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由安省進步保守黨選出新黨魁展望六月省選

2018-03-10 17:15:36

03/11/2018 12:00 Noon 更新

安省保守黨(進步保守黨)選出了新任黨魁福特Doug Ford,希望他可以領導他們贏得六月的省選,打倒執政16年,劣跡篇篇的自由黨。

前多倫多市議員福特Doug Ford也是前任多倫多市長Rob Ford的哥哥。他沒有福特市長的個性缺點,家庭也很圓滿,不太有可能有「屍體藏在櫥櫃裡」。缺點是,他是白人男性,而且立場偏向於保守,在今日的政治氣候下,可能是一個Achilles Heel,容易成為媒體的箭靶。

福特市長大家都熟悉,他是打著捍衛納稅人荷包的口號,當選市長的,很有一群草根支持者,情況有些像美國的特朗普(川普)總統。不過也像川普一樣,容易被傳媒集中攻擊,因此當選後沒有一日寧日,每天都有媒體發掘的新的不利證據,直到他患癌症去世。

道格福特也是秉著看守納稅人的荷包的口號,這在安省人民來說,經歷了自由黨16年花錢如流水,而且專門照顧自己同路人的作法,使到安省債台高築,是全世界次級政府債務最高的政府,道格福特的政綱可能是吸引人的。而且道格福特有其在基層的選民的支持,加上保守黨在鄉村地區的傳統支持,以及有八成選民希望換新政府的民調,保守黨應當是樂觀的。

原先被認為有最大當選機會的艾利略Christine Elliot,以三百多票落敗(是六萬四千票的百分之0.5以下),她的團隊爭執說,雖然福特獲得較多票數,但是艾利略團隊就指出,有些選區票數分配有錯誤,要求重新計算,但是經過七個多小時的討論,主辦當局決定以票數作為標準。最後在宣布福特為當選人時,她已經離場。今日更表示要向這選舉結果挑戰,顯示她無意與新當選人合作,如果是這樣,這對於福特來說不是一個好的開頭。(後註:兩人已經握手言和,共同作戰。)

艾利略過去兩次角逐黨魁之職都未成功,人說事不過三,沒想到她最後一次的努力,仍然慘遭滑鐵盧。有人將他們的對決比做希拉里對特朗普,時也命也。

艾利略是省民熟悉人物,曾經出任省議員九年,也是聯邦前任財政部長Jim Flaherty弗萊厄帝的遺孀。他們夫婦是政壇少有的沒有醜聞的政壇人物。她的失敗只能說她與這個職務無緣。

這次黨魁選舉是因為前黨魁布朗Patrick Brown(彭建邦)在一個半月前爆出他有不當性騷擾行為,迫使保守黨選前易將。事實是,彭建邦與他的前任胡達克Tim Hudak一樣,欠缺個人魅力charisma,過去一年多,雖然保守黨支持率直線上升,但是他個人的聲望卻始終升不起來,對於保守黨來說,彭建邦的醜聞不僅不是壞事,反而是憑空掉下來的福兆。

而這次保守黨員選出道格福特作為黨魁,應付即將於六月舉行的省選,只能解釋作黨內有較多的黨員希望走向傳統的保守路線。畢竟艾利略曾經被認為是走中庸路線的「進步保守」派。在加拿大,保守黨一向有這樣的隱憂,因為每一次保守黨趨向傳統的保守路線時,就會遭到傾向自由主義的主流傳媒的四方八面的攻擊。這在過去屢試不爽。而這一次再加上福特是白人男性,他更有機會被冠上種族主義者、反女性者、及反福利政策的種種罪名。

目前對保守黨最有利的是,八成選民有換政府的心態。省民對於執政多年的自由黨十分厭倦,而且過去幾年進步保守黨在安省這塊招牌還算是有信譽。

說起安省自由黨過去十幾年的貪腐歷史真是罄竹難書,他們一個醜聞又一個醜聞的發生,每一個醜聞都要讓納稅人損失數以十億元計。早期的醫療電子化,只不過是要將全省病人病歷電子化,就用去十多億元,到最後整個系統都沒有建立成。後來強行在幾個住宅區建立變電站,受到居民反對,卻一意孤行。臨到大選時發現情況不妙,為了保住那兩個選區自由黨的議席,臨時又終止了變電站的興建,卻因此因為終止合約,除了要賠償,還要多花幾倍的遷移費用,損失又是十多億元。為了不讓選民知道內情,還派電腦專家非法消除所有電腦內的檔案。(這案子上個月宣判,前省長麥堅迪慕僚長被判罪名成立,但是媒體只當做一日新聞,草草交代。)

又如那個Ornge空中救援隊的貪腐更是可以寫一本書。這個省營公司每一個步驟都在浪費納稅人的錢,例如公司主席Chris Mezza一年140萬元年薪卻刻意的隱瞞省民,不列入陽光名單內,等到Ornge一再出事,全民憤慨要他下台時,省府又再給他460萬元花紅及遣散費。而Mezza的女朋友,一個滑水教練的年薪也有12萬元。這個機購買的飛機都是二手貨,完全不適合用,於是又大量出售,2,800萬元買的11架飛機,以800萬元出售。

還有,這個Ornge公司以借來的1,500萬元購買一個豪華辦公大樓,然後換個名義出售之後再租借給自己,而租用的費用是超出市場的四成。五年內就多支出了兩百萬元,公司以此名義取得2,400萬元政府撥款,中間的900萬元就不翼而飛。審計長形容這九百萬元「聞起來很臭」,目前省警還在調查這九百萬元下落,不要以為短期內會有結果。

這樣的例子舉都舉不完。

現在要省選了,自由黨支持率跌到谷底不說,省長韋恩Kathleen Wynne的個人聲望更是低至一成五以下。這個政府不思改過,繼續將省民當傻子,像一個評論員說的「繼續用省民自己的錢收買省民」。先後推出了將每小時最低工資一下子由11元加到14元,收買工會的選票,及傳統左派政黨NDP的選票,卻害苦了小生意。又提出對所有25歲以下青年提供免費藥物,企圖收買所有年輕選民及低收入家庭選票。這還不足夠,最近一名自由黨議員還提案要將選民年齡由現在的18歲,再度降低至16歲,所幸多數選民都不支持。足以證明,自由黨使盡所有辦法,要爭取那些心智還不成熟的人投票給他們。

自由黨最新的買選票措施是,在預算案中提出男女同工同酬,這個左傾政黨認為目前女權最大,因此提出這口號收買婦女選票、左翼選票。問題是,這個政策需要五千萬元去推動嗎?這又是半個億浪費了。可以想見又是益了他們自己人。

這樣多貪汙腐敗,裙帶關係,最後一根稻草就是電費,現在這個生產電力的能源省分,省民的電費卻是北美最高。住得久的人都知道,目前安省電費幾乎是二十年前的四至五倍。一個省民即使是完全不用電,都要付出一個月幾十元的輸電費。這是甚麼樣的政府?

但是不管怎麼使勁,都幫不了自由黨提升支持率,於是韋恩再使用一個舊點子,她找來了國際環保先鋒,美國前任副總統,諾貝爾和平獎得獎人高爾Al Gore來為她站台。這條橋,多倫多前市長米勒David Miller用過。米勒在競選市長時幾乎一些希望都沒有,聲望排名是第四位。但是他在競選時請了支持環保的美國甘迺迪家族的眾議員Patrick Kennedy來站台。甘迺迪站在安大略湖濱,幫助米勒反對中央島的機場,一時間所有傳媒都到來採訪,他的支持率一夜之間直線上升,終於讓他當選市長。

但同一個橋段未必次次都有用,這一次以高爾的名聲,卻沒有吸引到多少注意,韋恩一定是感到時不我予了吧。

不過在加拿大,自由黨的競選機器是不容忽視,而且這個黨是為了當選無所不用其極。這一次彭建邦所謂醜聞事件的爆發,圈內人就說是自由黨的幕後黑手在搞鬼。根據當時揭發事件的CTV記者幕後報導,當時自由黨面臨競選失利,籌款也不順利,據說那時韋恩就對幾個捐款大戶說:你們等著,即將有大事發生。不到兩天,就出了彭建邦的醜聞。

表面上看,福特的當選能力沒有艾利略高,而且現在距離六月投票日還有不到三個月,甚麼事都可以發生。大家也要留意CBC及多倫多星報等的各種小動作。今天早上已經聽到有評論員用了種族主義的字眼,雖然他們甚麼證據也沒有。

 

Click: 62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