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安省既得勢力捉住權力不放

2018-09-11 21:54:09

在美國被川普(特朗普)支持者稱為Deep State的現象,在加拿大也存在。這個「既得勢力」的集團阻止任何影響他們現有權勢的改變。

安省省長福特Doug Ford以精簡政府作為政綱之一,他上台後在省議會立法,將多倫多市議會的議員席位,由原有的47席縮小到25席位,遭到市政府及部分市議員的高聲反對。法律上,福特有絕對的權力這樣做,但是高等法院一位法官卻接納了市政府提出的理由,做了裁決,說福特省長這樣做是違反人民選舉權利,裁決違憲。

這怎麼違反人民投票權利了呢?47個議員減少到25個,還是要由民選的呀?說是中途改變規則,事實上新的規定已經在執行中,也不能說是中途改變。

說實話,這一夥人都是既得利益者deep state。47個席位,大家都有官做,減少到25個,機會就少了一半。而且他們以為,人越多,他們就更容易對付福特。

福特當天說得不錯:我是由230萬選民選出的省長,他只是一個被任命的法官,而且是被(前自由黨省長)麥堅迪任命的法官。

在我們一般有common sense的老百姓聽來,這句話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那些專家、學者就認為大逆不道,你怎麼可以攻擊法官呢?因此圍攻福特。因為他們都是同路人。

這位法官Edward Belobaba也是那位曾經幫助阿富汗恐怖份子卡達爾Omar Khadr 保住政府「賠償」他一千多萬元的法官。卡達爾在16歲時拋擲手榴彈,打死一名美國軍醫。他後來被美國判刑,關在關塔那摩,加拿大人權憲章就堅持他是受到虐待,堅持將他引渡回來,杜魯多政府還賠償他一千零五十萬元。後來當那個軍醫的遺孀要向他索取部分「賠償」時,就是同一位法官裁決這要求過分extraordinary,要他一毛錢也不必掏出。

這項賠償,這項裁決都受到很多加拿大人的反對及抗議,但是所有媒體中訪問的專家及學者,都是同一個論調。到底是這些專家學者及媒體人代表加拿大價值觀?還是用common sense思想的普羅大眾代表加拿大價值觀?

很多實例都是媒體不報導的,為什麼人口不到三百萬的多倫多要47位市議員?人家洛杉磯有四百萬人,只有15位市議員;倫敦市人口超過八百萬,亦只有25位市議員。而且福特省長的建議是依照聯邦及省的選區畫分的,同樣的地區也是有25位聯邦議員及省議員,執行起來更統一。由哪一個角度都更合理。

多倫多市議會的沒有效率是罄竹難書,任何一個簡單議題,47位議員都要輪流提出意見,將簡單問題複雜化。華人最難以理解的是,一條士嘉保地下鐵,市議會通過了八次,但是到現在還沒有動靜。因為每一次通過了,就會在有一小撮左派議員以任何一個小問題,提出來干預。

有人說,其實市長莊德利John Tory本人內心都不反對縮小議會,但是他說不出口,因為他無法得罪這個deep state。這個既得勢力是得到幾大媒體,特別是多倫多地頭蛇多倫多星報的包庇的。因為有多倫多星報,那幾個左派議員才得以如此囂張。換句話說,有那幾位左派議員,多倫多星報(及CBC等)才能夠操控多倫多市。這是為什麼到今天,一條公路也沒有擴建,地鐵更是難建,相反的單車徑卻是左一條、又一條的擴充。

你只要經常看星報,就會知道。每隔幾個星期,星報就會有一篇社論或是專欄,斬釘截鐵的說「士嘉保地鐵絕對不應當起建」。

今天在市長莊德利的記者會上,難得有一位記者,(我懷疑是多倫多太陽報記者)問了一句話:聽說市議員反對縮小議會,是因為市中心那些左派議員,他們除了做議員,找不到其他工作。

而好笑的是,莊德利回答時居然這樣說:「我也聽過那樣的說詞,那是亂說的。」可見這是公認的事實。

但是極大多數記者是左傾的。在昨天法官發表裁決之後,福特省長隨即宣布要以憲法中的但書條款,再度通過同一項議案。之後莊德利的記者會中,居然有一位記者這樣問市長:「據說福特省長延遲了他的記者會兩小時,是因為要爭取保守黨議員caucus的支持,這樣說,你是不是可以去對那些保守黨議員逐個攻破,爭取他們支持你(投反對票)呢?」

這樣的記者,他是問問題呢?還是向市長獻計呢?

而且部份媒體(如 CBC)一次又一次的在報導這新聞時,「提醒」觀眾,福特是為了「報復」他在市議會時,與其他市議員有牙齒印,所以要趁機整治他們。又說福特競選市長輸了給莊德利,所以也是要趁機報復。他們就有這樣小人。

再度證明,今天的主要傳媒也是這個deep state的中堅分子。

Click: 61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