

這兩個人分別是18歲及19歲 (下圖),他們本來說是要去北邊的Yukon找工作,但一路上就開始殺人。動機無非是搶錢,搶車子。他們的逃亡路線是加拿大北邊最荒蕪的地區,除了蚊蠅甚麼都沒有,我早預料到他們已經死亡。

 

 

 

 

 

 

 

這樣的兩個人,死有餘辜。但是今天在北美,在西方好多這樣的人。他們生活在我們身邊,讓每一個人不安全。

目前沒有人可以肯定他們的動機,但是有一個因素不可以忽視。這兩個年輕人說是要北上找工作,但是他們有甚麼本事?聽他們的家人,特別是父親說,他們沒有特殊技能,(那樣的年齡也很難有特殊技能),甚至連他們的父親說話都不成句子。今天在北美,在西方太多這樣年紀的青年人沒有專長,但都希望過電影電視中描述的那種生活。他們希望拿最低工資就能買房買車,養一大家人。所以最低工資漲到多少都不會夠。

我說的因素就是,今天在北美為什麼沒有技術學校?職業學校?為什麼所有年輕人的志願都是要過好日子,但是不需要工作技能?

北美及西方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取消了職業學校,這原因我在過去分析過太多次,因為職業學校是給那些成績不足夠上大學的人讀的,而當時後果是多數的學生都是成為黑人子弟,貧窮子弟,第三世界移民子弟,左傾政客就認為那不公平,所以認為所有職業學校都是毒瘤,務必消除。

所以到今天,左傾政客極力拉拔少數族裔上大學,方式包括用人種選拔學生,(前不久,加拿大大學開始用人種膚色選拔醫學院學生),結果為了爭取到足夠的有色人種大學生,取消了所有年輕人學習做木工,電氣工人,修車工的機會,你叫那些沒有天資的青年,走哪一條路?

當年輕人覺得前途沒有路走,當年輕人覺得自己無須努力時,當每天在網頁上有那樣多非正道的誘惑時,這些潛伏的炸彈就會越來越多。

 

08/07/2019

利用El Paso槍擊事件,美國左派媒體的宣傳機器加速運轉。這些天他們重提2017年八月Charlottesville 事件,說川普說過「納粹也有好人,三K黨也有好人」,以證明川普骨子裡就是一個種族主義者,白人至上者。事實是,川普從來沒有這樣說過,我也記得他說的不是這樣。但是媒體一直這樣說,變成事實。

保守派終於反擊了,他們發表了錄影片段,將川普的話全部再完整出現。這些人包括經常在CNN,CNBC中露面的Steve Cortes,他不僅將這片段推出網頁,而且指責主流媒體是故意歪曲川普的話,有意造謠。

Cortes 指出,當時在Charlottesville 有四五個團體參加示威,其中兩個團體是和平示威,他們是因為內戰南方將軍Robert E. Lee的雕像要被拆毀,而出來支持與抗議的兩方面。其他的組織是聽見有這示威行動,才出現來搗亂的,他們包括新納粹主義者Neo-Nazis,三K 黨,以及左派的暴力組織Antifa,結果引起暴力衝突。當時川普支持的就是這兩個最先要示威的組織,所以說「雙方都有好人fine people。」但是左派媒體故意的歪曲事實,誤導讀者(觀眾),一直造謠到現在。

Cortes在錄影片段中說,所有這些媒體:ABC,CBS,NBC,NPR,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等都應當向美國人民道歉。但是他說「別存希望Don’t hold your breath,他們不會這樣做」。

Cortes說,新聞報導應當是講事實的,而不是推銷自己的理念,現在這作法是scandal…。

過去兩年來,我聽見美國電台,加拿大電台,一再「引用」川普說「納粹裡面也有好人」,面不改色。他們不是真正的邪惡,就是無知的白痴。

美國媒體與民主黨現在是分不開的連體嬰。昨天紐約時報首頁有一個標題:Trump urges unity v. racism川普呼籲團結以對抗種族主義。雖然這說的是事實,川普昨日確實是這樣說,但很不像紐約時報,因為紐約時報從來不存在一絲一毫對川普有正面印象的文字。果然,民主黨好多眾議員,參議員開始在推特群起攻擊,指責紐約時不負責任,紐約的AOC居然指責紐約時報做的是「主流的懦夫行為」,爭取2020年總統提名的Beto,Corey Booker等人說:紐約時報應當比這個更負責任,他們有必要做得更好,人命關天呀!。果然到了下午,紐約時報換了新的標題:Assailing hate but not guns,(總統)譴責仇恨,但沒譴責槍枝。

 

08/04/2019

德州El Paso發生槍擊案,21歲的白人少年持槍到WalMart大開殺戒,殺死了20人,26人受傷。他在肇事前發表網上宣言,內容包括哀嘆邊界城市被拉丁族裔居民佔據,德克薩斯州將會因此變成民主黨陣營,他希望恢復美國面貌。他也反對族裔通婚,認為美國應當分區,讓不同種族的人住在一起。由這些方面看,他是一個純粹種族主義者。他又說,支持新西蘭基督城殺手的宣言,看來白人種族主義思想不僅在美國,甚至也在其他國家存在。

不過一個思想極端不成熟的20歲青年,怎麼會覺得自己有這樣大權力,要用槍枝來解決問題。我覺得有更多因素。他在宣言中說,未來的工作都將由非法移民,以及機器人霸佔,所以我想知道,他究竟是做甚麼的?是否又是工作不如意的失敗者,找尋代罪羔羊。

警方說他經常玩一種電子遊戲,super soldier,一次可以槍殺幾十,幾百人。他是不是一個將現實與幻想混淆的「廢青」?

不過傳媒不會朝這方面追查,他們已經有了他們需要的東西:這個人反對移民,他用「入侵」這個字形容拉丁族裔居民,他反對民主黨,他用槍枝解決問題…這些足夠了,因此傳媒第一時間說這是川普的過失,因為是他整天罵移民(他們不說非法移民),因為川普用過「入侵」這字眼。因為禁槍問題可以打擊共和黨。

華盛頓郵報今日更以「沒有人可以再有藉口支持這個總統」發表社論。其他新聞台也都一再使用民主黨人的「話語」將責任歸諸於川普,甚至說川普是共犯。

由這份宣言,看出這兇手每天追電視新聞,他清楚知道民主黨2020年總統提名選人在辯論中說的話,他必然也看到新聞報導,因為移民人口增加,德州有可能在下屆大選就變成民主黨州分,這不是經由正常程序,而是因為非法移民造成的人口結構變遷。

你今天到德州,亞利桑那,新墨西哥州等地方的南面,幾乎所有城市都面對拉丁族裔人口大增,對於像這兇手一樣的人,對於這樣劇烈的變化就感到難以接受。但事實上,民主黨是在利用非法移民問題,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這問題不是川普製造的,今年五月14萬非法移民闖關,六月時有十萬。你不能叫川普政府不做事。而這樣多非法移民企圖闖關,都是因為美國民主黨以及傳媒每天製造聲浪,鼓勵中南美居民闖關。

大家應當記得,奧巴馬時期就開始鼓勵非法移民,他甚至說「不會遞解任何未成年人出境」,造成大批中南美洲人將子女送入美國邊境,展開了新的非法移民潮。

種族衝突也不是川普開始,奧巴馬時期發生過多少次黑白衝突?Black Lives Matter就是奧巴馬時期開始的運動。我說過很多次,解決種族衝突問題,不是每天將種族衝突放大討論,這樣只會造成像El Paso兇手一樣頭腦簡單的人,越發受到刺激。其實這才是民主黨及傳媒的出發點,因為這類事件對他們最有利。

 

08/03/2019

我以前說過很多次,美國司法部總調查員(Inspector General簡稱IG) Michael Horowitz在調查前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等人,他們是怎樣開始展開對川普總統的調查的,是否牽涉到不法行為。

這調查已經展開一年多,在前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位時就已開始,共和黨並且預言,等調查完畢會有很多高級官員被起訴。但是這傳言已久,卻遲遲沒有消息。而且這幾項調查一直都沒有傳媒報導,(除了Fox News等一些保守派傳媒),即使久不久有有關調查的內容外洩,也沒有媒體願意報導,可以說是全面封殺。(但是對於穆勒的調查,即使證明是一場沒有結果的鬧劇,美國媒體卻一而再,在而三的大肆報導,製造聲浪)。

現在有關Horowitz 的調查報告,已經傳出消息會在短期內公布,(過去一延再延,據說是因為每次要公開,就有新的證據出現),而最新的實質消息是,Horowitz在報告中提出referral,要司法部起訴康米,他有兩大罪狀,一是故意洩露司法部機密,一是在調查時,多次說不實的證詞。

但是同一個消息來源說,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已經拒絕了起訴康米,說這樣作有些「太小氣」,以及有些「報復」意味。

這使到很多共和黨員不高興,認為巴爾太過君子。他們說,整個由康米導火線的通俄調查,本身就是惡意的、報復性行為。現在他們有實質的把柄被捉在手中,卻要輕易放過他們。

事實是,穆勒調查中,幾個被起訴的罪名,都小過這康米的罪過。比如說,那個上任20天就被迫辭職的國家安全顧問福林Michael Flynn,他只不過是在見過俄羅斯大使後,沒有透露雙方談過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問題,就被起訴,丟了官位,留下案底,到現在花了將近一百萬元律師費,兒子的生意也被調查,(而且那談話內容是完全合法合理的)。但是康米呢?他公開承認將自己的備忘錄透露給一個教授朋友,再由他透露給傳媒公開,而且說目的就是要司法部任命獨立調查員調查川普團隊。而司法部已經確這些備忘錄中至少兩份屬於機密文件。作為前聯調局長,這是知法犯法。

留心川普通俄調查的人都知道,到目前為止,穆勒所指出的川普團隊的通俄罪行,沒有一件是實質的,或是比康米所犯下的過錯為嚴重。

另一個川普的顧問史東Roger Stone只是因為在穆勒調查時,說的與朋友通訊的電郵內容,與穆勒查獲的不同,不僅起訴他,還派了二十多個FBI探員及十多輛警車,凌晨到他家去逮捕他。(還事先通知CNN現場拍攝)。

據司法部消息說,他們擔心康米所犯下的過失,很難在法庭被判罪,特別是紐約法庭,因為那裡的法院都是自由派法官。

目前還不知道IG的報告還有哪些內容,據說很快就會公布。如果這個報告夠全面,康米等人犯下的過失應當不只這些。他們利用民主黨及希拉裡出資,與英國及俄羅斯情報人員合作泡製的川普黑材料,內容完全未經查證,不僅透露給傳媒公開,還用來向情報法院申請竊聽川普當選後的過度團隊,調查期間居然全部說謊,說不知道這份報告是由民主黨出資泡製。

 

08/02/2019

最近一個研究員揭開了美國第40任總統Ronald Reagan(李根)的一段舊錄音。如果是今天的總統說那樣的話,可能已經被彈劾了。

那是1971年十月,當李根總統還是加州州長時,聯合國通過了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台灣的中華民國為會員國,當時支持北京政府的票數中,絕大多數是以非洲為主的第三世界國家,李根就忍不住打了電話給當時的尼克森總統,他說:告訴你,(昨晚)我看了電視,看到那些非洲國家的猴子們,那些該死的,他們似乎還穿不慣鞋子。

當時的紀錄是,當這項議案通過時,非洲坦桑尼亞的代表團就在聯合國大會現場站立起來跳舞。導致李根的評論。這段話包括在尼克森總統的錄音帶裡。我們都知道,尼克森有錄音的習慣,他將在任時所有對話都錄音,他認為是作為歷史的一部分。(沒想到後來這些錄音因為水門案調查,成為他下台的理由。)

第二天,尼克森就引用了李根的話,他在召集國務卿羅傑斯William Rogers時說,「似乎有一種強烈反應我們不能忽視,好像說那些…呃,昨晚電視上出現的那些食人族cannibals的表現,老天他們甚至沒穿鞋子,上帝,我們美國的命運居然放在他們手中…」

這些錄音在2000年就被處理過,但是一直沒有公開,以保護李根總統私隱。但我認為還有一個因素,因為李根是共和黨特別是保守派尊敬的人物,民主黨也不是特別反對他,能夠不提就不提了。

我不是為李根辯護。但我認為一個人私下的談話應該受到保障,只要出發點不是惡意。否則每一個人說的都是政治正確的話,(就像現在),就沒有真相。

其實李根一直都非常反對聯合國,形容是一個馬戲團Kangaroo court,裡面成員都是bums(無賴),他希望美國自聯合國局部撤出。

過去半個世紀,美國在種族問題上面確實是進步了很多,但是這進步是漸進的。即使今天被自由派擅作是神明一樣的甘迺迪總統,他在言談之間也是將黑人當作是樸傭,門房一類的角色,那是一個不同的時代。

 

08/02/2019

見到所有中文網頁的有關川普言論的標題,都是:川普再度發表種族歧視言論;為什麼川普一再發表種族歧視言論,還受選民支持?川普再向黑人眾議員挑釁…

事實是,川普近來所有被稱為「種族歧視」的言論都是媒體無中生有,因為,川普從來不是因為這些人的族裔,向他們挑戰。你把川普這些言論拿出來一個字一個字來放大研究,有哪一次是針對對方的族裔?但是美國媒體知道大多數群眾不會去接觸第一手資料,即使接觸了,他們都可以先進行分析,灌輸群眾「先入為主」的錯誤印象,進行一手遮天的把戲。

就好像川普向四位民主黨新進女性眾議員的挑戰,只是因為這四位偏激的眾議員提倡社會主義的政綱,攻擊抹黑以色列及猶太人,堅持以虛構罪名彈劾川普等等的立場。這些都與她們的膚色沒有關係。她們甚至挑戰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權威,讓佩洛西都忍不住做出反擊。但是當川普挑出來責備時,就變成歧視言論了。

還有川普指責馬里蘭州眾議員Elijah Cummings,也是因為他空口說白話,指責邊境官員不盡責,指責美國對(非法)入境者不人道,川普才說「你自己的選區又髒又亂,老鼠橫行,你應當先回去把自己的選區弄好再說。」這樣一句話又成為攻擊黑人?

而且因為川普用了infested一個字,主媒立即大聲叫喊說,這是德國納粹用的暗語,所以將川普與希特勒畫上等號。昨天Fox News找出Cumming自己在1999年說的一段錄影,他說:我剛剛由(選區)回來,那裏鼠患橫行infested,必須是時間改善…

所以你就知道,美國的媒體是如何的在每一天為川普安插罪名。不僅老百姓無法防患,其他二三線的媒體,包括中文媒體都在跟著做不實報導,全部成為假新聞。

Click: 65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