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二十

2018-09-02 12:34:24

09/22/2018

圍繞著川普是否通俄調查的內幕,越來越精彩。

昨天我寫到,川普突然間不公開那份FISA文件了,然後紐約時報的文章出現了。兩件事發生在一起,太多引人疑慮之處。

據說那份文件將讓很多人的真面目(罪行)被公開,所以司法部裡好多官員向川普施壓。前一天,我才在福斯新聞Fox News中聽見幾位法律專家斬釘截鐵地說,這份文件可以讓聯調局及司法部幾位(前)高官被起訴,這些人包括:前聯調局局長康米James Comey,已經被開除的副局長麥凱Andrew McCabe,司法部代理部長葉慈Sally Yates,副部長羅森斯汀Rod Rosenstein,也許因為這樣,司法部向川普施以最大壓力,說這樣的結果對於司法部沒有好處,對於國家沒有好處。

但是川普哪裡是那麼容易向壓力屈服?這是川普最好的機會絕地反攻,為什麼要放棄?

有報導說,華府的deep state一方面阻止川普將文件公開,一方面為了保險起見,才會再使用紐約時報那篇文章,激發川普開除羅森斯汀,這樣所有箭頭都可以轉移到川普身上,說他是妨礙司法,說他的目的在阻止通俄調查繼續下去。這樣就可以一夜之間改變華府政治氣候,將注意力轉移到川普身上,而不是那班「罪犯」身上。

但是川普也不是那麼笨,他怎麼會在這時候去開除羅森斯汀?

由紐約時報昨天的文章可以見到,羅森斯汀是先對川普採取行動的:他在上任僅僅兩星期,就策畫要竊聽川普,蒐集證據,然後說服內閣人員,包括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及當時的國家安全顧問凱利將軍John Kelly,啟動憲法修正案第25條,罷免川普。

據說這計畫是羅森斯汀在一項非正式聚會中提出。昨天羅森斯汀發聲明否認他這樣做,但沒有否認他這樣提議過。

另一個關鍵處在於,同一時間羅森斯汀就任命了獨立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展開了川普通俄的調查。所以這件事也可以證明,整個通俄調查都不是公正的,都是要除去川普的手段。

紐約時報從來不會刊登對川普有利的文章,估計這篇文章有可能是最後的努力,要拯救前面說的那一班人,及他們的deep state。

總而言之,未來幾日將有很多新的發展。這樣的發展比間諜小說還要迂迴。(但是所有真實細節,都會被所有主媒壓制,所以每一個發展都要經過漫長的時間,還要川普夠幸運,才能見光。好像現在,他們就集中全力鋪天蓋日的報導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的所謂性侵事件。)

目前華府那般Deep State以及民主黨人,最終期望(也是唯一希望)是贏得十一月中期選舉,他們可以壓制任何對他們不利的調查,報告見光。他們可以阻止卡瓦諾的任命,然後控制最高法院,最終不僅可以保住康米那一班人,還可以進一步將川普治罪。

不過我認為,只要川普手上有那份文件,他就有籌碼。只要他不上當,不在此時開除任何人,這一鋪牌他都可以繼續玩下去。

(你想知道那份FISA文件的內容,可以參考:共和黨備忘錄終於見天日)

 

09/21/2018

今天新聞真是很多,那個指控大法官候選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 在36年前企圖性侵她的女教授,同意到參議院接受聽證,這使到主媒又口沫橫飛,樂不可支;之後有消息說,川普總統暫時不會公開那份FISA文件,就是聯調局及司法部高官,申請要竊聽川普大樓的陳情書;然後到下午,紐約時報刊出洩露消息,說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汀Rod Rosenstein曾經說,他曾竊聽川普,以便獲取證據,證明川普不適宜做總統,然後爭取內閣閣員合作,啟動憲法第25項修正案,將總統免職。

通常(百分之百)紐約時報及華盛頓郵報等刊登的洩露新聞,都是對於川普及共和黨不利的消息,但是這一次似乎例外。這新聞證實了,華盛頓確實存在deep state既得勢力集團,要將川普除去。也證明美國司法部門居然有人竊聽總統。但是CNN等在播報這新聞時,也轉了一個彎說:「這證明司法部高官,都懷疑川普的腦子有問題,所以要竊聽他。」

文章說,羅森斯聽有這計畫是因為川普剛剛開除聯調局局長康米James Comey。所以不表示他懷疑川普的腦子有問題,只是意見不合。

之後羅森斯汀發表聲明,否認這報導的真實性,同時說自己「從未提及25修正案」,於是CNN等又說「他沒有否認自己竊聽川普那一段」。

不管怎樣,這件事加上被開除的聯調局副局長Andrew McCabe,及聯調局調查員史托克Peter Strzok,你能說聯調局及司法部不存在集體陰謀,要除去一個經過民選的總統嗎?這是不是叛國罪?

過去川普支持者一直要川普將羅森斯汀開除,因為他就是調查川普通俄的負責人,而立場偏袒。而主媒就等著川普將他開除,他們就可以說川普妨礙司法。今天CNN等就說,川普這次可以有藉口將羅森斯汀開除了。我反而認為,這篇文章揭露了羅森斯汀的真面目,反而不用開除了,因為他將不敢再有所(破壞性)作為。

所以有人認為,紐時這篇文章又是一個圈套,要迫使川普開除羅森斯汀,然後指控川普妨礙司法。因為沒有人相信紐時會刊登一片對川普有利的文章。

而且由於這新聞,似乎紐約時報上一次匿名文章的作者也呼之欲出。在那篇文章中,作者自稱是白宮高官,曾經計畫以憲法25修正案,將川普拉下馬。今天的新聞似乎指示,這位高官不過是好像羅森斯汀一類的deep state人馬。沒甚麼奇怪。

至於川普為什麼改變立場,決定不公開那份FISA申請文件,內情非常蹊蹺。川普在推特中說,是因為司法部的總調查員Inspector General建議,說文件公開會影響到「盟邦利益,及通俄調查。」川普不是容易受影響的人,為什麼這件事妥協了,相信還有下文,拭目以待。

至於大法官任命的鬧劇,民主黨及美國左派婦女團體是無所不用其極地要讓卡瓦諾粉身碎骨,以達到他們的目的。

這個做出指控的女子還沒有露過面,但是這兩天所有民主黨人一個個站出來在他們朋友的媒體上說:我相信她,她絕對可以相信。在今天一個女人願意站出來需要多大勇氣,她絕對可以相信。我們沒有理由不相信她,這是極端嚴重的指控,必須嚴厲對待…CNN那個資深主持Wolf帶著悲哀表情說:我不能想信她目前遭受到的痛苦打擊torment。

這不是尋求真相的途徑,這是媒體公審。我管你有沒有證據,我們已經決定只聽一面之詞了。

川普容忍了好幾天,今天忍不住了,在推特上說:如果真有其事,她應當在當時就報警。於是媒體今天開始公審川普:總統向受害人開炮了,白宮攻擊性侵犯的受害人,事件越來越醜陋了,這是來自最高層的恐嚇…

我為人類悲哀,可以顛倒是非到這樣的程度。

 

09/19/2018

安省上訴法院的三名法官今天一致做了裁決,推翻早前一個法官裁決的,說安省保守黨政府五號法案違憲的決定,這表示五號法案可以即時實施,多倫多市議會將由原來計畫的47席位減至25席位。

其實這是完全可以預料,也完全正當。但是在市政府大呼小叫,傳媒應聲復合的氣勢下,就硬是將保守黨政府的議案說成是不合法,甚至違憲。

今天三位法官的裁決對於早前那一位可以說是當頭棒呵。但是沒有人檢討,那一位法官怎麼可以做出那樣的裁決。事實是,當早前市政府向法院提出訴求時,他們自己的律師都說是沒有希望的官司,是硬著頭皮打下去的。但就遇到那樣一位無厘頭的法官,造成一樁鬧劇。

我聽到好多傳媒及評論員說,「福特省長根本不懂法律,他怎麼可以說他是民選的,法官是任命的,所以他才是對的。」

這絕對不是不懂法律,這是要揪出北美今天的司法制度的怪象。因為法官不再是盡他們的責任去「解釋法律」,而要成為立法人員。就像今天三位法官不只推翻前一位法官的裁決,還指出那位法官的裁決多處有令人質疑之處,因為五號法案距離違憲有一大段距離。(以那位法官的裁決,今天不知道有多少我們每天做的事情都違憲。)

事實是,今天美加的司法制度已經形成鬧劇,太多這一類法官利用職權,做出有立場的裁決。最有名的事例就是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的所謂旅遊禁令,這項禁令是經過法律界人士多番考慮制定的,但是全美國就有那麼幾個自由派的巡迴法官裁決違憲。當時白宮的律師就說,不怕你們告到最高法院,最終我們一定贏,因為法律上站得住腳。但是這一類法官就是在傳媒的擁護下,要推翻禁令,鬧得全國沸沸揚揚,最終還不是到了最高法院,前面的裁決全部都被推翻了?

今天還聽到幾位評論員以半瓶水的知識,散播不實謠言。比如他們說,福特說,美國洛杉磯,英國倫敦人口都比我們多,但市議員比我們少,這是不懂事實,因為要算大洛杉磯在內。他還舉例說,芝加哥的市議員就多達五十位。

這位評論員才是散播謠言。如果要算大洛杉磯,那我們也要算大多倫多,連萬錦市,列治文山,密西沙加都算進去。而他舉芝加哥就對了,但芝加哥是例外,是民主黨經營最腐敗的例子。你去查一下,洛杉磯近四百萬人口,只有15位市議員,英國倫敦有八百萬人口,也只有25位議員。

還有福特省長的一句話也被一位評論員駁斥,福特說Edward Belobaba是前安省自由黨省長麥堅迪任命的,我就聽見一位評論員說,Belobaba是聯邦法院法官,所以根本不是省府任命。事實是,他是安省高等法院法官Ontario Superior Court of Justice,的確是安省政府任命的。

今天媒體的不負責任,法官的越權,在在造成我們的社會沒有是非,日走下坡。

 

09/19/2018

如果你完全不懂美國政治,你只要看這一次民主黨怎樣製造一宗36年前的性侵案,製造之後,女主角還不肯出面,卻蠻橫的要聯邦調查局先展開全面徹底的調查,目的要阻止川普總統任命的大法官人選卡瓦諾Brett Kavanaugh通過投票。就這一件事,就已經證明這是一個無賴政黨。

但是連著好幾天,民主黨以及他們在傳媒界的戰友,就已經將這整件事炒作成為卡瓦納是一個罪人,而指控他的女人是一個可憐的受害者。

這個女人(加州某大學心理系教授Christine Ford)過去36年來沒有出過一句聲,只說她在2010年的時候(30年後)因為這件事去看過心理醫生。你不覺得奇怪嗎?

下面是民主黨人以及一些傳媒界評論員說的話:

我們不能讓她到國會去受審問,讓她再做一次受害人,只有全面調查才是正當。我們要給這女人一個機會,把事實說出來。

這是MeToo運動的決定性一刻defining moment,我認為所有美國女性都應當奮勇rise up站起來,這已經不是我們知道的美國,必須把事實說清楚,

美國每一個女人都曾經是性侵的受害者,這情況已經太久,必須停止;唯一停止的方法就是調查;卡瓦納必須在宣誓情況下接受問話調查;

川普政權就是靠參議院那一夥人包庇著,現在他又要在最高法院填充自己人,以維護他的政權,我們不能讓他這樣做;

川普因為自己就要接受刑事控罪,所以他必須在最高法院放進去自己的人,這就是今天的真相;

這個受害者無須出面的,現在她勇敢地站出來了,參議院那些共和黨人卻要審訊她,當然不可以。這事情必須由FBI調查…

The View的一個女主持說:我們哪個時代,女人是受保護的,(下面的人大拍手掌),但是那些參議院的男人,而且是白人的老男人,現在要審判她(下面的人歡呼及拍手掌);

相信稍微了解美國司法的人都會見到,這是一件未審先判的案子。一個經過重重關口,先後六次的聯調局背景調查,一生都在司法界打滾,廣受尊重的法官,通過了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幾乎就要被投票通過了,卻在最後一分鐘,遭到不明不白的指控。任何一個明眼人都應當看出來是誣陷。

大家都說川普是大嘴巴,說話口無忌憚,但是這一次,他完全不敢說一句Christine Ford教授負面的話。他知道今天在美國,一個女人出面指控一個男人性侵,盡管是36年前的事,你都不可以攻擊她,否則就是政治上的死

我們生活在一個白色恐怖的世界。

這樣的事我早已經警告過了,你可以看我在七月一日寫的時事看板。

 

09/18/2018

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選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被一個中學女同學指控,36年前喝醉酒,壓在她身上,企圖對她施暴。

任何明眼人都可以看出,這又是一個極端左傾的文化界女子,要利用這件事阻止卡瓦納的任命被通過。今天美國政治圈裡的左派,文化界的,藝術界的,他們對於川普那種仇恨,要找出像這個教授一類的女人,太容易了。

但是今天你看那些左傾媒體的報導,充分利用這個女教授的話,製造對卡瓦納負面的報導。這些新聞說:她的指控絕對可信,她由這件事一些好處都沒有,沒理由不相信她。……

為什麼她連面都不必出現,你們都相信她了呢?

那個夏威夷日裔女參議員這樣說:這是極為嚴重的指控,她沒有必要出來作證,給你們糟蹋。她憑甚麼要出面?你們男人都沒資個說話,閉嘴,站開一邊去。

今晚NBC的晚間新聞說,「這件事與27年前大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的事件不同,目前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有四位女性。」換言之,他們想用性別衝突的立場,將卡瓦諾打下來。

NBC那個左傾新聞主持Chuck Todd說:「他(卡瓦諾)面對這些指控,又要調查,又要聽證,也許會覺得不值得,何苦呢,然後退出這項任命。這是我的看法。」

這就是「他們」的夢想,要讓卡瓦諾不勝其煩,自動退出。你看,他們連自己的夢想都公開了,還需要甚麼證據呢?

現在這個女教授又說,她不願意出來作證了,她要FBI先調查這件事情,之後才出面接受聽證。一個指控別人強暴的女人,自己不願意挺身出來作證,卻要聯調局先調查?

這就是他們的目的,鬧得天翻地覆,讓卡瓦諾名譽受損,自動退出。事實是,民主黨參議院由民主黨領袖Chuck Schumer起,多名議員已經叫了兩天,要聯調局對這件事展開調查:「我們要求徹底的全面的調查,這是一宗嚴重的罪案。」

從頭到尾這都是一個鬧事的例子。沒證沒據,先把事情鬧大了,來個輿論審判。打倒卡瓦諾再說。

而且我懷疑,這個女的根本不敢出來,否則她的謊言一定好快被看穿。

那個民主黨參議員Richard Blumenthal今天說:我認為卡瓦諾的提名應當撤回,他根本不適合被提名。

這就是他們最終目的。這不是未審先判是甚麼。他們真的以為共和黨那麼笨?又或是他們有媒體這個傳聲筒做後盾,才敢這樣無法無天。

昨天我說過,卡瓦諾過去認識的65個女子發表公開信,說她們認識的卡瓦諾從來不可能做出那樣的事。她們說,卡瓦諾從來沒有失控過。這些女人還包括卡瓦諾過去的兩個女朋友。足以證明卡瓦諾是甚麼樣的一個人。

但是今天CNN說,這些女人都是白宮找出來的。白宮可以一日之內找到所有六十多個女人?而且我聽過其中好幾位的訪問,都說是在網路上一傳十十傳百,自動加入的。

今天更有趣的是,CNN有一條新聞說,這位教授指出,當36年前那件事發生時,房間中還有一個人叫做Mark Judge,他應當知道這件事。於是CNN等媒體就去訪問了這個男人,但是這位Mark Judge說:他完全不記得有這樣的事情。他還說,他自己曾經喝酒,但不記得卡瓦諾喝過酒。他還說「這件事完全的nuts胡說八道。」

這就那位教授口中唯一的在場證人,CNN沒有報導這條新聞,只收存在資料庫裡。

這件事還需要調查嗎?

昨天我說共和黨放棄太快了,同意就這是舉行聽證,但是我知道,今天對於任何一個女性出面的指控,共和黨沒有辦法不重視,否則就是政治上的死罪。但是我知道,這一次對於聯調局出面調查,共和黨不會這樣容易妥協,那就是白癡了。

 

09/17/2018

民主黨用搗亂方式,無法阻止最高法院大法官Brett Kavanaugh的任命被通過;他們企圖在共和黨中找分離分子,但似乎沒有一個共和黨人中計,(自從參議員John McCain去世之後,民主黨很難策反其他共和黨人了。)於是他們用最後一招:造謠;耍爛渣;耍無賴;總之最骯髒卑鄙的手段出場了。

一個加州大學教授,自稱在35年前讀中學時,被17歲的Kavanaugh性侵犯。

我不是在完全沒有聽到見到證據之前,就要汙衊這個女人。但是事情有這樣巧的嗎?這事情與27年前保守派黑人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任命時發生的故事怎麼那麼相似?就像是一個劇本重複翻拍。

當時也是一個女性知識分子(Anita Hill,律師)出面,造謠說湯瑪斯在十多年前在她面前說黃色笑話,(性騷擾她)。

現在世界更進一步,說黃笑話已經不在是足以構成令人驚訝憤怒的行為,因此劇本改變成性侵犯。

為什麼當事人當時一些表示都沒有,等到參議院要投票了最後一刻,冒出這樣的指控?

Anita Hill後來因為那件事,成為左派學術界的英雄,廣受吹捧。今天再有一個女教授出面,我也不意外。誰不知道加州的大學校園都是左棍。他們無須有學問,只要足夠左傾,都可以獲得各項研究費,出人頭地。

這件事蹊蹺處不止於此,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民主黨頭頭范士丹 Dianne Feinstein 收到這封投訴信已經兩個月,為什麼當時不提出?我認為是連她都認為這種事不可信。現在實在沒法了,才予以公開。(她說當時知道該女子不願意出面,才引瞞的。那麼是說現在知道沒辦法了,所以使出來做最後一招?)

其實不只是Kavanaugh本人嚴重否認,另有六十多名Kavanaugh過去的女同事、女同學出面證明他的人格無可挑剔。但是沒有一間主媒訪問這六十多個女性(除Fox News之外),而那個女教授(的律師)就有華盛頓郵報等多間媒體力挺。

每一間媒體都當這件事是合理的指控,他們用「被揭發」這一類的字眼,這就已經是對Kavanaugh的名譽打擊了。甚至使用 Damage control一類負面字眼,做強烈的暗示。沒有人提起,民主黨有機會利用這樣的指控達到政治目的;沒有一間媒體提起 27年前大法官湯瑪斯事件。

共和黨實在低頭的太快,(今天的政治氣候,沒有人敢輕視任何的性侵指控),允許就這項指控舉行公聽會。這一拖,Kavanaugh的任命投票就不知拖到甚麼時候了。

有人說,如果這一次讓民主黨得逞,以後共和黨總統都別想再成功提名大法官人選。

 

09/17/2018

川普總統終於下令將聯調局及司法部多名高級官員、向情報法院FISA申請竊聽川普競選時一個義務性質的顧問Carter Page時,向法院提出的報告解密。

如果這個世界有公正司法,這份20頁的報告,將可以讓FBI及司法部多名高級官員入罪。也可以證明,整個獨立調查員Robert Mueller穆勒調查都是違法的。因為他們使用一份不合法的報告,作為基礎申請竊聽一個當選總統的過度小組;同時使用這報告偵查得來的資料,企圖使一個未來總統入罪。

這幾個頭頭包括:聯調局前局長康米James Comey,副局長Andrew McCabe,司法部代理部長葉慈Sally Yates及副部長羅森斯汀Rod Rosenstein四個人,他們一共四次向情報法院申請竊聽Carter Page。他們基於的理據是希拉里競選團隊出錢,雇用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topher Steele與俄羅斯情報人員泡製的「川普黑材料」,而申請時,隱瞞了這黑材料是希拉里及民主黨出資製作的。

由於每一次竊聽批准只限於三個月,這些人一共申請四次,(就是延長三次),川普只是下令公開最後一次的申請文件二十多頁。(全部文件共四百多頁。)

也就是說,「他們」一共竊聽了川普過度小組,及政府一年時間。(記得川普曾經說,他懷疑自己和川普大樓被人竊聽,當時所有傳媒都說他在造謠,說他空口說白話。記得川普剛當選時,他和澳洲總理,日本首相的通話被人公開?當時傳媒還說是川普身邊人不檢點,是川普沒有好好管理手下,才使到這些本應當是最機密的通話傳出去。)

現在至少圈內人應當知道,說謊的是康米,是葉慈等人。

川普批准公開的文件,除了FBI及司法部高官向情報法院FISA申請竊聽川普過度小組的文件之外,還包括這些高官的五萬份電郵。這些高官包括前聯調局局長康米James Comey,副局長Andrew McCabe,聯調局高級探員史托克,他在司法部的女友Lisa Page,司法部的Bruce Ohr,等等。

但是可以預料到,主媒會全力封鎖這份文件。就像今年二月一日當共和黨眾議院的備忘錄被公開,主媒花了多少時間打擊這份備忘錄。(見時事看板十四)。今天CNN就說,這件事共和黨致力於要公開的,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幾乎只報導了幾十秒鐘。然後他們用了很多時間,報導川普前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即將被判刑。

 

09/14/2018

川普任命的大法官人選Brett Kavanaugh有無懈可擊的背景。他在上周開始的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中的表現,也無懈可擊。雖然民主黨號召了搗亂分子,持續不停的大鬧會場,民主黨參議員也不斷的搗亂,但是三天聽證之後,大家都公認,Kavanaugh應當會通過下星期四的投票。

但是沒有想到,民主黨會在最後一分鐘再使出卑鄙的手段要阻止他的任命。昨天,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民主黨頭頭、加州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致函給聯邦調查局,說收到有一個女子舉報,說Kavanaugh在讀高中(十七歲)時,曾經對她有不軌言行。(甚麼樣的言行,以及這女子的身分,都說要極端保密。)

任何人見到這樣的消息都要覺得無稽。以Kavanaugh這樣一個在法律界縱橫幾十年的法官,包括權傾一時的巡迴法官,現在要晉身最高法院了,而且通過了重重關卡,最後一分鐘被發現讀中學時有不軌言行?是不是太可笑?

我在七月一號的時事看板中說過,民主黨會盡一切力量,阻止川普任命的大法官人選Brett Kavanaugh獲得通過。果然被我說中。而且民主黨使用的手段居然是1991年黑人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獲得老布希總統提名時使用的一樣。那一次民主黨也是挖出了一個十多年前在湯瑪斯手下做過事的女子Anita Hill,由她出面指控湯瑪斯曾在十多年前對她說過一個黃笑話,(吃她豆腐),要用這藉口將他拉下來。那一次搞到湯瑪斯名譽大大受損,每天的報紙頭條都說他不是正經人。你說多麼卑鄙!

廣東人說:橋不怕舊,最緊要受用。這樣爛的屎橋,也一用再用。

另外一個事實不能不提,每一次民主黨總統提名大法官人選,不論這人選多麼的左傾,共和黨沒有一次這樣搗亂。舉例說,目前最高法院最左傾的大法官Ruth Ginsburg,她是由克林頓總統提名的,她在1993年的提名投票,在參議院以96-3的大比數通過(只有三名共和黨人反對)。第二年克林頓在提名自由派的Stephen Breyer,他也以87-9的高票通過。奧巴馬時期,提名兩人:Elena Kagan,她以63-37票通過,Sonia Sotomayor也以68-31通過。足以證明奧巴馬時期,兩黨議員沒有過去融洽,但是共和黨最多投票不支持,但從來都不會用搗亂的方式,或是造謠侮蔑的方式,破壞對方名譽。

但是在共和黨執政時期,每一次大法官人選都是這樣被民主黨的參議員丟到泥潭裡,弄得烏煙瘴氣。但是傳媒卻每一次都指責共和黨,指責川普在華盛頓製造仇恨的文化。

 

09/13/2018

溫哥華華裔少女申小雨遇害案,在華人社區引發爭論。因為疑犯是一個剛剛抵步的敘利亞難民,很多人責怪杜魯多政府的難民政策,不經審核就接收了大批青年難民,其中不乏恐怖份子,或是作奸犯科的潛伏分子。

結果引來另一方的攻擊,說這樣的言論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然後引申到種族主義,甚至反穆斯林。

我也反對以一件事件引發對整個難民政策的攻伐,但是杜魯多的難民政策本身就有問題。他不就是在大選的混亂期間,衝口而出的要在兩個多月時間,接收兩萬五千民難民嗎?他不就靠這政策扭轉情勢贏得大選嗎?整個大選的轉捩點,不就是義大利海灘上的一張,敘利亞難民兒童的相片嗎?

一張相片有意的被媒體錯誤的解讀為前哈珀政府的過失,扭轉了大選情勢,那麼今天大家為了同情一個女童之死,責怪這項難民政策,就一些也不過分了。

每一個無辜女孩的遇害事件,都值得大張旗鼓地找出罪犯,檢討他犯罪的原因,找出如何阻止下一次類似的淒慘事件的發生。這絕對不是小題大作。到現在我們不知道申小雨是如何遇害的,但我們可以設想,那經歷是沒有人願意發生在任何一個人身上的。

我在這裡寫了很多「真實命案系列」,就是要大家重視這一類兇殘的犯罪事件,要盡全力阻止這一類事件的發生。但是今天反看這世界,每一次發生罪案,我們不被允許談罪犯的背景,媒體忽視罪犯的資料,甚至警告大家不可以利用罪犯資料做文章。舉例說,多倫多央街發生貨車撞死十個路人的事件,我們知道很少的罪犯資料,他是否真的有精神病?他患病多久?有多少人知道?他有吃藥嗎?這些都被禁止知道,但是第一時間出現在罪案現場的是大批的標語:Love for all, hatred for none. (要愛每一個人,不可以恨任何一個人)。一個月前在多倫多Danforth Avenue又發生槍擊事件,死了兩個女子,十多人受傷,同樣的,罪犯資料被包得實實的,但是第一時間再度出現這個穆斯林教會的語錄Love for all, hatred for none,對我來說,那個標語就像是一雙凌厲的眼神,瞪住每一個人,警告每一個人不可以利用事件將某一個族裔標籤化。

在這樣極端的政治正確現實世界哩,罪案只會越來越多,我們的人身保障會越來越少。我為那些無辜的受害人流淚。

 

09/13/2018

颶風佛羅倫斯即將侵襲美國東岸,大家都嚴陣以待。川普總統呼籲當地居民不要掉以輕心,我聽那幾個州的州長以及議員都說,川普問過他們需要甚麼樣的協助。

但是媒體再度利用機會整肅川普。他們說,川普整天打高爾夫,不理災民。他們列舉上一次瑪麗亞風災,波多黎各事件指責川普沒有盡力。

那一次事件剛剛發生不久,所以我記得非常清楚。川普完全依著本子辦事,還不怕多走一步。但是媒體還是可以找渣。

當時聯邦緊急應變小組FEMA一早就將救災物送到波多黎各。但是當時災區交通中斷,加上波多黎各當局沒有經驗,使到救災物品,特別是食水沒有分送出去。FEMA盡了全力搶救交通及電力,結果也是花了近一年時間才全面恢復。

那一段時間,CNN每天都與波多黎各首都聖璜市的女市長通話,藉她的口痛罵川普,將波多黎各的災情全部都怪罪在川普頭上。但是同樣是民主黨籍的波多黎各州長就說,當地政府也有責任,是他們沒有將物資發放出去。他也承認當地交通中斷,不是聯邦的責任。

當時官方宣布的死亡人數是二十人。但是事隔一年,一個星期前當局突然間修正了死亡人數到三千人。於是媒體這兩日又利用事件攻擊川普,說川普的聯邦政府應當為三千人之死負責。川普當然不願意認罪,今日就在推特上說:我離開波多黎各時,他們說有6-18人死亡,現在事隔這樣久,死亡人數膨脹了。凡是有人死都算在風災帳上,這都是民主黨,故意要讓我難看。

今天媒體就攻擊川普跟數字對抗。「難道數字也有假的嗎?」今天聽到CNN的Anderson Cooper訪問波多黎各州長,那州長已經很平實了,他就是要逼他說出「死亡人數確實是三千人」,川普在說謊。

今天那個聖璜市的女市長更在CNN上,及推特上這樣說:總統先生,不論你怎麼說,你都露出真面目true colors。不幸的,你控制不了,你就是不明白。

川普先生,你可以用你的推特bully我們,但是我們知道,我們的生命值錢(matter),你永遠拿不走我們的自尊,你可恥的你。

就這樣,媒體在報導風災新聞之同時,又有了一天的話題。(剛剛看CBC,就專門做了一條新聞,大肆報導波多黎各的災情嚴重。關你加拿大甚麼事?)

其實加拿大政府醜聞多得是,CBC不肯報導任何一件。就在昨天,聯邦操守專員裁決,自由黨政府前任漁業部長(現任政府關係部長) Dominic LeBlanc違反利益衝突。原來一年多前,杜魯多政府為了拉攏原住民,將大西洋北極區海域開放給原住民捕魚。作為漁業部長的LeBlanc將牌照開給一間公司,這間公司再將漁獲分攤給不同的公司或個人。其中一個獲利的是LeBlanc的親戚(他太太的一個表兄弟),他這樣一年就可以分到2,400萬元的漁獲。當保守黨在國會中鬧開後,LeBlanc振振有詞的說,他太太有六十個表兄弟,根本不是近親。但是操守專員查出來,他在發牌照之前,跟這個親戚見過四次面。除此之外,那間公司的合夥人是自由黨一個前任國會議員,另一個負責人則是一個自由黨議員的兄弟。

這事情魚腥味太重了。自由黨每次做一件事都會讓自己人先分油水,最後原住民不知道得到多少好處。

 

09/12/2018

有些話一再重複都不嫌多,就是左派從來都不尊重選舉。只要選舉結果不合他們的意,就抗議到底。不惜使用暴力。

四年多前,貪汙腐敗的安省自由黨韋恩政府當選連任,出乎多少人的意外,但是失望的保守派選民還不是啞忍了四年,有沒有人整天上街頭要打倒韋恩?省議會中有沒有人敲桌子打椅子的阻止會議進行?沒有。

但是今天在省議會,當執政黨提出削減多倫多議會的議案時,反對黨議員不斷地敲桌子,以及大聲叫喊。最後要讓警衛一個個拉出去。包括反對黨領袖Andrea Horwath。這個議案是執政黨有權提出的,但是反對黨全力阻止。他們所以這樣做,都因為有「輿論」的支持。九成以上的傳媒說:安省政府使用但書是危險的前例:這樣使用但書是無理的;省長福特一定是不懂法律和司法體制,才會這樣做;這樣排山倒海的批評,使到任何形式的抗議,都成為合理。

這樣形式的暴力抗議在加拿大還是第一次見到,完全是美國反川普運動的翻版。川普當選第一天起,群眾就到街上抗議他的當選,這種抗議運動越演越烈,到了一定要他下台為止。更擴大到其他層面。一個星期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聽證,搗亂的人就不斷地出現在參議院聽證會中,每隔幾分鐘就大聲叫和,這和今天安省議會的情況一致。難道都是一個學校訓練出來的?

這也使到在民主殿堂裡叫喊搗亂都成為合理的行為,這與紅衛兵的造反有理有甚麼分別?

今天在美國,對抗運動Resistance是有頭有臉的運動,是希拉里大力支持的。看來很快在加拿大展開。

任何一個地方選出保守派政府,這對抗運動就會遍地開花。今天在歐盟,議會通過了譴責匈牙利,就因為匈牙利拒絕依照歐盟的規定,接受一定數字的中東難民。昨天,聯合國人權委員也公開演講,批評義大利和奧地利,也是責怪他們不收中東及非洲難民的政策,導致國內歧視現象普遍。

上面有歐盟、聯合國出面,下面自然有群眾跟進。民主選舉結果是沒有用的。

 

09/10/2018

今天CNN很高興的報導,川普的支持率終於下跌了。經過過去幾天連續兩單大新聞one two punch ,一件是Bob Woodward的書,說川普的白宮像是瘋人院。另一個是匿名人在紐約時報的文章,指出川普政府裡很多高層都想川普下台。兩件事加在一起,CNN得出新的民調,說川普支持率跌落到36%,是空前的低。

媒體每一次都這樣,先製造幾件負面新聞,然後趁機進行民調,得到自己要的答案後,就大肆宣傳。

兩周前也是一樣,先是川普的競選經理Paul Manafort被裁決十項詐欺罪名成立,同一天,川普過去的私人經理Michael Cohen同意跟穆勒調查團合作並認罪,當時幾個媒體都做了民調,發現川普聲望未跌,他們非常洩氣。

這一次他們得逞,這就是他們的慣技。但是這樣的民調有多少可靠性?

美國演藝圈對川普總統夫婦的bully無日無之。百老匯的Carole Cook居然明指,她希望川普被暗殺。她說:當我們需要John Wilkes Booth時,他在哪裡?我們都知道,Booth就是暗殺林肯總統的那個人。

這位九十多歲的老藝人,到今天還有這個火氣。

 

09/09/2018

我寫這時事看板,每隔幾星期媒體就會高聲叫喊「爆炸性」新聞,揭發川普的「特大」缺點:無能,精神不平衡,私通俄羅斯,叛國,幾乎甚麼樣的罪惡名詞都已經用盡,但是無損於川普在基礎選民的支持。這星期媒體再進一步,說這些指控來自川普身邊最高層的人,企圖加大指控。

今天(星期日)NBC及ABC的星期日新聞雜誌加大宣傳,說這最新的兩個來源:Bob Woodward的新書,以及紐約時報的匿名文章提供了新的「細節」,因此更可信了。可惜的是,這些細節都是未經證實的。Woodward的書中所有提到名字的人物,都已經出面鄭重澄清了,所有餘下的所謂細節,則都來自於無名氏。

今天早上,ABC的嘉賓之一,前新澤西州長,川普法律顧問克里斯第Chris Christie就這樣說:書中提到的我的事情全是錯誤的,但是Woodward卻一次也沒有找我問清楚。我的電話他肯定是有的。(這一點連左派傳媒都無法反駁。)

這就是Woodward書本的可靠信。他書中引用白宮幕僚長凱利將軍的話說「白宮是一個carzytown,你不能勸喻川普任何事,我不了解為什麼我們還在這裡,這是我做過最壞的工作。」這些內容也被凱利大力否認,凱利的聲明非常肯定明白,但是沒有一間媒體全文刊出,他是這樣說的:「書中說我指川普是白癡,完全不真實,我比其他人與總統在一起的時間更多,我們之間的關係完全真誠和鞏固,他知道我的立場想法,我們兩人都知道這些故事是BS (狗屎),我對於總統、他的政策、及我們的國家一心一意。這些報導是另一個可悲的企圖,要將總統身邊人都抹黑,以阻止這個政府做成任何事。」

但是事後每一個媒體刊出的都是前面兩句:「凱利說他沒有叫川普是白癡。」目的在重複「凱利說川普是白癡」,其他的就一字不提。這是甚麼居心,一目了然。

國防部長馬諦斯,駐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也都有類似的強硬否認,你見到嗎?沒有,他們只是一再重提Woodward書中的每一句川普負面批評。

盡管這樣,ABC的This Week主持人還是高著喉嚨喊:過去一周連續兩招one two punch,是我們前所未見的,更多資料證明川普不適合做總統,也許這是轉捩點turning point,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白宮的黑暗日子,是連白宮高層都說是水門案以來所未見過的……

這樣的危言聳聽我們聽過多少了?但是媒體還是樂此不疲,因為他們可以用這手段影響到一部分人。

還有,一星期前,全美媒體瘋狂的報導參議員麥坎John McCain的葬禮,借用他的葬禮攻擊川普,說他攻訐政敵,分化國民,使到華盛頓烏煙瘴氣。事隔兩日,參議院就川普任命的最高法院大法官Brett Kavanaugh舉行聽證,連著三天,民主黨派同道到參院搗亂,每隔兩分鐘就高喊大叫,擾亂會場,第一天就有七十多人被拖出去以及逮捕。而民主黨參議員也一個個連續打岔搗亂,令到會場烏煙瘴氣,完全不似全國最高的民主殿堂,但是你聽不見媒體批評攻擊,只有他們的人可以鬧場,川普和共和黨聯批評對方一句都是分化。

幸好,Kavanaugh表現良好,民主黨已承認失敗,他們無法攻破Kavanaugh的人格或是過去紀錄,共和黨那邊也沒有一個倒戈。他將有足夠的票數被通過。

說起共和黨無人倒戈,這與麥坎的死很有關係。過去麥坎是共和黨游離派的頭頭,而他也成功的拉攏了另一個南方參議員葛蘭Lindsay Graham,葛蘭因為私交關係,經常和麥坎一搭一唱,成為CNN的最愛。天天在CNN出現,跟川普唱反調。但是自從麥坎得了癌症回家養病,不到三幾個月時間,葛蘭就被川普收攏,完全站在川普的一邊,特別是在減稅政策,外交(朝鮮)及軍事政策,從此CNN再也不訪問他了。加上沒有麥坎做龍頭,平常幾個喜歡唱反調的參議員也都沉默了。所以麥坎的喜歡向媒體靠攏絕對是一個因素。

 

09/07/2018

奧巴馬又出山了,不要說CNN,連加拿大的CBC都全程轉播。一字不漏。他們不說前一陣奧巴馬不受歡迎,沒有面,卻說是現在民主黨迫切需要他這個精神領袖幫忙。事後CNN將他的演說分段發出了將近五十個片段,簡直是希望每一句話都強迫接受。

奧巴馬不點名的演說,每一句都針對川普:「我們應當反抗bullies,而不是跟隨他。」現在白宮出來的東西都是瘋狂的。「共和黨怎麼了?你們以前是有原則的,現在卻成為唯唯諾諾的跟隨者。」還有「現在他變成納粹同路人了,要他說一句納粹是壞人,他都不肯說。」

川普只不過說過一次:「左派右派裡都有好人,都有壞人。」現在就被他們解讀成:川普說「納粹也是好人」了。

一個小時之後,川普在北達科他州演說,只有十五分鐘不到,CNN卻不耐煩的只轉播了頭一兩分鐘就中斷了。還指責川普「攻擊」奧巴馬,川普不過是說:「我看了奧巴馬的演說,看了想睡覺。」

真的,奧巴馬的演說一眼看穿就是最整齊的演講稿,每一句話都可以預期:多元化,種族和諧,世界和平。他每說一段話都嚴肅地等待掌聲。你看三分鐘之後就想轉台。不像川普的演說,你不知道他下一句說甚麼。

今天的好消息媒體都不想提,八月份美國增長20萬工作,工資增長是近一百年來最高,失業率是十八年來最低,黑人失業率更是歷史新低,消費者信心是十八年來最高。

今天,那個曾經在川普競選時擔任過他幾天外交顧問(無薪)的年輕人George Papadopoulos被法官判刑14天。他的罪名是在通俄調查時沒有說實話。原本最高刑期是六個月,法官這樣判證明他也認為穆勒調查團是小題大作,但限於法律無法不判刑。

法官判刑時說,不相信Papadopoulos是在「通俄」,他只是認為Papadopoulos因為自私理由,想在川普政府中工作,而跟FBI說了不誠實的話。

這是第一個因為通俄調查而被判刑的,能夠算是穆勒的勝利嗎?

Papadopoulos做了甚麼?原來他在酒吧見到一個人,那人說願意以三千英鎊請他到倫敦做幾天的research,當他到了英國,被介紹給一個教授,那個教授對他說,他可以幫川普安排,與普京見面,拍張照片都好。Papadopoulos回美國後,在一次外交政策討論的會議中說出這事。他說川普對這建議不置可否,只是點了點頭。當時的參議員塞申斯(現在的司法部長)則表示有興趣,但事後沒有人跟進。

事後Papadopoulos懷疑,那個英國教授根本是一個圈套。他也一直說自己無辜,但穆勒調查團就擴大調查,將所有相關人的證詞做比較,說他的證詞中有漏洞,起訴他做偽證。

Papadopoulos本來不想認罪,想和穆勒對抗到底,但最後屈服。還不知道穆勒會逼他說些甚麼。

 

09/06/2018

CNN像發狂一樣,用了整天時間要找出「誰」是在紐約時報發表反川普文章的「白宮高層」。他們見到每一個白宮人都要問是否他們,逼到每一個人回答。結果由副總統彭,國務卿龐佩奧,到好幾位顧問,都發表了聲明說不是他們。其實彭斯,龐佩奧不僅否認,還將媒體都罵進去,龐佩奧甚至說:「我覺得今天媒體蓄意破壞現任政府的努力,非常令人憂慮。」但是媒體播出的就是:現在白宮人人都有嫌疑,川普等人陷於paranoia整天疑神疑鬼,…」

這些媒體不探討,白宮如果真的有一個高層,要由內部策反,推翻一個民選總統,為什麼不叫情治機構明查,反而在這裡歡呼吶喊?而且白宮屬下有成千高層,出那麼一兩個心懷不滿的,是那麼稀奇嗎?

CNN早上列出十幾個白宮高層的相片,說他們都否認了,到下午,增加到三十人之多。CNN還說,白宮如果聰明,應當不理這事情,以免越鬧越大。真奇怪了,是誰在將事件搞大?是誰拿著麥克風湊到每一個人面前,問他們是否這篇文章作者?

到了下午,CNN一夥進一步說:這些官員一個個否認,都是川普要他們出面的,還說川普要他們將這些聲明都印製出來給他,因為川普喜歡這樣。我真的懷疑CNN等人的智商。

我還真的佩服川普,他完全不為所動,還是一樣的鎮定。換了任何一個人這樣每天被這樣多媒體集體惡意圍剿,很少人會不動氣,而沉得住氣的。難怪CNN等人想不通。

加拿大的CBC,面對自己國家總理一身蟻,卻樂得將紐約時報的文章新聞連著兩天當大頭條報導,他們就是要讓每一個觀眾,不論在哪一個國家都痛恨川普。這樣的灌輸仇恨,是百分百的bully欺凌。是他們整天教訓別人不可以做的行為。

紐時的文章說,川普做的事都有害國家,他的下屬都要設法挽救國家,但是卻舉不出例子。過去近兩年川普做了多少好事,(瓦解了伊斯蘭國,失業率是二十年來最低,全面減稅,增加軍費,阻止邊界假難民,任命了十多位巡迴法官及即將有兩位新任大法官,)每一件事都被忽略。但與此同時每一天都製造無數的假的負面新聞。

拿北韓來說,在川普逼迫下(阻止龐佩奧到北韓),金正恩今天終於說了,要在川普第一個任期內完成棄核。但是幾間媒體報導了?我見到幾間大媒體的國際版頁,都拿印度法院裁決同性戀行為合法做頭條,樂得歡天喜地。但是金正恩的話就放在角落。

川普多麼希望重組美國的外交關係,聯俄制華。因為大家都知道,目前國際最大威脅是中國的崛起,在南海的擴充,在非洲的地盤。倒不是要跟中國打仗,至少能平衡國際局勢。但是美國的媒體只看到民主黨輸了大選,硬是要把俄羅斯打成惡棍,阻止川普跟俄羅斯有任何聯繫。這樣的作法其實是叛國,耽誤了美國的前景不說,媒體的做法也阻止了美國境內的經濟發展,但是在這情況下川普還是做了不少事,還是在中國、北韓之間,爭取到朝鮮半島的和平。

這樣的人你能說他無能?說他在危害美國?真是白癡。

 

09/05/2018

每個人都說川普整天亂說話,說他像瘋子一樣。事實是,當他說到中國時,他說「我喜歡習近平主席,但是中美貿易不公平,我不能讓他們再這樣做。」當他說到美加貿易時,他說「我喜歡加拿大人,加拿大是朋友,但我們被他們占便宜太久了,我不能讓這情況持續下去。」

這像是瘋子嗎?

但是今天,加拿大總理,那個人見人愛的小鮮肉,今天在電台中這樣說川普:「我們必須保留貿易協議中的糾紛調解機制(chapter 19),因為有(美國總統)眾所周知不守規則。」

川普有用這樣的字眼攻擊其他友邦元首嗎?

一星期前,川普在Bloomberg的訪問中,聲明是off the record時說了一句:「如果我說不(對加拿大讓步),而你登出來,他們將受不了,所以我不會說出來,不過答案是不。」結果這句話被加國媒體很不負責任的公開了,所有媒體都攻擊川普不道德。相比兩句話,那一句更不經大腦?

杜魯多今天敢這樣說,證明他是看了太多的CBC和CNN,見到每一個人都在痛罵川普,所以覺得自己怎麼說都沒問題。這才是沒有大腦。

他上一次在G7高峰會上就在公開的記者會上指責川普對加拿大insult,又說川普bully他,所以川普才會一怒之下,先跟墨西哥談貿易。杜魯多明顯沒有得到教訓。

如果川普聽見今天杜魯多的說話,倒楣的會是加拿大的汽車工人。

 

09/05/2018

華盛頓deep state對川普的攻擊越來越頻率高。繼昨日Bob Woodward的新書被大聲的吹捧之後,紐約時報今天又投下炸彈,說有白宮內的高層官員,寫了一篇投書,自稱是存在於白宮內的反對派(resistance分子),內容是說白宮內存在一夥人,他們認為川普有害於國家,他的政策及所作所為都對美國有害,因此他們每天都在設法阻止(破壞)川普的計畫,以免美國受害。

這八百字的文章以匿名方式刊出,甚至說他們一夥人私下多次討論憲法第25修正案,除去川普職務,讓副總統可以接任。

這件事的發生,不足以證明川普底下有人要造反。我覺得在今天華盛頓的環境下,大家爭相以攻擊川普為一項體育活動。爭相出風頭。只要看參議員麥坎(John McCain)為例子,因為只要攻擊川普就可以出頭,生榮死哀;與川普同一陣線,就會被調查,甚至抄家,家破人亡的下場。

在這氣氛下,出現這樣的言論不足為奇。你以為在奧巴馬執政時期,每天都有記者到白宮挖掘是否有人批評奧巴馬?即使有人敢埋怨幾句,都不可能有人理會,搞不好還被排擠。

這些攻擊川普的文字,說的都是他衝動,說話得罪人,不應當攻擊獨立調查員(穆勒)等等,卻沒有任何實例他哪一件政策危害了美國利益。

紐約時報等主媒的目的除了打擊川普,更要讓白宮混亂。CNN找了七八位評論員坐了一排人,興奮的說:白宮將會人人自危,大家彼此懷疑。這就是他們的目的,要讓白宮混亂,川普政府癱瘓,甚麼事也做不了。

有些媒體甚至推測是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的人寫的,以便讓彭斯做總統。這是很陰毒的作法。因為彭斯到現在一直對川普忠心。他們要將川普身邊的人一一離間打倒。

評論員還說:這篇自述證明了Bob Woodward書中的話都是真的。他們就這樣用一篇謊言,去證明另一篇謊言。(這就像他們發明一個無須有的罪名「通俄」,然後在川普反抗時,找機會將他入罪。)

事實是,Woodward書中所有有名有姓的人物,都已經出面鄭重否認書中的引據quotations。其他的都是匿名人士。可以證明這本書的價值。

最難得的是,川普在這樣無休無止的圍剿之下,還能正常做事,做出成績。今天他在見一群各城市警長被問及此事,一些也沒有沮喪還是憤怒之情,甚至利用機會讀了一篇報導,陳述自己任內的成就,包括經濟上的成就。川普還說,紐約時報等才是面臨危機,沒有川普做總統,他們可能早就已經關門。這是事實,幾大媒體在2015年時都面臨關閉危機,是川普供給了他們新聞題材,才有讀者和觀眾。但他們不會承認這一點。

川普的問題是,他說話不僅不像「律師」,而且容易被人捉到漏洞,但這不應當是死罪。在老百姓心中反而是優點。因為他說的是真話,而且他說到做到。這是為什麼他的支持率到現在還是四成以上,媒體還是攻不破。

共和黨的團結也是讓民主黨憤怒。今天大法官提名人Brett Kavanaugh繼續在參議院聽證,民主黨繼續收買抗議者鬧場。但是參議院51名共和黨員沒有一個被他們攻破,他們剩下的手段就是打擊川普個人,連日不停的人身攻擊。

 

09/04/2018

Nike的股價一日跌了3%,真是好消息。

Nike是因為用了舊金山淘金者足球員Colin Kaepernick (49人隊) 做代言人,還鼓吹他在足球賽之前唱國歌時,屈膝抗議「社會不公義」的行為。口號是「想做就去做」。

Kaepernick自從兩年前採取這行動,抗議警察殺死黑人青年的行為,引起極大爭議。了解真相的人都應當知道,多單美國警察打死黑人青年的事件,都是在辦案時發生的意外,有些更是黑人青年拒捕,或是與警方對抗。還有一次是四名警察押送人青年時,青年死亡,那次事件的警察中還有一半是黑人。每一次在審訊之後都證明警察行為正當,但是Kaepernick這一類人就硬要說是警察歧視黑人。

過去三四年,大約有四五名黑人是在這情況下喪生,媒體每一次都當作族裔衝突報導,導致全國性的抗議,甚至暴動。但是媒體有沒有告訴你,過去三四年有多少美國警察被打死?每年都在五六十人之譜,其中有多少是黑人下手?從來沒有說過。如果將這些事件都當作種族衝突,那黑人打死警察的案件,肯定多過警察打死黑人的事件。何況一方是辦案,一方是作案。

現在網上很多人呼籲抵制Nike,至少在美國還有很多清醒人。

XXX

今天又有一本新的詆毀川普的書(即將)面市。作者是當年利用水門案將尼克森總統拉下台的華盛頓郵報兩名記者之一Bob Woodward。他將書名取作Fear恐懼,副題是CrazyTown,將白宮描寫得一片混亂。一些媒體將書中最惡劣的字眼先行透露,說白宮幕僚長凱利將軍說川普是白癡,川普前律師John Dowd說如果川普去接受穆勒Robert Mueller問話,川普一定會犯下perjury(作偽證)罪名,下場就是穿囚衣。又說白宮有官員說「川普是國家安全的威脅」,他們每天都要幫忙阻止他危害國家……

事後凱利已經斷然否認說過那樣的話,還說對方是在通篇造謠。John Dowd也發表聲明說從未說過那樣的話。但是CNN等還是非常興奮的不斷引申每一句話,大作文章。他們說:當年Woodward靠一個線人(Deep Throat)就拉下尼克森,但今天他書裡引用的線人有幾十個,言下之意,這還不夠將川普拉下台?

我只舉一個例子,川普的律師經常說,獨立調查員穆勒要川普去問話,根本是一個陷阱,如果川普天真的去了,一定會被編造作偽證,所以都不同意他接受問話。

這樣的話誰都說過,怎麼就變成川普一定會因為說謊而坐牢呢?

還有凱利將軍,媒體過去一直想離間他和川普,每一次都失敗,(我在時事看板都有記述)。事後證明每一次都是造謠,你看一下今天凱利的否認聲明,就可以知道哪一邊是在造謠。

川普說他們是fake news,豈止,他們根本就是邪惡的文化流氓。

 

09/04/2018

今天川普任命的大法官人選Brett Kavanaugh終於開始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進行聽證。民主黨和他們的同路人上演了一場鬧劇,廣東人說的大龍鳳。一開始當共和黨的主席作開場白時,民主黨議員就在一旁吵鬧,插嘴。一個個說要發言,又說要提動議中止會議,藉口是有關Kavanaugh的資料提供不齊全。主席Chuck Grassley非常有耐心的解釋,前後已經提出四萬多文件,比過去五任大法官提名者的資料總和還多,但是民主黨委員還是不斷的打岔。

這還不算,民主黨的同路人混進委員會,不斷地大聲叫喊,每一次共和黨人說話,他們就大叫,完全是流氓作風。當一個人被警察帶出去,另一個人又出現,前後多達十幾二十人。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兩個小時。

我在七月一日的時事看板中就已經預言,民主黨會盡一切力量,阻止川普提名的人選成功被任命。但由於他們無法在Kavanaugh的背景中找到漏洞,就用這方法搗亂。

民主黨為什麼要這樣搗亂?我聽CNN在聽證前自我解釋說,這一位大法官事關重要,因為川普總統隨時會被起訴或是被彈劾,所以他必須做到完全中立,絕對不可以偏幫川普。所以這就是他們的標準:要一位幫他們除去川普的大法官。

今天Kavanaugh很聰明的帶了全家大小在場支持他,包括妻子,父母,女兒,堂兄弟及姪兒們,這連民主黨都不好意思了,一位說「讓你的女兒們目睹這樣的吵鬧不太好,不過這是民主的聲音。」最初CNN等以為這是在「整治」共和黨,還很驕傲,後來也不再轉播這些吵鬧的畫面。所以我建議,如果你要了解真向,一定要看現場。

大家想一想,為什麼當民主黨總統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時,從來沒有共和黨人在場內或場外這樣無理取鬧的呢?

不過,共和黨在參議院是多數,所以Kavanaugh的任命應當會通過。這是民主黨及媒體最氣不過的一點。

 

09/03/2018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這周末焦頭爛額之餘,找到了前任保守黨總理梅龍尼,請教如何跟美國談貿易協議。

因為梅龍尼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跟美國首次達成美加自由貿易的祖師。

我覺得非常可笑。當時梅龍尼因為和美國談自由貿易,遭到加國媒體及自由黨的全面圍剿,說他是出賣加拿大,是要使加拿大成為美國的第51個州。後來1993年的大選,自由黨黨魁克里田Jean Chretien就以這話題作文章,還說一當選就要重新談判美加自由貿易。當時的媒體都跟著起鬨,使到保守黨大敗,在國會只剩下兩席。

但是後來自由黨執政,靠著美加貿易協議每年都有盈餘,(證明是美國吃虧)。現在眼見自由貿易要取消了,你看自由黨的如臨末日。(細節可以參見:美加自由貿易25周年)

對於梅龍尼,加國媒體從來都是沒有一句好話。甚至鼓動後來的自由黨政府控告他在政府收購空中巴士時收受賄賂,官司打了十年,將他名譽全毀了。(詳情見:梅龍尼總理戰媒體-)。情況有如目前美國媒體及民主黨圍剿川普一樣。

每一次自由黨陷入危機,就會「徵招」保守黨人相助。只有這時候,才發現保守黨人比較靠譜?

1993年自由黨執政後,也是因為執政策略不懂得轉圜餘地,導致魁北克爭取獨立公投,最後的民調顯示,極有可能通過獨立公投,那時候國家面對的是即將分裂,但自由黨裏沒有一個人的民望可以在魁北克號召民眾,(克里田等在魁北克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結果就硬拉了當時保守黨在國會僅有的兩名國會議員之一Jean Charest莊舍里去幫他們,利用最後幾天時間挽回頹勢,最後以不到百分之一的差距,保住了加拿大不分裂。

這幾件事都證明了自由黨裡面既沒有人才,也沒有對策。若不是靠著媒體的硬撐,他們怎可能一再贏得大選?

 

09/03/2018

目前美國經濟狀況是近數十年最好。消費者信心是18年來最高,全國失業率近二十年來最低,黑人及西班牙裔的失業率更是半世紀、甚至歷史新低。但是主媒幾乎全不報導這一類消息。

根據主媒一項報導,他們的統計指出,83%的美國業務主管說,公司業務比兩年前好很多,76%說他們公司將會擴充。但是同一個統計卻得出結論說,多數美國人還是認為民主黨比較會處裡經濟,以47% 對34%的比例說要在中期選舉中選擇支持民主黨。

一個多星期前,川普的前任競選主席曼納福被裁決十項逃稅及詐欺罪名成立,他的私人律師也在同一天認罪,都被主媒當做事Bombshell新聞,華盛頓郵報與ABC立即做了一項民調,說49%的美國人支持彈劾川普,46%反對。另有59%的國民認為川普有干預穆勒調查的工作的嫌疑。

為什麼挑選這一天做民調?你用那兩條新聞做引子去做民調,這是「量身訂做」方式的民調,然後所有傳媒都引用,當作是一條新聞。

川普坐上總統不到兩年,他完成的工作可能超過近年來所有的總統,他任命的第二位大法官很快就會被通過,他完成了與墨西哥的貿易談判,經濟也達到前所未有的成績。但是你看報紙,看新聞,川普每天面對的都是焦頭爛額的局面,這些都是媒體要製造的印象。

至於通俄調查,獨立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至今沒有捉到川普及其團隊通俄的證據,但就將他身邊的人一個個拿去治罪,要不就跟他們「交易」,讓他們出賣川普。這樣的做法沒有引起媒體的眾怒,反而推波助瀾,希望最終可以借用穆勒找出的材料,彈劾川普。

最初川普的律師還以為,穆勒甚麼東西也找不到,最終會起訴川普身邊幾個人做交代,讓事情完結。看目前的情況,穆勒不會這樣輕易放手。他極有可能在中期選舉前提出一份報告,讓傳媒可以鬧大,達到October Surprise 的效果,影響十一月的中期選舉結果。如果中期選舉讓民主黨操縱了眾議院,你可以預期彈劾總統的行動會及時展開。

穆勒不會放過川普的原因很多,因為他根本不是甚麼共和黨,他和前任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都是華盛頓這個deep state的核心分子。我在特別檢察官穆勒是怎樣一個人中已經說過,穆勒和康米在司法部及聯調局中根深蒂固,操控了美國司法幾十年,最近川普的支持者再揭發,穆勒和康米都利用他們的職權和關係,在美國私人機構獲利,其中一個例子是,當穆勒出任FBI局長時,康米去了Lockheed Martin任副總裁,年薪六百萬元。而同一時間,FBI給了Lockheed Martin十億元的合約。後來康米在回到聯調局工作時,單單由Lockheed Martin一間公司他已經賺入超過一千萬元。

其實這些deep state的大小官員就是靠這些關係賺飽私囊。他們經常在公職之間到私人公司短暫工作,利用政府中的關係獲取巨大利益。過去大家習以為常,只有當川普進到華盛頓之後他們擔心這個swamp被川普清理,所以一定要除去他。

比起他們川普還是單純的,他整天說「我沒有通俄」,你們找不到我通俄的證據,就以為穆勒最終會放過他。穆勒有幾十個理由不放過他。

 

09/01/2018

參議員麥坎的葬禮證實是一場由華盛頓當權派、及美國傳媒導演的一齣反川普政治秀。雖然大部分美國國民未必對住電視機看轉播,但是一小時一次的新聞報導,都免不了被葬禮儀式的幾句演說詞疲勞轟炸。

麥坎的葬禮所以能夠吸引到三位前總統的出席,所有主媒連日連夜的巨細無遺的轉播,都只因為他們要利用麥坎憎恨川普的心態,全力打擊川普。麥坎的一生都是迎合美國傳媒,迎合美國主流的模式。麥坎和傳媒,是一個完美的結合。

如果說美國主媒只是因為麥坎是一個越戰英雄而吹捧他,那麼1996年同樣是英雄的參議員道爾Bob Dole競選總統,與克林頓對抗時,美國傳媒是怎麼對待他的?道爾在二戰時受傷,得到紫心勳章,左手臂及右手臂都麻痺。由於他的背景都無可挑剔,所以在1996年的選戰傳媒唯一可以挑剔的就是,道爾的兩位競選經理工作的律師行都為香菸公司做說客,又挖掘出香菸公司捐款給共和黨多於給民主黨,於是全力(瘋狂的)攻擊香菸公司,而美國的反香菸運動也是由那時候開始越演越烈。而傳媒甚麼時候將Bob Dole當作英雄?

由任何角度看,麥坎從事參議員的後半生都是迎合傳媒,迎合主流的一個過程。他在2000,2008年兩度爭取競選總統的黨內提名,以及正式競選,都被主媒操控。兩次黨內角逐時,媒體吹捧他一個人,用以打壓其他共和黨候選人;2008正式對壘民主黨候選人奧巴馬時,媒體又打壓麥坎及他的副總統候選人Sarah Palin佩琳,之後麥坎失敗,他將所有責任歸咎於佩琳,還與她斷絕往來。

昨日的葬禮,媒體每隔一分鐘就提一次「川普不獲邀請,這是麥坎對川普的最後一次批判」,但是昨日葬禮中另外兩個重要人物卻未被提及,一個就是佩琳,她應當是麥坎政治生涯中一個最重要的人物,為什麼她不在場?就因為麥坎在遺囑中也特別提及不要她出席。另一個就是民主黨前任參議員Russ Feingold范葛,他就是1995年開始和麥坎聯合提出一項競選經費改革法Campaign Finance Reform Act的人,這法案就叫做McCain-Feingold Act,麥坎就因為這法案被傳媒吹捧為bi-partisan的典範。但是之後麥坎被捧上天,范葛就沒沒無聞?為什麼共和黨人願意和民主黨人合作就是模範,民主黨人肯和共和黨人合作就被當作是異類,叛徒?

今天美國傳媒,以及華盛頓的瘋狂式的集中對付川普,已經成為人類歷史上的一個異象,沒有一個時期可以比擬。我親眼目睹一個個「人物」被這個漩渦吸進去。好像麥坎的女兒梅根Meghan McCain,她原來是保守派福斯新聞台Fox News的評論員,後來去了NBC全女性節目The View做主持之一,最初她還是所有左傾主持中一個持保守派立場的人,但在那個環境浸淫下,立場急遽「主流」。終於在昨天說出「我父親的美國無須再度偉大,因為他的美國一直都很偉大。」

重申:不要忽視美國主媒感染每一個人的力量無窮大。

Click: 118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