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加拿大聯邦大選會提前舉行嗎?

2018-06-26 23:59:02

前兩天有一條很奇怪的新聞,說如果北美自由貿易NAFTA談判不成功,有可能觸發杜魯多提前舉行大選。

我不知道有多少國民見到這新聞會覺得事有蹊蹺。這NAFTA談不成與聯邦大選有甚麼關係。

原來關係大了。

自今年以來,這杜魯多就不走運。先是二月到印度的國事訪問,他給自己惹了大笑話。不要說沒有任何成就,還弄到兩國外交關係緊張,惹惱了原來一個友好的盟邦,事後對方還將本國主要出口農作物大幅提高關稅。面子裡子都丟了。雖然傳媒努力幫他掩飾,但是那個糗事卻怎麼都蓋不住。

接著的糗事一件接一件。在傳媒眼中,杜魯多一直都被看作是有無比魅力的領袖,沒有甚麼事是解決不了的,而且他一上台就說,要做前總理哈珀做不到的事,就是要在加拿大西部興建新的油管工程,他以為以他與左派團體:環保組織,及原住民團體的一向友好關係,這兩個阻力都應當迎刃而解。沒有想到,這兩個團體都不買帳,加上西岸油管經過的英屬哥倫比亞省(卑詩省)的強烈反對,面對這僵局杜魯多一點辦法都沒有。他就讓這事情拖著,最後負責投資的公司Kinder Morgan不耐煩了,下了最後通牒,說如果在五月30日之前還沒有眉目的話,該公司就會退出計畫。

隨著這個通牒是,由於過去投資了太多人力物力,該公司有權利向聯邦政府提出法律訴訟,那麼這個杜魯多政府怎麼辦呢?他選了一個最簡單的脫殼之計,用了納稅人45億元將整個計畫買下來。

傳媒蒙騙老百姓,沒說這筆鉅款買的不是一條油管,而是一個紙面上的油管計畫。如果將來沒有公司願意買回這計畫,納稅人就憑空不見了45億。而要建油管要再多付出75億元工程費。(以目前的環保團體及原住民的氣勢之高,你以為會有人購買這個計畫嗎?)

後來保守黨發現,Kinder Morgan有一個審計報告,這個計畫只值25億元,因此在國會中吵,質問政府為什麼要多付一倍價錢?保守黨要將這份審計報告交給國會做檔案,但是自由黨靠著他們票數多,否決了。而事後傳媒密不透風,沒有報導。

最糟糕是,聯邦政府到現在沒有一個候補計畫Plan B。沒有人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

這件事充分顯示了杜魯多在處裡聯邦事務,省與省之間的事務上極端無能。但是加國主要媒體還是在幫他掩飾。我好幾次聽到評論員在新聞中說:這事情(印度之旅,或是油管事件)都會過去,只要他能達成北美自由貿易協議,他就能除去陰霾,在明年大選中勝出。

原來媒體將他的籌碼都押在NAFTA上面。

國營CBC每天都很起勁的報導NAFTA談判的新聞,說憑著杜魯多的魅力外交Charm Offensive「協議就在眼前」。但是沒有想到川普總統根本就不想延續NAFTA,他說得很清楚,美加墨是三個很不相同的國家,沒有理由三個國家綑綁在一起。但是杜魯多聽不懂,他還堅持要三國工人的工資要同一步調。而且堅持要同工同酬,要提升女性權利。他說的語言跟川普的完全不一樣。

川普見談不攏,提出了對鋼鋁工業抽取重稅,這一次加拿大著了荒,但是為了求取北美自由貿易一紙合約,杜魯多非常謹慎。雖然加國傳媒普遍的仇視川普,但杜魯多談話間都非常客氣,沒有一句話可以引起川普的不快。這個就要記他一功。在這時加拿大主辦七國高峰會,杜魯多還是小心翼翼,但沒想到臨門一腳失了力。

在七國峰會第二日(最後一日),杜魯多這個東道主跟川普見面,談了幾十分鐘。之後川普就上了飛機趕去新加坡,出席美朝峰會。這一邊杜魯多就招開記者會。他在會中談到美國對加拿大抽取鋼鐵關稅時,說了幾句重話。他說美國以國家安全理由抽取的鋼鐵關稅是對加拿大的侮辱insult,又說加拿大「雖然一直都很禮貌,但是不會屈服,不會被pushed around。」沒想到川普聽到這個字眼特別不痛快,他認為這是杜魯多說他是對他欺凌,他到了新加坡立即回馬一槍,說杜魯多這樣做是背後刺他一刀,極端不誠實,甚至軟弱。

杜魯多這樣說真有可能是因為川普已經離開,而剩餘的國家領袖都一致的對川普不滿,他就以為來到安全的地方,可以放鬆說話。

一場隔空叫陣就這樣開始。一直到昨天,川普在南卡羅連納州為中期選舉拉票時,還提起這件事,口裡直喊「那個Justin,他不知道我飛機上有12個電視機,就招開記者會罵我,」這一次兩人及兩國關係陷入冰點。

沒有想到的是,加拿大在這件事上展現了難得的團結,兩大反對黨都放棄政治上的歧見,保守黨及新民主黨都公開表示與杜魯多同一陣線,(他們也不敢有異義,否則會被罵不愛國。)本來是杜魯多很沒面子的一件事,在媒體包裝下,變成一個對他有利的局面,媒體甚至大肆報導說杜魯多支持率反而提升了。

事實是,僵局沒有解決,川普又提出要對汽車工業抽稅,加國汽車工業計算一下,這樣每一輛汽車要增加九千元成本,勢必擊潰加拿大的汽車工業。而加拿大就堅持七月一日對美國的反關稅計畫不變,要對幾百種美國產品徵收入口關稅。今天我聽見幾個工會受不住了,他們要求政府改變計畫,放棄反關稅。

事實也是,美國對加拿大徵收的是汽車關稅,鋼鋁關稅,而加拿大對美國徵收的是巧克力,咖啡,果醬,果汁,洗碗精,睡袋,廁紙等等。這一場仗誰輸誰贏一眼看穿。

不過目前杜魯多正充分利用他的優勢,開始在全國進行拉票式的活動。今天有消息說,他連七一國慶的首都慶典都不參加了,而會去到全國三個城市去會見受關稅影響相關工業的工人家庭,表示要與他們站在一起。然後用電視連線方式在首都渥太華的國慶儀式上播放。這樣的做法就很明顯了。他要利用這事件競選。

加拿大本來有法律規定四年大選一次,所以這一次大選日期應當是明年十月。但是傳媒明顯擔心夜長夢多,因此努力為杜魯多製造提前大選的機會。而且他們知道,反對黨這時候不能反對杜魯多的經濟政策,足以給杜魯多製造最好的優勢,他們真是用心良苦。

Click: 53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