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十六

2018-04-01 12:45:00

04/30/2018

多倫多貨車襲擊事件發生一星期,各界舉行了一次大型的追悼,以及「收回央」的活動。活動強調各族裔和諧,邀請了每一個宗教代表演講,不同社團的合唱團獻唱追思歌曲,及宗教歌曲。幾位政府代表在座,但都很聰明的沒有致詞。事前事後媒體都大肆報導,活動成功,證明多倫多市民充滿愛心,未來這類事情不會再發生。

但我看不出來這一次的活動,與未來的安全有甚麼關係。就像那個主辦單位印製的大標語Love for All, Hate for None一樣,似乎暗示又是有政治不正確的團體在搞仇恨。與襲擊事件的主題一些關係都沒有。

這整個活動只是充分表達了一個主題,就是「政治正確」。我聽到好多評論員,好多市民都這說:真好呀,各個族裔在一起,象徵多元文化。真好呀,還請了伊斯蘭教,我們真是族裔和諧的社區。真好呀,政要都來了,顯示他們好重視。

但是沒有一個人正視這個精神病問題,正視現代的年輕人為什麼稍有不快就要別人跟他們同歸於盡。正視現代文化對於每一個男人都必須有一個絕世美女做女友的觀念,否則就是失敗,就要到街上找人陪葬。

整個兩小時的集會都避談這個問題,好像一觸及真正的問題就是仇恨言論。主辦單位這樣想我不意外,只是憤怒。但是一班市民都像打了麻醉針一樣的唱和,我只能感到悲哀。

 

04/30/2018

那一隊由中美洲出發,經過墨西哥的非法移民隊伍,終於抵達美墨邊境了,最初的兩百人到了聖地牙哥的圍欄邊,他們爬上圍欄,向美國的邊境法挑戰。而在美國那一邊,就有大批非法移民支持者、團體、律師守候,聲言要為這些非法移民服務,支持他們都成功入境。

主流媒體發出的這條新聞比例上所佔位置非常少,而且不叫他們非法移民,都稱他們是難民,說他們如果回去都有危險。他們更故意不提,這些上千人的非法移民隊伍Caravan是由一個叫做無國界移民組織的團體組織的,他們每年都組織一兩千人由中美洲幾個國家出發,目的就是要衝破美國邊境,達到他們「打破邊界,平分財富」的大目標。

這是沒有一個媒體說的事實。川普說他們假新聞真是抬舉他們了,他們根本是新聞界的敗類。

如果不是川普在位,這些人早已經進入美國,混入到人群中去了。

 

04/30/2018

白宮記者晚宴那個講笑話的女人Michelle Wolf遭到各界圍攻,但是她沒有道歉。晚宴主人「白宮記者協會」主席發了一個好像是道歉,其實沒有說道歉的聲明說:「我們的原意是要促進和諧」。

當晚白宮發言人Sarah Sanders表現了最好的風度,她聽著Wolf的針對她的惡毒的笑話沒有表情(那個攝影機就對著她)。那些自由派不僅沒有同情心,好像因為Sanders是川普一夥,她就應該遭到無情打擊。

媒體沒有說的是,Sanders以及一班白宮高層參加了這個晚宴,都是川普的主意。他自己不參加,但是不想白宮職員都不參加,因此鼓勵他們都出席,以為他們會有一個愉快的夜晚,同時不至於使白宮的其他人與媒體關係都惡劣。沒想到這樣的好意,卻被那一班豺狼虎豹給惡意的摧毀。

今天一些談話節目繼續用Wolf的笑話引申,繼續嘲笑Sanders (卻沒有談她當晚的滿口髒話)。記得那個一年前,將一個假的川普的血淋淋的頭拿在手上的所謂諧星Kathy Griffin,當時她公開道歉,也沉寂了一陣,但現在她又活躍了。今天她就在左傾電視節目The View中興奮的說,Wolf無須道歉,甚至說:「我也要收回我一年前的道歉,Fxxx他。」然後在座的人都哄堂大笑。

不管媒體做錯甚麼惡劣的事情,他們都不會道歉。今天CNN發出一條新聞,說白宮前醫官,總統醫生Ronny Jackson將回到白宮的工作,但就不會再做總統的醫生。這條新聞中完全沒有提Jackson被一個民主黨參議員製造的謠言所毀的事,更別期望他們道歉了。

 

04/29/2018

川普沒有參加的白宮記者晚宴,果然是一次昂貴的失敗。不僅失敗,而且低俗。那個女主持用白宮發言人莎拉珊德斯Sarah Sanders的長相做笑話,已經是極盡侮辱之事,何況在這個講究女權的時代,一個女人侮辱另一個女人的面貌,絕對沒有一個人會支持,即使是自由派。但是紐約時報只以awkward 來形容,還說事件是partisan divide,好像是說批評者是基於不同立場。

幸好這樣越軌的行為已經被公認為惡劣,更有人建議取消這無聊的晚宴。這是好事。

一個晚上,精彩的笑話找不出一個,相對比,川普在密西根的造勢晚會要精采得多。這一班媒體再度丟人了。

XXX

前聯調局局長康米繼續在電視上說謊,他在福斯新聞Fox News的訪問中說,他不認為他的備忘錄是「公家財產」,而當那個是自己的日記,因此他將備忘錄透露給媒體公開,不是違法行為。

備忘錄與私人日記是不同的東西,難道康米連這個都不知道?而且他是將這些備忘錄交給一個教授朋友,由他來交給紐約時報。如果是私人日記,需要由朋友轉交嗎?

其次在同一個訪問中,他又說他不知道那個由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 Steele所撰寫的川普黑材料是「那裏」來的。當記者追問時,他說:「我不知道,這個黑材料最初是共和黨人發起的,後來才由民主黨接手。」這又是完全的謊話。當共和黨聘請一間公司做川普黑材料時,只是在美國蒐集資料,這叫做蒐集政敵黑材料,完全合法。但在川普得到總統提名資格後,共和黨的一個組織放棄這個工作,由民主黨及希拉里陣營接手,之後才到外國聘請情報人員蒐集資料,這就開始違法了。不僅如此,這位Steele更到俄羅斯去蒐集資料,更泡製了許多完全沒有證據的故事,包括川普在莫斯科召妓,還跟妓女在床上在彼此的身上小便之類粗俗的謠言。還說,因此川普有把柄捉到俄羅斯政府手上,成為被威脅的對象。(Steele的一份電郵被公開,他在電郵中表示絕對不容忍川普當選美國總統。)

康米多次公開表示,他不知道這些黑材料哪裡來的,這就是說謊。而因為奧巴馬卸任前有意的將情報機構分享機密的限制放寬,容許多達17個機構分享情報,因此這份黑材料就在情報機構中廣為流傳。而這些奧巴馬的人未了讓媒體可以公開,就去向川普報告。一當總統獲得報告,媒體就可以以此為藉口公開。這就是CNN在川普還未就職前十日,將這黑材料公開的藉口。而將這事透露給CNN的就是前國家情報局長James Clapper。他也是現任的CNN付出高薪聘請的專職評論員。

CNN等每天都報導,川普在接受調查,川普的律師在接受調查,川普過去的經理在接受調查…但是他們沒有報導的是,司法部的總調查員IG已經展開了對康米洩露機密的調查,以及他指使當時的副局長Andrew McCabe洩露機密的行為。而且McCabe已經對前上司康米作出指控,(控方證人)。所有這些,媒體都完全不予報導。

還有,國會眾院有十一名共黨人聯名要求司法部長賽深思,對康米,McCabe,希拉里,前司法部長Loretta Lynch,等多人展開刑事調查criminal referral,並列舉多項事實作為證據,包括做偽證,串謀等行為。這些都不是小事,但是媒體也完全不提。而那邊廂,就每一天找出有關川普調查的雞毛蒜皮大作文章

 

04/28/2018

剛剛看完了川普(特朗普)在密西根州80分鐘的演講,一場現場觀眾情緒激昂的演說。這完全是一場競選演說,(為今年十一月的中期選舉競選)。這表示做為總統是一件持續不停的競選工作。不同的是,他在競選總統時,大多數共和黨人跟他保持距離,有些甚至跟他劃清界線。但現在,大多數的共和黨人都搶著跟他沾邊。他成為一顆政治明星。

川普是避過了今晚在白宮舉行的白宮記者晚宴White House Correspondents' Dinner,川普當選後就避過這晚宴。他在今晚的演說中說:我為什麼要跟那一群痛恨我的人在一起晚宴,還要假扮笑臉?

川普不跟那些穿上燕尾服的假紳在一堂,卻走到群眾中。這是一個高招。他明白表示了,他是與群眾在一起,而不是華盛頓那群elites的一份子。他要繼續Drain the Swamp。

演說中,他談到外交(有實力才能談和平),貿易協議(確保美國利益),經濟(減稅,及工作回到美國),移民(邊界管制、打擊犯罪非法移民),教育(恢復職業學校),甚至太空發展前景。除了民主黨,他沒有攻擊任何人。他讚美習近平,安倍晉三,馬克隆,文翠珊。證明他已經成為一個成熟的政客。

今天有哪一個人可以每一次都吸引到幾萬人入場,而且連續演說80分鐘,每一分鐘都吸引到群眾的熱情。他不用講稿,不像奧巴馬,更不像杜魯多。而且極具娛樂價值,這是終極的真人秀。

而這些群眾更是配合,當他說到南北韓和平協議時,群眾自動自發地高喊:諾貝爾!諾貝爾。相信這是主媒看到要泣血的場面。

雖然白宮晚宴不是(也不適宜)現場轉播,但是CNN,MSNBC之流就全力關注,因為那些出席者都是他們同志。但是自稱全國新聞台的CNN卻沒有轉播川普的演說。確實小氣之至。就像星期三當法國總統馬克隆在美國參眾兩院的演說,CNN也拒絕轉播,就因為馬克隆一再表示,他「非常喜歡」川普。

所有主媒新聞台都沒有轉播川普的演說,作為新聞台,他們在星期六晚上有更好的新聞嗎?當然不是。加拿大國營新聞台主持這樣說:「川普的演講即將開始,我們將會關注。」關注,但是不轉播?你知道為什麼嗎?這樣他們就可以只「關注」川普有沒有說錯話,有沒有可以挑毛病的地方。只有在這種情況下,才會上到新聞。然後明天,你將只看到川普說錯話,或是可以被挑毛病的幾句話。

川普因為沒有主流媒體的支持,他只有靠這一類群眾大會,及自己的推特,發表意見。

 

04/28/2018

南北韓的和解證明了一樣事,common sense所向無敵。

西方世界傳統的外交手段是「談判,談判,再談判」,這手段只益了那些流氓國家。在這手段下,北韓橫行無阻。四方會談,六方會談,只給他們機會不斷坐大。他們可以無止境的需索,四周圍的國家就生活在核彈的威脅之下。

當川普在演說中稱呼金正恩是「小火箭人」時;當川普在推特中說:我的核彈比你的大時;當川普在訪問中說:我會以fire and fury對付他時,那些傳統的外交官都嚇出一身汗。他們在主媒上紛紛警告:我們不要這樣的領袖,他只會將我們帶進核子戰爭。甚至一個個以此推論,川普精神有問題,他不適合做總統,彈劾之聲此起彼落。

現在的後果是,不僅目前沒有核彈威脅,南北韓甚至同意正式結束六十多年沒有中斷的韓戰。

如果西方世界每一個領袖都這樣有骨氣,這世界可以少死多少人?

今天西方媒體仍然不願意給川普任何正面評價,(即使這件事媒體的報導對他仍是負面的居多),但是我知道,在亞洲,特別是韓國的元首,他們對川普崇拜得五體投地。

 

04/27/2018

美國國會眾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經過14個月的調查,今天正式公布了該委員會對川普陣營通俄的150頁調查報告。要點是,完全找不到川普陣營在2016年大選期間,勾結俄羅斯的證據。傳媒似乎預先知道Intel今天會公布報告,因此一早就全力配合,由紐約時報刊登一篇特大新聞,爆料說:2016年川普身邊幾個人在紐約川普大樓,會見一個俄羅斯律師的事件,現在查明那個女律師與克林姆林宮關係密切。

CNN就捉著這一點,喧鬧了一日,將那件事形容得天大,還將當時參與會面的七個人相片並排在銀幕上,擴大其戲劇性,重要性。原來這個情報委員會中的民主黨人不服報告結論,他們捉住的一點,就是因為川普的兒子及競選經理,都參與了那次會面,(連會議都不是),因此認為川普陣營有勾結俄羅斯的極大嫌疑。

其實那次會面是因為那名女律師要求見面,說她希望代替自己的客戶,要求美國放寬領養俄羅斯兒童。為了見面她提出的理由就是,手上有希拉里黑材料。於是川普陣營安排會面,卻發現沒有希拉里黑材料,是受騙了。

今天的報告提到這件事,指責川普陣營判斷力不夠,但不構成勾結俄羅斯。

CNN 引用紐約時報消息,說這名女律師曾經做過俄羅斯司法部的線民。CNN大為引申,找來了情報委員會民主黨的頭頭Adam Schiff,用他的口說:這明顯證明了我們一向說的,這個(女律師)是要破壞美國民主的。俄羅斯就是要讓川普當選,方便他們說服工作,讓美國終止對俄羅斯的制裁。

到下午,CNN又由空氣中捉到一個獨家新聞,說俄羅斯原來跟美國槍會NRA也有勾結,由俄羅斯交了一筆現金給NRA,再由NRA轉交給川普陣營做為競選經費。聽起來很神奇是吧?這樣的爆炸性新聞通常都是鬧幾天就消失了,CNN只求目的達到。

我所以這樣說是要證明我昨天說的,白宮的總統醫生,海軍少將Ronny Jackson,他本來被川普任命為退伍軍人事務部長,但是媒體引用一個民主黨人的話說,Jackson曾經在一次陪奧巴馬外訪期間,喝酒開車,撞毀了車。還大聲騷擾一個女隨從,結果要安全警察將他制伏,以免吵到奧巴馬。還說他隨意開處方藥給同事及給自己,所以有個花名叫做Candy Man。CNN,NBC,MSNBC等連續報導了將近一個星期,說他沒有資格做部長,結果他要求退出任命。但今天白宮祕密警察發出聲明說,他們翻查了2015年奧巴馬所有外訪的文件,根本沒有這類事件的發生,即使有小車禍發生,也與Jackson無關。但是這新聞只有ABC電台發了消息,其他媒體沒有轉載。而且如果真的發生過,他會不被開除嗎?

一個活生生的「正人君子」名譽被毀的例子擺在眼前。

而那個造謠的民主黨參議員Jon Tester,今天在被問到此事時卻這樣說:「我只是說他的行為有pattern一貫性,我不願意指出特殊事件。」推得一乾二淨。

為什麼一件沒有人證物證的事件,媒體要鬧得那樣凶呢?CNN怎麼突然間不再訪問Jon Tester了呢?

再一次證明民主黨,左媒都是下作小人。

 

04/26/2018

川普和法國總統馬克隆,不論是年齡、外型、背景都相差甚遠,但是卻那麼投緣。我甚至看出來是馬克隆對川普傾心多一點。他們星期二在白宮簡直像是一見鍾情的戀人,兩人握手之餘還要將手掌再蓋住對方的手。握過手之後,還不肯放手。有兩次兩人還手拉手一起在白宮長廊走。如果不是兩個人都是男人,而且怎麼看都差一大,兩人的妻子真的要吃醋。

馬克隆在一次訪問中說:我跟他有特殊關係,也許因為我們都不是長期政客,而且川普的當選在你們國家是意外結果,我的當選也一樣。我們都不屬於原有的政治系統的一份子。

當然即使這都是真的,也未必能將兩個人拉得這麼近。事實是,今天在國際上,很多國家元首都對川普非常親近,至少也都表示出好感,其中去過白宮的就有日本、南韓、中國、英國、以色列、沙地阿拉伯等,除了德國的默克爾,你不能找出哪個元首對川普有意見的,但是美國的媒體就要將川普說成是一個孤立主義者,跟所有的外國元首都處不來。

就因為馬克隆跟川普的「情投意合」,美國媒體立即將他當作異見分子,昨天他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的演講,居然不被CNN轉播。事後就摘取其中與美國意見不合的幾段發表。

其實所有跟川普接近的,或有關係的人都受到打壓,有報導說,川普身邊的人都已經被律師費壓得吃不消。最新一個受害者就是白宮的總統醫生,海軍少將Ronny Jackson,本來有機會做退伍軍人事務部長的,就因為他曾經稱讚川普身體健康到幾乎完美,就引起傳媒公憤,最近就一項謠言大肆報導,迫使他退出這項任命。

其實他在布希總統及奧巴馬總統任內都擔任同一職務,但是當他說奧巴馬身體健康時,一些問題都沒有。但是當他說川普有好的基因時,他就有罪了。一個民主黨人「挖出」他在奧巴馬時期喝醉酒,駕車時撞毀一輛車,雖然這些事到現在沒有證據,但是經過CNN等密集天天報導,結果Jackson幾乎身敗名裂。這就是跟川普接近的下場。(這件事明天會有解釋)

前幾天寫過,鄉村歌星Shania Twain因為說了一句「可能投票給川普,因為他誠實」,就被歌迷及左派網民攻擊,迫使她在12小時內道歉。黑人歌星Kenye West也因為稱讚川普,認川普為朋友,連日來也遭到媒體攻擊,這幾天幾乎所有的談話節目都在挖苦他。但是Kenye顯示了難得的勇氣,他不但不退縮,甚至在網頁上刊出自己戴上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帽子。他說:沒有暴民可以阻止我獨立思想。

這就是今天問題所在,隨波逐流的多,能夠獨立思考的太少。

 

04/25/2018

多倫多央街發生的貨車撞死行人事件,逮捕兇徒的華裔警察被捧成英雄。因為他一發子彈都沒發,就制服了兇手。

很多人可能都見過那條短片:警察Ken Lam林偉傑拔槍站在馬路中央,指著兇徒叫他:「趴下,放下槍。」但是那兇徒卻手上拿著東西指向林偉傑,並且大聲喊:「我口袋有槍,你殺我,你殺我。」他一直沒有趴下。

事後知道他手上拿的東西是手機,他口袋裡也沒有槍。但是當時沒有人可以肯定他手上拿的是甚麼東西。很多人都說,如果在美國,那些警察早開槍了。兇徒可能已經死了。

這就是我們的現代文化,不開槍的警察是英雄。打死嫌疑犯的警察都是歹徒。

我覺得這警察是幸運,因為千鈞一髮期間,萬一對方真的有槍呢?在今天,那個比例很高的。事實是在當時,九成以上的人一聽說件,就以為是恐怖襲擊。所以對方有很大機會身上有槍,甚至有炸彈,手榴彈之類的東西。

今天西方的警察觀念是,警察必須是服務社區,而不是維持社會安全。在多倫多過去二十多年,衡量警務工作,都以警察與社區(特別是黑人社區)關係為主。所以鼓勵警察騎單車,與社區青年打成一片。警察最好都不帶槍,而是帶些糖果與社區兒童分享。

這現象聽起來像是烏托邦。但那必須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社會上完全沒有宵小盜匪。如果警察都帶著糖果,而沒有槍,後果會怎樣呢?

我們見到今天在美國,每當有警察執勤時殺死一名黑人嫌疑犯,就會有全國大規模示威抗議,甚至暴動。這使到警察不敢處理黑人社區的犯罪事件。在加拿大發生過幾次警察辦案時殺死干擾社會秩序的精神病患者的事件,後果也是大規模示威抗議。所以才會發生警察林偉傑成為英雄的大新聞。

我只是慶幸,當時這名精神病兇徒身上沒有槍。

 

04/24/2018

在多倫多街頭用卡車撞死十人,傷十五人的兇徒Alek Minassian確認是一個25歲的問題學生。據說他很聰明,但精神有問題。他在學校時必須接受特殊學生照顧的計畫。去年他報名參加皇家空軍,但在受訓期間就因為無法與人相處,無法遵守軍中紀律,十幾天後就被迫退出。

今天他出庭,他的父親去旁聽,沒有見過一個那樣悲哀的面孔。

無可否認我們身邊太多精神病患者。現代精神病患者不像過去的精神病人:他們披頭散髮,口中喃喃自語,甚至作勢要打人。今天的精神病患與常人無異,甚至可以上學上班,但是他們都像計時炸彈,隨時爆炸,更恐怖是,他們動輒要幾十幾百人陪葬。

就在這事件發生的三天前,美國田納西州一個精神病男子光著身子,只穿一個披風到一間餐館用槍殺死了四人。這個精神病人過去有暴露身體的紀錄,去年更試圖進入白宮,要見川普。警察每一次捉了他,就因為沒有理由拘押他,而將他放了。那四個人都死得無辜。

昨天在多倫多街頭被輾死的人更無辜,警方說,他們的屍體被壓得難以辨認,所以到現在都沒有一個人是完全被辨識。

自從上世紀六十年代,這社會不再將精神病患者當作病人,更不會將他們隔離。新式觀念是要讓他們像正常人一樣,融入社會。其他人都要寬容。

我同情今天那個出庭的父親,更同情那些幾分鐘之間就天人永隔的死者及傷患。但是我們必須像目前這樣,將精神病患融入到每一個角落嗎?我在精神病患是誰的責任?中分析過,現代的政治正確觀念,不僅將精神病患都做正常人,還要訓練警察都要適應精神病患的需要。原則上這是比較人道的做法,但是當一個精神病患用車壓死十個人時,這理論行得通嗎?

何況今日的情況,精神病患越來越多,而不是越來越少。記得以前有專家及調查說,百分之一的人口有精神問題,當時已經震驚世人,現在這比例提高到十分之一,也沒有人意外。

到目前,多倫多警方還沒有說出這名兇徒的動機,這表示,他們還沒有找到一個、不傷害少數族群的字眼去解釋他的動機。在政治正確的原則下,左派沒有攻擊目標,他們不可以攻擊槍枝,也沒有種族主義作為目標,但是自由派總是可以在這樣的場合中找到攻擊的目標,在發生意外的央地段,出現很多弔念的卡片,招牌,但最令人注目的(統一印製的)大招牌是:Love for all, hatred for none(愛所有人,不可有仇恨)。這招牌的意思是說,在甚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先警告大家不可以仇視那個兇徒。

我不懂印製這招牌團體的出發點,他們就像所有左派組織一樣,他們不僅同情犯罪的一方,還特別憎恨主張正義的一方。

因為Minassian曾在facebook上表示崇拜Elliot Rodger,也是一個出生良好,但是精神錯亂的22歲歐亞混血男子,他在2014年在加州用槍與刀殺死六人,射傷十多人。除了精神錯亂,他也因為個子矮小交不到心中夢想的絕世美女,因而憤世嫉俗。因此警方認為Minassian也是因為追逐女子不成,因此要向世人報復。於是自由派媒體又找到攻擊目標,將他與mysogynist連在一起,這又是一個政治正確的字眼,說他是仇視女性,要向女性報復。於是他們終於找到一個可以用的反右主題了。

 

04/23/2018

著名鄉村歌曲歌星,加拿大的Shania Twain只因為在英國衛報的訪問中說:如果我有資格,也許我會投票給川普(特朗普),因為他雖然有時候說話冒犯人,但他是誠實的。

就這一句話,使她受到網民圍攻。說再也不支持她了,並且要她道歉。結果她在幾小時後就道歉,說那個訪問的最後一個問題出乎她的意外,因此做了不好的回答。然後她強調自己絕對反對任何歧視,同時自己跟現任美國總統有不同的道德信仰。

同一時間,美國的饒舌歌星Kanye West也因為支持一個保守派的黑人女子遭到批評。這個叫做Candace Owens的女子是剛剛在網上竄紅的保守派評論員。她不僅支持川普,而且公開反對Black Lives Matter這個組織。周末時Kanye West就公開表示他喜歡Candace Owen:(I love the way Candace Owens thinks.),同Shania Twain一樣,立即引來左派網民的攻擊。

Candace Owens年輕美麗有頭腦。她認為黑人不應當總是當自己是受害者,而應當積極爭取機會,出人頭地。她說民主黨一向以來都利用黑人作為政治資本,後果是黑人永遠都無法出人頭地。她說要讓黑人覺醒。過去她遭到主流的白眼、忽視,現在連支持她的人都要受到攻擊。

這些例子清楚顯示,今天在美國保守派思想嚴重受到壓制。似乎證明了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1984在我們眼前出現。現代人嚴重的受到催眠,自願做一群跟班白痴。

 

04/22/2018

前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的書,果然只有一個星期的熱度壽命。現在共和黨批評他的書是自殺性,暴露了好幾項足以讓他自己被起訴的罪名。民主黨也批評他的書沒有新的內容,甚至重新披露希拉里的犯罪證據。兩黨的人同時指責他自我中心,自我毀滅,更不應當在這個時候,穆勒調查還未結束時出書。

兩黨人士讀了通篇的內容,發現只有一句話牽涉到川普可能的妨礙司法,就是那一句川普要他放過Michael Flynn,因他為是好人。這段話不僅以前已經洩露出,而書中另一段:川普要他盡量追查,查出他身邊有哪些人通俄,因為他也想知道。這一段話就已經完全證明川普無意阻止調查。

但是一般觀眾及讀者無從知道這幕後的評語,因為CNN及紐時等媒體,還是不停地摘取這本書中對川普不利的內容,疲勞轟炸式的報導。

今天NBC的Meet The Press主持及評論員就多次指出:我們像是八卦小報一樣,整天報導總統跟妓女的事,主要是因為川普他自己不放棄,每天在推特中追逐這件事情不放。

真的不知道是誰追住不放。

其實主媒跟民主黨心知肚明,通俄調查已經進入尾聲。他們自己的民調顯示,美國有63%的國民認為,穆勒調查小組方向錯誤。這是長久以來川普最大的好消息。

也有些媒體寄望紐約檢控官在調查川普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時,可以挖出一些東西。前兩天他們還樂觀的說,柯恩有跡象出賣川普,說穆勒捉不到川普痛腳,柯恩可以讓他被起訴。今天,連這個他們都知道無望了。

因為太多人看出來,穆勒及紐約的檢控官志不在柯恩,他們的目標是川普。因此如果川普到時候特赦pardon柯恩,不會有後遺症。

至於康米,他的問題大了。他將自己的備忘錄洩露給媒體,而七份備忘錄中有四分有國家機密,他隨時可以被起訴。而且很多人不禁要問,為什麼他出任聯調局長多年,只有與川普談過話有備忘錄,他與奧巴馬見面之後,為什麼沒有備忘錄?更重要的是,他曾經在國會說,奧巴馬時期的司法部長Loretta Lynch要他將希拉里電郵事件以matter形容,不能以investigation形容時,為什麼當時沒有寫備忘錄?

還有被開除的前聯調局副局長Andrew McCabe他現在也被控四項說謊及一項洩密罪,但他說是康米要他洩密給華爾街日報。而康米在國會作證時,明白回答自己從未要求別人洩密,所以康米也要為此作證,搞不好要被起訴。

嚴格說,奧巴馬時期的情報局長James Clapper也應當被起訴,因為太多證據顯示,是他將民主黨出錢製作的川普黑材料洩露給CNN。當所有人都認為這份黑材料內容未經證實,而且大有疑問時,他卻私下透露給CNN播出。

就因為這樣多因素,所以民主黨才會向法院控告川普及俄羅斯,說他們影響2016年大選。因為除此之外,他們已無路可走。

 

04/21/2018

自從杜魯多全家人的印度之旅,他及自由黨的聲望日漸低落,這次到英國出席英聯邦會議,他沒敢帶家人隨行,因此形單影隻。在英女王的晚宴上,別人都是成雙成對到達白金漢宮,他一個人出席,看來有些滑稽。巧的是,接著他後面到達的印度總理也是一個人到達。看到畫面心中就想,他們兩人乾脆配一對好了,以免孤單。

為了重振雄風,迎接明年大選,自由黨頻頻出招,首先放出氣球,說考慮實施全民基礎薪水Basic Income,就是給所有低收入或沒收入的國民按月發放一定的薪水。議會報告說,這樣做政府每年要支出七百多億元。

其次又放出空氣,說要實施全民免費藥品計畫。目前加拿大已經有了全民醫療保險,及年老公民的免費買藥。現在又計畫要全民免費配藥。這樣的一再派糖作風,無異是要用選民自己的錢來買選票。西方左派政黨每當民意下滑,就選擇社會主義路線。

杜魯多一上台就以代表年輕人及女性為自豪,一度來自己兼任青年事務部長。正在哈利法克斯舉行的自由黨政策大會,就有四分之一代表是年輕人。他們聲勢浩大,壓迫黨中央將所有毒品都「非刑事化」,以及將娼妓合法化,而這些在一般人心中沒有迫切性的建議,幾位部長都說可以考慮。

左派政黨治理國事沒有專長,競選則是一流。這次政策大會中,杜魯多在演說中已經開始對保守黨黨魁希爾Andrew Sheer做人身攻擊,說希爾是一個「笑容滿面的哈珀」,本來這不算甚麼壞事,但是由他說話的語氣,及台下黨員的惡意的笑聲,目的就是要選民認為這是極端的侮辱。自由派最擅長就是將一個成功的保守派抹黑,以後就將這個人的帽子扣在政敵身上。

就像安省省長,自由黨的韋恩Kathleen Wynne,她因為民意支持跌到谷底,已經開始發飆了。她就將敵對的保守黨黨魁福特Doug Ford說成是川普(特朗普),說福特「競選方式像川普,講話像川普,也bully像川普。」他們這樣說、這樣做,明顯這一套有一定效果。

 

04/20/2018

今天是420大麻日,各地都有吸毒者公開慶祝。加拿大在七月一日就會實施大麻合法化,可以公開吸食、出售,甚至在家裡自種大麻。這個執政的自由黨政府似乎覺得還不足夠,在這周末的自由黨政策大會中,幾位部長表示會考慮黨員代表意見,將所有毒品都予以「非刑事化」,這表示任何人都可以合法吸食或擁有少量的任何毒品,包括劇毒的芬太尼。

官方的解釋是,這樣更容易勸人戒毒,減少死亡云云。但是他們有沒有想到,這樣更多人會吸毒?(他們會拿出量身訂做的調查結果,做出相反的結論。)

而在美國,民主黨的參議院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也在今天宣布,民主黨會在參院提案,讓全美國都可以大麻合法化。目前美國只有各自的州立法允許大麻合法,但在聯邦方面仍然非法。正當川普全力緝毒時,民主黨卻主張全面放寬。

這些左派政黨除了支持毒品,支持非法移民之外,還極力放寬投票權,這樣他們就可以將自己票倉穩固住。美國華盛頓(DC)特區政府就正在積極推動,將投票年齡降低到16歲。他們是見到最近在美國,成千上萬的年輕學生上街示威,抗議校園槍擊案,發現年輕人都傾向民主黨,因此有此奇想。而在紐約,州長庫莫Andrew Cuomo昨天簽屬行政命令,給予該州的假釋囚犯投票權。他很驕傲的說,為免州議會中有人反對,所以他要使用行政命令方式使之立即生效。

 

04/20/2018

南北韓的談判前景非常光明,朝鮮政府非常清晰的向南韓表示,他們除了願意放棄發展核子武器,甚至不再堅持要求美軍自南韓撤出。這是過去幾十年來談判的絆腳石,朝鮮都願意放棄了。這是史無前例的,也表示自韓戰結束以來,真正的和平指日可待。

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的媒體所表示出來的是酸過酸菜。他們不僅絲毫功勞都不給川普,甚至訪問好像克林頓時期的駐聯合國大使李察遜Bill Richardson,借他的口說:我要警告川普,這類談判需要基本常識跟技巧,否則很大機會美國會喪失先機。一些民主黨議員甚至說,目前這樣好的發展,不是川普的作為。反而警告川普不要再亂說話,以免僵局面弄僵。

就因為這種心態,記者見到川普時都這樣問:「你不會落入朝鮮的圈套?美國會不會被平壤的所騙?」於是川普就順理成章地回答:「如果談判沒有成果,我會中途退出。」這就是媒體需要的經過設計的答案。於是媒體就有了這樣的負面標題:川普說他未必會完成美朝談判。如果談判不如意,川普會中途退出。

美國民主黨及媒體,他們寧願美國失敗,都不肯讓川普成功。

還有沒有像美國民主黨這樣無恥賴皮的一夥人。今天民主黨正式向法院提出告訴,控告川普陣營,俄羅斯,及維基解密,說他們聯合起來陰謀操控2016年總統選舉。

目前已經有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在調查川普是否與俄羅斯陰謀勾結影響2016年總統選舉,大家有眼看到,到目前一絲證據也沒有。他們還要向法院提控,這是否又要經過一輪傳訊、審問、給媒體製造假新聞的機會?

他們的算盤是這樣打:即使一絲一毫勝算的機會都沒有,但是在媒體的合作下,這樣每一天川普都有負面的新聞見報,他們都可以在政治上得分。

 

04/19/2018

美國司法部在國會壓力下,將前聯調局局長康米James Comey所寫的七備忘錄交給國會,其內容已於今晚被公開了。相信國會會以這些備忘錄為基礎開始傳訊相關人等。

這些備忘錄是康米記錄他與川普每一次見面,每一次通電話的經過及內容。其實這些內容大部份都已經被洩露,為人所熟知。這包括我們一早就知道的,川普經要求他放過前任國家安全顧問Michael Flynn,說他是一個好人。這就是康米等人一直指控川普妨礙司法的證據。另一次是川普兩度要他對自己中心Loyalty ,這都曾經在媒體喧嚷一時,作為攻擊川普的武器。但其中一次,康米回答說You’ll have it.就不為人所知。

但是整個備忘錄中沒有涉及任何川普陣營通俄的證據,不僅如此,在康米的筆下,川普一次見面時甚至對他說:「請你好好調查look into it這件事,查清楚我身邊任何人有通俄的行為,把事件弄清楚。第二,我被人懷疑通俄,希望你能為我澄清。」

這是康米自己的話,證實了川普不僅沒有妨礙司法,干預調查,他根本是要聯調局快些查清楚。

而且備忘錄中有證據證明康米自己說謊,比如他說:「我從來不做鬼祟sneaky事情,我從來不洩密。」但他就第一時間將這些備忘錄交給一個教授朋友,洩露給紐約時報。另一次他說,川普在白宮對他說,白宮是一個豪華的地方,比他自已在佛羅里達的Mar-A-Lago豪華多了。但是當時新聞卻多次報導說,川普批評白宮破舊,是一個dump。

而且這七份備忘錄中,有四中含有機密內容,這表示康米在將這些文件洩露給紐約時報,觸犯了洩露國家機密的罪名。他極有可能因此被起訴。

(康米曾經解釋,他擔心川普會偷偷錄音他們間的談話,所以才記錄下來,又洩露給紐約時報。)

我見到媒體在報導這新聞時,還是以嘩眾取寵為目的,例如說,他對川普說外間有一份川普的黑材料,指他在俄羅斯酒店召妓。川普鄭重否認,但又同一時間對他說:「普京對我說,俄羅斯有最美麗的妓女。」

不過康米的書已經同時在共和黨籍民主黨都遭到惡評,這幾天康米到處接受訪問,漏洞百出,他的信用度大打折扣。今天在CNN的訪問中,CNN已經無法不問他幾個關鍵問題:你說川普有可能有把柄被俄羅斯捉住,你一生都是檢控官,有證據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你怎麼可以說「可能」。此外也追問他是否將四有機密的備忘錄洩露?這已經是CNN所能做的最客氣的、對他的打擊了。

而且今天很多民主黨人已經公開與康米劃清界線。一位民主黨策略師說,這次中期選舉所有民主黨候選人都不會提及穆勒調查,不會提及康米的書,或是色情女星,更不會提彈劾的事…他們只會談及減稅,就業,醫療保險等問題。這表示,所謂的通俄調查已經進入尾聲了。

好消息一件接一件,今日有消息說,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上星期四前往白宮,正式通知川普,他既不是穆勒小組調查的目標Target,也不是川普律師Michael Cohen事件調查小組的對象。但為什麼今日才被洩露呢?

上周四正是媒體盛傳川普要開除羅森斯坦的時候,當時我還以為他是去跟川普討論這事,現在知道他有可能要保住自己的工作,(不被開除),特地去跟川普報告的。這表示,他已經一半棄械投降了。

過去兩天媒體還在利用Michael Cohen的事情打擊川普。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等都有大字標題:Cohen隨時會出賣川普(Cohen may flip),也就是說他會做控方證人,將川普的汙穢事情都揭發出來。

還有一件消息是,司法部的IG (Inspector General)總調查員今天發出犯罪調查criminal referral給司法部剛任命的檢察官修伯John Huber,要他調查前FBI副局長Andrew McCabe,因為他四次說謊及洩密的事,茲事體大,要進行刑事調查。McCabe就是今年三月中退休前兩天被司法部開除的,使他無法得到大約150萬元退休金的人。當時民主黨及傳媒對他十分同情,認為他是受到政治打壓。現在證明他犯的過失非常嚴重。決不是政治打壓。(相對比,Michael Flynn根本沒有說謊,都被迫辭職,還受到起訴。)

今天川普的法律小組又增加一名猛將,就是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Rudi Giuliani ,由他的加盟據說是與穆勒小組做最後談判,可能快就會終止這項通俄調查。現在大家都承認,這通俄調查是一個大笑話。

 

04/18/2018

川普今天還收到另一個禮物,十一位共和黨眾議員今日聯名寫信給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要求司法部調查聯調局及司法部中多名高層的刑事犯罪行為。

這些議員發出的信件criminal referral,屬於法律程序,塞申斯收到後必須採取行動。

這封信里指出,在調查希拉里電郵事件,以及涉及2016年大選期間,下述各人犯了濫用公權,妨礙司法,作假證等罪名:前聯調局局長康米James Comey,副局長Andrew McCabe,前司法部長林曲Loretta Lynch,希拉里克林頓,及聯調局兩名高層Peter Strzok,Lisa Page。

這些人做的事過去這裡敘述了很多,都是證據確鑿。但是康米今天在被問及此事時,說他不怕。希拉里那邊也說這些指控無稽。事實是,與他們指控川普的罪行相比,這些才是更為嚴重的罪行。

而這件事顯示,共和黨終於團結了。昨天,共和黨參議院領袖麥康奈Mitch McConnell也做了一件正確的事。原來種議院的民主黨議員為了打擊川普,草擬一項「保護特別檢察官議案」,其實也就是保護穆勒議案,向參議院小組委員會提出,以阻止川普開除穆勒。這是很無聊的舉動,一方面表示,川普有開除穆勒的意圖,一方面向川普宣示主權。

這一次麥康奈非常明智的決定,他不會讓參議院就這項議案投票。他說一方面沒有必要,因為川普已經說過,不會開除穆勒。其次,議案即使通過也要送去給總統簽屬,他說總統會簽嗎?他看穿了這是一項沒有意義的挑釁行動。

這幾樣行動顯示共和黨的團結,這是傳媒最不希望見到的。過去他們倚靠共和黨內鬨,幫他們除去川普。現在要另想辦法了。

 

04/18/2018

正當CNN仍然日日夜夜拿住那個色情影星當寶時,南韓官方證實,南北韓及美國三方正在討論正式結束韓戰,取代1953年簽署的停火協議。這表示韓戰正式終止,雙方不再有敵意,北韓無須再拿著核子武器威脅全世界。

過去六十年沒有人做到的事,川普做到了。已經有人在說,川普有可能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如果南北韓終止敵意,如果這世界還有公理,川普絕對值得一座和平獎。

幾大媒體相當洩氣。CNN主持人問一個民主黨最無賴的加州眾議員,你不認為他(川普)應當得分credit嗎?那個議員說:這要看有甚麼樣的結果,而且他送一個CIA局長去代表談判,本身就做得不對。

CIA 局長龐陪奧Mike Pompeo 原來在復活節周末已經去過北韓,見了金正恩。南韓方面對於這談判非常滿意,發出的消息完全正面。好像前幾次一樣,南韓政府對於川普總統讚不絕口。但這些正面報導在美國都看不到。一律遭到封鎖。

參議院中的民主黨目前仍然威脅,他們不一定會通過龐陪奧的國務卿任命。如果他們真的繼續阻礙,怎麼向他們的選民交代?

這些人真的把川普看走眼了。當初川普在推特上用狠對付金正恩時,美國的媒體都說他是瘋子,還說他好戰,恐嚇我們每一個人說,因為川普在台上,核子戰爭就要爆發。他們完全不懂作戰之道,(孫子兵法),也不懂博弈。現在證明他們大錯特錯。每個人都應當吞一隻烏鴉。

 

04/17/2018

CNN仍然是平均每隔6-7分鐘就叫喊一次:這裡是CNN,新聞界最值得信賴的名字。

這就像一個殺人無數的犯人,宣稱自己是「世界上最無辜的人」一樣。他或者相信,只要自己每天說一百次,說上十年八年,就成為了真理。否則CNN為什麼這樣做呢?

我們現在的世界是一個完全沒有是非的世界。甚麼都以政治立場為出發點。James Comey將他在FBI的備忘錄洩密給媒體公開,他沒有事。國務卿希拉里用私人電郵發國家機密,國會傳訊她時,她將電腦及手機都砸毀,也沒有事。希拉里任國務卿時,將美國五分之一的鈾礦出售給俄羅斯,然後獲得俄羅斯方面的捐款,及給克林頓的五十萬元演講費,沒有事;奧巴馬私下偷偷跟俄羅斯總統梅德韋也夫說,他要等到當選連任,才可以放任去跟普京deal,事件曝光他沒有事。但是川普對著麥克風向三萬群眾說:俄羅斯你聽著,如果你們真有本事,去查希拉里那失蹤了的三萬多電郵去了那裏?就被認為是與俄羅斯勾結。還設了獨立檢察官調查,一年多了都找不到證據,也要阻止他抱怨。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年輕人還分得清是非黑白嗎?只要你跟他們站在一邊,你就是對的。否則你就必須孤立,認錯,懺悔,改造。

大家都哀嘆,今天年輕人之間,校園裡,網上,為什麼bully欺凌現象嚴重,而這一代的青年被教導的基本道德就是寬容、同情。你知道為甚麼嗎?因為自由主義者的寬容是有範圍的,你只能對某些人寬容。好像川普,你就可以欺凌他,你可以公開辱罵他,你可以將他畫成豬一樣,甚至畫成肥胖的剝光豬刊登在雜誌封面。你也可以聚集幾十萬人一起攻擊他,在電視節目中每一個晚上都罵他。同時連他的家人,不論大小都可以攻擊辱罵。年輕人耳濡目染,自然相信某些人是可以公開凌辱的,甚至是應該的。

所以不要以為自由主義者每天滿口同情弱勢,這世界就會美好。事實證明剛剛相反。

XXX

剛剛證明,世界最幸福的女人是芭芭拉布希Barbara Bush,她在今天以92高齡去世,而今天一天,她的93歲的丈夫前總統老布希都一直握著她的手。他們結婚72年。沒有人以為她會走在丈夫前頭。他不僅被丈夫及子女愛著,也受國人愛載。這是真的有福氣。

 

04/16/2018

雖然連左派都說,前任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 的新書A Higher Loyalty沒有新的內容,但是主媒還是要盡量利用,能做到多大就多大。康米選擇的第一個訪問,是給ABC的所謂記者George Stephanopoulos ,此人曾經是克林頓競選總統時的主要顧問,而且一直都是民主黨,他問的問題幾乎都是引導性的,比如說:你覺得川普適合做總統嗎?你覺得川普應當被彈劾嗎?

今天NBC等所有主媒,選用了其中幾個問題的答案,就是康米說「川普的道德行為不配做總統」,及「川普可能有把柄被俄羅斯捉到」,然後以explosive,bombshell來形容康米的新書,以證明川普完全不適合作總統。

那第二句也是訪問中來的,那位George問康米:「你覺得川普有把柄被俄羅斯捉住嗎?」康米的回答是「有可能,我不知道。」這樣的回答是極不負責的。你是一國最高執法人員,你沒有證據,就應當回答「我們目前沒有證據」,你怎麼可以回答「有可能,不知道呢?」任何一個稍有常識的人聽到這樣的回答,都應當立即站起身來抗議,但是這些媒體不但毫無質疑,我見到CNN今天就重播這一段對白,播了一整天。

還有他說,川普道德上不合資格做總統,這是一個人的意見,何況他是因為性格有缺點被川普開除的人,怎麼就足以作為評價川普的最終結論呢?

康米的書中也提到,奧巴馬的司法部長Loretta Lynch指示他不要將希拉里的電郵事件稱之為調查investigation,只能說是事件matter。(這是上級對下屬的施壓,是妨礙司法,但是他卻接受了,理由是自己不夠強硬。)他也說,自己在選舉前11日公布要重新調查希拉里的電郵事件,是基於民調說希拉里一定會當選,他才公布的。為什麼傳媒對這些事都不追問呢?這些事不證明康米的人格缺陷嗎?

今天美媒又將那個色情女星當作皇后一樣的追捧,當她出現在法院前的台階上,上百個記者幾乎要打架了。而當媒體發現,川普私人律師Michael Cohen也有一個顧客居然是福斯新聞的Sean Hannity時,再度以bombshell,explosive來形容,好像任何人跟川普身邊的人有瓜葛,都是同一個黑社會組織的人。何況是Hannity。

主媒對福斯新聞Fox News的痛恨溢於言表,特別是Hannity。周末華盛頓郵報就有一篇專欄說,川普即使將穆勒開除,都未必像尼克森一樣要被彈劾,主要因素是因為有Fox News。這文章還說Hannity是川普的忠實打狗……總之今天有一個不跟他們一樣整天叫喊打殺川普的人都一樣該打該殺。我為Hannity擔心。

Hannity就是連續多個月來呼籲司法部調查所有民主黨那邊做了違法的事的人,所以司法部才任命了IG,導致FBI副局長Andrew McCabe被開除,及任命另一個檢控官,正在調查共和黨備忘錄中列舉的違法的事。

 

04/15/2018

美國及盟軍攻擊敘利亞化學武器的行動,美國媒體只關心了不到24小時,今天各媒體的星期日新聞節目,又恢復了對川普的攻擊。除了前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的書,還有穆勒調查團的洩露的內容。NBC旗艦節目Meet the Press繼續炒作川普有罪的各項證據。下面是他們的說詞:

有關聯調局及司法部官員,用未經證實的川普黑材料,申請情報法院竊聽川普身邊人,這節目請了奧巴馬時期的中情局長布里南John Brannon,他說:聯調局有證據才會申請監聽川普。一句話就將一件極端不法行為給帶過了。

關於那黑材料中,講了很多川普在俄羅斯不入流的行為,包括跟妓女在俄羅斯的酒店,彼此在對方身上小便。這節目繼續散布這不實消息,但是主持人及布里南的結論是:這些事雖未證實,但是也沒有證實是不確實的。(What? 這樣說,任何人都可以散布謠言,然後說沒人可以證實沒發生,就是真的了?)

(事實是,為民主黨及希拉里陣營寫那份報告的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topher Steele曾經向美國司法部內與他同樣立場的官員Bruce Ohr表示,他非常希望passionate能阻止川普當選總統,川普當選後,他又表示極端失望。事實也因為他的這個立場,希拉里陣營才會付錢給他,撰寫川普的黑材料。雖然內容極端無稽,而且被發現很多破綻,但是民主黨及傳媒到目前仍然一再引用報告內容。)

最後這節目主持人跟布里南還是做了結論,說穆勒已經有了他們需要的證據,似乎暗示川普隨時都大難臨頭。那有這樣一廂情願的?

美媒不願意多提敘利亞轟炸問題,是不願意拿川普跟奧巴馬相比。奧巴馬時代他曾經說過,不願意對敘利亞用兵,最後的底線red line是,除非敘利亞使用化學武器。後來敘利亞真的使用化學武器了,奧巴馬還是沒有動作,使到他在國際上的威信盡失。這是人盡皆知的事。後來傳媒幫他解釋,說是因為他要尋求國際支持才會行動,不像川普的衝動。但是這一次,川普得到英法兩國支持,此外澳洲等國也都表示隨時願意支持。所以媒體很不願意再提敘利亞的轟炸。

 

04/13/2018

左媒興奮的迎接這一天,以為前FBI局長康米James Comey的新書A Higher Loyalty,可以再為他們帶來好一陣子的彈藥。但是沒想到,康米比那個流氓作家Michael Wolff還不如。他的書裡面可以用來攻擊川普的就那麼幾段話,而且都是個人攻擊。同時更暴露了他自己的性格缺陷。

今天被各大媒體轉播的一段訪問中,康米是這樣說的,他說川普當選總統後,他去向川普報告有一個黑材料在流傳,其中說川普在俄羅斯召妓,還跟那個妓女彼此在對方身上小便。

訪問者問康米:你有沒有對川普說,這個黑材料是民主黨收買情報人員做的,沒有經過證實的?康米居然回說「沒有,因為當時的我沒有確定這材料是否真確。」這算誠實嗎?事實是他非常清楚這是希拉里陣營收買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topher Steele泡製出來的一份杜撰報告。

然後康米繼續說,川普向他保證這絕非事實,一來以他的條件根本無需找妓女,二來他有潔癖,從來都不會這樣做。然後川普對他說:「希望你調查及澄清此事,因為即使我太太只有百分之一相信這事,都很不好。」

於是康米說:「當時我就想,這是怎麼樣的一樁婚姻,你的太太居然會相信這樣的事會是真的?我不是聖人,但是我太太都絕對不會相信我會做這樣的事。」

這就是康米,一個自以為道德超人一等的人。我聽到很多媒體人都對他的自以為是感到瞠目結舌。

到現在已經有很多人下了定論,康米的書對於川普的破壞力度不會很大,更相信白宮所說的,康米是為了賺錢,為了報復川普將他開除的私仇,才會出這樣一本書。而整本書應當列入到杜撰小說的行列。

不過別以為那些左媒就會不好好利用,今天CNN就廣邀嘉賓談了一天。明眼人一看就看得出,媒體要藉事件讓川普發怒,他們就有好戲可看。最好笑是幾位主持居然這樣說:川普不應當反駁回嘴,他給了這題目更多的氧氣,把小事擴大。稍後似乎覺得還不足夠,CNN多次再以「本台獨家」方式指出,川普今天為康米的書十分震怒,每一分鐘都更憤怒,…還說有消息說,他的憤怒已經到了難以控制的地步。

事實是,川普今日一日都與幾位軍事顧問開會,並與盟國協商,決定是否要對敘利亞採取軍事行動。並在晚間宣布已經對敘利亞發動攻擊。相對比較,哪一邊是君子,哪一邊是小人,一眼明斷。(參見:前聯調局長康米是怎樣一個人)

 

04/12/2018

今天是川普任命的國務卿候選人龐培奧出席參議院聽證的日子,在座的民主黨議員非常奇怪,問的都是有關穆勒通俄調查的事,問得龐培奧一頭霧水。他好幾次迴避問題,說自己沒有和川普談過俄羅斯干預選舉的事,但他又不能不客氣,因為他需要51位參議員的支持才能過關。後來他承認自己被穆勒問過話,於是媒體興奮了,CNN又做了好幾次的大標題。

前FBI局長康米的新書就要出版了,左媒宣傳的很厲害,一些打出的宣傳字眼包括,康米在書中形容川普是Mob boss「黑社會老大」,他說川普私下要他調查有關自己的緋聞,然後向妻子梅蘭妮雅澄清。一些媒體人直言,康米是要用這本書向川普報仇,同時要做到盡量打擊川普的目的。更有一些左媒說,康米要用這本書來激怒川普,讓他做出妨礙司法的行為。

我常說,今天的美國正在進行一場內戰。但是在華盛頓,這一場內戰則是短兵交接。民主黨和傳媒是一邊,川普和共和黨是一邊。到目前,川普只有挨打的份,完全不能還手。任何他可以考慮到的還手方式,都已經被民主黨及傳媒畫下「妨礙司法」的屏障。今天眾議院的民主黨議員向參議院提出了一項「伴侶」議案,保護獨立檢察官穆勒受到保護,也就是任何人都不可以阻止他進行調查。只有司法部官員可以在有正當理由下,才可以開除他。(我們都知道,他到今天甚麼證據都沒有找到,卻將調查矛頭擴大到川普十多年前的一夜情了。)

 

04/11/2018

自由派解決露宿者的方式,就是為他們蓋房子。今天很多「先進」的地方政府,都在鼓吹市民在後院建組合式的小房子,收容露宿者去住。在加州洛杉磯,在溫哥華的列治文,都有這建議。洛杉磯市政府還會補助這些家庭一點錢,預計總共要12億元。

今天在洛杉磯,隨處都可以見到帳篷城市,或是在天橋底下見到成群的露宿者。但是政府不尋根究底這些露宿者怎麼產生的,單純的以為給他們起房子問題就解決了。

我舉兩個例子。前不久一條新聞,渥太華的慈善組織救世軍發起一項計畫,他們見到有人登廣告出租房屋,就去跟他們商量,要他們將房子租給露宿者,救世軍會貼補房租。這個印度人以為是做了好事。四個月後去查看房子,發現整間公寓變成比豬窩還不如。馬桶裡的穢物堆積滿洩,幾個月的食物殘渣都未曾清理,滿屋都是垃圾老鼠,還生了蛆。後來衛生人員要戴防毒面具才能進去。救世軍原來答應要每個月去察看的,顯然沒有做到。這個屋主損失了幾萬元。

還有一次是加拿大的國營電台CBC,他們這些自由派的軟心腸,開始一項實驗計畫,就是每個製作人都領養一兩個街頭露宿者回家去住。開始時他們說,這些人都因為沒有機會,沒有住址,因此不能找工作,重新開始。所以要給他們一個機會。幾個星期過去,一個製作人在節目中非常洩氣的說,她有些失望,因為她領了一對年輕男女回家去住,發現這一對男女完全不尊重她的家,不尊重她個人。他們每天等她煮好食物給他們吃,從來都不參加清理工作。白天睡覺看電視,從來也不想去找工作,還把她的錢當作是自己的錢。她實在氣不過,說了他們幾句,那個女的居然指控她企圖侵占自己的男友。後來她氣不過,將他們趕出去了。

我當時很為這名製作人的誠實意外,也為他們的天真感到好笑。這些事也證明,這些天真的自由派,真的要吃過苦才學到經驗。但是他們用整個國家,整個城市做實驗,就一些都不好笑了。

露宿者問題是要解決,但要治本,不是為他們蓋房子。

 

04/11/2018

今天紐約時報繼續有獨家洩露的消息,說FBI到川普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家裡及辦公室突襲,是為了尋找與2005年,NBC娛樂記者訪問川普的錄影帶。很多人可能不記得了,那個錄影帶就是2016年總統選舉前一個月流出來的,當時還是地產大王,及電視主持人的川普,對這名娛記說的一連串不入流的男人黃。當時就曾引起軒然大波,後來川普道歉。

 

這新聞就給了CNN藉口,今天就一再重被這個訪問內容。還四處訪問國會議員,問他們有這樣的總統是否感到羞恥。

現在穆勒一夥及CNN等,找不到川普陣營通俄的證據,於是將12年前的一夜情,13年前的一段訪問都找出來了。

但是CNN幾位主持人還是嘴硬,他們今天居然說出下面這一段話:(他們)不能說沒有通俄,因為民主黨說是有的,比如說他們曾經在川普大樓會見一名俄羅斯律師,還有他們陣營與俄羅斯的生意不清不楚……。原來如此,民主黨的謊言就是他們的證據,還自稱是最有信譽的新聞台?

但是另一邊,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的Devin Nunes一直在傳調司法部及聯調局的郵件,調查他們在竊聽川普大樓前的通訊,但是都遭到對方拖延。Nunes已放出狠話,說要因此彈劾聯調局長Christopher Wray,以及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但這一條新聞就遭到媒體的封殺。然而今天一天的新聞都是:川普考慮開除羅森斯坦。

羅森斯坦就是代理司法部長時任命穆勒的人,他也是向法院申請竊聽川普大樓的四人之一,現在他又是建議搜索柯恩家裡及辦公室的人……

 

04/10/2018

Facebook的扎克柏格Zuckerberg 今天出席美國參議院聽證會,我看CNN實況轉播,中間有兩次去了廣告,我覺得非常奇怪,因為新聞台通常在這一類實況轉播時從來都不會插播廣告的。特別是CNN。當時我就發現,兩次中斷都是當輪到共和黨議員發問時,當時我就知道不是巧合,但從未想到他們這樣低張。因為晚上回家看Fox News,才發現,CNN避過去的其中之一是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的問話,而那也是最精彩的一段。媒體可能事先得到議員的議程,所以CNN就特意避過去了。

Ted Cruz克魯茲的問話約有六分鐘,他集中詢問扎克柏格Facebook是否有政治偏頗。最初扎克柏格態度閃避,克里茲就特別舉例子,他問:Facebook是否有政治偏見?你們是否曾經封鎖了一些保守派及共和黨的網頁?比如說在2015年你們封鎖CPAC(保守派政治行動委員會)的網頁?你們封鎖Matt Romney的網頁?還有當時發生的IRS醜聞?還有Glenn Beck,你們封鎖(保守派連鎖餐館) Chick fil A的活動網頁?還有福斯新聞台的記者網頁,二十多個天主教網頁?最近更封鎖了川普的支持者,(黑人女諧星)Diamond & Silk的網頁,她們有120萬追隨者,居然說她們對社區「不安全」。

對於這一連串問題,扎克柏格的回答是:首先我要講,我們公司所在地的矽谷是一個非常左傾的地區,我已經很小心的在除去這些…盡量做到沒有偏見。

你可以見到扎克柏格在回答克魯茲的問題時很不自在。之後克魯茲再追問:你們是否曾經封鎖過任何左派的團體?好像Planned Parenthood?Moveon.org?任何一個民主黨人的網頁?但是扎克柏格明顯答不出來。

CNN將這段問答放上網,但是現場轉播時卻故意避過。

 

04/10/2018

CNN等媒體今日都發瘋了,CNN一整天都在國會詢問每一個參眾議員,「你覺得川普會開除穆勒嗎?」或者是:「你覺得川普有權開除穆勒嗎?」然後將他們的答案斷章取義的一再重播:「如果他開除穆勒,那就是政治自殺」;「如果他開除穆勒,那是他的總統任期的結束」。「我覺得應當讓穆勒完成他的工作。」「川普認為他有權利開除穆勒」;終極的答案是參議院民主黨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說的:「是時候通過議案,保障穆勒不受騷擾。」

由媒體的反應可以看出來,媒體跟民主黨根本是希望用穆勒搜索川普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辦公室及家裡的事件來激怒川普,讓他開除穆勒,這樣他們就達到目的了。今天CNN又請來了當年藉水門案,將尼克森趕下台的華盛頓郵報記者Carl Bernstein,讓他將這件事再度跟水門案相提並論,暗示川普的日子不多了。

CNN更多次引用色情片女星Stormy Daniels的左傾民主黨律師Michael Avenatti 的話說:「這是非常非常嚴肅的事情,川普他應當非常憂慮,他原來還以為可以用柯恩做替罪羔羊,…再說一次,這是一件嚴重的事。」

過去最為民權組織及左傾團體重視的「律師與顧客」間的保密特權lawyer client privilege,在這一次搜索柯恩辦公室的作法中,這份特權的精神喪失殆盡。但是美國最大民權組織ACLU一句話都沒有說,今天甚至被傳媒引用他們的話說,在極端情況下,這保密特權不是絕對的。所以今天,美國已經不再有法治,法治已死。

目前傳媒的謠言四處飛,有說穆勒小組是找到了柯恩過去銀行業務上有不軌之舉,因此要他與調查小組合作,出賣川普的資料;一說是,找到川普曾經為一個俄羅斯富商邀請演說,獲得15萬元演說費。問題是,這樣的演說合約非常普遍,而且合法,而且發生在川普角逐總統提名之前,而且這個富商曾經捐款給克林頓基金會2,500萬元。

今天白宮記者會,記者發出的將近三十個問題中,有25個是跟這事有關,所以白宮發言人Sarah Sanders罵得不錯,她說:今天白宮有這樣多事,美國是否會對敘利亞採取軍事行動,還有中美貿易,邊界問題,而你們就只集中問這一件事?

其中一名CNN女記者April Ryan甚至這樣問:「在這樣多事的情況下,川普有沒有考慮到自動下台?」我聽了大吃一驚。這是發夢呢,還是真白癡?Sarah Sanders立即不屑的說:「當然沒有,這是非常無稽ridiculous的問題。」一點都沒錯。

我早說過,今天記者這一群人腦子很小。

 

04/09/2018

狗急跳牆?本應調查川普集團通俄的穆勒Robert Mueller集團,今日起居然調查川普12年前的一夜情了。他有這個權限嗎?問題是他有,因為獨立檢察官本來就有無限的權力,無限的經費,無限的時間。

今日,穆勒取得法官搜索令,移交紐約州檢察部門(民主黨政府),到川普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的辦公室,家裡以及旅館去搜查。原因是,柯恩在2015年川普角逐總統提名之前,給了這位色情女星Stormy Daniels十三萬美元,並簽了協議,禁止她以這件事招搖。這位女星簽了約,但是最近被一班民主黨人收買(彼此利用),利用她每天上電視,她是希望以此事賺一筆錢,那班民主黨人及傳媒,就希望以她達到彈劾川普的目的。

熟悉法律的專家相信,穆勒一夥是要逼使柯恩與他們合作,交代所有川普的有關資料。此外,他們要確認,柯恩私自拿出的13萬元,是否出自川普的競選經費。如果是,那就觸犯了競選經費法規。總之一個目的,是要讓川普入罪。

另外有消息指,穆勒一夥是在蒐集柯恩違反銀行法的證據,迫使他交出川普的資料。不論哪一種做法,都是骯髒的,法律邊緣的作法。

穆勒調查團隊到今天,已經很明顯他們找不到川普陣營通俄的罪名,因此將觸角四方伸展。而華府的民主黨,傳媒界,還有美國的民權組織,不僅沒有一絲義,明顯的都樂觀其成。就差沒有放鞭炮慶祝。

事實是,目前正當司法部的調查一步步接近前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等人,因為他們都參與了在希拉里電郵調查事件上的妨礙司法,以及在竊聽川普事件中,擔任違法及作假證等行為,而且都證據確鑿。但是這個方向的調查,就必須一絲不苟的將所有證據組合,抽絲剝繭的證明,而不是好像穆勒等人一樣,先定罪再四周去找證據。

目前時間非常緊迫,司法部的IG總調查官Mike Horowitz即將就上面的不法行為提出調查報告,而司法部長塞申斯任命的檢察官休伯John Huber,也正在調查聯調局及司法部高層濫用權力的行為。如果雙方的報告都未能在穆勒報告之前提出,民主黨就可以拿穆勒報告對川普提出彈劾。如果民主黨在十一月的中期選舉再有斬獲的話,那他們就更可以為所欲為了。

另一方面,NBC的新聞節目今天才訪問了奧巴馬時期的司法部長林曲Loretta Lynch,她就是在調查希拉里期間,私下在鳳凰城的機場與克林頓秘密會談半小時的人,她也是以上司的身分,要康米不要將調查希拉里的事件叫作是調查investigation,而要使用事件matter。這些不是妨礙司法嗎?今天的訪問中,主持人Lester Holt問到這兩個問題了,她的回答牽強之至,任何人都看得出她在說謊,(她說在機場時,外面氣溫一百多度,克林頓邀請她到飛機上小坐……主持人都問她,你不可以拒絕嗎?)。但是我看了一天的新聞,都沒有媒體轉播這一段訪問,最多只轉播了其中她說「對於川普一再攻擊聯調局,我感到痛心」這一句話。這就是欺瞞大多數的觀眾沒有看過完整的訪問。

再說康米,司法部的調查員已經掌握了他多項違法及妨礙司法的行為,但是他卻即將大張旗鼓地為新書宣傳,還要接受CNN的Town Hall邀請,甚至出售門票高達一千多元舉辦新書簽名會。他在過去已經被發現多次在國會作假證,現在居然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公開討論他在任內的行為?他一點都不怕嗎?

我在前面說狗急跳牆,今天應當緊張的是他們,但是他們不按牌理出牌,使盡所有的骯髒手段達到目的。

這就是民主黨與共和黨不同之處。民主黨(或是他們的同黨)可以明目張膽地做壞事,共和黨及保守派就必須步步為營,連一句話都不可以說錯。

今天華府左右之爭已經到達超越內戰的界線了。後果誰也不能預知。請大家記得當年水門案,那是一場傳媒發動的政變。今天他們食髓知味,要再來一次。

 

04/06/2018

有關美國愛德華甘迺迪參議員在1969年六月駕車墮河,並淹死一個28歲的女伴Mary Jo Kopechne的事件,終於有電影問世。這電影名字Chappaquiddick 就是事發地區的名字。根據宣傳,這是首次揭發事件的電影,因此遭到甘迺迪家族不滿,連民主黨都有人宣稱要抵制這電影。

但是據新聞報導,這電影完全不是真實的敘述當時的經過及情景。電影的宣傳片及Trailer最主要的重點就是:愛德華甘迺迪在事發後,極力主張要對選民負責,並且力排眾議,堅持自己去認罪。

這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因為愛德華事發後立即離開現場,讓車內的女伴淹死。他到第二天早上,也就是將近十個鐘頭後才去警局報案。這算是堅持自己負責嗎?

根據後來的驗屍報告,Mary Jo Kopechne並非被淹死,而是窒息而死。同時她在跌落河後三個小時才死亡。如果愛德華一出事就去報警,Mary Jo絕對可以生還。

當晚甘迺迪是與五個男人,及六個女義工一起聚會。他們說,是他們幾個男人要多謝這六個女義工,因為她們都是愛德華的哥哥羅拔甘迺迪競選總統時的義工,後來因為羅拔遇害,她們非常傷心,就決定在一年後聚會。但是聚會必須是六個已婚男人,及六個未婚女子嗎?

我在「約翰甘迺迪傳奇的一生」第31章,對這件事有詳細的描述。如果你要去看這電影,或是已經看過,我希望你對比下面這些事實,電影中是否從實敘述?

愛德華甘迺迪是酒後駕駛,其實他當時已被吊銷執照,是由司機駕車。所以如果真如他所說,是開車送Mary Jo回旅館,為什麼不叫司機送,要他自己送?

事後愛德華回到派對現場,一身都是水,據說他對那些人說他不能去報案,因此先打電話給甘家一些親信及助理,要他們安排是否由人頂罪。是經過甘家的法律顧問強力建議下,他才在第二天早上吃過早餐後才去報案。

電影中說,他在河裡時,曾經企圖打開車門,救出Mary Jo,但是車門打不開,他才累得躺在河邊,沮喪地離去。如果真的是想救人,為什麼不向警方求救?

後來是天亮後有人發現有汽車在河裡,才叫人打救,而潛水員花了十分鐘就開了車門,但當時Mary Jo已經斷氣。

電影中,倒是誠實的敘述了愛德華的父親Joe Kennedy的性格。當時81歲的Joe已經中風,因此連說話都說不清,他只說了一個字alibi,意思是要他找到一個不在場證人,他就可以脫罪。

今天我聽見Mary Jo的一個表姊妹說,Mary Jo的家人對電影滿意,因為過去提到這件事,講的都是甘迺迪如何如何,而這電影給了Mary Jo公平機會。他們最滿意的是,沒有詆毀Mary Jo的人格。說她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

事實是,Mary Jo一家人都是忠貞民主黨,所以一直沒有追究此事。

每個人都會犯錯,但是愛德華甘迺迪犯的是罪行。而事後的掩飾更是無可饒恕。事後他在電視上宣讀了一份由甘家文膽幫他起草的懺悔文,承認犯錯,並要求麻省人民(選民)原諒。這一個州的民主黨選民果然一次又一次的原諒他,讓他連續當了40年參議員。之後他只被判緩刑兩個月,沒有做過一天牢獄。

據說當時有人問他犯了甚麼事,他第一句話說的是「我不能當總統了。」

但是後來到1979年,他還是企圖競選總統挑戰當時的卡特總統,結果因為這件事輸給卡特。但是他始終在民主黨內有崇高地位,甚至因為他一向偏左的立場,還被尊崇為「民主黨的良心」。記得2008年希拉里爭取民主黨總統提名時,就因為愛德華甘迺迪突然轉向支持奧巴馬,才迫使希拉里退出。

這樣一個人就是民主黨的良心。

 

04/05/2018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一個理由,就是承諾要控制邊界。今天有新聞說,今年以來每個月都有3-5萬非法移民由南面邊界闖入。川普向國會要求撥款起建圍牆不果,因此於昨日下令要國防部派遣國民軍,駐守美墨邊界。

一個月五萬,一年就有五十萬以上非法移民。川普說,美國有最愚蠢的移民法,就是catch and release (捉了就放),任何人進入美國,都會立即被釋放,等候法庭審理。這些人幾乎都是立即失蹤。然後混入那幾百個庇護城市,從此消失。但是卻可以享受大多數美國人擁有的福利。而美國就要聘請上千名法官,耗費美國資源無限。

但是媒體從來都不會報導這些新聞,這些數字。我聽到一些電視評論員仍然在說,所謂的難民危機,都是川普一夥製造出來的假危機。

而在墨西哥,那一千多來自中美洲的非法移民隊伍繼續湧向邊界。前幾天墨西哥政府說他們已經將這些人解散,但是這些無賴堅持不會撤退。他們都看準了美國有一批支持他們的白痴。

今日CNN等媒體又說,川普每做一件事,都是要迎合他的「基地」選民。比如說封鎖邊境,向中國抽稅,展開貿易戰。但是與此同時,主媒又做了好多新聞,說跟中國打貿易戰,會傷到川普的票倉:中西部農業地區。例如大豆農人,養豬業等。這就奇怪了,你一方面說他在討好自己的基地,為什麼一方面又失去了自己的票倉?你不是自打嘴巴?

CNN還是沒有放棄穆勒調查團。今天CNN調轉目標,說穆勒的新調查方向是俄羅斯的錢,說俄羅斯用錢幫助川普當選,所以穆勒正在調查一些俄羅斯的巨富Russian oligarchs。只有每天有一條線索,再是如何的無稽,都夠這些自稱為媒體人的手舞足蹈一陣。越來越覺得他們腦殘。

 

04/04/2018

當川普(特朗普)首次提出亞馬遜公司是用不公正手法獲利時,媒體都為亞馬遜抱不平。CNN甚至做了一條新聞,說川普是忌妒亞馬遜的老闆貝佐斯Jeff Bezos比他有錢。昨天再有媒體指出,川普是因為貝佐斯擁有的華盛頓郵報總是攻擊他,因此用這手法報復,這樣做就構成濫權及妨礙司法,足以構成彈劾的條件。

一間媒體為了證明自己的論據,說川普一向都是有仇必報,甚至要得罪過自己的人受罪,因此才會這樣整肅亞馬遜。

其實川普一直都有論據的。亞馬遜是近年來竄起最快的超級公司。後果是數以萬計的中小型零售商店都頂不住這樣的競爭而倒閉。這樣美國的中產階級就會逐漸蒸發,只剩下巨富及貧民。事實是,任何競爭如果站在不公平的基礎上,都會有不良後果。而亞馬遜就因此而發跡。因為亞馬遜靠美國郵政局派發商品,而每一宗普通包裹,郵局只收兩元的郵寄費用。但是郵局自己知道,這兩元郵費太低,因此郵局每送出一件包裹,就損失美金$1.5元。而另一方面,郵局是接受國家補助的國營企業,這樣說,每一個納稅人都在補助亞馬遜,他哪能不賺錢?

但是媒體都極端不誠實,不僅不報導這新聞,每天都在造謠。

XXX

獨立檢察官穆勒的通俄調查,已經逐漸泡沫化。花了將近一年時間,一絲證據也沒找到。穆勒調查團隊昨日還洩露消息說,他們在一個月前就已經通知川普的律師,他不再是調查的目標target。而只是調查對象subject。

這明顯是為結束調查作準備,但是CNN等卻仍然要死雞撐飯蓋,說這相關人物隨時都可以再度成為目標。CNBC一名主持甚至說:「如果哪天有人對我說,我是一個刑事調查的調查對象,我想我會嚇到尿褲子。」華盛頓郵報則猜測說,穆勒用這個做釣餌,吸引川普上勾,接受他的問話,到時候就可以在答案中找到他「說謊」的證據,將他起訴。

今天CNN還在聲嘶力竭的報導通俄調查的新證據,說穆勒開始調查川普的競選顧問史東Roger Stone,說有證據證明他跟維基解密的阿桑吉Julian Assange有來往。在維基解密還未公布民主黨的電郵時,史東就已經知道內容,幾位評論員還詢問到底川普知道多少。

看來即使穆勒放棄了,CNN及華郵等都不會放棄。

XXX

星期一,川普與第一夫人梅蘭妮雅在白宮招待三萬民家長及兒童,參與復活節尋找復活節蛋活動。當晚在ABC夜晚的Jimmy Kimmel節目中,居然踩低川普夫婦。一邊播放川普在白宮的講話時,就讓在座的觀眾大聲嘲笑(配上笑聲)。當川普讚揚妻子為這活動付出很多時,Kimmel居然說:「她做了甚麼?她沒有為一只蛋著色。」之後當梅蘭妮雅讀書給兒童聽時,Kimmel居然笑她的外國口音,把This and that說成是dis and dat,然後對在座的男助理說:「看來你也可以做第一夫人。」

 

04/03/2018

調查川普通俄的獨立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在進行調查將近一年後,今天終於使到第一名涉案人被定罪及判刑。主媒原來以為又有一條大新聞了,但是發現這條大魚原來不過是一名荷蘭籍的律師,他跟川普過去的競選經理Paul Manafort有生意往來。但在調查期間,他被穆勒調查人員發現沒有說實話(說謊),於是他被起訴,判刑。刑罰是坐牢三十天,罰款兩萬元。

所謂的沒有說實話,與勾結俄羅斯的事情一些關係也沒有。大家都知道,只要你被調查,中間有一句話與事實不符,你就可以被起訴。因為跟調查人員說不實的話,就是犯罪。

所以你叫主媒如何開心得起來?

相反的,穆勒那一方問題才多,到目前已經有FBI副局長Andrew McCabe被開除,兩個調查員及律師被解除職務,還有無數的人被調查中。所以你說,今天究竟是誰在調查誰?

今天那個仇視川普的華盛頓郵報透露,原來一個月前穆勒小組已經通知川普的律師,川普本人已經不再是調查對象。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解散這個調查?華郵說,穆勒小組這樣做是因為要說服川普接受面談。穆勒這樣做被認為只有一個目的,就是騙川普進入圈套。因為這一類的問話,只要一句話與事實不符,就可以起訴你說謊。他們是黔驢技窮了嗎?

XXX

那個中南美洲的非法移民隊伍已經聚集了將近一千五百人,距離美墨邊境還有四百英里。大家都在看川普會怎麼對付。於是川普警告,如果墨西哥政府不採取行動,他就退出北美自由貿易談判。於是墨西哥採取行動,強行解散這個隊伍,限令他們出境,並禁止他們繼續行向美國邊境。

川普說了狠話,任何人想闖關,就派軍隊到邊境阻止。CNN等緊張了,說川普從來沒有清楚解釋「目前有緊急情況」,怎麼可以派軍隊?雖然總統有權利調動軍隊。(何況過去小布希總統,及奧巴馬都曾經各自調動一千多名國民警衛軍National Guard到邊境阻止非法移民進入。)

川普說,圍牆起好前,他就用軍隊維護邊界的安全。

國會拒絕給川普經費建圍牆,但川普為了得到8,000億美元的國防經費,勉強簽署了預算案。現在他計畫由這八千億元中調用兩百多億起建圍牆。我認為是天才的想法,國防部長也同意。以後的發展就大家拭目以待了。

XXX

美國的一項每日追蹤民調Rasmussen polls,得到的民調結果是,川普的支持率終於到了50%。這支持率比當年奧巴馬都要高出百分之五。

在2016年總統大選時,Rasmussen polls就是最準確的民調公司。當時所有主媒民調都預測希拉里會大贏,只有Rasmussen polls的民調與選舉結果最接近。事實是,自從蓋洛普民意公司不再做每日追蹤民調後,就由這間公司取代。

所以主媒都傻了眼。他們費盡那樣多力氣每天打擊川普,他的支持度卻越來越高。

 

04/02/2018

今天有一千多名來自中南美洲的國民,正由墨西哥走向美國與墨西哥的邊境,要強行進入美國。他們是由無國界組織支持的「無國界的人」,認為沒有一個國家可以阻止人民進入他們的邊界。

這些人來自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薩爾瓦多等國。這等於是要正面挑戰川普建立邊界圍牆的計畫。墨西哥沒有阻止他們入境,因此美國總統川普指責墨西哥沒有盡到責任,甚至威脅要終止與墨西哥談判中的北美自由貿易。就因為這樣,川普更應當要起建圍牆了。

這新聞在美國不被主流媒體重視,大家似乎都支持這些流氓的行徑。要知道,民主黨的希拉里競選時就說過,如果她上台,她會支持無國界主義。而且美國幾個民主黨大州,都已經宣示要保護非法移民。這都是無國界的思想。

XXX

美國的自由派,民主黨,及黑人民權組織風起雲湧的要將南北戰爭時,南方的所有英雄雕像都除去,說讓他們看了不舒服。但是在首都華盛頓,一座新的雕像剛剛在賓夕凡尼亞大道塑起,距離白宮不遠。這個雕像屬於華盛頓前任市長貝瑞Marion Barry。這個市長前後當選四次,但任內政績一蹋糊塗,使到市府債台高築不說,帳目不清,私用公器,任人唯親,貪腐的例子數不勝數。他的許多部屬或是同僚被捕入獄,家人也涉嫌貪汙。他公然吸毒嫖娼,最後因為吸毒(可卡因)時被警方錄影做證,才被判入獄六個月。但因為他在黑人民權上出過力,一直受到媒體吹捧,出獄後再競選居然又當選。現在他的八尺高銅像就被塑立起來了。

XXX

主媒的不誠實歪曲了每一條新聞。川普任命白宮醫生海軍少將傑克森Ronny Jackson出任退伍軍人事務部長,媒體的報導居然使用「川普任命自己的私人醫生」做聯邦政府中第二大部門主管,他一些經驗都沒有。事實是,傑克森是白宮的御用醫生,先後為小布希及奧巴馬總統效力,根本不是川普的私人醫生,而且他本人是海軍退伍軍官,曾在伊拉克戰地負責軍醫行動,而且作為海軍少將絕對有足夠的行政經驗。

媒體痛恨這任命是因為,傑克森在川普剛剛上任時,發表了一份他完全健康的醫生證明,在記者逼問下,他說可能因為川普的基因非常好,即使喜歡不健康的食物及缺少運動,都可以非常長壽。這些話一直讓媒體不快。

媒體大約忘記了(故意忘記),奧巴馬時代退伍軍人部門醜聞不斷。退伍軍人事務部的撥款年年高升,奧巴馬任期內上調近七成,但是到巔峰時,每年有近三百名退伍軍人在等待醫療時死亡,而同一年退伍軍人事務部卻發給高層一億四千萬元紅利。媒體報導這些新聞時,從來沒有跟奧巴馬掛勾。不像現在,每一件雞毛蒜皮都是川普的嚴重過失。所以川普才急於看到改善。

 

04/01/2018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的民調升高了,主流媒體首次出現茫然的態度。加上ABC處境劇Roseanne Reboot的空前收視率(1,800萬觀眾),主媒首次有了挫敗感。

在主流媒體連日來的Stormy攻勢,每天都有洩露的穆勒調查團所謂內幕,五十萬人反槍枝大行動,以及連續不斷的白宮混亂chaos局勢新聞,川普的民調支持率仍然在穩定上升。主媒自己的民調顯示他有42-43的支持率,是近一年來最高。而獨立的民調追蹤調查,他的支持率更穩定地徘徊在48-50%之間。這完全體會在Roseanne的劇本中:老百姓在乎的是工作,如何讓美國再偉大起來。

事實是,一股對抗主流的勢力正在逐漸崛起。他們不像反抗川普的一百萬名婦女粉紅帽子大遊行,也不像最近的50萬名學生反槍大示威,或是主媒大捧特捧的電影Black Panther,他們是無聲無息的,但是卻在美國各個鄉村城鎮遍地開花。這就是最近崛起的宗教電影。過去一個星期,有兩部宗教電影的票房進入十大排名內:I Can Only Imagine,及Paul, Apostle of Christ。

在美國久不久就有一部宗教電影推出,但是很少像最近好幾部基督教電影在大銀幕上演,雖然影評界不是不予理睬,就是給予惡評,但是賣座都不錯。這些電影很明白的在推銷基督思想,很明顯地要跟現代自由主義思潮抗衡,但卻有這樣多觀眾捧場,最重要的,好萊塢有人願意投資,願意拍攝,甚至有像Dennis Quaid ,James Faulkner,Jim Caviezel 等明星願意主演,而且票房都非常好。

這就是由上個世紀保守派一直宣稱存在的沉默的大多數。在主媒壓制下,他們沒有發聲筒。現在藉著川普的聲勢,才有他們生存的機會。民眾雖然沒有管道發聲,卻可以用買票發表立場。

還有另一部敘述美國甘迺迪家族最大一宗醜聞的電影Chappaquiddick,也在這星期推出。好萊塢在隔了這樣久時間才推出這電影,而且等到關係人愛德華甘迺迪都死去十年,證明願意對抗左傾勢力的人終於站出來了。但是據該片導演說,電影推出之前受到威脅,企圖阻止電影上畫。

這電影敘述1969年發生在麻省Chappaquiddick一條河的事情,愛德華深夜駕車送一個21歲的女義工瑪莉Mary Jo Kopechine回家時,車子衝落橋落入河中,他自己跑回家了,不顧瑪莉的死活。當時傳言,花花公子的甘迺迪是在派對之後與瑪莉駕車途中失事。有說他是酒後駕車,同時兩人也是私自出遊,所以他才會逃離現場。不管怎樣,車禍後私自逃走,讓乘客淹死在河中完全是刑事罪。事後甘家還一度企圖掩飾事件,由甘家親信去頂罪。但是媒體一直都幫忙掩飾,每次都強調甘家已經有兩兄弟遭人暗殺,是為國殉職,是國家悲劇,因此對於愛德華每個人都應當多一分同情。後來到了八十年代他居然要競選總統,為甘迺迪家族再創神話。不是這件事留下的陰影,他說不定早就成了總統。

其實這電影已經為愛德華甘迺迪美言了,說當時只有愛德華一個人堅持要自首及認罪。如果真是這樣,他會私自逃離現場,不顧車上乘客是生是死?

不過至少好萊塢有人敢碰這個題材,已經是逆向發展。

Click: 161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