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travel]

哥斯達黎加熱帶雨林之旅 Costa Rica
加拉巴哥群島-地球最後一片淨土 Galapagos
坐火車橫貫加拿大 Across Canada on VIA
雷灣風情-加國風貌
美國峽谷之旅 Bryce and Zion Canyons
加拿大的珍寶-Cape Breton
亞馬遜河飄流記 The Amazons
賞楓首選;亞加華峽谷–Fall Colors at Agawa Canyon
魁北克-北美洲最浪漫的城市 Quebec City
Bruce Trail - Hiker的天堂

西班牙朝聖之旅 Camino de Santiago

2019-05-19 12:58:33

朝聖之旅就是所謂的Pilgrimages,西班牙朝聖之旅是其中最著名的一個,正式名稱是the Way of St. James,一般人口中的Camino de Santiago,指的是由歐洲各地通往西班牙Santiago de Compostela聖詹姆斯大教堂(聖地雅各)的路線。其中目前最受歡迎的兩條路線是由法國境內St. Jean開始的The French Way,以及西班牙北面沿海的一條路線,這兩條路線都已經為聯合國UNESCO列為世界遺產。

而我這一次只是走了French Way的最後的105公里,這也是最多人行走的一段路線,因為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拿出幾個月時間,走完全程一千多公里路,或是用一個多月時間走500公里。而如果你要得到由Santiago教堂發出的朝聖者證明,就必須走完至少一百公里才能得到,所以很多人都是從西班牙Sarria出發,走那最後的100公里。(如果選擇騎單車,就必須走完200公里才能有證書。)

 

 

 

 

 

 

 

 

所以我的經驗不能跟一些人的長途跋涉相比,但是朝聖之旅本來就是一個人的心路歷程,個人的體會。我感到自己體會到了,有機會再去嘗試其他路線時,可能還會有不同的體驗。

西班牙朝聖之旅指的是,天主教信徒由西元第九世紀時開始走出的路線。據說耶穌的門徒之一James聖徒詹姆斯,在耶穌死後繼續傳教,傳道之處包括西班牙一帶。但在西元44年時在耶路薩冷被羅馬人斬首。他的信徒偷偷的將他的屍首用船運到西班牙Galicia海邊埋葬,後來羅馬人又開始清剿西班牙境內的基督徒,因此他的埋身地點在第三世紀之後就被廢棄(無人知道),直到西元814年才被一個隱士信徒Pelagius找到,他說見到原野上空有奇異星光的指引,當時西班牙加里西亞Galicia大主教Theodomirus認為是神蹟,就通知當時西班牙Asturias及加里西亞的王Alfonso二世,他就下令在當地起建一座教堂。據說他就是第一位前往朝聖的信徒。到899 AD時,Alfonso三世又在當地建了更大的教堂,從此之後來自各地的信徒就開始絡繹不絕的前往朝聖,走出很多條不同的朝聖路線。(Santiago de Compostela後面的Compostela就代表「原野的星光」。)

 

 

 

 

 

 

 

 

 

其他的朝聖之旅還包括由耶路薩冷出發的,葡萄牙境內也有一條,由羅馬出發的,愛爾蘭出發的,甚至有從北歐出發的,因為只要是信徒,你可以從任何地區出發。

對於很多華人,必須特別解釋的是,英文的James詹姆斯這名字起源自聖經中的Jacob雅各,這名字到了西班牙就變作Diego,所以前面加一個聖徒Saint,就成為Santiago,兩個字看起來距離非常遠,但卻是一個名字。(我在「英文名字大全」中,都有解釋。)事實是今天全世界都有聖地牙哥這個地名,其實都是紀念聖徒James的。所以我認為西班牙的Santiago應當翻譯作聖地雅各(或是聖雅各)最適當。(下:今日的聖地雅各大教堂)

 

 

 

 

 

 

 

 

 

 

我沒有像一般年輕人將舖蓋和十幾天的用品背在身上就出發。這一類朝聖者每天平均走20-28公里路,走到哪裡就在哪裡找旅館住宿。第二日再出發。如果找不到旅館,就繼續走。那一類對我來說太辛苦。

我是參加一個專門提供朝聖者支援的觀光團(通常是十人以內),他們為我們安排了每晚的住宿。每天早上將我們送到出發地點繼續走。每天平均只走15公里,最長的一天17公里半,最短的一天(最後一天) 4.8公里。而且中間有接應點,提供食水,水果,而且每天安排了三餐,(除了午餐有時要自己付費),後來我發現連晚餐的葡萄酒都全包。最初我覺得很內疚,認為不是來朝聖,而是觀光團。後來發現每天真的要走15公里,而且不管颳風下雨,或是大太陽,覺得還是小有成就。

我們是在馬德里集合,坐巴士前往Sarria,這裡目前因為朝聖之旅,已經成為一座不小的市鎮。但是主要的目的也是提供朝聖者住宿,沒有特別吸引人之處。很多朝聖者由這裡出發時,在這裡住宿,對未來幾天的旅程做準備。

 

 

 

 

 

 

 

 

 

當初吸引我參與朝聖的另一個主要理由,就是這樣可以欣賞西班牙的農村景色,這比到大城市觀光有意義多了。第一天我們由Sarria出發時,就在農村小徑開始步行。我經過菜園,經過很多牛群,羊群,所以一路上不時出現很重的牛糞味道。但是空氣也很清新,地面非常乾淨,很少經過泥濘的路徑。

 

 

 

 

 

 

 

 

 

 

 

 

出發後一路都有指標,下面是我拍到的第一個指標,顯示我們是由105,461公里處開始出發。

 

 

 

 

 

 

 

 

後來我發現這一類指標非常多,有的畫在牆上,有的畫在馬路上,但都是黃色的。所以不怕會走失。而且黃色指標都是指向同一個方向,不可能有人由對面走過來。這使我想到「條條大路通羅馬」這成語,因為每一個人的方向都是朝著Santiago。如果你走了很久都沒有見到指標,就有可能走錯了。

 

 

 

 

 

 

 

 

我見到多數的人都是一個人走,雖然我參加的是旅行團,但我也都選擇一個人走。事實是我在多倫多參加的Bruce Trail Hiking Club我也多數喜歡一個人走。我覺得hiking必須是一個人,兩個人就會說話,就會失去意義。而且你出來就是為了那風景,那些奇花異草,不應當為城市裡的身邊瑣事干擾分心。特別是朝聖之旅,你是來淨化心靈,來追尋真理,所以即使我見到有些人相遇後,結伴同行一段路,又會各自分開。但是不是說你不能結伴同行,我們團員裡就有一對澳洲退休夫婦每天同行,雖然最初有的快,有的慢,後來我見他們腳步逐漸一致,走出韻律來。而且那不用說話的攜手同行,似乎更有意味。

 

 

 

 

 

 

 

 

這種長途步行也提供了讓親人重新認識自己的機會。我們的團裡有一對來自美國的母女,她們分別住在不同的州分,性格也兩極。一個非常守時,有紀律,另一個喜歡睡懶覺,經常不出現。她們甚至分別住兩間房,不知對方的行蹤。最初八十多的母親雖然走得慢,但都一步步維持一定步伐,五十多歲的女兒總是中途會遊蕩,總是殿後。但是最後兩天我見到她們走在一起,而且走了頗長的一段路。這一程我因為去銀行,是最後一個出發的,所以當我經過她們時說:你們兩人終於在bonding了。她們苦笑說:是有些困難,但是在進行中。(下圖:母女倆終於走在一起)

 

 

 

 

 

 

 

 

 

 

我也遇見很多有經驗的朝聖者,有好幾位都曾經走過三四次了,其中一位說他前後走完了Camino Frances,葡萄牙Camino,Camino Vezelay,現在回頭再走Camino Frances,這些人真的是有hiking的熱誠。

我去的時候正是繁花盛開的五月,很多時我們走過正在盛開的紫藤花下,還有盛開的茶花樹,攀爬玫瑰,海千Calla Luly更是大朵。有一天我會專門寫一篇西班牙的花卉,這裡讓我首次見到,原來一棵茶花樹可以開五百朵以上的花朵,一株灌木玫瑰也可以開幾百朵花。讓我大開眼界。

 

 

 

 

 

 

 

 

 

基於我參加多倫多Bruce Trail Hiking Club十多年的經驗,發現一天15公里一些都難不倒我,每一天到終點時都覺得意猶未盡。主要因為多數的路比較平坦,而且天氣也不太熱,只有最後兩天氣溫升高到近攝氏30度,而且都是上坡路,有些汗流浹背。但都承受得起。

我也見到有不少人步履闌珊,我有時跟他們打招呼,他們都說已經行走了二三十天,平均每天都走二十多公里,有些腳已經起了水泡,所以走不快。第一天我就遇到兩個台灣青年,他們中有一個從來沒有hiking過,所以覺得很辛苦。這已經是他們第28天,每天平均走26公里,但是有時候因為找不到旅社,最多時一天走了33公里。

 

 

 

 

 

 

 

 

 

這些來自天崖海角的徒步旅行者,彼此見到都會說一聲Buen Camino,就是彼此打招呼,也彼此打氣的意思。然後就各自上路繼續行程。

我最長的一次是有超過半小時前後一個人也沒有,幸好有黃色路標的指引,否則真的以為走錯路。後來詢問可能當天多數人出發得早,也可能前一天下大雨,很多人選擇休息一日。原來有些朝聖者是會間中休息一兩天,讓過分痠痛的腳丫子休息休息。

 

 

 

 

 

 

 

 

 

 

早期朝聖者多數時間是走在鄉村的小路,逐漸走出一條路。我很多時還可以見出這小路的「原始」,那時就會很開心。但是據說,我們行走的多數途徑都已經非當年朝聖者所走的路徑,很多時我們更是走在柏油鋪的馬路上,那就有些煞風景。不過多數時間是在樹林哩,是在石板鋪的小路上,是在溪水旁,是在一群牛羊中,是走過菜園,那種感覺非常好。

 

 

 

 

 

 

 

 

 

導遊曾經說,這裡牛羊很多,有時會跟朝聖者一起走。他不是開玩笑,一次我跟在兩個美國女學生身後,轉一個彎之後,就有兩隻牛跟著她們身後一起走,我正拿出相機拍照,一個村民指示我們走錯路,原來旁邊就有黃色指標我們走錯了。都因為我們跟著這兩頭牛忘記轉彎的緣故(下圖)。

 

 

 

 

 

 

 

 

有時候會意外發現一條被廢棄的朝聖者之路,在我們居住過的一間小旅店的後面,我見到有一座高高的十字架stone cross,我們的嚮導說,這十字架旁邊就是舊有的Camino,我去看了真的是一條小路。不知後來為什麼改道了。

 

 

 

 

 

 

 

 

 

 

這一條朝聖路線因為每天都有成百上千人走過,所以已經發展出特殊的小商業。每走幾百碼就會有一間小餐館,咖啡店,給朝聖者休息,補充,進午餐,或是上廁所。雖然人來人往,但是多數人都是短暫停留。不像城市中的咖啡館,有人一坐半小時,或是在這裡上網,聊天。

 

 

 

 

 

 

 

 

 

 

這些小店還有另外一個目的,就是為朝聖者蓋印章。原來每一個朝聖者都會先準備一本護照,裡面有很多小方格,你每到一處都可以進去蓋印章,證明你經過了這裡。到最後你必須每天至少蓋兩個印章,證明你走過哪些地方,最後才能得到一張證書。目前提供蓋印章的地方,除了這些咖啡店,旅店之外,還有就是教堂。

西班牙是天主教國家,到處都是教堂。最初我為教堂之多而乍舌,當然有些教堂大到被稱謂Cathedral,但有些就小到只是一間屋子,這使我想到台灣的寺廟,也是每個轉角都見到一間。在我們第一天於Sarria下榻的旅館,就自己有一間教堂,我們抵達當晚還請了神父來,幫我們主持一台彌撒。

最初我每一間教堂都進去,除了蓋章,還小坐一下。你可以祈禱,也可以給一個歐元,點一支蠟燭。這些教堂也都接受捐款。

 

 

 

 

 

 

 

 

 

 

我也見到很多廢棄的教堂,緊閉大門。另有一間只有一間屋子的教堂,卻遠近盛名,原來有一個瞎子在裡面,他幫人蓋章,祝福每一個人。經常有人大排長龍,去讓他蓋章。在西班牙,天主教堂是每一個人都可以進去打招呼的地方。

 

 

 

 

 

 

 

 

 

另外在最後15公里處,有一間廢棄的教堂,但是前院還有一個小水池,據說那裏的水可以治病。我見到經過的朝聖者在哪裡取水洗腳。

這裡教堂多,十字架也多,特別是進入Galicia之後,路邊特別多一種高高的stone cross,當地人叫做horreo。據說最初設立在十字路口,以保路人平安,後來一般大戶人家,也會在屋宅旁邊肅立一個十字架。而我們住的旅館也都有自己的十字架。不知為什麼,看了讓人感到心安。

 

 

 

 

 

 

 

 

 

路途中也會有紀念品店,但是不多,生意也未必好,因為朝聖者都不可能隨時買紀念品,因為不可能為自己的背包增加重量。但是有一樣東西大家都會為自己準備,就是白色的干貝貝殼,這個長寬約五吋的貝殼近來已經被用來象徵Camino旅程,以及St. James終點站。你到處可以見到這印上紅色的Santiago Cross聖十字的貝殼,用紅繩掛在每一個人的背包上。

 

 

 

 

 

 

 

 

我也注意到這些朝聖者的背包,經常可以看出背包的主人已經走了多少路。歷經歲月的背包除了比較殘舊有些還掛了替換的鞋子,擦汗的毛巾,更有換下的流滿汗水的汗衫。有些人出發時,帶了太多的東西,背包太重,會增加肩膀負荷。前面遇見的兩個台灣人就說,他們後來被迫將過多的行李用郵寄方式,寄到目的地。而且中途也沒有感到不方便,這些都是經驗。原來朝聖者的原則就是拋棄身外之物。

早期朝聖者除了路途艱辛,沒有正常人家的舒適,他們更要攜帶一些石頭,原因是當時物資匱乏,他們前往的地點是要去為聖雅各建築教堂,所以信徒都要幫忙帶石頭去做建教堂的材料。可見他們的辛勞。而今天很多信徒也會在背包中帶一個石頭,具有象徵意義。

 

 

 

 

 

 

 

 

這種旅程最舒服就是陰天,沒有風的時候。陰天沒有太陽曬,所以最舒服。但是我們旅程的第二天就開始遇到落雨天,其中一天更是橫風斜雨,加上我們走到一個山坡地,完全沒有阻擋。幸好大家都有準備,穿的是防風雨的夾克和長褲,而且旅行團還每個人發了一個塑膠poncho,穿上後連照相機都有保護。

 

 

 

 

 

 

 

 

這一天雖然感到辛苦,但這才真正體會到早期朝聖者的艱辛。他們絕對沒有我們今天的設備。他們的鞋子是最簡陋的,不像今天的hikers都有足以應付各種天氣的球鞋,運動鞋。他們有沒有防雨的外衣。他們吃的是乾糧,沒有隨處可見的咖啡館。那時候很多時他們是靠施捨。我在路邊見到不時出現有水管供水,就是仿照當年的朝聖者的需要,給他們提供飲水。

現在的供水處,除了有自來水管,有些看得出來還供朝聖者洗衣服,甚至抹身用。由這些地方可以看出,早期朝聖者一路的艱辛,以及多麼需要沿途住戶的支援。

 

 

 

 

 

 

 

 

 

 

 

旅途中到處都可以見到Albergue這個字,表示是設備簡陋的小旅館hostel,我遇見幾個朝聖者,他們說一間房可以擺放十幾二十個床位,而且多數男女不分房,每人一晚只收6-10歐羅。另外有些寫上Pension,代表比較高檔次,有自己的廁所,就會收15元以上歐羅。

 

 

 

 

 

 

 

 

 

 

 

其實我們今日走的朝聖小路,並非完全與過去一千多年來的朝聖者所走過的小路一樣。我經常問我們的嚮導,今天走的哪一段路,是原始的朝聖之旅?我記得其中有三段路,被嚮導提出是原始的pilgrim’s trek,其中一段是在第四天經過Furelos小鎮時經過的一座橋,這座橋據說是羅馬時代就建成的,所以有兩千年歷史,不過當然是後來重建過的。這一段橋的前後路段,據說就是西元九世紀開始時朝聖者使用的道路。

 

 

 

 

 

 

 

 

還有一段也是與橋梁有關,是在第五天時經過Ribadiso小鎮時經過的小橋,這也是羅馬時期興建的小橋,不僅有小橋為證據,過了橋就是一間早期教會興建的宿舍,供朝聖者休息之用。最早紀錄是1523年,而今天這裡就是一間由政府起建的宿舍hostel,我們進去參觀,設備齊全,但每晚只收六歐元,真的要運氣好才住得進去。

 

 

 

 

 

 

 

 

 

 

 

 

 

朝聖者不應當住好吃好,我常見到的是一班人在咖啡店都是吃西班牙炒蛋tortilla,其實就是用雞蛋和馬鈴薯做的蛋餅,通常一份三塊錢歐羅,加上咖啡約五元,可以吃飽一餐。其他的選擇有麵包夾火腿肉片,義大利披薩餅等。經過城市時會比較熱鬧,步伐會比較不同。有人會到比較好的餐館打牙祭一番。

 

 

 

 

 

 

 

 

不過在距離聖地雅各53公里處,朝聖者一定會經過的Melide鎮,每個朝聖者都會經過一間餐館的窗口,他們會展示當地最著名的大章魚octopus,切小塊讓過路者品嘗。這種當地叫做pulpo a Feira的食物,確實好吃,味道勝過龍蝦。不過到底大家都趕路,進去享受的不多。我們也是在走完一天行程後,經由旅行團再送我們到市鎮上去享受一餐。每一小碟(大約八吋直徑的盤子)售價$9.50,足夠一個人吃飽,所以不貴。

 

 

 

 

 

 

 

 

當然你還可以選擇西班牙飯Paella,其實我在這裡吃過最好吃的烤牛肉,比牛排好吃多了,還有豬肋骨pork ribs,煎烤鱈魚cod,都比其他地方好吃。而且我發現西班牙人也是甚麼都吃,他們用牛百葉做小點,紅燒豬耳朵,都是餐牌上常見的。

過去的朝聖者都是靠路過人家的善心,提供住宿。當時的教會,甚至政府都會建一些簡單的住屋,間隔成很多單位,免費供朝聖者住宿一晚。後來這一類Habitaciones還蠻多的。而今天我們可以見到很多的旅館,甚至大酒店都是由當年的Albergue改建的。我自己住過的兩間,就是由過去的Albergue改建。其中最著名的一間,就是位於聖雅各大教堂旁邊的Hotel Parador,目前是位置最顯著的五星級豪華酒店,而當時(1499年開始) 也是收容剛剛抵達大教堂的,衣衫襤褸的朝聖者的一間收容所及醫院。因為很多朝聖者經過幾個月的長途跋涉,不僅身體虛弱,甚至可能有病。所以這裡曾經是他們的宿舍及醫院。(下面是這間酒店正門,就在聖地雅各大教堂廣場內,位置顯著。可能是目前聖地雅各收費最高的酒店。)

 

 

 

 

 

 

 

 

 

 

 

 

 

 

 

 

在距離聖地雅各4.8公里處,是一個叫做Mount of Joy (Monte del Gozo)的小山坡,為什麼叫做Mount of joy?因為在這裡已經可以望見下面的聖地雅各,所以朝聖者抵達這裡時,都會發出歡呼。目前在這裡有兩個朝聖者的雕像,顯示他們高興的模樣。

 

 

 

 

 

 

 

 

最後一日,我們終於走向聖地雅各,經過這城市的郊區,抵達目的地的。每一個朝聖者都會經過大街小巷,走向聖地雅各大教堂。這裡的街道很狹窄,但是當大家第一眼見到前面聖地雅各大教堂其中一個尖頂時,心情一定都很興奮,一些朝聖者拿出相機影出這第一印象。(見到下圖中,最前面遠處露出的教堂尖頂?)

 

 

 

 

 

 

 

 

 

走完一段路之後,朝聖者終於到達教堂的廣場。雖然大家都累了,但是興奮之情則一。我見到一個個走進廣場的朝聖者有的歡呼,有的合影。

 

 

 

 

 

 

 

 

 

 

但也有很多累得立即脫下鞋襪,倒地休息。又或者是經歷過幾十天的風風雨雨,心情激動,跪地祈禱,難以平復。

 

 

 

 

 

 

 

 

我們下一個目標就是望彌撒。因為每一天正午十二時,都有一台為剛剛抵達的朝聖者準備的彌撒。過去都是在這個Cathedral舉辦,但自今年一月起,這間大教堂內部就進行全面裝修,所以每天中午的彌撒就改在一條街之外的聖方濟教堂The Church of San Francisco 舉行。

我們十一時到達教堂就先進去,因為嚮導說這台彌撒經常擠得水洩不通,果然到了十二時以前,就已經坐滿人,後來的有些就站在兩旁。很多信徒(朝聖者)都是遠道而來,或是組團參加。我見到有香港信徒由神父帶領參加,也有菲律賓團,一些非洲天主教信徒也集體參加。他們在彌撒之前自己念經禱告,甚至唱聖詩。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據說聖徒方濟各St. Francis of Assisi本人也是朝聖者之一,他在1214年出發,不久之後他的信徒就在這裡建了一座教堂。不過不是現今這座宏偉的教堂,目前這座教堂則是在1749年興建。

我們在聖地雅各住的旅店也是由過去一間修道院Convent San Francisco聖方濟修道院改建,位於Church of San Francisco旁邊。裡面還保留了當年的地基,就是1238年時期的地基(下圖右)。建築本身的外型也是當年的,都被保留,但內部就設備新穎,非常舒適。

 

 

 

 

 

 

 

 

 

說到聖地雅各大教堂的裝修,原來是為了2021年是Holy Year而準備,這Holy Year每十一年才有一次,到時候會有更盛大的慶祝儀式,估計教宗也會參加。到時候朝聖人潮會更踴躍。去年全年走過朝聖之旅的總數已經超越32萬人,估計到2021年時會增加到每年50 萬人以上。

每一個朝聖者到達聖地雅各之後,都會拿著自己的「護照」到教堂內的辦事處去申請一張證書,證明自己完成了朝聖之旅。人多時就要排很長時間的隊伍。目前每一天都有三五百,甚至六七百朝聖者抵達聖地雅各,據稱去年最多的一日達到一千五百多人。據說那一天要排隊三個多小時才能領到證書。(我們還好是由旅行社派專人代為申請,所以免除了排隊。)

 

 

 

 

 

 

 

 

 

最後我的經驗是,參與這類行程最重要是鞋子必須合腳。不一定要穿hikers必須穿的那種hiking boots,因為這一段路多數都很好走,如果hiking boots不適合你,就不要勉強。不過最好都是選擇鞋底有抓力的,以免濕滑摔跤。而且出發之前,必須先將這(幾雙)雙鞋子穿得非常舒適。最重要,鞋墊要軟,我還加了一雙非常厚軟的襪子(哪種終身保用的襪子),所以走起路來非常舒適,對足部沒有太大壓力。另外最好有兩雙替換的鞋子,有人不習慣長途步行的,中途換雙鞋子會有重新出發的感覺。很多人腳部起水泡,都因為鞋子太緊,或是穿了不習慣的新鞋。

說到近年來Camino de Santiago突然間越來越受歡迎,也跟一部電影有關,就是2010年由好萊塢男星Martin Sheen主演的The Way。Martin Sheen的父親是西班牙Galicia人,早期移民美國,但他們家人與西班牙仍有淵源,而且篤信天主教。這電影就是Martin Sheen的兒子之一Emilio Estevez的主意及寫的劇本(他自己在電影中就演Martin Sheen死去的兒子)。電影是說Martin Sheen的角色(一個眼科醫生)的兒子在參加朝聖之旅時意外死於旅途,他傷心的去認屍,想起兒子說他整天工作,從來都不出去看世界,決心背起兒子的背包,完成兒子未完成的將近500公里的行程。結果他在途中與幾個人結伴,最終抵達了聖地雅各。(參見:電影The Way朝聖之路)

這電影是小製作,拍得很平實,也有很多Camino 路上的經歷。大家有興趣可以找來一看,也許可以啟發你也前去嘗試。

其實走朝聖之旅,你不一定必須是天主教徒,但是必須有長途步行的經歷,否則會很辛苦。我們團員中就有人第一天腳趾頭就起了水泡。我也在路上見到很多人走不下去。我在一個小餐館見到一個布拉格來的男子,他就哭喪著臉說他的腳很痛。

所以我們的旅行團,還有很多人都強調,這是一個個人的旅程,不是要比賽,要逞能。你必須以你自己的步伐,速度行走。我一路上見到有人留下很多「人生的智慧」,有些寫在石頭上,有的貼在牆上。大家走這條路的目的不過是要利用一個自己不常做的行動,洗滌心靈,重新調整一下心境,調整一下生活的步伐,從另一個角度看人生,只要對你的將來有益,就值得去做。

我自己作為一個不常上教堂的信徒,非常高興重新接上教會。我最近見到一個中國人的帖子,他批評川普(特朗普)總統,說任何一個人居然會相信聖經上的神話故事,其聰明就有限。這就是這個人的「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的境界。他還沒有參透。

附註:

我出發之前發現,我平時參加的Toronto Bruce Trail Club定期舉辦Camino preparation hike,讓要前往朝聖的人練習。我參加過一次,但覺得我們的hike要比西班牙難走多了。除了地上都是雪,而且我們的trail有大石,經常要爬高走低,很費體力。西班牙最後的一段路要好走多了。但是如果你是由法國境內出發,走那比利牛斯山Pyrenees Mountains,就必須做更好的準備,要穿標準hiking boots,體力及經驗都要足夠。

另外我也發現,多倫多有一個Camino hiking club,都是已經去過,或是正要前往參加Camino的人組成的,原來會員已經有幾百人。他們也是定期舉辦Camino training hike,我相信每個城市可能都有類似的組織及活動,有興趣的可以參加。

更多圖片請看:西班牙朝聖之旅Camino de Santiago圖片集

相關文章:Bruce Trail - Hiker的天堂

Click: 53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