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國會只是叫囂場地?論自由黨醜聞

2018-11-03 12:42:30

杜魯多總理越做越囂張,前兩天,他在國會見到一群學生時,跟他們談話,談到國會中的質詢時,他居然這樣說:「你會見到各政黨的人不同的表現,我們呢,總是試著正經嚴肅serious,保持尊嚴respectable,對方呢就喜歡喊叫shout。這是做反對黨的一貫做法。」

這就有些小人得志了。他沒有做過反對黨嗎?

他這樣說話,也是完全不了解國會的運作方式。英國議會制的國會就是要給反對黨一個機會,向執政黨問責。他把這樣神聖的工作形容為喊叫。

杜魯多這樣囂張,完全因為受到媒體的包庇。

過去近三年,自從杜魯多上台,他可以不理反對黨在國會的任何質詢。因為過去三年,加拿大的媒體完全不理會國會中發生甚麼事。我不記得CBC上一次播出國會質詢片段是甚麼時候。但是在前任哈珀總理時代,CBC每天晚上十之八九的大新聞是當天國會中反對黨質詢政府的「台詞」,那是CBC等媒體的主要新聞來源。每一天反對黨攻擊哈珀政府的話,都是報紙大標題。都成為哈珀政府的醜聞。

但是自從自由黨上台,國會質詢成為默片,挑不起一絲蓮漪。杜魯多也沒有醜聞。作為加拿大國民,他們完全沒有機會見到反對黨領袖,及反對黨議員。

記得哈珀在台上時,第一反對黨是新民主黨,黨領是唐民凱Thomas Mulcair。那時候CBC及星報等當他是英雄,每天晚上都是他出鏡。因為他攻擊哈珀的話語,媒體都愛聽,所以一致推崇他是「最有效most effective的反對黨領袖」現在自由黨在台上,反對黨是保守黨,黨魁是希爾Andrew Sheer,他說的話媒體都不愛聽,你不要想在晚間新聞見到他。所以好多次媒體做民調,知道希爾大名的國民非常少,CBC還很意外地說:明年大選保守黨要加把力,因為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們的黨領。

杜魯多政府沒有醜聞嗎?過去一件件的糗事,媒體都幫他遮蓋過去,也都不會使用國會質詢的片段,因為反對黨的質詢通常一針見血,對杜魯多殺傷力會很大。而且媒體也不願意給保守黨曝光機會。至於真的醜聞,一件接著一件,都被媒體掃到地毯下面了。

最近的一件,是杜魯多政府上台後,原來應當依照前任政府的一項合約,將一宗皇家海軍的六億六千萬元採購合約給魁北克的戴維造船廠Davie Shipyard。但剛剛上台的杜魯多政府中,有閣員跟Nova Scotia省的最大造船廠Irving相熟。特別因為國庫局長Scott Brison隸屬當地選區,就代Irving 造船廠去說項,要改變合約。據說在一次相關會議中有四名閣員出席,極力推動。當時海軍最高領導Mark Norman諾曼准將知道後有些不高興,因為這代表合約作廢,要重新簽訂,時間會拖很久。因此將有閣員插手的事透露給一個記者,這個CBC記者就將新聞公開了,(雖然公開,也是媒體敷衍了事,不構成大新聞)。但是杜魯多政府還是惱羞成怒,將這位准將告到官哩,說他洩露政府機密,最後還將他去職。現在等候審訊。(這情節像不像蘇聯時代?)

這件事再明顯不過,杜魯多政府一方面是不想遵守保守黨的合約,一方面是要為自己選區的公司送人情。但這樣做不是一手遮天是甚麼?

這件事的蹊蹺處在於,就在CBC刊出新聞之後沒幾天,這位CBC記者就被國防部聘請做高薪顧問去了,從此這新聞就沒有跟下去。反對黨當然更懷疑整件事是在掩飾。

反對黨每天在國會質詢政府,為什麼拒絕交出相關文件給Mark Norman的律師,讓他可以自辯。又質詢為什麼這麼巧,那位揭發事件的記者立即被聘請到政府中工作?但是因為媒體不跟蹤,杜魯多以及他的官員每天都以「這件事政在法庭審理中,我們不方便回應」做擋箭牌。我注意到一點,Scott Brison本人只在國會答辯過一次,之後就由其他部長代他回答,證明他是擔心現在說的話將來在法庭中對他不利。

但是因為媒體不播報國會消息,所以不管事件多麼不合理,都沒有成為新聞。杜魯多當然可以對反對黨嗤之以鼻。

另一個類似的例子是,杜魯多政府為了討好原住民,(換取支持),決定開放北極地區給原住民捕魚(北極貝)。這捕魚合約為期20年,每年可以賺取 2,400萬元,這樣一開放給原住民,自然引起原住民興趣,但是自由黨的自己人也不忘記分一杯羹。今年二月,政府將其中四分之一的合約發給了Nova Scotia斯高沙省的一間Five Nation Clam Company,這公司名稱聽起來像是原住民開的,但其實當時的漁業部長Dominic LeBlanc的家族佔大股。其他爭取不到的公司透露,這公司是LeBlanc妻子的堂兄弟開的。此外也有其他公司爭論,執照派發程序不透明,有內幕交易,還告到法院。

我記得在國會中,保守黨員Todd Doherty剛開始提起這事情時,LeBlanc還振振有辭的說:我太太有60個堂表兄弟,這是表兄弟的表兄弟,我們根本沒有往來。還說,這是原住民成立的公司,目的是在幫助原住民。

但是其他爭取未成的公司逐步發現,這Five Nation的組成完全不合資格,其中原住民股份非常少,而且法庭文件查出,在發牌之前,LeBlanc本人跟那位「遠親表兄弟」見過五六次面,甚至通風報信,叫他將公司的原住民成分增加。

雖然保守黨天天在國會吵鬧,主流媒體都只是輕描淡寫,即使是CBC雖然是最先報導,也只是在網頁報導,晚間新聞還是沒有見到。後來保守黨多次要求操守專員Mario Dion調查,結果發現漁業部長嚴重違反利益衝突法,還用很難聽的話指責這就是貪腐。調查報告出爐,LeBlanc簡短發聲明承認接受報告結果。媒體就只是半天新聞,沒有追蹤報導。

結果整件事被自由黨人搞汪了,杜魯政府搞不定這亂攤子,決定將整個發牌延遲到後年,也就是大選後。而LeBlanc就被調職,由漁業部調動到各省間貿易及北部事務部長。

而CBC在報導這新聞時,還不忘記用保守黨Todd Doherty的一句話說「這件事(調動)做得對。」又借用新上任的漁業部長Jonathan Wilkinson的話說:「這合約延期,與操守專員報告無關,我也不認為前任部長有做錯。」

自由黨為什麼要將這合約延遲到大選之後,也是政治原因,因為上次大選自由黨獲得東岸全部的32個席位,現在每個人都要分一杯羹。大家都是自己人,怎麼分都分不均,還要顧及原住民。

所以我一直都說,作為自由黨,你必須基因裡就有分贓的因子。

Click: 17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