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27

2019-07-01 17:32:11

07/31/2019

每天都有很多新聞是美國媒體故意忽視的,包括近來紐約市警察經常被市民攻擊,市民將水桶,瓶裝水向他們頭上澆。前後被錄到的就有四次。那些執勤中的警察被淋得全身濕透,但是一點反應也沒有,繼續向前走。因為他們知道,只要有反應就會被這些市民,以及傳媒大作文章。因為這些人都是黑人,他們只有啞忍。

紐約警察心中很清楚,為什麼這些市民會這樣攻擊他們,因為今天的文化,特別是今天紐約市長Bill de Blasio明明白白地以警察為人民公敵。經常與Black Lives Matter這一類組織同一陣線。所以紐約警察協會這兩天開過幾次記者會,要Blasio公開譴責這一類行為,否則他應當辭職。他們的一個標語切中要害,他們說:你連一個紐約市都管不好,現在還要競選總統,治理國家?

但是這些你都看不到主媒有報導。

還有一則新聞你也看不到,一位保守派亞裔記者Andy Ngo最近(六月底)在奧勒岡州波特蘭被極左組織Antifa攻擊,打到頭破血流。那些身穿黑衣的蒙面男女,追著他,用棍棒打他,還向他丟擲參雜了水泥的飲料,只因為他是保守派的博文主。

 

 

 

 

 

 

 

 

 

據說Andy Ngo和另外二十多個保守派作家/記者組織了一個祈禱會,這些Antifa聽說了,就組織起來用武力對抗。後果就是多人受傷。(上圖是兩個受害人的傷勢,包括Andy Ngo)。

這事件只有Fox News少數保守派傳媒報導,據說川普總統考慮將Antifa 列為恐怖組織。當然很困難,因為他們在主流媒體那裏太多支持者。

 

07/30/2019

川普今天繼續攻擊巴得摩爾市的髒與亂,指責當地政府未盡責任。他還說,聯邦政府撥款幾十億元,都不知道去了哪裡。是最貪腐的政府。

之後我就聽見CNN (還有加拿大的CBC),一再地這樣說:川普又毫無理據的baseless攻擊黑人眾議員,和當地黑人政府貪腐…

事實是,川普一點都沒有造謠。美國聯邦政府過去兩年來前後給了巴德摩爾二十多億元的撥款,絕對足夠清理街道上的垃圾,消除住宅區的老鼠。將那些垃圾搬走要多少錢呢?如果政府有心去做,很難嗎?

但是沒有人回答這些問題,相反的,CNN,MSNBC繼續攻擊川普,由於他用了infested這個字眼,就說這是德國納粹的「暗語」,是種族主義的暗語。於是又很合理的將川普形容為希特勒。老天,infested這個字一點都不稀罕,天天都有人在用。怎麼川普一用就成為仇恨字眼了呢?

其實說到川普與黑人的關係,過去這幾天川普頻頻向瑞典政府施壓,要他們釋放美國的黑人饒舌歌星A$AP,怎麼沒有人說他為黑人謀取福利?他過去接受Kim Kardashian的請求,將17位黑人犯人提早釋放,因為他們在監獄中行為良好,過去的罪刑也不是很重。然後他又簽署了一項監獄改革制度,據說可以在未來幾年內,使數以十萬計的犯人,多數是黑人提早釋放,或是住入中途之家。我聽見好多黑人稱讚川普,說這是從來沒有總統做得到的,甚至奧巴馬都做不到。但是這些訪問,主媒從來不做,也不播出。

這還不算,川普使到黑人失業率降低到有史以來的新低,沒有人敢抗議這個數字,但是主媒也不提。

其實真該檢討的是,為什麼民主黨壟斷的城市,都越變越糟?芝加哥,底特律,都成為沒有人願意住的城市,房價一落千丈,記得底特律曾經有一塊錢一間屋都沒有人要。以前的紐約也一度是罪惡之都,結果那個共和黨的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去了,大刀闊斧的改變,也不用花錢,不到兩三年就面目一新。他們民主黨是永遠做不到的。

XXX

美國民主黨人的頭腦越來越偏離常軌,到了無可理喻的地步。再偏下去他們就離神經病不遠了。

剛剛有消息說,民主黨國會競選委員會DCCC裡的高級助理階層,將會大換血,原有的高級助理裡面因為太多白人,遭到黑人及西語系的議員的投訴,所以那些凡不是minority的(也就是白人)都將撤換,而且多數都已經在星期一晚辭職了。

據說,這個委員會的主席發表聲明,說該委員會在多元化方面的努力不足夠,所以要做出這樣的彌補。

另一個例子更要滑稽,這次角逐2020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之一,Marianna Williamson瑪莉安威廉森其實是猶太人,但是她近年來宣揚「白人原罪」的理論,要美國的白人為四百年前由非洲進口黑奴而道歉。近來她經常舉行所謂的「愛美國之旅」,巡迴演講。其中一場的內容被人拍錄下來放上網,她在這類集會中,會舉行祈禱儀式,叫所有在場白人站起來,跟她一樣念祈禱文,內容是這樣的:(太長了,我縮短了一半。):

所有白人站起來,握住我們身邊的黑人的手,跟著我念:我代表我自已,以及我的國家,向所有非洲裔的美國人道歉,從我們國家歷史開始,請聽我由心底說的話…請原諒我們,我們承認這個國家對待黑人的邪惡的深度,由奴役開始,私刑,到白人至上主義的法律,到拒絕投票權,所有大大小小的,都是邪惡的,都是錯的。…所有的不公正,警察的暴力,工作職場的不公平…我道歉,請原諒我們…

而這些白人傻子就順從的跟著一句句念。難怪每一次選舉有那麼人選擇支持欺騙他們的政黨。

上星期也有一則新聞,就是剛剛當選密西根州小姐的一位華人女子Kathy Zhu (見圖),說她因為支持川普,以及發表支持保守派理論的言論,已被剝奪后冠。這位五歲時由中國大陸移民美國的20 歲女子,說她只是說過好像「黑人罪案的受害者,極大多數是死於黑人之手,值得大家商榷」這一類的話,就被除去后冠。

她還說,今天在美國作為保守派,比當年同性戀出櫃還要困難。現在既然已經「出櫃」,她已經加入川普的競選連任顧問團。

 

 

 

07/30/2019

說到政治正確,矯枉過正,加拿大也在亦步亦趨,今天有新聞說,加拿大的大學醫學院中,因為白人學生占多數,因此要開始用其他方式審核入學標準,包括用各種方式以增加黑人,及原住民學生。

據說這些大學將會問申請大學的學生,問他們的族裔,家庭收入,甚至問他們有沒有用過food bank,為什麼要問這些問題?好顯然,以後要多收貧窮的有色人種學生,放棄了傳統的以學生成績錄取的標準。至於將來病人的健康,似乎不是他們要考慮的。

我見到這新聞中最可笑的一段,(明顯的,這份媒體也在幫忙找解釋),這些大學說,白人學生多的原因是:他們因為家裡有錢,不用去打工,又有錢補習,所以成績好。所以他們要反過來平衡。

 

07/29/2019

美國民主黨以及他們的同黨傳媒界,可能是最無恥的一夥。上周獨立調查員穆勒在國會聽證的表現,讓他們都朴倒在地上,貼了滿臉的屎,但是他們連臉都不擦,就好意思繼續說要彈劾川普,現在眾議院將近十個委員會全部都在調閱川普家族過去幾十年的生意交易紀錄,報稅表,要查出有甚麼可以彈劾的理由。

他們還好意思說:這個人犯了罪,我們不能讓他不受懲罰,這是一個法治國家。

這些人在12個小時內就將穆勒的表演丟開到一旁,立即捉住川普的幾個推特大作文章,說他是一個無恥的種族主義者disgusted racist。今天整天我在CNN,MSNBC,加拿大的CBC等電視台,不停地聽見這幾句話:今天無可置疑,川普已經是不折不扣的種族主義者,從他競選開始,就專門罵墨西哥人,回教徒,黑人,這個人是白人至上主義者,…

我用放大鏡,也沒有見到川普的推特中提過人種,他反而說他可以將這些地區的環境改善。但是那些變態的人就捉住他用的一個字infested,說這個字眼有種族主義的象徵意義。

記得2016年大選時,華盛頓郵報專門派了22個記者尋找川普過去一生中有沒有種族歧視的紀錄,幾乎將他過去所有雇用的人都訪問了,都找不到證據。現在就每天斷章取義,欲加之罪。

這些人說,川普專門攻擊黑人,少數族裔。問題是,民主黨眾議院中有那麼多黑人,女性,甚至有回教徒,難道說川普一個都不能批評?

何況所有你們民主黨控制的地區,都是罪惡深坑:底特律,芝加哥,巴得摩爾,這些城市都有半個世紀掌握在你們民主黨手哩,一天壞過一天,難道都不能批評?現在連舊金山,洛杉磯,奧克蘭,紐約,都在步其後塵,總有一天全美國淪陷。

事實是,有關巴德摩爾的淪落,早已是公認事實,最近紐約時報,公共電視PBS都做過專輯,畫面見到滿街垃圾老鼠,臭氣熏天,當地百姓甚至埋怨街上有人的糞便,連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山德斯Bernie Sanders都說過:「這裡連第三世界都不如」,但是一當川普說出來,就是種族歧視了?

傳媒與民主黨的合作無間今日又充分顯示,紐約時報雜誌立即揭發:總統女婿在巴德摩爾的一座公寓,裡面有人投訴很多老鼠。CNN等又用來做文章,說總統女婿自己的產業都有老鼠,還敢說別人。

問題就在於你們將巴德摩爾管得不好,到處是老鼠。難道川普說錯了嗎?

 

07/28/2019

穆勒在國會出了那樣大的一個醜,美國傳媒可以厚臉皮到完全不提,反而將整個星期日的新聞雜誌節目都集中在川普總統的幾個推特,然後轉個大彎集中火力攻擊川普是種族主義者。

川普過去24小時發了幾個推特,其中一個是針對眾議院監督委員會主席Elijah Cummings,因為他近日來嚴厲譴責川普的邊界政策,川普在推特中說:

眾議員Elija Cummings是一個強悍欺凌者brutal bully,他對我們善良盡責的邊界官員叫喊攻擊,說邊界設施不足,事實上他自己的巴德摩爾選區更要糟糕,更要危險。他的選區被認為是美國最差的…

眾議員團體上周參觀了邊界設施,證實一切乾淨有效率,只是非常擁擠,相對眾議員Elijah Cummings選區,哪裡街道滿布老鼠…他應當多花時間在巴德摩爾,清理好他的骯髒危險的選區,…

為什麼這樣多錢花在Elijah Cummings的選區,而那裏被認為是美國最危險區域?沒有人願意住在那個地方,那些錢去了哪裡?多少錢被偷了?應當立即調查這個腐敗現象!

川普還針對佩洛西的舊金山選區,說:

哪個人可以跟佩洛西解釋一下,她最近被她黨內成員批評是種族主義者,但是卻沒有人帶出最明顯的一個事實,那個眾議員Elijah Cummings他自己的選區和巴得摩爾市問題層出不窮,事實是民主黨一再玩弄種族主義,但是他們對我們國家的了不起的黑人卻做得這麼少,現在黑人失業率是歷史最低,而且還在改善,Elijah Cummings失敗得厲害。

「說到失敗,有人最近見到佩洛西的舊金山選區嗎?民主黨應當停止打壓行動witch hunt hoax,開始集中精力管好國家。」

這不是川普第一次提起舊金山和洛杉磯,但是沒有人指出這個推特與種族主義無關。

結果呢?每一份傳媒的標題都是:川普攻擊黑人眾議員,川普挑出黑人眾議員作攻擊對象;形容他的選區是噁心的,充滿老鼠;川普的推特是醜陋的種族主義呼號;不要搞錯,八德摩爾是黑人城市,他藉此攻擊黑人社區…他說沒有人願意住在哪裡,我住在哪裡,我不是人嗎?

怎麼那樣一個就事論事的推特,就將川普當作是美國首席種族主義者?美國各大新聞網:ABC,NBC及CNN等今天的星期日節目,全部都以這些推特為焦點,結論是:川普再度證實了他是種族主義者,川普再度用種族主義分化國民,這是他下次大選的主題;

因為川普提到的選區有53%人口是黑人,因此他就被指責是歧視黑人。事實是,如果黑人居住的選區情況這樣差,不應當改善嗎?但是媒體就蜂擁到巴德摩爾,問他們的市長,市議員,問他們的市民的看法。

最誇張的是CNN一個主持Victor Blackwell,他居然掉眼淚的說,他在巴德摩爾出生長大,他指責川普居然將infest(多老鼠)這字眼,和有色人種眾議員連接在一起,這是種族主義,因為這個字infestation就是指黑人,及棕色皮膚的人。

我的天,你怎麼和這些人理論?

其實這只證明了,這是下次大選民主黨及傳媒的策略。他們在別的地方無計可施,於是又祭出種族牌了。

 

07/27/2019

我在過去寫過很多次有關草坪禁藥的問題(草地應不應該用藥?)最初是2,4D,那是一種非常有效的去除雜草劑,過去的Weed and Feed裡面主要成分都是這個。以前的屋主在草地上使用,雜草盡除,草地非常漂亮。但是環保分子就是看不順眼,說這種藥劑會導致人類致癌,導致一些左傾的地方政府,一個個禁止使用。所以北美洲再也沒有漂亮的草坪。

事實是,加拿大聯邦衛生部的科學家多次做過研究分析,認為2,4D對人體無害,(除非你貼住草坪去大量的舔),所以聯邦政府多次批准可以出售。只是政治環境敵不過環保分子的堅持,今天這東西已經不見於市面。

現在很多人家有另一種藥劑Roundup,這種藥只能定點使用,將一顆顆蒲公英消除,對於多數屋主而言,作用已經不大,因為要蹲下腰來,一顆顆雜草去噴。而且要除根還是很難。

但是今天,環保份子又在針對Roundup。環保分子堅持說,Roundup中的草甘膦Glyphosate會讓人得癌症。已經有一萬多美國人向法院控告製造Roundup的農業公司Monsanto,說他們都因為過去三十年家裡使用了Roundup,得了癌症,要求賠償。昨天法院裁決這間公司要賠一億多美元給「受害者」。

這兩天我在美國電視台見到頻密的打一個廣告,要每一個懷疑自己因為Roundup得了癌症的人與他們聯絡,就可以再一起控告Monsanto,要求賠償。看來他們又要讓這種藥劑絕跡。

你要找那些家裡過去三十年擁有Roundup又同時發現自己得了癌症的人,肯定很多。至於兩者有沒有關係?完全是自己的猜測。

這廣告中有一句話很值得注意,他說:一個聯邦陪審團裁決,Roundup可以致癌。所以說這是陪審團的裁決,不是科學家的裁決。完全是政治裁決。

事實是加拿大聯邦政府衛生部在2017年就在例行檢查中,證明Roundup沒有這個引起癌症的因素。但是環保分子說,是Monsanto用錢影響這些科學家。最近聯邦衛生部又由20位科學家一起研究,還是得出同樣結果。

今天的環保分子講的是激情,而不是科學。而傳媒利用環保議題打擊異己,已經將絕大民眾洗腦,非常成功。

 

07/26/2019

我曾經預言,不論通俄小組的特別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在國會說甚麼,民主黨和傳媒都會扭轉、編造,說成是他們想要的結果。但是沒想到穆勒的表現那麼差,使他們不得不承認那是一場災難,他們沒有得到他們想到的東西。民主黨也灰頭土臉的開記者會,說要從另一個方式去打倒川普,換言之是暫時都不會彈劾川普。

但是事隔一日,民主黨立場又改變了。今天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諸多位民主黨議員宣布,他們要向大陪審團徵收有關穆勒調查團提供的資料,從而找出可以彈劾川普的證據。雖然他們說:我們也許會,也許不會展開彈劾。但是他們的意思和行動都很明顯:這是彈劾的第一步,蒐集證據。

司法委員會主席Jerry Nadler說:穆勒說得很明白,川普說謊,川普妨礙司法,這就足夠了。所以我們要繼續調查。

為了自我解說,另一個委員說:我們今天不應該聚焦於穆勒的表現,我們應當聚焦於川普的行為,他的競選團隊妨礙司法,他們勾結俄羅斯,那才是大家應當聚焦的重點。

於是傳媒開始配合了,他們開始聚焦報導俄羅斯如何入侵美國所有50個州的選舉系統,這些干擾行為都是為了幫助川普當選。我見到CNN和MSNBC又開始報導川普在2016年大選之前掩飾自己在莫斯科建川普大樓的計畫。他們說「那是一樁賺大錢的計畫,川普用盡方法要做成那一單生意。他說謊,說他沒有進行計畫。」

不誠實的是他們,造謠的也是他們。我們有目共睹,自從川普當上總統,他們一家人幾乎全部停止做生意。一些生意因為避嫌,我見到他們都婉拒了,就像一些亞洲國家,多少公司爭取代理伊凡卡的品牌,她都拒絕了。現在她全天候為父親做義工,川普的女婿也是全天候做外交義工,不敢拿一毛錢,以免被攻擊。事實是,川普個人的財產在他上台後縮水了三分之一14億元(由45億元跌到31億元),這還是富布斯去年的統計,他在富豪排行榜的排名也大幅下降。他每年40萬元的總統薪水也分文未取,全部捐給慈善機構,但是這些你在新聞中見到過嗎?

跟蹤川普的新聞你會發現,川普運氣很好,上台後多少大風大浪他都度過,但是他也最不幸,沒有一位總統像他那樣經受那樣多的無情打擊。看來未來還會陸續有來。

 

07/24/2019

這是我第幾次說「川普打贏了」?但是沒有用,民主黨還是誓言要繼續追究川普的「犯法行為」。

今天穆勒Robert Mueller終於到國會眾院接受司法委員會,及情報委員會的問話。因為現在是民主黨當家,所以他們是用傳票的方式,把穆勒拖拉了來,要說幾句讓民主黨快活的話,可以展開程序彈劾川普。

但是穆勒今日的表現非常差,(這是他預料到的,是他不想出席的原因),多位MSNBC的評論員,包括那個NBC最痛恨川普的Chuck Todd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災難disaster。還有民主黨人同路說:看今天的聽證會,真是非常痛苦。因為民主黨根本沒有得到他們需要的(彈劾川普)的彈藥。

就在穆勒做證之後三個小時,民主黨眾院的頭頭,包括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情報委員會主席,及司法委員會主席幾個人一起開記者會,他們明明是要宣布,不會及時展開彈劾川普的程序,(因為沒有武器),但是口頭上幾個人還是要佔便宜,痛罵川普是:破壞民主,違反美國憲法,他用一個謊話蓋另一個謊話,通敵,出賣國家利益…最後他們說,會繼續在法庭上追溯川普,讓他為自己的非法犯罪行為付出應付代價。他們沒有說:「不會展開彈劾程序」這幾個字。因為那是太沒有面子的事。

 

 

 

 

 

 

 

 

最初CNN還想死撐,他們大字標題:穆勒拒絕說川普是清白的。在中場休息時幾位評論員還興高采烈的說:今天的大標題就是:穆勒不認為川普是清白的。

穆勒的失態一開始就展現無遺,特別是在面對共和黨的尖銳問題時展露無疑。其中一個問題他應當有準備的:作為檢控官(特別調查員)你不可以(沒有權力)判定一個人有罪guilty或是清白innocent,你只是陳述案情。你違反了司法程序的每一個步驟。我當時見到穆勒被這個共和黨議員罵得啞口無言,表情尷尬,最終他沒有回話。

這是做為起訴官最基本的原則:你只是陳述你的調查報告,希望以此說服法官或是陪審團員。你怎麼可以公開揚言:我拒絕宣布川普清白。

但是民主黨以及傳媒就好像捉住一條生命線,把這句話當作大標題,一再重複。

不僅如此,有關很多他自己報告中的內容,他都不清楚,要一再重複詢問。連問他為幾位總統工作過,最初是誰任命他的,都要重複思考。

然後一個重大錯誤發生了,因為過去穆勒曾經表示,他所以沒有起訴川普是因為「一個在任總統不能被起訴」,這表示,川普是犯了(妨礙司法)罪的,但因為他現在是總統,所以不能控告他。

於是民主黨議員Ted Lieu捉住這句話來做文章,他問穆勒:你沒有起訴(提控)川普的唯一原因是,是因為司法部門的建議(OLC)對嗎?穆勒回答「正確」。Ted Lieu又問:這麼說,當川普下台,不再是總統,他就可以被起訴了?他又回答「正確」。

結果整個中場時間,CNN等就慶祝這一句話。我見到加拿大的CBC及CTV等電視台,也用這句話作標題:當川普不再是總統,他就可以被起訴。

到了休息之後回來,穆勒第一時間做了更正,(相信是他的法律顧問對他做出的警告。)他說我要澄清:我要回到今早說過的一句話:當時我說的不是正確的說法,如我在報告中說的,我們沒有達成結論,總統是否犯了法。

所以我過去說過多次,穆勒不願意出席國會作證的原因就是這個,他不能隨便說話,但是他這一個更正,令到民主黨及媒體都大大的洩氣。他們不再有武器。

如果說今天要有Bombshell,這就是了。

穆勒不願意出席應訊,就是因為這一類問題太多,他都要小心回答。事實是,今天對於共和黨的所有關鍵問題,他都以:「不予置評」來回答I can’t comment on that. I can’t talk about it. I can’t discuss that. I can't get into it….。其實他一開始就說了:對於這個調查怎麼開始的,牽涉到FBI的問題,我都不能回答。這表示,所有共和黨希望知道的問題,他都不會回答。

對於FBI 使用民主黨及希拉裡出錢,雇用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 Steele,和俄羅斯情報員泡製的川普黑材料,被FBI用來展開對川普的調查,穆勒一律以「不予置評」回答。

最可笑是,當共和黨問他:你在六月九日記者會中發表的九分鐘講話,那稿子是你寫的嗎?他居然回答:我不能說。對方說:那表示不是你自己寫的了?事實是一直有人懷疑,整個調查都是幕後有人在操作。(華府不少人都在揣測,這個調查小組是由Andrew Weissman在操作。他是一個希拉里的忠實支持者。眾所周知,大選當晚他還去參加了希拉里的祝捷大會,可惜當晚希拉里沒有贏。這證明了為什麼穆勒小組中,絕大多數調查員都是民主黨的支持者,捐款者。) (參考:誰是穆勒小組幕後的黑手?)

我過去說過,今天政治的大舞台上,太多這一類「平步青雲」的政務官,他們本來是庸才,但是善於在今天的學術制度上,官場上一級級上跳,他們可以很有成就,但絕對不是有智慧的人。你看看隨手舉出很多:希拉裡,Al Gore高爾,奧巴馬,拜登,香港的林鄭,…當局勢平穩時,他們甚至可以名留青史,稍微出狀況,就原形畢露。

這一類人最痛恨川普這種人,因為他們看不懂。

 

07/23/2019

調查川普通俄的獨立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明天就要出席國會的聽證,民主黨和他們的同黨傳媒都知道,他未必可以說出甚麼新的東西,但是我見到他們及同黨媒體盡全力為明天的發展鋪路,熟悉他們的作業方式,我完全了解他們打的是甚麼算盤。

由過去兩年多他們的表現,你可以確定,不管明天穆勒說甚麼,他們都可以移花接木,斷章取義,甚至指鹿為馬,達到他們嫁禍川普的目的。就像我在前天說的,川普說的明明是一件事,他們可以180度轉移,硬是要說川普說的是另外一件事。

穆勒經過兩年的調查,任務已經完成。他提出的報告已經明言「找不到川普團隊,或是任何美國人通俄的證據」,他唯一能說的是「無法證明川普妨礙司法,但是不願意說出證明他沒有做」這樣的話。穆勒以為他這樣交代一句,就可以讓民主黨以及媒體去大作文章,但沒想到這文章做不下去,民主黨的目的是要彈劾川普,他們需要武器,所以才會逼迫穆勒到國會再去做證。

穆勒最初極力抗拒到國會作證,因為他說的話將會被放大鏡檢查,不能有絲毫錯誤,否則就是藐視國會,是刑事罪。但是民主黨用傳票方式要他出席。他最初要求帶律師出席,今天又說要帶助理出席,想必他的壓力也很大。他一方面想幫助民主黨打這場仗,一方面自己也想把川普打倒。我前面說過,司法部正在對他,以及前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前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等調查中,很快就會有證據起訴他們集團中的人,如果他們不盡快將川普這個政權打倒,到時候還不知道是誰起訴誰。

今天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指示穆勒,說他明天的聽證所說的話不能超出穆勒報告中的內容,CNN等傳媒立即大呼小叫,說是司法部箝制穆勒的作證。事實是,穆勒的調查及報告,都是向司法部長負責的,他在通俄調查事件中的工作,完全是要聽司法部長的,法律專家說,巴爾絕對有權這樣做,而且穆勒自己也應當這樣想,這樣做。穆勒不能夠在完成司法部長交代的任務之後,再去跟傳媒,或是民主黨編造故事。

XXX

今天紐約時報很高興的報導,說川普政府宣布要驅逐2,000名被下驅逐令的非法移民出境,但一個多星期下來,只成功驅逐了35人。

自從川普宣布要驅逐這些人出境,民主黨以及民權組織就全力攻擊這項行動,一些民主黨主政的城市,甚至向這些人通風報信。他們還發出公開指示,教他們如何對抗這個「不合法的」逮捕行動。在一些社區,民權團體發動居民,將非法居留的人包圍起來,組成人牆,禁止ICE的執法人員接近他們。

這就是今天美國的自由派(包括民主黨,傳媒,民權組織等等),怎樣教導國民不要守法。今天民主黨角逐總統提名的多名候選人,還有那四個國會女議員,就多次叫囂要廢除ICE這個移民執法機構,甚至將他們比做是納粹的秘密警察。

美國目前一個月平均有十萬人非法闖關入境,依照法律他們都要經過法律程序審核,而法律又規定有兒童家庭拘留不能超過20日。所以極大多數都被釋放自由。只有極少數收到傳票要遞解他們出境,現在都受到民權組織以及民主黨的阻擾。

這樣下去美國離完蛋不遠。

 

07/23/2019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請回了他過去的競選經理,主要幕僚巴茨Gerald Butts回來做十月大選的主要顧問。

巴茨過去幾年和杜魯多秤不離陀,但是今年初發生的SNC-Lavalin醜聞,巴茨是主要涉嫌人物,所以一早辭職了。現在又將他請出來,那不是證明他的辭職只是作秀?反對黨形容這是杜魯多「沒學到教訓」,這是很輕的指責了。

有評論說,杜魯多這樣做,豈不是重新提醒國民這件醜聞?不過更多的評論認為,現在距離大選還有三個月,再過幾天,大家又會忘記了。杜魯多拿這個打賭,認為自己不會輸。因為巴茨對他的重要性,大過於醜聞的影響。

這個我不意外。因為過去杜魯多出來競選國會議員,以及2015年聯邦大選,都是靠巴茨的幫助,很多圈內人都說,杜魯多是巴茨塑造的產品。因為以杜魯多本人的背景,他必然沒有資歷,也沒有經驗競選總理,或是競選連任,他需要一個像巴茨一樣的人在背後指導,寫稿。說他是巴茨的扯線公仔,都不為過。

除了選民會忘記,傳媒的在旁助一臂之力絕對會是因素。CBC在星期天的政論節目中,幾位評論員就已經在打邊鼓了。一位說:無疑的,保守黨會將這件事煽風點火play it up,一再提醒人們SNC的事件。

所以說,每一次自由黨有醜聞,那些評論員都會將保守黨訓斥一頓。所以你說,選民會記得多久呢?

 

07/21/2019

這星期,美國麻省一個檢察官撤銷了對影星Kevin Spacey的性侵犯指控,因為出面指控他的18歲受害男子拒絕作證。

這新聞只在新聞中出現過一次,一天的壽命都沒有。明顯是不重要了?

那為什麼美國傳媒對於12年前,一個檢察官與性侵者Jeffrey Epstein達成協議,讓他認罪,留下案底,及坐監13個月有那要大反應?直到逼使那個檢察官Alex Acosta丟官才滿意?都因為Acosta後來成為川普政府的勞工部長。

當年Acosta也是因為只有一名證人,而且證詞可能無法取信於人,才與被告律師團達成協議的,而且他讓Epstein認罪了。而現在Kevin Spacey甚至不用認罪,沒有案底。

傳媒還使盡方法,要讓川普跟Epstein扯上關係。NBC找出了1992年的一個短片,是川普與Epstein在一個派對中,他們兩人面對一群女子啦啦隊,評頭論足,用來證明川普確實是曾經跟Epstein一起混過。

那是27年前的一個一分鐘短片,足以想見美國媒體的無所不用其極了。川普本來就說過,他已經有15年沒有跟Epstein來往了,也因為看不慣他的行為,難道這還不夠嗎?要將27年前的一段影片找出來?還在各大電視台一再播出?

與此同時他們卻放過前總統克林頓與Epstein的密切關係。克林頓坐過Epstein的私人飛機Lolita號26次,跟他到各處旅行,包括一個私人「極樂小島」,難道這些不比那一分鐘短片更值得尋味嗎?為什麼沒有媒體對這些有興趣,找出真相,或是去向克林頓問話呢?

 

07/21/2019

國際局勢千變萬化,足以影響民生的大小事件也多如牛毛,但是美國媒體只關心一件事:川普的不當言詞。

每一個電台都是這樣的開場白:川普發動種族主義言論攻擊一群有色人種的女眾議員,要她們回到自己的國家,…這樣的新聞寫法證明了目前的新聞專業已經完全崩潰。這一句引言中有多少是評論而非新聞?有多少是錯誤而非事實?新聞中用這樣的字眼,完全違反新聞報導的原則。

而且每一次報導,都多次使用民主黨人的話語,對川普做最嚴厲的攻擊:「川普的言論是危險的…這種話由白宮的人說出來不能容忍…這句話對我們黑人聽到是刺心的痛…」新聞編輯用這些quotation的目的是要說出他們自己不好說出的話,是要加強語氣。

首先川普的言論不是種族主義,其次他不是針對這些人的族裔膚色,而且他也不是攻擊。到目前我只見到一間主媒,而且還是英國的衛報,願意將川普引發爭論的推特確實的報導,但是即使這樣,最後還是要指責川普才是始作俑者。

這份報紙承認,川普的上個星期日的推特,「是要這些眾議員回到自己國家把自己國家整頓好,而不是在美國攻擊美國的缺點。」又說川普並沒有指出這些眾議員的族裔。

這份報紙還分析了多間媒體在這事件的報導,其中英國國家電視台BBC在報導中指出「川普的言論廣泛被認為是種族主義的攻擊」,但是BBC本身沒有用這個詞彙。紐約時報就為自己辯護,說該報完全認為使用種族主義形容川普的言論是正確的,還說連共和黨內都有人這樣說。又說幾個月前當眾議員Ilhan Omar被指責說出反猶太言論時,該報也用這字眼racism指責過Omar。

衛報又指出,美聯社AP三個月前更新了對記者的指令,只有在真正適合的情況下,才可以在新聞中使用種族主義的字眼。

但是你相信嗎?一直到今天,我還是聽到每一間媒體用這樣的報導方式攻擊川普。即使是衛報在做完分析之後,還是要說是川普的責任:「川普的違反常規,特別是經常爆發驚人言論,使到傳媒機構無法嚴格遵守報導與評論必須分隔的原則」。

另外我們來看Bloomberg新聞社在社論中的自我解說:川普針對四名新當選的女性有色人種眾議員,其中一人是來自索馬里,其他三人都是在美國出生的:其中一人是美國黑人,一人是紐約出生的波多黎各人,以及一位密西根出生的巴勒斯坦族裔。所以,川普的推特可以這樣翻譯:如果你是在美國出生的黑人女人,即使是當選眾議員,你仍然屬於非洲。或者是:如果你是西班牙裔,即使當選眾議員,你仍然屬於波多黎各。

你見到那個「所以」嗎?就是這樣的邏輯,這樣有嚴重偏見的解讀,他們居然將事實顛倒過來了。

不過至少有一份報紙承認了,新聞界有檢討的空間。但你可以預期,事情不會有任何改變。一切都會照常。

 

07/19/2019

川普通過(擊敗)了國會對他的彈劾程序案,但是只慶祝了十分鐘,美國傳媒就在他的群眾大會又找到問題,對他展開了更猛烈的攻擊。完全不再提民主黨彈劾川普的失敗。

原因是在這次北卡羅連納州的大會中,當川普說民主黨女眾議員Ilhan Omar有反美國,反猶太意識,並且不愛美國,於是群眾中有人高喊Send her back,傳媒就說這是種族歧視,因為Omar來自非洲索馬里。

共和黨和川普辯稱,這些言論都是針對Omar的言論,而非她的膚色。但是傳媒哪裡會聽?他們又是瘋狂一樣的當這是唯一的,特大的新聞:川普一直都是種族主義者,這事件再次證明;他知不知道叫有色人種回去,就是最惡劣的種族主義?這和他在競選時,群眾高喊Lock her up是同樣的惡劣。

當川普說,這是幾萬群眾中的少數人,而且他並不認同時,他們又從另一個角度開罵:她說他不認同,而且很快就打岔,繼續演講,但是我們計算了,他整整等了13秒鐘時間才繼續,這絕對是鼓動台下的人。川普最擅長分化國民,他又在製造分裂…

而且每一次記者會,記者問的都是這個問題:你說你沒有鼓動,為什麼停了13秒才在開始?你要對Omar她們道歉嗎?第一夫人梅蘭妮雅有建議你不要這樣做嗎?你女兒有建議你道歉嗎?

傳媒和這四位民主黨左傾女議員配合得天衣無縫。這兩天Omar所到之處都有大批人歡迎,高呼支持口號,然後傳媒大肆報導。

這種遊戲傳媒一再重複,最終目的是要把川普拉下台。不知道川普是運氣好,還是真的如他的支持者說的他有作戰的本能instinct,能夠屹力不倒。

那個調查川普兩年多的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原定這個星期三到國會應訊,但是延期到下星期三。這是民主黨發出的傳票,要他出席應訊,以為可以從他那邊再榨出一些攻擊川普的材料。今天我第一次在CNN上聽到,民主黨放話了,不要對穆勒的出庭寄予太大希望。他們終於承認了,穆勒不會再給他們新的武器,攻擊川普。反倒是共和黨那邊非常興奮,因為他們有太多的問題要「質問」穆勒:你究竟以甚麼基礎懷疑川普和他的團隊通俄?為什麼你聘請的14名調查員都是民主黨的支持者及捐款者?你甚麼時候知道川普沒有通俄,為什麼還繼續調查?你們是否用竊聽川普團隊的錄音作為審訊他們的基礎?

事實是,今天穆勒團隊裡的幾員大將都在被司法部調查中,而且據說已經掌握了太多他們違法的事實。很快就會有人要被起訴。這是他們為什麼要加大力度打擊川普,因為他們希望用川普的負面新聞,阻止這些事件見光。他們時間不多了,他們要加速進行。

 

07/17/2019

美國媒體藉著川普的一份推特,攻擊他是種族主義者,連著兩天不眠不休的攻擊後,民主黨裡的國會議員就以為可以藉機將川普拉下台,今天,一位民主黨眾議員Al Green提案彈劾川普,理由是他說了種族主義的話。結果這個議案慘敗,332對95票,連民主黨裡面都有大半數反對。

這是民主黨人第一次就彈劾川普投票,結果是這樣下場。所有支持彈劾的都是民主黨人,都是黨裡的激進派,包括那四位現在很有名的四人幫,她們自稱是「女性有色人種」。而最明顯的是,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沒有支持議案。她和136名民主黨人都投反對票。共和黨沒有一個跳票。

這自然是川普的勝利,但其實也是佩洛西的勝利,要記得,她現在也在和那四個女四人幫內鬥。佩洛西曾經說過:那些人(指四人幫)不要以為自己有很廣大的(社交網絡)追隨者,她們充其量(在國會)只有四票。

今天的投票證明了佩洛西的力量。一人一票,佩洛西手上的票超過四人幫太多。她這個議長的位置,還能算是穩的。

真正贏家自然是川普,民主黨及傳媒天天都要拉他下台,苦無藉口。現在連彈劾程序,都得不到民主黨支持。事實是,民意調查顯示,目前全美國只有21%支持在有合理條件下彈劾川普,反對的超過五成。

而且在川普的所謂種族主義言論事件發生後,川普的民調支持再度提高4%。美國的媒體甚麼時候才會醒醒呢。

 

07/16/2019

我經常對同行說:你只要看一天的CNN(美國台的版本),就會同意我在這裡說的傳媒怪象。他們真的全天24小時不停的謾罵川普,嘲笑川普,而且充滿了仇恨。

今天他們繼續將川普的推特當作唯一的新聞處哩,訪問每一個人問同樣的問題:你覺得川普是種族主義分子?他應當被譴責嗎?他為什麼還不道歉?

今天共和黨的參眾兩院議員團,終於都開了記者會,雖然他們都有事情發表,但是記者只問上面幾個問題。幸好共和黨人都十分團結,他們統一的回答是:雖然我不會用(像川普)那樣的字眼,但是他首先不是種族主義者,這件事都是傳媒弄大的,是民主黨在玩政治,傳媒也不應當推波助瀾…

共和黨參議院領袖Mitch McConnell說:雖然這語調tone對國家沒有好處,但是各方都有責任,不能單單挑出總統一個人來攻擊。

這使到傳媒非常憤怒。他們說:今天的共和黨已經不是以前的共和黨,今天的共和黨是川普一個人的共和黨。

當共和黨眾議員James Comer在CNN被訪問時說:「明顯是傳媒在煽風點火…」那個CNN的主持Jake Taper就在那裏大翻白眼,極端不高興。

首先,他們喜歡以前的共和黨,當然啦,任你們宰割。你們說甚麼都符合。第二,川普真的很有辦法,他是怎麼將共和黨變成他的呢?都因為共和黨的選民(老百姓)表態了,今天支持川普的共和黨人就有選票,反對川普的共和黨人,就沒有選票。這就是現實。

而且這些人敢罵傳媒了,都因為川普一再提醒大家,今天的傳媒都是假新聞,這句話已經深入人心,所以傳媒更是非要將他打倒不可。

 

07/15/2019

今天川普又給了美國主流媒體一些子彈,這些媒體就興奮得呼嘯了一整天。

事緣民主黨有四個新進國會眾議員,自從去年十一月當選後,就頻頻發言攻擊美國,攻擊川普,甚至攻擊民主黨內的當權派,這四個分別屬於巴勒斯坦族裔,索馬里,波多黎各,及美國黑人家庭的女子,除了立場激進,主張擴大政府福利項目,並且攻擊美國立國精神就是「白人種族主義」。她們指責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是種族主義者,又指責前任副總統拜登Joe Biden是種族主義者。她們還說,只有她們這樣「面孔」的人才能代表美國,其他的人都將被取代。

所以川普總統昨日在推特中說,如果這些人這樣不喜歡美國,應當回到自己的國家。又說美國不需要這樣的共產主義分子,社會主義分子。

但因這四人幫裡面,有三個其實是在美國出生,所以傳媒立即捉住這句話,說川普是看這些人的膚色,說出這句話。

今天一早,CNN幾個主持人,及所有的評論員就高喊:川普說出這樣種族主義的話,怎麼都沒有共和黨人出來譴責?他們去問每一個共和黨議員,最初都得不到回應,於是CNN等就哀鳴說:共和黨裡面現在都是川普的應聲蟲。那些曾經反對他的人,都在自己選區的初選落敗(因為被共和黨選民唾棄),要不就是死了(指John McCain),現在沒有人敢反對他了。

但是媒體鍥而不捨,他們追問所有幾百個眾議員,參議員,終於有幾個說:我不贊同這樣的話,總統應當收斂。於是所有媒體就一再轉述這些人的話。唯一肯大力譴責川普的是Ohio前州長John Kasich,有意和川普角逐2020年總統的,CNN立即請他上台訪問,一搭一唱的指責川普。

下午CNN居然發了這樣一條新聞:梅蘭妮雅Melania沒有為丈夫說出種族主義的話發表意見。(這也算是新聞嗎?你就可以知道媒體利用新聞做出的暗示性有多強。他們認為川普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每一個人都有義務發言譴責。)

這是下午兩點鐘,到了下午三點鐘CNN的主持開始興奮,他們說:有反應了,更多共和黨有反應了。下午四點,那個四人幫終於在媒體簇擁下招開記者會,(這樣就可以給媒體quotationa)一齊發難:其中以那個索馬里來的女子Ilhan Omar最有火力,她說:這個總統是一個多次犯罪的罪犯,他與外國合謀讓自己當選,他公然違反這個國家的價值觀,他將邊界入境的人關在籠子哩,讓他們由馬桶裡面喝水,這些都是白人種族主義的目標,他發動種族主義攻勢,是時候彈劾這個總統了。

 

 

 

 

 

 

 

 

這幾個女人說過:「911事件只是某些人做的某些事」,不應為此穆斯林就要失去民權。又說以色列催眠了全世界,都因為「鈔票」,更將納粹殺死幾百萬猶太人的事蹟,跟巴勒斯坦人的命運相比較。此外還攻擊美國那面國旗,是種族主義的象徵。所以川普說他們仇視美國,仇視以色列。(這些人說的令人髮指的話,你到網上已經很難找到,如果你不記得,就被抹煞了。網上有的都是為她們辯護的解說。)

其實僅在上星期,這四個女人的目標還是佩洛西,是拜登,川普實在沒有理由插一腳。結果他將民主黨的內鬨,變成自己成為被攻擊目標。有人會說是他的不智,不過也有人會認為,這個時候必須有人出面向這四個女人開火,揭開她們的真面目,不能容忍她們繼續胡言亂語。

其實川普說的話被很多人同意:不喜歡美國的人可以自由離去,不管你是否公民,是否在這裡出生。

(附註:1992年的大選,傳媒成功鼓動共和黨人Ross Perot出來角逐,結果使得支持率一度高達90%的老布希總統落選,民主黨的克林頓當選。你們等著看,這一次傳媒肯定會鼓動Kasich 出馬,分薄川普的選票。)

 

07/14/2019

加拿大前任駐華大使麥家廉John McCallum又在香港說錯話。他在南華早報的訪問中,警告中國政府不要繼續對杜魯多政府施壓,因為如果杜魯多下台,上台的是保守黨政府,而保守黨政府的中國政策必然是更不友善。

麥家廉這番話在任何時候、由任何人說出來,都是非常錯誤的。保守黨黨魁希爾Andrew Scheer立即指責,說這是「邀請中國政府干預本國大選」,他這話沒說錯,所以外交部長立即表示「這番話不代表加拿大政府」,與麥家廉劃清界線。

想想看,如果是保守黨的人在外國向外國政府說這樣的話,會有甚麼樣的後果。這是與通敵一樣大的罪過。特別是在目前,左派媒體整天指控俄羅斯干預西方國家的大選,川普就是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被調查了兩年。但是今天我聽到加拿大左台之首CBC的評論員,幾乎一致的指責希爾,說他利用機會、製造機會、grandstanding,…又說保守黨對中國不友善是明顯事實,好像因為這樣,自由黨就可以通敵?

自由黨應當檢討的是:如何將加中關係搞到今天這地步。杜魯多以其父親老杜魯多的餘蔭前往中國,一次旅行就破壞了兩國幾十年的關係,上個月在大阪的G20會議上,習近平甚至不願意理睬他,這與保守黨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事再一次證明,傳媒將一件自由黨的醜聞,不露聲色的轉移成為保守黨的負面新聞。

我見到那幾位評論員談到這事時,一會兒嘲笑,一會兒冷笑。然後公布了最新民調:自由黨又領先保守黨一個百分點。他們興奮得預言:自由黨又有機會連任成功。

 

07/13/2019

美國傳媒歡呼:又有一個川普政府的部長下台了。被他們連續攻擊了好幾天的勞工部長雅高斯塔Alex Acosta 終於抵受不住壓力辭職了。

CNN等媒體高興地說:他昨天的記者會明顯沒有讓川普滿意,所以川普將他丟在巴士下面,(壓死了)。

不過川普總統很快就在白宮前面草坪開記者會,還讓Acosta站在身邊說:是Acosta自己要辭職的,還稱讚Acosta是一個非常成功的部長,做得非常好。Acosta也解釋:我是不想大家繼續談論這事情,我希望大家集中注意這個政府的表現:就業率歷史最高,工商業前景最好等等。

但是媒體沒有聽話,他們繼續攻擊,是Acosta十多年前在佛羅里達做聯邦檢控官時,給了億萬富翁Jeffrey Epstein一個甜蜜的協議,才讓他能繼續侵犯女孩子。

這些人完全不提,Epstein是民主黨的金主,連那個呼喚Acosta下台最大聲的,民主黨參議院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都接受過他多次的捐款。他的律師團隊都是民主黨人,而他最親密的官場中人就是民主黨的總統克林頓。克林頓與他來往密切,坐過Epstein的私人飛機二十多次到國外旅行。媒體有沒有查問,這二十多次旅行都去了甚麼地方?是否包括Epstein的一些「極樂小島」?

不僅沒有,他們捉住川普在十多年說過的一句話:Epstein是一個terrific guy,說他們是好朋友。事實是,川普說他因為不欣賞Epstein的作為,已經有15年沒有跟他來往。

Acosta解釋得很清楚,當年Epstein的案子只有一個原告,而那個女孩並不願意作證,而且Epstein的律師團找出該女孩與Epstein間的通信紀錄,足以對該女孩的名譽造成極大打擊。而且整個案子如果進入審訊,控方沒有勝訴的希望。而那份認罪協議就確保Epstein坐牢,及留下性犯罪的案底。

這些自由派應當檢討的是,為什麼今天美國的司法制度這樣包庇罪犯,這樣箝制警方及檢控官的一方。所有的定罪責任都在控方,辯方很容易就被寬恕。好像Epstein這一類罪犯,每一天都被釋放,(說是要給他們改過自新,融入社會的機會)。Acosta那天說得好:檢控方與被告律師達成協議的事情,每一天都發生幾千宗。如果傳媒真的有良心,他們應當由這方面下手去調查,做報導。

 

07/11/2019

今天民主黨,美國傳媒,以及民權組織歡呼勝利,因為川普總統終於放棄爭取,在2020年的全國人口普查中,加上一個問題,問填表人是否美國公民。民權組織ACLU在推特歡呼:這是川普總統羞辱的失敗。

川普退而求其次,說要發布行政命令,要求政府內每一個部門綜合資料,以便調查全國有多少公民。

民主黨及民權組織宣稱,如果在問券上問對方是否公民,將會使到好多人受到打壓,特別是黑人及西班牙裔居民害怕,因此不敢填表,失去人口調查的準確性。這種似是而非的理由,卻在他們左派中用來自欺欺人。

其實民主黨就是害怕真正的人口普查會產生真實的結果,他們民主黨就不能「膨脹」自己的人數。

過去半個多世紀,都因為民主黨人反對,拒絕在人口普查中詢問填表人是否公民,所以到今天,美國的公民人數都是未知數。美國有多少非法居民,也是未知數。

民主黨宣稱,詢問對方是否公民將使到黑人及西班牙裔居民拒絕作答,那位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甚至說:川普的目的是要使美國成為白人國家。事實上一項由Harvard/Harris Poll所做的民調,少數族裔支持這項公民問題的都占半數以上。其中西班牙語系居民,有55%支持在人口普查中詢問公民身分問題。黑人中也有59%支持加上這個問題。

川普在記者會中說得很好:我們花20億元搞人口普查,每家每戶去問你門有幾間浴室,幾間睡房,但是不可以問他們是否公民?

今天的民主黨根本是一個搗亂的政黨,他們主張美國開放邊界,他們反對政府調查公民人數。一個國家沒有疆界還叫國家嗎?一個政府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公民,還算政府嗎?

而傳媒就是他們的共犯。見到一份報紙的標題是:川普要發布行政命令,目的是針對非公民。Trump issues executive order targeting non-citizens. 真正是本末倒置。

 

07/11/2019

美國勞工部長Alex Acosta昨天開記者會,解釋十多年前他做佛羅里達州檢查官時,為什麼與億萬富豪Jeffrey Epstein達成協議,讓他被輕判。

他說是川普總統要他開這記者會解釋。相信是川普認為他有足夠的理由開記者會。原訂半小時以內的記者會,結果延續了將近一個小時,因為他持續接受問話,一再延長記者會時間,甚至用西班牙語回答問題,都顯得他充滿信心。

Acosta解釋,當時原告只一個女孩,證據薄弱,而且被告律師團隊強大,當時的證據很難通過審訊那一關。而他的目的是要被告坐牢,及留下性侵兒童的案底。結果他做到了。(據說當時被告律師得到原告少女與被告間的電腦通話,足以破壞原告少女的聲譽。)他還說,檢控官與被告達成協議,讓對方認罪每天都有幾百宗案例在進行,何況當時的司法程序與今天不同,(沒有Me-too運動),不像今天關乎女性的案件很快就重判。

其實了解美國司法制度的人都會同意他説的,美國的司法程序就是保障犯罪者的,因為證實無罪的責任都在警方,要讓對方入罪必須做到密不透風。所以檢察官每天都被迫與對方謝議,何況是律師團隊強大的億萬富翁。(民主黨不去攻擊這個有問題的司法制度,卻攻擊雙手被縛的檢察官?)

但是所有主媒都不相信Acosta說的話,當時就發飆:他說了那麼多,沒有一句話是對受害者道歉;又說他只會推卸責任,包庇罪犯及自己。並且將他的話拆開,每一句都請專家反駁。CNN大字標題是:Acosta對於婦女及女孩有危險性endangered。

加拿大的國營CBC電台更可笑,請了一個美國Daily Beast極端仇視川普的女記者上節目,她說的話都是這樣的:Acosta昨天說的話都是說給一個人聽的,就是川普。完全是一場秀。川普和Epstein一樣,都是性侵者。有16個女人控告他性侵,兩個星期前才有一個女人出面控告他,還是一個著名的女作家。這事件就像(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iugh,當時卡瓦諾的記者會就是一場秀,他顯示出的憤怒,怨氣都是扮演出來的……

她就這樣漫罵了十分鐘。他們左派就有本事將謊話說成像是事實,他們將自己的心態,完全可以說成是對方的心態。但是我知道,對於那些分不清事實的廣大聽眾,沒有緊密跟新聞的人,這些都成為事實,照單全收。這就是他們的目的。

今天CNN等繼續將Acosta做為主打目標。每半小時報導、討論一次。甚至將所有呼籲Acosta下台的民主黨總統競選人的相片都列在螢幕上。但是對於真正的華府大新聞:民主黨內的分裂,爭吵,就輕描淡寫一筆帶過。民主黨的眾議院領袖佩洛西Nancy Pelosi今日甚至開了記者會,希望轉移目標,將打擊目標轉移到川普身上,但是那位調酒師出身的紐約州眾議員AOC卻不甘寂寞,對佩洛西加強攻勢,說佩洛西致力於打壓她們幾位「女性有色人種的」民主黨眾議員。我見到CNN幾位女主持見到這情形非常傷心,一位Dana Bash神情悲哀,似乎不知道要說什麼。但是他們還是幫忙解畫說:要讓一個黨領袖融和大家是不容易;這是一個非常多元化的政黨;多元化就是力量;多數政黨是一個fragile的東西;……CNN 的大標題是:佩洛西說:我們尊重每一個(同黨)議員(的意見)。

如果你還看不出這些傳媒對待兩個政黨全然不同的立場,就真正有問題了。

 

07/10/2019

今天紐約市為美國的女子足球隊舉行勝利大遊行,場面盛大,但是很快轉變成為政治運動。首先,她們鼓動球迷高喊Equal Pay的口號,為她們爭取平等報酬。

的確,今天的女子足球員沒有男性球員賺得多,這些都有其歷史原因,但是作為贏得世界冠軍的球隊一份子,她們除了基本上會有25萬到40萬元的獎金之外,還會由商品廣告,贊助上面有收入,有人估計她們每個人輕易可以賺到五百萬到一千萬元以上。

但是她們不服氣,因為很多有名的男球員可以賺到3,500萬元到四千萬元的報酬。

為了逢迎她們,以及今天的大氣候,在現場的紐約州長,民主黨的Andrew Cuomo庫莫,以及極左的紐約市長Bill de Blasio都立即答應要簽屬命令,或是議案,立即實施男女同酬。這個球隊的隊長Megan Rapinoe更多次恭維庫莫,與此同時,再度譴責川普總統,說他是一個分裂國家社會,製造仇恨的人。她說:白宮有人要請我們到訪,我覺得在任何地方都比到那裏好。

這些女球員各個身材高大,健美,有些很難看出是男是女。這位Rapinoe在演說時就強調:我們這群人,有粉紅頭髮的,紫色頭髮的,我們有紋身,我們有白女孩,有黑女孩,以及中間的不同膚色,我們有straight女孩,也有同性戀女孩…

其實她要強調的就是同性戀,據說這個女子球隊有五個是女同性戀者。

然後她說:我們要讓這世界更好,愛更多,恨更少。…讓我們來fuxxing慶祝歡樂。

那些轉播中的左台(如CNN,MSNBC)都來不及刪除。CNN的女主持在道歉時居然是笑著說的,好像這個髒字眼是個笑話。

這就是他們左派的價值觀。整天將愛掛在口頭,但是用行動宣揚對那些政治立場不同的人的仇恨。宣揚紋身文化,宣揚粗口,宣揚不文明的文化。

還有,這些左派為什麼都要賺比別人更多的錢?他們整天攻擊川普、共和黨、保守派為有錢人謀福利,但是誰賺錢更多?

美國的民主黨,特別是眾議員AOC等人,紐約州長等等,每次遇到財政短拙,就說要向有錢人抽稅,甚至提出將稅率提高到75%。但是他們眼見這些球員,娛樂圈的人賺取天文數字一樣的薪酬,卻覺得他們應當。

多倫多的猛龍隊上個月贏得NBA冠軍頭銜,隨即幾位球員就以高薪跳槽洛杉磯快艇隊,其中MVP球員Kawhi Leonard個人得到的三年合約,超過一億美金的薪酬。我沒有聽到一個人批評他,還都感嘆他為什麼不留在多倫多。

加拿大杜魯多總理每一次問到他「錢從哪裡來」時,他就說:我要從那最有錢的1%人那裡抽稅。好像只要那1%的人把錢都拿出來,整個國家財政就可以解決。我也不知道這些球員是否屬於那1%。加拿大十大首富,(美國百大首富),幾乎都是自由黨,或是民主黨人,或是民主黨的金主。但是說起「富人不繳稅」,他們就將手指指向共和黨,保守派。

 

07/09/2019

美國億萬富翁Jeffrey Epstein被控經營兒童色情,甚至兒童販賣勾當,但是美國傳媒就有辦法將他和川普總統連在一起,甚至要川普內閣的勞工部長Alexander Acosta辭職,說他在十幾年前任檢察官時,允許自己的團隊與當時第一次被捕的Epstein的律師達成和解,只讓他服刑13個月,而且可以以半公半服刑的方式,輕鬆過關。今天,所有民主黨的頭頭一個個大聲叫喊要Acosta下台。

CNN等今天給於所有民主黨人機會,述說川普政府與Epstein的「密切」關係。事實是,Epstein與川普都在邁阿米有產業,他們都是億萬富翁,過去有來往是難免,而川普在過去說過一句:他是一個terrific guy,於是今天就被說成他們是「玩在一起」狼狽為奸的一夥人了。

事實是,Epstein與前總統克林頓才是真正的來往密切。隨便查一下資料(包括Wikipedia)都會發現,克林頓曾經坐過Epstein的飛機二十多次,前往他在中美洲Virgin Islands的別墅,或是一起去非洲玩樂。這些傳媒怎麼就單挑川普呢?川普有坐過他的飛機嗎?或是與他一起旅行嗎?

事實是,Epstein是民主黨的金主,他過去被輕判也因為民主黨的律師團隊厲害。Acosta只是檢察官的其中一份子,而且在2015年總統大選時,有關Epstein的醜聞已經在傳出,但是當時媒體為了保障希拉裡(克林頓的妻子),都不張揚,現在得到機會就要整死川普。

今天川普面對記者時說:這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我不是他的fans,我們有十幾年沒有來往…

之後CNN一些主持這樣說:他說他不是Epstein的粉絲,他不記得以前說他terrific?他只關心撇清自己與Epstein的關係,卻完全不提那些受害者,…看來這事還要鬧好幾天。

 

07/07/2019

過去幾十年時間,政治正確讓人的眼睛瞎了,是非模糊,甚至顛倒。現在讓人看清楚,政治正確只不過又是自由派利用來顛倒是非的藉口。

對於美國2020年將進行的十年一度的人口普查,川普總統一早提出要增加一個問題,就是詢問填表人是否美國公民,或是移民身分。相信每一個國家的人口普查,都會有這樣的問題。但是民主黨堅決反對,多年來民主黨都堅持不可以在人口普查上詢問填表人的公民身分。民主黨用的理由非常可笑,他們說:沒有公民身分的人見到這問題就會敏感到不肯回答,因此不肯填表,這樣人口普查就不準確。其實民主黨擔心的是,國會的選區劃分,每一個選區的經濟撥款,都是以人數制定,民主黨不希望以公民人數計算,他們要以每一個人頭計算,包括沒有公民身分的移民,甚至非法移民,因為那些人才是他們的票倉。

民主黨的立場一直以來都獲得民權組織等左傾團體支持,所以自上世紀五十年代,這個問題就不包含在人口普查中,只詢問對方的出生地點。這是非常可笑的事,所以美國一直沒有準確的統計過公民人數,移民人數,及非法移民的人數。當川普提出要增加這問題時,民主黨以及民權組織就向每一個法院提出申訴,上星期一馬里蘭州的地方法官就裁決,這個問題違反了「平等保障法及民權法」,禁止政府詢問這問題。

聯邦政府(川普政府)向法院提出的理據是:為了公平執行選舉公平法,政府需要知道究竟有多少公民。但是星期四,最高法院則裁決川普政府提出的理據不足夠,要地方法院重新考慮及裁決。這表示,至少在目前,川普是不能在人口調查中問這個問題。

聽到一些民主黨人批評「公民問題」,說如果在人口普查時問對方是否公民,等於是要使美國成為「白人國家」,眾議院院長佩洛西說,這樣做會使到黑人,有色人種不敢回答問題。

他們扭曲事實的本領就有這樣高。

川普已經表示,他要使用行政命令規定在人口普查中加上這問題。因為距離印製表格的期限日漸逼近,未來幾日的發展將具決定性。

 

07/05/2019

當初寫這個時事看板,一個主要目的就是要記述西方傳媒「天方夜譚」一樣的事蹟。如果不是每天記載,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

前幾天,美國媒體(及西方很多自由派媒體),每天漫罵川普會利用國慶大典為自己宣傳造勢,昨晚我看了大部份的國慶大典,如我預期的,川普真的是在慶祝美國的歷史及人物,點出一些傑出人物,慶祝美國的成就。他的表現無懈可擊。

今天我到公司,由九點鐘開始,CNN及加拿大的左台CBC就一個字都沒提昨天的美國國慶。那個慶典,川普的演說,遊行及煙花,這兩個台一秒鐘都沒有播出。我早上未出門前看NBC,ABC及CBC,也都是一個字都沒提。他們怎麼做得到的?他們是魔術師David Copperfield嗎?可以一夜間把整個華盛頓慶典搞消失了嗎?

其實這事證明了川普的國慶大典非常成功,這才會讓他的敵人:民主黨人,美國傳媒,及西方媒體都氣得不願意再提。

大概是經過昨晚一晚的沉思,今天CNN決定不再提國慶大典。他們發明了好多新聞,來掩飾川普的成功。最主要的新聞是他們「專訪」了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拜登Joe Biden,昨天的訪問,今天拿來一段段重播,每個小時播一段,都當做頭條大新聞。然後是:加州地震,邊境官員在facebook上漫罵民主黨人,必須要查;全國民調不可以問是否公民的問題……總之,任何新聞都大過國慶大典。

傳媒及民主黨最怕川普利用國慶,表現了他具備了做美國總統的資格。結果是川普做到了。他們撤底希望川普脫稿,出皮漏,讓他們捉住痛腳,但是都沒有。他們搞了好幾個「反川普」示威,結果都失敗,幾個巨大汽球都沒有引來群眾。(一個是川普裹著尿布的Trump Baby汽球,一個是川普將褲子脫掉一半,坐在馬桶上的汽球),另外還有人在白宮外燃燒國旗。但每一處都只有三三兩兩人群。相對的,在林肯紀念堂前的National Mall,雖然一度雷雨大作,但是人山人海,看到畫面幾乎無插針之處。你說,這叫他們怎麼不生氣?

 

 

 

 

 

 

 

 

其實昨晚CNN,MSNBC幾個左台已經發出怒吼。我今天在網上見到CNN好幾位評論員的當時談話,他們承認(很意外的承認)說:他都沒有脫稿,這很不尋常。但是他們還是認為川普「不配」主持這樣的儀式,說他將一場儀式變做是reality show,又說川普將歷史上的人物事件拿出來講,像是在讀百科全書。又說即使這演講方向正確,寫稿人卻不是高手,遠遠比不上克林頓、奧巴馬的撰稿人云云。最典型是CNN評論員之一Phil Mudd他當時說的一段話:我毫不隱瞞,我恨這(事件)I hate it.…美國歷史是為了慶祝一個理想,而不是用來慶祝軍事,慶祝槍枝…這個(總統)讓美國人天天爭辯愚蠢的東西,難道說我們就不能有一天單純的喝啤酒慶祝,而要搞這政治東西?

這就是美國傳媒的心態。川普沒有讓人失望,他們反而更憤怒。

(其實川普昨天有脫稿,今天很多媒體嘲笑他昨天講獨立戰爭時,卻說到有美國軍人搶救了飛機場。當然當時沒有飛機這東西。今天川普在白宮解釋,是因為當時雷雨大作,他的讀稿機失靈,因此他說他要隨機應變。如果讀稿機失靈而他只錯這樣一點點,也算不錯了。)

 

07/04/2019

我想我是有些後知後覺,今天才看得清楚美國的傳媒是因為不希望川普有機會主持國慶大典而生氣,因為主持國慶大典,會讓川普顯示出「總統相」presidential,他們不願意給他這機會。

今天他們繼續攻擊川普,說他會把國慶這個日子變成他自己的競選集會,為自己造勢,表揚他自己云云…其實就是不願意給川普一個「做總統」的機會。因為到現在他們都不承認川普已經當選了總統。

CNN一個評論員一廂情願地說:(川普)一定脫稿,今晚只要他脫稿,就會證明他是利用這個國家假日宣揚自己。

結果川普沒有脫稿,他的國慶演說非常莊嚴,也非常感性,他提到美國歷史上幾個階段付出貢獻的人物,有大家熟悉的英雄,也有鮮為人知的普通人,他們有民權主義者,有學者,有修女,其中很多還出現在現場。然後他表揚美國的軍隊:陸軍,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海岸巡邏隊,國民警衛軍,並且由空軍的飛行表演配合,每一個軍種還有他們自己的樂隊演奏他們的軍歌。配合得非常好。雖然曾經下大雨,但是我見到整個國家公園National Mall中人頭洶湧,密密麻麻的人群,你絕對可以說這是一次成功的國慶大會。

但是左媒盡全力在現場尋找反對川普的示威者。我見到有三五個手持Trump Baby小氣球的人。這些左派做了很多穿尿布的小川普氣球,在現場出售,但明顯沒有好效果。還見到一個巨大的Trump Baby大氣球,但旁邊只有十幾個人站著,可見也不成氣候。但是另一邊廂,卻見到好多穿戴支持川普的T Shirt,戴MAGA帽子的人。於是那些左媒又說:你看,他們果然用這場合來做為川普的造勢大會。

一些左媒事後的評語包括:他在宣揚愛國主義,這就是將國慶政治化;他宣揚軍事主義,這與團結國家是背道而馳的;他整個演說內容都沒有老百姓關切的氣候變化,移民問題,警察暴力,…沒有一個機構告訴我們,這些活動花了多少錢,納稅人有權知道…

他們越生氣,越表示這國慶大典成功了。

 

07/03/2019

川普要在明天國慶日舉行的慶典中,展示幾輛坦克及裝甲車,還有戰鬥機的飛行表演,期間他會發表簡短演講,之後還有放煙花。就這樣,已經令到民主黨以及媒體憤怒(忌妒)_的要死。我說忌妒不是憑空編造,今天一天我聽他們的憤怒的言詞,完全了解他們憤怒的原因。下面就是幾個美國媒體今天不停講的talking point:

川普利用國慶日為自己宣傳;消息說:軍事領袖都擔憂國慶日被利用;川普是要利用國慶集會做競選(連任的)宣傳;國慶日原本應當是不帶政治色彩的,是紀念美國獨立的,但是現在要變成政治集會;白宮將會控制集會的座位安排,到時候只有共和黨他們才會受邀請,誰知道共和黨捐款人是不是都受邀請;川普的國慶計畫引起反彈,受到群體攻擊;華盛頓郵報揭發,國家公園部被迫挪用250萬元給這項計畫,那些錢應當用來改善公園設施的;納稅人的錢大量被挪用去給川普一個人出風頭;連軍事領袖都說,他們不贊成這樣展示美國的軍備;說軍人都很不情願被強行拉到爭論中心,…

那些主持人和評論員就這樣不停的謾罵,這表示他們非常憤怒,非常忌妒。因為民主黨那邊正在進行初選,他們認為這應當是那20 位民主黨候選人的時間,川普沒有理由利用這時間出風頭。

連加拿大電視台都跟著起鬨。那個左傾的CBC多次將這新聞放頭條,(好像加拿大沒有新聞?)主持人還這樣問美國的評論員:你是否覺得,這是川普的自戀narcissism,要佔領舞台中心?

他們不願意承認,川普是總統,慶祝國慶是應當由總統出面。我還沒有見到哪一個國家禁止總統主持國慶大典。而且只用250 萬元,在世界第一強國來說是九牛一毛,連第三世界國家都比不上。因為川普說,連晚上的煙花,都是私人公司捐獻。即使這樣,都要被傳媒謾罵。他們說:坦克車行走在國家公園,到時候道路被破壞,是不是都要錢來維修?

川普作為世界第一強國總統,真是蠻可憐的。他要為國慶大典出點主意,都要被全國媒體罵上幾天。調動250 萬元也成為罪過。

 

07/02/2019

川普計劃在今年的美國國慶儀式上,增加軍機的飛行表演,同時增加幾輛坦克車,及裝甲車在首都的National Mall上巡遊。預料星期四的國慶儀式會更有氣氛,更添熱鬧。

記得小時候在台北,雙十國慶都有遊行,我們都會到城裡的朋友家,因為他們家樓上的窗戶可以看遊行。那時候最喜歡夜間遊行,記得有時候有火把,好有氣氛。

但是今天看CNN,那些主持就罵了一整天。說川普將國慶儀式「政治化」了。說他不過是為了宣揚自己,好大喜功。一個主持說:「他是要強迫軍人也在假日工作。」老天,難道說軍人反對在國慶日遊行?表演飛行?這些左派媒體人真正是白癡。

然後他們忽然高興起來,因為有人申請在國慶那天,在華盛頓的National Mall升起那個黃色的巨型的川普Baby塑膠人體,得到批准了。

對了,將總統裹著尿布的巨型塑膠娃娃升到天空,就比讓國家的軍人上街遊行更正確?更值得高興?

XXX

剛過的周末,在德州El Paso的美墨邊界一個關口,聚集了大約250名古巴及薩爾瓦多的國民,他們高聲喊叫要進入美國,並且要強行闖關,他們用西班牙語高喊:我們要進去。結果海關人員被迫關閉邊界,正常的遊客都被阻礙了三小時以上,無法進入。

另外有組織指出,目前除了中南美難民在闖關外,還有幾萬非洲人也陸續前往墨西哥邊界,因為他們都聽說美國有所謂的庇護城市,會無條件歡迎非法入境者,他們唯一要做的就是闖關成功。

另一方面,民主黨就組織了人群,在邊界高舉牌子示威,這些牌子上寫的是:尋求庇護是人權!Asylum is Human Rights.,所以你說,全世界那些想到美國的人是不是都蜂擁而來呢?

而在剛過的周末,十多過眾議員(多數是民主黨人),到邊界參觀那些收容非法入境者的收容所。之後他們將事先就準備好的一些說詞在記者面前宣布:這些收容所環境惡劣,這裡就像是納粹的集中營,我見到幾十個婦女坐在水泥地上,…最惡劣的一句話是:那裏沒有乾淨的水,管理員叫他們從馬桶裡取水喝。

這些毫無根據的指責,很快就被邊界管理員反駁,但是那些主媒完全不採用,他們只是一再重複兩位民主黨議員的指責:他們被指示由馬桶取水喝。

而且即時就有大批示威者出現,高喊要政府關閉這些收容中心:close the camp!。這不是表示要放所有非法闖關者自由?這就是民主黨要求的完全開放邊界了。

紐約那個調酒師出身的眾議員AOC就是最先用「納粹集中營」形容邊境收容所的。她不了解這些被收容的人都是自投羅網的人,他們都是冒生命危險要到美國的人,能跟那些被捕捉、被殺害的無辜的猶太人相比嗎?這些人已經不只是善於說謊的政客,他們已經不再有良心,不惜犧牲美國的利益,只為自己的政黨,個人的仕途。

xxx

美國體育用品牌子Nike本來要推出一款新款球鞋,慶祝美國國慶,這球鞋選用的圖案就是美國獨立戰爭時使用的國旗,但是卻被代表Nike的一名黑人球員Colin Kaepernick反對,他說這個國旗代表的時代,是美國還存在奴隸的時代。於是Nike收回了這批已經發出的所有球鞋,停止出售。

 

 

 

 

 

 

 

這又是一宗無理取鬧的事件。這樣說,所有美國歷史上最初兩百年的文物都要抹煞?

Colin Kaepernick就是那個每一次球賽前,唱國歌時都要半蹲抗議的球員。這一類人的腦子只能存在一件事,真正是腦筋有限公司。

 

07/01/2019

今天是加拿大國慶,但比起去年,比起前幾年,加拿大真的沒甚麼好慶祝的。作為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仍然是焦頭爛額。北京當局仍然拘押兩名無辜的加拿大人,控以無須有的間諜罪。同時關閉了加拿大芥花籽,豬肉,甚至所有肉類進口,那是一年上百億元的貿易額,加拿大農人的苦況難以形容。

而杜魯多在大阪G20會議上可以說無功而回。加拿大的官員沒有能見到中國官員,川普說要幫助他同習近平說項,但是在最後的記者會上,川普卻說,他與習近平完全沒有談到孟晚舟的問題。

這次最尷尬是,杜魯多與習近平在第一天的工作午餐會上,兩人坐在一起,但是加拿大有記者見到他們在開會前七分鐘,完全沒有交流。兩個人完全避免眼神交流。那真是尷尬。杜魯多明明想跟習近平交談的,但是習近平就一直忙著跟祕書談話,或是翻閱手中筆記,而杜魯多就整理桌上文件,看得出來一個是主動不交流,一個是被動。

我完全不了解,習近平為什麼這樣「不喜歡」杜魯多,你看那七分鐘的影片(電視上縮成一分鐘),習近平臉色很難看,完全不想理會杜魯多的樣子。如果你說是因為加拿大扣留了孟晚舟,但是那是美國的要求,你為什麼對川普那麼好呢?(在拍大合照時,習近平特地走到川普面前去跟他握手),我相信有其他原因。(加拿大傳媒如果真的負責任,夠專業,應當找出這原因。)

加拿大的傳媒也知道尷尬,但就很用心的找出來前一個晚上,杜魯多在一個戶外場合,捉住習近平到一邊,兩人交談了兩分鐘,扣除翻譯時間,相信兩人只談了一分鐘。事後杜魯多在記者會中表示,他曾在那次短暫談話中,提起了中國當局扣押兩名加拿大人的事情,相信他是表明了希望北京當局放人。但有沒有效果,他沒有說。他只是證明了,他盡了力。

我很佩服杜魯多的不屈不饒精神,這是完全的「熱臉去貼冷屁股」,但是他做了。作為今日的政客真是不容易,是要臉皮很厚的。

我以前說過,孟晚舟事件必須要等到中美貿易談判有結果,但是由川普在大阪的記者會看來,他是將華為事件放在最後,他說「要等所有大小爭端都解決後」,才會談華為事件。這表示,孟晚舟的事有得拖。而樂觀的說,中美貿易談判都要拖幾個月時間,杜魯多有這個時間嗎?十月就要大選了。

我同情杜魯多的處境,我也支持他在大阪的作為,只是相信有比這個更好的解決辦法。比如說,英國保守黨現在想徵召加拿大前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去幫忙談判脫歐協議,這表示哈珀有實力。等杜魯多退休,他會有這榮幸嗎?外交是需要個人的手腕及實力的。

Click: 163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