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誰是穆勒小組幕後的黑手?

2019-07-25 20:43:56

穆勒昨日在國會眾議院的表現,除了證明整個通俄調查基礎都有問題之外,也證明了很多華府中保守派人士長久以來的疑慮:這個通俄調查根本是由一群反川普、民主黨的支持者在操作,穆勒Robert Mueller是華盛頓Deep State推舉出來的招牌,因為他是共和黨籍,在華府出任過多項重要職務,人際關係好,特別是他與共和黨籍的前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非常親密,用他出來做晃子再適當不過。

當初任命穆勒的是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他是在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自動解除自己所有與通俄調查有關的任務之後,接下了主導通俄調查的任務的。而據Comey有一次公開談話時說過,他們有意讓塞申斯recuse自己(解除職務),以便接管通俄調查。(他們怎麼樣讓塞申斯自己廢武功?他們偷聽了政府中人的談話錄音,讓塞申斯與俄羅斯大使的談話曝光,迫使塞申斯「讓位」。)

這就使到整個通俄調查陷入民主黨支持者手中。

為什麼像康米,穆勒這些共和黨人要將這樣重要的事交到民主黨人手中?這就證明了華盛頓Deep State的存在。這些居高位的掌權者(也就是一般人心目中的既得權益者),一方面已經跟當權派埋了堆,一方面他們也最痛恨像川普一樣的「新丁」,他不知天高地厚,要來改革華盛頓。最糟糕是,他跟別人都不一樣,這還不說,他還要高舉改革旗幟,讓人很受不了。

結果,康米等人寧願讓一批民主黨人躲在幕後調查川普,達到他們的目的。最近幾個月,華盛頓盛傳這個穆勒小組的幕後指揮根本是穆勒的副手懷斯曼Andrew Wissmann。他原來是司法部的犯罪組織調查科長,兩年前被穆勒徵調為副手。這些相信都是在羅森斯坦的掌控之內。懷斯曼是忠貞的民主黨支持者,也是希拉里的支持者。2016年大選當晚,他預期出席希拉里的祝捷大會。所以後來被揭發,穆勒小組挑選的19名調查律師中,14人是民主黨的捐款人,其他五人也沒有一個是共和黨的捐款人,就足以做為一個警號了。但是在華盛頓,民主黨人與共和黨人的比例是五比一,所以盡管共和黨人在吵,沒有人理會。

其實類似的警號非常多。包括,穆勒小組使用一份由希拉里及民主黨出錢,請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 Steele與俄羅斯情報人員合作製做的川普黑材料Dossier做調查基礎;包括羅森斯坦在內的司法部及聯調局高層,使用這份黑材料做藉口,向情報法院FISA申請竊聽川普移交小組團隊,同時隱瞞這黑材料的背景;共和黨有太多相關問題要問。比如說:穆勒指川普團隊與俄羅斯女律師在紐約Trump Tower唯一的一次會面是通俄,(那也是穆勒小組唯一的實體證據),但是他是否知道,負責為希拉里聯絡及付錢給Chris Steele的民主黨人開辦的公司Fusion GPS創辦人之一的Glenn Simpson與這位女律師見面多達十幾次,(包括Trump Tower會面之前及之後各一次)。這算不算通俄?事實上,共和黨人一直都懷疑,那次的川普大樓的會面,根本是民主黨幕後策劃的一個陷阱。(註)

在星期三的聽證中,共和黨希望尋找這些答案。但是一開始,穆勒就宣布:他不會回答任何與調查本身有關的問題,意思是叫共和黨別存希望。對共和黨所有的問題,他都以「不能作答」回答。但是最奇怪是,他連這個民主黨人開辦的公司Fusion GPS都說沒有聽過。他到底有沒有親身參與這項通俄調查工作?

這是為什麼一位共和黨議員會問穆勒:你那天九分鐘的記者會的稿子,是你自己寫的嗎?連這樣一個問題,他都說不能回答。這證明了,穆勒是一個木偶,他後面有人扯線。

本來穆勒不想出席國會聽證,但是他卻在提出報告之後,搞一個退休記者會,發表九分鐘講話,我在穆勒至死都不放過川普中講過,他發表那個講話就是要再給民主黨及傳媒一個武器,攻擊川普。那篇演講更給民主黨希望,要傳召他到國會,希望再從他嘴裡再擠出一些彈藥。現在回頭看,更可以相信那篇演講稿是痛恨川普的民主黨人(懷斯曼一夥)寫的,他們要利用機會製造攻擊川普的武器。沒想到也為他們自己舖下今天這樣的悽慘下場,全盤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

過去兩年,穆勒被民主黨,以及反川普集團當做是救世主,他們寄望於穆勒報告給他們彈劾川普的彈藥。但是一次聽證讓這希望澈底瓦解。

民主黨人的愚蠢也再一次曝露,原來他們在聽證之前舉行過模擬聽證,每一位委員都練習過怎麼問問題。他們學習做秀,但是忽略了實質內容。他們以為幾句口號式的問話,答案,就可以用來打倒川普。他們確實是得到一句口號:我沒有exonerate證實(川普)清白!但是他們的整個案子都崩潰了。一句口號又有什麼用。

穆勒垮了,穆勒調查工作也瓦解,但是民主黨以及傳媒沒有放棄,民主黨宣稱要繼續傳訊白宮前顧問梅根Don McGahn,因為穆勒報告中說,川普曾經要他開除穆勒,這就構成妨礙司法罪名。另外還有多個委員會,以及紐約州檢察官,在傳召調閱川普以及其公司以前年的報稅表,要從裡面找出問題。他們絲毫不以為這樣做有問題,他們要用任何手段搶回總統這個寶座。這是終極的bully行為。

(不過,新任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領導的各部門,正在展開對整件事的調查,如我以前所說,很快就會有結果。這是你在媒體上見不到的新聞,屆時這些犯罪份子都會被暴露。即使不被判刑,都會被揭發。)

註解:

記得穆勒調查期間,傳媒曾經報導,穆勒團隊在調查川普的兒子Don Jr.在Trump Tower與俄羅斯女律師會面後,立即打電話給誰。他們傳言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通俄會面,因此他會第一時間打給他父親。他們調閱了Don Jr.當天的電話通訊紀錄,結果是一個失望,因為他沒有打給他父親,在會面之後他打的電話,都是給不相干的人。但現在,共和黨人卻查出來,那個Fusion GPS的Glenn Simpson卻在Trump Tower會面之前,以及之後與那個俄羅斯女律師見面,而且他們總共見過十幾次。為什麼穆勒小組不調查他?這整件事真的調查起來,將會有多少讓人驚訝的事。

Click: 32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